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重生之另类女神 > 第一百二十四章 小别胜新婚

第一百二十四章 小别胜新婚

  萧玖从参加《极限荒野求生》第二季开始,便从未真正的饿过肚子。

  第一天,她抓到了北极野兔。

  第二天,她逮到了驯鹿,每天吃得饱饱的,一直吃到第五天这才把驯鹿肉吃完,在此期间,朴铭贤带病带伤坚持到第三天清晨时,便高烧抽搐晕厥了过去,同时,还有双手严重受伤的三加一一起乘坐直升机退出了比赛。担泥则因为没什么外伤感染,强健的体魄生生扛过了风寒感冒。

  第六天,众人朝更低的海拔前行时,开机发生了意外,下坡时一脚踩滑摔下去时,条件反射之下,一把抓住了范佩西,惯性下范佩西撞上了前面闪避不及的八弟,于是三人在连锁反应之下,齐齐滚落下去,而开机好巧不巧的脑袋刚好撞击在了尖锐的石头上,脑袋当场就皮开肉绽,伤口足有六厘米长,若是不缝合和以及抗生素消炎,必定会危及性命,范佩西摔断了左腿小腿骨,八弟摔断了手臂,三人最后不得不忍痛做出退出的决定。

  才录制到第六天,已经退出了五人,由此可见这里生存环境的残酷。剩下的七人继续前行,还差两小时就要天黑时,七人在一处呼湖泊边缘的树林里扎营。

  “玖玖,我饿了,我饿了……我要吃鱼,我要吃嫩嫩的烤鱼。”墨墨站在萧玖的肩膀上,伸长脖子看着结冻的湖面,激动而又兴奋的不断叽叽喳喳着。

  萧玖侧头淡淡的瞟了一眼墨墨:“吃货。”

  墨墨愣了一瞬,扑闪着翅膀不依的叫嚷还击着:“……你才是吃货,你才是。”

  鸡辣听着这一人一鸟斗嘴的话,瞬间就给笑喷了,手指哆哆嗦嗦的指着萧玖和墨墨,咧嘴笑得牙龈子都快露出来了:“呵呵呵呵……你们两个都说错了,其实,你们两个都是——吃货,大大的吃货,哈哈哈……”

  回答鸡辣的,是萧玖和墨墨一起神同步的一抹白眼。

  阿莱站在萧玖不远处,看着这一人一鸟,眼底极其隐晦的闪过一抹挫败的黯然,不过,这只是一瞬的黯然,随后不着痕迹的长吁了一口气,眼底又恢复了平日里的自信,儒雅,以及淡淡的笑意。

  萧玖查看了一番,选好今晚睡觉的地方便开始收集干柴火,拿出用苔藓保留的火种,生起了篝火后,便捡起一块磨盘大的石头,走到湖面便开始砸冰,只要炸开一个窟窿,冰层下的鱼儿就会寻着氧气多的冰窟窿游过来的,到时候,她用尖锐的树棍直接刺中三五条,今晚她的晚饭,明天的早饭就有着落了。

  “萧玖真猛。”比伯羡慕的看着冰面上的萧玖,头也不侧的对着身旁的鸡辣嘀咕着。

  “是啊!真猛,女版金刚大力士……可惜了,可惜她就是不肯收我为徒呀……为什么?为什么?老天你为什么对我这么不公平?为什么萧玖你不收我为徒?”鸡辣看着萧玖,也是羡慕得红了眼,后面则好似癫狂了一般,双手高举仰头望天撕心裂肺的呐喊出他的郁闷。

  比伯身子迅速的远离了鸡辣两米后,这才侧头看着这个二货,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儿:“走吧!时间不早了,赶紧找吃的的去。”

  “好。”鸡辣声音闷闷的,整个人没精打采的跟在比伯身后。

  这一次因为有了火种,而且宿营地是在背风面的山坡下方,所以就只留了高桥一个人在这里生火搞后勤,阿莱,背儿,担泥三人则去冰湖下寻找今晚的晚餐——鱼。

  咚咚咚……

  哐——

  湖面足有一米厚的冰层,在萧玖举起磨盘大的石头接连砸了十下后,冰面终于被砸出了一个窟窿,亏得萧玖身手敏捷,砸完后举起石头就后退了好几米这才没被垮塌的冰而带进了冰窟窿。

  想了想,萧玖又在冰窟窿边沿砸了几下,把冰窟窿扩大到了三米宽后,这才罢手了。

  手里握住刺鱼的木棍,静静的站在冰窟窿边沿,刚才这么大动静,本来已经把冰面下的鱼儿给惊吓跑了,可架不住距离萧玖较远的地方,又有两拨人在砸冰面,于是,原本被惊吓到远处的鱼儿,听到撞击声后,同时又呼吸到萧玖这边冰窟窿处扩散的浓氧气,四周的鱼儿瞬间就齐齐朝着萧玖这边涌了过来。

  两分钟。

  三分钟。

  萧玖看到了水下鱼儿的身影,举起磨尖的木棍,刚要刺下去时,啪——

  一条足有一根半筷子那么长的鱼儿从水里飞跃了出来,萧玖眸子一闪,手里木棍一晃,跳跃在半空中的鱼儿就被萧玖给木棍给刺中了身子。

  墨墨惊得瞪大了鸟眼,伸长了鸟脖子。

  接下来。

  萧玖和墨墨看着从冰窟窿下方不断飞跃出来的鱼儿,齐齐差点喜得看傻了眼。

  还不到十分钟,系哦啊就冰窟窿周围,密密麻麻全是鱼儿,好似‘鲤鱼跃龙门’一般,不断的从冰水里飞跃出来。

  “天啦!萧玖今晚吃鱼估计会吃吐的?这么多鱼?我猜想她今晚吃了之后,这辈子估计再也不想看到鱼了……”鸡辣看着那黑黑的一条条身影从水里跃出来,自动送上萧玖的怀里,简直羡慕的不行。

  比伯扫了一眼,暗叹一声,手里砸冰的动作越发的快了起来。

  阿莱看着远处的萧玖笑了笑,随后一个人举起一块和萧玖刚才差不多大的石头,使劲往冰面上砸着,他可不能狩猎时,再次输给萧玖太多。

  大致数了一下,萧玖估计这至少都有三四十条,最长的有两根筷子加起来还要长点儿,而小点儿的,则是也有巴掌那么长,萧玖用木棍把跳跃上来的鱼儿立马拨开,免得鱼儿在冰面上弹跳只是又给跳尽了冰窟窿给溜走了。

  “好多鱼呀!”墨墨看着鱼儿张大了嘴,一脸的馋嘴相。

  萧玖唇角动了动,双眼微眯,很显然,此刻的心情颇好:“你能吃下几条?”

  墨墨脑袋微偏的瞅着萧玖,随后低头用尖嘴在脚趾上挨个的点了点,边点还便数着:“一,二,三,四,九,八,五……玖玖,我要吃,我要吃,吃,吃很多很多,这些全都是我的……”

  这数得乱七八糟的数字,这蠢萌的小模样,简直惹得电视机前的观众喜爱的不行,于是乎,墨墨此刻都能感觉到,一刹那,信仰值又增长了许多,距离它化成人形的能量已经快要足够了,墨墨欢喜得扑闪着翅膀,继续瞅着萧玖,继续卖萌,卖蠢。

  萧玖也挺配合墨墨的

  俗话说: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

  其余两组人远远看着萧玖这么如此热闹,简直羡慕的不行,于是越发的加快了手里的动作卖力的干活砸冰。

  只是。

  这个湖面本就算太大,也就一个足球场那么大而已,面积有限,那么鱼儿的数量也就有限,萧玖这边收获颇丰,而鸡辣和比伯,阿莱和担泥以及背儿三人,这两组慢了萧玖二十分钟,他们用了二十分钟才把冰层砸开,结果在这二十分钟的时间里,他们砸冰的动静几乎把湖里的鱼全都给赶往了萧玖那边,等到他们砸出了冰窟窿后,等呀等,等了十分钟后,这才游过来一些巴掌大的几条鱼儿过来。

  而且,这些鱼游过来时,却没萧玖之前那般待遇,这些鱼儿只是在冰窟窿水下游着,并没有主动跳出来,两队人马一共五人,只得伸手下去抓,零下三十多度的天气,赤手空拳的去冰水里抓鱼,这滋味儿,简直是酸爽的很……

  萧玖的木棍上,全是串满了去鳞去内脏的鱼儿,还剩下十条没有清理的鱼,有些巴掌大,有些筷子那么长的鱼儿,萧玖朝远处的鸡辣挥挥手,朝对方示意这些给他后,便急不可耐的赶往营地,准备烤鱼吃了。

  鸡辣屁颠颠的过去一看,看到还有十条鱼送给了他,咧嘴一笑,很是开心。

  高桥一看到萧玖弄了这么多鱼回来,惊讶了一瞬,随后笑的一脸真诚,并朝萧玖竖起了大拇指:“你真厉害?”

  虽然听不懂高桥的语言,但萧玖看懂了对方的手势,冲对方礼貌的微微颔首后,一转头,便看到她的火堆不对劲。

  她不在的时候,高桥居然帮忙给她添加了柴火?

  侧头瞄了一眼正在搭建围栏的高桥,萧玖双眸透出了柔意。

  “我要吃鱼,我要吃鱼,我要吃鱼。”墨墨复读机模式又展开了。

  “再叫,我就把你串起来烤熟了吃,你信不信?”萧玖吓唬着墨墨。

  “不要~”墨墨用两翅膀把脑袋遮住,软糯糯的撒娇抗议声,如同三四岁的孩童一般,听的人心都软了,恨不能把这小可怜给搂在怀里好好摸摸,好好亲亲来安抚它受伤的心灵。

  不得不说,萧玖和墨墨这双簧唱得还真是不错,墨墨又吸引了不少萌宠的脑残粉丝们。

  萧玖唇角愉悦的动了动。开始忙活起来了,把十五条最大的鱼分别用木棍串好放在火堆周围烤着,开始搭建庇护所。

  三十分钟后。

  五个抓鱼的男人回来了,萧玖扫了一眼,五个男人拿了大约六十条鱼回来,这其中,还包括她送给鸡辣的十条鱼,六个男人分六十条鱼,一人十条,听起来挺多的,但是,很多鱼都只有巴掌大,其实十条鱼加起来并没有多少肉,她一个人都要吃十五大条鱼才能勉强吃饱,这六个不男人,估计今晚又吃不饱了。

  鸡辣一手朝萧玖挥了挥,一手举起串着鱼儿的木棍:“老大,谢谢你。”

  萧玖点了下头,没说话,抽起串着鱼的一根木棍,转身朝着鸡辣那边走去,一看老大送鱼过来了,鸡辣瞬间笑得见牙不见眼:“老大,你真好,你真是太好了……”

  比伯羡慕的扫了一眼鸡辣,挨冻受饿一回来就能吃到烤得香烹烹的鱼儿,简直是幸福呀!

  鸡辣一脸笑意的伸手去接,谁知萧玖却和他错身而过。

  “老大,我在这儿?”以前没听说老大有夜盲症呀?他这么大一个活人站在这里,她怎么就没看见?

  墨墨早已看出了萧玖真正的意图,这会瞧着一脸懵逼表情的鸡辣,笑得很是幸灾乐祸。

  自作多情的鸡辣,今晚注定你要失望了,这烤鱼,可没你的份儿。

  其余人看到这一幕,都惊得傻眼了——萧玖这究竟是什么意思?

  阿莱看着萧玖直直朝他走来,心口一阵猛跳,脸颊肌肉僵硬且微微发热,一双湛蓝的眸子里,透出怎么都压抑不住的激动。

  五步。

  四步。

  三步。

  她停下了,阿莱呼吸一紧,露出迷人的微笑,垂下的右手手臂刚刚抬起了一些。

  下一秒。

  萧玖却把手里的鱼,直接递给了阿莱身边的人:“给你,谢谢你刚才帮我添柴火。”

  阿莱傻了。

  鸡辣懵了。

  高桥一脸的不敢置信。

  其余人也目露意外的看着这一幕,没听说萧玖和高桥有什么交情?萧玖为什么独独只给高桥吃鱼?而且连最忠实的小弟以及倾慕者阿莱都没有?

  高桥并没有第一时间伸手,而是一脸疑惑的看着整个人已经呈现出呆滞状态的鸡辣:“请帮我翻译一下好吗?”

  翻译?

  老子现在想揍你!

  居然胆敢趁他不在,偷偷去勾搭,不,是卑鄙无耻去抱老大的大腿儿,简直不能忍,不要脸,混蛋,卑躬屈膝的小人……

  鸡辣被双重打击,打击得难受极了。

  烤鱼——不是他的。

  老大——被臭不要脸的钻空子抢走了。

  双手自然下垂,一脸悲戚的45度忧郁望天,萧玖很是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儿,把手里的烤鱼往高桥怀里一放随后直接松手,看着下掉的烤鱼,高桥只得条件反射的急忙一把接住。

  “赶紧翻译,你是想吃一条现成的烤鱼?还是想吃你自己亲手烤出来的十条烤鱼?”萧玖冷冷淡淡的声音询问着。

  一刹那的功夫,先前那装忧郁,装被受到重重打击的鸡辣,一听萧玖这威胁的话,瞬间就恢复了正常,双手五指分开放在萧玖眼前动了动:“……十,十条我自己烤的烤鱼。”

  “还算不笨,赶紧翻译,要是胆敢胡乱翻译歪曲意思,鸡辣,知道阴奉阳违的后果,你知道会是什么吗?”萧玖举起纤长白皙的右手,五指飞快的动了动,鸡辣只看到五指的残影飞快的掠过,在萧玖变态的超强武力值面前,瞬间就怂了,老实了。

  走到高桥身前,语气不怎么爽的翻译着:“老大说,你帮她添加了柴火,所以这条鱼是赠送给你的回报。”

  高桥意外的直直看了萧玖足有三十秒,伴随着每一秒的过去,眼中的佩服之色便越发的浓郁,以前一只以为,萧玖虽然力气大,功夫好,但依旧比不上正规军的部队精英,此刻才知道,萧玖的观察力,简直能同特种兵媲美。

  “谢谢您,您太客气了,恭敬不如从命,再次感谢。”高桥重重的朝萧玖90度鞠躬行礼道谢着。

  萧玖摆摆手,转身迫不及待的朝着她的营地走去,她的烤鱼,她来了……

  ……

  电视机前的祁少,此刻坐在沙发上,直接笑喷了,双手在沙发扶手上拍得啪啪直响,由此可见此刻心情是多么的亢奋。

  “哈哈哈哈……萧玖,你这一招打脸,真是打的太好了……呵呵呵,癞皮狗?眼睁睁的看着骨头朝你丢来,结果却没落在你的狗嘴里,如此画面,真是看得我大快人心呀……”

  冯苟也是看得乐得不行。

  萧玖小姐的脑回路,可不是一般人就能跟得上,猜得透的!

  成日的偷瞄萧玖小姐,成日的时不时弄点儿小东西去大献殷勤,麻蛋的,他其实早就想说了——癞皮狗,你丫的脑残偶像剧看多了吧?

  今日两颗鸟蛋儿。

  明日两只乒乓球大的旅鼠。

  后日又送点儿什么红莓苔子。

  大后天又送什么造型奇特的冰棱。

  蠢货。

  想要泡我家萧玖小姐,难道不知道我家萧玖小姐是个吃货?而且还是个专门吃肉肉食吃货吗?这么低级的泡妞烂招数,居然就想要泡到我家祁少看上的另类姑娘?这人不是蠢货,便是蠢蛋儿。

  冯苟看着电视,笑得很是解恨。

  “今天是第几天了?”祁少的声音突然在屋子里响起。

  冯苟秒懂,急忙道:“今天是第六天,还有两个星期,萧玖小姐就录制完毕归来了。”

  十四天呐?

  好久哟!

  祁少刚才脸上的得意劲儿,瞬间就没了,明明才分开十天不见,为什么他却感觉过了许久?尤其是在她的真人秀节目播完后,躺在床上一觉醒来,一看时间,怎么才过去一两个小时?

  一晚上醒来三四次,看着那转动得极其缓慢的手表,还有那手机屏幕上跳动的时间数字,迷迷糊糊睡着时,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日有所忧,才会夜有所梦。

  总是会梦见她吃不饱,睡不暖,以及会不会感冒,会不会受伤。

  好不容易熬到她的直播时间,看在她的直播,才会觉得时间过得快一点儿。

  扫了一眼单人沙发上的冯苟,祁少叹息一声,情绪不怎么高的淡淡道:“为什么时间过得这么慢?”

  “?”冯苟愣了一瞬,侧头看在祁少,随后悟了。

  是冒险点拨提示一下呢?

  还是老实规矩的不发表意见?

  祁少本也没指望冯苟会回答这个无聊至极的问题,于是收回了视线,再次看向电视屏幕,耐心的等待着萧玖的镜头出现。

  拼了。

  还是说吧!

  “祁少,时间过的慢,只是因为你的心情太迫切了,古人云: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这话你应该听过吧?”

  怎么还没有萧玖的镜头出现?

  祁少不爽的移开了视线看向冯苟,点了点头:“听过,怎么了?”

  嘴角一抽。

  冯苟对自家少爷的情感白痴程度,已经无语至极了。

  没吃过猪肉,难道祁少你还没见过猪跑吗?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一般都是用来形容男女之间思念对方的,为什么他居然都不知道?

  清了清嗓子,冯苟憋住了一口气,双腿做出等下说完后就飞快撤离这里的准备。

  看着冯苟这反应,祁少眯了眯眼,危险问道:“冯苟,你认为,就凭借你的速度,你真能掏出我的手心?说,你究竟什么意思?”

  冯苟双腿一抖。

  刚才自我建设做好了心里建设的冯苟,刚才的气势瞬间就崩塌了,苦左脸,一脸的小心翼翼:“祁少,我说,我要是说的有什么不对,你可别,你可别虐我?”

  祁少不说话,这显然并不是默认同意了,而是祁少不耐烦的表现,伸头一刀缩头一刀,冯苟呼出了一口浊气,说话如同机枪射出子弹一般的快。

  “祁少,其实我想说的是,你之所以是觉得时间过得慢,都是因为你喜欢上了萧玖,所以才会有——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情绪反应,你敢和我打赌吗?等你看到萧玖归来的那一刹那,你的目光,你的心思,一定越发的对萧玖比以前还要关注,这在民间的俗话叫着:小别胜新婚。报告祁少,我要说的都说完了。”

  说完的同时。

  冯苟死死的闭上了眼,不敢去看祁少此刻的那张脸,更害怕看到祁少那张脸上的表情……

  ------题外话------

  今天带孩子去看感冒了,字数有点少,请见谅*_*

  这段时间感冒的人挺多的,大人,小孩,我家老公和闺女都感冒了,我也有点感冒了,嗯,这会儿我电脑桌上全是擤鼻涕的一大堆纸巾,写完后看我居然不知不觉中弄出了这么多垃圾,突然间觉得自己好邋遢……。么么哒,爱你们,记得投投月票哟^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