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重生之另类女神 > 第一百零四章 萧玖认祖归宗回夏家

第一百零四章 萧玖认祖归宗回夏家

  改了姓,迁了户口,曾经的萧玖,变成了如今的夏萧玖。

  迁户口的那一天晚上,在夏老太爷的要求下,夏家所有人一起在夏家老宅吃了顿家常饭,算是彼此认认人。

  夏家老宅。

  餐厅的大圆桌,十四个夏家人满满的围坐在一起,每个人的脸色皆是一片喜色,在夏老太爷做了介绍后,接下来就留给了家里的小辈们,让小辈们彼此去沟通。

  有的含笑看着萧玖,有的则开朗的同萧玖搭话。

  萧玖不着痕迹的扫了一眼三舅母,那个十七年前曾经让三舅把她放在一边,跑去英雄救美的那个‘美人’不得不说,三舅母于丽长得还挺好看的,三十六岁的年龄,看起来倒像是二十五六岁的容貌,就是一双带着媚意的狐狸眼,估计不怎么受长辈喜欢。

  再看大舅母,五十岁的人,保养的不怎么好,显老,对她笑时,笑容也不达眼底,而且时不时的低下头,垂下的眸子里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二舅母则看起来性子爽朗,特别爱笑,看向她时的眼神坦然,透着真诚的喜悦以及怜惜。

  夏家的人,其中就要数夏逸的老婆彭惠性子最为爽朗活泼,看着桌子对面的萧玖,双眼都透出了亮闪闪的激动之光。

  “真好,一家人总算是能团聚了,萧玖啊!你是不知道,你二舅母我呀,以前和我家大宝小宝三个人可痴迷你了,你拍摄的电视剧,还有综艺节目,以及现在刚刚播出不久的真人秀,我可是一集不落的全都看了好几遍,这会儿亲眼看到你本人,真的比电视上还要精神,还要好看,你这皮肤究竟是怎么保养的?能传授传授二舅母不?”

  萧玖还未回答。

  夏逸侧头看着满眼求知的妻子,顿时不给面子的哈哈哈大笑起来:“老婆,你要适应岁月这把杀猪刀,都快四十五岁的人了,这脸上的胶原蛋白流失的这么严重,萧玖又不会魔法,还能给你变回到十七八岁小姑娘时的青春貌美?别逗了。也别为难萧玖了。”

  桌上的众人顿时就被夏逸这一番毒舌给逗得忍禁不禁。

  被自家丈夫如此‘嫌弃’彭惠倒也没生气,乐呵呵的冲众人一笑,随后狠狠的警告瞪了丈夫一眼。

  “大宝小宝,今晚回去把你们的烂键盘再贡献出来,送给你爸。”

  大宝小宝这对双胞胎,其实已经是十八岁的大小伙了,每每听到无良的父母屡教不改的当着众人的面叫他们小时候的乳名,简直就恨不能找个地洞钻进去。

  尤其是此刻。

  在面对仅仅只大他们三岁的偶像女神姐姐面前,觉得太丢脸了。

  众人忍不住的轰然大笑起来。

  萧玖听得云里雾里,压根没发现笑点在哪儿?

  所有人都在笑。

  可笑的人,大多的注意力全都在萧玖的身上,尤其是夏沐川,桌下的双手死死的搅扯着桌布,心里恨的不行。

  怎么都没料到,这贱人居然兜兜转转成了她姐!

  呵呵

  处女膜完好,完好又能证明什么?

  这年头科技如此发达,男女性别都能在发达的医术之下实施转换,薄薄一层膜造假简直太容易了,也不知道萧玖和暗地里帮助她的人睡了多少回,大张旗鼓的装纯也不怕有朝一日被人给戳破谎言。

  这贱人一出现,爷爷讨厌她,父亲嫌弃她,母亲时不时的警告她,搞得她好像十恶不赦的大奸大恶的坏人一般。

  蔡晓雨看着微微低头垂下眼帘的女儿,手肘不着痕迹的撞了撞女儿,夏沐川猛的侧头,看到母亲的严厉的眼神后,立马思绪回笼,眼底又委屈又愤恨,可却不敢发作,只能硬生生的憋回去,生怕被爷爷看出来了异样没她好果子吃。

  一声微不可查的咕咕声响起,夏老太爷耳尖的立马看向萧玖,笑眯眯道:“萧玖,你饿了?”

  “有点儿。”萧玖老实的点头承认。

  “老大家的,去厨房催催,尽量上菜上快点儿。”夏老太爷看向大儿媳说道。

  蔡晓雨面带浅浅的恭顺笑意,立即起身走向厨房。

  “玖玖,再忍耐一会儿,很快就会开饭了,对了,家里有准备的零食干果肉干什么的,你要不要先吃点?”

  “好。”零食虽然抵不上大肉,可也能暂时缓解一下闹腾的肚子。

  “我去拿,我知道放在哪儿。”夏沐轩话还未说完,一溜烟的就下了座位。

  二宝夏沐源稍慢一步:“我去帮他。”

  “谢谢。”萧玖冷冷的道谢着。

  夏沐轩,夏沐源两兄弟一听萧玖对他们道谢,裂开嘴笑得一脸的激动,走路都变得同手同脚了。

  夏老太爷看着老二家的两孩子懂事,心里很是欣慰,可看到老大家的两口子以及两个孩子,眼神就暗了下来。

  大宝小宝两兄弟拿来了零食递给萧玖后,欲言又止的咬住唇看着萧玖,一咬牙涨红了脸忐忑问道:“姐,能,能和我们合影吗?我和小宝都是你的死忠粉。”

  萧玖自然痛快的答应了。

  “可以。”

  于是乎,两兄弟急忙从衣兜里掏出手机,两人分别站在萧玖身后,开始咔咔咔的自拍起来。

  “可以传到网络上吗?”

  “当然可以,不过,为了你们的安全,照片上你们的脸要做模糊处理或者是打上马赛克。”萧玖答应后,提醒着两人。

  对于别人对她是释放善意,她自然也不会太冷血以对。

  “嗯嗯,我们会的,一定会的。”女神姐姐好贴心啊!

  夏沐晨,夏沐川两兄妹看着二叔家的如此狗腿拍萧玖马屁,心里很是鄙夷。

  一顿饭下来。

  亲眼头一次看到萧玖食量的众人,无不震惊的傻眼了。

  从电视里听说是一回事儿,亲眼看到又是另外一回事儿,无论夏家的众人心里究竟对萧玖有何看法,但至少这一顿饭,没有人撕破脸跳出找晦气。

  吃完饭,在夏家人执意的欢送下,把萧玖送到院门处才停下了脚步,当夏沐川看到来接萧玖的男人,居然就是曾经在医院给了她难堪的男人时,眼里迸射出怨怒的寒光。

  萧玖离开后。

  夏家人回到客厅又说说笑笑聊些不痛不痒的话后,趁天还没有黑透,夏逸,夏龙江两家人就都提出了告辞。

  蔡晓雨拉着女儿进了卧室,劈头盖脸就是一阵痛骂。

  “夏沐川,你什么时候才能成熟点?夏萧玖是你姐姐,你今儿在饭桌上时不时露出那种眼神,你真以为在场的人是瞎子不成?”

  夏沐川红了眼,低垂着头,无声的啪啪直掉眼泪。

  看着不争气的女儿伤心,彭惠心里也不好受,转过身背对女儿:“你回房睡去吧!”

  夏沐川的确也不想再同母亲待一起,怒气冲冲的转身就走了。

  刚出房门,蔡晓雨的电话就响了,一看来电显示的熟悉号码,脸色一变,想要挂断,又害怕真会惹恼了对方,爆出了她最为害怕的事情。

  “喂。”傲慢不耐烦的声音,带着愤怒且微颤的破音。

  “今后每个月的钱翻倍。”

  “为,为什么?”

  “当然是因为十七年前的事,它值这个价。”

  蔡晓雨手指微颤,艰难的刚要开口,对方直接就挂断了电话。

  翻倍?翻倍?

  她到哪里去找这么多钱。

  夏鹏把父亲送回卧室后,一开门走进屋子,就看到妻子低垂着脑袋坐在床沿哭泣。

  见到丈夫进来,蔡晓雨身子一僵。

  工作这么忙,难得回家一次,今儿还高高兴兴,怎么现在就哭了?

  夏鹏走过去揽住妻子的肩头,出声询问道:“这是怎么了?好端端的怎么哭了?”

  蔡晓雨胡乱的抹掉脸上的眼泪,抬头看向夏鹏苦笑道:“还不是咱们家这不省心的沐川,这孩子以前看着挺聪明的,现在也不知钻了什么牛角尖,今儿个看萧玖的眼神自以为隐藏的深,可在场的人谁会看不出来?爸是越来越对沐川失望了,你看现在爸连正眼都不看咱们家两个孩子一眼,尤其是对沐川。”

  一提到女儿,夏鹏脸色也难看了起来。

  若不是妻子成日的奔波在外,成日的考古考古因此忽略了女儿的教育问题,女儿怎么会长歪?想到女儿胆敢做出给父亲下药的忤逆蠢事,夏鹏每每就对妻子怨的不行。

  抬眸看向妻子,冷声命令道:“今后你就留在家里好好教导儿女,你年纪也不小了,成日的不着家,我既没有看到你出名,更没看到你得利?你把自己忙成陀螺,把家里的丈夫儿女全都给忽略了,你究竟图的是什么?”

  蔡晓雨眼底划过慌乱,寒着脸拿起手机就走向卫生间:“你有你的事业,我也有我的事业,孩子的事,你我都有责任,今后我会尽量抽空回来,会多多和沐川联系,但你让我放弃工作,不可能。”

  关上卫生间的房门,坐在马桶上泪如雨下,手指微颤飞快的删掉刚才的来电显示,仰头疲惫的靠在墙壁上。

  当年鬼迷了心窍,一失足终成千古恨。

  。

  夏家在萧玖离开后,表面团结的和谐迅速溃散萧玖自然是不知。

  “三天后,你们的剧组就能恢复在竹海的拍摄。”祁少一边开车,一边对萧玖笑说道。

  萧玖有点惊讶。

  “这么快?”

  “嗯,警方多派一些人巡逻,剧组又雇佣了一些退伍保安,只要剧组的人能保证别落单,三方面同时加强安全防范,自然就能恢复拍摄了。”

  对于祁少的话,萧玖有点不信。

  导演都是恨不得一分钱掰成来分来花,怎么会如此大手笔的聘请退伍保安?

  难不成?

  出钱聘用退伍保安的人,是神经病?

  感受到萧玖投过来的怀疑视线,祁少唇畔勾起浅浅的微笑,轻轻点了下头:“钱,人,都是我出的,我只是不想第一次如此大手笔的投资,就因为两个不知道什么来路的绑匪给折腾的投资失利,大把钱打了水漂,这会给我首次创业投资留下污点的。”

  听着这话,萧玖心里不是个滋味。

  左边心口暖暖的,酸酸的,涨涨的,闷闷的,萧玖一时片刻,自己也理不清楚究竟心里是怎么回事儿。

  直直的深深的看着祁少。

  片刻后。

  萧玖一脸认真道:“我一定会好好拍戏的,拼尽全力也会尽量让你的投资不打水漂。”

  嗯?

  祁少愣了一瞬,下一秒直接笑喷了。

  “噗”猫儿,你怎么能如此可爱呢!

  见祁少这反应,萧玖顿时恼了:“神经病!不信拉倒。”

  “猫儿?”

  “喵呜”总是叫她猫儿,那她从现在开始,就再也不和他说话了,就当一只猫好了。

  “猫儿?”

  “喵喵喵喵”

  哟!

  还真跟他杠上了?

  眉眼唇角都浸着愉悦的笑意,目视前方,姿态从容的慢慢驾驶着车,过了三四分钟,见右手副驾位置的萧玖依旧没有出声搭理他,心底划过一无奈,努力使劲寻找话题。

  “萧玖?你真决定今后面对我时,都当一只只会喵喵叫的猫儿吗?”

  萧玖翻了个白眼。

  我乐意,我高兴,我什么时候想说就说,不想说就不说,就是这么任性怎么的?

  依旧不搭理他,祁少笑了笑,也没在意萧玖的态度。

  车,慢慢的行驶着。

  一个闭目养神假寐。

  一个一脸怀春时不时的侧头偷瞄。

  只可惜。

  车子里的两人,一个是高傲自负的神经病,另一个是高冷的木头。

  若是有外人在的话,定然会发现这满车都充斥着的粉红泡泡。

  抵达萧玖的楼下,萧玖刚要伸手解开完全带,祁少突然弯腰俯身代劳帮忙,安全带一解开,萧玖打开车门刚要下车,祁少突然一脸正色的看着萧玖,正色道:“我再对你说一遍,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钱,我不缺,不要因为钱而困扰了你,束缚了你的演技发挥,只要你放松身心好好揣摩角色,演好电影后,自然就能名利双收。”

  开车门的动作一滞,萧玖直直的看了祁少五六秒后,这才点了点头。

  “嗯,我知道了。”

  “上去吧,好好睡一觉,然后再起来看看剧本,找找感觉,为三天后的拍摄做好准备。”祁少笑着冲萧玖挥挥手。

  萧玖怔怔的看着祁少白得闪眼的门牙,没想到神经的牙齿长得还挺整齐,挺洁白的。

  神经病这么暴力,小时候练功时,挨揍肯定挨得多,该不会这亮白闪闪的门牙是人工种植的吧!

  祁少被萧玖这眼神看的微囧,该不会是晚上吃了韭菜粘牙缝里了吧!

  急忙看向内视镜,咧嘴一看,彻底纳闷了,牙齿,脸上,都没什么不对,那萧玖干嘛用那种怀疑的眼神看向他?

  百思不得其解时,刚回头去看萧玖准备问个明白,谁知萧玖早就干脆利索的下车走人了,只留给他一个潇洒的背影。

  祁少耸耸肩,直到萧玖的背影彻底消失在他的视线里后,这才开车离开。

  。

  树倒猢狲散,墙倒众人推。

  任季因为诸多罪名被逮捕后,刘家见任季的犯罪铁证如山之后,也很快出招了,状告任季指使下属闯入民宅,故意伤人割取他人器官的罪名,同时,刘家财把伤情鉴定以及失去双耳的图片移交给了反贪局,并且,还强烈要求任季归还他被割走的身体器官,归还他的双耳。

  本就不是自身的器官,任季移植了刘家财的耳朵后,自然出现了排斥反应,移植的耳朵在被抓走后,没有得到很好的治疗,移植的耳朵很快就出现了坏死,医生不得不替他清除坏死的耳朵。

  任季八十多岁的人,身体上,心里上,双重折腾后,一急一怒,中风偏瘫了。

  依照程序,任季这种大病情,一般犯罪嫌疑人基本上都能保外就医,可惜他犯下的罪名,牵扯太大,而且他曾有报复攻击他人的例子,所以完全就不准了他保外就医。

  没有了外面的医学专家,没有了环境舒适的vip高级病房,没有了时刻警惕小心翼翼在一旁看护的家人和医护人员,任季的身体,很快就拖垮了。

  而任季被逮捕事发至今已经过去了整整一个星期,远在国外全心奥运备战的褚舒蕊却丝毫不知这一切。

  刘家财看着盘子里乌黑散发着恶臭的耳朵,眼神狰狞,既解气,又解恨。

  “爸,任季这老小子,在里面估计活不了多少时日了,大仇得报,爸你以后就放宽心,好好的颐养天年,其它的事情,家里还有你六个儿子顶着呢!”老大劝慰着父亲。

  只要从现在开始,刘家人规规矩矩做事,万事不可做的太太过分,刘家虽然不能和夏家比,但至少能平稳的一直走过今后的几十年。

  刘家财靠在床头,挥挥手让佣人把耳朵端走后,看向大儿子道:“给你妹妹,不,给你妹夫顾迟打个电话,晚上让他过来一趟我有事对他说。”

  顾迟?

  难道不应该是找妹妹来吗?

  妹妹面部受伤,该关心的也该是妹妹才对,心底虽然疑惑,但刘全武却没泄露出来,点点头,掏出了手机给顾未打了过去。

  电话过了很久才接通。

  “顾迟,爸让你晚上忙完过。”刘全武还未说完,突然听到电话里传来一阵女子的短促痛呼声。

  “啊”

  “顾迟,你身边怎么有年轻女子的声音?你现在在哪儿?”刘全武声音顿时就寒了下来。

  一旁的刘家财没有了外耳,所以压根就没听见,只是看到大儿子这脸色和口气皆是不好,皱眉急迫的紧张盯着大儿子。

  看到父亲的注视,刘全武这才后悔刚才不应该立即发作,惹得父亲也担忧起来。

  电话里隐约传来顾迟的道歉声音,同时也隐约听到一女子发怒时的冷哼声。

  紧接着,电话里终于响起了顾迟的声音。

  “大哥,我在我们小区外面的中餐馆吃饭,刚才从男卫生间出来,边走边接听电话不小心撞上了对面女卫生间的客人,怎么了?爸晚上有事找我吗?”顾未的声音依旧如同平日里的那般坦然,淡定。

  刘全武不置可否的沉默着:“晚上过来一趟吧!爸找你。”

  “好的,我给沁芳和顾未先打个电话,随后马上就开车过来。”

  “嗯,路上小心点。”

  挂掉了电话,刘全武心理却压根不怎么相信,毕竟都是男人,难免不会偷腥,虽然以前顾迟一直做的都很好,可这近三四个月,沁芳一下子变老了一大截,而且前两天又受伤破了相,该不会是跑出去偷腥去了吧!

  看到儿子发愣,刘家财没什么耐性的沉声问道:“怎么回事儿?”

  愣了一瞬,刘全武还是全盘脱出:“刚才我在电话里听到顾迟那方传来一个年轻女子的声音,顾迟说他是不小心在中餐馆卫生间外面撞了一个客人。”

  刘全武只是说出了事实。

  没有添油加醋,更没有说出他的猜测。

  刘家财瞬间就黑了脸:“立即派人暗中去那个中餐馆查查看,老子还没死呢!就急着想要翻天。”

  “好,我这就去安排。”

  儿子离开后,刘家财气得不行。

  他也是过来人,哪个男人不好色,哪个男人不想偷腥,尤其是有钱有权的男人,那心就更加的荡漾了,可自己做是一回事,看着别的男人糟蹋自己的宝贝女儿,这就绝对接受不了。

  双重标准在刘家财这儿,可算是发挥得淋漓尽致。

  气归气,可看到刊登任季的报纸时,脸上的表情顿时就阴转晴了,犹豫的拿起电话,翻出一个号码愣了一瞬,眉头一皱,最后还是鼓起勇气拨通了。

  一看来电显示,夏老太爷一愣,唇角露出一抹嘲讽,但还是接听了电话。

  “是家财呀!这会儿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呀?”问完还不等刘家财回答,紧接着又自答道:“哎呀,差点忘记了,前几天我被抓进了警察局,难怪没接听到你的电话,你老小子跑到哪个深山老林去了?连这段时间如此劲爆的新闻都没了解,退休了,你这双耳不闻窗外事,是要隐居深山田园去修身养性了吗?”

  电话另一端的刘家财脸色顿时就一变。

  他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会听不出夏老太爷每一句话里包含的讽刺,交往了这么多年,亦是上级,更是朋友兄弟的夏长江,从未对他如此这般说过话,刘家财心里一下子就堵闷得难受,同时,还升起一股想要发泄却又不敢发泄的怒恼。

  见刘家财沉默着不说话。

  夏老天爷冷笑一声,寒声愤怒道:“明知道我思念薇儿有多深,可你却在了解了萧玖的身世后对我多方隐瞒,还怂恿你外孙,还给你外孙一大笔钱去讨好追萧玖,刘家财,玩心计玩上瘾了是吧?连我这个对你有提拔之恩,多年坦诚相待一个战壕走出来的老兄弟都算计,你真行,真行啊!”

  原来他真的全都知道了。

  是啊!

  夏长江怎么可能会是笨人!

  若真的笨的话,怎么可能会走到比他还要高的位置上去!

  动了动唇,阴沉着脸冷冷一笑,以退为进沉痛道:“首长,此刻即便是我解释再多,估计你也会全盘否认,也会觉得只是我在狡辩,过多的话我不想说,但是顾未对萧玖的一片心意,全都是真的,至于信不信,随便你,你要不要阻止,这也随你,我如今都是都成聋子的残废人了,儿孙自有儿孙福,我不会去过多操心了,就这样吧!首长你估计也不想听我叨叨叨叨。”

  不等夏老太爷反应,刘家财先一步的挂断了电话。

  夏老太爷看着被挂断的电话,冷嘲一笑:“还真是会扮演小丑,只是,刘家财,谁都不是傻子。”

  嘲讽的话一出口,痛快之后眼底却闪过落寞。

  曾经一手带出来的兄弟,曾经同生共死过的战友,曾经退休后的多年至交,在利益面前,真是不堪一击。

  看着手机屏保上的萧玖照片,觉得还是萧玖这丫头把人性看的透彻。

  想想小祁告诉他的事情,夏老太爷长长一叹。

  既然顾未冒死都要给萧玖报信,孩子们的事情,还是让孩子们自己去处理,萧玖虽然木楞缺心眼了一些,但却绝对不傻。

  要和顾未做朋友。

  还是要进一步的发展,都随她的选择。

  只不过,在顾未和祁亦盛这两人之间,他还是比较喜欢腹黑手狠的祁亦盛,毕竟萧玖惹事的本事可不小,祁亦盛能给萧玖撑起一片天,也能给萧玖一个坚实倚靠的后盾。

  长长吐出一口郁闷之气,夏老太爷起身打开房门,走到隔壁萧玖的房门外,敲了敲。

  “玖丫头,收拾好了没?”

  萧玖急忙放下手中的衣服,疾步走到房门口替老爷子打开门。

  “马上就收拾好了。”

  看到地上两大箱子的行李,夏老太爷有点眼热,同时又有点委屈巴巴的看着萧玖:“丫头,我身体真的好很多了,就让我去陪你吧!没有我在你身边,你多孤单啊!”

  墨墨这家伙不识趣的扯开嗓门道:“外公,萧玖有我在身边,怎么可能会孤单!你还是老老实实的留在家里吧!”

  这么大一把年纪了,还不老实的待在家里,若是出了什么事情,又要消耗玖玖的信仰值了,它可不想再让萧玖为了这老头子,好吧,是外公消耗太多的信仰值,竹海上次的事情若是再次发生,萧玖没有了足够的信仰值作为保障,遇到危险翘辫子了它也就活不成了。

  为了它的小命,所以墨墨坚决反对老爷子一起跟过去。

  萧玖也赞同墨墨的话,当然,她只是单纯的不想老爷子大冷天的更过去受罪。

  “外公,竹海里多雨,一个星期三四天都在下雨,日照又非常少并且潮湿,温度也比外面低十度左右,你年纪大了,受不住的,乖乖老实在家里待着,你若是想了我了,我会尽量给导演请假回来看你的,等到竹海为期三个月的外景拍摄完,到了影视城你就又能和我一起了。”

  即使再不舍,夏老太爷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萧玖离开。

  下了车,萧玖态度很坚决的不准让警卫员送她们。

  若是警卫员的脸被八卦记者拍摄到,今后会让警卫和外公引来麻烦亦或者是危险的。

  媚儿看着萧玖两个拉杆箱,其中一箱肉干,一箱厚衣服,再看看她的三个装着化妆品,衣服,鞋子什么的,无语的望着这么几个大箱子,不知所措。

  “萧玖,我觉得我们真的很有必要再找一个生活助理,要不然今后无论大小事情,都得你我亲自来办,会很不方便的。”媚儿试图再次说服萧玖改变主意。

  哪个明星出行不是两三个助理跟在后面,甚至很多明星出行时,三五个助理,外加五六个保镖,可萧玖这也太低调了点吧!

  一个助理都没了,全靠她这个经纪人兼职助理,她会累死的。

  “不需要助理,你兼职就可以了,给你涨工资。”人越多,她身上的各种疑点也就会被多一个人知道,她不想冒这种风险。

  再说她也不是那种耍大牌的艺人,前呼后拥,捏肩捶腿,跪下为她系鞋带什么的,生活自理能力对于一个末世人来说,完全就不是个事儿。

  警卫员满心担忧的离开了。

  萧玖把媚儿的两个箱子拉过来,然后双臂套进拉杆箱的拉手空隙处,左右手臂个套住两个箱子,脚步轻快的迈步走了进去。

  肩头上,墨墨整只鸟颈子伸直,鸟头微微抬起,鸟眼俯视着过往的行人,浑身都散发出势不可挡的傲娇气势。

  媚儿呆愣愣的看着身旁唯一的箱子,看到萧玖走出五六米远后,急忙拉起箱子就追了上去。

  于是乎。

  机场的人看到这一副画面,瞬间沸腾了。

  “啊啊啊我家萧玖女神男友力足足的,好羡慕她的经纪人哟!”

  “这才是最佳艺人,最佳雇主呀!真是太低调,太关心人了。”

  “我家女神面冷心热,萧玖萧玖萧玖我们爱你。”

  “那只鹦鹉好漂亮,这动作,这表情,感觉好像人一样傲娇。”

  粉丝们一窝蜂的涌了过去,拿起手机就开始咔咔咔拍摄。

  “女神,让我们来帮你吧!”粉丝急忙的就想去帮忙。

  “就是啊,你这么拉着四个箱子,不好走路呀!”

  “萧玖女神,我力气大,全都让我来吧!”

  萧玖轻巧避开,朝沸腾的人群颔首问候,随后拒绝道:“不用了,这点东西不算什么,大家都小心点,别推搡拥挤,因为今天我们还急着赶飞机。不过,我能抽出五分钟时间和大家合影,五分钟一到,希望大家有序的安全散开,以免影响到后面乘机的乘客。”

  一听女神有福利要发放给大家,众多粉丝顿时就发出兴奋的尖叫,有了合影,回去对亲朋好友,对网络上的朋友就能炫耀炫耀了。

  “啊啊啊啊。今天我改了航班还真是太幸运了,我能和萧玖女神合影了。”

  “我回去就买彩票。”

  “萧玖,我永远都支持你。”

  “天啦!走近一看,原来我家女神居然是纯素颜,百分之百的纯素颜啊!”

  大厅里,人声鼎沸,顿时就宛如明星在现场开演唱会一般。

  媚儿娇小的身子被萧玖揽在怀里,萧玖担心媚儿这小身板被热情的疯狂粉丝给挤扁了,媚儿头顶刚好到萧玖耳根部位,娇小依人的靠在萧玖怀里,脸一片绯红,也不知道是热的,还是因为别的原因。

  墨墨站在萧玖左边肩头,媚儿靠在萧玖右边肩头,墨墨这家伙不放过任何一个出名的机会。

  每隔一秒,它就变换姿势,而且,这家伙还学会了对镜头,看到有记者举起相机对准萧玖拍,鸟头立马就对准记者的镜头,开始耍酷。

  单脚独立,展翅欲飞,回眸一望,缩头神功,张嘴一脸惊恐浑身羽毛炸起,于是乎,在墨墨卖力的表演下,很多人在拍摄萧玖时,镜头也特意的把这只鹦鹉给照进了镜头里。

  “哈哈哈这鹦鹉太逗了。”

  “女神,你家鹦鹉这也是要进军演艺圈吗?”

  “这鹦鹉好逗比。”难道这鹦鹉还是和萧玖女神学的?该不会女神私下里就是如此的逗逼吧?

  五分钟一到。

  玖迷们只得不舍的散开。

  宠物不能上飞机,所以得去给墨墨办理托运手续。

  第一次乘坐飞机,墨墨就被关进了光线昏暗的货仓,看着周围那些蠢货阿猫阿狗对它狂叫,展翅炸毛双眼死死瞪向对方,释放出杀气,于是,瞬间就被吓到了动物们,怕怕的耷拉着脑袋,怯怯的时不时偷瞄一眼嚣张恐怖的墨墨。

  只可惜。

  物种不同,语言不通,没法聊天打发时间。

  墨墨靠在铁笼里,背靠铁栏,双脚如同人类般的交叉翘起,一只翅膀捂住脑袋,一只翅膀当成被子一一般盖在肚子上。

  真是寂寞啊!

  还是睡觉去吧!

  一觉醒来,到达了目的地,它就得没得这么清闲了。

  也不知道它的首次直播,会是什么效果

  ------题外话------

  亲们,昨天看到一个亲给我这文投了一张一星的评价票,我很想哭,很想哭,亲,你是手滑点错了吗?委屈脸

  今天实在太累了,精神不济,只能写到这么多了,抱歉了,等待看万更的亲们。

  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