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重生之另类女神 > 第一百六十五章 神秘女人

第一百六十五章 神秘女人

  接下来的半个月里。

  萧玖和祁少严阵以待,媚儿自从来了m国后,一个多月都宅在家里足不出户,国内的夏老太爷那边,也是没有任何其他的动静,祁少和夏老太爷的人严密彻查了刘家的人,却发现夏沐川的失踪一事,却并非刘家人所谓,自从刘家人一下子折损了两个儿子进去后,刘家人几乎被吓破了胆,行事很是规矩低调。

  拍摄了快一个多月了,萧玖还没怎么休假过,祁少在剧组看着布鲁斯那脑残粉很是碍眼,最后索性和导演协调了萧玖的拍摄时间,给萧玖挤出来了两天的休息时间,以此想要和萧玖在家里好好温存腻歪腻歪。

  谁知道,想象很美好,现实很残酷。

  萧玖沐浴出来后,一边擦拭着头发,一边朝祁少走去:“媚儿在家里都宅了一个多月了,明天我们带她出去逛逛超市吧,让她买卖孩子的衣服什么的,这样也能让她转移一下注意力,能散散心,免得成天待在屋子里胡思乱想。”

  满心雀跃的祁少闻言顿时就黑了脸。

  一脸的万般不情愿。

  二人世界就这么没了,而且那个电灯泡居然还是个随时都需要萧玖密切关注的虚弱孕妇,有傅媚儿在,萧玖的注意力和视线怎么注意到他?

  祁少磨了磨牙,一脸的憋屈看向萧玖。

  刚好不容易甩脱了布鲁斯这个牛皮糖,明儿又立马接手另外一个虚弱孕妇,祁少好想大声吼出来,明儿就只要他和萧玖一起出去,可他也知道,傅媚儿自从顾未出事后,这段时间情绪一直都比较低迷,明明怀着孩子已经快五个月了,却还不怎么显怀,黑眼圈,脸色蜡黄,神情憔悴,若不是萧玖每隔一天会输送一些修复异能给她,保不准肚中的孩子就给弄得没了。

  看着祁少闷闷不乐的样子,眸光柔和,伸手揉揉他头顶的头发,低沉柔声道:“这两天会疏忽你一些,以后……我们有的是机会出去玩儿。”

  祁少郁闷黯然的眸子听到这话,瞬间就蹭亮蹭亮的。

  一把紧紧搂住萧玖,重重的亲了一口:“老婆,明天后天白天你都要疏忽我,今儿晚上你可得给我点利息才行,这样才能安抚我期盼已久的受伤心灵。”

  萧玖嘴角一抽,目光晦暗不明的看着祁少冷冷道:“等会儿你若玩过火了,你却灭不了你自身的火,那我就要灭了你。”

  祁少一怔,随后一脸郁闷的摸了摸鼻子,瘪了瘪嘴,起身坐在萧玖身后开始习惯性的替她弄干头发。

  据说,男人若是每次都在体外,爆发出来,将来很容易‘萎靡’的,为了他和萧玖将来的性福生活,他今晚还是老实点儿吧。

  萧玖紧抿才唇瓣微微勾起。

  ……。

  第二天.一早,萧玖就和祁少就去了媚儿目前住的地方。

  两人到来时,媚儿正坐在花园里发呆中,不过一听到响动后,便起身朝萧玖和祁少走了过去,虽然没有走出顾未去世的阴影,但至少比在华国那半死不活的状态好多了。

  看着萧玖和祁少,媚儿一脸的讶异:“这么早,你们怎么来了?”

  “今天明天我休息,所以想去逛逛街,顺便就来接你一起去。”萧玖淡淡道。

  去逛街?

  媚儿顿时就下意识的摇摇头,余光瞄了一眼萧玖身旁的祁少,看着祁少那虽然嘴角扯出一抹牵强的微笑,但那一双眸子,却透出了万般的不情愿,媚儿愣了一瞬,随后理解的笑了笑,双手摸了摸不怎么显怀的肚子,看向萧玖道:“我就不去了,这段时间总觉得浑身没劲儿,再说今天周末,商场到处都是人,我还是在家里吧。”

  萧玖走过去看着媚儿执意道:“没事,我和祁亦盛都在呢,你浑身没劲儿,就是需要多运动运动,走吧。”

  祁少本来就不耐烦带上媚儿这个电灯泡,不过此刻看着媚儿这识趣的样子,心里略微舒坦了些,声音淡淡道:“一起去吧,萧玖买衣服时,你也能给她些建议。”

  媚儿见祁少都这么说了,只得硬着头皮点头应下:“好,你们稍等我几分钟,我上去换身衣服就下来。”

  三人乘坐的车子,是拥有防弹车窗的车子。

  一路上,他们的车子前后都有一路跟随的保镖车子,暗中一共有十个精英保镖跟随着,虽然绑架夏沐川的背后之人并没有采取下一步的行动,但祁少和萧玖还是时刻警惕着。

  三人的目的地,是市中心最为奢华的百货商场。

  今儿虽然是周末,可能在这个商场消费的人,都是上流社会的有钱人,所以今儿虽然是周末,但这个商场的客流量自然也不会如同那些超市一般的拥挤,只是比平时人流量略多一些罢了。

  萧玖本来很厌烦买衣服什么的,不过为了媚儿能够转移注意力,能让媚儿心情放松一下,萧玖还是时不时的在女装店试试衣服。

  亏得这里的销售人员都是经过专业训练的,而且平时接待的客人也都是政商或明星之类的客人,三人一路上走过时,销售人员看到后虽然激动得瞠目结舌,但还是没有人冒着失去工作的危险前来要求合影搭讪之类的,只有很多客人看到萧玖后,大部分人会要求合影,萧玖也满足了他们的要求,说了今天是带经纪人来买衣服后,众人看到媚儿那孕妇装,很多人也识相的没在纠缠。

  毕竟一个孕妇,若是拥挤之时发生了什么意外,那可就麻烦大了。

  “你觉得这件怎么样?”萧玖拿起一套黑色的衬衣以及黑色长裤询问着媚儿。

  媚儿眉头紧蹙的摇摇头:“你能别总是挑选黑色的,大夏天的,你不觉得热吗?”

  媚儿觉得,萧玖这家伙,还真是个奇葩,大热天的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也不怕悟出痱子来!

  祁少在一旁也是点头赞同了媚儿的观点。

  话说,他真的好想看看萧玖穿裙子的样子,平时就只有萧玖出席什么活动才能看到她穿一些略为保守的长裙,还从未看过她穿过便服的裙子。

  媚儿在察觉到祁少目光停留在一件淡蓝和白色拼凑的连衣裙时,顿时了悟了,走过去拿起那件裙子在萧玖身前比了比:“这件吧,款式简单,颜色清爽,不料不厚重摸起来也挺舒服的,而且也不暴露,试试吧。”

  “萧玖小姐,这条裙子是这个星期一刚刚上的新款,你的皮肤和身材这么好,穿上一定会很好看的。”销售人员实话实说的推荐着,察言观色的销售人员瞄了一眼双眼泛光的钻石总裁祁少时,笑说道:“祁先生你觉得萧玖小姐穿上这条裙子如何?”

  销售内心却不淡定:好激动呀,好希望能亲眼看到女超人萧玖能一秒变成软妹子。

  “很配……萧玖,试试吧。”祁少走过去从媚儿手中接过裙子,一把把裙子塞进萧玖怀里,并推搡着萧玖前往更衣室。

  赶鸭子上架的萧玖很想各种拒绝,但想想媚儿,最终还是一咬牙,走了进去。

  “萧玖小姐,需要我进来帮忙吗?”销售人员柔声礼貌的询问。

  “不用。”萧玖果断拒绝。

  深吸了一口气,萧玖关门开始更换上了。

  换好后,看重镜子里那裸露在外的白皙肌肤,还有那胸前包裹的完美浑,圆,细长的腰,以及裸露在外的一双完美比例的小腿,不得不说,穿上裙子的她,连她自己都觉得美翻了,毕竟身体的每一个部位,她都是用异能给予修复到最佳比例的。

  只是,好久没有出息什么大型活动,许久不穿裙子,还真有点不适应。在里面磨蹭了好一阵后,这才在祁少的催促中开门走了出来。

  一走出来,店里的销售人员,连同祁少和媚儿全都看的傻眼了。

  “祁总果然眼光独到。”媚儿看向祁少笑说着,并竖起了两个大拇指。

  不料下一瞬却看到处于呆滞中的祁少突然急忙朝萧玖走去。“咳咳……那个,你穿上挺好看的,就是我刚才看了天气预报,马上会略微降温了,这条裙子了买下来还是等天气好的时候再穿吧。”

  噗——

  人群顿时就被祁少这话给惊得忍俊不禁的偷偷笑喷了出来。

  萧玖也不傻,自然也看懂了这家伙眼里散发出的酸味儿,占有欲还真强,不过,她对裙子并不怎么感冒,想起这段时间时刻都处在暗中之人的时刻都有报复的可能,穿裙子不方便,所以萧玖还是转身进去把裙子给换了下来。

  出来后,萧玖看着祁少这松了一口气的模样,忍不住想要逗逗他,冷着一张脸正色道:“走吧,去看看媚儿的衣服。”

  说着,萧玖便拉着祁少和媚儿齐齐朝店铺外走,祁少急忙对销售人员道:“把裙子包起来。”

  萧玖:“现在买了天气情况又不合适,买来干嘛?等天气好的时候再来买吧。”

  祁少:“……。”

  媚儿在一旁乐得不行。

  最后的最后,萧玖的脸皮自然是没法和祁少相提并论的,最后祁少刷了卡,提着萧玖的裙子笑得一脸的欠扁——等回去后,晚上让萧玖洗漱完后就穿上给他一个人看。

  看着祁少这暗戳戳的欠扁样子,媚儿暗自投给萧玖一抹暧昧的幸灾乐祸眼神,而萧玖则满脸的黑线。

  又继续逛了一阵,买了媚儿的怀孕后期孕妇装后,三人这才折返回去了。

  三人却不知道,此刻商场的监控室里,有人却透过监控看着他们三人,笑得一脸的阴森。

  当天晚上,祁少就死缠烂打的让萧玖穿上新买的衣服,不过在萧玖冷飕飕的眼神下,最后还是败下阵来。

  夜半三更时。

  媚儿又在噩梦中醒来,刚一睁开眼,便看到床边坐着一个女人。

  可张了张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来,媚儿惊得浑身都在颤抖,萧玖已经对她说过,夏沐川失踪后指不定会有人来报复,害怕牵连到她,祁少就在这个别墅周围安排了不少的人暗中保护,这会儿这个华国女人究竟是怎么神不知鬼不觉的进来了?

  “嘘~别使劲儿喊了,天亮之前,你是发不出声音来的。”

  媚儿:“……。”

  窗外的灯光透过窗帘,透出若隐若现的晦暗光芒,女人妖妖娆娆的抿唇一笑,右手举起手机朝媚儿摇了摇:“我之所以会大费周折的前来见你,是为了给你报喜来的。”

  报喜?

  她还有什么喜可报?

  媚儿泪如雨下,有对此刻的害怕,有对失去顾未的悲痛与难过。

  女人精致的脸透着摄人心魂的魅惑,在媚儿耳旁吹了一口气后,这才缓缓道:“想看你丈夫顾未现在的处境吗?”

  顾未,顾未……。

  媚儿嘴里不停的喊着顾未的名字,可却发不出声音来。

  顾未的现在的处境,这究竟是什么意思?难道,难道顾未没死?

  女子看着媚儿骤然紧缩的瞳孔,把玩着媚儿脸颊处的发丝:“你很聪明呀,你猜得不错,你的丈夫顾未很幸运,被我们的人给救起来了,想看看你丈夫吗?”

  媚儿泪如泉涌的忙不迭狂点头。

  顾未还活着?

  顾未被人给救起来了?

  媚儿整颗心犹如雷鸣般的剧烈响动着,压根就忘记了,这个女人为什么前来给她报信,却如此偷偷摸摸?

  女人唇角微勾,略带冰凉的手抚上媚儿的凸起怀孕腹部,虽然隔了一层睡衣的布料,但还是阻挡不了女人那透着寒凉的手,女人的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抚摸着媚儿怀孕凸起肚子。这种冰冷的触感,让媚儿顿时感到毛骨悚然,就好似被一条随时会对她发起攻击的毒舌一般,媚儿浑身紧绷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媚儿望向女人:她究竟想要干什么?

  “孩子似乎有点偏小。”

  “……。”

  女人在媚儿即将精神崩溃之时收回了手:“为了能让你真的相信你丈夫还活着,所以,我会点让你看看视频对话。”

  视频对话。

  媚儿浑身激动的剧烈的哆嗦着。

  目光紧紧的锁定女人手上的手机屏幕,入眼,便是一片模糊的刺目血红,紧接着,对方的手机摄像头移动着。

  血——铁链——骇人的血淋淋伤口——断臂。

  媚儿的心悬吊着,紧紧的难受得都快要呼吸不过来了,可对方却故意营造出这种恐怖的气氛,就是不把手机摄像头对准让她最想要看的面孔,直到媚儿即将崩溃之时,对方的手机摄像头终于对准了一张脸,伴随着对方手机摄像头的不断后退,她终于看清了那张脸——顾未。

  顾未的额头上似乎被利器给割,掉了一皮肉,四肢和头颅分别被铁链捆绑着呈现‘大’字型吊在半空中。

  顾未,顾未,顾未……。

  顾未还活着,可却被如此对待,媚儿目光贪恋的一瞬不瞬盯着手机屏幕,画面突然间出现了一张报纸,报纸在顾未是身旁放着,一只手翻动着报纸,媚儿清楚的看到,那是前天的m国纽约时报。

  媚儿愤怒的扭头看向身旁笑得一脸妖娆阴森恐怖的女人:

  可惜,她却发不出声音。

  女人懂唇语看懂了媚儿的口型,耸耸肩,随后结束了视频通话:“我想干什么?呵呵呵,傅媚儿,我想干什么?这完全取决于你的选择。”

  顾未如今在这个女人那边的人手里,她该怎么办?怎么才能救出顾未?

  媚儿目赤欲裂,浑身哆嗦,滔天的愤怒充斥着她的脑子,击溃了她的所有理智,一巴掌狠狠的就朝女人的脸上扇去。

  啪——

  没有闪躲的女人脸上,顿时就被把扇了一耳光,女人不怒反笑的看向媚儿,那意味深长的笑容,让媚儿心里一紧。

  下一瞬,女人飞快的在手机上捣鼓着,紧接着,女人就再次和顾未那边的人视频通话了。

  “顾未的女人,也不是那么的在乎他的安危……切,掉顾未一根,手指。”

  媚儿听到这话,急的都快要疯了。

  “ok”视频里传来对方男子雀跃的应答声。

  紧接着。

  一柄闪耀着冷厉寒光的匕首出现在媚儿的视线里,在顾未的剩余的手臂上,在五根手指头上来回比划着。

  媚儿看着这一幕,想要扑上去让女人改变主意不要伤害顾未,可却又担心再次这女人会再次对顾未下狠手。

  女人冷冷勾唇一笑,没有理会媚儿,而是对对方再次下了命令。

  “动手。”

  啊——

  昏迷中的顾未顿时就被这一阵剧痛给痛得下意识的痛呼了一声,随后便眉头紧蹙,死死咬紧牙关,额头和脖子上的青筋直冒,却极力的隐忍着去抗住这一阵阵的剧痛。

  媚儿泪如雨下的不断呢喃着顾未的名字。

  女人看看时间,随后再次切断了视频通话,从床边起身后,居高临下的看向媚儿。

  “现在明白了吗?你一举一动所造成的一切后果,都是由你的丈夫来承担,来承受……。你若不想让你丈夫活着,那么你明天就把今晚所发生的一切全都告诉你的好朋友,以及,你的靠山祁亦盛,不过,你可要想清楚了,究竟是我们的刀快?还是萧玖和祁亦盛的速度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