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重生之另类女神 > 第一百零五章 祁少夜访萧玖屋

第一百零五章 祁少夜访萧玖屋

  一下飞机。

  三人刚上了出租车后,墨墨就迫不及待的催促媚儿赶紧打开萧玖的微博,虽然不知道墨墨所图为何,但受不了墨墨在耳旁喋喋不休的噪舌央求,只得疲惫的认命登录微博。

  墨墨站在媚儿的肩头上,鸟脖子伸的老长,一双圆溜溜的鸟眼一瞬不瞬的专注盯着手机的屏幕。

  出租车司机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大叔,此刻一脸的乐呵,今儿居然能拉到萧玖这个传说中的大明星,大英雄,中年大叔一张胖乎乎脸上,乐颤颤的,时不时的偷瞄一眼萧玖,当视线和萧玖的余光撞上之时,瞬间就紧张得面红耳赤。

  为了她和媚儿的安全着想,萧玖侧头问向司机大叔:“有事吗?”

  司机大叔表情一僵,囧囧的表情有点不敢直视萧玖,心跳加速,手心发麻,觉得当年跟媳妇相亲时都没今儿此刻这么紧张,嘴唇动了动,喏喏了一阵却连他自个都没听清楚他究竟在说些什么?

  萧玖侧头直直的看着司机大叔,想了片刻后,瞬间福至心灵的想到了某种可能,这司机大叔的表情反应,不正是平日里那些死忠粉看到她时的反应吗?

  “大叔,你是想要和我合影是吗?”平淡的话语,笃定的语气。

  被萧玖说出来,大叔激动的不行。

  “嗯嗯嗯我,我就是很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你,你真的愿意和我合影?”大叔脑袋如同捣蒜一般狂点头,末了有点不敢置信的惊喜瞪着萧玖。双眼死死的盯着萧玖,生怕刚才听到的都是幻听。

  “当然,等会儿到了目的地咱们再合影吧!”萧玖干脆的补充道。

  司机大叔瞬间一脸狂喜。

  大美女大英雄大明星的萧玖,真的答应和他合影了!

  今儿晚上收工回家,把和合影拿给老婆孩子看,肯定会把两人乐得开花的,而且,他还能把和萧玖的合影放在出租车上,到时候还怕没生意吗?

  越想越开心,司机大叔笑得合不拢嘴:“谢谢谢谢。对了,萧玖女神,我。”

  萧玖看向对方示意对方继续说。

  犹豫了一瞬,司机大叔觉得还是应该先当面征求一下萧玖的意愿,有点不好意思的囧囧小心翼翼道:“那个,我想把和你的合影放在出租车上,一方面能辟邪吓跑坏人,一方面能为我多招揽些生意,不知道可不可以?”

  媚儿直接就笑喷了,还真没想到,萧玖在粉丝的眼里,居然还有辟邪这功能。

  萧玖嘴角一抽。

  辟邪?

  她又不是菩萨和钟馗。

  眉头微蹙想了一瞬,还未回答,媚儿顿时就反应颇大猛的起身,若不是墨墨这家伙反应快,准得直接一头栽倒在媚儿双腿上。

  “不行,当然不行。”这人也太会捡便宜了吧!居然想要拿着合影去招揽生意,萧玖可不是给他这辆出租车当代言人的。

  不过说到代言,媚儿这才想起,萧玖貌似从出狱复出后,还真没有接过代言,不行,接下来的得为萧玖寻摸寻摸合适的广告代言。

  司机大叔一听萧玖的经纪人拒绝,先前还满脸笑意的脸顿时就耷拉了下来,想了一下,觉得最后这一个要求好像也是有点过分,于是急忙道:“不好意思,是我过分了,那个,只是和我合照一个可以吗?你放心,我绝对不会挂在车上的。”

  萧玖看着这面红耳赤的大叔,最后还是点了点头:“好。”

  媚儿见萧玖都答应了,也就不好再说什么,只是觉得这人万一说话不算数,拿出来挂在车上,万一这个人人品不行,或者是用和萧玖的合照来作为噱头欺骗些无知少女,或者把人拉到荒郊野外也先奸后杀,抢劫什么的可怎么办?

  越想心里越没底。

  可却又不好阻拦。

  萧玖投给媚儿一抹安抚的眼神,媚儿没说话,低头看微博去了。

  翻开微博,墨墨瞬间激动了。

  猪肉炖粉条:我家萧玖女神男友力足足的,可是,难道就没有人发现女神肩头上那只鹦鹉,真的很逗逼吗?

  我是一只小小鸟:女神,你如此威猛,你让我等弱鸡宅男如何把妹!还有,鹦鹉兄,你这是也要出道的节奏吗?

  有颜无罪:萧玖,你家的逗逼鹦鹉,我给做了表情包,请看看,是不是连你都没有发现你家的鹦鹉如此搞怪逗趣。

  媚儿大拇指哗啦啦的翻看着留言,几乎百分之六七十的留言里,都有墨墨这家伙。暗叹这墨墨这家伙还挺会懂得抢镜的。

  墨墨看着上面有它的图片,急了。

  “点开,点开。”扯开嗓门催促起来。

  萧玖看墨墨反应这么大,也凑过头来瞧了瞧,虽然她不认识字,但能看图片,媚儿见一左一右,一人一鸟都如此感兴趣后,媚儿无奈的点开了粉丝做出的表情包。

  这一看。

  媚儿笑喷了——

  萧玖嘴角抽了抽。

  墨墨则圆溜溜的双眼里,全都是专注之色。

  “墨墨,觉得这表情包如何?有没有把你表演的精髓全都剪辑进去?”媚儿笑得合不拢嘴,侧头看向墨墨调侃着。

  萧玖倒是觉得墨墨的表情包挺搞笑的,至少她这个笑点很高的人看到都觉得挺有意思的。

  “你这是准备走谐星路线吗?”萧玖看向墨墨,正色的问道。

  墨墨傲娇的脖子一抖,抖了抖脖子上的羽毛,随后高冷严肃道:“我要走的是怀旧吐槽路线。”

  萧玖:“。”

  请原谅,她没读过书,听不懂。

  媚儿被惊得张大了嘴,一时片刻不知道该作何回答。怀旧?吐槽?这究竟是要干嘛?

  墨墨没有理会被惊呆的两人,鸟爪子伸向媚儿的手机,用鸟指肉肉的地方使劲往上一划拉,伸长脖子继续看下面的微博留言。

  媚儿和萧玖齐齐满头黑线。

  司机大叔则从内视镜看着如此聪明的鹦鹉,眼热的不行。

  抵达了竹海的目的地。

  萧玖和司机合影后,司机高高兴的离开了,当然,萧玖和他合影时,并没有用出租车作为背景,毕竟防人之心不可无。

  两人提前一天抵达剧组。

  时间比较宽裕,所以两人舒舒服服的洗了澡,吃了饭后,两人就倒头大睡,为明天的拍摄做好准备。

  晚上八点。

  两人都睡下后。

  墨墨开始了它的首次直播秀。

  当然,它自然是一只鸟独自一个房间,萧玖很支持它,一听说它要搞什么网络直播秀,于是就特地给墨墨开了一个单间,为此萧玖还收到了媚儿的许多白眼。

  调整好手机的摄像头角度,墨墨又侧头照了照镜子,发现羽毛站姿都比较优雅后,墨墨对着镜头做了个简单的自我介绍:“嗨,大家好,我是有深度有内涵的鹦鹉墨墨,今天第一次做直播,谢谢大家来捧场,若是又什么做得不好的地方,请多多原谅。”

  回复墨墨的,是满屏的懵逼问号脸?

  我去,这什么鬼?鹦鹉成精了?

  不会吧,该不会是有主播想红想疯了,这才把鹦鹉弄出来,然后在一旁配音吧!

  如此低沉充满磁性的声音,真是出自鹦鹉兄之口?

  快来围观,逮到一只成精的鹦鹉。

  墨墨这家伙,自然是认识字的,看着划过满屏各种对它的怀疑,它动了动身子,然后故作深沉的侧身走了一个圈。

  咦,鸟呢?

  我就知道是有人搞噱头,垃圾,滚蛋,浪费老子时间,还以为是有美女看呢!原来就出来这么一只廉价的蠢鸟。

  就在看直播的人期待着鹦鹉离开后,幻想紧跟着就会翩翩走来一个美女时,突然,屏幕上猛的出现了一双瞪着圆眼的巨大鹦鹉脑袋。

  屏幕前看直播的十多个人,瞬间吓得心脏都差点冲喉咙里蹦出来了。

  墨墨把差点抵在摄像头上的鸟头慢慢的收了回去,绅士的站在距离镜头比较合适的位置,圆溜溜的鸟眼,半垂下了眼帘,仰望呈现四十五度的忧伤姿势,带着低沉的嗓音语速颇快的述说着。

  “你们的爸爸妈妈有没有对你们说过以下的这些话,小时候,爸爸妈妈常常对你们说,别人的孩子什么都吃,长得多高多结实呀!各位,记住,以后若是你妈妈再对你们这么说,你就问问‘别人家的孩子什么都吃,那吃屎吗?’”

  噗

  有人直接喷了。

  真是毒舌啊!

  “作为一只鸟,尤其是我这种能话说人话的鸟,很多人看到我活泼可爱聪明机灵,经常就有人问我‘你会说人话?’我立刻回答‘你会说人话吗!’真是奇怪,那人在我重复了她的话后,顿时就恼了,双眼如同牛眼般死死的瞪着我,人类的心思真复杂,恕我这一只小鸟真的猜不透,你们能帮我解惑解惑吗?”

  有人人直接笑趴了。

  我是不是疯了,为什么我感觉真的是这鹦鹉在说话?

  是不是鹦鹉兄在说话我不知道,但我看到这鹦鹉的表情,还真像那么回事儿,若真是这鹦鹉在说话的话,这世界怎么了?我的世界观变得玄幻起来。

  无论是不是这鹦鹉在说话,鹦鹉兄,看在你这么卖力的份上,我给你送烟花送礼物来了。

  这年头,鹦鹉也真会玩。

  看直播的人,其实很多人心里都对这只鹦鹉的直播产生了怀疑,毕竟如此一长串的话,哪怕再聪明的鹦鹉也不一定能记住,很多人明知道有可能会是有人作假搞噱头,可如此新奇的直播还真是从未见过的,于是乎,众人到处宣传,很快,半个小时后直播即将结束时,在线观看直播的人数,已经从最开始的十多个变成了两百多个人。

  搞笑,犀利,贴近生活,且神转折的毒舌吐槽方式,还真是逗得高强度工作的年轻人放松了心情。

  当然,段子没什么大的新颖,但却胜在直播的是一只鸟。

  直到直播结束前,墨墨放出了大招,鸟爪子抓住笔,在纸张上画了一个大大的乌龟后,看直播的人一个个都惊得彻底傻眼了。

  等反应过来,刚要准备留言之时。

  墨墨已经关闭并结束了直播。

  留下两百多个人挠心挠肝的难受。

  会画画的鹦鹉。

  会玩手机的鹦鹉。

  会如此犀利吐槽说这么多话的鹦鹉,真真是太令人不可思议了。

  于是,这些人决定明天带着兄弟姐妹,一起来抓破绽,他们就不信,鹦鹉真的有这么聪明。

  于是乎。

  勾起了众人好奇心的墨墨,明天的直播人数直接翻了很多很多倍。

  墨墨的鸟爪子握住手机,笑得满眼的奸诈。

  。

  第二天.

  剧组所有的人皆是一脸喜色。

  一方面是因为终于能恢复拍摄,另一个方面则是因为萧玖,萧玖越出名,正能量的影响力越大,就能给电影带来更多的好处。

  只要有了人气的基础,票房自然就不会愁,有了票房,自然而然的,整部电影里面的配角演员,就都能有机会被大众熟知。

  所有人看到萧玖回来,皆是笑眯眯的点头问候,一脸的与有荣焉,当然,有点头之交的,就必定会有真心结交,亦或者是有所图的人,于是,萧玖虽然没有助理,但却被剧组的很多工作人员给伺候得巴巴适适的。

  虽然她无数次的客套拒绝别人对她端茶递水的服务,可一张冷面却阻挡不了工作人员对她的热情。

  化妆间里。

  萧玖只是简单的弄了弄头发,把头发弄得有点凌乱,简单的束在背后,一身灰色的粗布衣服,今天的戏份,是演她家门遭遇了祸端后,她苟且偷生隐居在竹林的茅屋里。

  化妆师看着萧玖这光滑细腻连一个毛孔都找不到的白皙肌肤,眼里心疼的不行,哪个化妆师不想让自己的双手充满了魔力,能把一个有缺陷的平凡人亦或者是丑人画成美人,可此刻却不得不把萧玖化妆成一个肤色暗淡,神情憔悴的平凡女形象。

  “柯姐,你这傻愣着干嘛呀!赶紧的,外面都准备的差不多了,再磨磨唧唧的,小心导演找你麻烦。”外面前来催促的导演助理有点着急的道。

  柯姐没好气的瞪了助理一眼,嘴里振振有词的辩解道:“我这还不是看着萧玖这张脸舍不得下手糟蹋嘛!”

  众人偷笑着无言以对。

  萧玖嘴角抽了抽:“柯姐,角色所需,下手吧!”

  柯姐深吸了一口气,手有点抖的认命开始糟蹋这张完美的脸了。

  一旁的樊可盈也正在化妆,突然猛不冷丁的发出一声怪叫。

  “啊玖,萧玖,你快看,这里面的是不是,是不是你家墨墨?”樊可盈把手机屏幕对向萧玖,然后让助理给萧玖递了过去。

  萧玖一看这视频里的墨墨,眼角抽了抽:这家伙还办事还真是雷厉风行的,效率挺高。

  墨墨刚对外面的人宣传了它昨晚的战绩,于是乎,扑棱棱着翅膀飞进了化妆师。

  “墨墨,昨晚你是不是去网络直播了?”虽是询问的话语,可却是笃定的语气,樊可盈觉得,里面的那只鹦鹉,百分之百就是会眼前这个家伙。

  人群瞬间惊呆了。

  正在化妆的艺人,顿时吩咐助理们赶紧去搜索出来看看。

  墨墨飞到萧玖的手上,伸长脖子傲娇的睥睨扫了一眼樊可盈:“现在才发现呀!亏得你还口口声声说是鹦鹉的死忠粉,也不过如此。”

  被鄙视的樊可盈气闷的瞪了墨墨一眼。

  萧玖看完后,把手机还给了樊可盈,看向墨墨道:“加油。”

  墨墨抖抖翅膀,自信的扬起脑袋点点头。

  “萧玖,怎么我从始至终都没有看到你?你这也太低调了吧!竟让墨墨一个人担当主演,你却站在一旁配音?”樊可盈不解的问道。

  萧玖勾了勾唇。

  就算是她说是墨墨自己捣鼓的,估计也没人能信,于是干脆承认道:“无聊打发打发时间,回馈回馈广大影迷对我的支持,墨墨也愿意站在镜头前配合我,能给观众带去欢乐就是我和墨墨的初衷。”

  墨墨抬头鸟头深深的看了萧玖一眼,身上突然感到有点寒,冷冰冰的萧玖睁眼说起瞎话来,还真是让人受不了。

  “天啦,墨墨也太厉害了,居然一下子能记住这么长一串话,连语速语调都模仿的这么好,真是太厉害了。”

  “萧玖,真没想到,原来你高冷的外表下,居然有如此逗逼的一面。”

  众人七嘴八舌的一边看着视频,一边激烈的讨论起来。

  化好妆。

  当萧玖睁开眼时,众人眼前的萧玖,便已成了戏中之人,暗淡木然的眼神,松垮的双肩,就这么一站,活脱脱还原演绎了电影里家族遭遇大变的女主。

  媚儿惊得猛的从座位上站起来,激动的走向萧玖,一脸的惊奇。

  樊可盈也惊得差点掉下了眼珠子。

  以后谁他妈还敢说萧玖没有演技,呵呵呵,就等电影上映后狠狠的打脸。

  饰演男三号的吴铭看着萧玖,压力倍增。

  葱葱郁郁竹尖弯曲的竹林下,一块地平摊之地修建着一栋古色古香的简朴茅屋。

  “a”

  屋檐下,一身粗布衣服的女子背对一身华贵装扮的公子而立。

  细雨如烟,翠绿的竹叶纷飞,劲风袭来掀起两人的长衫,贵公子撑伞目光复杂的直直看着萧玖的后背。

  “来抓我?”萧玖带着嘲讽的笃定清冷口吻,语气里,透着似乎认命,透着似乎解脱了的轻快。

  “也可以这么说。”男三吴铭似是而非回答道。

  “可惜,你不会得逞。”萧玖拔出匕首就往脖子上刺。

  吴铭长剑极快的打掉萧玖手里的匕首。

  “其实,你可以不用死。”

  “喔?条件呢?”

  “既然你连死都不怕,为什么不把去死的决心用在替你家人报仇的这件事上?”

  萧玖嘲讽冷冷呵呵了几声。

  “说重点。”

  吴铭似乎犹豫了一瞬,这次语无波澜的淡淡讲述道:“。你若不想死,还想要替家人报仇的话,我会把你送进皇城第一花楼,凭借你的超凡的舞姿还有无人可及的声色,必定很快就能成为最红的头牌,当然,若没有特殊情况,你不用接客。”

  萧玖的身子不着痕迹的微微一僵,随后脑袋微微上扬,似乎在给她自己接受的勇气一般。

  “你想要我为你做什么?”

  “时机成熟了,我自会告诉你。”吴铭的声音里充满了惆怅和神秘。

  “好,成交。”

  “那好,我明天布置好了就来接你。”

  贵公子带着一群人离开后,萧玖身子一个踉跄,靠在围栏处,细雨朦胧,打湿了她的发丝,有几缕松散的贴在唇边,双手死死的抓紧围栏,手背青筋高耸。

  “花楼,呵呵呵。花楼,花楼。”又哭又笑的呢喃着,神情癫狂猛的仰头看向天空,似乎是在对老天的呐喊和讽刺,又似乎是不得不对命运屈服。

  导演看着镜头,激动的手都微微颤抖起来。

  “。咔,顺利通过。”

  媚儿听到导演喊结束后,立马撑伞抱着厚厚的军大衣冲了过去,剧组的两三个小妹,一个端着热水,另一个抱着电热水袋冲了过去。

  萧玖依旧保持着刚才的姿势,似乎压根就没有听到导演喊‘咔’的声音,媚儿一愣,萧玖该不会入戏了吧!

  “萧玖?”

  没反应。

  媚儿用手拉拽了一把萧玖,小心翼翼的急忙道:“萧玖快起来,这一场戏一次通过了,你真厉害,快起来赶紧披上衣服去化妆室暖和暖和。”

  “萧玖女神,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冻坏了?快,快喝口热水。”剧组工作人员急忙拧开热水杯盖,把冒着热气的水递了过去。

  “我这里有热水袋,你焐焐。”好担心啊,这么冷的天,可别冻坏了。

  萧玖抬起头,神情茫然了一瞬后,眨了眨眼,五秒钟后,这才彻底从扮演的人物中抽离出来。

  看向两名工作人员微微颔首:“谢谢。”

  暗自催动异能,取走了寒彻透骨的冷意,不过对于两名工作人员的好意,还是接纳了,喝了几口水后,把杯子递还给了对方,然后在接过另外一名工作人员递过来的热水袋,抱在胸前捂捂手随便暖暖胸前,看到萧玖接受了她们的一片心意,两人顿时乐得咧嘴一笑,耳根子有点红红的转身跑开了。

  几个男演员看着萧玖这待遇,挫败的摇摇头,眼热羡慕嫉妒中。

  这年头,女人撩起妹子来,比男人还凶残。

  导演非常高兴萧玖的演技居然有如此大的进步,在翻来覆去看了两遍刚才的回放后,这才发现萧玖有点不对劲,连伞都没来得及撑,就朝萧玖冲了过去。

  “萧玖,你这是怎么了?身体不舒服?还是已经入戏太深了?”导演担忧的看着萧玖,试探的问道。

  “我身体很好。”萧玖点了下头澄清道。

  不过至于入戏不入戏的,她也没什么感觉,只是觉得刚才有一刹那,真的觉得自己就是扮演的戏中之人一般,绝望,恐惧,可又不得不硬撑着去面对,就好似末世里,她有一次差点被人给轮了时的绝望。

  李安安导演楞楞的看着萧玖,既然身体没事,那就是已经入戏了,只是看着萧玖这状态,心理既开心又担忧,入戏太深的艺人不是没有,有些人在拍了一部戏出不来,在现实中就会不自觉的把自己当成了戏中之人,有些从戏中出不来的患上抑郁症,亦或者是自杀的人也不是没有。

  亏得今天萧玖只有这么一场戏,本来导演都做好了会耗上大半天时间的打算,没想成居然一次性就过了,想了一瞬,于是对萧玖道:“今天你的戏份已经拍完了,你赶紧回去泡个热水澡,吃点热乎的东西睡上一觉,今天你演的很好。”

  “嗯,谢谢导演。”对于导演的一片好意,萧玖自然心领了,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和站在风雨中看别人演,完全是两回事儿。

  再说她也很想回去继续揣摩揣摩明后天要拍的戏份。

  媚儿搀扶着萧玖进了化妆师急忙用电烤炉烤着,更换了衣服后,两人一鸟这才急忙忙的返回酒店。

  导演看着萧玖离开的背影。

  想了想,还是掏出电话走到没人的地方给祁少打了电话。

  祁少正在祁家老宅用餐,一看到来电显示,立马起身朝父母歉意道:“你们先吃,我去接个电话。”

  祁夫人一脸无奈的笑着摇摇头,祁封鸣则没好气的瞪了儿子一眼。

  谁说女儿不中留,儿大了其实更加不中留。

  儿子对女人没兴趣,他这个当爹的紧张。

  儿子对女人起了兴趣,他这个当爹的又觉得心里边总感觉缺失了一块似的。

  一想起萧玖,一想起萧玖那彪悍证明清白时的大胆作风,祁封鸣就开始控制不住眼底的笑意,控制不住裂开的嘴。

  高冷,彪悍,直率,面瘫,而且还是个独生主义者,怎么看也不像会是倒贴儿子的个性。

  一个高冷木拉。

  一个狂妄自负。

  也不知道这还没开窍的儿子,哪年哪月才能追到萧玖,才能成家立业然后传宗接代,让他能抱上大胖孙子,一想起大胖孙子,祁封鸣立即想到了萧玖家的强大遗传基因,好像挺容易生双胞胎的。

  看着花园里背对着他的儿子,脑袋里双胞胎什么的念头,顿时就烟消云散。

  连萧玖都没有搞懂,想什么孙子。

  “什么?萧玖入戏太深?”祁少不可思议的惊讶道。

  李安安导演也觉得萧玖进步挺大的,老实交代道:“是啊,一次就过了,只是拍完后,状态有点不对劲。”

  祁少眉眼瞬间就紧蹙起来:“嗯,我知道了,谢谢你告诉我。”

  “哪里哪里,那个,趁着现在还在下雨,我还有一场戏要抓紧拍,那就这样了,再见。”

  “嗯。”

  挂掉了电话,祁少满心的担忧。

  他所认识的萧玖,是那种个无所畏惧的人,当然,上次他在直升机上故意吓唬她这个不算再内。

  越想心里越不踏实,而且刚才导演还说有淋雨的戏,立马就急了,这么冷的天,感冒了怎么办?

  几步冲到大门口,冲父母挥手道:“我有事出去一趟,过几天再回来看你们。”

  说完。

  还没等祁封鸣夫妻两个反应过来,祁少一溜烟的就消失在视线里。

  “这个臭小子。”祁封鸣笑骂道。

  祁夫人赔笑的也笑了笑,随后低头慢慢的吃着碗里的饭,有点心不在焉,不过祁封鸣也懒得去理会,直接自个吃饱了后,放下筷子就上楼了。

  待祁封鸣上楼后,祁夫人立马就摔了手上的筷子,佣人吓得身子一抖,低垂着头充当隐形人。

  今天家里的小辈都不在,就只有他们三人用餐,所以祁夫人也懒得掩饰自己快要压抑不住的暴脾气。

  别以为她是傻子。

  萧玖这一次的事情能顺利的摆平,光靠那小野种怎么可能,还不是丈夫从中帮忙,既出钱又赔笑脸才给摆平的。

  想想这小野种把钱不当钱花的去捧一个戏子,而且丈夫还挺赞成儿子去追萧玖的样子,她这心里就舒坦不了。

  曾经丈夫被一个三流小戏子给勾去了魂儿,如今小贱种又被戏子勾了魂儿,成日的围绕着戏子团团转,追一个戏子不务正业的沉侵在美人窝,她自然巴不得,可问题是,小贱种玩女人却要花了那么多钱在一个戏子身上,她这心里这么都舒坦不了。

  要是萧玖哪一天张口就要去好莱坞拍戏,是不是这父子两个也全力大把大把钱的双手奉上?

  楼下祁夫人气得要死。

  楼上祁封鸣走在书房里,手指慢慢摩挲着书桌上的笔记本,目光专注的盯着笔记本,双眼却没什么焦距,似乎在透着笔记本,在思念着什么。

  。

  半夜。

  萧玖还在睡梦中时。

  景区外面的广场上,就停了一架直升飞机,又过了二十多分钟后,祁少出现在萧玖房门外。

  这一次。

  自从以前被祁少半夜潜入过房间后,萧玖就警惕了很多,睡觉前,窗户处,房门手柄上必定会放上一个玻璃杯,只要有人推动房门,玻璃杯就会摔在地上发出声响。

  祁少站在房门外,敏锐的听觉,听着里面传来时而轻缓,事儿急促粗重的呼吸后,担忧的急忙敲响了房门。

  “谁?”萧玖满头大汗的从床上瞬间坐起身,寒声问道。

  单单一个字,透出了无尽的杀意和深深的戒备。

  刚刚才梦到回到了末世,回到了那个无力自保任人欺凌的末世,房门声就惊醒了她。

  “是我,开门。”

  萧玖眉头微皱,熟悉的声音,祁亦盛怎么来了?

  抬腕看了一下手表,都凌晨两点钟了,外面又下着大雨,他跑这里来干嘛?难不成出了什么大事儿?

  一想到这儿,萧玖立马惊慌的起身,浑身有点疲软的踉跄起床后,急得连拖鞋都来不及穿,就冲向了房门,透过猫眼看出去的确是祁亦盛后,这才急忙打开门。

  一开门,萧玖就急切紧张的问着祁少:“发生什么事了?”

  宽松皱褶的睡衣,额头带着湿意的凌乱发丝,惊恐急切担忧的眼神,红唇微启,祁少喉头突然一紧,有点囧的避开萧玖的眼神,当低头时看到萧玖光着的双脚时,猛的抬头谴责看向萧玖道:“都什么天气了,你还光脚踩地上?”

  语毕!

  猛的一把抱起萧玖。

  肩膀撞开房门,走进去后右脚勾住房门再猛的一踹,房门关上了。

  萧玖傻愣愣的看着自己被公主抱了,一边挣扎,一边急切继续问道:“我问你究竟发生什么事了?是不是外公出什么事了?”

  祁少手里的动作并没有随同萧玖的挣扎而放松,反而越发的用劲抱住萧玖,稳健的步伐朝着床边走去。

  “你外公没事。”

  萧玖这下疑惑了。

  外公没事,那究竟是什么事儿?

  看向祁少的脸,审视着祁少的每一个表情。

  房间里,没有开灯,只有外面路灯透射过来的隐约灯光,祁少低头看着萧玖,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祁少总觉得萧玖浑身很烫。

  三两步的走到床边,抱着萧玖坐下后,一手圈住萧玖的身子,一手探向萧玖的额头。

  “你怎么这么烫?生病发烧了吗?”

  萧玖冷冷的丢给了祁少一个白眼,蹦出祁少的怀抱:“不是我发烧,是你吹太多冷风,有点凉。”

  祁少愣了一瞬,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咧嘴一笑,双手就伸过去抓萧玖的手,萧玖立马躲开:“干嘛?”

  “你手暖和,帮我焐焐。”语气自然理所应当的要求着,平淡的语气,就好似在说,把你的东西借我用一下似的。

  萧玖觉得今晚神经病真的是莫名其妙,她手又不是暖炉,能有多暖和!

  被祁少一打岔,萧玖差点就搞忘了问:“你大半夜的冒雨跑来干嘛?你是不是遇到什么难题了?”

  祁少搓了搓手:“我的难题,自然就是——你。”

  我?

  萧玖瞪大了眼,不明所以的懵圈看着祁少。

  祁少一叹,并不打算隐瞒,于是半真半假道:“听说你入戏太深,所以有点担心,反正也睡不着,而且许久没怎么开飞机,于是就练练手。”

  萧玖心脏猛的狠狠一跳,除非她是个傻子,除非祁亦盛真的是个神经病,她才会相信这么破的借口。

  喉咙有点梗,萧玖深深的看了祁少一眼后:“我没事,只是演技有了进步而已,我去给你开个房间你好好睡一觉。”

  说完后,转身就下楼去了。

  祁少嘴唇动了动,终究还是没有开口,身体后仰,双手手肘撑在床上,目光含着笑意望着萧玖离开的背影。

  五分钟后。

  萧玖又折返了回来。

  祁少动作利索的从萧玖床上起来,走到萧玖身旁问道:“房号是多少?我现在又冷又困,还真的想在温暖的被窝里睡一觉。”

  萧玖长叹一声:“房间已经没有了,你在我房间凑合一晚,我去和媚儿一个房间睡。”

  墨墨那家伙说今晚要直播睡觉,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还是不要去打扰它了,毕竟赚取点信仰值有多难她也是知晓的。

  反正媚儿也是女人,一起挤一挤也没什么。

  祁少瞬间就黑了脸。

  “不行。”飞快的急促阻拦道。

  “为什么?”萧玖没搞懂为什么祁少反应如此之大。

  祁少眼神很冷,直直看着萧玖片刻后这才说道:“难道你真没看出来,傅媚儿喜欢你吗?”

  萧玖双眼瞬间瞪大,彻底被惊吓道了。

  “萧玖,你魅力太大了,朝夕相处,你已经把媚儿掰弯了,你好好想一想,媚儿和你这段时间有过肢体接触后的反常反应?”祁少冷冷的提醒着萧玖。

  萧玖皱眉陷入回忆中。

  她去从绑匪手里解救媚儿时。

  还有在夏爷爷家时的反应。

  还有这几天,媚儿基本上都会避免和她肢体过多的接触,哪怕不小心碰上了,也会立即缩回去,难不成媚儿真的对她有那种想法?

  “你还真是后知后觉,你若想去继续给媚儿造成误解,那你就去吧!”说完后,祁少疾步走向房门口,头也不回道:“

  你先睡吧,起到楼下的大厅沙发上凑合一晚上。”

  说完,继续往外走,只是,这一次他放慢了脚步。

  萧玖犹豫了一瞬,追了出去:“回来。”

  “干嘛?有什么事吗?”祁少一脸的正色正经问道。

  萧玖深吸了一口气。

  “咱们两个将就一晚,外面这么冷,怎么睡人。”

  祁少一脸的犹豫:“这,这不好吧!”

  “明天一早你早点离开房间不被人发现就成了。”反正这个酒店的楼层走廊又没有监控。

  看着萧玖一脸坚持,祁少似乎不怎么情愿的走了进来。

  “那个,我,打地铺。”

  萧玖看了看冰冷的地面,随后迈步率先走到床边:“随你。”

  祁少一噎,最后喃喃自语道:“好像,好像地上是挺凉的。”

  说完,还瞄了一眼萧玖。

  萧玖先上铺,拍拍旁边的位置:“上来一起挤挤吧!”

  祁少瞬间瞪大了眼,心脏一阵剧烈的狂跳,达成了目的,可为什么他却感到有点心虚,有点难为情呢!

  “你到底上不上来?”

  “我。我,我好吧,反正咱两是哥们,是好朋友,将就一晚吧!”

  ------题外话------

  亲们,书荒的可以去看看桦的完结文:将门农女天才宝宝魔医妈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