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重生之另类女神 > 第一百二十七章 夏沐川再次给爷爷下药

第一百二十七章 夏沐川再次给爷爷下药

  夜深人静时。

  夏家老宅的夏沐川房间,此刻还亮着昏暗的灯光,盖着被子,坐靠在床头的夏沐川手里拿着台历本,正目不转睛的死死瞪着台历上标注出来的日期。

  明天。

  就是萧玖那贱人真人秀录制的最后一天,耐心等待筹谋了这么久,那贱人终于快回来了!放下台历,目光落在了床位书桌上的书包里,目赤欲裂的双眸里,透着狰狞与压抑不住的亢奋。

  关上床头灯,睁眼看着一片漆黑的屋子,咧嘴无声的笑了。

  第二天.

  夏老太爷在床上刚睁开眼,一个激灵,拿起手机一看,随后按耐不住的习惯性打开了电视机,今天就是萧玖那丫头最后一天的真人秀录制了,最快,明天下午就能看到她了,虽然从电视屏幕上能看到她并没有瘦下来,也没有生病,但没看到她真人,心里悬着的心,始终都没法平静下来。

  听到电视机声音响起,隔壁周警卫下一瞬便敲响了夏老太爷的房门:“首长。”

  “进来。”

  “首长,今天早餐还是给你送到房间里吗?”

  “嗯。”

  虽然此刻直播还要等两三分钟才会开始,但老爷子的视线,还是没舍得从电视屏幕上移开,周警卫两边的唇角上翘,看着有了精神寄托的老首长能每天开开心心的,他的心情也随之愉悦,如今的夏家,除了二少一家子,也就只有萧玖小姐和老首长最亲密无间了!

  很快,直播开始了!

  最后一天的录制。

  坚持到最后的四人皆是目录雀跃,再等几个小时,他们就能离开这里,乘坐轮船然后乘飞机返回自己的家乡和亲人相见了。

  四人昨天就备好了今天的食物,所以,四人都舒舒服服的躺在火堆边的木屋里,望着一望无垠的荒凉大海,闲谈几句,若不是头发油腻,胡须凌乱,衣服脏乱破损,咋眼一看,还真会以为他们是来这里舒舒服服度假的。

  时间还有这么长,食物有了,下午就能回去了,闲聊了几句,鸡辣便觉得有点无聊了,灵光一闪,侧身看向不远处的火堆对面:“老大,你此刻最想谁?”

  “外公。”说完,萧玖又立即补充道:“还有朋友。”

  “男朋友还是女朋友?”鸡辣好奇的嘴贱继续追问着。

  话一落。

  瞬间。

  萧玖一个冷刀子眼就甩了过去,直把鸡辣看的心里直发憷后,这才淡淡道:“朋友就是朋友,性别不重要。”

  鸡辣面色讪讪,有点糗的摸了摸鼻子。

  此刻,萧玖看似淡定,实则内心却有点慌乱,她也不知道那一瞬的慌乱究竟是因为什么?

  墨墨扭头鸟头,偷偷的瞟了一眼萧玖此刻的神情,心里瞬间咯噔一下。

  难不成,萧玖也对蛇精病有了感觉?

  不会吧?

  一想起那蛇精病祁亦盛,它就浑身不自在,实力太强了,强大到它这个外星系来的高等灵墨石都感到为之忌惮,本来还想着,能看到蛇精病单相思萧玖的悲催戏码,谁知道,谁知道萧玖似乎也对祁亦盛有了异样的感情!

  有点挫败的耷拉着鸟头,双眸微眯,一副很不开心,很不开心的表情。

  萧玖一回头,便看到墨墨这要死不活没精打采的样子:“怎么了?”

  淡淡的瞥了萧玖一眼:“……心情不好。”

  呃?

  噗~

  阿莱满脸黑线,鸡辣则直接笑喷了,只有背儿听不懂墨墨在说什么,一脸的懵逼的视线时而看看身旁的两人,时而看看对面的一人一鸟。

  鸡辣双手高举,抬头望天表情夸张的高吼着:“上帝呀~这鹦鹉是精灵不成?”

  讲英文,背儿这下听懂了。

  一脸好奇的看着鸡辣,出声问道:“为什么这么说?是因为墨墨又说了什么让你感到出乎意外的话?”

  萧玖这人神神秘秘的,就连她的鹦鹉都不是一般的鹦鹉,这鹦鹉,似乎智商非常高,一点都不像低智商的动物,它的聪慧,就反应在它似乎有着自己的情感,而且,还能把它自己内心的想法给说出来,这就不是一般鹦鹉亦或者是其它动物能与之比较的。

  对方一问,鸡辣立马就噼里啪啦的给背儿讲起了刚才墨墨的事。

  阿莱望着萧玖,目光痴痴的。

  萧玖感受到背儿看着墨墨时,那一闪而过的狂热,心中一紧,这是她和背儿参加真人秀加起来一共相处了四十天,第一次感受到了从背儿身上散发出的危险气息,虽然只是一瞬的功夫,不过,她的直觉绝对不会出错的,心中虽然戒备,但面上却不显,装着一副什么都知道的表情。

  墨墨闭着眼睛,用意念对萧玖急切的述说着。

  萧玖伸手有一下没一下的用手指疏离着墨墨的羽毛,安抚并提醒着:

  墨墨声音闷闷的。

  很是不解,这背儿,究竟会是什么来头?

  它看的很清楚,感受的很很准确,背儿看向它时,是狂热的,是激动的。

  萧玖陷入了沉思中。

  能逃过她敏锐自觉的人,定然不会是泛泛之辈,隐藏的这么深潜伏在她身边,一时之间,她就还真猜不出,对方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闭目假寐脑袋一团乱麻的萧玖,忽然间听到鸡辣带着恳求的声音对她说道:“老大,你家墨墨什么时候有下一代呀?我能不能提前预定一只你家墨墨的后代?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对待你家墨墨的孩子,实在是你家墨墨太高智商了,我看的眼红的很,真的真的很想要一只和你家墨墨一样聪明的宠物,不,是好朋友。行吗?行吗?行吗?”

  “我要想要养一只墨墨这般聪慧的鹦鹉。”背儿也嘴快的急忙发表自己的意见。

  阿莱虽然没说话,但目光灼灼的看着墨墨,意思已经和明显了。

  萧玖还未说话,墨墨瞬间就发飙了,站起身子,扑闪着翅膀,炸毛的狠狠瞪着鸡辣:“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

  麻蛋的,居然把它当成了生育机器,等老子变成了人,狠狠的虐虐你丫的混球。

  都是些什么人呀?

  鹦鹉的形态,只是它迫不得已暂时的形态,它可不想当一辈子

  复读机模式再次展开,四人瞬间满头黑线。

  “为什么不行?”鸡辣不放弃的继续追问着。

  墨墨高冷狂拽的半合上眼眸瞬间就扭头,索性直接来个眼不见为净。

  萧玖冷冷的声音,透着微窘,故作镇定的淡淡解释道:“因为,它不喜欢雌性鹦鹉。”

  不喜欢雌性?

  被这个理由惊呆了三个男人彼此交换了一下眼神,皆是无语至极。

  可看萧玖说出这话时的神情,再想想墨墨鹦鹉刚才反应那么大,三人半信半疑着。

  “这年头,没想到鹦鹉也来同广大磁性争抢雄性了。”鸡辣哭笑不得的吐槽着。

  阿莱没发表什么意见,视线落在墨墨身上好一阵这才移开,不着痕迹的扫了背儿一眼。背儿双眼含笑朝阿莱耸了耸肩,一脸颇为遗憾的样子。

  墨墨听到这解释,瞬间惊得两根鸟腿儿一软,欲哭无泪;

  墨墨挫败的声音有气无力的阻止着。

  萧玖抿了抿唇,满意的不在搭理墨墨了。

  看着波浪翻滚的海面,萧玖心情很好很好。

  终于能回家看到外公了……

  揭了这一茬,四人说说笑笑,吃吃喝喝,终于,在即将天黑的两个小时前,轮船终于出现了。

  四人皆是一脸喜色。

  阿莱偷瞄了一眼萧玖,唇角的笑,笑得很是玩味……

  ……

  夏老太爷白天被萧玖当着全球那么多直播观众的面,说最想念他时,当场就感动得热泪盈眶红了眼,这不,一看完直播后,便唠唠叨叨的再三对佣人确认了明天的菜单。生怕萧玖最爱吃的那些肉菜,明儿给出了岔子,这让在客厅里的夏沐晨嫉妒不已,爷爷的心里,就只有那来路不明的小野种。

  愤愤的抿了抿唇,随后看向沙发对面的妹妹,待看到妹妹那平静的神情时,怔楞了一瞬,话说平日里,妹妹一旦看到爷爷的关注都落在萧玖身上,特定会暗自生气不愤的,为毛今儿却这么反常?

  余光觉察到哥哥投来的疑惑视线,夏沐川心里一紧,露出隐忍压抑着的嫉恨表情,抬头同哥哥对视了一眼后,便立即移开视线。

  “哥,我回房休息去了。”

  “去吧。”夏沐晨挺纳闷妹妹今日的反常。

  感受到哥哥那直直审视打量的目光,夏沐川心里一阵狂跳,急忙起身又对夏老太爷打了个招呼后,便转身上楼了。

  夏老太爷同佣人再次确定好菜单后,也上楼早早去休息了。今天一定得早点休息,明天才能精神百倍的去机场接萧玖。

  众人都上传睡下后,晚上十一点过时,夏沐川端着水杯出现在了厨房。

  周警卫听到厨房传来锅碗的声音时,下楼一看,便看到夏沐川在厨房里忙活,远远的看了一下她正在用刀砍着红糖片儿丢进锅里,瞬间就明白了一切。

  原来是女孩子每个月特殊的那几天来了,这才去熬红糖水去了。

  看着独自站在厨房忙活的消瘦身影,周警卫神情复杂的暗叹了一声,这大半年的时间里,夏家真的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尤其是大房。

  夏沐川两兄妹的母亲没了,而且还爆出了那么多年前的陈年旧事,之前因为萧玖而产生了嫉妒,对首长下了安眠药,差点就闹出了人命,一手带着她长大的李嫂也别开除了,似乎在经历了这么多事后,夏沐川好像终于慢慢长大懂事了。

  这两三个月,她很多事情,也不像以前那般对佣人趾高气昂了,很多小事情,她都能自己亲手去做。

  都说年少不更事,希望真的会真心悔改,这样首长也能少操心,她也不会一直在歪路上走。

  感叹的摇头一叹,转身回房睡去了。

  在周警卫离开后,夏沐川放下菜刀,双手揣进睡衣口袋里,紧握成拳控制不住的剧烈颤抖着。尤其是右手,捏着手心里塑料口袋包裹着塑料瓶,力道大得都快要把小塑料瓶给捏碎了,看着锅里煮得滚滚的红糖水,极力深吸了几口气后,这才把手从衣服口袋里拿出来,把红糖水倒进了杯子里后,这才脸色难看的捧着杯子上楼去了。

  一扭开房门,走进屋子关闭了房门后,强撑着的一股劲儿,瞬间就泄了,双腿发软,双手抖动得好似抽了鸡爪疯一般,把被子放在地板上,坐靠在房门口,仰头无声的又哭又笑着,癫狂的得好似疯人院的精神病人一般。

  萧玖,明天你就要回来了,不知道,我给你准备的这个惊喜,你会喜欢?

  癫狂的状态持续了五六分钟后,这面无表情的端起红糖水杯,走进卫生间把红糖水倒进了马桶,把睡衣口袋里的装着塑料瓶的塑料袋用装卫生巾的口袋装好后,这才塞进了书包里。

  ……

  第二天一早。

  夏沐川便背上书包早早起床下楼了,看到爷爷坐在沙发上时而盯着手里的报纸,时而抬头看看娱乐电视频道,在听到有播报道萧玖的新闻时,爷爷的视线急忙就从报纸上移开,满脸笑意的望着电视机。

  心里那一瞬的犹豫,瞬间就没了。

  大步走了过来,对着夏老太爷笑说道:“爷爷,今天上午是最后一堂考试,上午考完后,我就会立即赶回来的。”

  夏老太爷听懂了孙女话语里隐含的意思,不外乎就是说下午回来,不会耽搁晚上夏家给萧玖开的庆功宴。作为长辈,虽然他希望外孙女和孙女都能和和睦睦的,但是,他心里也清楚,任何人相处,真的需要缘分,更何况,孙女和外孙女两人对彼此都是相看生厌,他也就不会强行的去撮合两人的姐妹情,只要大体上过得去,他也就不会勉强。

  笑着朝夏沐川点点头,和蔼笑说道:“嗯,爷爷知道了,你出门小心写,考试时也别给你自己太大压力,咱们这次没考好,下次再来,再说了,文凭其实只是踏入喜社会的一个初级证件而已,并不是最主要的一个方面。”

  夏沐川抿抿唇,鼻子发酸,双眸发热。

  已经很久很久,爷爷没有如此和蔼可亲的对她这么心平气和的说过话了!

  看着孙女这表情,夏老太爷心里也不好受,放下报纸,走到夏沐川身边,伸手搂搂一副快要哭出来的孙女,轻轻拍拍她的背:“丫头,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吧,爷爷也不强求你能和萧玖相亲相爱,只要你们能保持面上的和谐,爷爷在有生之年就能很开心了,人都会犯错的,你还年轻,犯了错,吸取了教训后,只要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加以改正了,你就还是曾经那个天真活泼的你,你就还是爷爷心目中的乖孙女……”

  怀里的身躯微微一僵。

  尤其是在听到萧玖这个名字时,牙关紧咬,差点就控制不住的快要崩溃的吼叫了出来。为什么?为什么身边的人无时无刻都要在她面前念叨着萧玖?

  萧玖,萧玖,萧玖她究竟有什么好?为什么她身边的人,就都好似中了萧玖的魔咒一般?萧玖做什么都是对的,萧玖说什么也是对的,反正萧玖无论做什么,在这些人的眼里,就都是好的。

  而她,不管说什么,做什么,碍了别人的眼儿。

  和萧玖和平相处?

  不,绝不。

  她和萧玖绝对不会有和平相处的那一天。

  因为萧玖。

  她的母亲的死了。

  她外祖母家也落魄了。

  她爷爷对她的宠爱,也没了。

  曾经的她,是天之骄女,是夏家最受欢迎最被宠爱的夏家千金,因为萧玖那贱人,她如今成了忤逆不孝的孙女,这一切,都是萧玖造成的,都是萧玖造成的。

  萧玖,没有了爷爷为你撑腰,我看你还怎么在娱乐圈继续混下去?还怎么在夏家待下去?

  吸了吸鼻子,夏沐川瓮声瓮气的乖顺道:“爷爷,以前都是我不懂事,今后我再也不会让你费心了……”

  夏老太爷感叹的开心笑了,松开怀里的孙女,看着孙女红着鼻子,都不敢抬头看他的窘迫神情,拍拍孙女的肩膀:“爷爷就知道你会是个好孩子的,你还没吃早餐,让小陶给你煮点饺子吃了再走怎么样?”

  一听要在家里吃饭,夏沐川反应有点大的立马摆摆手:“不了,爷爷,我在学校门口随便买点吃的就成了。”

  “好吧!”夏老太爷也不勉强,毕竟以前这丫头就喜欢在外面吃。

  作为一个从缺衣少食,连树根都吃过苦过来的老爷子来说,什么用料不新鲜,什么多次反复用过的油会致癌什么的,其实他并不太在乎,反正又不是顿顿吃,天天吃,偶尔吃一点儿,也没什么问题的,所以他也不会去阻止家里的小辈们。

  这时小陶正好端着老爷子每天清晨都要吃的小米粥出来:“首长,粥已经熬了,我已经放了一小会儿,这会儿温度刚好,快过来趁热吃吧。”

  夏沐川余光在看到爷爷平常的专属那个碗筷时,心里既紧张又兴奋,心都差点儿从嗓子眼儿蹦出来了。

  由于夏沐川此刻站着的位置,正好挡住了周警卫和刘警卫的视线,所以两人也没有发现此刻夏沐川的异样。夏老太爷见夏沐川此刻这直愣愣看着饭桌上,打趣的笑说道:“怎么,今天你也想尝尝鲜,想陪爷爷吃顿小米粥不成?”

  这丫头,也不知道怎么的,从小就不爱吃小米,说什么小米看起来很恶心,吃起来口感槽口什么的。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和孙女一起这么气氛融洽的斗过嘴了。

  毕竟是他一直看着长大的,而且还宠了这么多年,即便是她曾经犯过错,对他用过药,他如今已经原谅她了,之所以后来会对她严厉,他只是想要让她慢慢走回正路,而不是一直错下去,就如同她的母亲一般,一时鬼迷心窍,居然给夏家,给她的儿女和丈夫造成了那么不可磨灭的巨大伤害,她是他的亲孙女,所以,他也想要看到她好,看到她幸福开心的活着,

  夏沐川极力忍住不断狂跳的心,露出淡淡的一笑:“不了爷爷,小米粥我可不爱吃,我就爱吃路边摊的重口味。”

  说完,如同避之不及的转身就朝大门走去,边走还朝夏老太爷挥手再见。

  萧玖,我倒要看看,是你飞回来的时间快?还是我这药效快?

  很快,很快你就会失去一切了。失去你在娱乐圈的一切,失去你在夏家所拥有的一切!

  孙女已经很久没有露出如此调皮的一面了,夏老太爷心情愉悦的走到厨房去洗洗手后,便坐在餐厅前一边吃,一边目不转睛的看着电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