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重生之另类女神 > 第一百六十四章 阴谋顿起,夏沐川失踪

第一百六十四章 阴谋顿起,夏沐川失踪

  接下来的时间里。

  替身布鲁斯只要看到萧玖出现,就会用那一双亮闪闪的褐色眸子兴奋而崇拜的专注望着偶像,当和萧玖说戏对戏时,拍摄完后,对萧玖总是会滔滔不绝的用各种赞美崇拜之言来称赞萧玖,那些话就好似不要钱,不费唇舌一般赞滔滔不绝,整个剧组都知道,这个替身是个萧玖的死忠脑残粉一个。

  偶像的力量,是巨大的。

  不过,布鲁斯虽然看似跟萧玖走到很近,但他也知道分寸,从来不会对萧玖做出任何有暧昧的动作和言语,如此知晓分寸的死忠粉,看得剧组里其他明星羡慕不已,不过,却也让祁少憋屈得差点吐血。

  想要发作,却没有任何正当的缘由。

  好吧,其实祁少作为唯一的投资商**oss想要把一个人从剧组弄走是可以不需要理由的,祁少之所以没有用点手段把布鲁斯弄走,还有另外一个深沉的原因,那就是他总觉得这个布鲁斯,似乎接近萧玖并没有那么简单。

  虽然布鲁斯各方面都表现得是个十足的萧玖死忠脑残粉,但祁少的直觉告诉他,布鲁斯这个人,十有**绝对有问题的。

  这并不是疑心生暗鬼吗,而是他的直觉,一般很少会出差错,但究竟这个人是什么来头,他也找人去仔细查过,但得出的消息,看起来却没有任何可疑之处。

  虽然他很相信他手下之人的调查能力,但他更加相信,他的直觉一般是不会出错的。

  “咔,收工。”今晚最后一个拍摄场景终于在的半夜之时画上了句号。

  一收工,祁少立马朝萧玖走去。

  在拍摄期间,祁少就充当了萧玖身旁的助理,经纪人,兼职男友。

  传说中日理万机整天在天上飞的全球首富大总裁,剧组的人,以及诸多的记者们,看到祁少本应该忙得分身泛术,没想到却在剧组看到祁少成天无所事事的做着这些小助理才会做的事情。

  祁少对萧玖如此在乎,可惹得一干名门千金,超级女星们羡慕嫉妒不已。

  “萧玖女神,今天辛苦了,晚安。”布鲁斯对萧玖咧嘴一笑,亮闪闪的眸子笑得像个阳光的大男孩。

  “晚安。”萧玖习惯性的面无表情微微颔首淡淡道。

  祁少面色不愉的冷冷扫了一眼布鲁斯,布鲁斯缩了缩脖子,冲祁少呵呵一笑,耸耸肩便一溜烟的离开了,很显然,他也是得到过剧组其他人提点过的,虽然知道了祁少这个大醋缸对任何雄性接近萧玖的重度排斥和防备,但害怕和在偶像之间,他还是不怕死的选择了后者。

  今天白天刚下过小雨,夜色微凉,祁少把提前穿在身上捂热的西装外套快速脱下来披在萧玖的身上,满眼心疼。

  “累吗?”在钢丝绳上飞来飞去,跳来跳去,每次看着他都感到难受,虽然明知道萧玖有特殊能力可以缓解,但他还是忍不住心里难受。

  “还行。”萧玖看向祁少浅笑的摇摇头。

  “走吧,赶紧回去洗漱了早点休息。”祁少紧握住萧玖的手,两人同剧组其他人简单招呼后,两人便十指紧扣着边说边朝着拍摄场地外走去。

  导演看着两人远去的背影,嘴里啧啧了几声。

  “虐狗,这两人成天撒狗粮,剧组很多对情侣以他们为例,有好几对情侣都分手了,哎……。果然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副导演嘴角一抽。

  不过,还是赞同的点点头赞同了导演的话。

  肖恩一脸羡慕:“看到他们两人成日的黏糊,惹得我都忍不住想要找个女人稳定交往了……”

  “咳咳咳。”一旁的经纪人急忙轻咳几声提醒自家手下的艺人说话注意点,差点就露馅儿了。

  肖恩得到经纪人的提醒,脸色一正,刚才还未说完的话便咽进了肚子力。

  话说,他换女友的速度,平均三个月一换,虽然被外界评价为花花公子,但凭借他精湛的演技和超高的颜值和身板,还是有很多嫩模,女星们前仆后继的争先想要成为他的女人,哪怕只有三个月的期限,只要蹭上他,就能名利双收,稳赚不亏。

  只是,各类美女经历的多了,突然间发现,新鲜感的激动多了,后来慢慢的也就没什么激情了,肖恩忍不住低头看了一眼,心里暗道:难不成,他的生命探测仪使用过度?提前衰退了?

  身旁的经纪人一看艺人低头这眼神儿,顿时就嘴角一抽,他带出来的艺人,怎么会猜不到对方此刻在想什么?

  种马男,难不成被萧玖两人刺激的准备专一深情去吃素不成?

  噗——

  还是算了吧。

  俗话说,狗改不了吃屎……

  距离肖恩最近的导演和副导演,假装没有听到肖恩刚才差点露馅儿的话语。

  其实,肖恩并不知道,祁少之所以在导演找来的好几个男演员中一眼就挑中了他,就是因为看上了他的花心,因为只有这种视感情为儿戏的浪荡子,萧玖和对方对戏时,才不会对对方有太多好感。

  导演瞥了肖恩一眼,心里暗笑不已,若是肖恩知道了他之所以会被投资商祁总挑中的原因,铁定会被气得吐血。

  ……

  华国一女子监,狱里。

  夏沐川由于和萧玖谈判总算是脱离的同处一室的狱友,虽然每天劳作很累,但至少精神上和身体上并没有像以前那般受到狱友的双重折磨。

  夏沐川正在劳作时,突然,刚进入监狱不久的一名女子突然对她道:“你想要报仇吗?”

  “……”夏沐川用一副看神经病的眼神冷冷的看向对方。

  女子见夏沐川不说话,女子压低了声音继续道:“萧玖把你害成如今这个地步,你难道真的甘心在这监狱里困上九年时间吗?浪费你宝贵的九年青春时光吗?九年后,呵,夏沐川,你可就已经30岁了。”

  九年?

  夏沐川身子浑身微微颤抖,九年时间,她何尝不知道九年的牢狱生涯意味着什么,可她能怎么办?夏家放弃了她,外祖家也放弃了她,她还能怎么办?

  低头沉默的夏沐川泪水唰唰直落。

  女子见夏沐川这反映,更为说服夏沐川越发的增加了一分信心。

  “九年?在这日夜操劳的监狱生涯,没有护肤品保养,没有鱼翅燕窝各种美容食疗,这监狱的九年时光蹉跎,夏沐川,到时候等你出狱时,已经变得人老珠黄了,你的家族和亲人都放弃了你,你作为萧玖的亲人,你出狱后一举一动都会众人所关注的,你认为,萧玖的粉丝会放过你?你真的认为,你在出狱后,会在华国有重头再来,重新做人的机会?”

  夏沐川顿时就越发的绝望了,这些她何尝不知?她只是不想去面对而已,她只想就这么浑浑噩噩的不被人刁难渡过九年的牢狱生涯,此刻这个女人把她将来生活所要面对的残酷全都一一剖析残忍的明确说了出来,她避无可避,双拳紧握的剧烈颤抖着。

  女子勾唇一笑,害怕就好,越是害怕,就越是想要抓住那一丝希望。

  拍拍夏沐川的肩:“想报仇吗?”

  夏沐川吸了吸鼻子,仰头鄙夷嘲讽的看向身旁的女子:“报仇?呵呵,你背后的人是谁?你真以为我是三岁小孩吗?萧玖,祁亦盛,夏家哪一个都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你有什么资格和信心在我面前大言不惭?”

  母亲。

  她。

  严卿菱。

  任家的人。

  刘家的刘珂,刘应强。

  这么多人,凡是和萧玖为敌的人,哪一个同萧玖对上后赢过?

  她何尝不想报仇,但她并不想为了报仇而去犯蠢找死,牢狱生涯虽然痛苦,但好死不如赖活着,不过,若是有机会的话,她夏沐川也是不会放过的报仇这个机会的,她从一个权贵家族的名门千金,居然落到了如今的地步,她怎么能不恨,怎么不能想要报仇。

  女子颇为意外的看了夏沐川一眼:还不算太蠢。

  夏沐川含泪讥诮的冷笑看着对方。

  女子一边拨弄着手下假发头套,一边望着夏沐川淡淡道:“敌人的敌人,自然就是的贵人,萧玖一鸣惊人的劫,机事件,到目前为止,那个案子至今还没破案你应该是知道的吧?”

  夏沐川大惊:“恐,恐怖……”

  “你心里知道就好,不用说出来。”

  夏沐川又惊又喜,若是对方是这么个来路,那么,自然就会有可萧玖对抗的能力,那个案子,至今都没有找到背后的主谋和组,织。

  赌?

  还是不赌?

  夏沐川心里此刻天人交战中。

  看出了夏沐川的忧郁,女子继续蛊惑道:“敌人的敌人就是盟友,萧玖当时在国际上,在全球重重的打脸对方的脸,呵呵,这仇,自然是不死不休才能解决的,我给你三分钟的时间考虑,若是你能答应,那么,你马上就能离开这里,换个身份,换张脸重新开始新的生活,若是你不答应……那么,自然是只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的。”

  女子说完,一个注射,器的针尖已经抵在了夏沐川大腿上,夏沐川只隐约看到针筒里那猩红刺目的血液。

  夏沐川被这么一番威逼利诱的话彻底吓住了。

  女子微微倾身靠近夏沐川,在夏沐川耳旁道:“这里面,可是艾滋病人的血液。”

  说话间,另外一只手又一个针,筒抵住了夏沐川的大腿:“这个里面,是注射死,刑犯用的药剂,一旦注射进你的身体,虽然不是注射进你的动脉,但是注射到肌肉里,夏沐川,你活不过十分钟,你若不答应,我这双重保险下,你是活不了的……。”

  夏沐川惊惧的一张脸煞白,紧张的咽了咽口水。

  “怎么选?”女子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还能怎么选?

  “我答应你。”不答应马上死,她只能选择赌一回。

  “聪明,你做出了正确的绝对。”

  夏沐川:“……。”

  萧玖不好对付,但这个女人背后的人,让夏沐川有种已经和恶魔达成交易的惊悚恐惧感,但现在,她已经没法回头了。

  “得罪了。”

  夏沐川还没反应过来这个女人的话是什么意思时,眼前一花,她的手臂便伴随着咔擦一声,随后诡异的扭曲着。

  “啊~”凄厉的痛苦声顿时响起。

  在众人没有反应过来时,刚才和夏沐川对话的女子,已经一脸癫,狂的咬,上了夏沐川的脖子,拳头不住的击打在夏沐川的胸口。

  夏沐川的力气,和女子对上后,全完就没有任何的还手能力,惊恐而痛苦的看着这个好似狂犬病发作的女子。

  狱,警们立即冲了过来,这才把好似疯了似的女子给拉开。

  夏沐川手臂扭断,脖子不住的流血,伤口看起来很是恐怖,而且刚才胸前被打,应该内脏也受了伤,监狱里的医生没法治疗,只得简单做了止血处理,便急忙忙的送往外面的大医院。

  车子里,夏沐川躺在担架上痛得死去活来。

  这就是那个女人所说的办法?

  夏沐川此刻又恨又痛得咬牙切齿,目光看向车外,心里充满了忐忑和期待。

  成败在此一举了。

  这一出监,狱本就位于平偏僻的郊外,车子在行驶途中,突然间,前后五六辆大卡车连续侧翻并堵住了进入市区的道路。

  ……。

  夏家。

  “什么?在送医途中人不见了?”夏老太爷此刻接到这个电话时,整个人都蒙了。

  “是的,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的侦查中,希望您若是收到任何有关夏沐川的消息,第一时间能通知我们。”

  “……。嗯,这件事你们一定要加紧彻查。”夏老太爷威严的寒声道。

  夏老太爷挂断电话后,整个人都虚脱瘫在了沙发上。

  “首长,你要注意身体才行。”周警卫刚才也听到了这个电话,一看老首长这状态,担心不已。

  夏沐川,一想到夏沐川,周警卫就没什么好脸色,同样都是夏家的孙女,一个是孝顺懂事的孩子,一个确实养不熟且心狠手辣的白眼狼。

  一牵扯上夏沐川,总是没有好事情发生。

  夏老太爷瘫倒在沙发上,略显浑浊的眸子此刻神情难辨。

  既心疼夏沐川糟了大罪,又担心这事又会和夏沐川挂上勾。

  夏沐川重伤几乎已经失去了行动能力,而且押送她去医院的人都是配,枪的,夏沐川的失踪,这事必定会有人策划的。

  可究竟是呢?

  对方弄走夏沐川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小周,把家里老大,老二,老三都给立即叫回来。”

  “是。”

  周警卫离开后,夏老太爷双手使劲的抹了一把脸后,这才拨通了萧玖的电话,这事,必须要通知萧玖才行,不管抓走夏沐川的人又什么目的,都得让萧玖警惕些才行。

  萧玖在洗澡,祁少看到萧玖的来点显示是下行夏老太爷后,笑了笑,便拿起电话摁下了接听键。

  当听到夏沐川失踪后,心顿时就是一紧,夏老太爷被他催眠过,所以忘记了萧玖一身的特殊修复异能,但是,他但是并没有催眠抹去夏沐川的记忆,虽然夏沐川并不知道萧玖有异能在身,可萧玖当时三番两次在靠近夏老太爷后,濒临死亡的夏老太爷就神奇的缓了过来,而且身体还逐渐好转。

  这要是被有心人给知道了,把这些种种巧合结合在一起后,必定会有人对萧玖产生怀疑的。

  “外公,我知道了,这事我会立即着手调查的,萧玖的安全,我会时刻注意的。”

  “……嗯。”有了这话,夏老太爷悬吊的心,总算是好了一些,毕竟,他虽然在国内还说的上话,但是一旦萧玖在国外,他就鞭长莫及了,而且他的身份,很多事情也不好做得太过于显眼,但是祁亦盛就不一样了。

  他真的很担心夏沐川又会被什么人给利用,或者是抓走以此来威胁萧玖和他。

  对于夏沐川这个孙女,他虽然疼爱了二十年,也是他看着长大的,但是夏沐川那偏执的心思,他真的摸不准夏沐川有了机会后,究竟会如何报复夏家,报复萧玖。

  “让萧玖接电话吧,我想和她说说话。”夏老太爷疲倦道。

  得给萧玖提个醒才行呀!

  “萧玖在沐浴,要不你稍等我这去叫她?”祁少看向浴室笑得一脸灿烂道。

  “不,不用,算了,我等半个小时后再给她打来。”老爷子哪里敢让祁亦盛去敲门,虽然现在男女婚前同居什么的很普遍,但是他却不准萧玖这么做,毕竟在他的观念里,以及身为男人,他知道男人的劣根性是什么,大多数男人得到了就不那么珍惜了,现在祁亦盛看起来对萧玖百般宠溺和痴情,可万一……。

  谈恋爱是一回事,但女孩子,还是矜持点好。

  “祁亦盛,不准确去敲门知道吗?要是让我知道你胆敢对萧玖不规矩……我弄死你……。”

  “外公,你想什么,我这不是想要让萧玖立刻和你通话吗?”祁少一本正经道。

  夏老太爷气得吹胡子瞪眼的气呼呼挂断了电话。

  刚才满心的紧张气氛,被祁少这么一打岔,夏老太爷心中的郁闷之气顿时就消散了不少。

  听到冯苟电话通知的夏家三兄弟。

  此刻一听夏沐川失踪,只要不是傻子,就都能联想推车出夏沐川必定是被有心人给弄走了。

  可对方弄走夏沐川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呢?

  三兄弟把家人安顿好后,便急忙忙的赶往d都市。

  祁少看着被挂断的电话,抿唇一笑,不过,一想到夏沐川的失踪,他就心里一沉。

  会是谁呢?

  简艾母子?

  或者是其它暗处的人?

  祁少急忙给国内的冯苟打了一个电话,让冯苟着手安排人调查夏沐川失踪一事,还未和冯苟通完电话,萧玖就身着一声休闲服走了出来。

  很显然,听力过人的萧玖刚才已经听到了祁少和夏老太爷的电话内容。

  一边用毛巾搓揉着头发,一边朝祁少走了过去。

  刚从祁少身旁拿过电话准备拨回去,却不料祁少按住她的双肩让她坐在了床边:“坐好,先把头发擦开吹干了再说,外公说了,他半小时后会给你打来。”

  萧玖:“……。”

  祁少捡起毛巾开始坐在床边给萧玖擦拭头发,萧玖的头发大约有二十五厘米长,黑亮柔顺,好似缎子一般的顺滑,但萧玖却从未去做过烫染焗油之类的,只是用普通的洗发水洗洗,就能健康又光泽,祁少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在萧玖沐浴后给她擦拭头发和吹头发。

  感受着发丝在指缝略过时的触感,嗅着她散发着淡淡洗发岁的馨香,每次都留恋不已,他想要一天天陪伴着她,看着她头发慢慢花白,两人白头偕老。

  突然,祁少心里一惊。

  萧玖会修复异能,她会不会一辈子都保持如今这般青春的身体状态?

  那他一天天老去?

  一个老头子,萧玖会不会嫌弃他?

  一把搂住萧玖,声音透着心有余悸的担心:“萧玖,我们一起白头偕老好不好?”

  萧玖一脸莫名的侧头看向祁少,眉头微蹙有点没搞懂他为什么要这么说?

  祁少嘴唇凑近萧玖的耳旁悄声道:“你这么厉害,要是你一辈子都这么青春靓丽,我却一天天变老了,你会不会嫌弃我是个老头子?”

  说这话时,祁少内心很是忐忑。

  只要脑子里想到他头发胡子白花花,弓腰驼背的身边站着多年容颜不改的萧玖,走出去别人还以为是祖孙两个的画面时,就禁不住狠狠的打了一个寒颤。

  萧玖愣了一瞬后,这才反应过来他话语里的意思,抿嘴一笑,调侃道:“没事,到时候那你也会是个帅气的老头子。”

  面对萧玖如此夸赞,祁少愣了。

  看着祁少这感动得傻乎乎的模样。

  萧玖哭笑不得的瞪了祁少一眼,直接扣住他的后脑勺,深深的吻上他的唇,萧玖本想浅尝辄止,不过祁少可不会放过如此好的机会,萧玖对他投怀送抱的机会,可是屈指可数的,他可不想浪费,顿时就当仁不让的也扣住了她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

  十分钟后。

  两人都有些气喘,尤其是祁少,身上那不可描,述的部,位憋。得都快要爆炸了,他虽然很想要要,但是他也清楚的知道,他想要给她一个完美的婚礼和初,次,松开萧玖,深吸了一口气,试图缓解身体里的躁,动,不过却没什么用,眸光深邃的委屈看向萧玖。

  “帮我。”

  萧玖似笑非笑的看着祁少,眸子里有些许同情,但更多的,却是感动。

  她不是男人,她虽然体会不到那种憋屈的难受感,但她前世看了那么多,知道男人这种生物,有时候,身体真的是不受理智控制的,会被下半身所掌控和驱使,只有意志力极其强大人,才会压住那一股躁动。

  纤细的手掌紧握着他的手,催动异能,那一股带着微凉的疏忽气流,顺着祁少的手心直接前往那一处不可描述的地方而去。

  本以为,今天会和以前一样。

  谁知道,却在那一股微凉的气流中,顿时就爆。发了出来。

  萧玖傻眼了,祁少更是傻眼了。

  楞楞的看着萧玖,随后脸色刷一下的红得好似猴子屁股一般,无比窘迫的结巴辩解道:“那个……。不是你的问题,应该是,憋,憋……。太久自然爆发了出来,我,我去洗漱了。”

  祁少飞快的说完后,风一般的冲进了卫生间,咚一声的关闭了房门,垂头看向那一处,沮丧的双手捂脸——好丢脸呀!

  萧玖会怎么想他?

  背靠在卫生间房门出过了很久后,这才平复了那一股躁,动。

  走近浴缸,直接打开冷水连着衣服一起冲刷。

  萧玖闻到这空气里残留的气息,也是脸红红的,拿起电话,推开窗户准备透透气,过了两分钟后,萧玖这才回拨了夏老太爷的电话。

  再次详细询问了解了夏沐川的事情后,又问了问夏老太爷的身体状况,安抚后,这才结束了电话。

  祁少走出来后,脸色虽然恢复了正常,但耳根子却还是红红的。

  萧玖朝祁少招招手,祁少顿时就抿了抿唇,略囧的走了过去。

  “萧玖,我,我……”

  萧玖也知道他在变扭什么,直接打断了他的话,一脸正色的询问道:“你认为夏沐川的失踪,究竟会是谁做的?”

  聊到正题上,祁少脸上的窘迫之色顿时就没了,双眸微眯,眸子里迸射出冷厉的精光,和刚才那个脸红红的窘迫冒头小子完全就好似两个人一般。

  “简艾母子,至今我的人都没有查到他们的下落。”

  “没事,总有一天会查出来的,他们总不可能会躲藏一辈子。”萧玖安慰着。

  其实,若是简艾母子愿意隐姓埋名一辈子不出来,不来找茬,这自然是好,人不犯她,她不犯人。

  “简艾母子有可能,当初你重重打了对方脸面的恐,怖分子也有可能,目前根据我的推测,最重要的一个可能便是夏沐川和夏家所得罪的人。”

  “谁?”萧玖下意识的问道。

  “刘家,刘家的败落,是因为夏沐川供出了刘珂指使她下毒一事,这才顺藤摸瓜,顺带带出了刘家对顾迟动手的事,可以说,夏沐川的刘家人的心里,就是那个导致刘家落败的导火索,而你和我以及外公,都是直接让刘家落败的主重要人物,刘家抓走夏沐川解恨,从而泄愤也不一定,毕竟刘家也不是没出过脑子短路的人,这件事我已经让冯苟着重关注刘家的动向,有任何蛛丝马迹,刘家这一次,我定要让他们永远都翻不了身。”

  刘家?

  这么分析的话,刘家也不是不可能。

  恩将仇报的刘家财,刘珂父子。

  脑子有问题的偏执狂刘应强和刘沁芳。

  刘家再出现个主谋这一次绑走夏沐川人,也不是不可能。

  萧玖看向祁少,神情凝重道:“目前来说,刘家,劫机人员,简艾,虽然有了这三个大的方向,除了刘家能容易查一点,另外两方人查起来却极其困难,现在我们连对方在哪里都不知道……。若是刘家排除可能,会是后面两种可能的话,我们目前就太被动了。”

  祁少也是一脸沉重:“是啊,怕就怕是后面两种情况。”

  两人说道这里,都一脸凝重的沉默了。

  片刻后,祁少走过去搂抱住萧玖,恢复了昔日的自信:“放心吧,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会安排人密切保护外公的,你和我从今天开始,衣食住行无论到哪里,我们最好都不要分开,只要我们在一起不给他们下手的机会,万一……。就算是他们下手了,只要我们在一起完美的配合,应该不会出什么大茬子的。”

  假公济私祁少玩的挺溜的,一想到从今晚开始,他就能和萧玖同床共枕时刻密切在一起,祁少心中的郁闷顿时就散去了不少。

  虽然知道祁少说得是实情,但和祁少相处了这么久的萧玖,这么可能会看不懂他神情里的另有所图!

  没好气的投给祁少一抹白眼:“知道了,赶紧把头发弄干睡了。”

  “你帮我吹头发。”

  萧玖:“……”

  她又不是老妈子……

  虽然心里吐槽,但看着他亮闪闪的撒娇祈求眼神,还是冷着脸接过了毛巾仔细的擦拭着他的头发,头发上水分擦得差不多后,便用吹风慢慢帮他吹干。

  整个过程,祁少就乖乖的坐在床上,罕见的呆萌专注的一瞬不瞬看着萧玖,笑得一脸蠢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