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重生之另类女神 > 第一百二十三章 萧玖是个人形凶兽

第一百二十三章 萧玖是个人形凶兽

  作为一个男人。

  作为一个出自特种兵里的精锐男人。

  此刻被一个女人如此挑衅,如此当着全球那么多直播观众的面羞辱挑衅,三加一再也忍不住了,不打,他就彻底变成了怂包;打,哪怕输掉了,还能虽败犹荣;至少他拼尽全力了,再说了,接受挑战打不过的萧玖的男人,他并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憋红了一张脸的三加一飞快在脑子里衡量了一瞬后,便身手利落的站在了萧玖的对面。

  “好,我接受挑战。”三加一神情肃穆的看向萧玖道。

  鸡辣立马翻译。

  萧玖唇角动了动,站出来了就好:“十分钟,十分钟后定胜负。”

  “好。”

  鸡辣压抑着内心的兴奋,站在一旁充当裁判,睁大眼睛开始看萧玖的现场直播打脸法,小心脏真是太幸福了,扑噗通噗通的狂跳个不停。

  “开始。”

  一米九八身高的三加一,魁梧的身体肌肉紧绷,双拳紧握,拳头都带着呼呼的风,朝着萧玖面门砸去,同时,右腿一个飞踢朝萧玖的小腿骨展开了进攻,不得不说,三加一这是被萧玖激出了凶性,若是萧玖闪避不急,不是毁容就是断了了腿骨。

  面对如此凶猛的进攻,萧玖眼眸微眯,身子灵巧的闪避了三加一踢过来的一脚,同时,拳头同三加一正面较量。这一次,她使出了八成的力道。

  拳拳相撞。

  砰,咔嚓——

  三加一拳头同萧玖拳头相撞的那一刻,瞬间就听到了他自己拳头骨头碎裂的声音,在剧痛的条件反射下猛的回缩了一下,下一刻,三加一只感觉到胸口一痛,身子就超后飞去,随后重重的砸在雪地上。

  近距离拍摄的摄像师,还有其它工作人员,看着这一幕,彻底傻眼了,尤其是看到三加一那拳头塌陷的地方,摄像师手里的摄像机晃了晃,若不是反应快,差点就把机器给摔地上了。

  鸡辣:天啦!那家伙的骨头完蛋了。

  侧头看着未来师傅,这哪里是女人?这简直就是人型凶兽好不好?

  比伯看着萧玖,那崇拜的小眼神,就跟看到了现实中的女超人一般的狂热。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这会儿三加一正好又砸在了刚才第一次被萧玖踹飞摔后的那个位置。

  完了。

  他的军旅生涯彻底完了。

  他能感受到右手的手指根部关节处骨头碎裂了,而且,就连右手的整只胳膊骨头都好似骨裂了一般,专心的刺痛,麻木,让他的右手再也不受他的控制了。

  咬牙恨恨的看着萧玖,这个女人太狠了,手段太狠了,强撑着从雪地上爬起来,身子还没站直,便听到萧玖再次开口了。

  “还剩九分钟,再来。”萧玖勾了勾手掌实事求是的提醒着。

  鸡辣立马激动尽职尽责的担当着翻译工作。

  一分钟不到,严格的说,他是被萧玖一招就给击败了,时间,大约十秒钟不到,三加一心里清楚,他绝对不是萧玖的对手,而且,这女人也是存心打定主意了要让他出丑,今日,他是怎么都逃不掉被羞辱的下场了。

  输人不输阵。

  三加一强忍着右手手臂传来的阵阵锥心刺痛,紧绷着脸看着萧玖。

  “开始。”鸡辣见两人都做好了准备,立马兴奋的继续充当裁判。

  五秒后。

  三加一的另外一只手也被萧玖拳头给撞得骨头碎裂了,又当了一次空中飞人摔倒在同一位置。

  两只手都废了,三加一倒在雪地上痛得额头青筋直冒,汗水大滴大滴的顺着青紫的面颊直往下落。

  “还剩八秒,还来吗?”萧玖站缓步走到三加一的身前,淡淡询问道。

  三加一挣扎着的身体有点晃悠的起身,两只手都被废了,这会儿他豁出去了,双眼泛着狰狞的血红,高声吼叫着:“来,怎么不来,继续,咱们继续。”

  冷冷淡淡的目光看着对面三加一外强中干强撑起的气势,萧玖唇角微微动了动。

  也还算有点血腥。

  看着三加一这个强盗被虐,很是解气的同时,却也理智尚存的提醒着萧玖。

  想想也是。

  于是萧玖揉了揉肚子,看着三加一道:“我肚子饿了,就打到这里吧……剩下的八分钟,你要是哪天心情好了想要继续和较量,随时欢迎。”

  语毕。

  没理会三加一会有什么反应,走过去拽住驯鹿的前腿,轻松的拉着就朝着营地的方向走去,一边走,一边时不时的低头看一眼拖着的驯鹿,平时冷冷的双眸透着愉快的柔意,脚步轻快的走出十多米后,鸡辣这才从刚才的画面中回过神来。

  “你搀扶着他慢慢走回来,我去帮萧玖抬驯鹿。”鸡辣飞快的对比伯吩咐完后,一溜烟的就冲萧玖兴奋的狂奔而去。

  比伯郁闷了。

  谁让他刚才反应慢了鸡辣一拍,只得认命的朝三加一走去,伸手刚要搀扶,三加一却阴沉着脸高傲的避开身子拒绝了:“我不需要。”

  说完,走到丢在雪地上的那一条驯鹿腿儿旁,弯腰忍痛的把驯鹿腿儿捡起来放在胳肢窝处夹紧朝营地走去了。

  我擦?

  老子一片好心去帮忙,居然碰了一鼻灰,比伯气得在心里只想骂娘。

  看着比伯的胳肢窝夹着的驯鹿腿儿,比伯觉得这贱人真是欠揍,刚才他还有一瞬的功夫居然去同情这贱人,想想都觉得他真是蠢透了。嘟唇郁闷的蠕动着边走边恨恨的想着。

  拉拽着这么大一头驯鹿,说实话,在积雪厚厚的树林里穿梭,还真的不怎么好走,尤其是鸡辣冲过来帮倒忙,非要让萧玖和他一起拉拽着驯鹿的两条后腿儿一起走回去,由于萧玖步伐快,两人走路的步伐不在同一个频率上,所以鸡辣的帮忙,反而让萧玖感到不顺手,觉得鸡辣碍手碍脚的拖了她后腿。

  “松开。”

  “为,为什么?”

  “要么你让我一个人拖回去?要么你自己一个人拖回去?你走得这么慢,你是准备要我拖着驯鹿的同时还要拖着你吗?”饿得有点心情烦躁的萧玖不爽的吐槽直言道。

  鸡辣瞬间就被打击得一脸懵逼相。

  看着这么大一头驯鹿,三十多个小时过去了,他就只吃了一条生兔子腿儿,早就饿得浑身发软了,让他一个人把这驯鹿拖回去,尤其这会儿还是要爬山坡,呵呵呵,还是算了吧!

  于是,鸡辣果断的松手。

  朝萧玖谄媚的一笑,不要脸的油嘴滑舌道:“师傅,你来,你来,你还没教徒儿你的绝学‘大力神功’我……我还是不在师傅面前献丑了……”

  萧玖翻了个白眼,拖着驯鹿转身就走了。

  追上来的比伯虽然听不懂鸡辣和萧玖在说什么,但却看到了萧玖对鸡辣那鄙视的眼神,用胳膊肘捅了捅鸡辣:“你为什么被她鄙视了?”

  鸡辣不爽的瞪了一眼幸灾乐祸落井下石的比伯,翻了个白眼:“关你屁事儿?”

  说完,目光看着老大,不,是师傅那潇洒狂拽高冷的背影,露出一脸嘚瑟的表情,好似看着萧玖,就似乎是看到他拜师学艺后,也能拥有——大力神功。

  “脑残粉儿……”比伯调侃着鸡辣。

  “难道你不是?”

  “我?我当然也是……这里猎物都被吓跑了,这下我们去哪个方向狩猎?”

  “……天黑还要一阵子,这里没有,就往反方向去找找看吧,只要是能入口填饱肚子的,什么都成。”鸡辣抬头看了看天,祈祷着今晚千万别再空手而归了。

  比伯按压着因为饿太久而隐隐生痛的胃部,也期望着今晚能有所收获。

  刚才萧玖如此护食的那一幕,让两人明白了萧玖对食物是多么的看重,萧玖若愿意主动给他们,他们就能吃顿饱饭,可若是萧玖不愿意给,他们这么些大老爷们儿若是开口找萧玖要,呵呵呵……

  搞不好就被碰一鼻子灰,丢脸,也更丢人。

  所以,还是继续找找吧,无论好赖,总会找到些什么的。

  回到营地,负责营地的四个男人远远看着萧玖这么快就回来了,皆是感到不敢置信,赤手空拳哪里你能那么快就抓到野外的猎物?嘀嘀咕咕议论的四人又过了两分钟后,当萧玖整个人都出现在四人的视线范围时,四人彻底傻住了。

  “mygod,她,她手里拖的是什么?”开机震惊对众人道。

  “看不清楚。”担泥寒着脸,没什么兴趣道。

  砖木取火好一阵都没什么起色的高桥,索性扔下手里的木棍,起身伸长脖子张望了一阵,随后道:“天啦,是个大家伙,萧玖猎到大家伙了。”

  朴铭贤紧抿着唇,面无表情连头都没扭一下,面色潮红的坐靠在树干上正用手搓揉着引火的桦树皮。

  拖着驯鹿的萧玖并没有走到四人的宿营地位置,而是在相距大约三十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

  看到萧玖并没有和他们一起过夜的打算,几人神情都不怎么好。

  不和他们一起,就掉代表作萧玖的猎物没他们的份儿。

  丢掉驯鹿,萧玖迅速的在树林里转悠了几分钟,找了一些干的桦树皮,随后又找到一颗碗口粗的枯树处,猛的一脚枯树就给踹断了,然后拖着枯树回到她的营地。

  用降落伞绳子和湿木棍做了一个简易的弓,然后开始砖木取火。

  十分钟。

  二十分钟。

  三十分钟时。

  摩擦的木片上,总算是冒出了一缕白烟,手上的动作再次加快,烟越来越大,火屑越来越多,萧玖把搓揉撕碎的白桦树皮引火物拿过来,随后动作非常小心的把火屑倒进引火物,有力而缓慢的开始吹气。

  开机瞠目结舌的看着萧玖,对还再不断转动木棍的高桥提醒道:“后来居上……萧玖生起火了,高桥,你输了。”

  高桥满头大汗的抬头一看,果不其然,看到那升起的缕缕白烟,眼底有着挫败,更多的,则是对萧玖的钦佩。

  萧玖女神,果然不愧是从亚洲走出来的彪悍人物,生存能力,武力值,简直是少有人能与之比例的。

  烟,越来越大,一分钟后,引火物燃了。

  萧玖终于长吁了一口气,把引火物放进搭建好的小树枝火堆下方,看着这跳跃的红色火苗越来越旺,感受着火堆里传来的热度,萧玖被这炙热的火光温暖得浑身肌肉都放松了下来。

  高桥看着不远处是升起来的火堆,犹豫了一瞬,便走到了萧玖身旁,待萧玖看向他时,猛的90度弯腰鞠躬:“你好,我能向你借点儿火种吗?”

  萧玖:“……”

  明知道我听不懂,还来鸡同鸭讲。

  高桥也知道萧玖听不懂,于是便用手指指了指萧玖的火堆,然后又回头指了指他们的营地火堆。

  这下萧玖秒懂了。

  看着这人虽然个子不怎么高,当然,只是和这些欧美人相比,自然是矮了点儿,一米七七的身高,敦实的身材,浑身肌肉紧绷充满了张力,圆乎乎的脸还有这诚恳的小眼神儿,既然对方态度这么好,借个火种也没什么,于是点了点头,并主动弯腰抽出一根正在燃烧的木棍递给高桥。

  高桥一脸欣喜和感激,没有第一时间去接燃烧的木棍,而是再次朝萧玖鞠了一个90度躬后,这才不断的说着谢谢接过了木棍。

  萧玖摆摆手:“不用谢。”

  于是,拿到燃烧木棍的高桥,一边返回营地,一边三步一回头的朝萧玖不时的鞠躬,惹得萧玖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忽然升起一股,一股有种,有种好似给了对方天大的恩惠和好处一般。

  高桥回去后,立马把火堆生起。

  担泥阴沉着脸,眼神复杂,不知道在想什么?

  萧玖一直等到火堆燃起很大且不会轻易熄灭后,便急不可耐的走到驯鹿尸体旁边,抓了一把地上干净的积雪搓了搓手,就当是洗手了吧!、

  随后两手凶残的直接扯断了一条腿儿,双手抓住断口处的皮往下用力一拉,皮就撕掉了,掏出身上昨晚找了一个尖锐石头打磨出来的石刀,别说,虽然石刀比不上德**工刀,不过却比得上普通的匕首。

  把肉割成手机那么大,那么厚的肉片,然后把肉片穿在手指粗的湿树枝上,接连串了二十串后,把树枝插在火堆边开始烤制。

  肉不能直接放在火苗上面烤,这样会烧焦,熏黑,而且外面焦里面生,这么久都等了,萧玖也不在乎多等一会儿,慢慢烤出色香味俱全的烤肉,再慢慢品尝。

  墨墨站在串有烤肉的树枝前,一边烤火,一边看着肉不断的咽口水,激动而又开心的叽叽喳喳个不停。

  “肉肉,我要吃肉肉,我要吃烤熟的肉肉。”

  萧玖调侃着,为了墨墨能多吸粉,所以萧玖是决定配合配合它:“站远点儿,别把口水溅上去了,熟了第一时间就给你吃好不好?”

  “好,肉肉,香烹烹的肉肉,我要吃,墨墨要吃。”墨墨双眼直愣愣的看着肉,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萧玖。

  无语的摇了摇头,萧玖决定开始准备晚上睡觉的地方。晚上要在这休息,于是萧玖开始搭建庇护所。

  这里是个不怎么高的山包半山腰上,弄了些干枯的树干,把火堆边的积雪清理了,等火堆多燃一会儿有了碳灰后,铺撒在地面,然后再把树干放在上面,这样又能防潮还能保暖。

  天色暗下来,即将漆黑之时,阿莱和八弟回来了,众人远看过去,两人似乎一无所获。

  高桥和开机虽然失望,但还是什么都没有说,毕竟在赤手空拳想要在这里抓到猎物,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

  朴铭贤和担泥却脸色不怎么好。

  虽然他们心里清楚想要抓到猎物很是不易,但是想想他们此刻的身体状况,若是再不进食,长时间的饥饿外加感冒,估计最多撑到明天,就会晕死过去被迫退出真人秀了。

  阿莱老远就闻到了一股若有似乎的烤肉香味,看到他们宿营地的不远处,那火堆旁正忙碌着的孤独纤瘦身影,目光闪了闪,等再走近了一些后,看着萧玖火堆旁那一头死掉的驯鹿尸体时,目光转移到萧玖的后背,俊朗的脸上透出与有荣焉的自豪感。

  八弟余光瞄到阿莱看向萧玖的视线后,立马移开了脑袋,迈步转身朝他们的营地走去,阿莱并没有第一时间回到他所在的营地,而是走向萧玖。

  “要换换口味吗?”

  阿莱说话的同时,手从裤兜里掏出了两个小东西捏在手心,萧玖早就注意到了刚才背后阿莱在看她,不想和他过多接触,于是假装没发现,这会儿别人都走过来了,她要是再装着没听见不搭理对方都不行了。

  回头一看,便看到对方手心里的两只,两只小小的东西,其中一只还在他手心剧烈的挣扎着,浑身的毛发松散,看起来挺萌萌的。

  “这是旅鼠。”阿莱笑说道。

  同时,把放有旅鼠的手伸向萧玖,另一只手伸过去刚准备握起萧玖的手,想让萧玖接住旅鼠,谁知道却被萧玖侧闪避开。

  “谢谢,我不喜欢老鼠。”这么多驯鹿肉都吃不完,老鼠那么点肉她才懒得去打理。

  “……对不起,是我唐突了。”阿莱收回了手,歉意的道歉着。

  虽然听不懂阿莱说什么,但是从对方眼里能看出,阿莱是在道歉,朝萧玖微微歉意颔首后,阿莱便转身朝着他的营地走去了。

  当萧玖的驯鹿肉烤熟正享受的大口吃着时,鸡辣和比伯,背儿和范佩西两队人员回来了。

  鸡辣手里提着一只兔子,比伯空手,背儿和范佩西也弄回来的是几只旅鼠,就算加上三加一从萧玖手里得到的那一条驯鹿腿儿,饿了这么久的十一个男人,就这么点儿东西,肯定是不够吃的,最多只能算能勉强填填肚子。

  闻着这诱人的烤肉味儿,鸡辣被折磨的咽了咽口水,简直想要痛哭流涕,其于人也好不到哪里去,毕竟都饿了两天一夜这么长的时间,谁人受得了这香味的引诱。

  担泥和朴铭贤黑着脸。

  范佩西余光瞄了一眼萧玖的反向,随后低声朝着开机嘀咕着:“萧玖那么多驯鹿肉,她一个人什么时候才能吃得完?要不,要不我们过去找她借点儿?”

  开机立即摇摇头。

  虽然他不知道三加一跟随萧玖去了以后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他看着三加一那被废了的双手,还有三加一拿回来的驯鹿腿儿,而萧玖拖来的驯鹿又恰好少了一只腿儿,种种一串联在一起,开机敢肯定,三加一那被废了的双手,一定是萧玖干的!

  而且,十有**,就是因为三加一打了萧玖猎物的主意,这才被萧玖给教训了。

  鸡辣这会儿没好意思凑过去,正在剥兔子皮时,突然听到了天籁般的声音:“鸡辣,过来。”

  师傅叫他了?

  眉开眼笑的鸡辣立马屁颠颠的小跑了过去。

  “师傅,请问叫我有什么吩咐?”心里明知道十有**会是师傅要施舍给他食物,但面子还得端着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乖徒儿表情。

  萧玖内心鄙视着厚脸皮的鸡辣,随后淡淡的扫了鸡辣一眼,冷着脸一脸正色的纠正道:“乱喊什么?我可没答应要收你当徒弟,再说了,你这资质,我的功夫你是学不来了。”

  鸡辣大惊。

  立马咚一声跪在了萧玖面前,伸手就想要去抱萧玖的大腿,被下嫌弃的避开后,一脸的可怜兮兮请求着。

  “……师傅,求你收下我吧!”

  “不行就是不行。”语毕,转身走到驯鹿旁,啪啪两下,就把两条驯鹿腿给大力卸下来了,看着鸡辣淡淡道:“把这驯鹿的内脏掏出来,然后你拿走一半的肉,给我留一半。”

  有了两条驯鹿腿儿,外加半边驯鹿躯干的肉,应该够她吃三五天了。

  虽然她很不情愿把肉送给那些人吃,但是只给鸡辣一个吃,尤其还是在她拥有这么多食物的情况下,吃独食肯定会被众人排挤的,排挤她,她倒是不在乎,可若是因为她的吝啬,让观众们反感了,那可就因小失大了。

  鸡辣傻眼了。

  似乎有点不敢置信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儿,居然来的这么快?而且还来得这么多?这么猛?

  萧玖看着鸡辣楞楞的矗在她旁边很是碍眼,冷冷的提醒道:“我给你十分钟时间,要是你没有分割完,我就收回刚才的话。”

  一听这话,鸡辣瞬间就化身勤劳的小蜜蜂忙碌起来了。

  ……

  电视机前的观众们今儿看得沸腾了,看得既过瘾又有点纠结憋闷。

  萧玖提出和三加一的对决,有人表示解恨,有人表示女神太仗势欺人了,还有一些人认为,女神绝对绝对的吃货,为了吃的,简直如同护食的人形猛兽。

  还有对萧玖猎到了一头驯鹿后,在鸡辣没有回来前,居然都没有分给那些队友,尤其还是有两名队友在受伤生病的情况下,都不知道分享,一个人吃独食,简直没有同情心。

  既然有非议。

  就会有红有黑。

  当然,红粉和黑粉的比例,自然是九比一。

  网络上沸腾了,第二天的新闻上也沸腾了。

  才直播了两天,看得到人觉得越来越过瘾,而电视台,看着没天都在大幅度增长的收视率,也是上下一片欢腾。

  萧玖有吃的了,祁少的心情也好了,心情一好,低气压了就没了,冯苟总算能伸直了腰板说话了。

  还在米国酒店住着的媚儿,每天都会目不转睛的看完八个小时的直播,一边吃饭一边看,除了上厕所那一分钟的耽搁,简直把直播的没一个细节都没错过,同时,在看直播的同时,还把直播给录制了下来,准备晚上再好好看一看。

  白天过得很充实,可是晚上临睡前,看手机,总是心里空落落的。

  睡梦中,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她嘴里一直呢喃着的,是心心念念了大半年的男人。

  顾未,顾未,顾未……

  ……

  祁封鸣依约来到意大利,已经整整等候一个星期了。

  这一个星期,他如同囚犯一般被囚禁在这个屋子里,一个星期前,他刚下飞机走出机场,就被她的人给‘接走’了,然后就被关进了这座别墅里。

  他有的是办法通知他的人来救他出去,可是他不能,因为,他有把柄在她的手,把柄就是他的—儿子,祁亦盛。

  每过去一天,他的耐心便逐渐减少,一个星期了,这一个星期都等得他的情绪越来越焦灼,越来越快要控制不住快要彻底爆发出来了。猛的打开房门,门外的两个彪形大汉顿时就齐齐站在门口堵住了房门。

  祁封鸣寒着脸:“她什么时候来?”

  “祁先生请回房间耐心等待,夫人忙完了帮里的事情,就会第一时间赶来见你的。”

  又是这个录音一般的标准回答。

  祁封鸣气得浑身颤抖,深吸了一口气,砰一声就关上了房门。跌坐在床沿,目光愤恨而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