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重生之另类女神 > 第一百七十一章 傀儡

第一百七十一章 傀儡

  大厅里耀眼的灯光照射着萧玖粉嫩水润且微微开启的唇瓣,似乎从满了磁力一般的吸引他的注意,眸光一暗,精准而热切的深深吻上了她的唇。

  相拥的两人紧紧搂抱住彼此,热烈的吮着对方口腔的馨香,萧玖连呼吸都快要屏住了。

  祁少搂抱着她一个翻滚,欺上了她的身。

  萧玖双手勾住他的脖子,释放出属于她的热情。

  热情似火的激情深吻,两人唇,舌交战了好一阵,直到两人都气喘吁吁后,这才不舍的放开彼此。

  祁少俯视着怀里的萧玖,眸光直直,忍耐且压抑,期许与急切,眸子升起灼热的火苗,这视线略过萧玖的身子,让萧玖感觉视线所到之处便被他的视线给灼烧了一般的颤栗起来,一手扣住他的后脑勺,主动的送上香吻。

  两人又唇齿研,磨了片刻,萧玖感受到那不可描述部位有了动静,越发的紧紧抱住他,祁少却猛的从这一个使他快要失去理智,失去对身体控制的吻中挣脱出来,气喘吁吁的看着萧玖,声音嘶哑而低沉:“别考验我,我的理智,我的身体此刻已经再经不起任何的考验了。”

  噗——

  看着祁少这一脸痛苦隐忍的委屈表情,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

  “……老婆,你居然还笑得出来,再笑我就把你吃掉。”祁少装出一副恶狠狠的样子狰狞装腔作势道。

  “好呀,吃吧。”萧玖痛快欢快回复。

  祁少一怔。

  不敢置信的傻乎乎看向萧玖,似乎在辨认萧玖话语里的真正意思,看着祁少这木愣愣的样子,萧玖没好气的直接压住对方,女王范十足的俯视着身下的傻男人。

  “你想怎么吃?”

  “……。你,你,你真想好了?”

  “……。”萧玖点点头。

  幸福来得太突然,祁少有点反应不过来的伸手使劲儿捏捏他自个的脸,随后饿狼扑羊的欺身过去。

  “女王,奴来伺候你欢乐……。”

  ……。

  第二天.

  萧玖是在一阵具有侵略性的视线中醒来的,一睁开眼,便同侧身撑住脑袋含情脉脉一瞬不瞬望着她的祁少对视上。

  昨晚的记忆如同潮水般席卷而来,客厅里,沙发上,地板上,卧室里……。一幕幕画面从脑海里不断的闪过,虽然前世亲眼看过太多太多男女交,融,但亲身去体验又是另外一回事,尤其是此刻看着他那依旧充满期待的请求眼神,脸颊红红的给了祁少一抹白眼。

  “出去,我要更衣。”

  “老婆,你今天想穿什么衣服?我帮你拿,帮你穿,你昨晚辛苦了。”祁少脸皮堪比城墙一般的后,假装没有发现萧玖的不自在,得寸进尺的笑说道。

  辛苦?

  是有点辛苦。

  萧玖发现,两个人办那,事儿,男女身体素质太强悍了虽然能尽兴了,但第二天这腰,还有那,处,简直是太难受了,狠狠的瞪了祁少一眼,催动异能让身体的不适很快就没了。

  才刚刚尝过女人的男人,这会儿看着萧玖这白嫩嫩的手臂在眼前晃,哪里忍得住,一下子就把萧玖紧紧的搂在怀里。

  “不准乱来。”萧玖警告的危险眯起双眸。

  祁少摸了摸鼻子,讪讪一笑,只得把刚才涌起的念头打消掉,贫嘴道:“好吧,我听老婆的,老婆说什么,就是什么。”

  萧玖满意的点点头,想起昨天发生的事情,脸上的笑意一沉。

  “怎么了?”祁少紧张的问道。

  “……昨天,昨天在宴会厅里,我弄,死了一个人。”萧玖目光直直的看着祁少,一瞬不瞬的注视着祁少脸上的表情。

  “死了就死了。”祁少一脸的不在意搂着萧玖,在萧玖脸上吧唧一口。

  “可,可死的那个人,是你同母异父的弟弟,阿莱桑德罗。”萧玖小心翼翼的看着祁少说道。

  都说血浓于水的兄弟姐妹情,虽然她一直都没有体会过,但听现代人动不动就说血浓于水,打断骨头还连着筋什么的话,有点担心祁亦盛会不会不能接受他同母异父弟弟被死在她手上这个事实。

  阿莱桑德罗死了?

  祁少意外了一瞬。

  看着怀里小心翼翼告诉他这个消息的萧玖,祁少紧紧的楼她在怀里,一手抬起她的下巴使其和他的视线对视上,神情无比正色道。

  “……我从来就没承认过他和我的关系,萧玖,你是我这一辈子最最重要的人,最最爱的女人,你不用这么小心翼翼或者是试探我,简艾母子和我没有任何关系,既然他来找你麻烦,死了也是他技不如人活该,就算侥幸没死,胆敢打我祁亦盛老婆主意的男人,落在我祁亦盛的手里,他会死的更惨的。”

  这一番话,是发自祁亦盛内心的话。

  他本就是个薄情的人,一旦对他认准的人,那人就是他心尖尖上任何人都不能冒犯触及的,而萧玖,就是他心目中的那个不容他人冒犯的禁区之人。

  仔仔细细的看了祁少好一阵后,萧玖这才从心底彻底松了一口气。

  想了想,于是把最晚阿莱桑德罗冒充黎阳,最后暴露以及对她出手时,以及两人交手的所有经过全都告诉了祁少。

  “你做的很好……。遇上任何危险,我只希望你能好好完好无损的好好活着,其余的事,一切交给我处理就行。”后怕的紧紧拥住萧玖,想起萧玖又再次甩掉暗中的保镖单独和危险人物共处,祁少就对多次阴奉阳违的萧玖恨得牙痒痒。

  “下次,下次你要是再胆甩掉暗卫保镖,我就让你下不了床。”

  萧玖看着祁少,听到这个威胁瞬间:“呵呵呵,就你?你能行吗?你落到我手里下不了床还差不多。”

  男性尊严受到威胁的祁少瞬间决定用实际行动来证明自己。

  两人打打闹闹,腻歪腻歪又在房间磨蹭了两个小时后,祁少和萧玖这才餍足的起床。

  ……。

  别墅里。

  媚儿自从和归来的萧玖见过一面后,就再也没有见到萧玖了,看着客厅电视新闻上播报的昨晚萧玖所参加的慈善晚宴莫名爆发的火灾的消息,她昨晚一晚都没睡好,打了无数次萧玖的电话都是关机,打了祁亦盛的电话同样是关机,她最后只得拨打了冯苟的电话,才从冯苟哪里得到萧玖平安无事的消息。

  看着电视上回放着昨晚慈善晚宴画面里的萧玖,媚儿眼看的苦涩。

  她和萧玖,再也回不去了吗?

  再也回不到当初知无不言彼此信任的关系了吗?

  自嘲的苦涩无声苦笑。

  她究竟犯了什么错?

  她只不过是太过于相信萧玖的实力,所以这才在第一时间疏忽了萧玖的身体状况,让萧玖和祁亦盛帮忙救救顾未,救救她的丈夫,救救她肚中孩子的父亲,顾未是因为萧玖才被抓去的,她让萧玖和祁亦盛把人救出来她有什么错?

  匍匐在沙发上失声痛哭了起来。

  “顾未,顾未你现在怎么样?我好想你,真的真的好想你,若是你能回来,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我和孩子都不会嫌弃你的,只要你能活着回来就好,活着就好……。”

  张不凡还未走进大厅,就听到客厅里传来媚儿呜咽的痛苦哭声,长叹了一口气,这才走了进去。

  哭得正专心的媚儿并没有察觉到脚步声由远至近,当肩膀处被张不凡轻拍了一下后,惊得反射性的就后后怕的朝沙发后面缩去,戒备的仰头一看,便看到一张只见过一面的面孔。

  “你,你来干嘛?”

  “来看看你。”张不凡在媚儿沙发的侧边单人沙发坐下,关切道。

  “看我?我有什么看的?我和你又不认识。”媚儿戒备自嘲说道。

  张不凡一噎,看着像个刺猬的媚儿,脑子一闪,便自我介绍道:“你好,我是张不凡,是祁亦盛的朋友,正在帮他寻找你丈夫的下落,今儿有空,所以过来看看你,再问你一些比较详细的问题,看能不能得出新的线索帮助寻找顾未的下落。”

  一听这话,媚儿就好似溺水之人抓到了一根浮木一般,急忙就冲到张不凡身前的咚一声跪下,泪如雨下“谢谢,谢谢你。”

  “你不用谢我,是祁亦盛和萧玖拜托我帮忙的,起来吧,照顾好你和顾未的孩子就是你目前最最重要的事情。”

  “……。真的很感谢你们的帮忙,你想问什么,你问,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全都会告诉你的。”

  张不凡又询问了一遍那一晚的事情,最后在搀扶媚儿起身时趁机使用能量探取了媚儿的记忆,抽取了那一晚的事发经过的片段。

  只可惜,什么都没查到。

  媚儿说完后坐下,一脸期盼的看向张不凡:“张先生,你有什么发现吗?我丈夫会被关在什么地方?”

  虽然她回忆了很多次,都没有发现囚禁丈夫顾未那里的有用线索,可想着万一张不凡是个侦探什么的呢?她把脑中回忆了很多次的场景画面全都仔仔细细的告诉了张不凡,也许,也许张不凡会发现什么的……。

  张不凡一看媚儿这眼神,突然间升起一股愧疚感,遗憾的耸耸肩抱歉道:“你先别着急,根据你的描述,目前我还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你好好休息,我和萧玖还有祁亦盛,都会尽全力帮你寻找顾未下落的。”

  媚儿一脸的失望松开了拉拽住张不凡的双手,失魂落魄的坐在沙发上流泪中。

  张不凡没想到没劝道媚儿放宽心,反而还害得媚儿越发的难过了,心里很是焦急难受,可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办。

  媚儿摸了摸眼泪,看向张不凡:“张先生,我会撑住的,寻找顾未,就麻烦你们了,这个人情我会记着的。”

  “就冲你这个人情,我也会加班加点全力去帮你的,放宽心,好好休息,看你肚子这么尖,一定会是胖小子的,多吃点东西,让孩子从小就能赢在起跑线,像他父亲一样精壮健康。”

  媚儿终于露出了一丝罕有的淡淡笑意,望向耸起的腹部,轻轻抚摸着道谢:“谢谢你的吉言。”

  抚摸着肚子,媚儿看着张不凡离开的背影,泪光闪烁,希望这个人,能带给她好消息……。

  海岛的实验室里。

  简艾苏醒后整个人犹如疯癫了一般的想要从床上爬起来,嘴里不是念叨个不停宝儿的名字,就是歇斯底里的吼叫着要去给儿子报仇,要杀了萧玖和祁亦盛,老教授怎么可能让简艾鲁莽行事,劝解了好一阵后都没让简艾冷静下来,老教授直接就给简艾注射了安定剂,让简艾直接昏睡了差不多十个小时后,这才苏醒过来。

  浑身发软的睁开双眼,便看到教授居高临下站在床边同情而冷厉的看着她。

  脑子一个激灵,瞬间回想起昨天受到儿子已经遇害的消息。

  “宝儿,我的宝儿呀……。萧玖你贱人,我要让你不得好死,祁亦盛你这个六亲不认的孽畜,我要你们全都不得好死……。”

  “啪——”老教授重重的一耳光就扇在了简艾的脸上,直接就把就简艾给打懵了。

  “你打我,你居然敢打我?”简艾从床上顿时就起身,目光狰狞的凶狠看向老教授,老教授被简艾这疯狂的眼色震慑得一愣,这才想起简艾这女人疯狂起来,一点都不亚于他面对实验体时的疯狂。

  轻咳了一声,老教授双手按住简艾的肩,正色道:“简艾,你的儿子已经折在萧玖手里了,现在萧玖和祁亦盛已经有了周全的准备等着你上门去自投罗网,你若是不做好周密的部署,别说为你儿子报仇了,就连你,也会死在萧玖他们手里的,还是冷静下来,从长计议的好。”

  头脑发热怒气冲天的简艾听闻这话,双拳紧握这才不得不冷静下来。

  沉痛的闭上双眼,再次睁开之时,眸子里的慌乱之色已消失不见,只留下满眼的冷静与狠厉,双眸微眯危险的看向老教授,勾唇冷笑:“我想要报仇,你想要实验体,我想要的,就是让萧玖死,我可没什么没耐性帮你把活人给抓回来,若是我们联手的话,我自然也还是希望亲眼看着萧玖慢慢被你折磨死,而不是便宜她,让她痛快的死,我知道你手里有很多底牌的,怎么样,合作吗?”

  老教授原本也没想置身事外,被动的等待简艾把萧玖弄来,谁知道简艾会不会如同她儿子那般坏事?若是他和简艾合作,那么,想要对付萧玖,事成的把握就能更大的。

  老教授点点头。

  “好,我和你合作,我们各取所需,不过,我的人还需要大约一个星期的时间才能和你的人一起执行任务。”

  “为什么还要等?”简艾顿时就不痛快了。

  此时此刻,自从儿子命丧萧玖之手后,她就恨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把萧玖抓来,她有信心能在四天之内部署好一切,她不想再继续多浪费三天的时间。

  “这次配合你们执行任务的人,是抓来的顾未和夏沐川,用这两个人去执行任务,对萧玖和祁亦盛来说,这两个人会让他们为难和忌惮,以及让他们不忍动手还击的最佳人选。”

  原来如此,简艾悟了,阴森一笑:“行,我等你,不过,在抓捕萧玖和祁亦盛之前,我会先做些让祁亦盛自乱阵脚,分身泛术的事情,若是能够让萧玖和祁亦盛两人分开,那再好不过,这样我们下手就更加方便些。”

  老教授点点头,不过还是警告简艾道:“你把握好分寸,只要别弄死了萧玖,你要怎么做,我并不感兴趣。”

  “知道了。”

  简艾起身就走出了房间,回到她所在的屋子开始部署报复祁亦盛的计划。

  看着手机传回来的视频,看着手机视频里那一具脸部和身体略微有些烧焦的尸体,简艾泪如雨下,她的儿子,她生养呵护了二十多年的儿子,她最爱的人,居然就这么凄惨的死了,简艾紧握手机的手不断抖动着,眸子里恨意滔天。

  “祁亦盛,萧玖,我简艾绝对会让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等着,你们给我等着,要简艾一定要用你们的血来洗清我儿子身上的耻辱,让你们的命来偿还我宝儿的命……。”

  屋子里,响起简艾刺耳阴森的吼声……。

  ……。

  灯光明亮如同白昼的实验室里,顾未赤果坐在手术台上,双眸微眯,目光涣散,眉头紧锁,额头上不满了密集的汗滴,似乎正在忍耐什么巨大的悲痛一般,而他的浑身之前那些皮开肉绽的伤口,此刻已经恢复得很好,只留下和周围皮肤不一致的疤痕色泽,表明他曾经所受过的诸多外伤。

  老教授嘴里不断的低沉充满磁性的对顾未述说着什么,其实,此刻正是老教授在给顾未催眠,篡改顾未脑海里的记忆,老教授把顾未记忆里的萧玖变成了危害社会的恐,怖分子中的一员,而且还身怀特殊异能,害死了顾未的舅舅,让外祖家家破人亡,让顾未父亲撤职,让顾未母亲送入了精神病院。

  顾未的正对面墙壁上的电视屏幕里,此刻正在播放着精神病院母亲正在发疯趴在地上吃泥,歇斯底里正在一遍遍呼喊他的名字。

  “顾未,顾未呀,你在哪里,快来救救我……。不要,我不要吃药,我没疯,我知道我是谁,我是顾未妈妈,我要出去,萧玖你这个贱人,我要杀了你,你这个害人精……”

  顾母在诸多医生护士的压制下被注射了安定剂,终于昏睡过去被医护人员粗鲁的拖走丢在了床上。

  画面一闪。

  画面里出现了顾迟的声音,顾迟站在桥墩上,满脸绝望的张开上臂,目露悔恨和不甘:“顾未,爸爸错了,爸爸不该出轨,爸爸当初应该阻止你妈妈不同意你和萧玖交往,若是你和萧玖在一起了,顾家,刘家,如今也不会落到家破人亡的地步,我来陪你了……”

  咚——

  顾迟坠入了九米下的河滩,坠入那满是凌乱碎石的石头上,脑袋先着地,周围围观者的尖叫声,血不断溢出的刺目红,染红了那那一块块苍白的是石块上。

  画面再次一转,出现了刘家几个舅舅在法庭上判刑的画面。

  顾未浑身颤抖得极其厉害,双眼不断的泛白,老教授看顾未这反应,知道对方的承受已经到了极限,便结束了这一次的催眠。

  顾未咚一声的倒在了手术台上,老教授查看了顾未的瞳孔后,满意的笑了。

  “意志力还真不错,不过,再过一个星期,你脑海里的记忆就会被全部篡改,是是非非,真真假假,呵呵……。”老教授干瘪得好似枯树的指尖划过顾未的额头:“不过,你最后还是逃不出,为我所用,成为我手里的一个傀儡,哈哈哈哈……。”

  老教授狂笑着走出来实验室,对门外助理道:“密切关注他的一举一动,有任何异常立即禀报我。”

  “是,教授。”

  顾未作为意志力坚韧的特种兵,老教授用的精力自然多,不过,轮到夏沐川那就简单多了,老教授早就已经给夏沐川洗去了一切记忆,让夏沐川完完全全成了一个如同机器人一般的傀儡,休养了一番,颇有几分姿色。

  海岛实验室里的工作人员,很多好几年都不能离开这里,为了解决这些人的生理需求,虽然从外面弄了七八个漂亮女人,但是,男人的劣根性就是图个新鲜,而且,还是亚裔看起来娇小年轻的女人。

  夏沐川,自然而然就成了这些人的发,泄生,理需求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