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重生之另类女神 > 第一百一十五章 离婚

第一百一十五章 离婚

  沉默了片刻,萧玖口吻淡定对媚儿道:“我想想办法。”

  你想办法?

  你有什么办法?

  媚儿懵逼了一瞬,突然,福至心灵的想起了一个人,萧玖的金主,呸

  说错了。

  应该是好友兼靠山——祁亦盛。

  方才焦灼的情绪瞬间就冷静了下来,之前快要死机的大脑也清明起来,好似在黑暗中抓住了一丝曙光,迫不及待的急切道:“你要找祁先生帮忙吗?”

  不找他找谁!

  平日里冷厉的眸子,此刻目光柔和了几分,唇角动了动,随后道:“嗯,前段时间我和你提到过,我会和他开个影视公司,昨晚我已经签订了合同,这次真人秀的再次邀约,这是公司成立的第一件大事儿,而且,我还是公司里面目前唯一的艺人,所以,电影卧龙藏虎和极限荒野求生的时间冲突,还有二十天时间,他应该会有办法解决,不说了,我得赶紧和他详细谈谈应该怎么处理。”

  媚儿惊呆了。

  傻愣愣看着已经被挂断了的手机,有种,有种抱上粗大腿,有种被天上掉下来的金馅饼给砸中的感觉。

  这是第一次。

  她居然能和萧玖打电话时,听到对方一连串一口气说出了这么长一段话,可见萧玖那家伙此刻也是高兴不已的,而且,萧玖对合作伙伴祁亦盛的工作能力也是十分信任的。

  真没想到,之前听到萧玖随口提了一下,她还以为是开玩笑呢,没想到动作这么快。

  笑得都合不拢嘴的媚儿把玩着手机,当手指习惯性的翻开了通话记录,看着‘顾未’这个名字时,满脸的笑,瞬间就消失了。

  从一个月前在竹海对顾未表白后。

  她每天早中晚都会固定打三次电话,足足打了一个月,顾未的电话不是关机,就是无人接听,每次电话没有打通,她都会发信息过去,可无一例外的是,电话,短信,顾未从来都没有回复过一次,那么多电话短信犹如石沉大海了一般,得不到回复。

  也许,他是想要冷处理,忽视她,冷冻她。

  可不知为何,她对他的喜欢,并没有因为这些而减少对他的喜欢,每一天对他的喜欢,反而越发的加重一分。

  他,似乎成为了她生活中的习惯。

  习惯对他早中晚问候,习惯了对他倾诉心声。

  走到窗外,看着远处灯火辉煌,想着她已经和他在同一城市,心口便阵阵悸动,酸涩中透着些许甜蜜。

  也许,这就是爱一个人的滋味

  祁少洗漱完毕后,躺在昨日萧玖留宿的客房大床上,眉宇舒展透着笑意看着天花板上的3d星空图,嗅着被子上你残留的若有似无独特馨香,咧嘴笑了,笑容透着些许憨憨的傻。

  床头柜上的手机突然响了,听着这铃声,整个人瞬间就从床上蹦了起来,拿过手机迫不及待的按下了接听键。

  长时间没有说话的声音,带着些低沉与嘶哑,话语里都浸含着笑意:“还没睡?”

  “没,你睡下了吗?”萧玖冷冷的声音透着掩饰不住的轻快。

  祁少坐靠在床头,微微有些失神,很难得能听到她如此高兴,如此激动,愣了一瞬,这才试探的调侃问道:“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好事儿?所以要和我分享分享?”

  “绝对的好事儿不过,这个好事儿有点难办,所以,考验你的时候到了。”

  “喔?是这样啊!那说说看,好歹也先让我一个心理准备去衡量衡量自己是否能够经得起你所说的考验。”

  “nbe环球娱乐电视台刚刚给媚儿打电话,邀请我二十天后参与下一期的极限荒野求生这真人秀录制,而且,这次真人秀每天还有八个小时的电视直播,所以,我很想参加,但真人秀和电影的档期冲突了,所以,我的搭档,这两者之间的时间冲突,你得想办法的帮我解决才行。”

  电视台直播八个小时?

  玩儿的这么大?

  难怪萧玖居然会如此兴奋激动。

  凭借萧玖这碾压众多男嘉宾的身手,别说,剪辑过的片段和直播两者之间,还真的只有直播才是更能突出萧玖在野外的生存能力,因为,直播很难作假。

  其实,她也知道,这次的事情很难办,真人秀的时间是很难推后的,就只能从李安安的电影下手,可李导拍摄对影片的质量把关是出了名的严苛,本来预计一个半月的影视城拍摄都已经是很赶时间了,若想要在这二十天内把属于她的戏份拍完,那么,和她对戏的一些主要配角的档期就得有所调整。

  而这个调整,就会涉及到人脉和金钱的双重叠加在一起,方能调整。

  见电话里久久不说话,萧玖有点紧张。

  “那个,你也别有太大的压力,若是实在不行就算了,下次还有别的机会的。”

  “噗嗤”祁少听到萧玖这有点耳熟的话,瞬间乐了:“小玖,你还真是只懒猫,我说你这一番话,你难道就不觉得耳熟?你这是在对我用激将法呢?还是连劝慰我的话都懒得去花心思,你就这么敷衍我?”

  萧玖怔楞了一下,瞬间满头黑线。

  她也不知道怎么的,脑子里就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句话,难怪觉得这一句话说出来很顺口,很耳熟,原来是他以前对她说过好几次的话。

  萧玖表情讪讪,强撑起精神嘴硬道:“哪条法律规定这句话就只能是你说而别人不能说?是劝慰,是激将,随便你怎么想,对了,合同我已经签字了。”

  哟

  猫儿炸毛了?

  祁少乐得抿唇偷笑,没敢继续撩拨萧玖,就怕过火惹急了萧玖乐极生悲,接听到她的电话,此刻精神有点亢奋了,既然睡不着,不如

  下一瞬,祁少飞快的开口道:“电话保持畅通,我马上出发过去找你——拿合同。”

  语毕!

  完全不给萧玖反应的时间,便急忙挂断了电话,嘴里哼着不知名的调子,便开始翻箱倒柜的找衣服了。

  萧玖无语了。

  这么天寒地冻的赶过来拿合同,明天拿不一样吗?真是想一出是一出,难不成夜里就能去办相关手续?

  心里吐槽归吐槽,犹豫了一瞬还是没有再次拨过去阻止。

  想到于丽今晚所说的话,来了也好,晚上正好能帮帮她的忙。

  客厅里。

  无论夏老太爷怎么审问,于丽就是死死咬着当年不知事儿,压根就不知道大嫂的险恶用心这才被利用,这才被大嫂欺骗了。

  夏老太爷差点气得浑身发颤。

  夏鹏一家三口看着于丽落井下石,三人也对于丽恨得不行。

  夏龙江傻愣愣的看着妻子,一言不发。

  眼看再也问不出什么了有用的信息,夏老太爷坐在沙发上疲倦的朝众人挥挥手:“老三,带着她滚回房间去,给你们一晚上的时间考虑,若是还不说实话,明天就扭送警局,让警察来慢慢查,我就不信查不出一丝蛛丝马迹出来,滚”

  于丽煞白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夏老太爷,也不知道是因为心虚吓傻了?还是因为被公公的无情,丈夫的漠视给打击到了。

  夏龙江黑着脸,看不出什么表情,可就是这种表情,却吓得于丽惊恐不已,一把提起地上妻子的手臂,挟持着上了三楼卧室。

  夏老太爷视线扫了一眼老大老二两家,老大一家连同老爷子对视一眼都不敢,心虚难堪的低头站着。

  打完电话,听到楼下外公的压抑的激动怒骂声,萧玖想了想,还是从房里走出来下楼了。

  看到萧玖时,前一刻震怒的夏老太爷此刻犹如川剧变脸一般挤出了一丝牵强的笑意:“玖玖,怎么还不睡?好不容易才能休息几天,早点儿睡去吧,若是信得过外公,这一切就交给外公处理吧,我一定会秉公处理,还给你一个公道的。”

  任欣茹,于丽这两个人是必须要送进警局绳之于法的。

  彭惠是死了,但是彭惠的娘家人都还在呢,这里面若是没有彭惠精明势利的娘家爹娘亦或者是兄弟的支持,彭惠绝对是没那个胆子擅自做出和任欣茹勾结的决定。

  这些人,这些账,他要一笔笔的慢慢算。

  家门不幸,他若是因为家丑不可外扬而选择包庇的话,夏家今后就要真的败在这些人的手里。

  萧玖没说话,走到夏老太爷身边后,扫了一眼夏鹏父子三人。

  夏老太爷拍拍萧玖的手背,看着两个儿子道:“当年的绑架案真相已经浮出水面了,绑架案的追诉期还没过,是得让警方好好彻查彻查,当年的主谋和参与的人全都一个别想逃。”

  夏逸虽然觉得捅出去对夏家名誉有所影响,但想想萧玖不仅差点死掉,后来还受了那么多苦,是应该给萧玖一个交代才行。

  夏鹏大惊。

  这事儿若是捅刀了警局,那可就四处宣扬了出去,他今后还这么混?他还怎么能在那个位置顺利呆到退休?

  心里一慌,夏鹏急忙道:“爸,爸,这事儿是儿子不好,儿子教妻不严才出了这等家丑爸,家丑不可外扬,这事儿要是捅出去了,对萧玖的演艺事业,对夏家这么多人今后的工作,事业,声誉都影响甚重,爸你再考虑考虑吧!彭惠她,当年的事情,如今她已经受到了报应,受到了惩罚。”

  人都死了,为什么还要雪上加霜的把事情闹大?

  死了的人终究是死了,可活着的人,却还要继续生活,为什么为了一个萧玖,就把这么多夏家的人不管不顾?

  夏鹏心里是怨恨着父亲的。

  妻子死了,他可以说是报应。

  可妻子死了,还让他事业受到影响,后半辈子在众人的指指点点中度过,他的儿女今后该怎么办?

  夏老太爷看着儿子这反应,气得差点喘不过气,萧玖急忙给老太爷顺气:“外公,深吸一口气,对,再慢慢呼出。”

  连续深呼吸了几次后,老爷子激动的情绪这才稳定下来。

  突然。

  夏鹏咚一声跪在了萧玖的身前。

  萧玖不闪不避,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地上跪着的大舅,坐在夏老太爷身边对地上的人视若无睹直接忽视。

  “萧玖,对不起,是大舅的错,是大舅识人不清,是大舅教妻不严,害得你差点丧了命,可萧玖啊。如今你好不容易在娱乐圈打出一片天地,这等负面新闻一爆出来,你忍心让你外公如此大的年纪还被人指指点点的。”夏鹏声泪俱下的一番话还没说完。

  只感到眼前一花,脖子就被萧玖的一手给掐住。

  “你,你你干什么?”夏鹏脸红脖子粗艰难的断断续续吐出几个字。

  “啊杀人了。”夏沐川吓得脸色煞白尖叫了起来。

  “闭嘴。”夏逸狠狠的瞪了身旁侄女一眼。

  蔡嘉急忙拉住夏沐川走到一旁声的劝慰着。

  “萧玖,你这是干什么?你居然胆敢对长辈动手,他是你大舅,你别以为你演几天戏就以为全世界就你最大最嚣张,不就是一个戏子,你张狂什么?”说着,夏沐晨便狰狞着脸冲向萧玖,准备同萧玖撕扯打。

  “滚。”萧玖长腿闪电般的一脚就把怒气冲冲冲过来的夏沐晨给踢翻在对面的沙发上。

  这一场闹剧。

  夏老太爷并没有出声阻止,他就这么面无表情的坐在哪里,看着意气用事只长脑袋不长脑子的大孙子,看着一辈子心里都惦记着前程的势利大儿子,再看看夏沐川这个孙女。

  老爷子唇角露出嘲讽的笑。

  老大一家,中看不中用,是扶不起来了。

  “萧玖,你先放开你大舅,有什么事情咱们慢慢商量,慢慢谈。”夏逸走到萧玖身边,出声提醒着。

  萧玖瞄了一眼夏逸,手腕一动,手中夏鹏的身子就腾空摔飞到对面夏沐晨的沙发上。

  夏逸眼皮子一抽。

  蔡嘉惊得张大了嘴。

  夏沐晨被父亲压在身上,痛得龇牙咧嘴。

  夏沐轩两兄弟也惊得傻眼了,感觉就更看大片似的厉害。那速度,那力道,兼职帅呆了。

  夏沐川第一次亲眼看到萧玖动手,吓得整个人身子都软了,亏得一旁的蔡嘉眼疾手快给及时搀扶住。

  冷冷的扫了夏鹏一眼,冷寒的声音透着讽刺的讥诮:“你那一跪,还真是白跪了,我原本就没有打算要走法律程序。”

  虽然这个消息爆出去对她没什么影响,但,她终究还是心疼外公,彭惠已经死了,于丽和任欣茹,就算不进监狱,她也有千万种办法让这两人过得比进了监狱还要凄惨。

  众人一惊。

  被这出乎意料之外的回答给弄得不敢置信。

  夏老太爷看着萧玖,心里很是复杂:“萧玖,你确定要这么做?”

  “嗯。”刚回答完,萧玖突然想了想补充了一句:“我这段时间忙,而且电影马上就要拍摄完毕进入宣传期,不想节外生枝。”

  在场的大多数人都不是傻子,怎么可能会看不出萧玖是故意找了这么一个借口。

  “外公,我送你上楼去休息,已经很晚了。”

  “好,我们上楼。”

  夏老太爷没有理会众人,在萧玖的搀扶下两人相依的上楼去了。

  楼下夏鹏一家三口顿时松了一口气。

  夏逸神情复杂的望着楼梯,长叹了一声。

  一到了房间,夏老太爷看着萧玖,为懂事委曲求全的萧玖心疼不已。

  “萧玖,你这孩子,你不用为了我而委屈你自己,她们犯了错,移交警方该怎么判刑就怎么判刑,你这是何苦要委屈你自己?”夏老太爷拉着萧玖的手,又感动又羞愧的对萧玖道。

  萧玖摆摆手。

  目光真挚的看着夏老太爷道。

  “外公,我刚才说的都是实话,我现在已经认回夏家了,这件事宣扬出去,我和夏家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还是不要节外生枝的好,不过,当年参与绑架我的人,我是绝对不会让她们好过的你好好休息吧,祁亦盛等会要过来一趟和我商量一下米国nbe环球娱乐电视台邀请我的真人秀档期问题。”

  难看的脸色在听到这个消息后,夏老太爷脸上总算是有了些笑意:“好,外公没事儿,那个真人秀节目我也很喜欢看,忙去吧!”

  想了想,萧玖还是出去了。

  毕竟,今天发生了这么多事,外公也需要时间单独呆一会儿。

  此刻。

  三楼的夏龙江和妻子于丽,两人却爆发了自相识到结婚一共十八年以来的第一次争执。

  夏龙江的极力压抑着即将爆发的怒火,耐着性子沉声道:“于丽,说实话,你知道我最恨被人欺骗的。”

  听到这话,于丽反应很激烈,双眼瞪得老大死死的瞪着夏龙江,可目光就是不敢久久同对方的视线对上,浑身颤抖,歇斯底里的哭着怒吼道:“为什么,为什么你不信我?你爸不信我,萧玖不信我,楼下的人都不信我能够承受,可为什么连你都不信我?江哥,我真是被大嫂骗了,我当时只想看到你而已,我真的不知道”、

  冷冷看着妻子,夏龙江心底彻底一片寒凉,嘶吼出声的质问。

  “你不知道?于丽,你和我同床共枕了这么久,你不知道我心底对萧玖有多愧疚吗?你不知道我隔山差五梦魇总是想起那被炸成一团碎肉的情景吗?”

  “我我只是”

  “于丽,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若老实交代了,你判刑几年,我便等你几年可好?”最后这一句,夏龙江的声音几乎是乞求着。

  于丽瞳孔紧缩,不敢置信的看着深爱她入骨的丈夫,居然想要把她送进监狱。

  说,她会坐牢,孩子们还小,今后孩子们长大了,怎么面对她这个背负谋杀一个四岁孩子的狠毒母亲?

  还不如死扛着,只要她不松口,大嫂已死,没有确凿的证据,谁也拿她没办法。

  在心里迅速衡量了一番利弊,于丽恨恨的瞪着丈夫,痛苦的哭吼着。

  “不,我真不知道,为什么你要逼我?我没和大嫂同流合污,我真没有,你有什么证据说我当年参与了大嫂的绑架事件中?江哥,你变了,为了你,我在你全家人面前伏低做小了这么多年,你居然不相信我?怀疑我?我是爱你的,我怎么会去害一个孩子”

  同床共枕了这么多年,他怎么会看不出妻子刚才听到录音笔时的异样。

  “我们离婚吧。”夏龙江失望之极,已经不想再和妻子掰扯下去。

  “什么?你说什么?”于丽不敢置信的看着丈夫,好似听到了天方夜谭一般的荒谬。

  “我要和你离婚,两个孩子归我,家里的钱财全归你,我带着孩子净身出户今后男婚女嫁各不相干。”颤声的话,说得沉痛而决绝。

  这是最好的选择。

  事已至此,夏龙江只能选择这么做,也只能这么做。

  他爱她,但也恨极了她的心狠。

  他是夏家人,他的孩子,他的父亲,他的外甥女,他必须要有一个交代才行。

  “不,我不离婚,绝不孩子是我的,两个孩子都是我们两个的,我不要离婚”于丽从夏龙江背后一把死死的抱住,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这会儿,她真的怕了,彻底的怕了。

  夏龙江也红了眼眶。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于丽,我们回不到过去了,当年发生的一切,我,还有夏家,都不可能当做从未发生,虽然萧玖没有死,可这真的是一个千万分之一的侥幸才能得以活下来。”

  于丽没说话。

  她真的很爱这个男人,真的很爱。

  可当年她年轻气盛,不懂人心险恶,太过于心急的想要嫁给他,所以才会在无意间听到大嫂打电话后,借此威胁大嫂帮助她能嫁入夏家,而她负责引开江哥,可出事后,大嫂却背弃了她们的约定。

  而她,也彻底被夏长江厌弃,若不是后来她伏低做小委曲求全忍了那么多年,她还真的没有把握能和江哥走到一起。

  她付出了这么多才和他走到一起,如今,他居然要提离婚,她决不答应。

  夏龙江一把扯开妻子圈住他腰的双手,转身看着哭红了眼的妻子,双眼透出从未有过的冷酷与绝情。

  “你不答应离婚,那好,我明天就把你送进警局依法判决,离不离,说不说,于丽,选择权在你。”

  说完,头也不回的摔门出去,前往对面的婴儿房。

  于丽瘫倒在地,目光涣散的楞楞看着地面,泪珠啪啪的砸落了一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