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重生之另类女神 > 第一百二十五章祁亦盛真是你和简伊的儿子吗

第一百二十五章祁亦盛真是你和简伊的儿子吗

  正因为冯苟闭着眼,所以才错过了祁少此刻眼底那震惊,不解,纳闷,欢喜的种种复杂表情。

  冯苟说——他喜欢萧玖?

  真的?真的是那样吗?

  看着电视屏幕里的萧玖,心脏忽然猛的一阵痉挛。

  许久没见祁少有所动作,冯苟纳闷的飞快睁开一只眼瞄了一眼祁少,谁知好死不死的,祁少似乎有所感应一般猛的回头,同祁视线对上的那一刹那,冯苟吓得立马闭上了眼,下一瞬,胸前的衣襟一紧,整个人就祁少一手给从沙发上提起来,双脚离地身子悬空在半空中,空中飞人这滋味儿,还真不是一般的难受。

  “祁,祁少?”

  “给你三秒钟立刻滚出去……”

  咚——

  祁少松手了,冯苟一个踉跄随后摔倒在地,稳住身子,迈开腿儿,跑——

  三秒一到,客厅大门就响起一阵关闭的巨响声。

  冲出了屋外的冯苟并没有停下脚步,而是继续持续狂奔,一口气冲出花园来到马路上后,这才浑身发软的坐在了路边的椅子上,心有余悸的回头看了一眼,确定祁少没有跟来后,这才摸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眼底尽是一片不敢置信。

  祁少居然就这么轻易的放过他了?

  幸福来得如此突然,冯苟有点儿感到不怎么真实!

  一股寒风吹来,冯苟冷得狠狠的打了个哆嗦,上身只穿了一件毛衣,哪里能抵得住外面的严寒?

  “啊,阿嚏……”

  揉了揉鼻子,双手慌忙在裤兜里翻找了起来。

  十秒钟后。

  冯苟耷拉着脑袋,现金没有,卡也没带,浑身上下亏得还幸运的剩下一个手机,掏出手机,想了想,最后拨通了媚儿的电话。

  祁少坐靠在沙发上,目光直愣愣的看着电视机屏幕,为什么?为什么无论是在人海里?还是在电视机的屏幕上?他总能在第一眼看过去时,就能在人群中精准无误的定位到她的身影?

  没看到她,他担心,他忐忑,他不安,他迫切的想要见到她,总觉得时间过得太慢,有种度日如年的难熬感觉。

  看到她身旁围绕的那些雄性苍蝇,他愤怒,他恨不能立即撕了那些心怀叵测的色鬼。

  因她忧而忧,因她愁而愁。

  想到这里,祁少瞳孔猛的一缩。

  他对她的感情,究竟是友情?亦或者是真如冯苟所说的那般——是爱情?

  急忙掏出手机,输入——友情和爱情的区别是什么。

  点击搜索。

  瞬间,千奇百怪的答案出来了。

  例如一下种种答案:

  爱情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友情是:三秋不见如隔一日。

  祁少皱着眉头,什么乱七八糟的?一点都不具体,于是继续往下看,看标题和开头似乎有点靠谱,果断点开。

  爱情与友情最大的区别在于:爱情是专一的,排他性的;友情是多项性的,不存在排他性。

  祁少看着这话,似懂非懂,似乎明白了,又似乎没明白透彻。

  再次翻开了一阵,随后再次点开一个。

  嗯,这个说的比较具体。

  当你无论有多忙碌时,你的专注力总是会分散一部分在手机上,总是忍不住过一会儿又会看看有没有她/他发来的短信……

  当你和对方在一起时,你总会忍不住想要和他/她单独相处,即使什么都不说,只是静静的看着他/她,就会觉得心情愉悦。

  当他/她一消失在你的视线范围内,在茫茫人海,你总会急忙搜寻他/她的身影,而每每也总会在第一眼就会精准的发现他/她的身影。

  当对方遇上麻烦时,生病时,你会比他/她更加的着急忧心。

  当对方和异性亲密相处时,你心中会莫名的感到憋闷,难受,甚至是愤怒。

  当你一个人时,总会时不时的翻开手机里的相册,一遍遍重复的翻开他/她以前发给你的短信,照片。

  当你觉得和他/她分开后,你觉得时间变得越来越慢,越来越难熬时,总是会忍不住的去猜想他/她这段时间究竟在干什么?哪怕是一些生活中极其平淡的事情,你还是会忍不住去猜想对方,比如:吃饭了吗?睡觉了吗?工作顺利吗?和别的异性出去吃饭嗨歌了吗?等等等等等。

  若是以上情况,你占有两至三条乃至更多,呵呵呵……那么,恭喜你,你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深深的爱上了他/她。

  看到最后一句总结。

  手里的手机瞬间就滑落掉在了沙发上。

  祁少目露震惊的看着电视屏幕里的萧玖,嘴里不敢置信的喃喃自语着:“我?我居然爱上了她?”

  ……

  等到冯苟坐上出租车来到媚儿所住的酒店楼下时,看着寒风中左右张望的媚儿激动得瞬间就把手从车窗处伸出去摇晃着。

  “兄弟,你此次乘车一共消费20美金。”司机回头看着这个衣衫不整的狼狈亚裔男人,笑说的同时,目光隐晦在对方身上打量了一番,衡量着今儿这一趟生意会不会白跑了。

  “稍等,我朋友过来了立马就给你钱,你放心。”冯苟态度坚定的保证说道。

  冯苟推开车门时,司机也打开车门下车了,亦步亦趋的跟随在冯苟的身旁,时刻准备着,若是这人等会儿赖账,他这拳头可不是吃素的。

  媚儿踩着高跟鞋小跑过来时,便看到身高一米七九的冯苟身旁站着一米九的壮硕司机大叔,冯苟有点尴尬的急忙朝媚儿走了过去,悄声道:“麻烦先借我20美金,我得把我的车钱支付了。”

  司机看着这身材娇小,长相美艳的东方美人儿,看得眼睛都直了,目光又落在冯苟身上扫了一眼,瞬间脑补出,这外套都没穿的男人,一定是被女朋友或者是妻子发现了婚外情给赶出家门了,这是刚出了家门,就跑来见——小三儿。

  这胆量,他佩服。

  媚儿心里纳闷归纳闷,但还是翻开钱包抽出一张50美元递给冯苟:“给,没有二十的面额的。”

  “谢谢,谢谢谢谢。”冯苟欢喜的接过钱,急忙转身递给司机,颇为大方的说道:“谢谢兄弟,剩下的是给你此次的小费,不用找了。”

  冯苟的大方,这在司机看来,便会冯苟为了找回面子才会如此的。无论怎么说,能有小费拿,而且小费还比跑这一趟的车程钱多,司机心里一喜,手里捏着钱朝冯苟挥了挥后,上车一溜烟儿的就开走了。

  媚儿目光上下打量了一下冯苟,皱眉不解道:“你这是怎么了?”

  冯苟双手交叉捂住手臂,上下不断的搓揉着,快冷死他了,迈开步子,哆嗦着急忙朝酒店大堂走去,边走边说道:“说来话长,等会儿再和你细聊。”

  媚儿无语的耸耸肩,看着前面冯苟那急冲冲的背影,总感觉好似他被人赶出家门了似的。

  “救人救到底,帮我开个房间吧。”进去后感受着空调的温暖,冯苟看着走进来的媚儿很是不要脸的笑说着。

  “……呵呵,你还真是不客气。对了,你究竟怎么了?”

  “其实,也什么,就是我不小心惹恼了祁少,为了不被他脱一层皮下来,所以就只得暂时出来流浪一晚。”冯苟并没有具体说是因为什么,毕竟他和媚儿并不算是交情很深的朋友,更何况,他若是胆敢把祁少的心思透露出去,呵呵,被祁少知道了,他可就没今天这么轻松就能过关了。

  一听到祁亦盛这个名字,媚儿心里就犯怵。

  不过冯苟这人挺不错的,还是帮一帮吧!

  “你在下面等我几分钟,我上去拿了护照。”

  “好的,非常感谢你的帮助。”冯苟乐呵呵的道谢着。

  搓了搓手,想了想,最后乐滋滋的给祁老先生打了电话报喜。

  电话另一端远在意大利的祁封鸣,一看居然是儿子身边的冯苟打来的,心头一紧,焦急的立马接听了电话:“他怎么了?”

  冯苟被祁先生这紧张兮兮的口气吓得一愣:“……祁先生,你别紧张,没什么大事儿,就是,就是我有个事情想要给你报告一下。”

  一听没什么大事儿,祁封鸣狂跳悬吊的心这才略微平息了些,紧绷的神情缓和了下来:“说吧。”

  “就是,就是祁少这几天,一天天掰着手指头算时间,总感觉萧玖小姐已经离开很长时间了似的,于是,于是我一嘴贱,就给点破了他对萧玖的心思……”

  “……然后呢?他什么反应?”

  “我,我说完后,没敢看他的表情,最后我就直接被祁少把给赶出家门了。”冯苟面色讪讪的不好意思解释着。

  “他打你没?朝你发火没?”祁封鸣再一次详细的追问。

  “没,没发火,也没打我。”

  “好,我知道了。”听到敲门声,祁封鸣立马道:“这事儿今后若是他不主动对你提及,你就别再他面前去再次提及,免得弄巧成拙,好了,就这样吧,我还有事儿。”

  “好的,好的。”

  挂断了电话,祁封鸣表情复杂,说不清究竟是喜,还是忧?

  儿子终于有了喜欢的人,尤其那人还是萧玖,这本来应该是一件令他欢喜的事情,可,可如今时机不对,时机不对呀。

  儿子刚认清了对萧玖的感情,若是萧玖出现了意外,那么,对于儿子来说,便有着致命的打击,他真的很害怕,害怕儿子会承受不住,会变得越发的,越发的……

  沉着脸,刚走到房门口,房门便从外面推开了。

  当两个保镖的身子移开后,入眼便看到容貌同多年前已久没什么大的变化的——简艾。

  曾经的简艾。

  如今的简艾。皮奥瓦尼。意大利墨手党首脑的华裔妻子,首脑虽然在一年前去世,但妻子简艾和其儿子已经接任了他的位置,并且,还把组织进行了精简,虽然组织的人员减少了,但所做的事情却越发的神秘起来,同时,也令亚洲的很多组织为之忌惮不已。

  曾经是他心底最爱女人的亲妹妹。

  如今是恨他入骨的仇人。

  “你终于来了!”祁封鸣淡淡的语气透着隐含的嘲讽和不满。

  简艾直直的看着他,落落大方的灿烂一笑,客套而又疏离的微微颔首走了进来:“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抱歉。”

  首次交锋,两人旗鼓相当打了个平手。

  简艾一脸的淡定与坦然的走到客厅的沙发坐下后,把玩着手指,拇指与中指的指甲互相扣动着,发出轻微的啪啪声。

  祁封鸣走到简艾身前,沉声冷冷道“你究竟想干什么?”

  “……你猜~”

  “简艾,祁亦盛是你亲侄子,是你去世姐姐遗留下来的唯一骨血,你……”祁封鸣的话还未说完,就被猛一下起身的简艾所打断。

  “呵呵呵~祁封鸣,你只说对了一小部分,从遗传基因上来说,祁亦盛的确是和我有着血脉的牵连,但是,还有最重要的两点,祁封鸣,为什么你不说?”

  “……”祁封鸣垂下的手双拳紧握,目光愤恨的瞪着简艾。

  当年,他的婚姻是父母一手操办的,明明他都同方清蕊说的清清楚楚,他不爱她,所以,希望她能答应他提出的解除婚约这个决定,谁知道她哭啼着口头答应了,却在他去洗手间时那一小会儿的空档,他的酒里面就被下了下三滥的药,一觉醒来,生米煮成熟饭,而且还是被方家的两个大舅子,还有他的母亲给围堵在了房间里。

  床单上那刺目的处子之血。

  两人同处一室。

  婚约,终究还是没有退掉,方清蕊哭哭啼啼说她不知道,酒是家里兄长给她的,她什么都不知道,大舅子也承认是隐瞒着妹妹自己在酒里下了药。

  他虽然不信,可他没有证据。

  而且那一次后,很快就发现了方清蕊怀孕的事实,在两房家长的坚持下,他只得走进婚姻的殿堂,他本以为,这一辈子,他就那么和方清蕊凑合着过吧!很多豪门贵族的夫妻,又有几个是感情的结合?不都是在利益的驱使下结合的吗?

  和方清蕊相敬如宾的过了九年,在一次聚会上,他看到了她——简伊。

  她被经纪人坑了一把,被下了药差点送进了与他合作伙伴的秃头老男人房间里,瞧着她被药效折磨的差点儿割脉自杀来试图逃脱现场时,他心软的出手帮了她一把。

  就这样,他和她俗套的相遇故事开始了。

  他喜欢她说话时的温柔,喜欢她煲得一手好汤,喜欢她毫无心机灿烂的笑容。

  理智告诉他,出轨是不对的,对妻子,对儿子,对简伊都会产生伤害的,可他就是控制不住他的心,他贪恋她的一切,好的,不好的,他喜欢得失去了理智。

  于是,他欺骗了她,欺骗她说他没有结婚。

  这一个谎言,一直一直陪伴到她死的那一天,她都毫不知情。

  而当年的车祸,他怎么查,都只是查出来是一场单纯的意外。

  在简伊死去半年后,当他遇到简艾,并听到对方说她自己是简伊的亲妹妹后,他感到很是意外,因为,他从来就没听简伊说过,同时,简艾还对他的表白了,但是他彻底惊呆了,那时才明白,简艾原来也是喜欢他的。

  虽然简艾比简伊先认识他。

  但是,在他的心里,他从始至终都从未表露出喜欢过简艾一丝一毫。

  她做事狠辣,性子偏激,虽然比她姐姐长相还要美艳动人,可他就是对她喜欢不起来,面对简艾不依不挠的纠缠,他终于摊明了他的已婚身份,他的家世背景。

  虽然终于成功如愿的吓走了简艾,如今都隐约的记得,当时她离开时放下的狠话。

  本以为,这一辈子,他再也不会和简艾有所交集了,直到八天前,她亲自给他打电话过去时,他才知道,她当年离开了华国后,居然去了意大利,然后还混到了如今这个令他为止忌惮的位置。

  简艾看着走神中的祁封鸣,红唇微勾,嘲讽不已扫了祁封鸣一眼:“怎么?又在回忆过去?又在回忆那个不要脸的短命鬼?”

  祁封鸣瞬间就怒了:“你还是人吗?她是你姐姐,亲姐姐……”

  “姐姐?呵呵呵,一个不要脸的小三,一个想要借助于肚子里的孩子去破坏别人家庭的女人,我可没那么不要脸的亲人,而且,她还抢走了你,你认为我会认她吗?祁封鸣我告诉你,哪怕她死了,我也绝对不会原谅她的……”说完后,看着祁封鸣那灿白的脸色,笑得很是解恨且痛快。

  顿了一瞬,继续笑说讽刺问道。

  “对了,祁封鸣,你告诉我,当年你口口声声不是对我说,你很爱她的吗?为什么在她活着时,你不娶她?在她死了以后,也不敢让他进你祁家的祖坟?为什么至今,你都不敢对你儿子祁亦盛说明一切?告诉他真正的母亲是谁?”

  祁封鸣此刻身子摇摇欲坠。

  是他,是他当年犯下的错,是他让简伊成为了世人鄙夷的小三,都是他害的……

  他以为的爱,却带给了一向乖巧,善良的他如此大的伤害。沉痛的闭上了闪烁着水雾的双眼,极力深吸了好几口气后,这才缓过来,再次睁眼之时,双眼已经恢复了清明。:“简艾,今天你找我,就是为了回忆过去的吗?”

  听着这嘲讽的语气,简艾唇角的笑容一僵。

  随后淡淡道:“……当然不仅仅如此,不远万里把你招来,其实……我只是想要亲手痛打落水狗而已,看着你难受的样子,我这憋了多年的那一口恶气,总算能出出来了……呵呵,祁封鸣,这只是一个开始,接下来,我会一件一件夺走你最爱的,最关心在乎的一切,你信吗?”

  祁封鸣自然是信的。

  如今她和她儿子掌控了那么大一个组织,自然是能够如她所说的那般,说到做到。

  只是,他也不是坐以待毙之人。

  “简艾,你有你的道儿,我有我的门,你若真要和我撕破脸,请问你做好了后半辈子待在牢房里的准备了吗?”

  “……祁封鸣,你可真狠,真是绝情的可以呀……”简艾目赤欲裂的瞪着祁封鸣咬牙切齿讽刺着。

  全球首富的祁封鸣,在任何一个国家的势力,都是不容小觑的,自古虽然一直都说‘黑白两道’黑在虽然在前,可真要同‘白道’相较量,黑,从来都没几个好的。

  不过。

  也的确是如祁封鸣所说的那般,要和他斗,必定会两败俱伤,而她,会是伤得最重的那一方。不过,这些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东西,她并不在乎,这些东西,只不过是她复仇的工具罢了。

  见简艾的表情有所顾忌,祁封鸣刚松下一口气。

  下一刻。

  便听到简艾阴阳怪气的语气对他问道:“祁封鸣,你真以为,你怀揣愧疚之心宠了这么多年的儿子,真的会是你和简伊两人的种?”

  祁封鸣眉头紧蹙,厉声道:“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这个答案,自然是需要你亲自去慢慢挖掘才更有意思,不是吗?”

  ……

  萧玖用头一天夜里用石头打磨出一个石锅,第二天一早就起来用石锅熬了一锅香烹烹的鱼汤,虽然什么作料都没有,但却勾得其他人不住的咽口水。

  接下来的路程,萧玖的小日子过得很是不错,有热水喝,有热水冲洗一下女性部位,甚至,她还烧了热水,在火堆边抓了把烧过的灰烬,用热水洗了个头。

  于是乎。

  众人纷纷效仿,晚上休息时,一个个都拿着一块小石头,在选好的石头上开始打磨,希望能弄出一个石锅,这一天天的吃烤肉,烤肉,还是烤肉,吃得众人都上火便秘了。

  没有蔬菜,没有睡过,没有维生素,没有纤维来源,不上火,不便秘才怪。

  第八天.

  六人都喝上了热气腾腾的开水。

  一路继续前行赶往海边,只有到了海边,才能有更多的资源。

  第九天.

  萧玖抓到了一只北极狐,虽然这北极狐很是可爱,但是,再可爱的东西,在萧玖的眼里,都只是——食物而已。

  阿莱还是每天都会时不时的给萧玖送一些东西,不过每次都被萧玖果断的拒绝了。

  今天。

  阿莱又拿着从一处温泉的石窟里面踩在回来的绿色可食用的野菜来送给萧玖。

  墨墨给了阿莱一抹白眼,同萧玖吐糟着。

  萧玖也觉得很是烦人,决定今儿还是同对方讲清清楚楚讲明白吧!

  “给你。”这两个字的中文,阿莱已经能说得很是流利标准了。

  萧玖没有伸手,而是侧头看向在不远处偷看她们这边的鸡辣,招了招手:“过来一下。”

  鸡辣诧异了一瞬。

  那两人‘谈情说爱’他过去干吗?

  过去找虐?

  事后被阿莱虐?

  于是摇了摇头。

  “过来。”萧玖再次挥挥手,不过,这一次声音同先前相比,冷沉了不少。

  犹豫了一瞬。

  鸡辣长吁了一口气,还是走了过去。

  “老大,你叫我?”视线瞄了一眼萧玖对面的阿莱,无声的暗示着——这可不管他的事儿。

  “帮我翻译一下。”

  “好的,老大。”

  萧玖直直的看着阿莱:“你是不是喜欢我?”

  噗——

  鸡辣瞬间就喷了。

  惊惧且很是无语的瞄了一眼萧玖,在看到老大那朝他射过来的骇人眼神时,瞬间绷紧了脸皮,面无表情的看着阿莱如同没有情感的机器人翻译一般:“老大问,你是不是喜欢她?”

  阿莱双眸猛的睁大,一脸痴痴的看着萧玖,随后坦率笑说道:“回答她,我的确是很喜欢她,所以,我会努力在最短的时间内学好中文的,语言,不会成为我和她之间的障碍,她有权利拒绝我,但我也有权利继续对她展开追求,所以,若是她拒绝了我,我是不会就此放弃的……”

  呼——

  现场的众人,除了萧玖听不懂外,其余人全都呆滞了一瞬,随后便很快爆发出各种口哨声,鼓掌声,真没想到,阿莱还来真的?居然当着全球那么多看直播的观众给萧玖表白!

  电视机前的观众们。

  有人炸毛了。

  心机婊,看起来长得人模狗样的,居然想要和他们这些粉丝抢萧玖?独占萧玖?他们不服,他们坚决反对。

  有人表示欢喜。

  虽然他们也很喜欢女神,但是,若是能看到女神身边有个长得好看,还是贴心的暖男帅哥在身边,要是两人能结合生出一个混血宝宝,简直就太好了。

  炸毛的观众,其中就包括祁少在内。

  坐在沙发上的祁少,猛的从沙发上弹跳了起来,双拳紧握,双眸微眯,脸色一片铁青。

  不就是一个意大利的混混头子吗?

  无论你是对萧玖真的怀有爱慕?亦或者是别有目的?

  癞皮狗,我不管你接近萧玖是为了什么?

  但若你胆敢动萧玖一根毫毛,我便把你老巢给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