妙书坊 > 魔鬼的温柔,二嫁前妻太难追 > 第1717章 没有资格

第1717章 没有资格

  “流年你这是在可怜我,对不对?”

  原本刚刚还一脸兴高采烈的凌清,在听到流年这样说的时候,脸色瞬间沉冷了下来。

  “没有,不是这样的凌清,你不要误会,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就只是觉得我们是好朋友,如果这件事情我真的和司律痕谈妥了的话,我觉得可以把君家老宅作为礼物送给你啊,而且,而且你的生日也不是马上要到了吗?”

  流年急忙解释着,她真的不希望凌清误会她,她是真的没有其他的意思,她只是觉得,不想让凌清有太大的压力。

  怎么感觉自己越说越乱了呢?有种越描越黑的感觉。

  “流年,你不要说了,你的意思我懂,可是我不需要施舍,我知道君家老宅的价值是多少,可能我这辈子都不可能有那些钱,可是对于君家老宅,我是真的想要得到,至于原因,我现在真的无法告诉你。”

  凌清自然知道流年的意思,而且流年也完全是好意,没有任何的恶意,可是她的心里就是很不舒服。

  所以,在听到流年说,如果将事情办妥了之后,可以把君家老宅当做礼物送给她的时候,她就想都不想的直接拒绝了。

  不是她清高,只是有些事情是她的原则,即使流年愿意给,她也不愿意接受。

  其实说好听点是原则,说难听点,其实就是自尊心太强了。

  所以,流年真的没有任何的错,这一点她一直都很清楚。

  听到凌清的这些话,流年一时之间不知道自己究竟该怎么样开口了。

  看着凌清良久,流年才缓缓地开口,“我知道了,凌清我回去帮你问。”

  至于其他的就先不说了,等到她将这件事情真的和司律痕谈妥了再说吧。

  闻言,凌清点了点头,脸上再次挂上了笑容。

  随即两人再次朝着前面走去,今天虽然是凌清找流年有事情,才提议散步的,但是事情说完了,也不会耽误散步啊。

  两人继续散着步,偶尔两人来点小话题,看上去也是很和谐。

  半个小时后,两个人便开始沿路返回,回去的时候,阳光也正好,两人的脸上都写着笑意,看上去心情也似乎不错。

  在快要走到屋子里的时候,远远的,流年就看见了连城翊遥的身影。

  此刻的连城翊遥在院子里,看着院子里的那些花花草草,时不时的张望着,似乎在看什么,或者是在找什么。

  看到这样的连城翊遥,流年不由得笑了笑,不用想,就知道,现在的连城翊遥在看什么,或者在找什么。

  只是没有想到,她和凌清只是出去散了一会儿小步,连城翊遥就开始这么的魂不守舍了。

  看来连城翊遥真的是陷进去了,从这几天的相处,不对,是近一个月,看到连城翊遥是如何对待凌清的时候,流年就已经知道了。

  想到这些,流年不由得看向了身旁的的凌清,却发现此刻她的目光淡淡,就好像没有看见远处,翘首等待的连城翊遥似的。

  “凌清,你看!”

  既然她没有看见,那么就让她帮助凌清看见吧。

  这样想着,随即流年便用自己的胳膊轻轻的碰了碰凌清的胳膊,紧接着便用手指了指,前面不远处,连城翊遥的身影。

  顺着流年的手看过去,当看到连城翊遥的时候,凌清不由得皱了皱眉。

  “流年,你这是想让我看什么啊?”

  即使是看到了连城翊遥,但是凌清还是假装不懂得流年此刻的用意,随即便收回视线,笑着问道。

  “就是想让你看看连城翊遥啊,他好像在找谁,或者在等谁呢。”

  她真的不知道此刻的凌清到底是在装糊涂,还是真的糊涂,丝毫没有看清连城翊遥对于她的用意?

  虽然流年知道,感情的事情,她不能过多的去参与,她没有那个权利,也没有那个资格。

  但是,通过这么多天的观察,其实她觉得连城翊遥这个人还是不错的,所以,她是真的希望凌清能够尝试一次。

  流年希望凌清能够找到一个真心爱她,用尽一生都会守护她的男人。

  “这个我怎么知道?”

  避开了流年的视线,显然,凌清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与其说是不想回答,不如说是,逃避回答。

  闻言,流年不由得摇了摇头,随即道,“凌清,我觉得,连城翊遥也还不错,你要不……”

  “什么也还不错,流年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话落,凌清便不给流年开口说话的机会,随即直接说道,“对了,流年,我还有点事情,先去一下那边,你先进去吧。”

  说完,不给流年说话的机会,凌清便直接转身离开了。

  看着凌清有些匆忙的背影,流年不由得皱了皱眉,凌清她到底在逃避什么呢?

  微微叹了一口气,算了,有机会再说吧,现在凌清不想谈论这件事情,那就先不说了吧。

  随即流年便转头,不经意间看到了连城翊遥此刻的表情。

  此刻的连城翊遥目光紧紧的跟随着凌清的背影,一抹失落划过连城翊遥的眼底。

  摇了摇头,流年走过去,正要准备和连城翊遥说些什么的时候,就看到连城翊遥突然抬脚,朝着凌清的方向追了过去。

  看到这一幕,流年有一瞬间的呆愣,但是很快便反应了过来,反应过来之后,流年便不由得笑了。

  说真的,她开始有些看好连城翊遥和凌清了呢。

  反正不管怎么样,只要凌清幸福就好。

  随即流年便收回了自己的视线,抬脚就走了进去。

  司律痕说他会在书房等她,那么现在她就去书房找司律痕好了,顺便,找个机会,和司律痕说说,刚刚凌清对她所说的事情。

  司律痕应该会同意吧,想到这里,流年不由得叹气出声,希望司律痕不要误会就好。

  心里一边胡思乱想着,流年一边朝着楼上走去。

  不知不觉,流年便来到了书房门前。

  以往,流年都是会毫不犹豫的直接推开书房的门走进去的,这一次,流年却开始有些犹豫了。

  她进去后应该怎么说呢?怎么告诉司律痕呢?

  流年咬牙,举起的拳头,再次放了下来。

  从来没有这么的纠结过,而且她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和司律痕说这件事情啊。

  她要不要直接就说出口呢,或者用其他的方式,委婉一点的方式?

  真是越想越觉得头大,而且越想,流年就越不想进去了,心里更加的犹豫了。

  她知道凡是她说的,司律痕都会毫不犹豫的答应她,可是这一次不一样啊。

  深深呼吸了一口气,流年这才再次的举起了自己的拳头,闭了闭眼,紧接着,便敲响了房门。

  可是敲完之后,流年就后悔了,真是越紧张就越容易出错啊。

  平时她都是直接推门进去的,哪次像今天这样有礼貌的敲门了。

  这不是明显的心虚吗?

  算了算了,虽然追悔莫及,但是已经敲了,那就敲了吧,只能接受了。

  “进来!”

  果然在她敲完书房门之后,里面传来了,司律痕冷冷的声音。

  嘟了嘟唇,随即流年便推开了书房门,走了进去。

  走进去,一入眼,看到的就是司律痕低头认真工作的样子。

  流年咬唇,一步一步,慢慢的靠近司律痕。

  就在流年快要走到司律痕的身边的时候,司律痕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流年,你来啦,散步散的怎么样啊?”

  听到司律痕的声音,流年猛地愣住了,就连脚下的步子也不由得停了下来。

  “司律痕,你怎么知道是我呢?”

  司律痕说这话的时候,可是头也没有抬一下啊,所以,他到底怎么知道是她的?

  听到流年的话,司律痕的脑袋也终于抬了起来,双眸直直的看向了流年。

  随即便伸出了自己的一只手,“来,流年,过来。”

  瘪了瘪嘴,但是流年还是听话的走了过去。

  “干嘛,呃……”

  刚走过去,流年的一只胳膊便被轻轻一拽,就这样,流年整个人便坐在了司律痕的大腿上。

  “司律痕,你,你干嘛?”

  “不干嘛,就只是抱抱你而已,流年,我好想你啊。”

  说着,司律痕的下巴便抵在了流年的肩膀上,双眸定定的看着她。

  闻言,流年不由得移开自己的脑袋,绝对不能让司律痕发现,她就只是因为他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脸就开始发烫了。

  自然是看出了流年的害羞,但是司律痕也不点破,就只是双眸依旧紧紧地锁着流年。

  “司律痕,你少来,我们才分开多久,准确的来说,早上我们才一起吃过早饭。”

  虽然司律痕的这句话,让流年的心里就像是浸了蜜罐似的,甜的不要不要的。

  但是,流年就是别扭的不肯承认。

  闻言,司律痕的眼底闪过一丝的笑意,随即便将流年的脑袋掰向了自己。

  “流年,我说的是认真的,我真的很想你啊,我真的是想要时时刻刻的都想要抱着你啊。”

  这样说着,司律痕抱着流年的手,便愈发的紧了。

  听到司律痕的话,流年的脸颊红的更加的厉害了,但是她却没有反抗,任由着司律痕抱着自己。

  “你再不上来找我,我都要出去找你了。”

  没有流年在他的身边,司律痕工作没有一会儿的时间,就会看一下手表。

  有好几次,司律痕都想要站起来,走出去,将流年拎回来,但是后来他都克制住自己了。

  既然流年想要和凌清散步,那么他就稍微宽限一点,给他们再多一点儿的时间。

  如此几次,司律痕也便坚持了下来,就在司律痕打算把手头的工作立刻画一个句点,然后起身找流年的时候,司律痕便听到了敲门声。

  听到敲门声的瞬间,司律痕就知道了敲门的人是流年了,流年敲门的规律他早就已经掌握了。

  透着一点的小调皮,还有一丝丝的不耐烦,这就是流年敲门时的规律,很好辨认的。

  听到司律痕提起散步的事情,流年再次想起了自己和凌清散步的时候,凌清对她所说的事情。

  现在司律痕就在她的身边,她要怎么开这个口呢?

  她怎么说,才能让司律痕不误会她,而且还不会不高兴呢?

  流年微微皱眉,努力的想着。

  此刻的流年不知道,她的所有表情,都被司律痕看在了眼里。

  抱着流年的双手更加的紧了几分,“流年,你在想什么?这么认真?”

  听到司律痕的声音,流年立刻回过了神。

  “没有,没有什么……”

  随即,流年便急忙摆手否认。

  她这样,反倒让司律痕更加的肯定了,流年一定有什么事情装在心里。

  “真的没有什么吗?”

  司律痕轻轻一拉,就将流年的整个身子拉着面向了他。

  随即,司律痕的双眸便直直的锁住了流年的双眸。

  被司律痕这样看着,流年的双眼下意识的就要避开司律痕的眼睛。

  可是她的双眸刚刚垂下,脸颊就被司律痕轻轻的捧住了,像珍宝一样。

  “流年,你是想要说什么吗?”

  看出了流年的欲言又止,司律痕知道现在的流年很犹豫,可能是她碰到了什么难题,又或者遇到了什么事情,让她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了。

  所以此刻的司律痕,声音极其的温柔。

  “我,我……我哪有什么事情,我……我没有……”

  一张口,流年就有种咬舌自尽的冲动,她原本是想要开口和司律痕直接说的,却没成想,本来即将说出口的话,就这样被她不由得吞了下去。

  那些话都已经到了喉咙了,可是到最后,流年还是无法说出口。

  再次咬唇,对于这样的自己的,流年真的是很不喜欢。

  这样的吞吞吐吐,这样的犹豫不决……

  司律痕认真的,看着流年的脸,看着她脸上的每一个表情。

  渐渐地,司律痕皱起了眉头,所以流年到底在纠结什么呢?

  “流年,你想说什么就说吧,我们俩之间,没有什么是不可以说的。”

  等了好一会儿,还是没有听到流年再次开口,随即司律痕便不由得叹了口气,很是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