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重生之另类女神 > 第一百一十四章环球娱乐真人秀再次邀约

第一百一十四章环球娱乐真人秀再次邀约

  死了?

  夏老太爷惊得瞳孔一缩,脑子还没细想,嘴上便已经问了出来:“你动的手?”

  见首长误会,周警卫立马澄清解释道:“不是,是任欣茹动的手,刚才两人发生了争执,彭惠似乎想打任欣茹,结果猝不及防的被任欣茹一掌推进了河中,她不会游泳,身上衣服厚重,浸湿了的衣服很快让她沉入水下,等我和路人救起来时已经没气了。”

  说这话时,周警卫有点紧张,刚才彭惠掉入河中时,他可没有第一时间掉下去营救,而是犹豫了一瞬才跟随路边的行人一起下去施救,说是施救,其实他只是想要把放在彭惠衣服里的录音笔拿走而已。

  吃里扒外的白眼狼,害得首长背着那么大的心理包袱熬了十七年,害得萧玖小姐差点就真的被炸死,今日若是能死了也好,免得首长为了她这么个玩意为难。

  一听说不是周警卫动的手,夏老太爷这才松了一口气。

  “不是你就好,不是你就好,赶紧回来吧!”

  “好的。”

  电话挂断了。

  萧玖看着外公有点复杂的神情,但神情之中却并没有因为彭惠的死儿难过之时,紧拧的心这才松懈了下来,想了片刻,对着沉默的外公道:“现在怎么办?要通知二舅他们回来吗?”

  除了外公,夏家的其他人,萧玖只对二舅一家有些好感,三舅的感官不好不坏,大舅一家他,她则很是十分的反感。

  所以,平日里萧玖基本上不会去称呼除了二舅一家以外的人,一般都用——他们来替代。

  夏老太爷自然了解萧玖的心思,所以也没有纠正。

  毕竟,萧玖是他得而复失好不容易才找回来的外孙女,他的三个儿子,着实也只有老二靠谱一些,萧玖对老大和老三有成见,他都能理解。

  拍拍萧玖的肩,夏老太爷安慰道:“别担心,我这就打电话通知他们。”

  萧玖点点头没说话。

  夏家众人昨晚刚连夜乘飞机出发去三亚,此刻众人正在海滩上玩耍,年纪大点的晒点日光浴,年纪小点的全都跑到水里去嬉戏打闹玩去了。

  夏逸抱着椰子正在喝椰汁,看着嬉笑的孩子们,遗憾的嘀咕道:“要是爸也能一起来就好了,d都市那么冷,一起来玩几天多好呀!阳光,沙滩,蓝天,白云,没有阴冷的北风,没有阴沉浓浓的雾霾。”

  “是啊,可惜爸他念着萧玖即将从竹海拍戏归来,所以才舍不得错过和萧玖的见面。”夏龙江笑说道。

  外甥女找回来了,他心中的愧疚感总算能消散了。

  而且,他和父亲的关系也能缓和一些,妻子也不用每每自责的睡不踏实,总是不被父亲认可。

  夏鹏喝着椰汁儿的动作一顿,没有接这话茬。

  爸不和他们一起来,不就是惦记舍不得萧玖吗!如今亲外孙女找回来了,就把他们这些儿子儿孙们给彻底忽略了,夏鹏心里酸酸的,闷闷的。

  他作为长子。

  他儿子夏沐晨作为长孙。

  同半途认回来的萧玖相比,简直一点都不稀罕。

  突然。

  放在一旁的手机来电铃声响起,咽下嘴里的椰汁儿,一脸的不耐烦,真是休息度个假都没法清静清静,认命的拿起手机一看,意外了一瞬,居然不是工作单位的上级来电,而是父亲。

  纳闷按下了接听键,一脸笑意的调侃道:“爸,我们现在都在海边的沙滩上晒太阳,真可惜你没来,怎么了?是不是后悔没跟随我们大伙一起来?”

  一旁的老二和老三听到父亲来电,顿时齐齐竖起耳朵光明正大的偷听着,两人还在一旁争先插嘴着。

  “爸,这里可暖和了,后悔了是不?”

  “老头子,等我们回去时,我用瓶子给你装点新鲜空气送给你,让你也闻闻这里的清冽的纯净气息,呵呵呵,怎么样?我这个礼物你喜欢吗?”

  两人贫嘴着。

  电话另一端的夏老太爷却沉着脸,凝重道:“老大,立即带着所有人回来。”

  夏鹏眉头紧蹙的从躺椅上直起身子,一脸的紧张。

  一旁正在贫嘴的两人也齐齐紧张起来。

  夏鹏不解,父亲的声音听起来中气还挺足的,究竟是什么事情,居然让父亲如此急促的让他们回去?

  “爸,家里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你媳妇儿掉进河中溺亡了。”

  夏鹏觉得自己似乎幻听了,拿开手机看了看,一旁的夏逸和夏龙江两兄弟也是惊得瞪大了眼,视线直直的盯着夏鹏手里的手机。

  “爸,爸你听得见我说话吗?你刚才说什么?”夏鹏声音有点抖。

  说完,急忙把免提打开,把音量调到最大。

  “你媳妇——彭惠,她掉入河中淹死了,你立即带着大伙赶紧回来处理后事。”夏老太爷提高了音量再次重申了一遍。

  三人大惊。

  老婆死了?

  大嫂怎么会死了?

  “爸,她,她不是去出差了吗?她怎么会”夏鹏急切的一连串质问还没问完,就被电话另一端的夏老太爷的厉声呵斥声打断了。

  “夏鹏,你这是在怀疑我吗?”

  “不,不是的,爸,我只是没想到她会突然出了事”夏鹏声音有点紧,道歉着。

  夏老太爷极力的压抑着他快要喷薄而出的怒火,若不是,若不是他想要诈一诈他究竟知不知道彭惠这么多年的不对劲,他真是恨不能劈头盖脸的就给大骂一顿。

  忍着怒火,夏老太爷微微有点气喘:“消息我已经通知你了,有什么疑惑回来再详说。”

  语毕。

  不等对方反应,便挂断了电话。

  看着被挂断的电话,傻愣愣陷入呆滞状态中的夏鹏吓得两个弟弟忧心不已,夏龙江急忙用手推了推夏鹏的肩膀:“大哥,咱们赶紧收拾准备赶回去吧!”

  虽然对这个高冷疏离的大嫂没多少好感,但毕竟是一家人,毕竟是同胞兄弟的老婆,是他的大嫂,夏逸暗叹一声,使了点劲儿一把拍打在怔楞中的夏鹏后背上。

  眼神涣散的夏鹏被这带劲儿的一巴掌拍得身子一晃,这才思绪回笼。

  妻子死了。

  妻子怎么会突然间就死了?

  泛红了眼,猛的起身朝着正在远处玩耍的众人看了一眼,侧头对两个兄弟道:“你们即刻通知他们回酒店,我就这去订最快的机票。”

  夏逸和夏龙江两兄弟点点头。

  玩得正在兴头上的众人被唤回来后,皆是不爽的瞪着两个出来散心都摆脸色的夏逸和夏龙江。

  “扫兴。”夏沐晨不爽的瞥了二叔和三叔一眼,悄声嘀咕抱怨道。

  “”夏沐川虽然没有说什么,但低垂着用脑带顶作为无声的抗议和对二叔三叔的不屑之态。

  夏逸家的双胞胎则神情有点紧张的看着父亲。

  若没有重大的事情,父亲和三叔是绝对不会如此神情凝重的。

  “发生什么事情了?”蔡嘉看着丈夫急切担忧的追问着。

  于丽抱着孩子,有一下没一下的拍打着迷迷糊糊即将睡觉的孩子,也是紧张不已的看着夏龙江。

  看着或不耐,或担忧紧张的一大家人,夏逸目光扫了一圈众人,最后目光定在夏沐晨和夏沐川两兄妹身上。

  两人一怔:神经,看我们干嘛?

  夏逸此刻也没心思理会这兄妹两人,语气沉重道:“老爷子刚打电话过来,说大嫂坠入河中溺亡了,让我们立即赶回去处理后事。”

  这一句话,犹如晴天霹雳般的集中了在场的夏家众人。

  两兄妹瞬间吓傻了。

  “二叔,你,你说什么?”

  “不可能,怎么可能?三叔,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夏龙江长叹一声,眼眶有点红:“你妈她的确是掉入河中溺亡了”

  死了。

  怎么会是死了?

  好端端的为什么突然就会掉入河中淹死了?

  两个小时后,夏家人乘坐飞机返回d都市。

  当天晚上八点,夏家人就回到了老宅。

  萧玖陪着夏老太爷坐在客厅里。夏老太爷脸色没有丝毫的悲痛,当然,萧玖的脸上就更加不会有那种表情,夏鹏和两个儿女看着两人这无动于衷的冷情表情,心里的愤怒,委屈,不甘的表情交织在一起。

  夏鹏拉长了脸,看着父亲道:“爸,彭惠她,她现在在哪儿?她究竟是怎么掉进河里的?”

  “呜呜呜爷爷,我妈她好端端的,为什么突然就会掉进河里?是不是有人故意谋杀她?”夏沐川哭得梨花带雨,伤心欲绝说话的同时,视线还不着痕迹的扫了一眼萧玖。

  萧玖对于这映射她是凶手的暗示视若无睹,坐在外公身边,眼观鼻鼻观心的一副入定状态。

  “妈的死因,这里面绝对有什么不为人知的隐情,我绝对不会让妈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夏沐晨也气红了眼。

  夏家的长媳都有人胆敢动,要是不把被后之人给揪出来,是不是哪天就轮到他被人给制造一出意外,不明不白的就给死了。

  夏老太爷看着老大一家三口这态度,冷冷一笑。

  尤其是夏沐川对萧玖这态度,就更令夏老太爷心里越发感到心寒,都什么时候,居然还想挑拨离间来一家人内斗。

  这一笑,直把夏鹏一家三口看的心里直发憷。

  彭惠当年做了那般恶毒的事情,夏老太爷可不会为了一个白眼狼去遮掩什么,冷厉的扫了一圈中众人,寒声道:“既然想知道怎么想,那就先听听彭惠自己亲口怎么说的吧!”

  说完。

  夏老太爷就按下了录音笔的按钮。

  众人先是一脸莫名,越往下听,众人于是感到心惊肉跳。

  天啦!

  十七年前萧玖的绑架案,原来是大嫂勾结任欣茹做的!尤其是夏家老三夏龙江,此刻听着这录音,气得额头上青筋直冒,双手紧握成拳,回想当年,若不是大嫂说要去逛街,顺便问他要不要依了薇儿去外面的kfc,他一个大男人,还真的不会独自带着四岁爱哭的小女娃出去,本想着一路上有大嫂帮忙照看,他也费不了什么心思,可一同出去后,大嫂的电话就响了,接了个电话后,脸色都变了,对他急忙忙的说她娘家有事儿。

  现在想来,当年绝对是大嫂主动诓他带着薇儿出来,然后半途遁走后,给绑架的人通风报信后,绑匪这才制造了流氓去调戏于丽,然后分散他的注意力偷走萧玖。

  夏龙江身旁站着的妻子,此刻脸色已经煞白得犹如白纸,一脸的惊恐,抱着孩子的手一松,若不是对面萧玖的动作迅速的跳过茶几飞扑过去一把接住了才刚刚三个月的婴儿,从这么高的位置摔下去,准得出大事儿。

  “啊”刚睡下的婴儿被这突然的失重惊得四肢紧绷伸直,张嘴就撕心裂肺的嚎叫大哭,哭得好一阵都没缓过气来。

  这惊险的一幕,惊得众人差点儿心脏都从嘴里跳出来了。

  “天啊了!”

  “孩子没事儿吧?”

  夏龙江看着哭得面色青紫一口气久久都没缓过来的儿子,气急之下劈头盖脸就朝于丽怒吼了起来:“你这么大个人,你怎么带孩子的?”

  傻愣愣的于丽被丈夫这么一吼,这才回过神来,急忙俯身弯腰伸手就想要去抱萧玖怀里的儿子。

  “你先别急,孩子没事儿,等他缓过了这口气再说。”蔡嘉急忙揽住了于丽。

  萧玖半跪在地上不敢乱动,耐心等待着婴儿缓过气来。

  小孩子真是麻烦。

  软软的,只会哭

  原本愤怒中的夏老太爷,看到这惊险的一幕也急的从对面沙发上起来,脚步匆匆的走了过来:“没事吧?没事吧?这是,这是惊着了?”

  当孩子第二声哭声响起后,众人这才松了口气,于丽反应颇大的一把就从萧玖怀里把孩子给抢过去,又是拍又是亲亲孩子的额头,后怕得眼泪啪啪直落。

  “谢谢,萧玖真是太谢谢你了,若不是你,后果真是不堪设想。”夏龙江朝萧玖猛的点头道谢着。

  “孩子是无辜的。举手之劳而已。”萧玖淡淡道。

  这一番似有所指的话,让夏龙江和众人心里一阵狂跳,夏逸脑子一向转的快,视线下一瞬就落在了情绪反常的于丽脸上。

  看到孩子没事,夏老太爷道:“于丽,把孩子交给小陶先抱楼上去,你留下。”

  脸色难看的于丽听到这话想要拒绝,可对上公公冷厉的视线,吓得顿时就禁声了,只得硬着头皮把孩子递给佣人,低下头,露出一副小媳妇的怕怕表情。

  佣人离开后,屋子里就只剩下夏家的人。

  夏老太爷冷冷的盯着于丽,直言质问:“老实交代吧,十七年前你在萧玖的绑架案中,你又扮演的是什么角色?”

  在场的人,除了夏逸和萧玖,其余人全都听傻了。

  怎么于丽也牵涉到十七年前的萧玖绑架案中去了?

  于丽这人其实并不傻,事已至此,做出了最为聪明的选择,走到夏老太爷和萧玖萧玖面前咚一声就跪下了。

  夏龙江看着妻子这反应,瞬间脑子一片轰鸣。

  于丽她,她真的参与了当年的绑架案?

  “爸,萧玖对不起爸,当年因为你不怎么中意我,我一心想要和龙江一起,萧玖出事那天,有过几面之缘的大嫂给我打了电话,说龙江在那个kfc用餐,于是,于是我想要和他见面,我就去了,只是没想到当时去了那里,当日因为人太多了,我不小心被人撞了后,那几个混混就来为难为,龙江为了救我,所以才把萧玖弄丢的,爸,我真不知道,我真的只是以为那一直是一场意外,如果不是今天听到这录音,我真的只是以为那仅仅是一场意外。”跪爬在地上的于丽,哭得撕心裂肺自责不已。

  夏鹏这一天,已经被这一连串的消息打击得整个人都木愣愣的。

  若真是于丽所说的这般,妻子当年还真是费尽了心思,才能下了那么一盘棋,若任欣茹是背后的策划者,那妻子彭惠就是最佳的执行者。

  瞧瞧这一环连一环,真是心思缜密呀!

  身子一晃,瘫软的跌坐在沙发上,目光空洞,自嘲一笑,是啊,若不是心思缜密,他怎么会和妻子同床共枕了十多年,他都没有发现她的异常!

  “怎么会,妈她不会的。”夏沐川摇头哭说着,虽然嘴里不停的否认,可她心里已经完全相信了。

  想想母亲每次回来,手机从来都是贴身带着,有一次她拿起母亲的手机看看时间,就被母亲反应过大的大骂了一顿,想必当时就是害怕她翻看了手机里面的东西吧!

  夏老太爷气得目赤欲裂,起身恨恨的看着地上的于丽:“既然是这样,为什么当年我一再询问你的时候,你却什么都没有说?为什么?于丽,你别把我当傻子。”

  于丽身子一僵,满脸的悔意哭诉道:“爸,我,我当时只是觉得薇儿已死,若是我,若是我告诉了你,你肯定更加不会让我进门了,而且,我当时也不知道是大嫂,大嫂会做那等事情,我当时之所以不告诉你,只是不想让你反感我,不想出卖得罪大嫂而已,所以我这一直隐瞒着,对不起萧玖,对不起爸。请看在两个孩子还小的份上,原谅我吧我真不知道大嫂她”

  夏沐川看着三婶口口声声把一切责任都推倒已经死去的母亲身上,连死人都去落井下石,死死的瞪了于丽,恨不能活撕了这个贱人。

  萧玖没说话,在没有查明一切真相以前,她是绝对不会开口妄下定论的,事情的大致经过,她也已经了解的差不多了。

  抬腕看了下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半了,想必祁亦盛也差不多要休息了,还是给他打个电话吧,告诉他合同她已经签了,晚上他睡觉想必也能睡得踏实点儿。

  “外公,我先上楼打个电话。”

  “好,去吧,若是累了,就洗漱了先睡,这些乌七八糟的事情,外公能处理好,去吧。”

  “嗯。”家长里短的事情,她真没兴趣听。

  萧玖上楼后,长吁了一口气,对于夏家,她除了对外公有些感情,其他人,她还真没多余的心思去管这一摊子闲事儿,她只要弄清楚当年谁害过她,这就够了。

  回到房间,刚掏出电话,电话就响了,一看来电显示,是媚儿,纳闷的接通了。

  萧玖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电话另一端媚儿激动声音震得差点耳膜都给震破了。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现在我们究竟该怎么办?”声音急促,却透着狂喜之情。

  一连串的——怎么办,让萧玖很是无语。能让媚儿如此激动,肯定是有什么好事情,萧玖猜测着。

  “你是复读机吗?究竟什么事情?”冷冷的声音透着调侃。

  此刻,媚儿哪里有心情去计较萧玖对她的调侃,在屋子里急的团团转,狂喜,遗憾的两种情绪,让她犹如疯癫了一般。

  “萧玖,这可怎么办啊?时间相撞,两头我都舍不得放弃,你知道吗?刚才米国nbe环球娱乐电视台邀请你继续参加下一期的真人秀录制,而且,这一次电视台还大手笔的决定真人秀每天同步直播八小时,怎么办,这么好的机会,我真的不想放弃,可他们的录制时间是在二十天后,而你这部电影在影视城的戏份还没有开拍,至少都需要一个半月才能拍摄完,两者时间相撞,怎么办啊”

  电视台同步直播真人秀呀!

  电视台还真是舍得冒险,虽然电视台有点冒险,但却能让这一档真人秀更加的真实,更加能让电视机前的观众们能看到最真实的真人秀嘉宾,这对于嘉宾来说,这自然是有利有弊。

  不过,萧玖这个无人可及的彪悍女汉子,自然是极其有利的,直播,更能让观众看到萧玖的彪悍生存能力。

  录制剪辑过的真人秀,有时候会为了博取大众的关注,故意搞噱头去断章取义的剪辑一些话,观众都不傻,噱头搞多了,观众也不怎么买账了。

  所以,nbe电视台才会想要用直播来出奇制胜。

  只是,电影和真人秀时间相撞,这可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