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重生之另类女神 > 第一百二十九章 坠机,萧玖我定不负你

第一百二十九章 坠机,萧玖我定不负你

  飞机解体失事?

  好呀!

  真是太好了!

  被夏逸松开后的夏沐川听到这消息,瞬间眼底就一片狂喜之色。

  萧玖出事儿。

  夏鹏心里一时形容不出是个什么是滋味儿,不过当看到女儿这流露于表的幸灾乐祸之色,脸一黑,若不是他坐在副驾,女儿在后座,他特定会气得一耳刮子狠狠的扇过去。

  才从她二叔手里死里逃生,便流露出这般的得意之色,简直越来越没脑子了。狠狠的警告瞪了女儿一眼,夏沐川眼底的得意痛快之色一僵,随后低下了头。

  此时夏逸没有心情去理会这个小孽畜,刚才被三弟的消息炸的脑子完全一片空白了一瞬,反应过来后,声音哽咽颤声忙不迭的再三确认道:“……你确定,你确定是萧玖所乘坐的那一架班机?”

  电话里沉默了一瞬,随后沉痛的肯定说道:“是,萧玖的经纪人在上飞机前,还照了一张她们所乘坐的那一架航班飞机照片上传在微博上。”

  夏逸手已经颤抖得几乎握不住手机了,艰难的咽了咽口水,沉声道:“爸还在重症监护室,这事儿千万不能让任何人在爸面前念叨,指不定老爷子意识是清醒的。”

  “……我知道的二哥。”

  “就这样吧,有什么等我们回了医院再说。”

  挂上电话,夏逸整个人都好似虚脱了一般。

  本以为,父亲只要还有一口气在,撑到几个小时后萧玖回来,人逢喜事精神爽,父亲指不定看到萧玖就能撑过这一关了,可如今,却发生了这样的意外。

  飞机在上万米的高空解体后直直坠入北冰洋,从这么高的空中坠落下去,坠落到冰寒的北冰洋,萧玖,萧玖她还有生还的可能吗?

  扫了一眼面无表情的夏鹏,再看了一眼扭头看着车窗外背对着他的侄女,这一刻,夏逸心底一片寒凉。

  ……

  此刻。

  全球新闻媒体,以及萧玖庞大粉丝群的粉丝们,在第一时间听到偶像乘坐的飞机居然在空中解体坠落在北冰洋这个消息后,网络上炸开了锅。全球各大娱乐频道,以及最具权威的全球各国电视新闻频道,全都在播报这一不幸的消息。

  夏龙江翻看着萧玖的微博下方留言,一边看,一边无声流泪着。

  祁封鸣在第一时间得知了这个噩耗后,浑身哆嗦了好一阵后,当场就晕死了过去,送医查出是脑溢血后,医生为了止血,只得及时给他做开颅手术。

  同一时间。

  北冰洋。

  冷。

  真冷。

  足有半个篮球场那么大的浮冰上,此刻躺着一共六个浑身湿透的狼狈男女,外加一只鹦鹉。这六人,都是头等舱以及飞机中前部座位上的乘客,飞机从机身中后部断裂,直接将飞机断成了两段向后就迅速坠入了北冰洋,机头坠落厚厚的冰山上,巨大的冲击力击穿了冰山随后朝着冰窟窿开始沉降,不得不说,人在极限情况下,求生欲爆发时,总有一部分人会激发出求生的潜力,比如:在飞机沉降到冰水里时爬出来的六人。

  头等舱和飞机中间部位的乘客加起来,至少都有两百多个,可从坠落的飞机里爬出来的,却只有六个人,其他人还来不及爬出来,就被坠入冰水里的飞机带入了水下,再也爬不起来了。

  而起祁少和冯苟,便是这六名幸存其中的两人。

  祁少因为着实太想要看到萧玖了,于是就给米国电视台施压,这才让萧玖在完成了录制后,不需要辗转飞往米国,而是在俄罗斯直接飞回华国,当然,他在萧玖录制完节目的前一天,就已经飞往了俄罗斯等待着萧玖,打定主意趁此机会和萧玖一起回国。

  谁知道,两人欢喜的见面后,刚上飞机两个小时,就发生了空难事件。

  在今后的无数次回忆里。

  祁少总是会忍不住庆幸,他曾做出了前往俄罗斯的决定,正是因为他来了,才能有何萧玖一起共患难,共生死的经历。

  当然,这都是后话。

  此时此刻。

  冯苟右手胳膊断了。

  媚儿左边脸颊处,足有一道五厘米那么长的一道皮开肉绽的伤口,灾难性的死里逃生后,连脸上的伤口都已经没有心思注意到,整个人吓傻了似的瘫倒在冰面上,后怕的撕心裂肺嚎哭了起来。

  一名欧美面孔的成熟男人,肺部的位置被一块飞机上的铁片给刺进去,血,并没有流出太多,应该插的不是很深。

  另一名欧美面孔穿着裙子的空姐,伤势是最轻的,只是脚踝被扭了。

  祁亦盛伤势最严重,心脏位置处被一块巴掌那么大的铁片刺中了他的心脏,飞机在急速坠落时,飞来的铁片本是朝萧玖飞来的,可却被他用身子去替萧玖挡住了。

  萧玖浑身没有什么明显的外伤,可看着此刻祁亦盛胸口那大量涌出的刺目鲜血,心口一阵阵的揪疼,痛得都快要喘不过气了一般。

  “怎么办?怎么办?祁少伤得这么重,该这么办?”冯苟慌了神,想要伸手摸摸祁少,又害怕会他的碰触会让祁少越发的难受,如同一只无头苍蝇一般的慌乱,魔怔了似的嘴里不断呢喃着。

  祁少目光直直的看着萧玖,似想要说些什么?可却严重失血以及剧烈的疼痛之下,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说出来。

  看着萧玖难得的被吓傻了似的,墨墨扑棱着翅膀飞到萧玖肩头,气急的高声提醒着对方。

  气急失控的尖锐提醒声,让萧玖瞬间思绪回笼。

  想也没想,便把祁少搂进怀里,两人背对着众人,右手放在祁少的心口位置,催动异能,查探着祁少的心脏,铁片,刺入的真是太深了,几乎刺进了祁少三分之一的心脏位置。

  铁片上,有生锈的痕迹,此刻她只能先拔出了铁片,才能修复他的伤口。

  “忍住。”萧玖的手捏住铁片,冷冷的目光透着连她都没发现的深深担忧和关切。

  “……嗯。”祁少含糊的嗯了一声,冲萧玖眨眨眼。

  噗——

  血,顿时就喷溅了老远。

  一旁的冯苟看到这刺目的血喷溅了出来后,这才神志清醒了过来,看着从萧玖手里丢下的带血铁片,以及祁少胸口那不断喷涌而出的打量鲜血,瞬间就疯了似的朝萧玖扑了过去。

  “萧玖,萧玖你这是做什么?为什么要拔了铁片,这样会让祁少在短时间内大量失血难道你不知道吗?”拔出了铁片,祁少会死得更快的,这个蠢货,她会害死祁少的。

  “滚。”萧玖冷寒的话一落,冯苟人还未靠近萧玖,就被萧玖一脚给踹飞了五米之外。

  冯苟傻愣愣的看着萧玖:萧玖疯了,萧玖她疯了?这个恶毒的女人,居然想要祁少死……

  一手撑地,麻溜的刚想要起身,便被飞过来的墨墨阻止:“你还想祁少活着,就别过去打扰萧玖。”

  冯苟侧头视线同落在他肩膀上的墨墨对视上,一只鸟,他居然从这只鹦鹉的眼里看到了人性化的凝重与警告。

  眨了眨眼。

  再次对上墨墨的视线时,墨墨再次开口了:“……萧玖会气功,她能帮助祁亦盛止血的,这事儿你心里清楚就行,别胡乱嚷嚷出去。”

  一只鹦鹉,居然如同人一般说了这么长一串话,冯苟惊得瞳孔一紧。

  此刻,脑子里不断的重复响起一句话——萧玖的鹦鹉成精了?

  虽然墨墨话是这么说,但冯苟还是不敢掉以轻心,连滚带爬的冲到了萧玖的对面三步之外,当看到萧玖的手放在祁少的胸口时,他肉眼可见的看到祁少胸口喷出的血,居然越来越少了,也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他,他好似看到了萧玖放在祁少胸口处的手掌,似乎散发着若有似无的淡绿色光芒。

  揉了揉眼睛,刚想要继续看,就被飞在他眼前的墨墨给遮挡了。

  “闭眼,转身回避。”墨墨冷冷的吩咐着。

  作为一个最喜欢看玄幻,科幻题材的冯苟,怔楞了一瞬,随后二话不说便干脆利落的转身回避。

  抬头望天——老天啊!

  现实的世界,如今却玄幻起来了……

  不管怎么说,只要祁少没有性命之忧,再玄幻的事情,他都能接受的。

  随着血液大量的流失,祁少只感觉到浑身越来越冷,越来越寒,冷得他视线都逐渐模糊起来,看着她面瘫的冷脸上,那一双不再像平常那般的冷酷双眸,唇角禁不住微微的勾起,真的,真的很舍不得她。突然间很想告诉她,他爱上了她,可理智却瞬间告诉他自己,他马上就会死了。

  他都是要死的人了,为什么还要说出来增加她的困扰?

  真的很舍不得她,好想要再多看她一眼,看着她的脸,看着她的眼,看着他已经没什么血液喷溅的胸口,即使他用最强的意志力撑着,却依旧抵挡不住那宛如千斤重的眼眸。

  “不许闭眼。”冷厉,强势而霸道的命令出自她口。

  他也不想的,真的不想……

  下一瞬。

  祁少突然感觉到心脏位置传来一股暖暖的热流,那一股热流包裹着他的心脏,热流所到之处,似乎连锥心的疼痛都减轻了许多。

  怎么回事儿?

  这么快他就回光返照了?

  第二人格用意识同祁少对话着,激动轻快的语气,显示着他此刻死里逃生后的喜悦。

  修复异能?

  怔楞了一瞬的祁少,脑子海里曾经那些没解开的谜团,顿时全都明了。

  是啊!

  若不是她有修复异能,夏长江那么重的肺气肿怎么会突然间就好了?

  若不是她有修复异能,她那一次在追踪变态杀人狂时,脸上受了那么重的伤,也就不会很快就好了,而且还连一丝疤痕都没留下。

  心脏位置越来越热乎,疼痛感也越来越轻,两分钟后,祁少感到胸口一点儿也不疼了,再看萧玖,只见她此刻满头大汗,她的手从他胸口收回之时略带颤抖。

  “萧玖。”这一声呼唤,饱含深情。她为了救他,居然暴露出了她一直隐藏着的最大秘密。

  祁少感动得无以言表,只是低低的唤着她的名字。

  萧玖用手背胡乱的摸了一把额头上的汗,俯身嘴唇凑近他耳旁,低声道:“你的伤口已经痊愈了,等会儿记得帮我做好收尾工作。”

  不远处听到这话的冯苟浑身一个激灵。

  既惊叹于萧玖居然有如此大的本事,居然在短短两分钟之内,就把濒临死亡的祁少给救了回来!本想把如此玄幻而又不可思议的记忆保留下来,没想到却听到萧玖对祁少如此交代。祁少如此紧张萧玖,看样子,包括他在内,也要随同其余的三人一起被祁少催眠抹去这一段记忆了。

  祁少听着萧玖这话,瞬间秒懂。

  双眼含情,透着闪亮的光痴痴看着萧玖,一语双关的承诺着:“萧玖,此生,我祁亦盛定不负你。”

  萧玖一愣。

  同时,被他灼热的视线看得很是不自在的移开了视线。

  定不负我?

  虽然她是个文盲,不过,却好歹也拍摄过古装剧,所以,这一句话她懂了,懂了里面的意思。

  不负我?

  是承诺她刚才吩咐的事情不会搞砸?

  还是?

  还是有别的意思?

  一想到会有后面那种可能,萧玖脸颊连同耳根突然一片滚烫。

  虽然失血过多,但祁少凭借坚韧的意志力,还是从地上爬了起来,同时,伸出还搀扶着萧玖。

  一脸愁苦正揉着脚踝的空姐听到脚步声,一抬头,就看到了不远处那刚才心脏被刺中且即将断气的亚裔男人这会居然活生生的站在她眼前,失声惊呼,如同见鬼了一般的发出尖叫声:“上帝呀,他,他为什么还没死?”

  这话其实并没有什么恶意,只是被彻底惊呆了,不敢置信的下意识反问了出来。

  成熟欧美男人虽然没说话,但也被眼前看到的这一幕惊得瞠目结舌,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就连正在哭啼的媚儿,此刻也惊得媚眼圆瞪,不敢置信的死死瞪着祁亦盛。

  萧玖把手腕从祁少手心抽出来,没敢看祁少的脸,冷冷的视线落在不远处的三人身上,却头也不扭的对祁少淡淡道:“我二,你一。”

  “好。”祁少点点头。

  就在三人一脸莫名之时,三人只感觉到眼前一花,一股劲风袭来后,颈间一阵剧痛,随后眼前一黑,身子便软软的倒下去了。

  冯苟看着三人,举起以手为刀的右手看了看,纠结了一瞬后,长吁了一口气,还是自己动手吧,免得让祁少和萧玖受累,瞧他多老实呀!

  咚——

  一声闷响声响起,当萧玖和祁少回头看过去时,便看到冯苟以手为刀把他自个劈晕的这一画面。

  祁少唇角微勾,一脸颇为满意的样子:“还算聪明。”

  萧玖这唇角抽搐了几下:这冯苟,也太识趣了吧!

  墨墨把脑袋藏在翅膀下,又开始装蠢了。希望祁亦盛那变态,可千万别想起它来……

  祁少余光淡淡的扫了一眼瑟瑟发抖的墨墨,笑了,大步依次走到被劈晕的四人面前,对四人彻底深度催眠抹去了刚才的记忆后,一转身,便看到萧玖偷瞄他的闪躲视线。

  刹那间,心里甜滋滋的。

  萧玖的心里,也是有他的,只是,她这个后知后觉的蠢猫儿,却没有发现。

  是主动进攻表白?

  还是徐徐图之——来个温水煮青蛙?

  看着萧玖躲避疏离的眼神,祁少最终还是选择了后者。

  因为,他不想惊吓到她,让她对他产生了戒备,结果只会适得其反。

  觉察到祁少视线灼灼的落在她身上,萧玖心中一阵狂跳,做了一阵心里建设后,猛的抬起头看着祁少问道:“为什么那么傻?”

  祁少心里明了,可面色却装出一副懵逼表情:“你说什么?”

  “为什么要替我挡那一块铁板?难道你不知道凭借你的血肉之躯,被击中后你也许会死的吗?”

  “……不想看到你受伤的样子。”说得你自己似乎不是血肉之躯似的?

  祁少心里吐槽着。

  “……”这个答案,萧玖似乎很满意,又似乎说不出的心里憋闷。

  不想看到我受伤,所以你宁愿自己去受伤?

  回想飞机在解体之时,他看向她那不舍,关切,紧张的眼神,想起他在看到那一块铁皮朝她飞去之时,他那眼底的惊恐,他用手把她按在了他的身后,而他,在用手击向铁片时,却因为迅速下坠的飞机而落空,从而导致了铁片刺中了他的心脏。

  被击中了心脏后,他在她身旁的座位上死死的搂住她,在她耳边不住的呢喃着:“别怕,别怕,我会陪着你的,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从飞机坠落开始到坠地的前一秒,他一直都在不断的安抚着她,安抚着她的情绪。

  直到飞机咚一声在巨大的颠簸中撞击在冰山上后,他这才被巨大的冲击力和颠簸震得晕了过去,由于她们在机身的最前面,也是机头最先沉水的位置。

  在他停止说话之时,她的心,瞬间就凉了。

  心,纠结得生疼生疼的。

  冰冷的水淹没她们之时,求生的本能之下,她并没有第一时间选择自己逃离,而是解开了他的安全带,抱着他游出了水面。

  陷入回忆里的萧玖,久久都没说话。

  见萧玖沉默,祁少终究还是没忍住,带着调侃的语气笑说道:“我就知道你不会让我去死的……再说了,若是让我选择一种死法,我宁愿为你而死,也不想看到你出现意外后,剩下我一个人孤独而死。”

  最后句。

  重重的撞击在萧玖的心房。

  惊惧的看着祁少,傻了。

  若是平日里听到别的人对她说出这么一番话,她一定会认为对方油嘴滑舌欠揍,可看着他说出这话,也不知为何,心里的直觉告诉她,他说得都是肺腑之言……

  此刻,萧玖心里真的很慌乱很慌乱。找了个借口:“我去看看媚儿。”

  说完,便逃也似的转身避开了祁少那灼灼的视线。

  墨墨从翅膀露出脑袋,偷瞄了着这两人的互动,暗叹一声:蛇精病的想要追到萧玖,看来,长路漫漫啊!

  ……

  在重症监护室躺了大约三个小时后,夏老太爷似乎恢复了些意识,嘴里不停的念叨着萧玖的名字。

  “萧玖……萧玖丫头啊。”

  夏逸双手轻轻握住夏老太爷的手,清了清嗓子,尽量说话时减少鼻音,生怕引起了老爷子的怀疑,心里虽然难受的快要透不过气,但语气却带着轻快:“爸,你快醒来,萧玖那丫头再等七个小时就要下飞机了,你不是说要去机场接她的吗?你得赶紧醒来。”

  “玖,玖丫头……。萧玖……”夏老太爷嘴里依旧念叨着萧玖的名字。

  浑身无力,脑袋一阵阵的抽痛,尤其是胃部,一阵阵的绞痛,让夏老太爷额头上很快就布满了一层机密的汗滴。

  “爸,爸你快睁开眼看看我,萧玖马上就要回来了,你快睁开眼。”夏逸一边给父亲擦拭汗水,一边轻柔鼓励着父亲醒来。

  此刻。

  夏老太爷意识还很混沌,他只想着,他和萧玖约在了机场见面。

  他究竟怎么了?

  为什么浑身这么难受?

  在意志力的支撑下,夏老太爷缓缓的睁开了双眼,首先入眼的,便是老二那泛红且带着狂喜的激动眼神。

  “爸,你醒来。”

  “……现在,现在几点了?”夏老太爷吃力的说完这几个字后,脸色因为胃部的疼痛难受而皱紧了眉头。

  夏逸浑身一僵。

  抬腕看了一下手表,面不改色的撒谎道:“现在早上六点五十。”

  夏老太爷顿时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

  这一口气刚出出去,微微转动的脑袋,当视线看到这一片刺目的白色装修,以及床头两侧的医疗器材后,心里瞬间咯噔一声。晕厥之前的记忆瞬间就在脑海里回放起来。

  夏逸见父亲相信了,悬吊的心还未放下来,突然,便看到父亲脸色一变:“不对,老二,你骗我?我这是在医院,我早上七点四十刚和萧玖通了电话,这会儿怎么会才六点五十?还有,我究竟是这么回事儿?为什么会突然间就呕吐浑身难受起来?”

  在外面看到父亲醒来的夏鹏和夏龙江两兄弟急不可耐的一走进来,便听到父亲质问的话。

  夏鹏心虚的都不敢同老爷子对视了,虽然女儿的书包,以及浑身的衣服都还在化验中,但他了解自己的女儿,若不是心虚,女儿也不会有那么强烈的反应。

  夏龙江走在了最前面,迎了上去,没有选择隐瞒,毕竟,这事儿爸是当事人,瞒也瞒不住,还不如索性全都说出来,当然,至于投毒最大的嫌疑人,这一点是必须要隐瞒住才行,要不然,父亲若是知道了是亲孙女再次投毒,必定会承受不住这个打击的。

  “爸,你早上食物中毒了。”

  “是啊,也不知道是哪个采购环节出了错,居然被有心人给投毒了,幸亏你没有把饭吃完,也幸亏周警卫反应迅速,给你做了催吐处理,医生说,只要你及时醒来,很快就能出院了。”夏鹏也急忙出口道。

  被父亲揭穿了谎言,夏逸心中狂跳,不过,却面色不显,一脸嬉皮笑脸再次看了一下手表,笑说道:“哎呀,爸,你这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也不知道是那个丧尽天良的畜生居然对我夏家下手,爸你放心,这事儿我已经报警交给警方处理了,一定会很快逮到那投毒的畜生,哎……话说,我这两儿子都还没成年,还没娶妻生子呢,我这就给提前得了老花眼,把八点五十看成了六点五十。”

  自我调侃的话,并没有让夏老太爷相信,反而越发的怀疑起来。

  “老三,你说,现在几点了?”

  矛头一下子对准了老三,老三见二哥的谎言已经被戳破了,于是一脸含笑的配合走了过去,把抬腕让父亲自己看:“爸,你自己看,真的才八点五十。”

  眯着眼,夏老太爷看了好一阵,这才确认的确是八点五十。

  他得赶紧好起来才行,要不然让萧玖看到他这么个样子,一定会难受,一定又会执意给他输送——异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