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重生之另类女神 > 第一百六十三章 虚惊一场

第一百六十三章 虚惊一场

  刘沁芳被警方带走,且鉴定出有精神存在异常后,就被强制性的送进了精神病院。刘家人和顾迟,自始至终都是知道这件事的,但两方都只采取了回避冷眼旁观的态度。

  刘沁芳进了精神病院后,精神越来越偏执且具有暴戾倾向,进了精神病院,自然就得按照精神病院的医治办法来,在大量药物的作用下,刘沁芳虽然安静下来了,但整个人也变得犹如失了魂的行尸走肉,刘家,已经彻底放弃了刘沁芳这个人。

  漆黑的夜里。

  墨墨,不,张不凡躺在床上辗转难眠,每周五天上幼儿园的日子,实在是太难熬了,装小孩的日子,也着实太没人权太没趣了,萧玖跑到m国去逍遥自在去了,他却得天天面对那些屎尿不受控制的诸多鼻涕虫,越想越烦躁,张不凡索性从床上坐了起来。

  仰头看着天花板,深思熟虑了许久后,最终决定冒险一次摆脱此刻的困境。

  第二天.

  幼儿园课间操的户外活动时,张不凡一脸焦急的朝领操的老师走去:“葛老师,我,我要上大号,我憋不住了。”

  两腿剧烈的抖动着,很显然是憋得有点急了。

  “好,我让谢老师带你去厕所。”葛老师立马就同意了,侧头看向一旁的兰老师。

  “不,不要,男孩子上厕所,女人是不能偷看的。”张不凡憋红了一张脸急忙摇头拒绝。

  葛老师和兰老师听到这话忍俊不禁的笑了,想想张不凡这小家伙,不仅古灵精怪,还早熟得很,在幼儿园像个小大人一般,时而高冷,时而霸道,时而洁癖,尤其是对**尤为看重,五六岁的小身板里,简直就好似住着一个十三十四岁的青春期敏感大男孩。

  敏感期的孩子,咳咳咳,女老师还是适当的给一些对方的私人空间比较好。

  “去吧,可不许乱跑哟,上完厕所就赶紧过来。”

  “好的葛老师。”张不凡急促的答应了。

  由于张不凡一向表现得像个小大人,也比较听话,所以老师比较放心让他单独一个人去上厕所,毕竟幼儿园的两个大门都是关闭的,也不怕他跑出去。

  张不凡捂住肚子急忙忙的冲向一楼的厕所。

  一走进厕所,张不凡就冲进隔断,然后坐在马桶上开始催动异能,开始把小身体幻化成大人模样。

  一分钟。

  五分钟。

  十分钟过去了。

  张不凡忍住撕心裂肺的拉扯撕裂痛苦,终于成功的幻化成了一名身高185的成年男子身形,飞快的穿上捆绑藏在之前小衣服里面的长风衣,以及牛仔裤,查探到外面并没有其他人后,张不凡赤脚从小隔断里走出来,走到洗手台处看着镜子里那张在脑海里编制了许久的英俊脸庞时,激动的浑身都颤抖了起来,骨骼分明宛如钢琴大师一般的纤长大掌抚上那张完美的俊颜,诱人散发着光泽的小麦肤色配上他那透过衣服凸显出的胸肌,璀璨的桃花眼里水波荡漾,透出摄人心魂的雄性荷尔蒙,紧抿的唇瓣粉嫩而水润,简直就是个完美的极品男人。

  “就是这样的,这就是我一直梦寐以求的模样。”

  张不凡深吸了好几口气,这才压抑住兴奋得想要尖叫的冲动,低头看着一双赤脚,眉宇紧蹙。

  突然。

  一阵脚步声由远至近传来,张不凡偷瞄了一眼,当看到幼儿园的一名男幼师朝卫生间走来时,心里一喜,躲藏在一旁,当那名老师刚走进来,张不凡就以手为刀直接劈晕了老师,三两的飞快扒了老师的所有衣服,穿上从对方脚上弄下来的鞋子,从对方的皮夹里拿了十张一百元的钞票,处理掉一切指纹后,脱掉风衣把对方的连帽休闲衣服穿上遮住脑袋,并把他的所换下来的碎裂衣服包裹好带上,便大摇大摆的一路混到了监控室,关掉了监控后,便轻轻松松的就越出围墙消失了。

  漫步走到路上,感受着五月初的温暖阳光照射在身上,感受着阵阵微风吹佛在脸上,张不凡觉得这才叫人生,这才叫生活。

  想要变成人的灵墨石张不凡,整整了想了几百上千年,今日总算是变成了他最最希望的那个样子,一想到美好逍遥的生活在等待着他,面含微笑的他,引得路过的行人无不纷纷侧目,脸红心跳,大胆点的年轻女子,更是红着脸冲上去搭讪,表白,示爱,不过很可惜,美男张不凡不允许她们合影自拍,这让很多准备和帅哥拍照留下来作为电脑背景的女子们一个个惋惜不已。

  张不凡这边和各色美女调,情着——日子好不惬意。

  而夏老太爷这边,先是接听到一个自称张不凡远方叔叔的男子说已经带走了张不凡的消息,夏老太爷本以为这个电话是诈骗电话,可紧接着,就又接听到幼儿园老师打给他告诉他张不凡在幼儿园突然失踪的消息。

  “失踪了?那么小的孩子在幼儿园怎么会突然就失踪了?你们究竟是怎么办事儿的?详细告诉我,张不凡究竟是怎么不见的?”夏老太爷感到一阵阵的头晕。

  周警卫立马搀扶住夏老太爷,给夏老太爷拍背顺气。

  一想到张不凡居然在幼儿园会失踪,心里顿时就是一紧,脑子里顿时就浮现出各种阴谋诡计报复之类的念头。

  一听这苍老哽咽的失控声音,幼儿园老师此刻也是愧疚自责难过不已。

  “对不起……。张不凡在早操时间时,说肚子疼,我让兰老师陪同他去他,但他坚决不同意,十五分钟后,当我前去卫生间找他时,却发现卫生间一名男老师被打晕并被扒了衣服,还丢失了一千块钱,而张不凡也不见踪迹,后来去监控室查看,才发现监控在那一段时间被关闭了,这件事幼儿园院方已经在第一时间做了报警处理了。”葛老师满心的愧疚讲述着事情的经过。

  “我立即会前往幼儿园。”夏老太爷气得浑身喘气的挂断了电话。

  “首长,我这就去让小陈准备车子。”刚才幼儿园老师的话,周警卫自然也全部听见了,怎么都没有想到,居然会发生这种事情。

  老爷子对张不凡那么喜欢和在乎,这事儿老爷子肯定在家里也待不住,于是提出了送老爷子去幼儿园一趟的提议。

  “嗯,去吧。”夏老太爷疲倦的挥挥手,随后拿起手机,拨打了刚才自称张不凡远方叔叔的陌生号码,只可惜,无论他怎么能打,电话都始终处于关机状态。

  夏老太爷气得有点狠。

  张不凡的叔叔?

  萧玖不是说张不凡什么亲人都没有了吗?

  而且,就算是有,张不凡来自农村,那么张不凡的远方叔叔也很有可能只是个普通的农民或者是普通的打工者,要不然当初张不凡不可能的父母双亡时小小年纪就在村子里吃百家饭,一个农民?一个打工者?怎么可能会在机关幼儿园轻易就把张不凡给带走?而且带走了还特地给他打电话报平安?

  夏老太爷觉得,若是张不凡的叔叔,这完全就说不通,若是有钱有势的叔叔,为什么当初没有第一时间接走张不凡去照顾?

  可若是张不凡被坏人冒充亲人绑架了,那么刚才对方为什么给他打电话,为什么只是是单单的报平安,绑架张不凡,刚才给他打电话应该是开口勒索要大笔赎金才对呀?可对方刚才只字未提赎金这两个字。

  这里面说不通的矛盾点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想了想,夏老太爷最终还是决定把这件事要告诉萧玖,看看萧玖能不能知道,张不凡是否真有什么身价过人的叔叔?

  夏老太爷阴沉着脸坐上车,拨通了萧玖的电话。

  此刻m国已经是晚上十点。

  今天萧玖难得的早早收工,祁少特地精心准备了烛光晚餐和萧玖两人甜蜜蜜的吃完,两人依依不舍的分开各自洗澡准备休息时,萧玖的手机响了,一看居然是外公打来了,萧玖还未是老爷子想念她了,立马便摁下了接听键。

  “外公,又想我了?”

  “……萧玖,狗蛋,狗蛋刚才在幼儿园突然失踪了……”

  满脸含笑慵懒躺在床上的萧玖一听这话,顿时就从床上猛的坐直了身子:“怎么会突然失踪?”、

  夏老太爷把幼儿园老师刚才给他的说辞都给萧玖说了一遍:“对了,在我接听到老师电话的前一刻,我接听到了一个陌生来电,一个自称是狗蛋远方叔叔的年轻男子声音,他说他把狗蛋带走了,他不想让狗蛋生活在聚光灯下,还说他会善待狗蛋的,萧玖,狗蛋真有远方叔叔吗?”

  叔叔?

  灵墨石怎么可能会有叔叔?

  萧玖想起夏老太爷刚才说出卫生间一名男老师被打晕,还被扒了衣服,还被拿走了一千块钱的这些信息时,萧玖推断,那个老师,一定会是墨墨给打晕的。

  若是真有人绑架了墨墨,是不可能会在乎老师那点小钱的。

  更何况,那老师的外套和鞋子都没了,有可能会是,会是……

  难不成,墨墨又变化成成年人了?

  萧玖突然想到了这个可能,可下一瞬又想到,万一是真有其他不法分子绑架了墨墨,故意伪造现场也说不一定?

  萧玖这会儿也不敢肯定墨墨究竟是前一种可能,还是遭遇了后一种可能?

  “外公,据我调查,狗蛋并没有近亲的什么叔叔,远亲的,就一不定了,你先找人去学校仔细查查,然后在听听警方怎么说,我会尽快挤出时间回来一趟的。”

  “好,你,你……我先去问问再说,就这样吧。”夏老太爷情绪非常的低落。

  萧玖挂断了电话后,急忙起身去敲了隔壁祁少的房门。

  当祁少透过猫眼看到外面站着的萧玖时,心里一喜,满脸笑意的打开了房门,看着一身睡袍的萧玖:“亲爱的,是不是孤枕难眠?所以,这才想起我了?”

  萧玖此刻哪里有心情来享受他的献媚,猛的推开祁少,神情凝重的推开房门挤了进去,嬉皮笑脸斗嘴占便宜的祁少这会儿自然也看出了萧玖的不对劲。

  “你这是怎么了?”祁少摸摸萧玖的脸,拽紧萧玖的手,她一般很少失态的,祁少有点紧张了。

  “他在幼儿园突然失踪了。”

  他?

  幼儿园?

  难不成是……。

  狗蛋儿?

  “失踪?”怎么会就失踪了?该不会是那狗蛋藏起来了吧?

  萧玖把刚才得到的信息全部给祁少讲了一遍,祁少这会儿也不敢肯定,就会是哪种可能,尤其是一想到简艾母子对萧玖另有所图,一想到也许会有可能是简艾母子动手掳走了墨墨,借此来威胁萧玖,亦或者是发现了萧玖或者是墨墨的些许异常,这才掳走了墨墨。

  祁少心里此刻很慌,但还是极力隐忍着尽量不表现出来,紧紧楼包住萧玖:“别担心,一切有我,我会立即安排人去查这件事的,我……”

  萧玖的手机来电铃声突然响起,一看号码是来自华国的陌生号码,萧玖立即接通。

  “谁?”冷冷透着不善的声音想起。

  张不凡缩了缩脖子心里一紧。

  麻蛋。

  他现在为什么还要害怕她?

  他可是英俊潇洒来自高等星系的,为毛要害怕,要对一个地球人感到心虚?

  这么一想,张不凡清了清嗓子,梗起脖子目光傲慢的对着电话慵懒道。

  “……猪,我是,现在你应该知道我是谁了吧?”虽然是陌生年轻男子的声音,但如此傲慢的熟悉自我介绍口吻,让萧玖顿时就想起了是谁。

  他真的幻化成成年男子了?

  萧玖又气又怒:“这么毫无预征的折腾我们,找死吗?”

  “……瞧你这暴脾气,好了,挂了。”张不凡不等萧玖反应,便心虚的挂断了电话。

  不是他不想和萧玖以及夏老太爷说出实情道歉,而是因为他不敢冒险,万一有人监听了他们的电话,麻烦可就大了去了。

  反正现在告诉了萧玖他此刻的处境,萧玖自然就会想办法在夏爷爷面前圆个谎。

  和张不凡挂断了电话,萧玖一脸的阴沉。

  祁少刚才听到那声音以及自我介绍,祁少似有所悟的看向萧玖:“是他?”

  “嗯,等下次看到他,我们两个一定不能就这么轻易放过他,真是太折腾人,太欠扁了,把我外……”萧玖后面还未说完,就立即谨慎的闭嘴了。

  若是说出外公两字,万一被监听了去,一推测就能发现不对劲。

  虽然所住的酒店房间,祁少都全部仔仔细细的检查过,但萧玖始终不敢畅所欲言,生怕一不小心,就被常在暗处的什么高科技给偷拍了下来什么的。

  祁少安抚着的亲亲萧玖的唇角:“别气了,赶紧善后了休息吧。”

  萧玖点点头。

  给老爷子回了一个电话,只能用撒谎说张不凡的确是被远方有点黑。社会性子的叔叔给带走了的这个借口。

  对于萧玖,夏老太爷一直都是完全,绝对信任的,所以萧玖这个解释,还是能说的通的,完全就六没有去怀疑过萧玖话语里的真实性。

  ……

  张不凡的搞事情搞得萧玖和夏老太爷虚惊一场后。

  萧玖第二天的拍摄,并没有被耽搁,只是,在开机拍摄刚刚满二十天时,剧组出现了意外,给肖恩当替身的替身演员,在一次从二楼腾空跳跃到一楼时,却发生了意外,替身从威亚上摔下来时摔断了腿骨,如此伤情替身自然就没法继续演下去了,负责威亚的那名工作人员工作疏忽,自然就被辞退了,而所有威亚的钢丝绳都重新检查,该更换的更换,剧组给替身支付了一大笔费用后,替身自然也就没闹了,毕竟拍摄时,意外可是频发这也是很自然的。

  当找来了新的替身和萧玖对戏时,萧玖突然间觉得,这个替身有点眼熟。

  尤其是替身那一双褐色的眸子透出安奈不住的激动之色看着她时,萧玖终于认出了这个人是谁——机场那个她的粉丝,那个外国健身教练。

  “萧玖,萧玖女神,我们终于又见面了,你知道吗?我听说你来m国拍摄新电影后,便马不停蹄的跑来找你了,不过……。”略带变扭的中文说到这里,布鲁斯挠了挠头,一脸窘迫道:“只是我预计的钱用得快花光了,我想和女神你多近距离接触接触,所以,刚巧剧组找替身,我就来了,女神,希望你等会儿手下留情才是,呵呵呵,我虽然是个健身教练,但和你相比,完全就是个花架子,呵呵呵,好期待呀,到时候哦电影上映了,我也是和萧玖女神你对过戏的,当然,虽然事实侧边和背影什么的,但我还是觉得好激动好兴奋呀……。”

  说到后面,布鲁斯越发笑得尴尬而又充满了期待。

  “我会有分寸的,别紧张。”萧玖看着对方淡淡安抚道。

  不远处的祁少看到萧玖看向新替身时的专注惊奇眸子,脸色一沉,看向那替身的眼神,犹如千万柄飞刀直刺向对方,只可惜,此刻替身灼灼的眸子里,全都是萧玖,丝毫都感应不到外界那浓烈且不断朝他靠近的杀气。

  周围的演员,工作人员,导演,经过这段时间和祁少相处,也看多了祁少和萧玖两人互动以及对萧玖的在乎程度,为这个新加入的替身默哀了一把。

  祁总的女人,只要是雄性生物,都得远离微妙,要不然,呵呵呵……。

  祁总这个电影的唯一投资人,可有得是手段折腾人。

  虽然这个替身,完全就不能和他相比,但占有欲极强的祁少心里还是极其不爽,走过去后长臂一伸亲昵却宣誓一般的搂住了萧玖,含笑的眸子先是看了一眼萧玖,随后看向对面那脑残粉一样痴迷灼灼看着萧玖的替身道:“萧玖,他是谁呀?你们认识?”

  同祁少互相表明心迹后,萧玖对祁少自然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自然也发现了此刻身边这人又在吃味儿了。

  虽然觉得一个大男人动不动就吃味儿,但萧玖还是觉得心里暖暖的,很幸福,这证明,他是很在乎她的,就例如她很排斥那些围着他打转,献殷勤的各色美女那般。

  爱就是爱,不爱就是不爱。

  她最反感的就是那种喜欢搞暧昧的人。

  很好,他对恋爱的要求和她一样。

  布鲁斯一看祁少这酸溜溜的口吻,笑得很是尴尬,面红耳赤的像个局促窘迫的大男孩,虽然如此,但还是礼貌的朝祁少微微颔首,随后灼热而激动且又忐忑的目光又落在了萧玖的身上。

  萧玖侧头看了一眼祁少,无语的先是摇摇头,随后有点点头后,这才淡淡道:“上次我乔装后在机场接你时,遇到的一个我的粉丝。”

  萧玖一带而过的大致解释道。

  祁少闻言看似松了一口气,但实则内心却瞬间迸发出对这个所谓萧玖粉丝的极强警惕。

  好吧,只要是雄性生物靠近萧玖,他都感到警惕不已。

  “行了,你过去休息吧,可别耽搁了导演的拍摄。”

  “嗯。”祁少点头离开了。

  走到镜头外的小凳子坐下的祁少,看着替身目光阴沉的很是骇人……。

  ------题外话------

  书荒的亲们,推荐桦的完结文文《将门农女》

  她穿越而来,却重生到刚被抄家被贬,一切还没有发生之时,她的穿越,难道就是为了再次体验一番前身上一世的悲剧吗?

  不,她绝不认命,哪怕这是命,她也要逆天而行,改了这天命……

  生活,就是生下来,然后努力的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