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重生之另类女神 > 第一百七十五章 相信我

第一百七十五章 相信我

  祁氏全球门店出事后,虽然祁少第一时间做了应急处理,但祁氏的股价还是被这一次的事件给波及到,接连五个交易日的股价都呈现出较大的波动,不过幸好在每日收盘之时基本上都拉升了上去,很显然,这次的事件虽然令一部分股民抛售,但同时也有一部分的股民还是持乐观态度,对祁氏这一次的危机事件并不报以悲观态度,反而还趁此机会把那买下了抛售祁氏股份抛售,这可比平时的价格还要低上很多买进的。

  公司的事情在这五天时间里,得到了妥善的解决,相关部门也在极力的搜寻这一次事件背后的主谋,不过,截至目前,并没有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

  “下一步怎么办?”萧玖烦躁的用手抓了抓后脑勺看向祁少道。

  一天没有找到背后的主谋,祁氏全球那么多门店就没法正常营业,她这拍摄的电影半途暂停了这么久,很多明星的档期已经出现了冲突,若是再不恢复拍摄的话,后面想要那些艺人挤出时间来继续拍摄电影的后续部分,可是真的会很麻烦的,而且夏家人也没法正常的出行和生活,她不怕和简艾正面对上,她最烦的就是这种打冷枪的人对上。

  祁少望着萧玖,宠溺的勾唇一笑,眼中的神情可没萧玖这么纠结烦躁,反而很是淡定,伸出骨骼分明的手替她顺了顺凌乱的发丝:“别急,你一急,不是就正好上了简艾的当吗?”

  萧玖一脸懵逼:“……你这话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简艾此刻巴不得我们自乱阵脚,简艾死了儿子,她是不可能只出手一次就立即收手的,对付祁氏,偷袭你夏家的诸多亲人,这只是一个开始,她藏在暗处,我们目前还没有确切的找到她的大本营,现在我们相对来说是被动的,但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说,也是可以化被动为主动的。”祁少滔滔不绝的安慰着萧玖。

  可无奈,听到最后,萧玖脑子已经完全蒙圈,更不上祁少的思路了。

  “停,停一下。”萧玖举手做出制止暂停的手势,蹙眉默然了一瞬后,看向祁少:“你能慢点说,仔细给我分解分解吗?你说这么快,我的思路已经跟不上趟了。”

  “噗~”祁少被萧玖这么蠢萌的话语和表情逗得噗嗤一声门闷笑起来,猛的起身倾过去对准她的脸颊,吧唧一口就重重的亲上了萧玖的唇。

  智商被嘲笑的萧玖瞬间被气得一巴掌糊开贴在她脸上的含笑俊脸:“起开……。别动不动就动手动脚的。”

  被嫌弃的祁少不仅不生气,反而还笑得一脸的痞气,双手做出投向装,立正站好矗立在萧玖身前,义正言辞的澄清纠正道:“老婆,你可误会我了,我只是动嘴了而已,手脚我可没乱动半分。”

  萧玖没好气的冲祁少翻了个白眼:“德性……。赶紧老实说,简艾一直藏在暗处偷偷摸摸的,不把她揪出来,我这心里一直都不踏实。”

  长臂一伸,一勾,萧玖就被祁少给带怀里去了,在萧玖额头上飞快的一吻:“我的意思是,简艾必定还会再次出手的,上次她那么大的手笔,其实对于你我来说,只是不痛不痒的开胃菜而已,接下来,若是我没有猜错的话,她会很快就进入正题,对你我展开报复行动的,所以,我们从现在开始,无论何时何地都得待在一块儿才行。”

  “你觉得她会如何报复我们?女奸男杀?”萧玖仰头看向祁少。

  祁少闻言瞬间就被萧玖后面的话给惊得满脸黑线,没好气的伸手戳了戳她的额头:“你这脑瓜子,乌鸦嘴……。不过,你有一点没有猜错,那就是简艾恨不能你我生不如死的慢慢被她折腾,为她那死去的妈宝儿子报仇。”

  说道最后,祁少的话语里说不出的讽刺。

  同样都是儿子。

  同样身上都留着她的遗传基因。

  可这待遇,却是天壤之别。

  萧玖:“……。”

  她还真是不知道该作何安慰。

  祁少紧紧搂住萧玖:“老婆,我们接下来要万分小心才行。”

  “嗯。”

  “老婆,未来的事情谁都说不好,珍惜眼前,走,我们去做些爱着的事情,运动的运动后养精蓄锐好好休息。”

  “呵呵……”萧玖冷笑两声,狠狠的剐了祁少一眼,满眼的嫌弃,这人就跟一辈子没见过女人似的,成天的把那事儿当一日三次饭吃一般,也不怕腰板折了。好吧,虽然她也很享受,但是,都这个时候,还想做那事儿,万一到时候遇到简艾的人找上门来,他丫的腰酸腿软的怎么对付坏人?

  祁少摸了摸鼻子,满眼的不死心……。

  ……

  夜深人静之时。

  媚儿所居住的别墅外的道路上,突然发生了一起轿车撞击到路灯杆而爆炸起火的车祸事故,别墅里的保安们见此愣了一瞬后,一个个全都浑身警惕的几戒备起来,密切的观察着周围的一切,生怕有任何的蛛丝马迹。

  保镖们严阵以待的戒备着。

  却不知道。

  一抹身影犹如鬼魅般好似拥有魔法一般,眨眼间,便从刚才的那一辆起火的轿车中,瞬间消失在车中,而一秒钟后,男子已经出现在了媚儿所在二楼卧室里。

  透过窗外透进来的灰暗路灯灯光,看着凉被盖着的高耸腹部,矗立在床前的高大男子身影,冷硬的脸上露出了柔和的光芒,看着床上眉头紧蹙的憔悴小脸,看着她纤瘦身体出的高耸腹部,男子伸出残缺了一根手指头的手慢慢靠近那即使在睡梦中,也没有放松下来被愁绪所笼罩的小脸,手,剧烈的哆嗦着,男子的眼里,也升起了一层水雾。

  下一瞬。

  床上的媚儿嘴里发出惊恐的痛苦呢喃声,脑袋左右微微摆动着,似乎想要摆脱,逃离梦境中的恐怖情景。

  “顾未……。顾未不要,不要死……。”

  床边的男人喉头动了动,艰难的发出低沉的声音,残缺的手掌紧握住她不断挥舞的慌乱之手:“老婆,好,我不死,我回来了。”

  正做着噩梦浑身颤抖的媚儿,感受着紧紧握住她手的真实触感,那熟悉的粗粝手掌,那紧实攥固着她手的力道,还有那熟悉的雌性声音,媚儿觉得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比她以前所梦的所有梦境中都还有真实,可,可这真的是真实的吗?

  他真的回来了吗?

  自从得到顾未牺牲的消息后,她的睡眠一直都很浅,只要梦到了顾未,她就会从睡梦中哭醒过来,这一次,真的是他吗?

  她不敢睁开眼睛,只是紧紧回握住那粗粝的手掌,好真实——

  “顾未,顾未是你吗?顾未你真的回来了吗?我没有做梦吧?你在很回来了?”媚儿用另外一只手覆上对方的手背,一下又一下的摸索着,实在是太真实了这个梦,媚儿的脸上露出又哭又笑的复杂欣喜神情。

  顾未看着媚儿,心里酸涩得难以附加,坐在床边,俯身愧疚的一吻落在了她的额前。

  “媚儿,是我,我回来了。”

  炙热的呼吸喷在她的脸上,熟悉的男性荷尔蒙散发出的淡淡汗味,是他,真的是他。

  媚儿刷一下睁开了眼,当看着熟悉的脸颊出现在视线里时,惊得欢喜的泪如雨下:“顾……。”

  刚刚张开嘴想要喊出他的名字,却在下一瞬被他热切的一吻给狠狠堵上,唇舌交织了片刻后,顾未这才不舍的放开媚儿,动作轻缓的把媚儿搀扶起来坐靠在床头,单手抚上媚儿的脸颊:“别叫,我这次有任务要执行,我不能让任何人发现我已经回来了。”

  媚儿懵了:“……为,为什么?”

  看着顾未已经残缺了一臂,再看着顾未另外一只手也仅仅只有四指的手,心中瞬间升起一股滔天的愤怒,她想要咆哮,想要发泄,想要不平的嘶吼出来,可看着顾未这眼神,全都给憋了回去。

  “为什么?为什么你都如此重度,重度伤残了,你还要去执行任务?你如今的身体状况怎么能,怎么能够再次去执行那么危险的任务?”媚儿泣不成声的死死搂抱住顾未的脖子,在顾未耳边悄声的不愤啼哭着。

  温热的泪水滑落在顾未的颈间,顾未心里难受得不行,仅剩的一直手不断的轻轻拍打着媚儿的后背安抚着。

  见顾未不说话,媚儿越发哭得伤心了。

  顾未一下又下不厌其烦的轻拍媚儿的后背,媚儿心里梗梗的,喉咙也紧得难受至极,可她知道,哭,是不能解决问题的,胡乱的抹掉眼泪,松开顾未,两人视线对视上:“顾未,你好不容易才能回来,你现在的身体,连,连枪都很难去握,你为什么还要去做什么任务?”

  傅媚儿抓住顾未的手抚上她腹部,泪水一点点的砸落在顾未的皮肤裸露的手腕上。

  “顾未,我们的孩子已经七个月了,再等两个月,孩子就会出来了,你为孩子考虑考虑好吗?我和孩子真的不能承受再次失去你的后果了……。你知道当初我得知你出事,当我参加参加里的葬礼,当我在那个女人手机上看到你被那些人活生生的切掉手指时,我是什么感受吗?顾未,我当时真的是生不如死,我想要随你去死,想要替代你去承受这一切,可我不能,所有人都劝我,我肚中还有你的孩子,你知道吗?我就连想要用死去解脱去逃脱这一切都不能,我只能生生的受着,默默的承受面对失去你的生活,行尸走肉的活着……。”

  铁骨铮铮的铁血男儿顾未,此刻听到妻子这话,心一抽抽的疼,母亲的偏执,母亲的蛮横无理刁难,他抛下她独自一人怀着孩子,承受成为孤儿寡母的生活,一想到这些,顾未心里难受至极。

  “媚儿,对不起,对不起,是我让你受苦了,是我让你受了这么多痛苦,你放心,等我这次任务完成,我就退役,专心陪在你和孩子身边好吗?”有些事情,是无法逃避的,他只能去面对。

  媚儿一把挥开顾未替她擦拭眼泪的手,眼里全是压抑即将一触而发的滔天愤怒,浑身颤抖,嘴唇开开合合了好几次这才终于发出了声音,嘲讽的质问:“顾未,你能怎么保证,这一次你不会和上一次一样遇险?你又能用什么保证,你能活着回来?”

  “……对不起,我,我没法给你百分之百的保证。”顾未艰涩的回复道,媚儿的眸子瞬间就绝望的黯然了下去,顾未急忙拉住媚儿的手再次道:“不过,我会小心的,我怎么舍得下你和孩子,我一定会回来的。”

  “滚。”媚儿痛苦的冲顾未低吼着。

  媚儿的声音惊动了在别墅一楼至三楼的巡逻保镖,顿时,门外就传来一整急促的敲门声:“夫人,请问你怎么了?”

  保镖说话的同时,屋内的媚儿和顾未听到了门外保镖拉开手枪保险的轻微咔擦声。

  媚儿慌了,急忙推搡着顾未躲藏在衣柜里,自己也动作迅速的躺上床:“没事,我,我又做噩梦了。”

  媚儿并不敢让保镖不准进来,因为这样反而会惹得保镖生疑,只希望保镖进来后,再把保镖打发出去。

  保镖满脸戒备的扭动了门把手持枪走了进来:“夫人?”

  “我没事,能帮我倒杯加糖的热牛奶吗?”媚儿从床上坐起身,声音如同平时做了噩梦那般问道。

  保镖打开灯在屋子里大致查看了一番,又仔细看了看媚儿的神情和卧室里以及卫生间金锁的窗户后,这才松了一口气。

  “好的,夫人,你稍等。”

  保镖离开后,媚儿光脚走到房门口处,直到听到保镖的脚步声下楼后,这才松了一口气,急不可耐的冲到衣柜出推开衣柜一看,媚儿露出见鬼的惊悚神情。

  顾未——不见了。

  媚儿疯了似的在衣柜里查看翻找着,却连一个人影子都没。

  顾未?

  顾未?

  屋子里全部都查找了后,却依旧没有顾未的身影。

  媚儿筋疲力尽的坐在了床边,整个人犹如失了魂一般,难道,刚才她看到的顾未,其实她臆想出来的?顾未根本就没有回来?

  可为什么她却感觉那么真实?

  冲进卫生间,看着明显被轻吻过的红唇,媚儿彻底懵了……。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无声泪流了许久后,媚儿喝下了热牛奶,当揭开被子上床之际,却发现了被子里居然有一封信件,拆开一看,看着看着,媚儿便拉起被子失声痛哭起来……。

  ……。

  正当萧玖和祁少相拥沉睡之时,突然间,两人同时机警的睁眼,祁少飞快的从枕头下摸出手枪,萧玖则一个翻滚躲藏在床下的侧边。

  突然间。

  一股劲风从紧闭的房门外席卷进了两人的卧室,而萧玖和祁少过人的眼力却诡异的发现,卷积在那一股莫名袭来的劲风之中的,居然是一个人影——这是什么鬼?

  这人的诡异出场方式,还有那快到普通人肉眼都抓捕不到的速度,这究竟是人是鬼?

  祁少的子弹顿时就朝那一团人影射击了过去,对方却灵巧的闪避着子弹,萧玖见势不妙,立即冲了过去就要和对方交手。

  风停了,人影现了。

  当萧玖高举着拳头,当祁少刚迅速的给枪更换子弹时,两人看着这熟悉的人影,全都怔楞了一瞬。

  “顾未?”祁少三两下的把子弹上膛,对准了顾未的眉心,萧玖也在同一时间以手为抓锁住了对方咽喉的致命处,毕竟阿莱就能整容成其他人一模一样,还真不好说,这个人是不是真的是顾未。

  就算是真的顾未,那么,祁少也是不会放松警惕的,谁知道顾未落在了那些人手里,后面会不会反叛?

  “你真是顾未?”萧玖眉头紧蹙的看向顾未阴冷的问道,很显然,她也是和祁少想到了一块去,毕竟她已经已经在假黎阳哪里上过当的。

  顾未看着两人这严阵以待的神情,无语的一笑:“我当然是顾未。”

  萧玖眯了眯眼,寒声问道:“我们第一次是在哪里认识的?”

  “飞机上。”

  “说详细点。”

  “你在飞机上暴饮暴食,我出于好心劝了劝你,没想到你还不领情,害得那玻璃饮料杯都被你我给捏碎了。”

  萧玖嘴角一抽,不过想想那件事情,当时周围的乘客也都看到过,想要打听出来,只要有心,很快就能打听出来的,萧玖还是不信。

  祁少一脸黑线,心里酸得好似喝下了好几缸老成醋一般,居然是顾未那混蛋先认识萧玖的。

  “说说我们去京城郊外吹风的地方,是哪里?还有,当天你给我买的零食都有哪些?你当天拿的桌布都是什么颜色的?你当天约我吹风时,一共接听了多少个电话?”

  顾未每听到萧玖一个问题,嘴角就越发抽搐得厉害,而一旁的祁少也是脸色难看的不行,都过了这么久了,难道萧玖居然还记得和顾未那混蛋给她买了什么些零食?还记得当天的每一个细节?

  顾未淡淡的瞥了眼吃醋的祁少:“祁总,你都和萧玖一起了,我也结婚有孩子了,还这么防贼一样的防备着我,你就对你自己这么不自信?”

  “……。”好想一枪崩了这混蛋。

  萧玖放在顾未喉头的指关节猛的一收紧,不耐烦的威胁道:“说。”

  顾未耸耸肩:“当天我们去的是京郊的龟山,在那块大石块出野餐,聊天,当天买的零食最多的是你喜欢吃的各种肉干,还有开心果之类的,当天的桌布是米黄色的,我和你在龟山时,一个电话都没接听,是你接听了祁亦盛的电话,说了这么多,你相信我就是真正的顾未了吗?要是不信的话,那么,还要我继续说后面桌布的事吗?”

  后面桌布的事?

  这究竟是几个意思?

  祁少此刻手里的枪都微微抖了起来,那是愤怒的怒火即将喷发。

  萧玖松开顾未,冰冷的眸子此刻盛满了激动,一巴掌重重的拍在顾未的肩头:“你这家伙,总算是回来了,可把媚儿给急的……。”

  顾未一脸的愧疚之色:“是啊,媚儿这段时间吓坏了,多亏了有你们的照顾,谢谢。”

  萧玖挥挥手。

  “说什么呢你?你和媚儿都是我和亦盛的朋友,准确的说起来,这才还是我连累了你和媚儿,你这一声谢谢,可让我们无地自容了……。对了,你这次究竟是怎么出来的?媚儿说你不是被那些人抓走了吗?”

  这都是萧玖的心里话。

  不过,一旁的祁少却浑身就芥蒂依旧没有放下手里的枪。

  刚才顾未凭空从房门出犹如一阵风似的进来,实在是太诡异了,他不得不防。

  枪口用力的戳上了顾未的眉心:“就算你是真的顾未,那么,我也很好奇,你究竟是怎么落在那些人的手里?然后,你又是怎么从那些人的手里逃出来的?还有,你刚才那犹如鬼魅一般的功夫,能够不破门就进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一连串的质问,这也正是萧玖想要知道的。

  顾未长叹一声,在两人还未反应过来之时,身影一晃,已经撒出了一大把白色的粉末,祁少憋气之时,已经晚了,萧玖在这一刻,闭气并且多过祁少手里的枪对准了顾未的眉心,神情阴冷的直直看着顾未,顾未嘴角一抽,不怕死的脑袋凑近萧玖,在萧玖耳旁宛若蚊蝇的极其小声道。

  “相信我,大本营。”

  萧玖愣了一秒,随后秒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