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重生之另类女神 > 第一百三十一章 简艾的儿子

第一百三十一章 简艾的儿子

  萧玖所乘坐的飞机失事,有人悲戚,自然也就有人觉得大块人心。

  顾家别墅。

  客厅里播放着飞机失事的最新新闻报道,顾母坐在沙发上,一边吃着零食,一边悠闲的靠在沙发上看着电视,一脸的痛快兴奋之色。

  “哈哈哈……这祸害,总算是被老天爷给收回去了,狐狸精,这下横死葬生于大海里喂鱼了,呵呵,一身媚功留着去阎王殿勾引鬼魂去吧……”

  癫狂的笑声,直把厨房里正在清洗餐具的保姆给惊得差点就失手摔坏了手里的进口骨瓷盘。

  夫人这大半年的时间,真是越来越情绪失控了,就好似魔怔了似的。

  保姆摇了摇头,加快了手里的清洗工作。

  电视里的央视新闻,外国主持人正一脸沉痛的播报着最新的进展。

  “……俄航飞机mp561飞机解体坠毁事件,由于北冰洋浮冰过多且没有任何定位信息,再加上此刻那里现在正处于夜里,综上各方面的因素,对搜救工作带来了极大的阻碍,还有几个小时才能天亮,在如此极端的寒冷天气下,若是真有幸存者的话,希望……我只能希望上帝能保佑他们……”

  顾母吹着空调,怀里抱着热水袋,嘴里吃着零食,悠闲的看着新闻,真是好不惬意。

  “萧玖……不知道你此刻上了黄泉路,喝过孟婆汤过了奈何桥了没,呵……不过,按照你放荡的品行,估计这会儿又在和那个死鬼鬼混,哪里舍得去忘记前尘之事去重新投胎呢!”死了好呀,死了就不会在时时刻刻勾搭着她儿子了,让她儿子似乎中了她的媚毒似的。

  嘴里喃喃自语的说完后,突然拿起电话,拨通了儿子顾未的手机号。

  嘟嘟嘟嘟——

  没人接?

  挂断电话再次拨了过去。

  还是没人接。

  顾母不死心的接连打了六七个后,手机居然关机了,一脸阴沉的看着手机,沉思了片刻,最后拨通了顾未上级的电话号码。

  电话刚一接通,对方还未说话,顾母便迫不及待的急切道:“程首长你好,我是顾未的妈妈,我想问一下,顾未此刻到部队了没?我打他电话怎么都打不通。”

  电话另一端似乎怔楞了一瞬。最后才语气感叹道:“小顾,你养了一个有情有义的好儿子啊!身上伤势还未彻底痊愈,听到萧玖所乘坐的飞机发生了解体坠海事故后,便第一时间回到了部队,主动且坚定的提出了要参与这一次的搜救工作。”

  顾未那小伙子,的确很是不错。

  在当众对萧玖表白被拒后,还能有如此胸襟,在对方遭难之时,奋不顾身的去寻找对方。

  程首长心里很是欣赏顾未这个得力的下属。

  无论是工作方面,还是品性方面,他都很是欣赏,本想把顾未同他外孙女撮合在一起,谁知道他试探了两三次后,却都被他装傻充楞的给糊弄过去了,他也不傻,自然看出了顾未的拒绝,他也不是那种喜欢强人所难的人,再欣赏对方,但无奈对方没那一份心思,男女感情,总得讲究个你情我愿,他可不想用权势压人,权势虽然有可能会达成所愿,但却会害了两个年轻人,两个家庭。

  他可不会去做那等糊涂事儿。

  所以,哪怕顾未拒绝了他的撮合后,他也依旧对顾未很是欣赏,并委以重任。

  顾母被这消息惊得浑身发颤。

  满脸抑制不住的滔天愤怒,嘴张了张,好一阵后,这才失控不敢置信的尖锐嘶吼着:“……那个混账,混,混账,他怎么能……”

  那个孽畜怎么能,怎么能还惦记着那祸害。

  程首长见顾母情绪失控,还以为是顾母在担心儿子的伤势,想了想,最后劝慰道:“小顾啊,你也别太有忧心了,咱们军人身体素质是杠杠的,他修养了快两个月了,身体伤势早就恢复了,而且这一次任务,并不会有什么风险,你放心吧。”

  “程首长,打扰你了,我就不继续打扰你工作了,再见。”顾母干巴巴的寒暄着。

  程首长眉头微蹙心里泛起了嘀咕,听到对方似乎情绪很低落,自然适可而止:“瞧你说的,什么打扰不打扰的,我还有个会议要开,就这样了,再见。”

  “再见。”

  挂断了电话后,顾母急不可耐的就拨通了父亲的电话。

  “爸,怎么办,顾未那孽畜真是要气死我呀!他身上伤势还没好,居然主动申请参与了去往北冰洋搜救飞机坠落的幸存者,屁的搜寻幸存者,他不过就是要假公济私想要亲自去找萧玖那贱人,爸,你说这么冷的天,萧玖没被摔死,也会被冻死的,指不定尸体都找……”

  带着哭腔的愤恨变调声音,刺耳又刻薄,话还未说完,就被电话另一端的刘老太爷一声低沉的怒吼给打断:“闭嘴。”

  “……爸,你……”刘沁芳彻底傻了,为什么父亲如此凶巴巴的对她?

  “刘沁芳,你脑子里装的都是屎吗?事已成定局,你现在找我抱怨诉苦,我他妈的都八十多岁的人了,也从位置上退下来了,我还能有几年活头?你是想让我帮你把顾未半道劫回来?还是存心想给我添堵早早气死我?”刘老太爷阴阳怪气的嘲讽话语,彻底把刘沁芳给震傻了。

  长这么大,父亲从未对她如此暴脾气的粗鲁训斥责骂过。

  瞬间。

  刘沁芳满脸的不敢置信,死死咬住唇无声的流着泪。

  嘟嘟嘟——

  电话被挂断了。

  刘老太爷气喘吁吁的扔掉手机,一脸的愠色,一旁的三儿子刘应强急忙走过去给父亲拍背顺气,无声吁了一口气,小心翼翼的对父亲道:“爸,你别生气了,芳儿她肯定是心里太难受了,这才会给你打电话对你倾诉倾诉,她是你捧在手心看着长大的,她对任何人耍心眼儿,也绝对不会对你老耍心眼儿的……你觉得我说得对不对?”

  说完后,偷瞄了一眼父亲的神情,刘应强心里也很是无奈。

  一边是全家几个大老爷们捧在手心长大的唯一小妹。

  一边是因为失去双耳残疾后心性情大变的父亲。

  此刻老爷子虽然嘴上说得狠,但指不定等一会儿就会后悔的,所以刘应强也只得撑起胆子出来开解劝慰。

  “出去。”刘老太爷干枯的手抬起挥了挥。

  “……好吧,爸,我就在楼下,有什么事情,你叫我一声就成,我这段时间公司平稳的走上正规,没什么大的事情,所以我就在家里躲躲懒。”

  “出去。”这一次刘老太音量再次提高,高到都破了音。

  刘应强被父亲这吼声吓得身子微不可查的一僵,随后依旧一脸含笑冲老爷子点了点头后,这才转身出了房门。

  刘老太爷靠在床头上,神情复杂的看着手机,过了好一阵后,这才很忒不成钢的冷冷吐出两个字——蠢货。

  刘应强刚走在楼梯口,便看到老六刘珂神秘兮兮的对他飞快的招手,大哥刘全武沉着脸,不知道在想什么,刘应强一脸的莫名,随后加快了脚步,看着老六不解问道:“什么事儿?瞧你这德性……”

  “三哥,你知道夏家吗?夏家出大事儿了。”

  夏家?

  夏家出大事儿?

  刘应强纳闷的不解看着大哥:“大哥,究竟是什么事儿呀?”

  “夏首长中了烈性剧毒——鼠毒强,经过医生抢救,虽然抢救过来了没死,但却成了植物人。”刘全武神情复杂的叹息一声沉声道。

  刘应强大惊。

  “好端端的,为什么会中了鼠毒强?什么人下的手呀?”

  刘珂一脸的幸灾乐祸。

  刘全武叹息的复杂道:“夏首长奋斗了一辈子,没被小鬼子,没被夷人的枪林弹雨炮弹弄死,却被自家人弄得半死不活的,真是令人为之惋惜……”

  “自家人?大哥,究竟是谁下的手呀?这么狠?”

  刘珂眼底划过一丝诡异之色,很快便消失不见,但还是被刘全武给扑捉到,见大哥目光看向他,刘珂心里顿时咯噔一声,不过面色却不显,依旧一脸痞气。

  “还能是谁呀!自然是被夏家人一直把她当成了萧玖替身的——夏沐川,据说之前夏沐川就对她爷爷下过一次大剂量的安眠药,差点就把夏首长给折腾死了,没想到萧玖连夜赶过去却把夏首长给哭活了,萧玖回到了夏家,夏沐川在夏家的地位直线下降,肯定会记恨在心,钻了牛角尖魔怔了,这才想要把她亲爷爷给毒死,夏家的大家长死了,萧玖自然就没靠山了。”

  刘全武目光定定的盯着刘珂,眸光带着审视:“你怎么把夏沐川的心里剖析的这么清楚?”

  这下,就连刘应强都发现了异端,不敢置信的询问目光直直看着从小就心狠手黑,胆大妄为一肚子坏水儿的六弟。

  面对两个兄长的注视,刘珂灿然一笑,神秘兮兮道:“佛曰:不可说,不可说……”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老大和老三怎么可能还不明白呢!

  两人顿时一阵心惊肉跳。

  “老三,你……你也太胆大了,你怎么能……”刘全武怎么都没料到,这六弟居然如此狠,其实正儿八经追究起来,夏家还真没有对不起刘家的地方。

  至于父亲耳朵被割这事儿,他们也只是怀疑这里面有萧玖的手脚,但却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其实这么多年来,刘家一家人能在仕途和商场上一帆风顺,夏家给了刘家足够多的庇佑,对于夏首长这个可敬可佩的革命英雄,刘全武其实是很敬重的,但,如今六弟居然做了那等糊涂事儿,这可……

  刘全武的脸色难看至极。

  “大哥,还请‘慎言’才是。”刘珂依旧笑得一脸的云淡风轻。

  刘应强长长叹息一声,好一阵都没说话。

  “老六,好自为之吧!”刘全武神情既失望又复杂的直直看了六弟一眼,说完后,转身就走,刚走了几步,脚步一顿,声音有点紧,带着微不可查的颤栗之声提醒道:“别仗着你有几分小聪明,就妄自想要同萧玖交手,不是我看轻你,刘珂,你不会是萧玖的对手。”

  语毕!

  刘全武转身便走了。

  刘珂端起热茶慢悠悠的喝了一口,刘应强看着六弟,一时之间,还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是商人,虽然追逐利益,但也不是一个不讲究情面,会恩将仇报之人,夏家对刘家的确是从未有过对不起刘家的事儿。

  老六这个人,是他们六兄弟中最为心思深沉,也是最为小肚鸡肠睚眦必报的主,一直秉承做事做人准则便是——宁错杀三千,也不可放过一个任何有嫌疑的人。

  他们这五个哥哥,小时候,经常还没搞懂究竟哪里得罪了老六,就被老六用各种损招给修理了。

  对于这个心思深沉的弟弟,他们心里其实都还是很忌惮的,不过随着年龄的增长,老六也成熟了不少,也没在轻易修理他们五个哥哥,但他们都知道,老六只是收起了爪牙不被他们看到而已,他学会了隐忍,把所有的阴险狡诈全都深深藏在了如沐春风般的笑意之下。

  走过去拍拍刘珂的肩膀,刘应强道:“你放心,大哥虽然正直迂腐了点儿,但他的心,还是偏向你,偏向刘家的。”

  刘珂笑了笑,一脸的轻松之色,似乎早就料到了大哥知道后的选择。

  ……

  全球各国的民众,都对这一次的空难事件极其关注,尤其是萧玖在全球的粉丝们,几乎连觉都很少睡,时刻都想知道搜救的最新进展。

  此刻。

  意大利的依山面海的半山腰别墅里。

  简艾目光阴沉的看着电视,美艳的脸上神情骇人,让屋子里一干佣人和下属,皆是大气都不敢出。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后,紧跟着一个铿锵有力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夫人,我是安德烈。”

  简艾纤手一挥,佣人便急忙过去开门。

  房门一开,简艾的视线便落在了来者的身上:“说。”

  短短第一个字,却寒意十足,透露出她此刻的压抑着快要喷薄而出的滔天怒意,安德烈手里拿着牛皮纸袋,朝简艾恭敬的点头问好后,这才把手里的袋子打开,把里面的照片递交给了简艾手里。

  看着照片里祁封鸣身子软哒哒的被一脸惊恐急切保镖抱在怀里,再翻看下一张,背景是医院的急诊室。

  飞快的翻看完十五张照片后,简艾神情说不出的复杂,既痛快又带着莫名的黯然,勾唇冷笑的呢喃着:“老了,祁封鸣,你终究还是老了……老了……”

  缓缓的闭上眼,过了片刻后,再次睁眼之时,方才眼底的一片复杂之时,已消失殆尽,只剩下冷厉的一片寒芒。

  “查的如何?祁……祁亦盛他真的,你确定他真的是乘坐的那一架坠毁的飞机?”简艾虽然面无表情,但冷厉的声音,却透着能让众人一听,就能听出里面的颤音。

  安德烈心里飞快的划过一丝莫名,随后面色一正,抬头看着上座那妖媚冷厉的不老东方女人,点了点头:“夫人,经过属下多次多方面的再三查询,祁封鸣之子祁亦盛的确是乘坐的mp561那一架已经坠毁的飞……”

  “够了,滚出去。”冷寒的声音在空旷的巨大客厅里响起。

  佣人们,一干壮汉下属们,一听夫人发怒,皆是心里一紧,一个个目不斜视,眼观鼻鼻观心一副入定状态,假装自己是个隐形人。

  安德烈身子微不可查的一颤,神情窘迫,心里愤恨不已,但最终还是恭敬的点了点头,退了出去。

  简艾双手死死的握住沙发两边的扶手,纤细的手背上,因为太过于用力而青筋高耸,平日里一双冷寒且带着媚意的眸子,此刻死死的瞪着地面,开启的诱人唇瓣哆嗦得好似疾风中的花瓣,诱人的喉结处,不断的做出吞咽的动作,似乎是难受,又似乎是紧张。

  好一阵后。

  寂静的屋子里,再次响起简艾的压低的咆哮之声。

  “滚,都滚出去。”

  屋子里十五个人犹如闪电一般,几秒钟的时间,便全都消失在客厅里。

  所有人都出去后,简艾低垂着的脸颊下方地毯上,地毯的颜色顿时就被水滴给浸湿了,地毯上的花瓣,在泪水的湿润下,颜色顿时就鲜活了起来。

  他死了。

  他还从未见过她,他就那么猝不及防的死了。

  简艾控制不住的吸了吸鼻子,随后猛的仰头,头靠在沙发靠背上,往着天花板,似乎只要这么一直仰望着,眼底的泪,就不会掉下来。

  心口好疼,好疼。

  简艾在心底询问着自己。

  为什么要伤心?

  为什么要因为他的死而去伤心?

  一遍遍在脑海里询问着自己。

  一脸悲戚的简艾,似乎想到了最为完美的答案,猝然一笑,眼中带泪的狂笑了起来。

  她终于找到,她为什么会伤心了。

  毕竟,祁封鸣还没死呢!

  祁封鸣没死,没有了祁封鸣最为在乎的祁亦盛,没有了那么好一个挟持祁封鸣的人,她不能慢慢折磨祁亦盛,就不能达到折磨祁封鸣,让祁封鸣痛不欲生的人质,把柄,所以她才会伤心的。

  在心里屡次催眠了自己后,简艾虽然说服了自己,可眼底的泪,却奇怪的怎么都控制不住,依旧刷刷的涌出。

  突然。

  大门传来一阵锁芯扭动的咔嚓声。

  能在她发怒之时没进过允许就胆敢开门进来,只有一人,那就是她的儿子——阿莱桑德罗。普莱齐奥拉。

  简艾慌忙用两手的衣袖胡乱擦拭了脸上的泪水,随后极力深呼吸了两下后,这才控制住情绪,展露出笑意端端坐在沙发上,看着徐徐朝她走近的儿子。

  “你回来啦。”简艾迎了上去。

  一脸冷沉而愧疚走过来的阿莱桑德罗,在看到母亲那泛红的眼,水汪汪的双眸后,脸色一变,急忙大步迎上去,给了母亲一个大大的拥抱,随后放开对方,目光直直的看着母亲,语气温柔却坚定:“妈,对不起,我让你失望了……”

  一口地道的华国普通话,出自阿莱桑德罗的之口。

  简艾笑中带泪的看着儿子,强撑着展露出一抹笑意,安抚道:“没事儿,出了意外,这事儿你也不会预料到,萧玖,死了便死了吧,全球这么多人,只要用心,总会找到下一个实验体的。”

  在听到母亲说‘萧玖死了’这四个字时,也不知为何,心里突然间闷得难受。

  下一瞬。

  阿莱桑德罗在心里自我辩驳道:第一次失手,心里不是滋味难受也是正常的。

  见儿子发呆,简艾一脸的紧张,目光冷寒警告的死死瞪着儿子:“宝儿,你给我仔细听清楚了,萧玖这事儿,你的任务到此为止。”

  阿莱桑德罗。普莱奇奥拉的华国小名,取的很有华国范儿。

  宝儿低垂着头,简艾看不清儿子的神情,但却看到了儿子那微微动了动的唇瓣,以为儿子没死心,声音越发的冷了:“宝儿,妈再次警告你一次,萧玖的事儿,到此为止,如今全球那么多国家都参与了救援,就算是萧玖的尸体,你想要弄到也绝对不可能,妈不想让你去冒这个不必要的风险,你知道吗?”

  宝儿忽然猛的抬起头,目光灼灼。

  “妈,我有预感,萧玖她不会就这么死掉的。”

  “……死没死,不是你说了算,不管死没死,没有我的允许,你都不准擅自行动,明白没?”

  宝儿迟疑了一瞬,最终还是痛快的点了点头。

  简艾这才松了一口气。

  ……

  当黎明的那一丝曙光从天际传来,冲破漆黑的黑时,浮冰上的众人都忍不住为之兴奋起来。

  阳光,能带给他们些许微弱的热量。

  明亮,能让搜救人员更易发现到他们。

  媚儿靠在冯苟的怀里,微微瑟瑟发抖的露出欣喜的脸颊,看着太阳升起的方向,兴奋得微微眯起了双眼:“玖玖,玖玖,我们今天一定能得救的是吗?是吗?”

  萧玖笃定的点了点头:“会的。”

  祁少松开萧玖,笑说道:“我先去用冰制作凸透镜,你能帮我收集一些衣物,然后想办法帮我弄成引火物吗?”

  “好。”萧玖痛快的答应,随后看向冯苟和媚儿,淡淡道:“你们留在这里儿,别胡乱乱跑,等我找到了引火的东西,就给你们抓些鱼上来吃。”

  冯苟手臂断了,没法帮忙,媚儿脸颊那么大的伤口,身娇体弱的更加不可能跨越浮冰之间的缝隙,还不如老实待在,免得越帮越乱。

  媚儿看着犹如永远都不会倒下,不会脆弱的萧玖,双眼含泪,忙不迭的好似小鸡啄米一边狂点头,冯苟看着断掉的手臂,眼底划过一丝气闷,气闷他此刻居然没法帮到祁少,反而还需要祁少和萧玖来照顾他。

  萧玖可没心思去猜冯苟会有什么心里想法,雷厉风行的性子所做就做,一个助跑,随后一下子跳到了三米远的浮冰缝隙,落到另外一块浮冰上,随后开始攀爬浮冰,只有攀爬到浮冰的顶端,才能看到这附近有无从飞机上掉落下来的衣物,或者是纸张什么的。

  墨墨顿时就有种——天降大任于斯人也,肩负着众人生死的使命感。

  欢快的飞翔在半空,开始搜查着地面。

  两分钟后。

  墨墨带着惊喜的声音响起:

  萧玖立马撒丫子就开始再次充当袋鼠似的,接连跳跃了五六座浮冰后,终于抵达了墨墨所说的那块浮冰。

  急忙走过去一看,果真是一块毯子,只是,毯子已经湿透了。

  不管怎么说,能找到东西就好,萧玖把毯子捡了起来。

  墨墨也知晓,光凭借这一点儿,是不可能长时间的燃烧,而且,点起的烟火,得越大,越能引起天空中的飞机注意。

  很快,墨墨又在三千米远的浮冰上,看到一个大大的背包,就好似那些驴友背着的那种又长又宽的大背包,墨墨喜得急忙给萧玖报喜

  萧玖一听有包裹,急忙冲了过去。

  幸好,萧玖的运气不错,从捡到毯子这一块浮冰到背包的浮冰间隙都不怎么大,最大的距离,也就五米这样的距离,反正又不会被人看到,于是萧玖使出异能,发挥出极限,很快,便找到了墨墨口中所说的那个大背包,急忙冲过去打开一看。

  真是太令萧玖兴奋了。

  里面有干燥的衣服,还有一些小包装的卫生纸巾,甚至还有五盒巧克力。

  “我厉害吧!”墨墨邀功的停留在萧玖肩头上,得意洋洋的伸长脖子看着萧玖,一脸求夸奖的表情。

  “干得不错。”萧玖摸摸墨墨的脑袋,随后背上背包,刚走出两步,突然对墨墨再次说道:“再去搜寻搜寻看看吧,我先把这些东西带回去,还得找更多的东西才行。”

  墨墨耷拉着脑袋:“好吧。”

  扑棱着翅膀,墨墨认命的迎着寒风,继续飞出去在半空搜寻着。

  当萧玖满载而归时,在冰面上忐忑等待的五人,目光齐齐射向萧玖,不,是萧玖背上的大背包。

  “……萧玖,你真棒。”外国成熟帅哥面色潮红,朝萧玖竖起大拇指。

  很显然,一看就是这帅哥已经被冻得发起了高烧。

  “萧玖,你太厉害了,太厉害了,这么快就找到了……有,里面有御寒的衣物吗?”媚儿迫不及待的起身就朝萧玖走去。

  祁少眸子一冷。

  冯苟瞄到后,身子一颤,看着媚儿想要开口提醒,却最终忌惮于祁少的淫威,而选择了闭嘴。

  “你这里面都有什么呀?”媚儿说着,就要伸手过去接过萧玖的背包。

  不料却被祁少抢先一步拿走了萧玖背上的大背包,目光淡淡却透着赤果果的鄙视,看着媚儿道:“你拿不动。”

  语毕,便一手提着背包,一手揽住萧玖的肩头双双朝着营地走去。

  媚儿愣了一瞬,还是一脸的莫名。

  “……好冷,好冷,萧玖,萧玖,有,有吃的吗?求求你给我点儿吃的,给我点儿御寒的衣物吧,我快,快要冻死了……”空姐蜷缩着身子,在地上不住的抽搐着,很显然,已经是高烧到快要抽筋的地步了,不过,在求生意识下,一看到萧玖拿回了大背包,立马开口请求帮助。

  萧玖目光淡淡的扫了一眼地面的空姐。

  说实话。

  这背包里的只有一些补充糖分的巧克力,她还真的不想给那个没什么交情的空姐,本想假装没听到,最后想了想,冷冷道:“我也不知道里面有什么,总得打开了才知道有没有食物,有没有衣服。”

  虽然萧玖语气淡淡,但空姐却再也敢轻易开口了,她有一种直觉,若是她再继续纠缠萧玖,萧玖一定会厌弃她,然后对她不管不顾的,毕竟在这个地方,什么时候会有救援,谁都不知道,任何一点儿食物,一点儿御寒的衣物,就都是能多活一天,多活一分的保障。

  打开背包,看到里面的五盒巧克力时,祁少眸子一动,随后拿出三盒放在冰面上,在扯出里面的衣物时,一手把剩下的巧克力给按在在背包底部。萧玖眸子一闪,很是满意祁少和她心灵一致的想法,其实,她才不想把自己辛辛苦苦找回来的东西,公平的分给不劳而获的陌生人。

  祁少把一盒巧克力拿起来递给萧玖:“先把这一盒巧克力分给大伙,这两盒得留着中午再吃。”

  萧玖点点头。

  这一盒有八颗,于是萧玖给没干活的四人一人一颗,她和祁少各自两颗。

  冯苟和媚儿自然是不会有意义的,只是那个空姐,眼底却闪过一丝不满,她生病这么严重,为什么多给她一点儿?

  那个外国帅哥,倒是真挚的朝萧玖道谢。

  “能,能再给我一颗吗?我实在是,实在是冷得我受不住了,再不多吃点儿东西,我会撑不到救援到来的。”空姐压抑着眼底的不满,可怜兮兮的朝萧玖再次索要着。

  媚儿顿时就脸色一变。

  开口就对那空姐怒骂讽刺了起来。

  萧玖虽然听不懂,但却看懂了那空姐看着她手里巧克力时的狂热目光,视线直直的看着那空姐,手指指着祁亦盛,淡淡道:“我和他要干活,所以得保持体力。”

  “萧玖说得对。”冯苟立马出言表示支持。

  这脑残粉的激动模样,惹得一旁正在清理物品的祁少猛的扭头看向冯苟,冯苟心里一抖,立马低下了头,再也不敢多看萧玖一眼。

  自家祁少,是个——大醋坛子。

  而且还是个武力值爆表的凶残醋坛子,今后他同萧玖说话时,一定的谨慎,谨慎,再谨慎……

  媚儿一脸怒意的瞪了那空姐一眼,把萧玖的话翻译给空姐后,空姐嘴唇动了动在,最终还是没敢说些什么。

  “玖玖,那女人还真是脸大的很,屁事儿没干,你有不是她爹,又不是她妈,更不是她崇拜的上帝,凭什么呀?凭什么居然还想你多给她一点儿。”媚儿一边珍惜的看着手里的巧克力,一边时不时的瞄上一眼那空姐,毫不掩饰的嘲讽着那空姐的不要脸。

  这种人,末世她早就见识过不知道有多少了。

  萧玖也没放在心上。

  转身朝祁少走去,边走便剥着巧克力的纸张,走到祁少身前时,把手指尖上捏着的巧克力递向蹲在地面的祁少嘴边。

  “吃吧。”

  昨天他似乎很不喜欢血腥的味道,只吃了很少的一块生鱼肉,她能用异能支撑,他却没法。

  祁少瞳孔一缩,目光怔怔的看着唇边的巧克力,看着那白皙细腻的纤长手指,抬眸看向萧玖,瞬间,一双眸子里好似璀璨的烟花炸开,迷人而令人眩晕。

  萧玖被看的耳根直发烫。

  脑子轰然间醒悟过来。

  为什么她刚才居然会如此关心他?

  她把食物看的那么重,为什么她还没吃,心里却第一时间就想到了他?关心着他会不会犯胃疼?

  看着萧玖似乎被她自己的行为给震惊到了,祁少心里越发的愉悦了,脖子一伸,张嘴就含住了萧玖手里的巧克力,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他连萧玖的两根指头都给含进了嘴里。

  感受着细腻温湿的口腔触感,萧玖的拇指和食指好似触电般似的猛抽了回来,看着祁少那双眼含着意味深长的笑,萧玖脸颊发烫,慌忙把手里的巧克力丢给祁少一颗,背对着媚儿等人,一溜烟的就又跑出了这一块浮冰。

  “我再去收集些物质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