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重生之另类女神 > 第一百七十六章 同归于尽

第一百七十六章 同归于尽

  秒懂是一回事,但信不信任又是另外一回事。

  双眸微眯的直直看了顾未五秒后,这才眸光涣散的假装晕倒过去,倒在了祁少的身旁,用身体作为遮挡,在顾未视线看不见的地方为祁亦盛逼出了体内的药物。

  顾未刚刚长吁了一口气,紧绷的情绪总算是略微松懈了下来,不料下一瞬,变故突发,原本地上的两人齐齐苏醒并一左一右的制住了顾未的致命处。

  “哟,还不信任我呢?”顾未音量极小的含笑淡淡扫了两人一眼。

  “我认为,我们还需要进一步详谈详谈。”祁少冷冷道。

  ……

  第二天.

  天刚蒙蒙亮,习惯性早起的夏老太爷本想到院子里去晨练,不过碍于这段时间的突发偷袭还未找到凶手,为了安全起见,只得憋屈的在客厅里做做伸展运动,一旁的夏逸陪着老爷子一起消磨时间,做做眼保健操,挥挥拳头什么的。

  当走向院子里的周警卫视线落在院门口那一抹人影上时,浑身一僵。

  门外的人影似乎察觉到了周警卫的注视,慢慢抬起头。

  夏沐川?

  她怎么会在这里?

  周警卫此刻看到夏沐川,没有任何一丝的欣喜,只有满心的警惕和不解,疾步折返回到一楼客厅里:“首长。”

  “怎么了?”夏老太爷正闭目做着眼保健操。

  周警卫张了张嘴,艰难的道:“首长,我刚才在门口看到夏沐川了。”

  夏逸愣住了。

  老爷子揉着双眼的手瞬间一顿,猛的睁开双眼不敢置信的激动看向周警卫:“夏沐川?你是说那个不孝蠢东西?”

  周警卫点点头。

  那不孝的东西怎么会在这儿?

  这是此刻所有人的心声。

  “爸,人有相似,尤其是现在医学如此发达,想想上次萧玖被假黎阳算计的事,这事指不定有诈,爸你留在屋子里,我出去看看。”夏逸对激动中的老爷子理性分析着。

  夏老天也走到客厅的落地玻璃窗前,透过玻璃窗看向大门处,看着那张脸,那身形,鼻头酸涩心中气闷得难受至极,深深吸了一口气,声色俱厉道:“有什么好看的?都不准出去,立即拨打报警电话,是与不是如今都和我夏家没有任何关系。”

  夏逸愣了一瞬,随后明白了父亲的意思。

  周警卫在夏老太爷坚持的目光下,只得拨打了报警电话。

  夏沐川正在大门外等呀等,明明周警卫都进去报信了,为什么夏家的人就是一个都不出来?足足等了五分钟后,夏沐川没有耐性了。

  想想她在监狱里承受的一切。

  想想她被夏家人给抛弃的不愤和凄惨。

  想想她这次回来的目的,垂下的眼帘阻挡了她眸子里迸发出的阴冷和疯狂。

  双手紧握住铁珊门使劲儿的摇晃,泣不成声的哭诉:“爷爷,开开门,我是沐川,我回来了,爷爷,我好想你们……。”

  铁珊门内的持枪守卫没有收到里面的首长指使,目不斜视的假装没有看到这么个人一般,实则枪口却对准了铁珊门外的夏沐川,以防不测。

  由于落地窗的防弹玻璃是特殊材质,所以里面能一清二楚的看到外面,外面却看不到里面,老爷子坐靠在沙发上,看着大门外那痛哭流涕的孙女,微微泛红的眼眶里,眸光冷冷,夏逸咬牙切齿的眯眼看着夏沐川,依照他的性子,恨不能永远都不要看到这夏家不孝之人。

  哭呀哭,哭呀哭。

  夏沐川足足哭了大约五分钟后,里面始终都没有人出来,眸光越发的癫狂起来。

  不出来还真以为她就没有办法了吗?

  她夏沐川就算是死,也要拉着夏家的人给她陪葬,也要让萧玖尝尝失去至亲最爱外公的痛苦,下一瞬,在守卫和屋子里众人是惊惧目光下,惊悚的事情发生了。

  只见夏沐川犹如一道鬼魅一般,瞬间消失在原地。

  虽然不知道夏沐川究竟去了哪里,但是夏逸的直觉告诉他,危险来临了,背起夏老太爷,便朝着地下室的方向狂奔:“快走。”

  周警卫和夏逸一样是,虽然不知道夏沐川究竟为什么突然原地消失,但却也感觉到了不对劲儿,三人急忙奔向地下室的方向。

  很快,三人便感觉到身后卷起一股疾风,吹动着窗帘,吹动着客厅过道的绿色植物啥唰唰作响,三人心中大惊,虽然在政策的倡导下,三人都是无神论者,但此刻却还是忍不住心里发憷。

  “想跑?你以为你们能跑得出我的手心吗?”阴冷的尖锐熟悉声音在屋子里响起。

  下一瞬,那一股疾风已经绕到了三人前往地下室的门口前,风停了,人影现了,夏沐川眸子里不满了疯狂的弑杀之色,一步步逼向夏逸,周警卫立马错身挡在了夏逸身前。

  “你究竟是谁?”夏逸背上的夏老太爷冷冷的质问。

  “我是谁?呵呵呵……。”夏沐川听到这话,好似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般,有一下没一下的拨弄着额前的碎发:“爷爷,二叔,周警卫,我当然是夏家的子孙,夏沐川,怎么?我才被关进监狱没多久,你们就把我长什么样子给忘记了?”

  这妖妖娆娆,阴阳怪气,满目戾气的夏沐川,怎么看,都不像曾经那个偏执的大学生夏沐川。

  “你不是夏沐川?”夏逸说话的同时,把夏老太爷顺势放下。

  “呵呵,二叔,我也很希望我不是夏沐川,可是,为什么我偏偏就是夏沐川呢?为什么我偏偏就是那个被你们给抛弃,被你们嫌弃的夏沐川呢?我……。”夏沐川愤怒嘶吼的话还未说完。

  突然间。

  夏逸和周警卫两人心有灵犀的齐齐对夏沐川做展开了攻击,不管是不是夏沐川,先得把这个人给拿下了再说。

  看到两人齐齐朝她动手,夏沐川嘲讽轻蔑一笑,身形一闪,两人别说抓道夏沐川,反而脸夏沐川闪避他们的残影都看不到,只能感受到一股股疾风从他们身边绕过。

  “可笑,就凭你们想要抓住我?呵呵,想要抓住我,你们是没机会了,不过,我可以允许你们……允许你们一起为我陪葬。”

  当夏沐川身形再现之时,夏沐川的手里握着一个遥控器,拇指摁在一个红色按钮上,另外一只手拉开外套的风衣,当三人看到夏沐川腰上绑着的东西时,齐齐变了脸色。

  她居然想要和他们同归于尽?

  这是三人怎么都没有想到的,她真的是夏沐川吗?这会儿,三人不仅有点开始相信,眼前这个人,真的就是夏沐川,只有夏沐川才会是如此心狠,才会是如此死不悔改。

  “沐川,你别一错再错,你若是在错下去,你可真就没有回头路了。”夏老太爷苦口婆心的痛心而愤怒的劝说着。

  “沐川,你还年轻,想想你的父亲,想想你的哥哥,我们是一家人,只要你改,我们就会再次接纳你的回归,宠爱你,看重你,你可别中了那些掳走你,利用你的恶毒之人算计。”夏逸也急忙的劝说着。

  只是,此刻的夏沐川却什么都听不进去,心里只有恨以及想要痛快复仇的决心。

  看着三人这半信半疑的表情,夏沐川仰天哈哈大笑起来。

  “我夏沐川前二十年,我以为我活在幸福的天堂里,家人宠爱,父母双全,可当萧玖那贱人出现后我才恍然发现,我夏沐川在你们这些夏家人的心里,居然只是那个贱人,那个小野种的替身而已,她一出现,我从幸福的天堂瞬间坠落到地狱,所有人的眼里,都只有她,呵呵……。死吧,都陪我死吧,死了,至少萧玖那贱人第一时间听到你们死去的消息,在她临死之前,总会先痛苦痛苦一阵的,我要让她尝尝失去最为在乎,最为至亲之人的痛苦,让她也体会体会,当初我失去母亲时的痛苦……。”

  含笑的脸,狠厉的眸子。

  疾步朝着三人走去,在三人三步之外摁下了爆炸遥控按键。

  “咚——”

  “轰——”

  准备同归于尽临死前的夏沐川傻眼了,她怎么都未想到,在最后即将同归于尽的前一秒,居然会被人踹飞了出去,越来越远离她一心想要报仇的那三人。

  在夏沐川不甘的愤怒眸子里。紧接着,爆炸声响起。

  夏逸虽然被突然闯入的身影惊住了,但还是第一时间护住夏老太爷躲藏在楼梯过道下躲避着爆炸的袭击。

  哐啷——

  玻璃炸烂后坠地的哐啷声响起,三秒后,三人这才从楼梯下走了出来,看着硝烟弥漫的客厅里,急忙去寻找刚才救了他们三人一名的人,可找来找去,客厅里除了那惨不忍睹切分散在客厅里各出的夏沐川,却连半个人影都没看到。

  “咳咳咳~爸,找不到刚才出手救我们的人。”

  夏老太爷一脸的沉凝:“再找找看。”

  “首长,首长……。”外面的守门警卫员刚才听到里面的动静急忙想要走进去,不了刚走到门口,就被巨大的冲击波给震得晕乎了过去,此刻醒来后,便焦急的冲了进来。一看三人没事,这才松了一口去,看着这满屋子的……。

  警卫员一时之间都没有摸清楚状况。

  刚才他只是看到夏沐川突然间犹如科幻电影里那般的一闪,人就消失在原地了,下一瞬,后来他就隐约听到屋内传来夏沐川的嘶吼愤怒身,这究竟是这么回事?

  夏沐川是怎么进来的?

  “你出去守着吧,小心别让可疑人员混进来了。”夏逸对警卫员说道。

  “是。”警卫员满头是血的抹了一把,随后持枪身子略微摇晃的走了出去,一看就是有点轻微脑震荡,走路都不稳了。

  三人在屋子里一边寻找,一边看着满地的血肉模糊,三人的心里皆是说不出的复杂。

  三人又再次寻找了一番客厅的没一个角落,却始终没有找到任何的人影,突然,夏逸看到了客厅的沙发上那一串黑得耀眼的项链,眉头微蹙的纳闷走过去捡起来看了看,随后走向老爷子:“爸,这个东西怎么会在这个沙发上?”

  老爷子接过项链看了看,可由于客厅里硝烟弥漫看不太清楚,最后在周警卫的搀扶下走到院子里,迎着晨曦的金色光芒,老爷子把项链对准东边升起的太阳眯着眼仔细看了看,当看到黑色的石头里那若隐若现的鸟形图案,似乎还有一个小男孩的图案以及一个成年的图案,老爷子惊得很是惊奇的揉了揉眼睛,可在仔细查看之时却什么都没有发现了。

  老爷子心里一紧,怎么回事?

  难道刚才是错觉?

  忍不住又仔仔细细查看了一次,可却还是什么都没发现,纳闷的把黑色项链递给夏逸:“看看里面有什么?有没有什么图案?”

  夏逸一脸的莫名,接过项链看了看,却什么都没发现:“爸,什么都有呀?”

  “小周你也看看。”

  周警卫和夏逸一样,皆是满脸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懵逼神情,搞不懂首长究竟想要表达什么?为什么会突然间对这个奇怪的项链感兴趣?

  看了看,摇了摇头:“报告首长,我什么都没看到,我就看出这就是一串黑色石头做出的粗糙石头项链罢了。”

  老爷子失望的接过项链,粗粝的双手抚摸着手心的项链,不知为何,刚才看到项链里面的三个图案时,他那一瞬间立即就觉得这项链里面的图案就是是突然消失不见的墨墨鹦鹉,以及被叔叔带走的狗蛋以及张不凡那个小伙子。

  想到张不凡,老爷子忽然想起,刚才在夏沐川要和他们三人同归于尽之时踹飞夏沐川的身影,似乎真的和张不凡那小伙子的身影挺像的,可为什么在短短一两秒后,他们三人却怎么都找不到张不凡的身影?

  那么短的时间,张不凡就算动作再快,除非是能拥有和夏沐川那一身诡异的瞬间移动特殊能力,才有可能会离开,可他,真的已经平安离开了吗?

  “爸,这个怪怪的项链,怎么会突然出现在我们的家里?”

  “……。会不会是夏沐川带来的?”周警卫假设性的猜想着。

  夏沐川?

  怎么可能,夏沐川带这个东西来干嘛?

  “……昨天上午萧玖回来过,我想这应该是萧玖落在沙发上的。”老爷子看着这粗陋的是石头项链,不知为何,他突然升起一股亲切感,而且,脑子里也升起一个荒谬的念头,不过,他并未深想,因为那么荒谬的事情,是绝对不可能会发生的。

  一听这话,夏逸和周警卫点点头,觉得应该就是老爷子所说的这般。

  老爷子想到他这里都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也不知道萧玖如何了,把项链揣好,立即掏出手机拨通了萧玖的电话。

  只是,电话打了许多次,萧玖那边都没有接通,老爷子又拨打了祁亦盛的电话,可还是显示无人接听状态,老爷子和夏逸此刻心里顿时就恐慌起来。

  “爸,该不会,该不会萧玖和祁亦盛也遇到了我们刚才的那般大麻烦?”夏逸觉得,夏沐川那么恨萧玖,夏沐川之所以在失踪过后变得如此强,一定是被想要对付萧玖的暗中之人做了什么?一个平凡人都能在短短的时间内变得如此强劲,那么,那些想要对付萧玖的人,有会是如何厉害?

  夏逸心里一颤。

  萧玖,萧玖这一次,真的应对这个危机吗?

  “……。我给祁亦盛的助理冯苟打过去问问看。”

  话刚一落,还未来得及拨通冯苟的号码,就接听到冯苟打过来的电话,告诉他们萧玖和祁亦盛昨晚蹊跷莫名失踪的消息……

  “什么?失,失踪?”老爷子听闻后惊惧得双目圆瞪,瞬间浑身一僵,随后双眼泛白,晕死了过去。

  “爸,爸。”夏逸一把接住老爷子,给老爷子平放在沙发上,摸出了急救药物给老爷子吃下后,又是掐人中,又是抚胸顺气后,老爷子总算悠悠的转醒。

  夏逸悬吊的一颗心,终于松了一口气,老爸没出事就好,只是一想到萧玖又出事儿了,他就恨不能去寺庙里给菩萨烧烧香,拜拜佛,让萧玖的今后的生活能够平安顺利些,这三天两头的就出事儿,老爷子这强劲的心脏也会受不了的。

  今儿这个夏沐川,也许十有**是真的夏沐川,瞄了一眼一片狼藉的屋子,夏逸心中暗叹惋惜不已,好好的一个女孩子,因为嫉妒,从未就走上了绝路……。

  夏老太爷目光空洞,嘴里呢喃着不停:“萧玖,萧玖……。她那么厉害,怎么会突然间就失踪了?”

  “爸,你先别急,你也说萧玖那么厉害,一定会出事的。”

  “是呀手掌,萧玖小姐吉人自有天相,她一定会没事的,你想想看,上几次萧玖小姐乘坐飞机,从那么高的半空坠下来,不也没事儿吗?这么说明萧玖小姐不仅得到老天的保佑,还身手不凡,一定不会有事的。”周警卫也急忙劝说。

  老爷子狂乱的心,听到两人的安慰,总算是慢慢平息了下来。

  “萧玖没事的,没事的,我相信她一定会没事的……。”

  突然。

  外面传来了警车的急促鸣笛声。当所有人走进来一看这血肉模糊的现场所有人都惊呆了,带走了现场的血样回去比对是否是属于夏沐川的,同时,仔细询问了夏老太爷等所在别墅里的四人口供,又调取了别墅里的视频监控,当然,除了卧室和卫生间,别墅里的所有过道和厨房,客厅里都是安装的有监控,这是夏沐川下肚后,夏老太爷让人安装的。

  警队的人员和夏老太爷等人,看了客厅里爆炸时的那一段视频,不断重复回放了十遍,全都被这诡异不科学的一幕惊得瞠目结舌。

  警局局长满脸沉重,看向夏老太爷道:“首长,这事儿是在太过于蹊跷了,我得上报移交特殊部门才行。”

  这案子,已经超出了普通人能够承受的范畴,只能让特殊部门的人前来调查了。

  “嗯。”夏老太爷冷沉着脸道。

  查封了现场,夏老太爷只得留下周警卫在这里和警方一起看守现场,随后同夏逸前去和冯苟汇合,查询萧玖和祁亦盛的始终案件。

  ……。

  此刻。

  夏老太爷衣兜里的灵墨石,墨墨,真是欲哭无泪,心心念念了那么多年想要变成人,好不容易变成人了,可却自由自在当一个人的时间,却是那么的短暂,居然还不超过两个月就翘辫子,不,是被打回原形了,不过想想他总算是没有辜负萧玖对他的所托,想想他救了夏老太爷这个可爱喜欢他的老头儿,心里这才略微好过了一些。

  哎……。

  什么时候,他才能再次筹够能够化形成人的信仰值呀?

  也不知道萧玖和祁亦盛,究竟这次会不会被顾未那家伙给坑了?

  要是被坑的话,搞不好就有去无回了。

  要是没被坑的话,那么,哈哈,萧玖和祁亦盛干掉那些暗地里的人后,萧玖就能专心拍摄,而他,也就能很快筹够化形的信仰值了。

  一想到这,墨墨就禁不住的期盼着,希望萧玖这次一定要在入得虎穴后顺利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