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重生之另类女神 > 第一百六十六章 被出卖

第一百六十六章 被出卖

  在媚儿呆滞的绝望神情中,女子唇角微勾,动作敏捷的利落消失,看女子越来越远的背影,媚儿这才回过神来,下意识的从床上踉跄起身准备追过去,不料女子已经彻底消失在她的视线范围内。

  跌跌撞撞的坐会到床边,媚儿神情崩溃的张嘴无声嘶吼的嚎哭起来。

  该怎么办?

  该怎么办才能救出顾未?

  媚儿看着床头柜上的手机,哆嗦的手伸了过去,可却在即将触及到手机时,脑子里响起那个女人的警告,想起顾未因为她而被割掉的手指,颤抖的手犹如触电般猛的就缩了回来。

  拳头攥紧又松开,松开又攥紧。

  内心挣扎犹豫不已。

  直到天亮之时,媚儿的手最终都没有去触摸到手机。

  此时此刻。

  偏僻的一座私人海岛的别墅地下室里,却有另外一番天地,铮亮灯光,简洁宽阔明亮的实验室里,身穿白大褂的各种肤色的之人,此刻正有条不絮在各种冰冷的紧密仪器前聚精会神的忙碌着。

  一名保养得宜的妖娆女人踩着高跟鞋,同一名头发花白,身穿白色大褂的儒雅老年男人并肩而行,边走边小声交谈着。

  “夫人,你确定不用再设计第二套方案?”老教授侧头看向身旁的女人,眸子里透出试探的质疑之色。

  被老教授称之为夫人的人,便是祁少多番查找,始终都查无踪迹的简艾。

  听到老教授的质疑,简艾眉头一挑,笑说还击道:“教授,你确定你设计的第二套方案不会打草惊蛇?你确定和萧玖正面较量上后,这个研究基地不会被萧玖和祁亦盛顺藤摸瓜的找来这里?”

  老教授目光欣赏的看向简艾,这个女人——聪明。

  老教授双手交叉抱于胸前,看向简艾玩味道:“祁亦盛是你的儿子,那么,你确定你和祁亦盛遇上后,你不会心慈手软坏了我们的大计?”

  简艾含笑的眸子瞬间就寒了下来:“祁亦盛对于我而言,我对他既无生育之情,更无养育之情,你和我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这么多年,你还不了解我的为人吗?”

  老教授闻言不置可否灿烂一笑。

  是呀!

  简艾,这个女人能从华国只身去了意大利,从那么多女人中顺利爬上了墨手党头子的床,然后还能从墨手党头子的诸多情,妇中成为了和对方合法的夫妻,还生下了丈夫的唯一儿子,就凭借这一份心机和手段,难怪能够在墨手党首脑‘突然暴毙’后,镇压清除了党。派里的两股具有威胁的势力和人员,和她儿子并肩而坐坐上了墨手党的一把手。

  阿莱桑德罗和祁亦盛虽然都是简艾的儿子,但两个儿子却是闹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作为一个母亲,对于两个儿子,自然是会偏向她在乎的儿子,保全她投入了情感的那个儿子。

  祁亦盛,注定了是这一场赌局中,那还未开具之时,就被放弃的那一个。

  “走吧。”

  “嗯。”

  两人朝着深处的通道走去,走了大约五分钟,又乘坐电梯下降到负6层后,电梯门打开,两人走出电梯,便迎面扑来空气里蕴含着铁锈味道的血腥味。

  如此熟悉的气息,让两人相视一笑,皆在彼此的眼里看到了兴奋的雀跃。

  教授深深吸了一口气,享受的呼吸着着这血液散发出的独特迷人气息,长年握手术刀的拇指,食指,中指指腹动作飞快的磨蹭着。

  “他怎么样?”

  “报告教授,顾未自从视频通话后,到现在始终一言不发的闭目装死状态中。”看守兼用刑审讯的男子恭敬的对老教授回复道。

  教授颇为意外,随后看向简艾:“你提供的资料,不是说他和他妻子感情挺好的吗?”

  既然他们夫妻的感情很好,可为何顾未在第一时间知道他的妻子怀孕后,落到了他们人的手里居然都没有半分担忧?

  本想着,他们夫妻感情好,就能从他们夫妻的彼此口中套出萧玖身上那些不为人知的信息,没想到顾未却会是这种反应。

  简艾唇角勾起阴冷的笑:“教授,专业上,你甩了我无数条街,我就是再重活几辈子也比不上你,不过……对于人心的揣摩,你可就比不上我了。”

  先赞后鄙,教授也没恼,一脸笑呵呵的看向简艾等到下文。

  “根据我的人回报,顾未和他的妻子感情的确非常好,顾未之所以在视频通话后看到他妻子有那种反应,你可别忘记了,顾未可是华国最为精英的特种作战部队队长,身体素质和心理素质自然都是超乎常人的,他顾未表现出对傅媚儿的不在乎,我猜测他不过是想要误导我们认为傅媚儿没什么筹码,从而让傅媚儿远离这一场风波,他这是在变相保护他妻子和还未出世的孩子。”

  教授似有所悟的点点头。

  “接下来,顾未的审讯,我可就交给你了。”

  “嗯,放心吧,对于如何撬开别人的嘴获取信息,我可是很有经验的。”

  “……若是顾未妻子肯配合我们的计划,再加上我们潜在萧玖身边的人,你认为,什么时候才是对萧玖动手的最佳机会?”

  简艾眉头紧蹙的略微沉默了一瞬:“我没法给你准确的时间,不过,我能肯定的是,最快能在一个星期之内,最晚,不会超过半个月必定会顺利把萧玖带到你的面前来的。”

  一听这话,教授这才松了口气,目露期待不已。

  两人一起走到囚禁顾未的房间时,顾未此刻依旧被吊在半空中,几个小时前被切断的手指处,已经做了精心的包扎,不过,他的一身衣服并没有更换,依旧是坠海之时的那一身衣物,只是如今,已经变得犹如垃圾堆里捡出来的那般肮脏不堪,上面混合着血液,海水的盐渍,以及被折磨时的小刀刺破的各种大小不一的小洞。

  听到脚步声,顾未耳朵颈脖处动了动,但依旧保持此刻的状态,没有睁开眼睛。

  简艾踩着高跟鞋走到顾未身前,仰起头,鄙夷嘲讽道:“顾未,继续装死,你觉得有意思吗?你这样做的后果,只会换来再一次的皮肉之苦,何苦呢?”

  顾未依旧不动如山的紧闭着眼没有任何反应。

  教授坐在顾未五步之外的沙发上,悠闲的翘起二郎腿,双眸微眯,看着顾未的眼神,就跟在看一个试验台上的人体标本那般。

  “顾未,我们都是聪明人,你这么强撑着,你真以为我会无计可施,拿你没有办法吗?”

  顾未:“……”

  简艾挑眉含笑缓缓讲述着,那神情,就好似在讲什么搞笑奇葩的新闻一般:“在你坠海后,在你的葬礼衣冠冢前,你知道你的母亲是如何对待你的妻子和还未出世的孩子吗?你的母亲看着瘫倒在你墓碑前的儿媳妇,居然冲过去想要厮打,还想要让傅媚儿和还未出世的孩子为你陪葬,甚至追到了夏家老宅,最后的最后,你的母亲被夏家送进了精神病院。”

  此刻。

  顾未内心翻江倒海般的难受。

  陪葬?

  这可真是他那个性子极端偏激的母亲行事作风,心如刀绞疼得一抽一抽的,既有对母亲的憎恨,也有对妻子的满腔歉意。

  如今,他被这个墨手党头子和他国恐,怖分子的科,研机构所囚禁,他逃无可逃,死,虽然是他的唯一解脱,可他不敢冒险,更加舍不得。

  不敢冒险死去,因为担心这些人会迁怒于媚儿和还未出世的孩子。

  另一方面,他不舍得去死,他真的好想好想再看看媚儿一眼,再看看他和媚儿的孩子究竟长什么样子。

  这些人的目的,是萧玖。

  出卖萧玖保全自己和媚儿,他做不到,退一万步说,就算他出卖了萧玖,一旦等他失去了价值,他知道了这里这么多秘密,他的下场,他比谁都清楚,所以,他只能死死扛着,痛苦的熬着。

  其实,还有最后一条生路,那就是出卖萧玖,投靠这些人,虽然他残疾了,但他却能培养出这些人想要的诸多精英部,队来。

  但他不能这么做,他的信仰,他的理念,他的身份,都不容许他做出这等叛逆之事来。

  看着顾未依旧闭目丝毫都为理会她,简艾阴冷一笑。

  “没关系,你不想开口,你的妻子为了肚中的孩子和挚爱的你,她肯定会说得比你还要详细,毕竟……你和她比起来,她可是贴身陪伴萧玖时间最长的人,不过,你不开口,这也是有惩罚的。”

  顾未浑身微僵,呼吸都轻了不少,死死闭住眼依旧一言不发,极力装出一副对这个话题完全不感兴趣的样子,可下一瞬,他却改变了主意,缓缓的睁开眼看向简艾。

  满脸血迹的脸,勾起一抹嘲讽:“你真以为,我娶傅媚儿是因为爱?”

  简艾:“……”

  老教授手指敲击沙发的动作一顿:“……”

  “我三十多年都未喜欢上一个女人,好不容易喜欢上了一个女人萧玖,因为担心她,分神之时差点就中枪死了,为了她,我不顾颜面当众下跪向她表白求婚,可她却毫不犹豫的拒绝了我,她越是拒绝,我就越是想要得到她,不过,我发现我越是靠近她,她就越是抗拒,所以,我采取了迂回战术。”

  “正好萧玖身边的经纪人暗恋上了我,我为什么不借机娶了她那经纪人,那女人从小经历悲惨现在还无父无母,我顾家家大业大,她没有任何背景和倚靠,我娶了她的同时,不仅有个固定干净的女人陪我睡,我还能找到一个名正言顺接近萧玖的机会和身份,为什么我不去做?”

  “至于孩子?呵呵,傅媚儿可是有青梅竹马的男人,我离开后,谁知道孩子是谁的?”

  简艾听着顾未的话,眉头越皱越紧,目光冷厉的深深审视着顾未,似乎在分辨他话语里的真实性。

  顾未说完后,唇角勾起嘲讽的弧度。

  在一旁沉默了许久的老教授突然起身走了过来,目露不耐之色,看向顾未目光阴冷:“废话还真多,我不管你是的利用那女人也好,还是想要保护那女人也好,对于不配和我的人,我一向是宁可错杀绝不放过,不想为我所用自以为聪明来欺骗我的人,我一向不会手软。”

  顾未唇角依旧挂着讽刺的笑:“……。”

  老教授侧头看向简艾道:“这连天,把那女人肚中的孩子给,取出来保存好,务必在最短的时间内送到这里来,我倒要看看,他是否真如他所说的那般,对她妻子怀着的‘父不祥’孩子是否真的那般无动于衷。”

  顾未瞬间心惊肉跳的看向对方。

  简艾却含笑的赞同点了点头:“这个主意好……。顾未,孩子是不是你的,你亲眼看看就能辨别出来了,不是吗?呵呵,不过,孩子才五个月,还没长好,瘦瘦小小的,就是不知道你能不能辨别出,孩子是否是你的?”

  老教授说完,便阴冷一下,转身就离开了。

  简艾深深的看了顾未一眼,也妖妖娆娆的转身准备离开,走出几步后,脚步一顿,回头看向唇角笑意已经僵硬的顾未:“现在,你还是不肯说吗?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有三分钟的考虑时间,你的孩子,你的妻子会有什么下场,这完全取决于你的选择?”

  ……。

  第三天.

  萧玖在郊外拍摄夜景的戏份,祁少刚好在人比较少的地方方便,突然间,一连串的爆炸在剧组响起,爆炸声,剧组人员的惊恐尖叫声,声声汇成一片。

  “啊啊啊~”

  “救命,救命啊。”

  “咳咳咳咳,我,我受不了了,谁来救救我?”

  “萧玖女神,萧玖女神快救救我们……。”

  “发生什么事情了?恐怖,袭,击吗?”

  “谁,谁来赶紧拨打911过来救救我们呀?”

  伴随着爆炸声响起之时,还有催泪弹散发出的浓烈刺鼻味道以及浓烟。

  祁少刚尿到一半,便被这动静惊得把剩下的尿液给生生憋了回去,裤子拉链都没来得及拉好,便朝着五十米远处萧玖刚才的方向狂奔而去:“萧玖,萧玖……。”

  祁少在催泪弹烟雾中穿梭着,脸上的皮肤被烟雾刺激得有灼热的痛感,眼泪鼻涕不受控制的齐齐下流,呼吸困难,眼睛在白茫茫的烟雾中,别说视物,就连睁开都极其困难,但祁少还是强撑着睁开眼,身影宛如鬼魅般飞快的在烟雾里穿梭了一圈后,没发现萧玖的踪迹,随后朝着厌恶外围寻找了过去。

  一遍遍的呼喊,可萧玖始终没有任何回复。

  祁少吩咐暗中的狙击手和保镖两人一组,成放射式从剧组处往外扩散搜寻。

  只可惜。

  直到第二天天明,在大山里也始终没有搜寻到萧玖的下落。

  萧玖就这么在爆炸的催泪弹中消失了。

  这次恐怖,袭击,剧组死了一人,失踪两人,重伤五人,轻伤六十八人,但凡是沾上萧玖的新闻,而且还是萧玖在这次袭击中失踪至今都为找到,再加上这是恐怖袭击类的新闻,自然是上了国际新闻的头版头条。

  全球的网络上,全都炸开了锅。

  网络上在各种关心萧玖的言论出现的同时,也有很多黑粉乘机出来狠狠的黑萧玖。

  若是平时,祁少还有心思找人去收拾那些黑粉们,可这会儿,他唯一想要的,就是尽快的找到萧玖。

  m国基于萧玖的庞大号召力和全球粉丝们的巨大压力,这一次袭击案件和萧玖的失踪案件,已经被fbi调查局接手,并全力展开了调查。

  夏老太爷听到萧玖的噩耗,已经惊吓的晕死了过去,亏得身体被萧玖异能修复的不错,身体底子好,晕过去后还未来得及送医,便又苏醒过来了。

  国外其它地方他没有能力伸手,但华国国内,他还是要想尽办法去寻求帮助的。

  最后的最后,华国基于诸多压力,还是参与了搜寻萧玖的任务里。

  只可惜。

  整整三天,萧玖失踪的案件,却进展甚微。

  祁少的直觉没有出错,那个所谓的健身教练布鲁斯,在萧玖失踪之时,也一并失踪。

  祁少已经整整三天没有休息了,连一个盹儿都没打,泛红的双眼透出骇人的凶光,调集他所有一切能够调动的资源和人力搜寻和调查萧玖的失踪之事。

  张不凡从华国刚刚赶到这里,看着起身准备去卫生间洗把脸的祁少一个踉跄,急忙起身走过去搀扶住:“你先坐下,我刚才灵光一闪想了一个比较蠢笨的办法。”

  瘫倒在沙发上的冯苟陪着祁少熬了三天三夜,此刻眼皮已经犹如千斤般的沉重,不是的揉了揉眼睛才能勉强睁开,一看到祁少差点摔倒,吓得一个激灵立马起身跟着劝慰:“祁少,你先休息一下吧,只有你脑子足够清醒了,才能清醒的分析和做出判断。”

  “什么办法?”祁少死死的攥紧了张不凡的手臂,双眼迸射出企盼的激动光芒,就好似溺水之人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

  搀扶着祁少坐下后,张不凡想了想,随后视线扫了一眼冯苟,对祁少道:“冯苟看样子是撑不住了,你让他回房去休息会儿吧。”

  冯苟并不知道张不凡就是墨墨变身的,此刻听到张不凡这话,自然满眼警惕的防备看向张不凡。

  祁少知道张不凡应该是有什么话要秘密对他说,立即看向冯苟:“你上三楼去休息,有事我会叫你的。”

  “祁少,不可,他……。”

  “上去。”祁少烦躁的加重了音量。

  冯苟只得恨恨的瞪了张不凡一眼,憋屈的不甘上楼去了。

  直到张不凡听到冯苟上了三楼,并且关上了房门后,这才凑近祁少的耳旁道:“我是这么想的,我和萧玖之间有特殊感应,如今我又吸收了不少能量,只要我和萧玖在10公里范围之内,我就能感应并和她取得联系,但如今的问题是,我们并不知道,萧玖目前所在的大体方向,究竟是在何处?若是能查到萧玖大体方位,我们就能逐一排查去展开受训。”

  10公里的范围内能感应并和萧玖取得联系?

  祁少惊喜了一瞬后,可一想到萧玖此刻具体的方位都还没查清楚,闪亮的眸子就又暗了下去,地球这么大,就算确定了方位去受训,那要等到何时才能找到?

  不过,一想到墨墨有这种本事,总比和萧玖擦身而过错过萧玖比较好。看向张不凡,祁少继续道:“你还有什么想法,都说出来?”

  “我认为,凭借萧玖的身手,和无毒不侵的身体,劫走萧玖的人,能让萧玖一言不发连呼救都来不及,这只有一个可能,地球人都讲这个世上的东西,都是相生相克,我猜测,萧玖的能力一定是被什么东西给克制住了,所以这才没有来得及呼救。”

  祁少混沌的脑子,听到张不凡这话,瞬间就反应了过来。

  这样的话,萧玖的失踪就能说得通了。

  “可究竟是什么力量才能克制你们的能力?”祁少忙不迭的看向张不凡。

  张不凡摇摇头:“我不知道……。在我们那里,我们灵墨石的能力,是不受任何影响的,而萧玖的能力却和我不完全一样,她之所以会变得如此强悍,是我之前寄生于她身上,我想要变得强大这才绑定了她,她成了我的宿主,后来我从她身体里脱离出来后,她现在其实并不具有我的能力,她只是拥有我残留在她身上的信仰值,她能收集信仰值转化后给她提供了变强的能量而已,她的修复异能,是她本身就自带的,说穿了,萧玖她只是地球上一个单纯拥有特殊异能的人罢了。”

  既然只是单纯的拥有异能的地球人,地球上从古至今,都有记载那些拥有特殊异能的人,而且,近代还有很多科研机构在秘密研究暗中神秘力量。

  秘密科研机构?

  不好……

  一定是那些科研机构的人抓走了萧玖?

  祁少猛的从沙发站了起来,神情惊惧的看向张不凡:“既然萧玖的身体是特殊的,而且全球的人都知道她身体强悍异于常人,那么,这一定就是那些秘密科研机构的人抓走了萧玖,只有那些人,在经过无数个身怀异能的人体试验得出了克服那些异能者的能力,所以这才会神不知过不觉的让萧玖失去了反抗能力被抓走?”

  张不凡点了点头,认同了祁少的这个推测,一想到萧玖有可能会被那些疯狂的科学怪人给切片来研究,他就恨不能撕了那些疯子。

  祁少用拳头咚咚的敲打着脑袋,沮丧的悔恨道。

  “之前的调查方向错了,错了,我们的关注点都集中在简艾和曾经劫机的那些恐怖,分子们,压根就遗忘了秘密科研,机构会对萧玖出手,只是……为什么以前没有对萧玖动手,现在才开始动手呢?”

  张不凡愣了一瞬,随后肯定道:“之前那些人不动手,我猜测,一定是那些人看到萧玖如此勇猛,没有能力来抓萧玖,而如今才对萧玖动手,一定是他们已经有了强有力的同伙在。”

  祁少一个激灵。

  既然有同伙,那么,那些人在抓走萧玖之前,一定会多番了解萧玖所有的神秘能量究竟是什么,然后才会针对性的部署萧玖的抓捕工作。

  祁少脸色一变。

  “有人出卖了萧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