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重生之另类女神 > 第一百八十一章 回归

第一百八十一章 回归

  祁少觉察不妙之时,但大范围的爆炸让他们已经来不及做任何躲避。

  “萧玖,我爱你。”绝望的声音饱含深情。

  “我也爱你。”萧玖在祁少背后紧紧搂住祁少的脖子。

  祁少的双手也紧紧固定住萧玖的双腿,火光,硝烟,热浪,冲击波,让这里变成人间地狱,凄厉的哀嚎声,惊恐声,声声汇成一片,紧紧拥在一起的两人有别于周遭的其它人,两人的身体在半空中好似被什么扭曲的透明波纹隔绝了外界的一切,隔绝了声音,隔绝了外界的炙热和冲击波,似乎就进入了一个特殊的通道。

  失重的身子,在波纹通道中不断的旋转,旋转。

  熟悉的感觉,让两人心里一喜,刚想要开口,意识却越来越模糊,片刻间,便失去了意识。

  火光中,一道扭曲的波纹带着两人直冲天际,似乎撕裂了天际一般消失在天空中,末世众人看到这一幕,彻底惊呆了,萧玖和祁少在末世来去匆匆,只留下一个神奇的传说。

  凉风阵阵抚过,浪潮涌动,海鸟鸣啼,阳光普照。

  哒~

  祁少在微热的黏糊东西坠落在脸上时,恢复了意识,睁开沉重的眼帘,刺目的阳光瞬间就让祁少眯眼并伸手挡住了这光线,看着一**海浪袭来,祁少心中狂喜。

  “萧玖,我们这是回来了吗?”

  “……”

  祁少擦拭着脸上的异物一看,居然是鸟屎,瞬间一脸黑线,当没听到萧玖的回答后,一个激灵浑身泛软,头晕脑胀的从沙滩上坐起身慌乱的四处张望搜寻。

  三百六十度的扭动查看这一片沙滩,却没有发现萧玖的任何踪迹,祁少彻底慌了,踉跄着从地上爬起来使出全部力气呼喊。

  “萧玖,萧玖……。萧玖你在哪儿?快出来,你别吓我……。”脑子里不断的涌出各种也许会出现的意外。

  一想起会有这些可能,祁少的心便揪得生痛,痛得差点窒息。

  泛红的眸子不放过任何一个地方,海面,沙滩,可在视线范围内仔细查看了好一阵,却依旧没有任何发现,心口一阵剧痛,浑身痉挛而不住颤抖。

  “萧玖,萧玖你快出来,你回答我,你出来……。”

  “……。”

  歇斯底里的恐慌呼喊,随风飘散,依旧没有任何的回复。

  祁少顿时浑身发软瘫倒在地,双拳紧攥,牙关紧咬,目赤欲裂的望着海面,艰难的咽了咽,自我做着心理建设:“冷静,冷静,萧玖会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

  片刻后,祁少眸光总算是略微冷静了些,起身仔仔细细的查看着以他为中心的沙滩往外扩散,查看沙滩上有无萧玖的足迹,视线范围内的二十多米看起来并没有任何的足迹,祁少于是朝着沙滩前行,一边搜寻,一边呼喊萧玖。

  这个海岛的面积,并不算太大,若是沿着沙滩走一圈,最多估计也只会用上两三个小时,不过,此刻对于心急如焚的祁少来说,却恨不能这个岛屿一眼就能把整个岛看完。

  两个小时后。

  祁少的心越来越冷,也越来越抽搐的巨疼。

  紧紧撑住心脏位置,眸子憋着隐忍的水雾。

  “萧玖,萧玖……。”

  依旧没有任何的回复,祁少已经沿着沙滩快要围绕岛屿走一圈了,沙滩上没有找到萧玖,祁少满含希望的眸子落在了沙滩上方的岛屿丛林里。

  也许,她会在丛林里,一定会在丛林里的。

  这是一个热带岛屿,在阳光下行走的祁少,此刻浑身的衣服已经被汗水全部浸湿,脸上的皮肤被强烈的紫外线灼伤,嘴唇起裂并溢出丝丝血迹,面容憔悴,但那一双眸子,却亮的极其吓人,坚定的相信萧玖还活着的信念支撑着即将崩溃的身体。

  “萧玖,萧玖,老婆你在哪儿?”

  岛屿的山顶位置,刚刚从昏睡中苏醒的萧玖看到这葱葱郁郁的树林,以及空气里独有的海洋咸湿腥味,以及这岛屿上生长的植物特征,立马就判断出这一定是一个海岛。

  海腥味让萧玖的孕吐反应再次出现。

  呕~

  只可惜,胃里什么都没了,连黄疸水都吐不出来,只是一个劲儿的不住干呕,过了好一阵后,萧玖这才略微平息下来。

  她这是真的回来了!

  脸上盛满了笑意,原来上帝真的是眷顾她们的,在爆炸中回到了末世,又在爆炸中回到了现代,摸了摸小腹,催动异能感受着小腹中生机勃勃的小生命,萧玖松了一口气。

  “亦盛,我们的宝宝没事。”

  “……。”

  没有听到回答,萧玖心里一紧,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扭头四处张望了一遍,却没有看到祁亦盛的任何踪迹,心里顿时慌了。

  急忙起身四处查询,可查看的结果却是除了她,周围并没有其余人的脚印。

  她和祁亦盛失散了?

  祁亦盛居然没在她身边,惊得脸色都变了。

  “祁亦盛,祁亦盛。”

  因为长时间的在阳光下奔走以及呼喊,此刻祁少在没有水源的补给下,咽喉一阵阵火烧火燎的痛,即便是使出全力的呼喊,但声音依旧没有了之前的穿透力。

  “萧玖你在哪儿,你别吓我,别吓我,求你一定要平安,一定要……。”一定要回到他所在的这个世界,只要回到了这个世界,任何地方他都愿意去寻找,哪怕耗费一辈子的时间,他都愿意去等,可最最让他害怕的,就是害怕她和他不会在一个位面,不是在一个世界,若是相隔的两个世界,他不敢去想象应该怎么办?

  头晕目眩,心疼难耐,祁少吃力的往上攀爬着。

  忽然。

  一阵熟悉而清冷中带着焦急的声音正在呼唤着他,祁少瞳孔瞬间放大,屏住呼吸一动不动的继续倾听是否刚才是他的幻听?

  “祁亦盛,祁亦盛你在哪儿?”

  熟悉的声音再次响起,真的是萧玖,祁少面色一变,一脸的狂喜,急忙顺着声音的方向跌跌撞撞而去:“萧玖,萧玖我在这儿,我在这儿。”

  彼此呼喊的两人声音越来越靠近,二十分钟后,两人终于碰面了。

  看着祁少脸上,脖子上,手上,但凡是裸露的皮肤上全都被晒得起了水泡,嘴唇干裂得流血,虚脱的跌跌撞撞朝她奔来,萧玖鼻头一酸,心里一紧,急忙迎了上去,给了他一个紧实的拥抱。

  感受着怀里的真是触感,想到萧玖完好无损的出现在他的眼前,祁少憋在眼眶的水雾,终于凝聚成了一串串的水珠砸落在萧玖的颈间。

  “老婆,吓死我了,刚才差点就吓死我了……。”哽咽后怕的声音在萧玖的耳边响起,双手不断的抚摸萧玖的后背,似乎在安慰萧玖,又似乎在平息他后怕不已的内心:“你知道吗?当我醒来时,没有看到你,我感觉浑身都没有了力气,连每一次的呼吸都是那么的困难,我惶恐不安,我惊恐的害怕你会没有和我一起回来这个世界,我害怕你在回来之时遇上了意外留在了末世,我担心这个世界没有你……。谢天谢地,你终于平安的回来了。”

  听到祁少的啼哭害怕之言,萧玖觉得心里酸酸的,暖暖的,涨涨的,看着抱着她哭得像个孩子的祁少,不知不觉也涌出了热泪,不过,眉眼唇角却是透着话不开的浓情微笑,轻拍祁少的后背安抚着:“上天是眷顾我们的,你看,我这不是回来了吗?”

  若是老天真的分开了她们,她怎么回到末世的,她就会用同样的办法千方百计的回到他的世界。

  其实,此刻祁少何尝不是新生这个念头。

  相拥的两人诉说衷肠后,便寻找了些水源补充了些体力,不过,这个海岛不是很大,并没有什么地面的动物可猎食,两人只得回到沙滩,准备从海里想办法弄到些吃的,刚来到沙滩,两人便看到遥远的远处一艘轮船正在航行,不过,却不是朝她们这个海岛而来,距离太遥远,而且大白天的也没有什么醒目的标志,所以两人只得眼睁睁的看着那轮船从眼前消失在天际。

  祁少唇瓣紧抿,显示出了此刻的惋惜和无奈。

  萧玖拍拍祁少的肩安慰。

  “别灰心,最迟今晚就能吧火给升起来,等我们有了火,白天我们就一直点起浓烟向外界求救,到时候轮船,飞机,总会有一个发现我们的。”

  祁少看着萧玖不怎么好的脸色,心中心疼不已。

  粗粝的手掌抚上她在末世没有保养过脸颊:“你孕吐反应严重,这岛上虽然肉食多少能弄到,但是却没有什么蔬菜水果,你还怀着孩子,我……。”

  萧玖嗔怪的瞥了祁少一眼,随后下巴微仰,朝祁少身后看去:“物资再匮乏,难道还能比得上末世?你看,那不是有天然无污染的有机水果吗?走,摘椰子去。”

  挽上祁少的手,两人在夕阳下朝着椰子树走去。

  第二天.

  两人便在海滩的树林巨石上,点起了篝火,新鲜的树叶外加海浪送上沙滩的塑料物品燃烧出的浓黑黑烟,老远就能引起过往轮船和飞机的主意,不过,从点起篝火的这一个星期时间,两人的运气都不怎么好,因为风太大,浓烟很快就被风吹散,过往的一艘轮船和一架飞机并没有发现他们点燃的求救篝火。

  不过,两人并没有被打击到,既然有轮船和飞机经过,虽然数量少,但一个星期至少还是有一架轮船和一架飞机经过,两人在海岛上每天的过得很是潇洒。

  抓点鱼,喝点椰子,烤点木薯,吃点野果,日子过的好不惬意。

  在海岛求生的第二十天,一大清早,两人刚刚把篝火点上,萧玖的小腹微微一疼。

  “怎么了?”祁少急忙丢下手里的树枝疾步走了过去,神情惶恐。

  萧玖紧皱的眉头好一阵才舒缓过来,轻抚小腹:“这小丫头,才刚刚四个月,力气倒是不小,刚才她在我肚子里做伸展运动呢,看样子挺兴奋的,这么小,居然就胎动如此厉害,这正常吗?”

  祁少闻言这才略微松了口气,他没当过父亲,也对孕育中的孩子又什么反应不甚清楚,懵逼的摇摇,下一瞬,冷沉的目光落在萧玖的小腹,大掌抚上萧玖的小腹,声色俱厉的警告:“小混蛋,要是再胆敢给你妈妈难受,等你出来了,小心你的屁股。”

  话刚一落,萧玖便又眉头一皱,轻呼出身。

  “哎哟~”

  “怎么了?”祁少急了。

  萧玖哭笑不得的没好气嗔怪瞪了祁少一眼,指了指肚子:“她听到了你的威胁,对我变本加厉的打击报复。”

  “小混蛋,不管你听不听得懂,你都给老子老实点儿,再敢胡乱折腾你妈妈,呵呵,等你出来了,我多的是办法收拾你。”祁少气得牙痒痒,只能嘴上威胁威胁几句,但是现在却拿这小混蛋没有半点办法,只能憋屈的想着,等这小丫头出来了在收拾她,大掌不断的抚摸着里面调皮的小家伙,借此减轻萧玖的难受。

  “小兔崽子。”

  祁少含笑怒骂着。

  话刚落。

  紧接着。

  两人便听到天空传来隐约的轰鸣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