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重生之另类女神 > 第一百三十七章 简艾给萧玖下绊子

第一百三十七章 简艾给萧玖下绊子

  墨墨站在萧玖肩头,雀跃的声音在萧玖脑海里欢快的响起。

  好激动啊!

  终于凑够了能化形的信仰值,终于能够变成人形了。

  到时候,每天都能穿好看的衣服,吃各种美味,体验身为人一辈子才能体会的各种酸甜苦辣。

  它再也不想当别人的附属品了,它要当一个人,一个活生生有血有肉,有尊严的人。

  萧玖也替墨墨感到高兴,摩挲着墨墨的羽毛,想了一瞬,开口道:

  墨墨闻言顿时就耷拉着脑袋。

  外公那么喜欢它,要是知道‘它’死了,肯定会很伤心的,不过,它可以用人形去接近外公,让外公开心起来努力忘掉它鸟身的。

  墨墨打起精神如此这般想着。

  到时候也能好找一个合理的借口来解释墨墨鹦鹉的消失,就说被有心人给偷走了什么的借口,就能完美的遮掩墨墨丢失的原因。

  可下一瞬,萧玖突然想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墨墨化形成人后那就是个黑户,她还得想办法找人给墨墨一个真实身份从才行,只是,找谁呢?

  祁亦盛这段时间都快忙碌累成狗了,她不想去麻烦他,可其他人,她又不是很放心,一时之间,萧玖有些纠结了。

  看到萧玖眉头紧蹙的苦恼磨样,墨墨纳闷道:

  萧玖实话实说,想了想,随后对墨墨建议道:

  虽然很不想打击墨墨此刻的美好心情,但没有办法,萧玖不得不说。

  墨墨脑袋顿时耷拉下去,随后想想也是,若是找不到可靠的给他编造一个身份,还真是挺麻烦的。

  气氛一时沉闷了下来。

  墨墨有点伤心居然不能立即化形。

  萧玖则是因为担心祁亦盛,既担心他身体会熬不住,又担心他工作上会压力太大。

  就在这时,房门响起三个轻重不一样的脚步声,紧接着,房门被打开。

  为首的夏逸走了进来,看着萧玖这几天没日没夜的守在病床边,夏逸心里感动不已,也难怪老爷子如此偏心着萧玖,念着萧玖,哪像夏沐川那白眼狼,怎么都养不熟,看着萧玖冷沉紧绷的小脸,想着刚才萧玖微博下发布的消息,夏逸一脸关切的看着萧玖开口道:“萧玖,明天一早你还要去参加记者会,今晚你回去洗漱一番早点休息,这里交给我。”

  “是啊,你都好几天没好好休息了。”夏龙江也紧跟着劝说萧玖。

  本来这几天,他和二哥,大哥想要留下来给父亲守夜,可却被萧玖赶走了,他们都知道,萧玖这是还在生他们的气。

  夏鹏矗在一旁没说话,视线落在病床上,似乎床边的萧玖就是个隐形人,萧玖回来那天在走廊外揍了他,夏鹏心里这一口气怎么都没顺出来,虽然他自己也知晓,也明白夏沐川是他自己没有教育好,可这也轮不到一个晚辈在大庭广众之下对他动手,他一个快六十岁的人了,被一个黄毛丫头按在地上揍,他怎么能不恨。

  萧玖视线落在夏鹏身上,眼神很冷,随后扭头对夏逸夏龙江两兄弟道:“谢谢二叔,三叔的关心,既然如此,那外公的安全,就交给你们两个人了,希望这一次……不会在出什么茬子。”

  意有所指的一番话,让夏家三兄弟顿时就涨红了脸,老二和老三是一脸的愧疚,老大则是一脸的阴沉怒恼。

  “照顾好外公,墨墨留在这里陪外公解闷,我先走了。”

  看着萧玖离开的背影,夏鹏恨得直咬牙。

  却不知道,他此刻在病房里的一言一行,全都被墨墨给看在了眼里,记在了心里。

  ……

  夜幕之下。

  萧玖提着打包的吃食再次敲响祁少家的房门时,这一次,开门的是祁少,虽然神情憔悴,衣衫不整,双眸红肿,但那一双眸子里透出的光,却极其明亮,闪闪发亮的灼热视线痴痴看着萧玖:“你来啦!”

  “嗯,给你送些吃的。”萧玖看着祁少,觉得今天的他似乎有点不一样,可具体哪里不一样,但她一时又说不出来。

  祁少自动自发的去厨房洗手,萧玖则去拿筷子和小碗,祁少看着厨房里的两道身影,唇角的笑意越发的扩大了。

  “萧玖。”

  “嗯?”

  “等我忙完这一阵,我教你炖排骨汤怎么样?”

  萧玖脸上划过一丝纠结之色。

  她一个只会把肉烤熟的人,她真的能学会那色香味俱全的饭菜做法?

  萧玖心里第一次开始怀疑起自己的能力来。

  祁少见萧玖久久不说话,弯腰侧头看着萧玖纳闷不解的问道:“怎么了?

  难道是她不喜欢烹饪?

  一想到他有点强人所难了,祁少心里有点慌张的立马道歉:“不好意思,那个,我并不是嫌弃你,我只是觉得,觉得……那个,你若是不喜欢烹饪的话,今后我煮给你吃也一样。”

  他刚才只是一瞬间想到,今后他若是能和萧玖一起在厨房里烹饪她最喜欢吃的东西,夫妻双双来做饭,多温馨的事情呀!

  嗯?

  他怎么想到,怎么脑洞突然一下子想到‘夫妻’这两个字上面去了?

  祁少耳根子瞬间微微发红起来。

  虽然心底有些不好意思,不过,却甜滋滋的。

  萧玖看着祁少不停的变脸,一会儿紧张,一会儿羞涩,一会儿又一脸高兴的样子,萧玖有点蒙了,男人心海底针。

  话说她刚才也什么都没来及说呀?

  他的脑洞怎么就那么大?

  “别急,慢慢说,我并不是生气,我只是有点,有点儿对自己的手艺没信心,我在野外能抓点猎物胡乱捣鼓一下就吃,但正儿八经的站在厨房让我做饭,我,我有点儿紧张……”萧玖有点儿不好意思的解释着。

  呼——

  原来是这样,吓死他了,祁少清了清嗓子,随后笑得一脸的兴奋甜蜜。

  “没事儿,什么事情都是慢慢练出来的,你若是对厨房兴趣不高,那么今后我就专门炖汤,然后打包出去,我们一起郊游,你再抓点儿野味烤了,这样我们就能又有汤喝,又有烤肉吃。”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呸,是男女互补,脑子里想想那个画面,祁少心里乐开了花儿。

  萧玖还是没搞懂,眼前这个一脸傻乐的祁少究竟在犯什么神经,不过想想这家伙这段时间父亲被他母亲害死了,还要和他哥哥争家产,如此辛苦,萧玖也就没扫祁少的兴,很是配合的痛快答应了:“好,等你我有空闲时,好啊,你炖汤,我烤肉。”

  为毛说完后,心里突然见觉得怪怪的?

  萧玖心里如是想到。

  得到萧玖的应允,祁少眉开眼笑的走到餐厅。

  饭桌上,祁少吃着香烹烹的饭菜,心里因为前两天和简艾见面后的憋闷难受感,顿时就没了,只觉得看到萧玖后,心里痛快了,脑子清醒了,整个人浑身都舒坦了。

  “明天我要出席中央新闻频道主持的坠机幸存者记者会……而且,接下来我会有工作上的安排,会很忙。”萧玖看向祁少解释着。

  闻言祁少吃饭的动作一顿;“喔,我知道了。”

  她忙起来了,晚上就再也没有人给他送饭了,再也不会天天晚上都能看到她了。祁少心里有点失落。

  萧玖才刚慢慢懂得关心他,没想到这福利还没享受到一周,就要没了。

  看着祁少这失落的眼神,萧玖眸光一闪,好一阵都没说话,只是静静静的看着他慢慢把三盒饭菜都给吃光后,这才伸手握住祁少的大手,祁少知道她要干什么,刚才心底的失落感,顿时就没了,使劲儿抽回手:“我没事儿,你别消耗太多。”

  萧玖没说话,起身走到祁少身边,手心直接按上祁少的背心处。

  三十秒后,萧玖收回手,低头看着仰望着她的祁少一脸正色的提醒着:“我要回去了,再忙也要准时吃饱饭再继续工作,别拿自己的身体不当一回事儿,胃痛起来了,遭罪的可是你自己。”

  祁少一脸笑意的点点头,这表情,就好似一个乖乖三好好孩子一般。

  萧玖这才露出满意的神色,转身刚要走,祁少突然一把握住她的手臂,起身看着萧玖:“我送你。”

  站在花园门口,唇角眉眼都含着笑,伸长脖子目光灼热的看着萧玖上车离开。

  突然。

  手机突然响起。

  一看来电显示,祁少脸上的笑意瞬间就没了,摁下接听键,声音透着疲惫:“说。”

  “祁亦盛,你究竟把咱妈藏哪里去了?你还是不是人?秦恒志说什么你都信,你亲眼看到妈杀了爸吗?你看到了吗?妈辛辛苦苦生养了你,你就是这么回报咱妈的?”祁慕然愤怒的声音嘶吼训斥着祁少。

  咱妈?

  呵呵呵。

  是你妈,可不是我妈,哪怕方清蕊养育过他,但那伪善的养育却为的是想要屡次谋害他,祁少唇角挂着嘲讽的笑,顿了好一瞬后,这才声音透着无奈的疲惫道:“大哥,方清蕊是妈,但祁封鸣更是我们两人的爸,医生和秦恒志都看到了妈手里拿着从爸身上扯下来的输氧设备,你知道吗?医生从爸的颅内还发现了一根长长的绣花针,爸在窒息的同时,颅内居然还同时刺入了绣花针,窒息的憋闷,颅内的剧痛生生要了爸的命,我想要查清楚爸究竟是怎么死地我有错吗?大哥,若不是看在她是咱‘妈’的份上,我当时就不会是带走她,而是选择报警……”

  说道最后,祁少声音痛苦而哽咽。

  顿了一瞬,祁少继续道:“……这几天,妈的情绪很反常,一会儿说爸是她杀的,一会儿又说不是她杀的,爸已经死了,我真不想……不想妈也有个好歹,可我又实在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你带她去看看精神方面的医生吧……她在宝超路二段的33号华庭小区2204”

  说完,不等祁慕然有任何反应,祁少便咚一声挂断了电话。

  此刻,祁少的脸上,哪有半点刚才电话里所表现出动痛苦以及左右为难,一双好看的眸子里,此刻透出似笑非笑的邪气。

  祁慕然看着被挂短的电话,怔楞了许久许久后,这才回过神来。

  难道,祁亦盛真的还没发现——他自己的真实身份?

  甩了甩脑袋,那地方是高档小区,安保什么的都很好且处于繁华的街道处,既然是在那地方,想必祁亦盛绝对不敢玩什么花招,现在公司的很多股东在得知父亲死了都开始蠢蠢欲动了,母亲必须要出席股东会才能镇压那些心怀叵测的人,毕竟母亲的名下,也是有着百分之十的祁氏股份。

  小心谨慎的祁慕然权衡了一番后,这才赶紧亲自带着人,赶往祁亦盛说给他说的地点。

  当看到客厅里的沙发上,直挺挺笔直坐着的母亲时,祁慕然急忙冲了过去,半跪在方清蕊的面前,双手紧紧的握住母亲的双手,对上母亲那憔悴且没有焦距的涣散眸子时,祁慕然心中一紧:“妈,妈我是慕然,你怎么了?”

  “……”

  “妈,看着我,我是慕然,你看看我。”祁慕然惶恐不已,双手捏住方清蕊的双肩使劲摇晃起来。

  好一阵后,方清蕊这才后知后觉的看向祁慕然,那没有任何情绪的眸子,视线直愣愣的盯着祁慕然,直把祁慕然看的心里直发憷。

  “妈,你究竟怎么了?”

  当方清蕊终于看清楚眼前来人居然是她的心肝宝贝儿子时,顿时就扑进了儿子的怀里:“慕然,慕然你终于来救妈了……你怎么现在才来,祁亦盛那个小畜生把我关在这里让人时刻看守着我,妈都已经三天三夜没有睡过觉了,他派人时刻的审讯着我,慕然,慕然我终于等到你来了,你爸他,他该……”

  该死两个字还未说完。

  祁慕然便急忙打断了母亲的话,同时,双手用力使劲的捏住方清蕊的手臂提醒着对方,急促的开口:“妈,我来接你回家,你安全了,别拍,别怕,慕然带你回家去。”

  方清蕊这几天虽然被折腾的够呛,但在感受到手臂处传来的锥心疼痛时,智商瞬间便上线,立即就反应过来,她们还在祁亦盛的地盘,于是立马住嘴了,只是趴在儿子怀里哭得撕心裂肺,发泄着这几天来所受的委屈和折磨。

  哭着哭着,方清蕊身子一软,晕了过去。

  “妈,妈。”祁慕然赶紧探了探母亲的鼻息,发现呼吸绵长后,这才松了一口气,看样子只是长时间没有休息而虚脱这才晕厥了过去,祁慕然一把抱起母亲,狠厉的瞪了如同木头一般矗在房门口的祁少下属,这才转身离开了。

  在祁慕然带着方清蕊一行人离开之时,却不知道一直停留在路边的一辆普通的轿车里,一名气场十足的中年女人,正目不转睛的死死盯着他们离开的车队。

  ……

  第二天.

  才早上六点钟,媚儿便迫不及待的敲响了萧玖的房门。

  萧玖好几天没好好休息过了,躺在温暖的被窝里还未彻底睡够,便被急促的敲门声给惊醒了,起床打开了房门后,便看到媚儿一脸急切的望着她,左右手各自高举两套衣服从她身旁挤进了屋子。

  “嗨~~~看看,看看你喜欢哪一套衣服?”媚儿一脸期待的看着萧玖,这可是是她昨晚熬夜给搭配出来,低调而不会淹没在人海里,毕竟是艺人,穿着打扮总得与众不同一些才行。

  一套黑灰色的西装搭配,另一套是偏向女性化的休闲黑色毛衣以及牛仔裤搭配。

  萧玖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第一套西装搭配。

  “就这一套吧!”那休闲毛衣的的样式她着实很不喜欢,宽宽松松的样式着实太碍眼,太碍手碍脚了,还是中规中矩的略微宽松的西装能入她的眼。

  媚儿顿时就垮下了一张脸:“为什么你不选这一套?这一套也很低调呀?低调的同时,还能凸显出你的些许女人味。”

  萧玖没好气的朝媚儿翻个白眼:“你傻呀?虽然是记者会,但飞机失事,却只有六个幸存者活下来,那么多失去亲人的观众看到了我穿戴的搔首弄姿的,他们心里会怎么看我?”

  “……萧玖,这个衣服哪里搔首弄姿了?不对,你用错词语了,搔首弄姿不是你这么用的……”媚儿满脸黑线,她这精心挑选出来的黑色毛衣,样式简单,连个花色都没有,媚儿挫败的把毛衣一丢,算了,她是拗不过萧玖的奇葩审美观的。

  更加更加掰扯不过这个文盲的歪理。

  墨墨看着衣服,很是眼馋,它还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穿上衣服呀?

  老天保佑,希望祁亦盛那蛇精病能早点搞定并接管祁氏,这样它就能很快化形了。

  记者会定在上午十点。

  当萧玖九点五十和有关领导一起出现在讲台上时,下面密密麻麻的人头瞬间就涌动了起来。如同菜市场一般嘈杂的嘀咕交谈上顿时响起,各种颜色的面孔记者都有,蔡安安作为这一次的新闻记者会主持人,立马拿起话筒安抚下面的记者们,说了一下今天的记者会流程后,这才终于说出下面记者们最为期待的几个字——记者提问现在开始。

  现场的闪光灯不断的闪烁,咔嚓咔嚓的声音一直响过不断。

  第一个华国记者立马起身提问,当然,问的都是一些不痛不痒的问题,毕竟国庆使然,不能太出格。

  “萧玖小姐,这一次空难坠机后,据说是你和你的朋友抓了一些鱼,以及找回了一些从飞机上坠落的衣物,这才让受伤的四人能够熬过来,请问你当时从飞机上坠机后,真的一点儿都没有受伤吗?你是不是真的会功夫?”

  萧玖眉毛一挑,一脸正色道:“人从那么高的地方坠落,怎么会一点儿都没受伤,我左边肋骨有三根都骨裂了,只是我没有表现出来而已,在那种极短天气下,在不知道何时才能得救的情况下,只能催眠自己,让自己打起精神才能面对极端的求生环境,至于所谓的功夫,其实我也就是懂一些拳脚功夫罢了。”

  萧玖半真半假的回复着。

  见萧玖回答完毕,下一个记者立马起身。

  “你好,萧玖小姐,我是来自英国gez电视台的记者,我想请问你当日你所乘坐的飞机坠毁之前,飞机上可有异常情况发生?比如什么异常的人?或者是异常的物品?”

  也只有国外的记者,才能问出如此尖锐的提问。

  电视台提前准备的翻译人员立马给萧玖翻译。

  萧玖手握话筒,冷冷的视线落在提问的记者脸上:“当日坐在飞机前面的位置,我并没有察觉到有何异样,至于后面有没有什么情况发生,恕我真不知道。”

  “下一个提问。”蔡安安在萧玖说完后,还不等下面刚才记者提问,便出声喊了下一个。

  英国记者刚要开口继续追问,便被下一个记者的急促的采访声给打断,只得泱泱的住嘴了。

  “萧玖小姐,你刚才说到,你在飞机上并没有发现有何异常,也就是说,这一次空难事故,便是航空公司的飞机质量出了问题,萧玖小姐你连同你的经纪人,据说还有你的两个好友你们一共四人坠机后死里逃生,经历了如此噩梦般的遭遇,请问你对航空公司有何看法?”

  这个记者的提问,还真的很刁钻,媚儿有点紧张的用余光冒了一眼萧玖。

  萧玖不疾不徐的凑近话筒:“这一次空难事故,我作为一个消费者,自然是同所有广大群众,广大消费者一样,都希望自身的人身安全能够得到保障,希望亲朋好友的人身安全能够得到保障,这一次飞机坠机的事故缘由,在没有相关的权威部门找出真正的原因前,我无权做出任何轻率的猜测。”

  说完,顿了一瞬,随后紧接着继续铿锵有力的述补充说道:“我和广大消费者一样,希望今后航空公司能够多多重视飞机的质量以及飞机的飞行寿命问题,能多多严格把控乘客以及物品的安检工作,同时飞机上的安保人员也一定要训练有素,只有从多个方面着手,才能确保飞机上乘客的人身安全。谢谢。”

  萧玖话一落,现场的记者们全都站起来,激动的鼓掌。

  看直播记者会的观众们,听到萧玖这一番话,瞬间就泪崩了。

  这年头,洽谈工作,出去旅游,返乡回家,男女老幼谁都会乘坐飞机,很多生意人,很多明星等等等等,成天的都在当‘空中飞人’关于乘坐飞机的安全,无人不表示由衷的关注和重视,萧玖的话,简直就说到众人的心坎里。

  萧玖不畏强权,坚持道出她和广大群众的心声,观众们如何不爱,于是乎,很多观众一边看直播记者会,一边在手机上发表对萧玖的崇拜各种留言。

  媚儿没想到,萧玖还真是说话越来越圆滑了,好吧,她承认,最后一段话,很有可能是出自萧玖的内心真实想法。

  墨墨也很是意外的仰头看着萧玖。

  经久不衰的掌声一直持续了两分钟,这才被主持人喊了好几次后这才平息了记者们亢奋的心情。

  下面站起来的这名记者,是一名棕发碧眼的外国记者。

  “萧玖,据说这一次你们六人能够顺利得救,全亏了你的宠物鹦鹉,是你的鹦鹉把搜救直升飞机给引到了你们坠机的浮冰上,是吗?请问如此聪慧的鹦鹉,你是在哪里买来的?平日里上是如何把一只只会鹦鹉学舌的鹦鹉,教导那鹦鹉如同人类四五岁孩子一般在智商?居然聪慧到还能替你通风报信去求救?”

  墨墨东张西望的鸟脑袋一顿。

  萧玖心口猛的一紧。

  媚儿一脸的意外之色。

  电视机前的顾未和祁少齐齐黑了脸。

  尤其是顾未,额头青筋瞬间鼓起,他下面的兄弟,居然透露出了这个他三令五申屡次强调过不准透出去的秘密……

  祁少目光阴冷的看着屏幕里那法国记者,心里恨得不行——简艾。

  这法国记者,一定是出自简爱的手笔。

  看来,那天简艾并没有把他的话给放进心里去。

  既然被动,被简艾认为成是他的软弱,那么,简艾你做好准备,准备接受我的主动报复了吗?

  祁少双拳紧握,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马上,马上就能处理完祁氏的事情了,到时候,他一定会全心全意的好好和简艾斗较量的……

  同时,祁少也有点恼萧玖,气萧玖居然如此大的事情,都不和他商量,居然全心全意的去信任顾未,难道他和顾未之间,顾未还要令她更加放心,更加信服?

  祁少此刻情绪有如翻江倒海般的难受。

  满脑子都是,萧玖居然对顾未的新人,超过了他……

  咚咚几拳便重重的砸在了墙壁上,磨破皮的拳头顿时便血染墙壁。

  看来,他还得继续努力才行。

  这一次的事情,还真的很麻烦很麻烦。

  若是萧玖能够提前给他说一声,他直接把顾未一行人给催眠了,也免得就会透露出去墨墨的异常另类之处,不知道,萧玖究竟会如何回答?

  祁少紧张的看着电视屏幕里的萧玖。

  墨墨此刻气得不行,除了顾未一行人和萧玖,就再也没有人知道是它引去了直升机去搜救幸存者的事情,顾未是里面职位最高的,军人,都是严格服从上级领命的人,若这事儿肯定十有**,一定是顾未说出去的,就是不知道,顾未出卖萧玖,不,出卖它,究竟得到了什么好处?

  萧玖第一个念头便是不信,她能相信顾未不会说出去,但却信不过顾未手下的兵。

  墨墨恨得牙痒痒的紧闭着鸟嘴,极力让自己淡定起来,免得露出了破绽。

  萧玖心口一张狂跳,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心里即便是在紧张,此刻亏得萧玖这一张面瘫的冷脸,让下面的记者们丝毫都没看出一丝蛛丝马迹。

  见萧玖怔楞了一瞬,下面的法国记者继续锲而不舍的追问:“萧玖,请你回答我刚才的问题好吗?”

  媚儿虽然此刻才知道她们能得救的原因,可她也不傻,瞬间就反应过来,这事儿若是萧玖不处理好,必定会引来大麻烦的,担心萧玖会应付不了,可此刻此时,若是她让萧玖回避这个问题,让她来回答,反而会更加引起有心人的猜疑。

  这会儿媚儿心里焦急不已。

  有人报以好奇之心。

  有人报以幸灾乐祸之色。

  也有很大一部分人对萧玖和墨墨担心不已,担心墨墨会被抓走切片研究。

  萧玖目光淡淡的看着法国记者,不疾不徐的对着话筒道:“这位记者的提问既有意思,同时也很无聊,动物的智商,不是人类一知半解的研究,定位它蠢,它就蠢,定会它聪明,它就不许聪明,我举一个例子:人类哪怕肤色一样,身高一样,长相一样,体重一样,但两个人的智商却不会完全一模一样,万事万物,都是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存在,恰好,我很幸运,我得到了这一只与众不同的鹦鹉。”

  当翻译把萧玖的话翻译给法国记者听后,法国记者顿时就变了脸,情绪很是激动的大声愤怒道:“萧玖,你这是偷换概念,你在回避我的提问,请你正面回答我刚才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