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重生之另类女神 > 第一百四十一章 方清蕊求死不能被折磨

第一百四十一章 方清蕊求死不能被折磨

  最终,萧玖还是从媚儿那里借来了四万块,简单洗漱了一番后,便素颜着一张脸兴冲冲的揣着银行卡朝楼下走去。

  祁少看着楼梯口徐徐朝他走来的萧玖,眸光流转,闪烁着按耐不住的炙热光芒。

  萧玖被这眼神看得心跳加速,不着痕迹的深吸了一口气,按耐住内心的慌乱,面色不显的疾步走到祁少身旁,轻声道:“走吧!”

  祁少直直的看着萧玖,唇角动了动,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最后什么都没说,眉眼含笑,可却透着令萧玖看不懂的复杂。

  “好,走吧。”祁少朝萧玖微微点头后便随一起走了出去。

  他究竟怎么了?

  似乎很开心,又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的欲言又止之色。

  萧玖侧头看着祁少,最终还是没有出口追问,转移话题询问道:“你想吃什么?中餐?还是西餐?”

  “。”祁少眉头一挑没说话,似乎在考虑着究竟该作何选择。

  “那个,你也知道,我对那些餐厅都不怎么熟悉,你喜欢什么,你做决定就好,今天你最大。”萧玖话刚一说完,眼前一花。

  祁少一手紧紧禁锢住萧玖的身子,一手固定住萧玖的脑袋,脑袋微偏,眸光炙热随后的狠狠吻上了不断撩拨着他的一开一合粉嫩水润的红唇。

  萧玖傻了。

  清冽的男性气息瞬间扑面而来,他一只手臂便能紧紧的禁锢着她没法动弹,另一只手强势而霸道的固定着她的脑袋,柔软炙热的唇瓣辗转研磨着,品尝着她的双唇,萧玖脑子一片空白,直到唇瓣处传来被大力吸吮的一丝刺痛后,这才从这暧昧的氛围中清醒过来,双手使劲的推搡着,身体挣扎着,可她的力量和他对上却无济于事。

  祁少一把紧紧的搂抱住萧玖,下巴搁在萧玖的肩头,炙热的呼吸喷洒在萧玖极其敏感的耳旁,声音里透出压抑着的紧张和微颤的激动:“萧玖,萧玖,萧玖。”

  一声声饱含深情的呢喃,一遍遍重复的敲击在萧玖的心头,此时此刻,她说不出心中究竟是个什么滋味儿,只感觉心口传来一阵阵酥酥麻麻的悸动,还有那心率失衡的跳动,喉头处哽哽的,鼻头酸酸的,有种难以形容的满足感。

  觉察到怀里的身子没在继续挣扎后,祁少心中一紧,慌乱的急忙放开萧玖,目光对上萧玖那看不出任何喜怒的怔楞神情时,彻底慌了。

  本不想这么快的吓到她,可他真的控制不住自己的心。

  “萧玖,我,我。我爱你,当我认清了对你的感情后,再次面对你,我真的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控制不住想要接近你,想要亲近你的心。”透出慌乱的低沉声音此刻都变了调。

  看着这样的祁亦盛,她心乱如麻,坐正了身子目视前方,冷声平缓的淡淡道:“出发吧!”

  似乎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的态度,让祁少越发的慌了神,心中没了低,直直的看了萧玖好一阵后,这才终于挫败的收回了视线,深吸了好几口气略微平息了一些情绪后,这才启动车子离开。

  在祁少视线离开后,萧玖这才暗自偷偷吁了一口气,亏得刚才她及时用异能修复了发烫得几乎快要烧起来的脸颊,差点儿就露馅儿了。

  一路上,两人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说话。

  萧玖偷瞄了一眼祁少。

  终于用她的冷淡吓退了他,可不知为何,萧玖却感觉到心口空落落的,失落,以及些许莫名的慌乱。

  车子在一处人声鼎沸的嘈杂菜市场门口外停下,萧玖一脸不解的侧头看向祁少:“不是去吃饭吗?”

  祁少抿嘴一笑,似乎刚才和萧玖没有发生过冷战一般,俯身凑过去帮萧玖揭开了安全带后,这才笑说道:“你请我吃饭总得有点儿诚意吧?今天你我都有空闲,所以,我想吃一顿你亲手做的家常饭菜。”

  让我做饭?

  萧玖顿时就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

  做饭。

  这真不是她擅长的,而且这家伙的胃不好,万一她弄得太硬太难吃,吃坏了他的胃怎么办?

  萧玖苦恼的轻咬下唇看着祁少,片刻后,用商量的语气同祁少道:“我真不会做饭,只会烤肉,要不,我请你吃烤肉?我们买点儿肉,再买点儿木炭在你家院子里烤肉吃?”

  主意是好,但今儿这阴雨绵绵的天气,不适合。

  祁少摇摇头。

  萧玖嘴角一僵。

  透过车窗看着菜市场,心中很是犯难,祁少看着萧玖这难得犯蠢的蠢模样,咧嘴一笑,大手伸向萧玖的头顶揉了揉:“笨蛋,你不会,不是还有我这个师傅在吗?我会呀。”

  说完,下车绕到萧玖那边替萧玖打开了车门,萧玖脑子一时没有转过弯,下意识的下车,在听到周围人倒抽了一口气随之而来的激动尖叫声后,这才终于回神,她居然没有做任何伪装,祁少拉过萧玖的手,一脸的正色:“你我有没做亏心事,为什么要遮遮掩掩?反正今天你我都不赶时间,有粉丝发现了就发现了,耽搁一会儿也没什么的。”

  萧玖犹豫了一瞬,想想也是,使劲把手从祁少手里挣脱出来,下一瞬,男女老幼的粉丝们齐齐涌向了萧玖,把她给团团围住。

  “啊。萧玖,萧玖女神,你到菜市场来,是来买菜的吗?”

  “笨,都到菜市场了不是来买菜还能干吗?”

  “老公,我要和你合影。”

  “天啦,我,我看到了什么,萧玖身旁的是,是。是最新上任的祁氏总裁,新鲜出炉的全球女人都想要嫁的钻石级别的黄金单身汉祁亦盛呀!”

  “女神,你和祁总是恋人关系吗?”

  “你们同居了吗?隐婚了吗?”

  人群激动的纷纷议论,各种奇葩询问不断响起,萧玖刚要张嘴反驳,祁少揽住萧玖的肩头,低头看着怀里的萧玖笑得一脸的柔情:“曾经不是,将来一定会是。”

  人群寂静了一瞬,随后顿时惊呼了起来。

  天啦咧,祁亦盛居然真的心系萧玖!

  而且,看样子,全球排名第一的钻石单身汉,居然还没搞定萧玖,大新闻,劲爆的大新闻啊!所有人高举手机,摄像的,拍照的,一个个皆是想要记录下此刻这最为惊人的一幕。

  萧玖仰头冷冷的瞪了祁亦盛一眼:“松手,赶紧办正事——买菜。”

  祁少如同妻奴一般,囧怕了一瞬后这才不舍的移开了手,连忙点头:“好,都听你的。”

  “。”为什么她有种被他坑了感觉?

  祁少双手高举随后做出让众人安静的动作,沸腾的人群顿时就寂静了,一个个目光好奇的兴奋盯着两人,祁少双手合十做出拜托手势:“各位,谢谢大家对萧玖的支持,今天是萧玖好不容易抽出一天时间请我吃饭的大好日子,所以,拜托各位,趁媒体记者们还没赶来前,让我们买到食材离开,要不然,等到记者们以来,估计到晚上我都会吃不到萧玖第一次下厨为我做的生日大餐了。”

  生日大餐?

  今天是他的生日?

  萧玖瞳孔一紧,不敢置信的看向祁少。

  沸腾的人群看向萧玖和祁少的眼神顿时充满了奸情的味道,虽然没有合照成,但也不是一无所获。

  高富帅的霸道,不,是暖男总裁。

  高冷酷的全民英雄女明星。

  众人觉得越看这两人越是般配。

  “行,既然是祁总你的生日,咱们不多多打扰了你们了,放心,我们会在提你们挡住记者的,你们赶紧进去买食材吧!”有一大妈扯开嗓门朝萧玖和祁少高声保证着。

  有了一个起头的,其余粉丝也是纷纷附和。

  在众多粉丝的善意目光中,祁少和萧玖一边对众多粉丝挥手致谢,一边走进了菜市场,由于下雨的关系,菜市场的地面显得很是脏乱,两人也不在意,祁少拉着萧玖的手腕:“走吧,我们先去挑选排骨。”

  萧玖使劲儿抽了抽手,却没抽出来,在那么多人的视线下,萧玖也没法做的太过,只得憋屈的任由祁少牵引着,祁少走到猪肉摊前止步,纤长白皙的两根手指拿起中排看了看,闻了闻,随后递向身旁的萧玖面前,看向萧玖问道:“你觉得这个排骨怎么样?”

  虽然不怎么会煮饭,但是,她鼻子很厉害呀!食材新不新鲜闻一闻就知道了,于是萧玖伸长脖子凑过去闻了闻,随后点了点头:“很新鲜,就这个吧!”

  祁少立马欢喜的露出了一脸的痴汉之笑,把四根排骨递向老板:“麻烦,这四根我都要了,对了,请问你就只剩下这么点儿中排了吗?我们两个人都是肉食动物,不怎么够吃。”

  被两个传说中的大人去前来他的猪肉摊买肉,快四十岁的老板在两人停留在他摊位前时,便惊得整个人都傻掉了,知道听到祁少的对他说的话后,这才终于回过神来,急忙接住排骨:“那个,今天周末,所以比较好的部位卖的比较快”

  歉意的说完后,目光扫了一眼隔壁的摊位,朝祁少和萧玖扔下一句话便冲向隔壁:“你稍等,我这位哥们今儿进货比较多,我去给你拿过来瞧瞧。”

  最终,又有四根中排被萧玖和祁少买了下来,卖肉大叔按照两人的要求,砍成六厘米一小段小段的,当卖肉大叔把砍好的排骨袋子递给祁少时,萧玖手在衣兜里掏钱的动作一僵。

  “大叔,请问这附近哪里有自动取款机?”她只有媚儿给的卡,没现金啊!

  大叔愣了一瞬,随后一脸激动:“不要钱,我请客,我送你。”

  隔壁肉摊的老爷子也涌了过来,探出头对萧玖两人摆手:“是啊,我也请你吃,不要钱。”

  “我有现金。”祁少笑说道立马掏钱。

  卖肉大叔面对祁少递给他的钱急忙摆手,胖胖的脸上已经一片局促的红光:“我,我很喜欢萧玖,这些肉是我送给萧玖小姐的,小小意思不成敬意。”

  明明是她请客,却连买食材的钱都没给,萧玖有点窘,不过一听到卖肉大叔不收钱,立马夺过祁少手里的钱放在了大叔肉摊上:“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我不能白拿。”

  说完,拉拽着祁少两人便飞快的走向卖菜的地方。

  祁少看着拉着他的小手,咧嘴笑了。

  这一趟菜市场之行,两人连连拒绝了众人蜂拥过去递给他们的各种蔬菜,回到祁少的家,两人便系上围裙钻进了厨房,一个教,一个学。

  时不时的,祁少还手把手的教萧玖,一会儿又时不时的低于交谈亦或者是欢乐的大笑,萧玖第一次掌厨。这顿饭虽然煮得磕磕绊绊的,但最终端上桌时,味道还不赖。

  一份排骨汤,一份白灼菜心。

  菜式虽少,但两人却吃得很是开心。

  这边两人吃得开心,网络上却炸开了锅。

  。

  地下室里。

  方清蕊衣衫褴褛血迹斑斑,四肢和脑袋全都被粗大的铁栏分别禁锢着,整个人呈‘大’字形站立着,脑袋上的头皮血肉模糊,很多地方露出大指拇那么大一片片的恐怖伤口,整个脑袋,看上去就跟斑秃了似的已经只剩下极其少许的一些头发,很显然,这伤口是被人拽住了头发生生扯去头皮的。

  肿胀的一张脸,几乎快要看不出本来的面目了,双眸紧闭,嘴里呼出急促而粗重的呼吸。

  她站着睡着了。

  哐啷——

  开门声响起,沉睡中的方清蕊顿时一个激灵从梦中苏醒,睁开看着缓缓打开的房门,看着那朝着她走来的恶魔女人,方清蕊整个身子如同筛糠一般的剧烈颤抖着。

  被绑架的二十二天时间里,她已经彻底认命了。

  她落到了一个疯女人的手里,一个曾经暗恋肖想她男人的疯女人手里,如今儿子也被祁亦盛那小杂种给抢走了祁氏,甚至那小杂种还把儿子送进了监狱,她暗中筹谋,争斗了一辈子,家产,儿子,她的后半辈子全都没了,她想要死,死了就能得到解脱,脱离这生不如死的****折磨。

  可她又不敢死,因为她若是自尽了,监狱里的儿子也就彻底没有活路了,看着简艾这个恶魔和儿子在监狱里的合照,她彻底不敢激怒简艾那个恶魔了。

  简艾坐在单人皮沙发上,翘起二郎腿,有一下没一下的把玩着烈焰似火的指甲,勾唇似笑非笑的看着方清蕊。

  “睡醒了?养精蓄锐了一个多小时,也是该放下来活动活动筋骨了。”

  “是,夫人。”两名男子冷寒着脸走了过去,解开方清蕊。

  方清蕊浑身越发抖动的厉害了,想要咆哮,想要怒骂,可她已经没有力气了,也没有这个胆量了,两名男子一左一右架着她的胳肢窝,把她当成一条死狗一般拖拽着弄到一水桶边,两名男子死死的按住她的脑袋使其侵入水中。

  咕咕咕咕。

  一连串的气泡从水桶里升起,那瘆人的声音听得人毛骨悚然,在极度缺氧之下,方清蕊下意识的呼吸,冰冷刺骨的冷声吸入了呼吸道,呛得她痛苦的奋力挣扎扭动着身子,只可惜,她此刻的力道无意是蚂蚁憾大象,不自量力。

  两分钟后。

  方清蕊挣扎的身子慢慢软了下来,两名保镖这才把方清蕊的脑袋从水桶里拧起来。

  简艾手指慵懒的冲身旁的两名医生动了动,医生立马识趣的走了过去,对半死不活的溺水方清蕊展开急救。

  在吐出了好几口水后,方清蕊终于咳得撕心裂肺的醒来,浑身软趴趴的侧爬在地上,一边剧烈的咳喘,一边不时吐出几口水来。

  嘎达嘎达。

  高跟的声音徐徐朝她传来,艰难的抬头一眼,当看到简艾冷着一张脸朝她走来之时,方清蕊一边摇头一边试图后退,可无奈浑身软趴趴的没有一丝力气,爬倒在地仰头看着简艾,崩溃的哭着祈求道:“你,你杀了我吧,求你杀了我吧,杀了我,你就替祁封鸣报仇了不是吗?”

  简艾走到方清蕊的身前蹲下,方才还清冷的神情瞬间扭曲,啪的一声,一巴掌重重便击打在方清蕊的脸上。

  “呵方清蕊,我怎么会让你轻易就死呢?你可是我费了好一番功夫才带回来的,留着你,慢慢折磨你,让你一天天不断的重复体会窒息的绝望痛苦感受,你痛苦了,我心里才会痛快。”

  “你,你这个恶魔,毒妇。”

  “毒妇?恶魔?呵呵呵,方清蕊咱两彼此彼此你错就错在,你的狠毒用错了地方,祁封鸣是我的猎物,你既然动了我的猎物,你就得承受我的报复。”冷笑着起身后,对医生吩咐道:“绣花针伺候,记住,千万千万别弄死了她。”

  两名医生心中一紧,忙不迭的急忙点头。

  两名保镖死死压住方清蕊,一名医生双手固定住方清蕊的脑袋,另一名医生则掏出长长的绣花针,仔细查找一番后,精准的刺进了方清蕊的颅内。

  “啊”

  凄厉的声音在地下室痛苦的响起,方清蕊的整个身子痛得紧绷着,一声声的哀嚎痛苦之声,听在简艾的耳力,却好似动人的乐章,看着地上被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方清蕊,简艾笑了,笑得既解恨又惆怅。

  封鸣,你看到了没,害你的人,我替你报仇了,你开心吗?

  方清蕊那贱人是如何对你的,我便千倍万倍的偿还于她,瞧见她此刻这求死不能的样子,你解恨了没?

  你祁氏的整个家业,如今也落到了我和你的孩子手里,你是什么感想?

  简艾目光怔楞的走神中。

  医生刺入方清蕊颅内的绣花针刺进去停滞了大约两分钟后,便抽了出来,按照惯例,医生完成了任务,接下来,轮到两名保镖执行鞭行的时间了,不过,在执行鞭行前,保镖掏出平板把录制了监狱里祁慕然的视频播放给方清蕊看。

  只有放方清蕊每天有了念想,才会扛得住这轮番的虐打,才能撑住不会自尽身亡,威逼利诱,打了以后又给点儿甜头,给方清蕊一些念想,不得不说,简艾的手段还真是毒辣且有效。

  五六十岁的人了,方清蕊居然奇迹般的坚持了二十二天没死,没自尽。

  每一天,只有在看到儿子的视频时,这才是方清蕊一天之中最为幸福的时刻,保镖收回平板,随后抽出长鞭,带着倒钩的鞭子狠狠的击打在方清蕊身上,用力一拉,倒钩便会从方清蕊的身上扯下来一丝丝碎肉。

  “啊,啊”方清蕊犹如一条浑身被打断了骨头,苟延喘喘的狗一般,在地上艰难的蠕动着,试图躲避那割肉的皮鞭,逃无可逃之时,方清蕊蜷缩成一团,等待着这难熬的时间过去。

  突然。

  房门被打开了。

  简艾回头一看,当看到儿子阿莱桑德罗时,神情微不可查的一变,阿莱目光淡淡的扫了一眼地上的女人后便收回。

  “又什么事吗?”简艾朝儿子走去随后问道。

  “妈咪,我要去华国一趟。”阿莱桑德罗直截了当的说明了来意。

  简艾大惊。

  “华国,你去干什么?”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