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重生之另类女神 > 第一百三十章 植物人

第一百三十章 植物人

  夏沐川站在重症监护室外,面若死灰。

  她完了。

  彻底的完了。

  昨晚下药后,她把鼠毒强的药瓶往书包里放时,由于塑料袋没系,慌忙之中瓶子里残留着极少的液体流在了她的手指上,而手指又触摸到了书包的不料,昨晚心惊肉跳忽略了这一点儿,此刻书包外套都被送去检验后,她这才想起昨晚那一茬。

  再等一会儿,等到她的书包,衣服检查结果出来后,在铁证面前,她再也没法抵赖了。

  这一次。

  她死定了。

  爷爷那么偏爱萧玖,小叔,二叔也那么偏心萧玖,就算是父亲,也绝对不会再次容忍她犯下如此大错了。一想起今后会被关进牢房,夏沐川便惊惧得浑身发抖。

  蔡嘉和两个儿子看着夏沐川这害怕的反应,没有露出一丝的同情——实在是夏沐川小小年纪,心性简直太恶毒了。屡次对痛爱了她多年的亲爷爷下毒,简直不可饶恕。

  夏沐川目光怔怔的看着窗户,突然,趁蔡嘉母子三人分神之时,以掩耳不及盗之势的猛的冲进了重症监护室。

  “沐川你干什么?回来。”蔡嘉心中一阵狂跳的紧跟了进去。

  屋子里众人脸色一变,尤其是夏家三兄弟。

  “滚出去。”夏逸怒声吼叫,声音都吼破音了,猛的起身就朝夏沐川走去,准备把夏沐川赶出去。

  “出去。”夏鹏看女儿脸上疯狂的神情,似乎猜到了什么,转身就朝女儿冲了过去。

  周警卫见势不妙,也冲了过去。

  夏沐川却啪一下关上房门并迅速反锁,脸上神情疯狂而扭曲,双眼恨恨且痛快的看着夏老太爷:“爷爷,你知道吗?你一心偏爱的孙女夏萧玖,她死了,她已经死了你知道吗?”

  夏老太爷此刻正不悦的看着异常反常的孙女,猝不及防的听到这一番话,不敢置信的同时,因为愤怒而瞬间浑身剧烈的颤抖,心电图瞬间拔高并发出滴滴的警报声。

  “……你,你这孽畜,你胡说什么?”夏老太爷双眼神情既失望又愤怒。早上孙女还和他有说有笑,为什么总是一遇到萧玖的事儿就钻牛角尖,好端端的居然诅咒萧玖。

  “首长,首长你冷静点儿。”周警卫急忙出声安抚。首长刚醒来,情绪可经不起如此大起大落。

  “爸,爸你冷静点儿,沐川她疯了,你别听她胡说。”老三一脸惊恐的冲过去不停的给夏老太爷抚胸顺气。并侧头看着似乎傻了似的夏鹏吼叫道:“大哥,快叫医生,快……”

  “……喔,我,我这就去……”怔楞了一瞬的夏鹏立马转身冲了出去。

  “夏沐川,你要发疯就出去发。”夏逸一脸的狰狞,伸手就要去捂夏沐川的嘴,却不料夏沐川反应极快的蹲下双手抱头遮挡住,扯开嗓门癫狂的飞快说道。

  “爷爷,没想到你也有自欺欺人的一天……哈哈哈哈,萧玖那贱人,老天都想收了她,你知道吗?全世界的人都知道萧玖所乘坐的飞机,已经在北冰洋上空飞机解体坠机了,爷爷,就你自个傻瓜不知道呀!呵呵,一万多米的高空掉下去,她是活不……”

  话还未说完,就被夏逸一掌狠狠的击晕了过去。

  夏老太爷只觉得瞬间五雷轰顶了一般。

  脑子一片空白,连呼吸都差点忘记了,双眼不住的翻着白眼儿,萧玖,他的萧玖啊……

  “爸,爸你坚持住,夏沐川她疯了,她得了精神病,今天在学校犯病了,这才急忙忙送进了医院,刚看完心里医生出来……爸,你信我,萧玖她没事的,真的。”夏逸是属于从小面不改色的撒谎都不用过脑的那种人,此刻瞬间就找了个合情合理的理由解释夏沐川刚才疯癫的行径。

  一定不能让爸知道萧玖此刻的遭遇,绝对不能。

  专家医生和院长匆匆的赶来了。

  刚推开重症监护室房门,就被夏老太爷了冷厉的呵斥声所阻止:“咳咳……都不准进来。”

  夏鹏脸色一僵。

  医生们也怔楞住了。

  “夏逸,你说,萧玖,萧玖究竟怎么了?”夏老太双手紧握青筋高耸,逼视着儿子质问着。

  虽然心里已经明白十有**是真的,可他还是不愿意相信,不愿相信他的乖外孙女会那么倒霉遇上那种事情,可不愿意相信是一回事儿,所以,他想要再次从儿子嘴里听到确切的消息。

  医生们瞬间脸色一变。

  夏家的家属究竟怎么回事儿?

  不是再三交代了,不能把这个噩耗告诉夏首长的吗?

  为什么这会儿夏首长一醒来就知道了萧玖出事的消息?

  医生们隐晦的谴责目光射向夏家三兄弟。

  “萧玖没事,真的。”夏逸依旧坚定的否决这一点儿。

  只是,关心则乱。

  知子莫若父,夏老太爷怎么可能会不了解一手带大的儿子?看看老大身旁那些医生刚才的神情,夏老太爷脑子一晕,极力撑住一口气,放缓了呼吸,目赤欲裂的死死逼视着夏逸,手指哆嗦得极其厉害:“说……你们,你们若不想现在,现在就气死我,说……萧玖她究竟,她究竟怎么了?”

  夏沐川那小畜生,小孽畜虽然混账,但却绝对不会无的放矢张嘴乱说的。

  他的萧玖,他好不容易才找回来的外孙女啊!

  夏老太爷双眼含泪,可却死死的忍住。

  被父亲如此逼视逼问着的夏家三兄弟,一个个红了眼,老爷子虽然被折腾都快要丢了命了,可脑子却并没有糊涂,三人彼此对视了一眼后,正犹豫着要不要说时,夏老太爷突然把视线对上了周警卫:“小周,你说。”

  泛红了双眼的周警卫怔楞了一瞬,看着首长这誓不罢休的神情,一脸的愧疚和为难。

  看看贴身陪伴了他多年的周警卫,再看看三个儿子的神情,夏老太爷什么都明白了。

  “萧玖,萧玖……萧……”他的萧玖啊,为什么会这样?夏老太爷只感觉到眼前一阵阵发黑,胸口好似被什么东西梗住了一般喘不过气,身子一软,脑袋一歪,软踏踏的倒在了床上。

  “首长,首长。”

  “爸……”

  “都让开,赶紧出去,得赶紧采取急救措施。”院长冷声的呵斥着夏家的众人。

  夏沐川,是被周警卫抓住手,直接给从监护室如同拖一条死狗一般,给拖出去的,夏家人一个个全都趴在监护室外的玻璃窗口,闪烁着泪花的泛红的眼死死的盯着里面的一举一动。

  心肺复苏。

  电击心脏。

  注射强心针。

  四十分钟了,这一系列急救措施都做完后,夏老太爷依旧没有任何反应,当夏家人看到专家医生收回了手,且对着身后的医护人员面色难看的摇了摇头后,夏家人彻底崩溃了。

  “爸,爸……”

  “首长。”

  周警卫猛的推开房门,一边冲进去,一边撕心裂肺的冲床上的夏老太爷唠唠叨叨说着。

  “首长,首长你怎么能就这么去了,飞机失事了,萧玖小姐福大命大,一定不会有事儿的,要是萧玖小姐回来看到你不在了,萧玖小姐会有多难过你知道吗?你怎么能忍心丢下萧玖小姐一个人?你们才刚刚相认,萧玖小姐才刚感受到亲人的关怀……”

  “夏沐川,夏沐川我要打死你这忤逆不孝,弑杀亲人的小畜生……”夏逸含泪咬牙切齿猛的转头看向倒在地面的夏沐川,大步走过去。

  “啊~啊呜~”走廊里,夏沐川发出凄厉的哀嚎声。

  这痛苦尖叫声,震得所有医护人员耳膜发疼,心里发寒,不知道的,还以为夏沐川是被人活生生的分尸了似的。

  拳头如同密集的雨点儿般,狠狠的击打在夏沐川的身上。

  一拳拳,皆是使出了全部的力量。

  咚——

  一声拳头与肉撞击的闷响声响起。

  紧接着。

  咔嚓——

  骨头断裂的声音响起。

  所有人的都被夏逸这凶残的打发吓懵了。

  所有医护人员连同院长,都不敢出声去阻止。

  虽然那女孩子被打得很可怜,但是,他们也知道,夏家人不会无故殴打亲人的,而且,这个女孩子十有**,还会是对夏首长下鼠毒强的罪魁祸首,于是乎,众人都在一旁冷眼旁观着,夏家的事情,他们可管不起。

  夏鹏看着女儿身子蜷缩在地上发出撕心裂肺的痛苦哀嚎声,心里说不出的难受,父亲死了,是女儿三番两次出手害死的,沉痛的闭上双眼,扭头干脆不敢去面对这一切。

  夏沐轩两兄弟看着情绪崩溃失控的父亲,被从未看到过的这一幕吓得整个人都傻了。

  蔡嘉把两个儿子揽在怀里,虽然她自己也很害怕,但更过的,则是解恨,颤声安抚着两个儿子:“别怕,你爸做的没错,犯了错的人,就该打。”

  都是她的错,她没有看紧夏沐川,若是她看紧了夏沐川,爸也不会被活活气死的……。

  蔡嘉泪如雨下,愧疚,自责,心揪疼得难以喘息。

  夏鹏和夏龙江两人脸色难看的对视一眼。

  “二哥……”夏龙江冲过去从夏逸背后紧紧的抱住,声音哽咽的急切道:“二哥,别打了,打死了她,也……我们还是赶紧进去看看爸爸,我们多和他说说萧玖的事情,指不定,指不定能有奇迹发生呢。”

  听到这话,夏逸神志这才略微清醒了一些。

  咚——

  咔嚓——

  又一拳重重的砸在了夏沐川的身上。

  “啊~救,救命,救命啊……”此刻,夏沐川痛呼呼救的声音,都宛若蚊蝇一般的虚弱,身子蜷缩在地上,时不时的抽搐一下。

  脸,已经成了猪头。

  耳朵,不断的发出嗡嗡作响的声音,已经什么声音都听不见了,脑袋晕乎乎的,感到天旋地转似的难受。吐出一口血沫,随同吐出的血沫里混着七八颗带血的牙齿。

  剧烈的疼痛下,身子反射性的抽搐时,浑身就好似所有骨头都被车子碾压碎了一般的难受,她的四肢,已经不受控制了,呼吸时,胸口传来撕心裂肺的锥心疼痛。

  一口血接着一口血往外吐。

  肿胀的双眸眯成一条缝,模糊的的看着二叔离开的背影,夏沐川脑子此刻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二叔是个恶魔,是个六亲不认的冷血恶魔。

  事到如今,夏沐川依旧没有从她自身找原因,找错误。死不悔改,会让她在今后的后半辈子,极其凄惨的……

  夏逸和夏龙江冲进了监护室,听到周警卫紧紧拽住父亲的手,一直在唠叨着萧玖,夏逸泪如泉涌,突然,他手忙脚乱的掏出手机,飞快的在网络上查看着有关萧玖搜索的最新情况。

  看完后,急忙给夏老太爷说最近情况。

  当然,说得都是对夏老太爷有益的消息。

  比如说:有点多少国家的搜救援人员去了之类的。

  周警卫说得穷词了,夏逸上,夏逸说完了,夏龙江上,三人交替着在夏老太爷耳边说说个没完。

  夏鹏交代医生把女儿送去急救后,返回到重症监护室,看着两个兄弟还不肯接受父亲已经死去的事实,走过去拍拍两人的肩膀:“二弟,三弟,周警卫,你们,你们别在打扰爸安息了,这样爸走也走的不安心,你……”

  咚——

  夏逸一听这话,转身就狠狠的给了夏鹏一拳,双眼透出滔天的恨意,薄唇轻启:“滚……”

  爸为什么会死?

  还不都是因为老大教女不严,屡次放纵这才导致的严重后果。

  夏逸好恨,好恨他当初为什么在那小畜生给父亲下了安眠药差点害死父亲时,坚持把那小畜生送进监狱里去改造,若是当初他坚持到底,今天父亲也不会再次死在那小孽畜的手里。

  一想到战场无数的父亲,临老了,却死在了亲人的手里,夏逸变悔不当初。

  夏鹏知道二弟,三弟心里是在怪他的,可他也冤屈,他也不想这样的,面色瞬间涨红。

  有愤怒,有愧疚,有压抑着即将脱口而出的冲动。

  看着尸骨未寒的父亲,咬了咬牙,恨恨的转身走了出去。

  “二哥。”夏龙江欲言又止的想要劝阻。

  “都怪他,若不是他上次护住那小畜生。包庇那小畜生,怎么会让她再次起了那歹毒的心思?”

  夏龙江瞬间说不出话了。

  二哥是在怪他,他此刻何尝不责怪自己,责怪当初对侄女犯错后的心软。

  两兄弟在因夏鹏而争论之时,周警卫把唇抽经夏老太爷的耳旁,声音不小,但也不会让夏家两兄弟听见:“首长,萧玖小姐可是身怀秘密‘气功的’而且,你忘记了吗?萧玖小姐她会跳伞的,飞机解体到坠落,这短暂的时间里,她一定会找到降落伞顺利降落的,现在各国都派出了救援搜寻,她一定还活着,你快醒醒……”

  周警卫的话刚落。

  屋子里,顿时就响起了心跳监控的仪器响声。

  “滴……滴……”

  “首长?首长你醒了,快睁开眼?快……”周警卫狂喜的激动落泪。

  夏逸和夏龙江两兄弟此刻看到那仪器,争先疯了似的冲出了屋子去找医生去了。

  一听夏家家属说夏首长已经有了心跳,虽然不敢信息,但还是飞快的冲进了重症监护室,一系列的抢救再次开始了。

  虽然有了心跳,也有自主呼吸,但却沉睡不醒,医生不得不告诉夏家人:“很遗憾,首长目前这种情况,我只能遗憾的告诉你们,夏首长他——已也成为了植物人。”

  父亲死而复活的惊喜,瞬间就被这个噩耗惊得身子一晃。

  周警卫看着夏老太爷,沉痛的闭上了双眼,从不信佛的一个人无神论者,此刻在心里不断的祈求着菩萨:大慈大悲的各路菩萨,首长虽然犯了杀戮,但他犯下的杀戮,是为了能够解救更多的苦难群众,求求你,一定要保佑首长,保佑萧玖能平安归来。

  只要萧玖小姐还活着,首长就能有醒来的那一天……

  ……

  距离飞机坠落事发,已经过去整整六个小时了。

  虽然派出了很多救援,可由于飞机是在中途突然解体,机长压根就来不及发求救信号,北冰洋这么大,而且海面浮冰众多,飞机坠落下去后沉入水底,飞机应急定位发射器沉入水底后,信号减弱,这就为搜救增加了不少难度。

  真冷。

  浮冰上的六人,在黑漆漆的夜里挤在一起希望能取暖,但在零下四五十度的夜里,没有任何保暖衣物,想要挤一挤就能取暖,那简直是天方夜谭,尤其是众人在飞机上时都脱去了外套,一件单薄的毛衣或者是长袖衬衣,哪里能保暖?

  “呃呃~嘶嘶……好冷,好冷……”空姐已经冻得发起了高烧,浑身激烈的颤抖着,嘴里含糊不清的痛苦呻吟着。

  被刺中肺部的外国帅哥,此刻也冻得死死咬住了牙撑着。

  “什么,什么时候才会有救援来?”媚儿挤在萧玖身旁,哆哆嗦嗦的艰难问道。

  “明天,明天一早,一定就有人前来的。”萧玖右手搂住媚儿,笃定的回答。

  媚儿疲倦的闭上了眼儿,希望能一觉睡醒后,就能看到前来救援的飞机。

  萧玖右手偷偷输出了一些异能去温暖着媚儿的身子,这几个小时,若不是她时不时的输送一些异能给媚儿,媚儿早就要冻得和那空姐一般生病了。

  “冯苟,身子再往媚儿身边靠一点儿。”祁少对冯苟吩咐着。

  “好。”冯苟朝媚儿身旁移了移身子,用手揽住媚儿的身子两人贴在一起,这样彼此都能缓和一些。

  祁少在萧玖的左手边,媚儿在萧玖的右手边,冯苟在媚儿的右手边,空姐挨着冯苟,外国帅哥挨着祁少。六个人围城了一个圆,背靠背的坐着。

  这六人中,只有萧玖和祁少两人没带伤。

  祁少大半边身子,都靠在了萧玖身上,这样,他就能替她焐热一部分身体,虽然明知道她有异能在身,应该不会怕冷,但想到为了救他,她耗费了那么多异能,他也知道,萧玖其实在暗中偷偷给他,给媚儿和冯苟输送过异能,他不想她消耗太多能量而身体虚弱。

  紧紧的搂住她的腰,紧紧的贴着她的身子,虽然此刻环境恶劣,但他的心里,却甜甜的,在萧玖耳旁低声道:“明天天一亮,我用冰打磨一个凸透镜,然后找点儿衣物看能不能升起火来,这样搜救的直升机便能在一片浩瀚的白茫茫浮冰海面看到我们。”

  在寒冷的夜里,喷出的炙热气息令萧玖极其敏感,身子微不可觉的一僵,耳根和脸颊瞬间一热,不着痕迹的扭头避开,含糊道:“嗯。”

  见萧玖闪避,漆黑的夜里,祁少两边的唇角勾了勾,随后再次贴近萧玖。

  避无可避,萧玖见祁少一一个劲儿的靠过来,也不知道怎么的,脑子忽然闪过一个念头——他冷?

  左手附上他的腰,刚给祁少输送了一些异能,下一瞬,她的手就被祁少带着凉意的手给紧紧握住;“我不冷,靠着我睡一会儿吧。”

  他的手掌很用力的握了一下,松开后,再次收紧。

  萧玖明白了他动作的意思,察觉到他身体的确没有因为寒冷到极致而颤抖后,这才收回了手。

  仰头看着天空。

  也不知道外公知不知道她乘坐的飞出事儿了?

  若是。

  若是外公知道了,外公他,他怎么能承受得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