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重生之另类女神 > 第一百二十八章 萧玖乘坐的飞机空中解体

第一百二十八章 萧玖乘坐的飞机空中解体

  刚吃了几口,手机便响了。

  一看来电显示,夏老太爷瞬间激动的就从凳子上猛的站了起来,激动得手指都颤抖了,按下接听键,打开免提,满是褶子的脸,笑得好似一朵花儿似的。

  “丫头呀,你可终于给我打电话了。现在你在哪儿?吃饭了没?什么时候上飞机飞回来呀?”一连串的问话,就好似机关枪似的不带停歇。

  萧玖唇角动了动,平日里冷厉的双眸此刻目光柔和了下来,听着电话里传来中期十足的问话声,忐忑的心终于平息了下来,外公身体健康就好。说实话,她还真担心外公天天熬夜看直播,给熬坏了身子,本想上了轮船就给外公打电话,可却担心半夜打回去惊扰了外公的休息,这才一直熬着,等到华国快天亮时,这才打了过去。

  “外公,我现在已经在回国的飞机上了,再等十分钟飞机就将起飞了,九个小时后,你就能看到我了。”九个小时呀!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可此刻萧玖却觉得时间是那么的漫长,真的有点迫不及待的想要赶回去看看外公。

  祁少看着萧玖,心里微微吃醋。

  萧玖看到他的时候,也没见萧玖如此激动过。

  不过。

  一想到他早已喜欢上了萧玖,而且,萧玖也在不知不觉中喜欢上了他,祁少抿唇一笑,侧头看着萧玖,突然发现,以前对女人发至内心的厌恶感,似乎从一开始,就对她从来没有过那种厌恶的感觉,想想今后和她能够组成一个家庭,能和他一起练武,和她一起吃饭,一起睡觉,心中便忍不住期待了起来。

  只是,萧玖一直保持着独身主义,这一点儿,他就得慢慢来温水煮青蛙了,他可不敢操之过急,吓得她远离了他,防备了他。

  老爷子笑得见牙不见眼,手捏着手机,激动得不行。

  “好,好,好呀!萧玖呀,外公可想你了,在飞机上好好睡一觉,下了飞机一出来,你也就能看到外公了,我来机场接你,你有没有特别想吃的东西?外公给带过来在回来的路上先填填肚子?”

  萧玖朝身旁催促她的空乘微微颔首致歉后,立马飞快的对夏老太爷说道:“不用了,我想回家和你一起吃……就这样吧,我得关机了,飞机要起飞了。”

  “好,好。”

  不舍的挂掉电话,夏老太爷欢喜的长吁了一口气,刚要准备坐下时,却突然间感到脑子一阵阵的痛。

  怎么回事儿?

  夏老太爷用手揉了揉太阳穴,伸手撑住椅背想要坐下休息片刻,谁知却浑身泛力。

  “首长?你这么了?”小陶看到老爷子不对劲,急忙上前搀扶住,一脸的焦急。

  “我,我……呕呜~”夏老太爷话还未说完,便心里犯恶心的呕吐了出来。

  究竟怎么回事儿?

  夏老太爷自己也别他突来的身体反应给惊住了。

  还来不及往深里想,胃部越来越绞痛,同时,也吐得越发的厉害了。

  小陶急了,搀扶着夏老太爷立马伸长脖子对正在院子里晨练的周警卫和刘警卫呼救:“周警卫,刘警卫快进来,首长情况不对,快……”

  院子里的两人听到这急促的惊恐呼叫声,脸色一变,风一般的冲了进来。

  一看浑身发软瘫倒在椅背上不停作呕的首长,周警卫立马冲了过去:“小刘,赶紧去取车,得立即送医院抢救才行。”

  刘警卫寒着脸急忙冲向停车库。

  周警卫刚要伸手去抱夏老太爷,谁知道夏老太爷却边吐边浑身抽搐了起来,嘴边还有白沫。

  “首长?首长?”周警卫轻拍着夏老太的脸颊。

  此刻。

  夏老太爷只觉得浑身泛力,头痛难受至极,胃里翻江倒海的绞疼,视线也逐渐变得模糊起来,意识似乎也越来越模糊,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可却刚一张嘴,便控制不住的呕吐了起来。

  “赶紧去接几杯自来水,必须得及时再次催吐才行。”周警卫目赤欲裂的瞪着快吓傻了的小陶。

  “喔,我,我这就去,这就去。”

  端了几杯水过来后,周警卫立马给夏老太爷强行灌进了嘴里,然后手指伸进夏老太爷的喉部使劲一扣,夏老太爷顿时就把喝下去的水给呕吐出来了。

  再灌,再催吐。

  如此催吐了三回后,夏老太爷整个人已经快失去意识了。

  “赶紧打电话通知家里的三位少爷,我这就送首长去医院。”周警卫一把抱起夏老太爷对保姆飞快的吩咐着,同时,让夏老太爷脑袋侧着,这样呕吐物不会再次被吸入嘴里或者是肺部,刚走出几步,周警卫忽然脚步一顿,侧头声色俱厉的看向小陶:“打完电话,你就好好待在家里,记住,家里的任何东西,都不准动,包括夏家的其他人回来了,都不准进屋,更不准乱动任何东西,首长这情况,有点像食物急性中毒。”

  说完。

  周警卫抱着夏老太爷,转身就冲出了屋子。

  急性食物中毒?

  小陶吓傻了。

  今天首长起来,除了喝了点儿温开水,以及吃了她煮的小米粥。

  小陶浑身冰凉,脑子一片空白,整个人都傻住了。

  忙不迭的踉跄着冲到电话旁,先是拨了夏鹏的电话,却无人接听,只得又给夏逸打。

  夏逸一看是老宅打过来的,咧嘴一笑,对身旁的妻儿笑说道:“爸也真是的,都说老还小,老还小,爸他有时候还真的像个小孩子,萧玖那丫头最快也要今晚才会抵达,他就这么迫不及待的催促着我们大伙赶紧回去。”

  按下了接听键,还未开口,电话另一端便传来小陶失控的颤抖之声。

  “二少,不,不好了……”

  夏逸心里突然间耿咯噔一下,瞬间心都揪了起来,急忙问道:“……小陶?什么事儿这么慌张?”

  “首长,首长他,他好像食物中毒了,口吐白沫,浑身抽搐,现在周警卫已经带着首长赶去医院了……”

  此话一出。

  车子里夏逸一家全都被这个消息震得差点傻掉了。

  “妈,爷爷他好端端的,怎么会……”夏沐轩一脸焦急的看着母亲。

  “妈,爷爷为什么会突然……”弟弟看着哥哥一眼,随后又看向母亲。

  “嘘,别打扰你爸打电话。”蔡嘉此刻也是惊得脸色难看至极,看着焦急的两儿子,急忙阻止了儿子的干扰丈夫打电话。

  食物中毒?

  “爸今天都吃了什么?”夏逸捏着手机的手指剧烈的哆嗦着。

  “就,就和平常一样,早晨起床喝了点儿白开水,然后吃了几口小米粥后,便突然呕吐抽搐了起来。”小陶带着浓浓的哭腔,战战兢兢的解释着。

  在家里食物中毒了?

  “……你在家里保护好现场。”夏逸冷冷的叮嘱着。

  挂断电话,夏逸回头看向妻子:“这段路你来开。我和大哥以及老三联系一下。”

  蔡嘉点了点头,接替了夏逸的司机任务。

  两个半大的小伙子满脸的慌乱,爷爷中毒了,可究竟是什么毒?

  食物相克中毒?

  还是因为其他的原因中毒?

  抱着夏老太爷,周警卫坐在后座上,神情焦急不已的催促着开车的刘警卫:“开快点,开快点儿,首长这应该是烈性食物中毒了。”

  刘警卫没说话,板着脸神情凝重的注视着前方,猛踩油门,方向盘打得飞快,车子在弯曲的半山腰上疾驰的朝山下开去,周警卫一手揽住夏老太爷,一手掏出电话,给首长看病的专属医院院长打了电话,说了此刻夏老太爷的情况后,这才挂断了电话。

  夏老太爷此刻意识模糊,身体一边抽搐,不断涌出白色泡沫的嘴里一边念叨着。

  “萧……萧,萧玖……”

  周警卫顿时就红了眼眶,铁骨铮铮的汉子,豆大的泪滴瞬间就哒哒的掉落在夏首长的脸上。忽然想起,之前在院子里好似听到了首长同萧玖打过电话,吸了吸鼻子,连眼泪都来不及擦拭,便掏出手机给萧玖拨了过去。

  “对不起,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再打。

  “对不起,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还是打不通。

  周警卫喉咙哽咽得都快要喘不过气了,萧玖小姐此刻一定已经在飞机上行了,至少,至少也要等**个小时以后才能同萧玖小姐联系上。低头看看首长这状态,心里着实没底慌得难受。

  首长这反应,必定是吃了什么烈性的剧毒毒药下去,这才会发作得如此之快,虽然催吐过,也简单洗胃过,可他真的很怕,很怕首长经过这么折腾,会坚持不下去,若是萧玖小姐在就好了,萧玖小姐的‘气功’一定能帮到首长的。

  车子犹如离弦的箭,在车流中迅速穿梭,亏得此刻时间尚早,若是在晚半个小时,遇上上班高峰期,特定会被堵在路上难以前行的。

  二十分钟后。

  夏老太爷被送进了抢救室。

  “你立即赶回去看好现场,不准任何人进入家里。”周警卫红着眼,还是不怎么放心的吩咐着刘警卫。

  “好。”刘警卫声音控制不住的颤抖点头离开了。

  护士进进出出,医生急切的声音在抢救室里响起,可唯独,就是没有夏老太爷的声音。

  周警卫站在抢救室的墙角角落处,看着一动不动直挺挺躺着的老首长,心都揪得生疼生疼的,带着哭腔,扯开嗓门冲夏老太爷大声说道:“首长,一定要坚持下去,萧玖小姐,萧玖小姐再等七八个小时就能抵达d都市的机场了,你不是说要去机场接她的吗?你不是说要让她一走出来,就能看到你的吗?快醒过来,快醒过来呀……”

  若是平常有病人家属打扰他们医护人员抢救病人,必定会把家属厉声呵斥的轰出去,但这一会儿,众人都知道,夏首长对好不容易找回来的外孙女是多么的看重,也许那警卫员同夏首长多说说,夏首长就能撑着一股劲儿熬过这一关。

  催吐,洗胃,导泄的一系列抢救做完后,夏老太爷幽幽的转醒了一瞬,瞄了一眼周警卫后,唇瓣动了动,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可动了几下后,终究还市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来,经过这一番折腾,虚弱的已经说不出话来,双眸没什么神彩的慢慢合上了。

  “首长?首长?”周警卫眼底一片惊恐的冲到了床边,颤抖的伸出手谈了谈夏老太爷的鼻息。

  还好,还有气儿。

  周警卫哽咽着额头爬在夏老太爷的干枯手背上。

  都怪他,都怪他失职,首长才会在家里家里莫名的中毒了。

  院长取下口罩,拍拍周警卫的肩膀,语气沉重的说出了夏老太爷目前的情况:“该做的急救我们已经全做了,夏首长毕竟年纪这么大了,接下来,能不能熬过这一关,就要看夏首长自己的意志了,现在只能把夏首长送进重症监护室先观察着……”

  周警卫不能接受这样的答案。

  红着眼,哽咽的艰难问向院长:“首长究竟中了什么毒?”

  刚才助理对院长说的一系列专业术语,他压根就没听懂,只知道首长是中毒了,但却不知道是什么毒。

  院长接过呕吐物的检验报告,面色凝重道:“根据夏首长的呕吐物检验结果,发现了夏首长中了四亚甲基二砜四胺,也就是民间俗称的——鼠毒强,专门用来灭老鼠的剧毒之药,它的特点是,无味,无臭,若是液体的话,倒入水中或者是涂抹在人吃的食物或者器具上,是不会被人轻易发现的。我们已经给首长用了二巯丙磺钠解毒,除了这个解毒剂,目前医学上并没有什么特效解毒剂,剩下的,只能靠夏首长自己的意志力熬过这一关。”

  匆匆赶来的夏鹏,夏逸两兄弟一听这话,瞬间惊得脑子一片空白。

  鼠毒强?

  老鼠药?

  如此剧毒的药,为什么这药会进了父亲的嘴?

  “院长,真的没有别的其它解毒剂吗?”夏逸冲了进来,双手死死的捏住院长的肩膀恳求的询问着。

  虽然肩膀痛得好似快要骨裂了一般,可院长还是生生的忍了下来,老实的摇摇头:“鼠毒强的药效,目前全球都没有什么最好的解毒剂,夏首长误食后亏得警卫反应及时,给了夏首长催吐并简单的洗了胃做了有效的急救措施,不过,你们也应该是知道的,夏首长上次就因为‘误食’了大量的安眠药,已经洗过一次胃了,今儿再这么三番两次的折腾洗胃,首长年纪这么大,会不会醒来,会不会痊愈,说实话我真的没有把握。”

  众人都不傻。

  院长这话,其实已经挑明了告诉他们,夏老太这次想要熬过这一关,真的机会渺茫。

  夏逸一个踉跄,差点儿就摔倒在地。

  亏得身旁的妻子给及时搀扶住。

  “爸,爸……”夏逸嘴里喃喃自语了,铁骨铮铮的汉子,这会儿泪水不住的涌出。

  夏逸家的两个双胞胎,在走廊外也难受的抱头痛哭了起来。

  夏鹏红着眼,沉痛的闭上了双眼。

  今天天还没亮,父亲就欢喜的给他们三兄弟打了电话,再三提醒他们三兄弟今天早点回去,回去准备萧玖的接风宴,为什么才过去了一个小时,父亲就突然中毒了?

  院长着实也不知道应该去怎么劝慰夏家的三个儿子,暗叹一声,转身走出去了。

  由于有别的病人需要抢救,在医护人员的劝慰夏,夏家人除了急救室,到了五楼的重症监护室走廊外,隔着玻璃,看着里面父亲面色傻白,戴著呼吸机一动不动的直挺挺躺在病床上,夏逸双手捂住脸,做了好几个深呼吸后,这才猛的抬起头,目光冷寒锐利的射向周警卫。

  “仔细想想,从昨晚到今早,家里有无外人出入?厨房里的东西,昨天到今早除了小陶,是否还有其他人出入过?”

  蔡嘉和两个也在紧张的看着周警卫。

  好端端的在家里,居然就能中毒,这事儿绝对不简单。

  夏鹏听到二弟这意有所指的暗示,顿时脸色就不怎么好了。

  以前沐川不懂事,犯了错,为什么二弟就总是带着有色眼光看待沐川?不愤的想要开口,可余光在瞄到监护室里的父亲后,便又气闷的忍了下来。

  周警卫听闻了夏逸的话后,也不知怎么的,脑子里顿时就回想起了昨晚夏沐川在厨房的那一幕,既然鼠毒强无色无味,而且,首长是今晨才中毒,若是昨天白天或者是之前下的毒,他和刘警卫,还有夏沐川,以及小陶就都有可能会中毒,这么推测的话,下毒一定是昨晚晚饭以后至今天早晨这段时间,而这段时间里,除了小陶,就只有夏沐川去过厨房。

  这么一推测,周警卫杀人般的目光瞬间就射向夏鹏,寒声道:“昨晚大家一起吃了晚饭后,在临睡前我看到夏沐川在厨房里熬过红糖水,今早我和小刘起的很早,我们起床下楼时,小陶都还没起来进入厨房……”

  周警卫还未把他分析的理由说出来,便被夏鹏骇人的神情以及愤怒的语气所打断。夏鹏冲过去一手拧住周警卫的衣襟,双眸瞪得老大,似乎要吃人一般。

  “你可别含血喷人?你是警察吗?你什么证据都没有,便来映射沐川给父亲下毒?你什么意思?沐川以前是犯过错,难道她犯过一次错,终生都要被人误会吗?”

  夏逸的脑子,比夏鹏和周警卫还要转的快,周警卫刚才推测到的事情,他也很快就想到了。起身疾步走了过去,一把扭住夏鹏的衣襟,一手捏住夏鹏抓住周警卫的手臂,以使劲,顿时就把夏鹏从周警卫身旁拉开。

  “大哥,你反应这么大干嘛?周警卫只是说出事实,他有什么错?爸出了这么大的事儿,命丢差点都丢了,既然是在家里出的事儿,家里所有人就都有嫌疑,再说了,夏沐川她有犯罪前科,正常人都会第一个人就怀疑到她身上,你有什么恼的?这样,老三马上就抵达医院了,等老三来了,老三留在这里看着爸,我和你一起去找夏沐川,她是不是清白的,等会我们看她的反应,自然就会发现有没有蛛丝马迹。”

  “你,你居然如此怀疑你侄女儿?夏逸,你对沐川的偏见还真深,深得很呐……”夏鹏咬牙切齿着。

  夏逸冷冷一笑:“清者自清浊者自浊,还有,刚才我在来路上已经报警了,这事,我一定要彻查到底。”

  报警了?

  夏鹏惊呆了。

  手指哆嗦的指着夏鹏:“你,你,这么大的事儿,你为什么不和商量商量?”这件事闹大了,可,可怎么办?夏家今后的脸面往哪里搁。

  “我也是夏家的人,为什么我不能报警?和你商量?商量什么?爸都差点儿被恶毒的贼人给害死了,我为什么不能报警?”夏逸一连串的质问嘲讽着夏鹏。

  夏鹏面色涨红,气得顿时无言以对。

  “走,去学校。”夏逸冷冷的催促着。

  夏鹏气恼得转身就率先走在了前面。

  虽然嘴上一直维护着夏沐川,可是,此刻夏鹏内心真的对女儿没有信心。

  这一次的事情,真的不是沐川所为吗?

  他自己也没信心。

  怀揣忐忑的心情,夏鹏和夏逸去了学校。

  ……

  虽然在家里表现得很是淡定,可一走出家门后,夏沐川浑身都控制不住的哆嗦着,看着试卷,握笔的手不断的颤抖着,害得监考老师还以为她得了什么重病呢,再三关切的询问了她的身体状况,夏沐川只得假装说有点发烧,所以才浑身发冷打寒颤,监考老师于是把自己的外套给她披上,还给她倒了一杯热水给她喝,这待遇,惹得很多人都为之眼红不已。

  谁让夏沐川生在了一个了不得的家庭呢!

  尤其是爆出来萧玖是夏沐川的表姐后,在学校里更是被很多人示好巴结着。

  夏逸和夏鹏一起来到考场外,夏逸这人很警觉,并没有让老师通知夏沐川,而是躲藏在窗户外偷偷观察着夏沐川的一举一动。

  眼神飘忽而慌乱,手脚不住的微微颤抖,牙齿紧紧咬住下唇,眉头紧蹙,心不在焉的做着试卷,当听到教室外传来一些脚步声后,立即惊恐的抬头看向教室门口。

  女儿的异常反应,就算从来没有当过侦察兵的夏鹏都觉得女儿的反应着实太反常了,就好似做了坏事,心惊胆颤的害怕被人发现似的。

  夏沐川此刻极力的说服自己冷静一点,冷静一点,那老头子肯定已经死了,今后,萧玖再也没有人撑腰了,老头子再也不会总是拿她和萧玖作对比了。

  可终究,她这是第一次杀人。而且毒杀的还是曾经宠爱了她那么多年的至亲之人。

  年纪还小,心里素质终究是差了些,从家里出发到学校一路上的身体异常反应,自然就引起了不少人的主意。

  抬腕看了一下手表,距离她从家里出发,已经过去整整一个半小时了。

  那偏心的老头子肯定已经毒发身亡了。

  唇角挂着抑制不住的似笑似疯癫的笑容。

  突然。

  犹如一声惊雷一般的熟悉声音在耳边响起。

  “夏沐川。”夏逸冷寒的声音在教室门口响起。

  夏沐川吓得身子一抖,手里的笔都给抖掉了,脸色煞白的看着宛如煞神一般朝她走来的二叔以及父亲,眼底的惊恐一闪而过,双手放在桌子下死死的彼此紧握着。

  一定不会被发现,一定不会的。

  做了好几遍心理建设后,夏沐川偷偷长吁了一口气后,这才扯出一抹虚弱的笑容:“爸,二叔,你们怎么来了?是不是班主任给你们打电话了?其实我也没什么,就是有点伤风感冒有点发烧,。并不是什么大问题,今天上午考完后就要放寒假了,等考完后,我再去药房买点儿吃了就好了。”

  她的语气急促,正是因为太过于急促了,反而显示出来她此刻内心的慌乱,显示出她想要先声夺人的掩盖些什么?

  监考老师还以为是有人来找茬,刚走了几步准备过去阻止,一听夏沐川称呼对方,瞬间就停下了脚步,心里一激动,本想过去搭讪,不过,看在这两人浑身气势汹汹,顿时就熄了搭讪的心思。

  夏鹏刚想要开口,却被夏逸冷冷的眼神一扫,顿时便忍住了。

  夏逸阴冷的目光直直的看向夏沐川:“你爷爷中毒了。”

  “……什么?中毒?怎么会?我,我今天早晨走的时候,爷爷还好好的……”夏沐川眸子飞快的闪过一丝异样,随后露出一脸紧张的担忧表情,不敢置信的惊恐纳闷说着。

  夏鹏和夏逸并没有错过夏沐川那一闪而过回避他们视线的眼神儿。

  “走吧,赶紧去医院看看你爷爷。”夏鹏抢先一步在夏逸开口前急忙对女儿说道。

  看来真的死了!

  夏沐川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心里边儿忽然升起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空虚难受感,点了点头,同监考老师打了个招呼后,便随同二叔和父亲走出了教室。

  一上车。

  夏逸的大手便一把掐住了夏沐川的脖子,五指收紧,夏沐川瞬间就被掐得喘不过气来,一张脸通红:“二,二叔,你干……。干什么?”

  夏鹏张了张嘴,想要阻止,可却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样的理由去阻止。

  父亲中毒的事情,女儿一定掺和了进去,哪怕不是主谋,也会是帮凶,眼神黯然的看着女儿看向他的求救眼神,沉痛的移开了视线。

  夏沐川大惊。

  父亲居然都不保她了?难道,难道她真的暴露了?

  “说,你为什么要下毒?”随时询问的话语,可却是肯定的语气。

  “……我没下,不是我。”夏沐川艰难的辩解着。

  只要死扛着不承认,拿不出证据,就连警方都拿她没法,指不定,就是二叔在诈她,反正证据她都已经销毁了,只要她不承认,她就会没事儿的。

  夏逸看着夏沐川眼神闪过得意之色,气得手中力道再次收紧,夏沐川已经快喘不过气了,眼睛开始不住的泛白。

  夏鹏双拳紧握,浑身发抖。

  也不知道是在气恼女儿磨灭人性?

  或是在气二弟对女儿的如此狠辣?

  亦或者是在气他自己教女无方?

  突然。

  夏逸的手机响起,拿出来一看来电显示是三弟,脸色一变。

  “谁的电话?”夏鹏紧张的回头看着夏逸急忙询问着。

  难不成是爸他,他老人家真的去了?

  看着女儿,夏鹏忽然间觉得自己真的很失败。

  妻子——妻子当年居然对萧玖做了那等事情。

  女儿——女儿因为萧玖的嫉妒,再一再二的对父亲下手。

  那是她的亲爷爷,是他的父亲呀。

  她居然能够下得去手。

  夏鹏红着眼,愤恨的看着不争气的女儿,也后悔不迭的反省这么多年对女儿的教导。

  夏逸手忙脚乱的接通后。含泪颤声急忙问道:“老三,爸,爸他……”

  本以为下一句会听到爸已经去了的消息,谁知道却听到了一个令他出乎意料之外的巨大噩耗。

  “二哥,二哥,爸他很好,爸目前状况还算稳定,是,是萧玖她……”夏龙江泣不成声哽咽的都说不出后面的话来了。

  萧玖?

  萧玖不是已经在飞机上了吗?

  夏逸很是不解,纳闷急忙问道:“萧玖怎么了?”

  “萧玖她,萧玖乘坐的那一架飞机在北冰洋的上空时……飞机突然解体失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