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重生之另类女神 > 第一百四十章 祁少接掌祁氏,萧玖无钱请客

第一百四十章 祁少接掌祁氏,萧玖无钱请客

  夏沐川给亲人投毒一案,在夏沐川住院身体还未痊愈之时,便已经被法官当庭宣判判处有期徒刑九年,虽然明知道被判处了九年有期徒刑,可当身体痊愈后立即就被警方送进监狱之时,她终于彻底崩溃了。

  夏家人,包括她的父兄全都放弃她了。

  外祖家,自从母亲死后,她出事以来彭家人连一个前去医院探望她的人都没。

  她才十九岁二十岁不到,一想到她最好的青春年华将在阴森的高墙监狱里渡过时,夏沐川在八人间的牢房里又哭又闹,撒泼打砸着一切可以供她发泄的物品。

  夜幕降临。

  当其余七名和夏沐川一个屋子的狱友收工回来后,看着各自的床铺被掀,甚至有些人的上下铺铁床都被推倒,七人瞬间就黑了脸,神情暴怒的紧握拳头,眼底一片杀意。

  一名年约三十多岁的女人神情狰狞愤愤的扭头看向身后押送她们回屋的狱警:“长官,有新人加入,为什么都不提前通知我们一声?现在猛不冷丁的给我们屋子里塞进来一个神经病?”

  这名女子外号人称——秦三姐。

  她从小被离婚的父母抛弃,被乡下奶奶抚养长大,却因为从小被乡亲们以及同龄孩子嘲笑没有父母,被排挤后,发奋读书考上了大学,本事品学兼优的坚强女汉子,最后却因为被渣男从她奶奶手里骗光了她的助学金和奖金,奶奶经受不起打击活生生被气死,最爱的亲人死了,秦三姐拿刀在学校直接捅死了那骗财骗色的渣男,虽然为外婆报了仇,但她却从一名即将毕业的大学生变成了阶下之囚,被判处了十三年有期徒刑,由于在监狱里凭借敢拼的狠厉劲儿,在这一女子监狱混得还算不错,收下有几个忠心的跟班儿。

  “是啊,连我们床铺都给掀了,今晚是不想我们睡觉陪她玩玩嘛?”另外一名外号‘骚狐狸’的女子,歪着身子站着,腿一抖一抖的痞气十足,说话的神情和肢体动作,一看就是一个小太妹。

  其余五人也是纷纷表示不满,眼底却闪烁着暗藏的戾气。

  狱警紧绷着脸,目光扫了一眼屋子里的夏沐川,随后对七人道:“你们屋子里有空铺,自然早晚都会有新人进来的。你们已经是狱友了,这等小事儿你们‘私下’商量处理就行了,难不成还想让我亲自给你们屋子复原不成?”

  说完,狱警推搡着七人,把七人赶进屋子锁上铁栏门后,转身就走了。

  七人彼此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底看出了即将爆发的凶光。

  “三姐,看来里面那小东西必定是有人要整她呀?既然这样,我们可就不用客气了。”

  “就是,麻蛋的,这小贱人居然胆敢掀了咱们的窝,不好好给她长长记性,今后我可不想天天都来收拾屋子?”

  “这么小就犯事儿了?也挺能耐的。就是不知道犯的究竟是什么事儿?”

  七人好奇的交头接耳纷纷议论,同时,有人摩拳擦掌,有人扭头踢腿,七人朝着瘫倒在最里面的夏沐川走了过去。

  脾气最为暴躁的‘炮竹’冲在了最前面,一把揪住犹如失了魂的夏沐川衣襟,狠狠的一拳便砸在了夏沐川的腹部,瞬间,夏沐川的身子便弓成了虾煮熟的虾米一般。

  啊唔——

  凄厉的痛苦哀嚎声瞬间就被人用地上捡起来的衣服给死死捂住了嘴。

  咚——

  又是一拳重重的砸在了夏沐川的腹部。

  “小贱人。你他妈的张牙舞爪爪子挺厉害的呀?嗯?刚进来,你一个新人就胆敢给咱们一屋子的七个人下马威?老娘让你拽,老娘让你手贱。”炮竹边打边骂。

  一人协助炮竹,其余人神态悠闲的双手交叉抱胸站在一旁看戏。

  嘴巴被堵上了,想喊喊不出,刚才打砸了屋子已经让她浑身虚脱没劲儿了,此刻被人高马壮的女人拧在手上击打,毫无还手之力,此刻,夏沐川之前面若死灰的呆滞双眸,再也没有了刚才的木然,双眸只余下一片惊惧与愤怒。

  虽然拳拳力道颇重,但炮竹却并未伤及夏沐川的肺腑,只会让夏沐川痛不欲生的受着,毕竟,这里是监狱,可不能用外面那一套,若是留下了明显或者是较重的伤势,她们也会很麻烦的,所以,炮竹下手很有分寸。

  痛。

  实在是太痛了。

  肚子里的肠子都好似被打断了似的,一阵阵的剧痛从腹部传来,夏沐川这一刻才深深的体会并明白到监狱的可怕之处。

  身子剧烈的挣扎着,双眸死死的看着好似老大的秦三姐,嘴里含糊的放出了狠话。

  “呜放开我,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我爷爷是,是。”话还未说完,捂住她嘴的衣服被挪开了,紧接着脸上却狠狠的挨了一耳光。

  眼前一晕,脑子一片空白,整个人都好似傻了一般,目光涣散的望着众人。

  炮竹和另外一女子还想继续打,秦三姐挥了挥手:“行了,再打下去,这乱糟糟的屋子谁来整理?”

  众人一想也是。

  炮竹猛的松开并推搡着手中的夏沐川:“小贱人,装什么装?这里可没男人来怜香惜玉。”

  重重摔倒在地的夏沐川脑袋撞击在墙壁上好一阵后,才终于反应过来,她被这一群犯罪分子给打了——

  抬头目光恨恨的看着众人:“你们这些人渣,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我爷爷可是开国首长,我爸爸也是首长,我两个叔叔都是军区高官,你们这样对我,你们一定会死的很惨的。”

  七人先是大惊,随后一个个皆是望着地上的夏沐川嗤笑起来:“呵老大,这小贱人还真以为满嘴胡言,就能唬住咱们?真是好笑。”

  “居然胆敢骂咱们人渣,呵呵呵,她还真是乌鸦骂猪黑,呸。说错了,她自己都变成人渣了,居然还摆出一副清高的贱样儿,真是恶心。”

  一名女子走向夏沐川,夏沐川吓得蜷缩着身子直往墙角后退,目光惊惧的看着朝着她走来的小太妹:“你,你要干什么?我爷爷和爸爸都是首长,你,你想干什么?”

  骚狐狸一手死死捏住夏沐川的下巴,笑得一脸的无害,声音娇媚却透着令人毛骨悚然的邪气:“小妹妹,给姐姐说说看,你爸和你爷爷究竟是谁呀?说来姐姐听听是不是真的?刚才想必你也知道了我们的手段,你若撒谎的话,你——会死的很惨的哟。”

  另一只手手指在夏沐川刚才挨了巴掌的脸颊上慢慢来回摩挲着,夏沐川吓得浑身鸡皮疙瘩都出来了,畏惧的看着眼前之人,想要挣脱却浑身都没了力气,想要逃避却无处可逃,又惊又怕的夏沐川死死咬住牙关,好一阵后,在对方即将没了耐性变了脸色之时,急促的开口:“我爷爷是夏长江,我爸爸是夏鹏。”

  众人见她说有鼻子有眼的,解释一脸凝重。

  秦三姐踏步缓缓走去,在夏沐川身前停下脚步,居高临下的冷冷看着夏沐川:“玩我们是吧?这两个名字,我们可没听说过。”

  说话的同时,脚尖踩在夏沐川的大腿处,而且只踩夏沐川大腿少许的肉脚尖使劲儿一碾压,夏沐川顿时就痛得发出凄厉的痛苦嚎叫之声,当然,这哭声,自然不会被允许吼叫出来惊动外面的人,嘴巴堵上,好一阵后,夏沐川这才终于缓了过来。

  “再问你一遍,你爷爷和父亲是谁?你全家都有什么人?全都说出来,若是你说的都是在真的,指不定就会有我们认识或者是听过的人”秦三姐慢悠悠的轻缓再次询问着。

  只要重复的多问几遍,若是这新来的是编造的家人名字,那么,多问几遍一定会露馅儿的。

  “我爷爷叫夏长江,我爸爸叫夏鹏,我二叔叫夏逸,三叔叫夏龙江,我还有个哥哥叫夏沐晨,我妈妈是个考古学家”夏沐川老实的紧张述说着自己家人的名字。

  这一长串名字,除了夏龙江这三个字似乎是在哪里听过,可仔细一想却又怎么都想不起来,毕竟,她们在进来之前,都只是一些平凡人,连一个商人都不是,哪里会知晓政界之人的名字。

  夏沐川见众人一脸的不信。

  心里一抖,忽然,脑中灵光一闪,眸子里划过复杂之色。

  要说吗?

  要说那个贱人吗?

  只要说了萧玖那个贱人的名字,这些人肯定都认识的,可是,可是她不想说,真的不想说,尤其是她之所以能进监狱,都是萧玖那个贱人害的她,一想到要爆出萧玖的名号才能免去她从这几个人渣的手里逃过一劫,她就浑身的难受。

  可。

  可若不说,她还真的承受不住这些人渣对她的殴打,她不想死,真的不想死,哪怕苟延残喘的或着,她也不想死。

  什么出狱后的前途,什么伤感的悲春思秋,此刻在死亡和痛殴面前,全都不重要了,这一刻,她只想逃离这些人的魔掌,以后,她想要活下去。

  正当夏沐川犹豫之时,秦三姐阴沉着脸走向她:“再多说几遍我们听听。”

  夏沐川不敢反抗,于是紧张的再次重复了一边家人的名字,如此翻来覆去的被重复询问了五六次后,众人发现夏沐川一次都没有说错名字,不过,没有说错名字,并不代表七人会相信夏沐川所说的家人身份问题。

  秦三姐阴鸷的目光直愣愣的看着夏沐川,就在夏沐川吓得瑟瑟发抖以为又会被挨揍时,秦三姐转过身看向众人:“今天就到此为止,赶紧教她复原屋子里的摆设,至于她有没有撒谎?明天便能见分晓。”

  “是,老大。”

  接下来,夏沐川在几人的时不时的呵斥和打骂中,不得不忍痛收拾她一时痛快发泄后的烂摊子,当然,其实她并没有收拾到什么,基本上都是其她人自己瞌睡来了熬不住,出手整理的。

  娇生惯养的夏沐川,直到一个小时候,这才终于解脱,躺在属于她的冷硬上铺,连抽泣都不敢,生怕任何的轻微响动,就会惊醒了下铺的人,目光直愣愣的看着天花板,无声的泪流满脸。

  她是夏家的千金小姐。

  她是出自夏家的高管家庭。

  她是从小人人捧在手心的小公主。

  从未想过,有一天,她一个高高在上的官家千金小姐,居然会沦落到被人欺凌羞辱的劳改犯。

  骚狐狸听着那若有似乎的压抑哭泣声,心中很是不爽的长叹了一声开口道:“老大,我现在终于有点儿相信,她应该是出生于不错的家庭之内,麻蛋的,让她整理个房间,她娘的磨磨蹭蹭,蠢得跟个白痴似的,一看应该就是长这么在家里屁事儿不干的那种贪官家庭。”

  秦三姐没说话。

  娇生惯养不能说明什么,明天去问问曾经在政商两届混过人,很快就知道新来的究竟是个什么身份了?

  一个星期后。

  祁少手持祁氏百分之五十五的股权,名正言顺的接掌了祁氏,祁慕然在四天前,突然爆出了一起由于卷入了三年前的富商奸淫幼、童致使案件中被逮捕,那视频在网络上掀起一股轩然大波,同时,还有人匿名爆料出了祁慕然受贿官员的一系列证据。

  祁慕然犯了大事儿已经在网络上传开了,名声臭了,对祁氏的股价也有了极大的负面影响,当天还成一度跌停,在人品,在股权上,祁慕然同祁亦盛对上皆是落败,祁亦盛以绝对的优势接掌了祁氏集团。

  谁都没有料想到,祁氏高层管理人员乃至世人都以为名正言顺的大公子会是祁氏的继承人,却没料到,祁氏到最后落入了名不见经传的闲散小公子手里。

  当祁亦盛接掌祁氏召开了新闻记者会后,全球女人的心目中又多了一个黄金单身汉的候选人。

  多金,有手腕儿,有心计,有颜值,有身板儿,甚至连各种飞机都能驾驶,如此男人,自然是令无数女人为之倾慕不已。

  有人欢喜有人忧。

  有人羡慕有人恨。

  很多曾经在萧玖身旁看到过祁亦盛的人,尤其是娱乐圈的那些女人,无不对萧玖恨得咬牙切齿。很多人都在背后暗骂萧玖,当然,也有一些羡慕嫉妒恨的艺人开个小号公开在微博上各种阴谋论,各种潜规则论的辱骂萧玖。

  吾乃奶妈:我真傻,曾经我以为,我的女神萧玖出狱后重返娱乐圈是走的现实生活中的励志之路,现在我才明白,其实萧玖走的是上位潜规则之路,有大靠山就是好呀!尤其是这等长得好看又有钱的钻石级别大靠山,陪吃陪睡陪玩儿后,轻松就能得到资源,难怪李安安的电影女主,她在那么多国际一线女星和国内一线收视影后中胜出,原来是胜之不武,全靠睡来的[傲慢表情]

  粉你一辈子v:楼上的小婊砸,我看你吐槽是假,嫉妒才是真吧?还叫奶妈?你有本事敢用大号不?居然穿个马甲,马甲名字也是如此的庸俗,我看你真人应该是娱乐圈某个袒胸露乳的卖肉二三线或者是十八线的艳星吧?

  媚儿给萧玖念着微博下的留言,萧玖一脸的淡定,边看边念的媚儿却在气得气喘吁吁:“妈的,这些穿了马甲的小婊砸还真有够不要脸的,还真是应了那一句——心中有佛处处皆佛,心中有屎处处皆屎。”

  说实话,当她昨晚在财经新闻频道看到祁亦盛居然是接掌祁氏的新一任掌舵人时,她当场就惊得傻掉了,如此传说中的大金龟,传说中的超级富豪,居然会是她身边认识的人?准确的说,应该是因为萧玖,她才能有幸认识,之前本以为祁亦盛动辄上亿的投资萧玖的电影,她还以为祁亦盛只是什么暴发富家中受宠的纨绔子弟,只是出自普通富豪家庭,谁知道,居然会是那么一只大金龟。

  全球第一企业的掌舵人,那得有多少家产呀?

  媚儿曾暗地里掰起手指头数过很多次,却还是算不出祁亦盛究竟身价是多少!

  “继续念。”闭目养神的萧玖催促着媚儿。

  对于祁亦盛的身份被公开,她并没有什么意外,毕竟顾未和外公早就查出了祁亦盛的来路,有钱没钱对于她来说,这并不会影响祁亦盛在她心目中的地位,只是,一想起祁亦盛那天对她的表白,萧玖心里就又有点儿复杂了。

  她能看出,祁亦盛对她时一片真心,可是,她不知道,那一片真心究竟能维持多久?

  一年?

  三年?

  五年?

  甚至是更短?

  后半辈子太过于漫长了。

  她预估不到,她也没有任何准备和勇气去做好和另一个人共度余生的念头。

  深深吸了一口气后重重呼出。

  媚儿看着萧玖微蹙的眉头,自以为是萧玖听到这些充满而已的留言而郁闷,正踌躇着要不要继续念时,萧玖催促的声音再次响起后,媚儿只得继续挑拣最好和最坏的留言念给萧玖听。

  念了好一阵后,突然,一个留言看得媚儿火大不已:“这些羡慕嫉妒恨的贱人,污蔑之言还真是张口就来。”

  见媚儿气得不轻,萧玖淡淡道:“你气什么?反正说说又不掉一块肉,念出来,我倒要听听究竟是什么留言?”

  好吧!

  合着她这又是皇帝不急太监急。

  媚儿深吸了一口气。

  堂堂正正的做人:碧池,装出一副高冷样,暗地里却早早的就去倒贴祁少,想必早就从某些睡出来的渠道信息中,得知了祁少的真正身份了吧?早早的就去接近祁少,还真是个心机婊。

  叮咚——

  门铃声突然响起。

  媚儿手握手机飞奔了过去,当从猫眼里看到祁少时,表情一僵,随后这才打开房门。

  “祁,祁先生好,萧玖在客厅里。”不知为何,一想到萧玖能抱上这么个大粗腿儿的靠山,媚儿便情不自禁的狗腿拍起马屁。

  如此热情招待,还真是祁少第一次享受到这待遇。

  微微颔首同媚儿招呼后,便直直走向客厅已经起身且神情带着一丝不自然的萧玖,在萧玖一步之外停下,眉眼含笑的直直看向萧玖,长吁了一口气灿烂笑说道:“我成功了。”

  我没有辜负你的信任。

  我没有让你失望。

  今后无论你想在娱乐圈如何走下去,我都能成为你坚实的后盾,给予你支持,给你与帮助。

  当彻底接管祁氏的那一刻,他很想很想给她打个电话报喜,可他还是想要亲自站在她面前,告诉她这个消息。

  “恭喜。”萧玖穷词了一瞬后,这才好不容易想出了这两个万金油的祝福。

  “就这两个字?你也太没诚意了,怎么着,也得请我吃顿饭庆祝庆祝才行。”祁少不依的嗔怪瞪了萧玖一眼,随后俯身凑近萧玖,如同个无奈一般的开口要求着。

  萧玖有点儿不好意思的轻咳清了清嗓子,点头痛快的应下:“行,你想去哪里吃?吃什么我都请。”

  “此话当成?”祁少眸子一闪,迫不及待的想到得到再次确认。

  “当真。”萧玖斩钉切铁的保证着。

  “萧玖,这可是你说的,等会儿可别耍赖出尔反尔?”祁少笑得眉眼弯弯,都快见牙不见眼了。

  萧玖冷冷的瞥了一眼祁少,不就是一顿饭吗?搞得她好像请不起似的,刚想到这里,萧玖面色一僵,话说,她现在还真的是身无分文了

  由于萧玖转身弯腰去拿沙发上的衣服,所以祁少并没有看出萧玖刚才那一瞬脸上的窘迫,只是在看到萧玖手指去拿衣服的动作僵了一瞬,但祁少以为是萧玖在他表白后,面对有他的视线有点不自在而已。

  萧玖最终没有拿沙发上的衣服,站直了身子转身看向祁少:“你稍等我几分钟,我上楼去换换衣服。”

  “好,我不急。”祁少笑眯眯的点点头。

  萧玖看着在厨房假装忙活实则充当隐形人的媚儿,开口道:“媚儿,麻烦你过来一下。”

  难不成是想让她去当电灯泡?

  媚儿朝萧玖摇了摇头,用动作坚决的表示不去。

  萧玖瞪了媚儿一眼:“上楼我有点儿事情和你说。”

  媚儿这才心不甘情不愿的放下手里的茶杯,萧玖看媚儿慢腾腾的朝祁少点头哈腰,不耐烦的直接伸手搂住媚儿的脖子,挟持着媚儿就朝楼梯口疾步走去。

  两人此刻却不知道,她们背后的祁少脸色是多么的难看。

  想起萧玖对他的拒绝,再看看此刻萧玖居然如此主动同媚儿肢体接触,祁少脸色瞬间就黑得几乎快要渗出墨子来,眼神一闪,紧抿的唇和紧蹙的眉头似乎在打着什么主意?

  一进屋子,萧玖把房门立马关上,手心摊开放在媚儿身前,直把媚儿弄得一头雾水摸不着头脑:“你你这是干嘛?”

  萧玖一脸正色的看着媚儿,直截了当的说明了她的要求:“接我几万块钱应应急。”

  媚儿瞳孔瞬间一缩,不敢置信的看着萧玖,失声惊呼道:“不会吧?你居然把你所有的钱全部拿去投资了?你就不怕亏。呜呜,你干嘛。”

  萧玖在媚儿越来越拔高的说话音量时,双眸划过一丝慌乱,急忙伸手捂住了对方的嘴:“小声点儿,大惊小怪干什么?别说有的没的,痛快点儿,赶紧掏钱,不,给我卡也行。”

  萧玖真怕媚儿的高音会让楼下的祁亦盛给听见了,双眼不住的给媚儿施加压力,催促着对方赶紧掏钱。

  媚儿对萧玖如此土匪的借钱方式给惊呆了,尤其是想到萧玖居然把所有积蓄全都拿去投资了,那可是五亿多人民币的呀!多少艺人穷奇一辈子都没法赚到那么多,萧玖这个文盲,什么都不懂,夏家人说可靠难道就可靠?夏家人有人连夏老太爷都胆敢下毒谋害,万一夏家有人框了萧玖,给萧玖下套了怎么办?

  可这事儿,她的立场着实又不怎么好插言,而且,此刻时机也不对,祁亦盛那只大金龟还在楼下等着萧玖呢!

  全投进去了身上连个零花钱都没留,媚儿此刻真的是无力吐槽萧玖这个傻大胆了

  “行,行,怎么不行?饿死了你,我哪里去寻你这么能赚钱的聚宝盆儿?”媚儿吐槽着。

  在媚儿即将打开房门之时,门外一道鬼魅般的声音迅速闪来。

  祁少背对着楼梯口,手掌撑住心口,含笑的眸子里染上了些许水雾

  萧玖,你如此待我,你让我如何能对你松手?

  让我舍得对松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