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重生之另类女神 > 第一百八十二章 得到营救

第一百八十二章 得到营救

  “是飞机。”祁少紧紧搂住萧玖,抬头惊喜的看向天空激动的大喊出声。

  看着白云朵朵的天空上,那逐渐朝着她们这边飞来的银白色小点,萧玖同样欢欢喜不已:“走,赶紧去把浓烟在弄大点。”

  祁少点点头,两人的脸上皆是挂着毫不掩饰的欢喜。

  山顶的巨石上点着篝火,周围的树木早就被祁少和萧玖清理出来了一块比较显眼的空旷面积,既能把这些树木用来点燃篝火,同时还能让天空过往的飞机轻易就能看到空旷地面的情况。

  祁少一边给篝火添加着柴火,一边惋惜的叨叨着。

  “真可惜,居然是一架民航客机,要是私人飞机的话,发现了我们指不定今儿就能离开这里了。”边说还便担忧的望着萧玖微微显怀的肚子,早一天离开这里,萧玖就能早一天得到专业的护理和营养均衡的补充,说实话,这段时间,他真的很是担心她的状态,只是忌于不敢表现出来而已。

  含有塑料制品的浓烟是不仅刺鼻难以忍受,而且还对人体有害,所以此刻萧玖站在篝火的上风位置,觉察到祁少的视线,淡淡一笑:“今天走不了,明儿再走也一样,只要飞机上的人员看到了我们发出的求救信号,自然就会联系相关搜救人员的,明天再走,今天我们还能在岛上继续过过二人世界,不,准确的说是加上肚中这个是三人世界才是,看看夕阳,听听海浪,漫步沙滩,你不喜欢吗?”

  “当然喜欢。”但我更喜欢看到你在医护人员的监护下平平安安。

  祁少给篝火添加了足够的树枝枝丫后,便走到萧玖身旁,两人手牵手的站在巨石上的篝火上风处仰望天空。

  天空上的客机是从bx飞往航班,此刻天空蓝蓝,白云朵朵,正在穿越太平洋上空,今儿是个好天气,不像前几天在穿越太平洋时,乌云密布,电闪雷鸣,亦或者是疾风肆掠,这架长途飞行的航班,配备了四名飞行员,此刻正是两两换班之时,四人说说消息,正准备交接之时,突然间,一名驾驶员目瞪口呆的呆呆看着遥远的右前方海面。

  浓烟?

  这海岛有人被困海岛?

  揉了揉眼睛,有点不敢置信的再次看去,下方的海岛很小很小,而且没有任何人工破坏的痕迹,应该是太平洋上很多没有开发过的众多岛屿之一,毕竟在太平洋上这种没有什么经济价值的小岛多不胜数,由于岛屿很小很低矮,很多时候都会被海水淹没,并没有太多的开发和经济价值,这都位于太平洋的中央位置,什么人会被困在上面?

  “喂,想什么呢,干活了。”

  “你们看,前方那里似乎有一股黑色的浓烟,是不是有人被困了?”

  闻言,正在交谈的三人一愣,齐齐顺着同伴的指引方向望去,果不其然,在右前方的下方有一股若隐若现的黑色烟雾正在冉冉上升。

  黑色的浓烟,可不会是自然状态下形成的。

  “的确是像人为发出的求救的信号。”

  “立即通知地面的指挥中心。”

  “是。”

  很快,地面指挥中心便要求飞行员减缓速度,降低高度仔细查看一下海岛的情况,并让其把海岛的具体坐标位置返回给指挥中心。

  两分钟后。

  飞机降低了速度从浓烟的海岛旁经过,看着地面那岩石处的篝火燃烧出的滚滚浓烟,看着那浓烟的周围被清理出来的大片空地,虽然因为高度问题并没有看清楚地面是否有人,但是凭借看到的这两点,已经足以证明这一堆篝火是需要帮助的人点燃的篝火。

  飞机一掠而过。

  祁少和萧玖看着远去的飞机,久久没有收回视线。

  且说地面的指挥中心,在接收到飞行员返回的消息后,指挥中心的人激动得不能自已,立即通知了相关领导以及暂代祁氏集团的冯苟。

  很快。

  相关部门便立即展开了营救工作。

  冯苟满脸欣喜的挂断电话后,忙不迭的翻出电话就要给夏老太爷打过去告诉老爷子这个好消息,指腹刚要摁下时,却又改变了主意,万一岛屿上发出求救的人员并不是祁少和萧玖呢?

  想起刚刚接听到的消息,再想想祁少和萧玖出事的岛屿距离现在发出求救信号的岛屿,足足具有三千多公里的距离,一想到这,冯苟脸色变得极其难看,握住手机的手不断的剧烈颤抖着。

  艰难的咽了咽:一定会是祁少和萧玖的,也许他们遇上了奇迹也不一定。

  深吸了一口气,冯苟犹豫了一瞬,最后还是拨通了顾未的电话。

  “什么?好,我给媚儿说一声后立马就来。”

  “嗯,我立即派人来接你,四十分钟后飞机起飞赶往目的地,对了,别让媚儿把这消息告诉夏老太爷,我不想,不想让他老人家空欢喜一场……。”冯苟的声音哽咽而沙哑。

  顾未的情绪也不是很好:“我知道。”

  挂断了电话,顾未对上床上抱着熟睡的儿子正一脸担忧好奇看向他的妻子,顾未长叹一声走了过去,看着妻子怀里熟睡的白胖儿子,亲亲妻子的额头后,这才一脸正色的道:“刚刚冯苟打来了电话。”

  媚儿眉头一跳:“冯苟?”

  “嗯,冯苟得到消息,说在太平洋的海岛上,民航飞机经过时发现了一座还未开发的荒岛上有人发出求救信号,叫我和他一起去一趟。”顾未歉意的看向妻子,目露歉意但言语坚定,伸手摸摸妻子怀里的大胖小子:“媚儿,这一趟并没有什么危险,我们能有今天,我们的朋友萧玖也付出了很多,所以,我不能……。”

  话还未说完,媚儿便嗔怪的瞪了顾未一眼,笑容甜蜜。

  “想什么呢?我是那种胡乱拈酸吃醋不讲道理的人吗?我傅媚儿是那种之恩不报的白眼狼吗?”

  被戳中心思的顾未讪讪一笑。

  媚儿轻抚怀里熟睡的儿子,随后看向顾未幽幽道:“你和萧玖本就没开始过,如今你有了我和孩子,萧玖也一心爱着祁亦盛,当初你出事时,我虽然因为就紧张你而忽略了萧玖,这一点我很抱歉,但是,若是再来一次,我还是会做出一样的选择,你是我的丈夫,你是我孩子的父亲,萧玖这个朋友,我们的孩子,他们都比不上你在我心目中的位置,说我自私也好,说我见色忘友也好,顾未你在我心里永远都是排在第一位的……。但这并不代表,排在我心里,排在你位置后面的人就不重要,他们在我心里也很重要,只是却永远都重要不过你在我心里的位置而已。”

  顾未鼻头酸涩,喉头梗咽,心口涨得痛痛的。

  长臂一挥,伸手拦住母子二人,有型的下巴在媚儿头顶蹭了蹭:“媚儿,你可真是……。真是又老实又傻得令人心疼,我承认,我爱你,但是和你爱我相比,截至目前,我对你的爱和你对我的爱并不是同等的,但我相信,很快很快,我爱你就会如同你爱我那般的……。”

  想想媚儿曾经和萧玖在事业上共同进退,遇到危险时相互扶持,萧玖还屡次救了媚儿的命,可媚儿在得知萧玖被绑架得救后,也许是因为爱他太深这才忽略了萧玖的安慰,也许是因为对萧玖一贯的盲目信任让媚儿忽略了萧玖,想想媚儿事后得知萧玖被绑架受伤的真相后那时的心情,他就鼻头一酸。

  吸了吸鼻子。

  放开媚儿,视线灼灼的看向媚儿道:“你好好休息,晚上一定要让孩子跟着保姆睡,你可别因为我不在,听着这小子几声哭闹就又起来,好好养伤,时间紧迫,我得走了,要是条件允许,我会随时和你保持电话联系的。”

  啰啰嗦嗦的顾未,让媚儿笑得见牙不见眼,即便是顾未失去了一臂,十根手指头也只剩下四根手指,但在她看来,这些全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平安的活生生陪伴在她身边,他爱着她和他们的孩子这便足够了,世人的目光,世人的非议,她全都不在乎。

  紧攥顾未的手,不舍但还是坚定地松开,随后含笑道:“去吧,找到萧玖了,第一时间要及时给我报个信。”

  “嗯。”

  看着顾未的背影,媚儿抱紧了怀里的孩子,目光担忧,但却没有愤恨和嫉妒,经历了这么多事,她早就已经想开并认清楚她和顾未的这一份感情,相信了她和顾未的感情。

  房门关上了。

  媚儿扭头看着窗外,闭目祈求各路妖魔鬼怪和神仙:求求你们,若是能够找到萧玖,她和顾未宁愿减寿十年。

  ……。

  海上的天气,还真是说变就变,早上还是晴空万里,下午之时,便乌云密布,狂风大作,海浪翻涌,很快,豆大的雨滴从乌云密布的天空哗啦啦的下落,萧玖和祁少躲藏在岛屿上两人自己挖掘的一个洞穴里躲避暴风雨。

  只是,由于工具有限,而且刚刚挖掘了大约一米深后,就遇到了里面的大巨石,工具缺乏,就只能刚刚容纳两人在里面,但若是风向不对的话,两人就会被淋湿,而今儿恰好就是那风向不对的时候。

  祁少一手拦住萧玖的身子,一手撑起巨大的芭蕉树叶让雨水尽量不要流进来打湿了萧玖的身子,看着这电闪雷鸣,看着这大雨倾盆,心里焦急不已。

  萧玖觉察到了祁少的焦虑,拦在祁少腰上的手输出了些许异能,安抚祁少焦躁的神经:“别担心。”

  也不知道是萧玖安抚的声音起了作用,还是萧玖的异能起了作用,祁少紧绷焦虑的神情总算是平息了下来。

  明天,明天希望这暴风雨就能就结束。

  希望冯苟那家伙能够给力一点,能够早日找到寻来。

  此时此刻,因为暴风雨的缘故不得不半途折返回去的搜救飞机,当冯苟在接听到这个消息后,整个人在机舱里不停的来回踱步,烦躁得不行。

  顾未虽然心里也是急得恨不能立即就能收到搜救人员返回的消息,看看岛屿上是否真的是萧玖和祁亦盛,但无奈太平洋上刚好今日天气突变,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看着冯苟这力作不安的样子,顾未看着来回踱步的冯苟,说实话,他的脑袋都要被冯苟转晕乎了。

  “你能停下来吗?”

  “……。我也不想,你说这鬼天气,什么时候变脸不行,为什么非要这个时候?”冯苟烦躁的揪了救揪乱入鸡窝的头发,一屁股挫败的咚一声坐在了顾未身旁,整个人的情绪极其低落而焦躁。

  顾未侧头看着冯苟眉宇轻蹙,随后灵光一闪:“冯苟,难道你不觉得,这一场暴风雨来得实在是太及时?太天助我也了吗?”

  “……你什么意思?”冯苟一脸懵逼。

  顾未双眼灼灼而明亮得吓人,激动道:“你想想看,你既然能够得到这个消息,那就说明,藏在暗中的那些残余党羽也就能够得到消息,就算是我们先得到消息,但你想想看,我们从华国赶往太平洋,而搞不好那些不法分子却距离太平洋很近,若不是这一场暴风雨突然袭来,他们必定会先我们一步抵达那个海岛,而如今,你想想看,暴风雨的到来,让很多飞机和轮船都不敢随意靠近那个飓风的中心点也就是那个海岛,我们到不了,那些想要对付萧玖和祁亦盛的人靠近不了,这难道不是好事吗?”

  冯苟眸子一亮。

  一拳击打在顾未的胸口:“不错呀,谢谢你的提醒我。”

  “……。我也是刚刚才想起这一点。”顾未心虚道,其实,那些残余的党羽,早就被彻底清除了,此刻这么说,只不过是安抚冯苟罢了。

  “天气预报说,太平洋上的这场暴风雨,最快要后天一早才会结束,希望这天气预报能够靠谱一回。”冯苟喃喃自语着。

  这暴风雨一来,便是整整两天两夜才结束,亏得祁少和萧玖平日里喜欢在洞穴里放一些吃食,虽然少,但两人扛过两天还是没有问题的,准确的说,应该是祁少把食物全部留给了萧玖吃,萧玖这段时间虽然孕吐,吃得并不多,尤其是肉类,几乎都吃不下去,闻到肉腥味就吐得昏天暗地,只能喝些椰汁儿,吃点其他野果什么的,恰好,这洞穴里储存的就是这些比较多。

  祁少这两天两夜,除了喝点冲天而降的雨水,其余什么东西都没有,唯一的三个椰子以及两条晒干的鱼,全都留给了萧玖,不管萧玖怎么威逼利诱,他就是咬牙不吃,生怕萧玖会饿到,看着祁少勒紧裤腰带,肚子饿得咕咕直叫,萧玖哭笑不得的同时,更是心中暖暖。

  以前她从不相信夫妻‘同甘共苦’这四个字,因为拥有血缘的亲人,以及生养的亲情血脉都靠不住,更何况是两个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两个人。

  但如今,她相信了。

  在飞机坠毁时,他用血肉之躯的身体替她挡住了那飞来的飞机碎片,若不是她的修复异能,他早就被直戳心脏而亡。

  在他和她一起去涉险自投罗网去见简艾,爆炸之时,他也是紧紧的拥住她,护住她。

  在末世里,执意要把她前世的尸骨入土为安,执意要把每次弄到的新鲜食材和一切好的东西都先给她,质疑每一次犯险,他都走在最前面,护住她,保护她,更是在得知她怀了他以前最期盼的女儿时,却因为担忧她的安慰而多次执意说服她拿掉肚中的孩子,他说,她比什么都重要。

  而如今。

  虽然是回到了现代,面对狂风暴雨,他把她依旧护在身后,面对食物匮乏,他依旧宁愿饿着肚子,都要先满足她不会饿到肚子。

  泪眼迷离的看着外面的狂风暴雨,这就是所谓的——风雨与共。

  觉察到萧玖的异样,祁少忙不迭的扳正萧玖的身子,让萧玖和他面对面,看萧玖泪眼婆娑,心里一紧:“怎么了?”

  “我高兴。”萧玖眸光灼灼的注视着祁少的眸子,含泪笑说道,若是,若是回去后,他再次开口求婚,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答应。

  想到这,萧玖微微羞涩而又甜蜜。

  祁少一愣,一脸的不明所以。

  萧玖并没有解释,而是双手紧紧的圈住祁少的腰身,埋头依偎在他的怀里:“你把那半条烤鱼吃了,我把那最后那一个椰子喝了,十有**,明天就会放晴了,总得补充些体力了,明天你才能给我找到更多好吃呀。”

  祁少情商可不低,在萧玖说这话之时,瞬间就弄明白了萧玖为什么会含泪的笑,为什么会情绪不对,原来,她之所以会情绪有起伏,原来都是因为她对他的在乎,她在心疼他呢!

  拥住萧玖的祁少咧嘴笑得很是愉悦而满足。

  虽然萧玖看不到祁少的脸,但却感受得到祁少那不住起伏的胸腔,禁不住也勾起了唇。

  虽然萧玖分配了食物,但最后两人还是你喂我,我喂你,在你推我让中甜甜蜜蜜的吃完了这一顿晚饭。

  果不其然。

  萧玖昨晚的猜测是对的,暴风雨在黎明即将到来之时,便慢慢减缓,在天色大亮后,天终于放晴了,阳光璀璨。

  当两人走出洞穴,出去搜寻了食物,然后又躺着舒舒服服的小睡了会儿起来后,下午时终于等来了他们期盼已久的救援。

  当冯苟和顾未在直升机上看到下方沙滩上熟悉的身影和面孔之时,两个大男人瞬间就无声的泪如泉涌,喜极而泣。

  冯苟兴奋得不住的朝下方的两人挥手,由于暴风雨,沙滩上无法停靠,最后冯苟平迫不及待的在顾未的帮助下,采取了绳索降落到地面的办法从直升机上下来,直升机停靠到了小岛上被祁少和萧玖点燃篝火的那一片空旷地。

  “祁少,萧玖,可算是找到你们了,可算是找到你们了……。”冯苟泛红了双眼,踉跄着冲过去紧紧的拥住祁少不松手,边哭便好像个婆婆嘴一般的啰嗦着。

  萧玖在一旁含笑的看着,祁少拍拍冯苟的肩:“好了,我们平安着,你一个大男人哭什么哭,快松开。”

  冯苟死死抱住祁少就是不松:“我不,我要多抱一会儿我要确定我不是在做梦。”

  萧玖噗嗤一声笑了,顾未也在一旁满脸黑线。

  同时,从直升机上降落下来营救的相关部门人员,看着这一幕,也是纷纷惊得差点掉了眼珠子,话说冯苟这个祁亦盛以前身边的助理,后来暂代掌管祁氏的冷面冯先生,居然在祁亦盛的面前,居然会有如此宛若孩童般的跳脱性子,真真是……令人差点跌破了眼球。

  闪光灯咔咔的闪着。

  摄像机对准了地面的两个主要人员,萧玖和祁亦盛,不过,并没有人胆敢走过来惊扰。

  祁少感受着颈间和肩膀微热的液体,心中动容,但面上却布满了嫌恶之色:“松开。”

  “我不,我就不。”冯苟不依的越发抱紧了祁少,眼底满是恶作剧的意味,似乎是在挑衅萧玖,又似乎是在搞怪。

  好吧!

  其实冯苟一方面是因为看到好友平安归来而兴奋,另一方面则是想要二心恶心祁少,毕竟他累死累活的替祁少收拾烂摊子,同时还要想方设法的想办法去寻找他们两个,这段时间简直差点累成狗,而祁少这家伙居然在世外桃源和萧玖你侬我侬,心里不平衡,脑子一抽,就想要恶心恶心祁少和萧玖。

  不料,下一瞬,萧玖不怒反笑。嘴角一抽,走到两人身边,双手缓缓的附上略微显怀的小腹,看向两人淡淡道:“原来你们才是真爱呀?”

  咚——

  祁少一听这话,整个人好似被触电了一般,双手一推,就把冯苟差点黏在他身上的冯苟给推飞出了三米之外,一屁股摔倒在沙滩上,冯苟一脸的怨妇相,不敢置信的看着手拉手的两人。

  萧玖假装意思意思的试图挣脱祁少的手,不过,没摔掉后便握住祁少的手抚上她的小腹:“你既然和他才是真爱,为什么还要我和我生孩子?”

  噗——

  这下,就连平日里紧绷着一张脸的顾未也被萧玖的话,又惊又雷得噗嗤一声笑喷了。

  听不懂中文前来营救的外国人们皆是一脸懵逼不知道这究竟是演的哪一出,不过,有些脑子里腐的人便揣测这是否是一场三角恋。

  助理爱老板?

  老板爱萧玖?

  “孩,孩子?”冯苟不敢置信的直直看着萧玖微微凸起的肚子,随后满脸欣喜,从地上一溜烟的爬起来就冲向萧玖,一瞬不瞬的看着萧玖的肚子,眼热的不行,咧嘴一笑:“哇塞,祁少,你丫的动作真够快的,真是在什么艰苦的环境之下都如此‘奋战’居然连孩子都有了,不行,我先把话聊在这,这孩子的干爹,必须得是我。”

  祁少不亏是祁少,居然连孩子这么快都给制造出来了,也不知道孩子会像萧玖还是祁少?

  哎~

  要是老爷能看到祁少抱得美人归,看到祁少能有后代那该多好呀!

  没有感情的婚姻,真的只剩下毁灭。

  口没遮拦的冯苟得到的答案,是萧玖和祁少不约而同的给他的一抹白眼。

  回到了直升机上,终于,看着是直升机缓缓升起,看着这一座海岛慢慢消失在他们的视线里,萧玖和祁少倚靠着彼此,紧握彼此的手,看的冯苟这个单身狗眼热不已。

  当萧玖听说媚儿生了一个男孩后,真心替媚儿高兴,同顾未刚说了几句后,祁少就醋意大发:“好了,有什么回去再说,靠着我好好睡一觉。”

  说话的同时,视线还满含醋意的冷冷扫了一眼笑得一脸灿烂的顾未,顾未摸摸鼻子,觉得他还真是冤死了,呵呵一笑,转移话题对身旁的被虐的单身狗冯苟道:“我家儿子虽然现在才一个半月,可那小子居然都已经12斤重了,胃口大得很,呵呵呵……。”

  冯苟神情愤慨而凄厉,心口再次中了一箭:我这是招谁惹谁了?被眼前这腻歪的两人虐了一把不说,就连顾未这混蛋也来变本加厉的虐他一把。

  “哼,又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孩子老婆吗?哼,等我回去,我就找个女人一下子怀上两三个,儿女都有,到时候眼馋死你们……。”

  对于冯苟放出的狠话,四人的回答是——一抹鄙视的白眼。

  直把冯苟噎得差点吐血……。

  斗斗嘴,睡睡觉,聊聊天,归心似箭的几人,二十多个小时候,四人总算是回到了华国,外面的新闻记者们得到萧玖和祁亦盛居然在当时出事的海岛三千多公里外的海岛上被营救后,皆是感到不敢置信,若不是得到相关部门发出来的萧玖和祁亦盛在海岛被营救的画面,新闻记者们还会以为这只是一个恶作剧的玩笑而已。

  有了那图片和视频以及相关权威部门的发话,媒体记者们对萧玖和祁亦盛的奇迹生还纷纷展开了报道。

  全球的网民们,政商影视明星们,全都送上真挚的祝福。

  网络上,或支持萧玖的人,或趁机提出疑问黑萧玖和祁亦盛的人,分成了两派,不过,后者很快就被萧玖的粉丝给压倒性的碾压,当然,这其中自然也少不了相关部门对于萧玖和祁亦盛的维护,虽然对于萧玖和祁亦盛为什么会事发地点之外的三千里,但是,好歹萧玖和祁亦盛也是帮助了他们才会出事的,自然不会让那些有心之人趁机煽风点火。

  很快,那些人的帖子就被删除。

  夏老太爷坐在花园里的亭子里,在手机上不断的翻看留言,不过却心不在焉,立坐不安,每隔几秒就会看向大门口,希望下一瞬,萧玖就能出现。

  看呀看,望呀望。

  周警卫在一旁也是如此,看着白胡子拉碴面色憔悴的首长,首长之前的坚持,还真是对的,萧玖小姐果然福大命大,暗喜亏得萧玖小姐没事,要不然首长可这么承受得住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打击。

  “首长,萧玖小姐刚才不是和你通话说还要半个小时才能回来吗?你先去洗漱一番,刮刮胡子,免得萧玖小姐回来看到你这状态心里难受,你说呢?”

  面色焦急看下大门口的夏老太爷一听这话,忙不迭的点头,巍颤颤的起身周警卫立马搀扶住,回到了二楼,急忙催促周警卫帮忙整理:“小周,快,快帮我,我手抖得厉害。”

  平日里,老爷子哪里会让人代劳,只是此刻,自从昨晚接听到萧玖打来的电话后,到现在,他整个人一直都处于兴奋的状态中,睡不着,吃不下,浑身都在微微颤抖痉挛着。

  “快呀。”

  “是,首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