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重生之另类女神 > 第一百三十六章 祁少母子交手

第一百三十六章 祁少母子交手

  祁亦盛?

  简艾脸色一变,惊惧的看着站在门口的身影,直直看了祁少好几秒钟后,这才很快便恢复如初,缓缓起身朝祁少走去。

  “你都听到了?”

  祁少目光沉沉的看着简艾,眸子里没有一丝波澜,缓缓的声音节奏感十足,充满了磁性令人放松的独特音调:“简艾,刚刚上任的意大利墨手党掌舵人,1968出生在d都市的四合院,有一个已逝的姐姐,叫……。”

  听到祁亦盛居然道出了她的来路,简艾大惊,在失神的那一刹那,也不知为何,耳旁那动听的声音似乎有着催眠的魔力,高低起伏的声音敲击着她的意识,眼神逐渐迷离起来,肩膀也缓缓放松了下来,突然,简艾身子一僵,不对,不对劲。

  祁少看着对方眼底那一丝挣扎,知晓简艾应该是发现了不妙试图清醒过来,一边缓缓的走向对方,一边继续缓缓继续的述说着。

  一分钟后。

  简艾神情彻底木然涣散了。

  祁少垂下的双手紧握成拳,沉痛的闭上双眼再次睁开后,询问做他所想要得知的信息:“……简艾,为什么说祁亦盛,是你和祁封鸣的孩子?祁亦盛不是明明从简伊的肚子里出来的吗?”

  一问到这个问题,简艾的情绪似乎很激动,祁少急忙安抚对方的情绪,待简艾平息下来后,简艾这才神情木然的述说道:“祁亦盛,祁亦盛就是我和祁封鸣的骨血,当年简伊那个不能生育的贱人,为了能留住祁封鸣,居然装病住院,呵呵……歹毒的贱人,居然找人弄晕了我,把我送到了她所在的医院住院,她收买了医生,在那半个月里,我天天被喂了促进排卵的药,趁我昏迷之际,医生取走了我身上的卵,然后她又在医院勾引封鸣得到精*液后,做成了试管婴儿再把胚胎移植到了她的子宫,这样她就能顺利的怀上孩子了,而我和她身上留着同样的血,这样她借卵生子的事情就不会人轻易被发现。”

  祁少的手剧烈的哆嗦着,喉头不断涌动,好一阵后,这才继续出声问道:“你是怎么发现简伊偷卵生子这件事的?”

  简艾似乎陷入了某些回忆,愣了一瞬,徐徐继续述说着。

  “因为她死后,当年被她收买的医生想要找我敲一笔钱,这才找上我并告知了一切,在我知道这件事,我曾在那贱人死后去找过封鸣,我爱他,可他却毫不犹豫的拒绝了我,后来,我才知道,祁封鸣他居然是个骗子,他早就已经结婚了,呵呵……。我的好姐姐,祁封鸣心目中的白月光,心目中的白莲花,他如此爱着的简伊,可爱死一回事儿,利益又是另外回事儿,他连最爱的女人,他都选择了永远让简伊当他的小三,何况我这个他压根就从未喜欢过的人,所以,我想要报复他,我没有告诉他祁亦盛的身世,我远走他乡一步步走到如今的位置,等到我掌权后终于能无所顾忌的对他展开报复时,他居然就死了……。死了……。呵呵,他居然就窝囊的死了。”

  看着眼前这个女人,祁少心里说不出的复杂。

  没想到他追查了多年母亲的死,真相居然会是这样,一瞬间,他坚持了多年的信仰,此刻彻底坍塌了。

  “你让你儿子阿莱桑德罗。普莱奇奥拉和萧玖一起参加真人秀,你究竟是什么目的?”

  “……。我,我当然是因为,因为想要让祁封鸣痛苦……祁亦盛那么喜欢萧玖,呵呵,祁亦盛痛苦了,祁封鸣就会更加痛苦的,我,我……。”简艾一边说,一边癫狂含恨的得意述说着,简艾的情绪越来越激动,笑着落下了眼泪,下一瞬,简艾猛的睁开了迷茫的双眼,随后一脸警惕的看着祁少,脑子似乎还没全部清醒过来。

  下一瞬,简艾只感觉到颈脖处一阵剧痛。

  祁亦盛大手死死的掐住简艾的脖子,泛滥着水雾的双眸透出滔天的愤怒:“简艾,你若胆敢动萧玖一根毫毛,我便杀了你儿子。”

  祁亦盛所说的这个儿子,自然是不是祁少他本人,而是简艾的宝贝儿子——阿莱桑德罗。普莱奇奥拉。

  不能呼吸的憋闷,以及脖子处的锥心剧痛,让简艾瞬间思绪回笼,目光惊惧的看着这个血缘上的大儿子,一脸的难以置信。

  简艾双手双脚极力的挣扎捶打着祁少的胸口和下半身的男人脆弱处,拳脚招招使出了全力,只可惜,她这花拳绣腿压根就奈何不了祁少,伴随着她拳脚越发的挣扎,她便感到脖子处的大掌越发的收紧,双眼露出愤恨的谴责之光,艰难的训斥着祁少:“我,我是你的母亲,你……你想要杀我吗?”

  祁少泛红了双眸,阴冷着脸嘴里发出一声嗤笑:“母亲?你为我做过什么?孕育过我?还是照顾我?亦或者是教育我?甚至是培育过我?既然你把我当成是你报复爱而不得的男人的一把利器,一个工具,简艾,你以为,我会在乎什么狗屁血缘关系吗?若是天下的母亲都像你这般恶毒,简艾,我可不敢去当你的儿子。”

  语毕!

  手掌松开的同时猛的一推,简艾便一个踉跄的后退了好几步,随后重重的跌倒在地,仰头看着宛如煞神的冷血儿子,对上那眼神心里一阵阵的毛骨悚然,果然,果然沾染上了简伊那贱人身上的血液,哪怕祁亦盛身上流着她的基因,也不会和她亲近的。

  望地上的这个带给他生命起源的女人,祁少缓步走了过去,在简艾的三步之外停下,居高临下的看着简艾,再次寒声警告:“萧玖,不是你能动的,也是你动不了的人……。再有下次,你,还有你的儿子,你们都得死,别以为你有组织撑腰便自以为无法无天,也别以为你贡献了一颗卵子,你便能掌控于我,威胁于我?我祁亦盛是什么人,想必这么些年来你应该是查的一清二楚……”

  简艾瞳孔猛的一缩,想起了这个儿子曾经在十岁时,便活生生咬死了两个成年女佣的事情。不过,她能走到今天,也不是三言两语吓唬吓唬就能改变她注意的,无言的死死瞪着关上祁封鸣冰柜的身影,眸光极其复杂。

  下一瞬,祁少直接拧起简艾的后衣襟便把人给丢出了停尸间。

  “把这些人全部清理出去。”祁少对着他带来的保镖吩咐着。

  “是。”

  当简艾看着她带来的人全都倒了一地后,内心顿时一阵狂跳,看来,她还是低估了祁亦盛的能力,门外她带来的那么多精英保镖,居然在悄无声息的情况下,全都被祁亦盛的人给撂翻了,由此可见,祁亦盛绝对不会是表现上所呈现出来的那般流于表面的肤浅变态……。

  ……

  走出医院,祁少坐上车时,泛酸的眸子瞬间就涌出了泪滴。

  滴答滴答——

  豆大的泪滴砸落在方向盘上。

  人性,这就是人性……。

  孕育他的母亲,拿他当嫁入豪门的工具。

  养育他的母亲,拿他当仇人,三番两次想要他死。

  生物学上的母亲,却从未对他有过骨肉之情,满心都是想要利用他来报复父亲。

  呵呵呵呵……

  真是讽刺呀!

  三个母亲,却没有一个真心相待过他。

  埋头在方向盘上,好一阵后,祁少这才平复了自己的情绪,当祁少再次抬起头时,眼中已无任何波澜。

  父亲死了,再也没有亲情能羁绊到他了。

  简艾?

  简艾,既然你不拿我当儿子,那么,我祁亦盛也万万不会拿你当母亲,亲情,他虽然渴望,但却不会强求,没有了亲情,他还有爱情。

  他还有萧玖。

  他还有萧玖要守护,还有祁氏要抢夺过来,吸了吸鼻子,打起精神,车子很快便消失在车流中。

  ……

  这两天。

  夏沐川骨折的伤势正在快速的愈合着,而夏老太爷除了脸色好看了些,以及有了些血丝其它方面并没有太大的进展,夏家的人,此刻已经基本放弃了夏老太爷会醒来的希望,只有周警卫,满心的信心,坚信着夏老太爷会醒来的。

  坠机事件被营救归回,已经整整四天了。

  外面的媒体记者们,全都等得不耐烦了,媚儿犹豫了许久,最终还是上医院去找萧玖。

  走廊里。

  媚儿一脸的忐忑,踌躇了好一阵后,这才终于开口:“萧玖,我,我知道夏爷爷现在还未苏醒,我对你说这些话,你可能会不高兴,可……。我说句实话你别生气好吗?”

  萧玖一边抱着饭盒狼吞虎咽,一边时不时抬头看看媚儿:“说吧!”

  见萧玖并未发怒,媚儿深吸一口气,一咬牙飞快的一脸正色说道:“夏爷爷现在是植物人状态,一时半会儿想要醒来,着实不易……。我这几天实在是顶不住了,就连中上面的那些官员,都已经三番两次的催促我,让你参加他们主办的记者会,我们是这一次的空难事故中唯一生还的幸存者里面的四个人,你全球的粉丝们都想要了解当初的详细情况,zf也需要华国四名幸存者出来安抚民众,可我听说,祁亦盛和冯苟两人拒绝不接受任何采访,zf也没法勉强,于是就想要你这个公众人物站出来……。所以,明天早上的记者会,你还是抽出些时间接受采访吧!”

  媚儿说完后,一脸忐忑的看着萧玖。

  萧玖把饭盒里最后一口饭吃光后,打了个饱嗝儿,媚儿瞬间满头黑线:你究竟有听我说吗?

  “我知道了。”反正早晚都要开记者会,能如此大场面的出场,为什么不去?再说外公很快就会好起来了,她也就能抽出时间了。

  “……知道了?知道是个什么意思?”

  “我明天一定准时参加。”

  媚儿听到这话,这才终于吃下了一颗定心丸,拍了拍鼓鼓的胸口长吁了一口气。

  萧玖忽然一个健步走向媚儿,目光专注的落在媚儿脸上,吓得媚儿心里一紧:萧玖用这么专注的眼神看着我,究竟几个意思?

  双手飞快的伸过去,动作很是小心翼翼的揭开媚儿脸上包裹着的纱布:“我看看恢复得如何。”

  媚儿瞬间就眼神一暗。

  “医生说,由于没有及时缝合,导致裂开的伤口边沿有了些愈合的趋势,所以,回来后虽然缝合的很好,但疤痕还是会留下一条僵硬的疤痕……。”

  虽然说现代整容技术发达,但也没发达到能让狰狞的疤痕恢复到没有任何痕迹的地步。

  低垂着头,想起顾未这几天总是缠着她问东问西,或者是频繁的给她发短信打电话,她全部都没有接听,也没有回复,她觉得真的很是讽刺,以前她不要脸的死皮赖脸缠着他,他无动于衷,等到她脸毁了容后,他才来关心她,呵呵……。

  她傅媚儿,不需要那种怜悯的同情,她不需要;既然不爱,那就离她远远的,别来招惹她……

  再说了。

  她脸上的伤,既不是因为顾未而受伤,更不是因为萧玖而受伤,他用不着来愧疚,来怜悯她。

  萧玖揭开纱布,手指在抚上媚儿的伤口边沿时,催动异能替媚儿修复起伤口来,短短三十秒的时间,媚儿已经结疤的疤痕遮盖下,缝合处的地方飞快的愈合,等媚儿感到伤口处若有似乎的热热温度反应过来时,萧玖的手已经离开了媚儿的伤口处,时间太短,媚儿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恢复的很好,放心吧!你这是小伤口,不会留疤的。”

  “……希望吧!”媚儿没什么信心的敷衍着。

  萧玖没在开口继续劝慰。

  看了一眼病房,萧玖对媚儿道:“回去休息吧,明天我会出席记者会的。”

  媚儿点点头,刚转身走了几步,突然回头看向萧玖道:“对了,你让我帮你多接几个代言,现在已经有了大体的眉目,我按照你的要求,筛选了几个可以合作的对向,一个是华国本土刚崛起不久的手机品牌,这款手机口碑一直很好,质量和功能还能同国外的水果手机相抗衡;还有一个,是法国的香水代言,这两个代言的品牌和口碑都很不错,至于代言酬劳,你猜猜看对方报出的价码是多少?”

  说到最后,媚儿一脸的激动看着萧玖。

  萧玖眉头微蹙,说实话,她对于代言这个酬劳行情,她还真的不清楚,不过看到媚儿如此兴奋的份上,还是选择了配合。

  “八千万?一亿元人民币?”萧玖试探的往高了猜测着。代言,可比拍摄电视剧和电影轻松多了,每年只需要配合品牌商拍拍照片,或者是录制一些大约一两分钟的视频,一年就能轻松的拿到比拍剧还要多的钱,这种好事,说实话,这是很多明星都为之想要争破脑袋都想要代言的天大好事儿。

  媚儿伸出食指左右摆了摆:“再给你一次机会?”

  不对?

  究竟是多了还是少了?

  萧玖愣了一瞬,想想她目前正面影响力,再次猜测道:“一点五亿元人民币?”

  媚儿一脸‘你怎么如此不相信你自己影响力的鄙视眼神’看萧玖,神情很是激动的欢快解开了谜底:“瞧你这没出息的样子,为毛就不能往高了猜?告诉你吧,cl的香水5年合约代言酬劳是3亿元人民币,华国手机也是五年的代言合约,酬劳是2。8亿元人命币,怎么样?是不是快要被这数字给吓傻了?”

  我去——

  萧玖的心砰砰直跳,难怪那么多人抢破头都想要跨入一线明星的行列,瞧瞧这代言费,就连她这个是金钱如粪土的人都为止心动不已。

  啪——

  清脆的巨大击掌声响起,媚儿被萧玖这猛不冷丁的击掌声给惊了一跳,一看萧玖这激动得双眼透出精光的眸子,心里这才略微平衡了些,原来,并不是她一个人快高兴疯了,萧玖这么淡定的人,也淡定不了了……

  “接,帮我接,什么时候开拍?什么时候给酬劳?”萧玖双眼泛光迫不及待的看着媚儿。

  “……”什么时候,只对吃的感兴趣的萧玖,居然会如此财迷了?媚儿此刻真的搞不懂萧玖为毛突然就变得如此爱财了。

  “说呀?怎么了?难不成出什么纰漏了?”该不会是那个小婊砸要抢她代言吧?萧玖心里顿时一紧。

  媚儿深吸一口气,看着萧玖:“萧玖,我说你能别怎么激动好吗?你又不缺钱,急什么?再说了,他们给出的这个酬劳报价,我觉得还有讨价还价的余地,这一次,我一定要把你的代言费,提高到国际一线巨星的高度,我要让你的酬劳打破以前所有的明星代言酬劳,奠定你国际一线女星的地位,我要……。”

  萧玖觉得媚儿才是那个激动得快失去智商的人。

  芊芊手指头猛的戳向对方的额头,冷声道:“醒醒吧!适可而止懂不,做人要低调……树大招风,枪打出头鸟这个道理你不懂吗?低调低调吧,想要奠定国际一线女星的方法多的时,只有用作品去征服观众,才是最有效的办法,就这么着吧,赶紧帮我接下来,我现在继续要用钱,最好能把代言费一次性全部给我结算了。”

  “呵呵呵。”

  萧玖眉头一挑:你什么意思?

  媚儿刮了萧玖一眼:“低调?你身上有这玩意儿吗?”

  萧玖无语。

  媚儿用手肘碰了碰萧玖,一脸的好奇与八卦:“萧玖,你之前让我把你所有钱全部转入了一张卡里,话说,那两亿多,你究竟拿去干嘛了?”

  萧玖一定有什么事情瞒着她,好几亿的钱,这可是萧玖全部的家当,萧玖究竟干什么事情去了?而且,现在还迫不及待的想要拿到两笔代言费,现在花样百出的骗术令人防不胜防,她真的很担心萧玖会被骗子骗财,骗色还是算了,这世上估计就没有谁有那胆子去骗萧玖的色。

  萧玖一脸的正色:“我拿来投资。”

  “投资?就你?那个……我的意思是,你投资的是什么?”此刻媚儿差点惊掉了下巴,萧玖居然会懂得投资?

  “你不用管,这事儿我和夏家的人早已商量过了。”见媚儿还不死心的追问,萧玖于是搬出了夏家作为借口。

  媚儿顿时就不吱声了。

  毕竟夏家人都支持萧玖,她再继续拦着似乎太多管闲事了。夏家人都同意了,那一定是很可靠的买卖,要不,她也跟着萧玖去投资投资?

  媚儿把这想法和萧玖一说,萧玖毫不犹豫的果断拒绝:“你不行,资金太少了,别人看不上。”

  虽然她相信祁亦盛会成功,但若是万一,万一祁亦盛失败了,她能承受损失,但媚儿肯定承受不住。

  听完萧玖的话,瞬间,媚儿就觉得身心受到了一万点的伤害。

  咬牙切齿的看着萧玖:“萧玖,你不插刀会死吗?”

  “呵呵。”萧玖给了媚儿一抹潇洒的背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