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重生之另类女神 > 第一百五十四章 白眼狼

第一百五十四章 白眼狼

  虽然知道了这两点,但想要找出这个男人却犹如大海捞针一般的困难,祁少把冯苟找来,根据夏沐川的描述让冯苟复原了那个男人,随后又让冯苟去了趟监狱,让夏沐川看了复原图后,这才根据冯苟的复原图,开始查找酒吧和网吧外面的街道监控,开始对行人,对车辆逐步排查,这是个难度颇高的工程,毕竟但是是夜里,光线不好,而且那条街道两边的树木特别高大,会阻拦一部分视线。

  这边祁少和冯苟加班加点的排查着。

  萧玖则在夏老太爷多番催促下回到了夏家。

  对于当时蛊惑指使夏沐川给夏老太爷下毒的背后之人,萧玖想了想,最后还是决定告诉夏老太爷这件事。

  “什么?有,有人指使夏沐川?”夏老太爷大惊,神情复杂的看着萧玖,似乎松了一口气,似乎又透着恨铁不成钢。

  虽然孙女对他下了狠手毒杀他,但血浓于水,虽然他嘴上不说,但心里,终究还是对夏沐川是有感情的,此刻听到孙女居然有可能是被人唆使这才对他下毒,老爷子心里此刻很是复杂。

  萧玖拉着夏老太爷的手点了点头:“外公,虽然还没找到那个人,但根据夏沐川的描述,祁亦盛调取了夏沐川所说的酒吧附近的监控,却发现监控探头在夏沐川所说的那段时间里被人为突然破坏,而且,那个男人的衣着考究,虽然看不出年龄,但是长形脸,薄唇,祁亦盛的助理已经帮忙把那人的身形特征做了大体的复原,现在祁亦盛正在加紧调查中。”

  究竟是什么人?

  夏老太爷绞尽脑汁搜寻着可疑人员,究竟会是什么人居然如此想要他死?

  思来想去了好一阵,却毫无头绪。

  同样被震惊到的周警卫阴寒着脸,忽然看向萧玖道:“萧玖小姐,那个人复原图,能给我一份吗?居然胆敢挑拨唆使夏家小辈给老首长下毒,这人不管藏在哪里,我都会想尽办法把他给揪出来。”

  夏老太爷也觉得这事儿不能光麻烦祁亦盛,多一个人,便多一份力,居然想出了如此毒辣的手段来报复他,来毁了夏沐川,这一箭双雕使得还真好,那人的心思还真是毒辣的很:“萧玖,你身上这会儿有那人的复原图吗?”

  萧玖点点头,当时她就是想着,那人的容貌复原图虽然残缺不全,但万一是外公认识的人呢!掏出口袋里的纸张,在夏老太爷面前打开:“就是这个人,身高约一米七六,薄唇挂着痞气的邪邪蛊惑浅笑。”

  周警卫和夏老太爷伸长脖子一瞬不瞬的专注盯着纸张的人,足足看了大约一两分钟后,两人这才收回了视线。

  “这人,第一眼咋眼一看似乎有点眼熟,仔细再看,却又想不起是谁。”周警卫纳闷的嘀咕着。

  “我对这人是一点印象都没。”夏老太爷摇摇头说道。

  萧玖把纸张递给周警卫:“周叔,你再看看,再慢慢回想一下,比如说外公曾经的同事,或者同事家属,亦或者是和外公有过过节的敌人。这张纸我留给你们,你们再仔细回想一下看看。”

  两人点点头,但却觉得这犹如大海捞针。

  尤其是连一个年龄范畴都不清楚,怎么去找?

  “小周,你先出去吧!”

  “好的,首长。”

  周警卫刚拿着纸张离开,萧玖的手机便响了,一看是媚儿的来电,萧玖立马摁下接听键,刚要开口,便被电话另一端的媚儿欢喜激动声抢先一步开口了:“啊啊萧玖,今天早上,就是,就是在十分钟前,我终于摆脱单身狗的行列了,我结婚了,和顾未扯证结婚了。”

  震耳欲聋的声音让萧玖在媚儿开口尖叫时,便把手机从耳边挪开了,所以,媚儿的报喜声,就算耳朵略有些耳背的夏老太爷此刻都听得一清二楚。

  结婚了?

  和顾未居然这么快就登记结婚了?

  夏老太爷脑子有点转不过来,顾未之前不是喜欢萧玖的吗?为什么猛不冷丁的就和顾未结婚了?

  想起那天早上她在媚儿家中看到顾未,两人既然生米煮而成了熟饭,还能修成正果,萧玖感到很开心,顾未和媚儿都是她的朋友,两人能够得到幸福,她由衷的感到开心。

  “恭喜恭喜,从今天开始,你不用来上班了,好好在家里休”

  萧玖话还未说完,电话另一端的媚儿顿时就脸色煞白:“萧玖,你,你这是要解雇我?”

  不是早就不喜欢顾未,而是喜欢祁亦盛吗?为什么萧玖此刻还如此介意她和顾未在一起?媚儿心乱如麻。

  电话另一端突然传来顾未由远至近的担忧声音:“媚儿,你这是怎么了?”

  萧玖一怔,一脸的莫名。

  “傅媚儿,我什么时候说要解雇你了?”

  一旁的夏老太爷爷没搞清楚为什么媚儿会觉得萧玖会解雇她,于是凑近萧玖手机急忙对媚儿道:“媚儿呀,你别急,玖丫头肯定不是你说的那个意思。”

  “傅媚儿,你别给我哭哭啼啼的,你什么时候听到我说要解雇你了?”

  媚儿眼中含泪,喉头紧得很是难受至极,声音带着哭腔:“你刚才,你不是叫我不用上班了吗?”

  呵呵

  这还真是一个美好的误会。

  萧玖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重重长吁了一口气:“傅媚儿,你脑子乱七八糟的都想些什么东西?谈恋爱让你智商都降到及格线以下了吗?”

  媚儿:“”

  萧玖究竟什么意思?为什么她已经摸不准萧玖的真正意思了?

  正在发愣之时,电话里传来萧玖冷冷却毒舌的声音。

  “毕竟你的第三个本命年都已经过了,整整三十六岁即将满三十七岁的人了,你一高龄产妇怀着孩子还想跟随我东奔西跑不成?”萧玖无语的吐槽着。

  媚儿听到萧玖前面的话,先是受到一万点伤害,随后听到萧玖说她怀孕了,顿时惊得面红耳赤,抬头望了一眼满眼激动欣喜看着她的顾未,脑子有点晕乎乎的了,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她突然就被怀孕了?

  顾未双手搂抱住媚儿的腰,目光灼灼而又谴责的看着媚儿:“你,你有了孩子为什么不第一个告诉我?”

  有孕的好消息居然第一时间告诉萧玖都不告诉他这个丈夫,顾未觉得心里有点吃味了。

  媚儿看着一脸委屈看着她的顾未,再想想萧玖刚才的话,目光呆滞下意识的解释道:“我,我们一直都有戴套呀!只有一次没有戴,哪里会那么巧一次就中标了?再说我怎么都不知道我怀孕了?”

  咳咳咳——

  顾未顿时就被媚儿这直白大胆的语言惊得被口水呛到了。

  萧玖听到媚儿这话倒没觉得尴尬,反而夏老太爷一张老脸有点不自在,起身假装活动筋骨朝着大门外走去,现在的年轻人呐!啧啧

  “喔原来是我误会了,我看你这么急忙忙的扯证,还以为你是先上车后补票呢!所以才想让你在家安心保。”萧玖很是无语了一瞬,随后再次解释着。

  媚儿觉得这个误会还真是。

  “那我谢谢你啊!等我真的要备孕之时,一定提前跟你请假的,就这样了,拜拜。”媚儿飞快的说完,不等萧玖反应便急忙掐掉了电话,双手捧住发烫的脸颊。

  顾未看着脸红红的媚儿,响起萧玖刚才提到高龄孕妇什么的,直直的看着媚儿眸子沉了沉。

  “你,你这么看着我干嘛?”媚儿有点羞涩,也有点忐忑,刚才她不过是想把结婚的消息第一个分享朋友萧玖,但打完电话后,看着顾未这神情,她禁不住胡思乱想起来,顾未会不会觉得她是故意给萧玖示威什么的?会不会觉得她心机重什么的?

  顾未一言不发的拉拽着媚儿的手直奔停车场。

  “顾未,你干嘛?”媚儿心乱如麻,顾未究竟想干什么?

  “回家,干你。”顾未言语简单而直接。

  媚儿:“”

  她究竟听到了什么?幻觉吗?

  为什么一向不善言辞的顾未,居然会说出老司机才会说的劲爆撩拨她的话?

  上车后,顾未大掌扣住媚儿的后脑勺,直接来了个深吻,直到媚儿不住的喘气之时,这才松开,眸光深邃的看着媚儿:“媚儿,你我年龄也不小了,刚才萧玖说什么高龄产妇什么的,我有点担心你的身体,要不我们现在就趁着新婚之时,趁你我还算年轻之时,要个孩子怎么样?”

  顾未征询着媚儿的意见,双眸闪烁着激动而兴奋的期盼光芒。

  要个孩子?

  孩子?

  媚儿脑子里顿时就浮现出胖乎乎,白嫩嫩的小粉团子,长得有点像她,又有点像顾未的小宝贝儿,媚儿顿时就心痒难耐了。双手勾住顾未的脖子,随后送上了一个热吻,热吻结束后这才猛的一拍大腿,女汉子气息瞬间爆棚的做出了决定:“行,我们这就回家造人去。”

  顾未:“”

  女朋友,不,老婆汉子起来,为什么他也觉得如此撩人?

  “嗯,今晚我会‘努力’的,争取今晚就造人成功。”

  媚儿一脸的羞涩,但更多的则是满心的期盼

  医院里。

  刘沁芳脸色苍白神情憔悴的坐靠在床头,神情狰狞的看着被几个哥哥打的鼻青脸肿的丈夫,心里既痛快,又心如刀割,这是她全心全意爱了这么多年的丈夫,不顾门当户对下嫁的丈夫,她一直以为,她生活在美好的幸福生活里,以为她能和顾迟慢慢白头偕老。

  可几十年后,现实却是如此的残酷,让她亲眼看到了丈夫的背叛,想起丈夫在包厢里护住那个不要脸破坏她家庭的狐狸精以及那个小孽种时,她就恨不能扑上去咬死这个负心汉。

  一看妹妹情绪再次激动起来,刘应强立马轻拍小妹的后背顺气,冷冷的瞥了满脸青紫肿得好似猪头的顾迟:“小妹,这个胆敢背叛你的男人你想如何处置?”

  居然胆敢把刘家的宝贝千金如此欺负,借了刘家的东风青云直上后,现在翅膀也硬了就去养小三,还真是能耐了呀!

  刘家六兄弟,有三个在国外出差或者是在外地暂时还没赶回来,所以此刻到来的,只有刘家老大,和刘家老三,以及刘家老六三兄弟,不过,虽然是三兄弟,虽然年龄都比顾迟大,但三个打一个,还是绰绰有余的。

  “顾迟,你这个良心狗肺的东西,你怎么能这么对我?我真心爱着你这么多年,恳求父亲哥哥为你仕途铺路,还未你生了个优秀的儿子,顾迟,我刘沁芳和刘家哪里对不起你了?你居然如此对我?居然去和外面的狐狸精生个小杂种,顾未哪里让你不满意了?啊”刘沁芳越说越觉得委屈,最后变成了歇斯底里的嘶吼。

  顾迟双手被捆绑在身后,整个人如同一条死狗一般被踹到在地上,蜷缩住身子,看着一脸狰狞摆出高高在上架势的妻子,青紫的脸上勾起一抹浓浓的嘲讽之色:“刘沁芳,你也别把你自己说得那么高尚,那么委屈,这么多年,我顾迟娶了你后,何曾当家做主过一天?你只记挂着你付出了什么,为什么不想想我顾迟付出了什么?这段婚姻里,不是只有你一个人付出,也不是只有你一个人委屈。”

  想起他这么多年在家里对着刘沁芳,他哪怕在外面工作再累再辛苦,也得笑脸相迎。

  想起他每次和妻子会刘家,他哪怕被几个大舅子各种挤兑,暗讽,他都装傻充愣笑得好似个傻子一般忍着,他受够了。

  刘珂一听顾迟这话,顿时就一脚狠狠的踹了过去,揣在顾迟的后背,痛得顾迟躺在地上不住的抽着冷气,刘珂唇角微勾,挂着阴冷邪戾的凶光:“顾迟,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你借助刘家一步步走到今天,别以为,你现在的职位和大哥在同一级别,你就能有对抗反叛刘家的资本,顾迟,我告诉你,你这也太天真了。”

  顾迟死死瞪着刘珂,一言不发。

  虽然现在的刘家失去了夏家那个靠山,但刘家几个大舅子却在各行各业皆有人脉关系,若是他此刻逞一时只能,只会让他被收拾的更惨,想要报今日之仇,但却不是今日,今后他有的是时间。

  见顾迟再怎么被骂都不吭声,刘家四人脸色皆是不好。

  刘全武作为老大,想了想,最后看向小妹:“芳儿,如今你什么打算?”

  离婚?

  还是打一顿顾迟这事就翻篇了继续凑合着过日子?

  他们都尊重小妹的决定。

  刘沁芳看着顾迟这死不来气的装死样,气得直咬牙,随后忽而疯癫的笑了:“呵呵呵刘家为他铺路了这么久,如今我年老色衰了,就想要把我一脚踹开,没门?我就要拖死他,我就要让他那小贱人一辈子都进不了顾家的门,一辈子都不能取代我的位置。”

  只要她一天不让位,那贱人和小野种,就不会取代她和儿子的位置,凭什么她刘沁芳一手调教捧出来的丈夫,就这么轻易的让个那个不知来路的狐狸精。

  刘家三兄弟相视一望,默认了小妹的选择。

  “哥,让他滚吧,我现在不想看到他。”刘沁芳沉痛的闭上眼,疲惫道。

  刘珂拍拍手,随后门外的两名警卫走了进来后,冷声吩咐道:“把他送回顾宅。”

  “是。”两名警卫如同拖死狗一般,把顾迟给拖了出去。

  对于顾迟这个人,刘家的警卫员是此刻是就其鄙视的,简直就时翻脸不认人的白眼狼,既然想要被人给予的权势,那就要抛弃男人的自尊,呵呵,现在翅膀硬了,就想要反咬一口,这种人简直太恶心了,所以,两名拖拽做顾迟,下手可没有一点客气,怎么让对方难受,就怎么来。

  顾迟被带走后,刘珂看着小妹这样子,心疼的不行:“小妹,你还爱他吗?”

  刘应强扯了扯六弟的衣服,暗示他此刻别提这一茬,刘全武也满眼的不赞同,刘珂笑了笑,解释道:“若是还爱他,那么,我们修理他一顿出出气了还给他最后一次回归家庭的机会;若是不爱他了,呵呵呵我便要让顾迟偷偷藏藏那么久的成果,一切都化为乌有。”

  最后一句,刘珂的话语里透出满满的杀意。

  “你别乱来。”刘全武脸色一变看向睚眦必报,从小就眼里揉不得沙子的六弟警告着。

  “大哥,瞧你紧张的,老六从小到大,极少有失手的时候,你就别瞎担心了,小妹不能就这么被一个孤儿给欺负了去,咱们刘家的人可不是这么好奇欺负的。”刘应强怕拍大哥的肩,满不在乎的说道。

  刘全武狠狠的瞪了老三一眼:“你就别瞎起哄了,如今夏家和我们差点就交恶了,可别生出事端来被人抓到了把柄,更何况大人有罪,但孩子是无辜的,别把孩子牵扯进来”

  话还未说完,刘沁芳便双眸透出凶光不敢置信的瞪着大哥:“大哥,你怎么会胳膊肘朝外拐?我是你妹妹,我都被人欺负成这样了,你还护住那个狐狸精生的小野种,你究竟是我哥还是那狐狸精的大哥?你知道吗?当时在包厢里,顾迟那个混蛋为了护住那个狐狸精,居然朝我砸凳子过来,要不是我闪躲的快,我当时不死即伤,我晕过去后,他却抱着狐狸精去医院了,任由我一个人躺在包厢里,呜呜。我恨不能让那狐狸精立和小杂种马就死无全尸”

  一番好心劝阻的刘全武被妹妹这不分青红皂白的一吼,气得脸色铁青,顾迟对妹妹的背叛他这个当大哥的何尝不生气,可生气归生气,动辄就要手沾人命,而且还是个不懂事的孩子,老六行事狠辣张狂,可若是被人抓住了把柄,这对刘家来说便是不可估量的负面影响和打击,他怎么能不多方考虑?

  “大哥,你走,我不想看到你,不想看到你这个偏帮外人的人,你不是我大哥,你走”刘沁芳一副要吃人的模样瞪着刘全武吼着。

  刘全武气得浑身发抖,为了刘家,最终还是从刘沁芳发了脾气:“沁芳,大哥对你怎么样,你摸摸心口好好想想,刘家刚刚和夏家闹掰了,差点就交恶了,你若是胆敢怂恿你六个和三哥为你出头而去做了违法乱纪的事,刘沁芳,一旦暴露,这个后果不是你,不是刘家能够承受得起的。”

  “滚”刘沁芳此刻哪里听得进去大哥的威逼利诱,歇斯底里的冲刘全武嘶吼着。

  刘全武气得咬住牙关,脸色铁青的转身就走了。

  老六看着大哥的背影,无声嗤笑了一声:说好听点,叫瞻前顾后,说难听点,叫胆小怕事,懦弱无能。

  刘沁芳看到大哥毫不留情的转身就走了,扑倒在床上便哇哇大哭起来。

  老三看着小妹,眼底划过一丝心疼之色,看向老六:“这事儿这么办?我敢用这么多年来的经验判断,大哥他回去后一定会把沁芳的事情统统告诉老爷子的,当然,他还有少不了告你我的黑状。”

  刘珂淡淡的瞥了老三一眼:“既然他要告状,那我们就老实规矩点不就成了吗?很多事情,并不急在一时。”

  刘应强秒懂了刘珂话的意思。

  刘沁芳虽然哭得伤心,但还是关注了三哥和六哥之间的对话,一听六哥会为她报仇时,心里总算舒坦了些。

  顾迟,你外面养的骚狐狸和小杂种,注定要让你竹篮打水一场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