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重生之另类女神 > 第一百七十七章 实验室

第一百七十七章 实验室

  海岛实验室。

  简艾坐立难安的在屋子里来回走动着,有难耐的激动,有即将报仇的兴奋。

  双手交握在一起,片刻后冷厉的看向助理:“再问问看,问问他们准确的抵达时间是什么时候。”

  “是,夫人。”

  助理很快就和对方取得了联系的:“夫人,大概还要二十分钟左右就能抵达这里。”

  “嗯。下去吧。”

  当屋子里只剩下简艾一人之时,脸上挂起了似笑非笑,似悲非悲的复杂神情,掏出手机,看着手机屏幕上和儿子相拥的照片,心里酸涩揪痛得都快要喘不过气来,她辛辛苦苦孕育抚养了二十多年的宝儿,居然就这么活生生的折损的萧玖和祁亦盛的手里,想起看到那被烧得皮开肉绽几乎都快看不清容貌的儿子,她这心,就好似千刀万剐般的痛苦。

  “宝儿,我的宝儿……。”摸索着手机屏幕上儿子那灿烂微笑英俊的脸,简艾泪如泉涌:“宝儿,我的宝儿,妈妈马上就能为你报仇了,萧玖那个贱人,我定要人让她生不如死,你放心,在妈妈的心里,你永远都是我唯一的儿子,祁亦盛居然胆敢伤你,胆敢纵容伙同萧玖算计你,谋害你,他和萧玖,妈妈一定会用他们的血和命,来为你偿命。”

  屏幕上灿烂笑着的阿莱,笑得那么的灿烂,笑得刺痛了简艾的眼。

  从未想过有一天,她如此优秀的儿子,她唯一的期盼,居然会先离她而去,看了看时间,想到杀子仇人即将抵达,简艾深吸了一口气平复着内心的混乱,擦干眼泪,揣好手机,便又恢复到昔日里的冷面女强人形象,踩着高跟鞋滴答滴答的前往老教授的实验室。

  老教授此刻正在悠闲的研磨咖啡粉,准备冲泡咖啡,一看简艾前来,眉头微不可查的微微一挑,当抬头望向简艾时,已恢复常态,笑眯眯亲切道:“来了,要来一杯吗?”

  简艾随意找了个位置慵懒的坐下,淡淡的点点头:“好。”

  光看她的神情,还看不大不出刚才哭过,只不过当她开口之时,发出的声音透出了些许沙哑和哽咽,这才让老教授发现了她的异样,老教授手里研磨咖啡豆的动作一顿,看向简艾:“你又哭了?”

  简艾:“……。”

  “哎……。简艾,节哀吧,事情已经发生了,想开点,要是阿莱桑德罗在的话,他也不希望你这个母亲成日的沉浸在痛苦里,再说了,还是阿莱桑德罗的两人马上就要被送来了,落到你我的手里,难道你还害怕没法为你儿子报仇吗?”

  只是,面对老教授的劝解,简艾却面无表情的沉默着,教授暗叹一声,微微摇头后继续手里的工作,很快,咖啡冲泡好,给简艾递了一杯。

  “喝点吧。”

  “……。”简艾没说话,只是伸手端着咖啡杯的手微微有点抖。

  两人相顾无言的沉默喝着各自的咖啡,片刻后,老教授道:“走吧,时间差不多了,他们也该到了。”

  简艾一口气把被子里的黑咖啡尽数一饮而尽,苦涩的味道从嘴里一直浸入胃部,似乎这苦涩的味道,连仇恨都给撩拨得越发浓郁了,气势汹汹的放下咖啡杯,猛的起身同教授并肩而行走了出去……。

  宝儿,妈妈马上就能为你报仇了。

  ……。

  直升机的螺旋桨发出哒哒哒哒的震耳欲聋之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终于,当直升机在小广场停下后,简艾和教授便急不可耐的迎了上去,一个是因为想要报仇,一个则是因为对于弄到的珍稀实验体而狂喜不已。

  顾未冷硬着脸率先踏出了机舱外,冲老教授行了一个礼后,声音铿锵有力的汇报这一次任务的结果:“报告教授,你要求的两名人员我已全部带回。”

  “嗯,干得不错。”

  “谢谢教授夸奖,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老教授看着顾未颇为满意的点点头。

  机舱里的其余人员把萧玖和祁亦盛陆续抬了下来,两人都昏睡着被捆绑在担架上,看萧玖那张昏睡中的脸,简艾控制不住的直接走过去就是狠狠一巴掌扇在了萧玖的脸上:“贱人,该死的贱人,你还我宝儿来。”

  老教授眉头紧蹙,显示出此刻的不悦,在简艾的第二巴掌即将落下之时,伸手制止了简艾:“行了,有什么先进去了再说。”

  给工作人员使了个眼神,工作人员迅速的把萧玖和祁亦盛抬进了实验室。

  简艾双拳紧握,看着和祁亦盛的脸,恨意滔天。

  萧玖和祁亦盛被带进了地下试验室,萧玖被捆绑在手术台上,祁亦盛则被悬吊捆绑在萧玖所在的房间墙壁之上。

  两人皆是人事不省。

  老教授仔细询问了顾未抓捕萧玖和祁亦盛的前后经过,以及夏沐川的事情后,走到顾未身旁,视线直直的看向顾未,夸赞道:“这次任务完成的不错,辛苦了,回去洗漱休息休息。”

  “是,教授。”顾未刚刚说完。

  瞳孔便在教授的注视下,越来越涣散了。

  顾未又被催眠了。

  教授再次详细询问了顾未执行任务时的每一个细节,没有发现顾未又任何反水的迹象后,这才彻底的松了一口气,一巴掌拍在顾未的肩头,顾未迷茫涣散的眸子顿时就清醒了过来。

  “回去吧。”

  “是,教授。”

  顾未离开后,教授便步履匆忙的赶往实验室里,刚走到他的实验室门口,便看到简艾正手握带着无数倒钩的皮鞭鞭打着祁少,而萧玖,则被他的人死死护住,简艾没法对萧玖动作,于是便把所有的怒火仇恨泄愤道祁少的身上。

  祁少浑身很快就血肉模糊,皮开肉绽,在剧烈的疼痛中,祁少缓缓转醒,当看缓缓睁眼看到简艾之时,满眼的惊悚,视线飞快的扫了一眼屋子,彻底被惊吓住了。

  似乎还没搞清楚,为什么他会一睁开眼,就到了这里?

  简艾又是一皮鞭狠狠的甩了过去,祁少急忙侧头避开,这才躲过了那皮鞭尾部击向他的脸颊,不过,他的脖子上却遭殃了,皮开肉绽,血顿时涌了出来。

  “小野种,你好狠的心,就算你对我有怨,可他是你一母同胞的弟弟,你不仅出手重伤他,你居然还伙同这贱人谋害了他的性命,祁亦盛……萧玖,我儿的命,我要让你们拿命来偿还。”歇斯底里的愤怒怨毒之声在屋子里响起,又是一皮鞭狠狠的甩向祁少的身上。

  祁少的颈间,被鞭子的倒刺勾破了动脉,血,顿时喷涌而出。

  老教授看着一看这状态,立马走了进来,他可不想祁亦盛这么快就被弄死,毕竟是萧玖最为喜欢的男人,留着祁亦盛,才能让萧玖有所顾忌,祁亦盛目前还不能死:“行了,想要收拾他们今后机会多得是,今儿就到此为止吧,把人一下子给弄死了,你心里憋着的愤怒如何发泄?来人,送她回去休息。”

  很快,老教授的人便把浑身发软的简艾给扶了出去。

  “把他放下来,别让他就这么死了。”

  “是。”

  祁少被放下来,很快,颈间的动脉就被缝合上。

  当实验室里只剩下教授和他的两个助理时,老教授围绕着萧玖的看了又看,看着如此完美的一个东方美人,不,是完美实验体,脸上居然被扇了一个巴掌印,很是心疼伸手摸了摸萧玖的脸颊。

  另外一张手术台上的祁少一看这苍老眼底迸发出色眯眯的光芒,看着他那干枯青筋高耸的恶心之手触碰到萧玖的脸,祁少就恨不能杀人。

  “别碰她。”阴冷的声音透出了浓浓的杀意。

  老教授的手一顿,侧头看向浑身是伤的祁少,颇为意外,都伤成这个样子了,居然还有心思关心惦记这个女人,唇角勾起似嘲讽,似钦佩的笑:“若是我偏偏要碰她呢?就你此刻这个阶下之囚的状态,你以为,你能拿我如何?”

  祁少目赤欲裂的阴冷直直盯着科学怪人,直把老教授看的浑身汗毛竖立,不过,这也只是一瞬的心悸而已,毕竟老教授可是见惯了无数风浪的老人精。

  “不错,不愧是简艾的种,有魄力,有胆识,有杀气,不过……。很可惜,你却是简艾不承认的野种,是简艾一心想要杀死你,为她生养养在身边的儿子杀了你报仇。”

  祁少没说话,只是恨恨的瞪着对方。

  老教授无趣的耸耸肩,对助理道:“把他们两人一起送去做个全身检查,记住,要重点检查扫描萧玖的脑部情况,血样检查,以及dna排列情况和细胞情况。”

  “是,教授。”

  助理给祁亦盛做了简单的外伤处理后,便把两人送入各种仪器去检查。

  夜已深。

  实验室里的诸多工作人员,还在有条不絮的各自忙碌工作着。

  昨晚检查后,两人被送回了老教授的实验室,有些结果出来了,有些还需要进一步的监测,老教授给萧玖注射了一针后,萧玖悠悠转醒。

  当老教授让翻译询问萧玖的特殊修复异能时,无论怎么问,萧玖始终都沉默着,打也打了,恐吓也恐吓了,萧玖的最就跟蚌壳一般,怎么都敲不开,场面一度僵持着,老教授这么大年纪,熬了这么就也有点撑不住了。

  “萧玖,你若再不好好配合我们,呵呵……。我想你是一定不会想要看到你的亲人,你的爱人,因为你的坚持而活生生的失去身上的零件,我给一晚的时间好好考虑,好好衡量。”老教授丢下狠话,便气冲冲的离开了,准备回去休息一个小时,再回来继续审问和查看萧玖的监测结果。

  老教授刚走,简艾就来了。

  “夫人,对不起,教授吩咐过,他不在的情况下,你不能进去的。”

  “滚。”简艾掏出了手枪对准了门外的保卫。

  下一瞬。

  两个门卫毫不犹豫的掏出了枪对准了简艾的脑袋,冷冷毫无感情再次道:“夫人,别为难我们,你若是在往前一步,我们只能不客气了。”

  简艾差点起了个仰倒,气势汹汹的只能去找老教授沟通。

  实验室里,只剩下萧玖和祁亦盛,此刻,两人都没有被捆绑起来,老教授是故意让两人能够近距离身体接触,就是为了想要看看,萧玖会不会用异能给祁亦盛修复身体的伤口。

  “你感觉怎么样?”萧玖搂抱住浑身是伤的祁少,冷寒的声音里,尽是心疼。

  “没事。”祁少靠在萧玖怀里,仰头在萧玖脸颊上亲了一口,煞白的唇瓣勾起一抹不怎么在意的笑容,似乎一点都没有被此刻的情形给吓到,淡定得似乎将生死置之度外。

  萧玖轻轻的搂住祁少,两人脑袋挨着脑袋,坐靠在地板上闭目养神中。

  监控室里的老教授看着实验室里这两人相拥淡定画面,眉头皱得紧紧的,屋子里装有了监控,墙壁还有各个暗处都有能够扩大音量传音的仪器,哪怕是一个呼吸声,透过仪器都能听得一清二楚,这可是用于监听的最佳利器,可怎么都没有料想到,这两人突然被绑架来这里,居然会如此淡定,就连相互关心的话语都是如此的简单,那就更别说想要监听到有用的信息。

  简艾看着监控画面,阴冷一笑,讽刺的看向老教授:“你这些小玩意儿,是瞒不过他们的,这两个人,可是奸诈狡猾至极,要不然我儿,我的宝儿怎么会折损在他们的手里,把他们交给我,我会有办法很快就让萧玖交代一切的。”

  “呵呵~”教授呵呵两声,在简艾即将发飙之前,淡淡道:“我知道你想报仇,但是简艾,你要知道,萧玖的价值是什么?我不允许她有任何的意外发生,不过,明天祁亦盛我倒是可以交给你,但你要保证,别把他给这么快玩死了。”

  教授态度坚决,简艾只得退而求其之,先拿祁亦盛泄泄愤再说:“随你,萧玖的嘴,可不是那么好撬开的,需要帮忙时,记得叫我,至于祁亦盛,你放心吧,我怎么说,也是他医学上的父亲,我会好好教育教育疼爱疼爱他的……。”

  最后一句,简艾说的尤为阴森恐怖。

  简艾离开后,老教授大了一个大大的哈欠,目光直直的盯着监控画面里的两人,笑得很是癫狂。

  很快,很快他就能解开萧玖身上的谜团了,到时候,金钱,名誉全都滚滚而来,人类的寿命也将得到进一步的增长,老教授看着监控画面,似乎已经看到了那即将到来的美好未来……。

  只是,想象很美好,现实很残酷。

  老教授想象中的美好蓝图,很快就破灭了……。

  ……。

  黎明即将到来,天空最为黑暗之时。

  海岛外突然间摸进来了许多特种兵,特种兵们有条不絮的依照路线前行,当潜伏到别墅外围之时,突然间,耀眼的灯光齐齐暗了下去,整个海岛一片漆黑,融入了这夜色之中,可地下每一层的电源,都是独立的,只有负一层到负三层的电源随同地面电源的一起断掉,负四层和六层都没有断电。

  带着夜视镜的特种兵,动作迅速的狙击干掉了别墅外的防卫人员。

  只是,千万万算,没有算到那些被狙击枪干掉的防卫人员身上被植入的高科技生命探测仪,一旦植入的探测仪感应不到生命跳动后,仪器就会给监控仪器发出警报。

  简艾和老教授听到人反应监控仪发出的地面人员被干掉,有人入侵的消息后,两人彻底惊呆了。

  “快,一级戒备。”老教授急了,急忙发出指令,他怎么都想不通,究竟是哪个环节出错了,为什么好端端的,居然会遭遇到入侵?

  一级戒备?

  这可是,这可是不到万不得已,才会和对方同归于尽的下下之策。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简艾也慌了,一把拧住教授的衣襟,厉声的在质问教授。

  老教授阴冷的看向简艾:“我还想问你呢?现在不是追究这个问题的时候,赶紧让你的做好交战准备。”

  简艾狠狠的一把推搡松开对方,急冲冲的赶回去和下属准备迎战。

  看着监控画面里萧玖和祁亦盛还在,教授松了一口气,只要有这两个具有价值的人质在,实验基地有可能会被捣毁,但至少性命能保住,只要还活着,一切都能从头再来。

  持枪疾步走向萧玖和祁少的发实验室,不料刚走到实验室的玻璃外外,就看到实验室里空空如也,两人不知去向。

  砰——

  这一片的灯光突然短路熄灭了,只剩下夜光指示牌散发出幽暗极淡绿色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