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重生之另类女神 > 第一百零三章 任季被抓,顾母反常

第一百零三章 任季被抓,顾母反常

  第二天。

  所有看到新闻的民众,彻底被萧玖的彪悍犀利言词给雷倒了,觉得萧玖这坎坷曲折的身世,简直比电影电视剧里演的还要惊险刺激,果然应验了那句——还要无巧不成书的话。

  萧玖的微博下,微博留言每一秒都在呈现井喷似的增长。

  最爱打脸爽文:每一次,在看到你被逼到绝境之时,你总会出其不意的完美逆袭,我的萧玖女神,请问你是从绿江网的爽文中反穿而来的金手指女主吗?请问你的金手指是什么技能的[求回复]

  偶是萧玖脑残粉:我亲爱的萧玖,我的高冷处女女神,我最爱的就是带上小板凳,最喜欢的,就是坐等看着你啪啪啪啪狠狠打那些找你麻烦渣渣那张脸。

  黑你一辈子v:我家萧玖女神,洁身自好就是任性,一言不合就去鉴定处女摸,一池浑水的娱乐圈,我家萧玖女神就是那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高冷娇媚荷花。

  我乃奶妈;乖乖,快来,奶妈抱抱安慰安慰你,我可怜的萧玖乖宝,居然被严卿菱你个那心机女表的贱人给害得坐了三年牢,你放心,奶妈早上起床,晚上睡觉前都会狠狠诅咒那贱人不得好死的。

  媚儿看萧玖的微博,一边看,一边挑拣一些搞笑或者是负面的给萧玖念出来,越念越乐,媚儿念着念着,直接笑趴在沙发上,双手使劲的捶打了沙发,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笑了好一阵后,这才抬头看向依旧面瘫着脸的萧玖,笑说调侃道。

  “萧玖,你昨儿面对那重口味的记者污蔑你和夏爷爷时,你这彪悍的还击方式,还真真是简单粗暴而有效,你这处女膜完好的鉴定一出,不光是所有记者,今天的报道一播报出来,曾经那些怀疑你的心思龌龊之人,这脸打得可真疼,以后你和夏爷爷的关系,再也不会有人说三道口出恶言了,还有啊,你彪悍的鉴定做法,还真为你圈了不少粉,高冷处女这个称号,我估计一定会伴随你许多年的,你信不信?”

  萧玖看着电视,淡定的啃着卤味,对于情绪高涨的媚儿,萧玖心里也很开心,一边啃卤排骨,一边含糊的点了下头。

  有了dna鉴定的结果,有了处女膜完好的两个权威鉴定结果,关于她身世的事情,总算是能暂时圆满的画上句号了。

  想想收获了大量的信仰值,萧玖就愉悦的眯起了双眼。

  一旁的墨墨却有点情绪低落。

  媚儿笑得腮帮子都发酸了,吐出一口气,双手揉了揉后,看到沙发上的墨墨这一副精神萎靡的状态,有点纳闷的担心用手指头戳了戳墨墨的脑袋。

  “你这是这么了?感觉一副不开心的样子?”

  墨墨鸟头仰望成四十五度,圆溜溜的双眼极其缓慢的慢慢合上,片刻后,又缓缓的睁开,依旧保持着这个姿势不变,声音充满了抑郁的低沉:“我不能拖萧玖的后退.”

  媚儿瞬间表情就懵逼了!

  萧玖啃排骨的动作也顿了一瞬,似有所悟的看着墨墨,直言道:“想说什么就明说,别兜圈子。”

  墨墨精神一震,鸟头猛的扭头看向萧玖,双眼迸发出炙热而坚定的精光:“萧玖,我决定,我也要当个大明星。要让很多很多的人认识我.”

  嘴角一抽,媚儿惊奇的看墨墨,眼神下意识的就透出了鄙夷和嘲笑:“就你?你要当明星?你能干嘛?难道你也想进入演艺圈去拍戏?墨墨你可要知道,鹦鹉在电视剧或者是电影里出现的镜头,可是非常之少的,如果你是一只狗,一只猫,还能多发一些卖萌的照片吸引吸引粉丝,只可惜你只是一只鸟.”

  要论卖萌,扁毛一类的动物,完全没法和圆毛动物相比较。

  媚儿同情的瞄了一眼颇有大志气的墨墨,这年头,不是谁都能卖萌的

  墨墨高冷的瞥了媚儿一眼:“哼愚蠢的人类,本鹦鹉大爷要走的路线,是实力派路线,本大爷才不屑蠢猫蠢狗那般,只知道走毫无尊严的打滚卖蠢路线。”

  媚儿顿时受到了来自墨墨的一万点伤害。

  麻蛋的!

  这死鹦鹉究竟又到哪里去听了这些乱七八糟的话?简直堵得她心肝脾肺肾都在生疼生疼的。

  望向对面的墨墨,萧玖淡淡道:“你想怎么做?需要我帮你做些什么?”

  媚儿看小萧玖的眼神,就跟看疯子一般。

  墨墨一听萧玖支持它,顿时毫不客气的开口说出清单内容:“我只需要一个大屏的手机就成。”

  萧玖虽然没有搞懂墨墨要手机干嘛?但还是点头同意。

  媚儿顿时无语的翻了个白眼,罢了,不就是一个手机吗!那些有钱的富二代,给自家的狗装扮一番,几十万就花出去了,一个手机才多少钱,如此一想,媚儿心里就觉得好受多了。

  “媚儿,带墨墨去买手机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

  墨墨看媚儿这无语的表情,立马大献殷勤的飞到媚儿肩头,好听的话不间断犹如黄河之水滔滔不绝。

  “亲爱的,可爱的媚儿小姐,你是这么的善良,这么的美丽,这么的迷人,劳烦你出去一趟帮帮我这个可怜的鸟儿吧!”

  “.你这死鸟,只有每次有求于我的时候才,才会如此殷勤,哼继续说,说到我开心解气了为止.”

  一人一鸟斗起嘴,开开心心的出去买手机去了。

  萧玖三两下的吃完了卤味,洗洗手刚准备小睡一会,手机就响了,拿起来一看,居然是程局长。

  “程局长好,我是萧玖。”

  萧玖居然接听了电话,程局长心里一喜,试探问道:“萧玖,上次你说的话还算数吗?”

  上次的话?

  萧玖愣了一瞬,这才想起程局长所指为何,信仰值这东西,她从不嫌多,只是,李安安导演的戏份,肯定就在这近几天要恢复拍摄了,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抽出空档来。

  程局长听到电话另一端的萧玖发愣,心里一紧,失望的同时,也理解萧玖的难处如今的难处:“萧玖,我直接跟你说吧!我这次找你的事情,其实是和你的经纪人,以及你正在拍摄的电影剧组有关,我想要找你查查绑架你经纪人的两个绑匪的来路,若是没有弄清楚对方什么来路,有无同伙组织什么的,警方出于对你们剧组人员安全的考虑,有可能会延长禁止你们剧组在竹海的拍摄。”

  听祁亦盛说,李安安导演这几天都着急上火的不行,拖延了电影的拍摄进度,势必会影响错过参与奥斯卡的时间。

  “好,我这就过来。”萧玖果断的做出了决定。

  电话另一端的程局长顿时就裂开了嘴:“好,我等你,还有,小心别让你的疯狂粉丝发现,要不然你可就有进无出办不了事儿了。”

  “嗯。”

  挂了电话,萧玖上楼去更换衣服做些伪装,两分钟后,萧玖刚戴上墨镜,突然想起了昨天和祁亦盛交手时的谈话,蹙眉愣了一秒,最后还是拨通了祁少的电话。

  “喂”慵懒的声音,一听就是在补觉。

  “有没有兴趣查一起绑架媚儿的绑架犯事件?”

  “.......好,等我,我立即来开车来接你。”还真是高冷勤劳的处女,忍禁不禁的从上床蹦跶起来,飞快的穿好衣服出门了。

  萧玖眉眼微挑,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他,刚才神经病对她说话时,好似极力压抑着发笑的冲动,究竟在笑什么?

  坐在床沿思考了一阵,还是无解中......

  一个小时后。

  萧玖和祁少齐齐出现在程局长的办公室。

  程局长一看到祁少出现,愣了一瞬,随后满眼热情的迎了上来:“萧玖同志,这位是?”

  上次祁少陪同萧玖前来警局,程局长并没有同祁少见过面。

  面对程局长的询问,萧玖在脑子过了一遍后,这般介绍道:“这位是我的朋友兼我工作上的助理。”

  她可不敢说出是陪同她一起去破案的人。

  神经病的黑客技术,可是万万不能泄露出去的。

  一听是助理,程局长瞬间就愣了,看向祁少礼貌的点了一下头,心里却暗道可惜了,外形这么出色,要身高有身高,要脸蛋有脸蛋,要气质有气质,素颜就这么一站,看起来简直比很多小鲜肉男明星还要有气场,浑身散发出的贵公子气息,没想通怎么不去当明星,却去当个跑腿的助理。

  不过心里纳闷归纳闷,当着萧玖的面他可不会傻到去点拨这个助理去另投别处。

  祁少面带微笑的朝局长点了一下头:“程局长好。”

  “嗯,你好你好。”真可惜,连声音都这么的有磁性。

  不过想想如此优秀的萧玖,心里顿时也就不替祁少可惜了,毕竟能跟在萧玖身边当贴身助理,肯定得有几分能耐才能被雇佣。

  “这边请,我们里边谈。”程局长伸手做出邀约的姿势。

  萧玖客气的点点头,然后跟了进去,祁少则留在大厅里,找了个位置坐等萧玖出来。

  进了办公室,局长也不废话,直接对萧玖大致的说明了一下案情,无非就是目前为止,还没有查找到有关两个绑匪的任何线索,说这话时,程局长脸色有点烫,上一次警方没抓到什么线索,最后被萧玖两三天就把人给人赃并获给揪出来了。

  这一次。

  他也是实在没有办法了,这才找上了萧玖。

  “行,我会尽量去办好的。”萧玖一口答应,但并没有保证一定会破案。

  毕竟她的时间可不够充分,尤其还是这两个受害者的死去的时间,距离现在已经足这么长的时间了。

  难度颇大,而且时间上,她也并不充分,李导说了,若是竹海的拍摄继续推辞,那么就会到影视城先拍摄内景戏。

  程局长没有听到萧玖的保证,心里有点失望,不过转瞬一下,也比较理解萧玖目前情况。

  “谢谢你能出抽空协助警方,你有任何需要警方配合的地方,请立即电话告诉我,我会派人在最快的时间内协助你。”

  “好的,有困难一定联系你老规矩,还是让人先带我去看看尸体。

  “行。”

  程局长安排了上一次的警员带着萧玖去了停尸房。

  送萧玖出了办公室,看着萧玖和助理离开的背影,程局长心里有无数个疑团,两名绑匪和萧玖早就碰过面了,为什么还要去看看尸体?尸体又不会说话,难不成萧玖还能拥有通灵之术不成?

  摇了摇头。

  程局长把脑子里荒谬的念头甩开,管她怎么破案的,不管是白猫还是黑猫,只要能逮到老鼠的就是好猫。

  .

  停尸房里。

  工作人员从冻柜里拉出两具尸体,不,准确的说,应该是一具完整的尸体,另一具则只有几块略大的四肢拼凑出来的碎尸。

  牟辰东看着眼前的碎尸,忽然间涌起一股作呕冲动,死人,他看过不少,死状凄惨的死人,他也看过不少,可面对这只有些许碎尸拼凑的残缺尸体,却有点接受不了。

  可看着萧玖神情专注面面不改色的看着两具尸体,又只得暗自咬牙忍耐住。

  扭头看向一旁的也皱着眉头的工作人员,挥了挥手:“你先出去吧!这里有我看着。”

  “好的。”

  萧玖带着塑料手套,装模作样的围绕着尸体看了看,随后双手开始时不时的按下一下尸体,或者是戳一戳尸体,祁少装出一副受不了的表情,长臂一手揽住牟辰东警员的肩膀,使其牟辰东的身子转了一个圈,背对着萧玖后,看向对方露出一脸难兄难弟的表情。

  “兄弟,咱们还是别看了,我实在是忍不住快要被恶心吐了.”祁少丝毫不嫌丢脸的对对方大倒苦水。

  这一次,虽然局长同意了萧玖对尸体的仔细探查,可他还是担心萧玖在使出秘密绝招之时,会被牟辰东给怀疑,这才会忍住同别人接触时的恶心感,替萧玖遮掩。

  牟辰东虽然自个也恶心的不成,不过还是拍拍祁少的肩,安慰道:“没事儿,你就把那碎尸当成是一堆分割的猪肉就成了。”

  “.不行,我还是受不了.”

  萧玖趁祁少给她遮掩的功夫,双手先是放在第一具完好的尸体脑袋之上,调取信仰值使其转换成异能,开始探查死者的记忆。

  十秒钟。

  二十秒钟。

  三十秒钟后。

  萧玖一脸挫败的收回了双手。

  死者死去的时间太久了,哪怕她调取了那么多信仰值也依旧只能探查到这人在临死之前,接触的倒数第一个人是她,第二人则是被旁边这个被砸成碎肉的家伙。

  不死心的再次对旁边的碎尸脑袋进行的探查,可惜,依旧一无所获,收回双手,萧玖重重的吐了一口气。

  之前寻找媚儿找到这两人时,由于墨墨化形几乎耗去了她全部的信仰值,所以她当时才不敢消耗精神的信仰值,可此刻信仰值再多,却不能抵挡时间的残酷。

  觉察到身后萧玖重重的呼吸声,祁少不用猜都知道,事情一定不顺利,假装咳喘收回了放在牟辰东警员肩头的手,转身看向萧玖。

  “走吧!”萧玖冷冷道。

  牟辰东猛的转身,惊奇道:“这么快就完了?”

  “嗯,没发现什么特别线索。”

  “出去吧!这里面又冷有阴森诡异的,我这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祁少双手交叉搓了搓手臂,打了个寒颤对两人催促道。

  牟辰东虽然失望,但也没说什么。

  毕竟这事儿警方出动了这么多警力,都没找到什么最新的线索。

  离开停尸房。

  祁少看着副驾的萧玖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抬腕看了一下时间,问道:“已经下午一点半了,想吃点什么?”

  萧玖双眼迷瞪,迟缓了五秒后,这才开口说道:“随便吃点吧!”

  “别给自己这么大压力。”

  略显茫然的眼神一愣,这才明白祁少所指为何。

  “若是不会尽快恢复竹海的拍摄,这部电影会错失奥斯卡,还会错过明年的暑期档上映播放。”最最重要的是,这将会直接影响到她在全球信仰值的收集。

  祁少深深的看了萧玖一眼,缓缓开口平淡的述说道:“这都是以后的事情,现在最重要的,是你我赶紧去填饱肚子才能有精力再去讨论,再去思考后面的事。”

  狭小的车厢里,忽然响起咕咕的声,祁少含笑的视线扫向萧玖的腹部:“听听,你的肚子都开始发出抗议了.赶紧选择,你是要吃中餐还是西餐?”

  不提醒还好,一提醒,萧玖肚子顿时响的更加欢快了,毫不犹豫的做出来选择:“当然是中餐。”

  ....

  刘家财躺在卧室里,原本保养得宜的白胖脸颊,在短短三天内,就憔悴的不成样子。

  白里透着紫黑的皮肤,满是血丝的双眼,失去了双耳被白色纱布包扎的脑袋,整个人浑身都透着阴郁的戾气。

  几个儿子以及女儿女婿全都赶回来了,所有人皆是一脸的凝重。

  莫名其妙得罪了任季,搞得任季的人闯入家门来白日行凶当场割了老爷子的耳朵,这事儿真是透着令人不解的古怪。

  “爸,你安心好好休息,就算任季也不能只手遮天,这事儿咱们刘家和他没完,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我就不信他任季会无法无天一辈子。”老三满脸厉色的恨恨道。

  老大刘全武巴掌狠狠的平拍打在老三的肩膀上,颇具威压的冷声道:“瞎咧咧什么呢!走,都赶紧下楼让爸好好休息休息。”

  嘴上没个把门的,光知道嘴上逞能有个屁用。

  刘家财精神萎靡,他自从耳朵被割掉后,这三天都没怎么睡过,思来想去,始终都想不通,任季为什么会对他下狠手,若是因为夏长江而牵连到他,可为什么这么多年没出手,到现在才猛不冷丁的突然发作?

  他需要静一静,需要好好的休息一下,才能好好的详细理一下,这里头究竟是怎么回事儿,疲惫的看向老大:“老大,任季这几天真的没有出过院门一步吗?”

  刘全武皱眉的摇了摇头:“一直都没有。”

  “嗯,带着弟妹们都下去吧!我眯一会儿。”

  “好的。”

  几个子女都朝老爷子点了点头,然后退出去了,顾迟和刘沁芳,一直跟在刘家几个兄弟的身后,刘沁芳刚转身出了父亲的房门,眼泪就啪啪直落。

  也不知道今年顾家和刘家究竟犯了什么忌讳,顾未在执行任务时好端端的被狙击手击中了左胸口,若不是儿子天生命大,心脏长到了右边,指不定就凶多吉少了。

  回想三天前,电话里刚得知儿子差点中枪就死了,电话刚挂断,紧接着下一个电话就来通知她父亲被闯入刘家的人给割去了双耳,接连的刺激让她顿时就摔倒在地,被摔烂的玻璃花瓶碎片割破了她的鼻头,划破了她的唇,送到医院缝合了七八针,医生说,想要完全恢复不留疤痕,几率只有三分之一。

  摸了摸包裹的纱布,刘沁芳泪如雨下。

  顾未嘴唇紧抿,揽住妻子小心翼翼的下楼,后面的六个哥哥看着顾未如此对待小妹,心里略微舒坦了些。

  众人来到一楼大厅后。

  老二刘明华看向老大建议道:“顾未受伤今晚就会被转送回来,沁芳又受了伤,让他们夫妻先回去吧!好好休息,晚上还要去医院看守顾未。”

  其余人也点点附和。

  老大叹息一声,点头同意了:“顾迟,沁芳,你们先回去吧,拖垮了身体顾未回来看到你们这面色,他一个受伤的人会担心你们的。”

  顾未看着妻子,只得搀扶着妻子,朝几个大舅子道谢一番后,这才离开。

  看着小姑子和小姑爷离开,屋子里刘家的几个媳妇心里都不怎么舒坦,老爷子这么大年纪遭了这么大的罪,凭什么身为女儿的小姑子两口子就能躲回去睡大觉?

  以前公公把小姑子成日的含在嘴里宝贝的不行,同样是女人,公公对她们就总是客套疏离,但凡她们和小姑子发什么点什么摩擦,小姑子一告状,她们几个就会被自家男人轻者一顿痛骂,重者挨上几巴掌。

  再说了,顾未这不还没死吗?

  她们白日夜里的熬了三天三夜,脑袋都昏沉得抬不起头了,越想心里越不平衡。

  刘全武看着妻子和几个弟媳妇苍白中透着黑青的脸色,开口道:“你们都回房间去睡会,记住,上楼脚步轻一点,别惊扰了父亲休息。”

  几个女人顿时就面色一喜,按耐住雀跃的表情上楼去了。

  女人离开后,留下六个男人面色凝重的互相望着彼此,老大刘全武最先开口道:“大家有什么想法和猜测,都说出来大家参考一下,要不然大家没弄清楚怎么回事儿,这心,总是悬吊着的。”

  刘应强脾气是六兄弟中最为憋不住话的,黑着脸道:“这事儿处处透着诡异,我说句实话,你们也别生气任季是什么人物,父亲又是什么人物,任季这么可能猛不冷丁的突然对父亲发作,而且父亲说当时他给任季打电话,只不过是告诉任季萧玖的真正身世而已,按照正常推理来说,任季能得到这个消息就能防患于未然,怎么会突然对父亲发作呢?”

  “上位者的心思,太过于难测了,指不定这只是对方借此用来警告父亲不准透露萧玖的身世也不一定。”老五惴惴不安的猜测说道。

  “切都什么年代了。你以为这是在封建社会呀?要警告,一句话或者给点好处就能堵上嘴的事情,干嘛要用这么血腥而且还给他自己落下把柄的蠢办法?”老六刘珂眯着狐狸眼,微微坐直了身体看向众人立即反驳了五哥的怀疑。

  众人一愣。

  老六说得也很有道理。

  刘珂把玩着手里的玻璃杯,看着电视上播报的有关萧玖认回夏首长的新闻,忽然,脑袋灵关光一闪,刚要顺着这个灵感去想时,却又什么都抓不住。

  “这可怎么办?夏首长打了一个漂亮的翻身仗,任季会不会以为萧玖身世的是父亲说出去的?接下来,任季就会对我们刘家各行各业展开报复?”老四嘴里呢喃着这几天大伙最为担心的一点。

  此话一出。

  屋子里的六个男人顿时就寂静无声了。

  商量来商量去,却半点办法都没有。

  谁知道一夜醒来。

  第二天的早晨,昨日刘家人所担心的事情,却发生了惊天大逆转。

  因为——任季被检察院的反贪局给抓捕了。

  罪名——贪污受贿,参与境外不法分子的洗钱活动,海外各处价值五亿人民币的高档房产,结党营私,恶意唆使下属报复他人,致使受害人失去双耳成了残废,捏造事实诬蔑他人人伦丧失的虚假新闻报道等等等等。

  尤其是任季,还是主导诬蔑萧玖和其外公的背后黑手。

  现在,但凡是和萧玖牵扯上的人和事,无论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皆会登上新闻的头版头条。

  刘家人看着这新闻报道,皆是感到喜从天降,任季——彻底完蛋了。

  刘家财坐靠在床上,看着电视里播报的新闻,摸了摸秃秃的两边耳朵的位置,笑了又哭了。

  压抑了好几天的情绪,发泄出来后,刘家财忽然想起,这事儿必定会是有人再给萧玖撑腰,能把任季这棵大树弄倒的人,必定来头更大。

  看着手里的手机,摩挲了许久,刘家财终究还是没有拨通夏首长的电话,有点失神的不断重复呢喃着:“首长肯定都猜到了,猜到了.”

  .

  褚方平也一同随着岳父任季被带走。

  任季这么多年来,虽说把褚方平当成一条狗一般的驱使,但不得不说,对于一条无比忠心,又乖巧听话讨人喜欢的狗,当然是会得到重用的。

  所以,任季所做的每一件事,任季是策划者,那么褚方平就会是完美的执行者,一个擅长动脑,一个擅长上传下达出力跑腿,两人还真算得上是完美的拍档。

  只是。

  被抓时,自然也是“秤不离砣公不离婆。”

  任季耳朵一次被割,第二次再次切开已经恢复了不少的耳朵,然后在缝合移植相当于耳朵经历了三次的伤害,本就失血过多,外加怒极攻心,刚被人上了手铐带出医院病房门口,就晕死了过去。

  褚方平可就没有这么幸运。

  直接带进了警局,立即就被关进了审讯室,当然,他不可能会享受到前几天萧玖和夏老太爷两人的那种待遇

  .

  刘沁芳看到新闻,阴郁了好几天的脸上,终于浮现了一丝笑意。

  任家倒台了,娘家和顾家,就再也不用担心会被任季报复了,娘家的兄弟们还有丈夫儿子,今后就再也不用担心会被任季暗中下手报复了。

  顾未看到萧玖打了如此漂亮的翻身仗,摸着受伤的左胸胸口,觉得这一枪挨得值了。

  从回来后,母亲就寸步不离的守候在他身边,看着母亲精神恍惚且因为他而受伤破相的脸,心里哪怕再想给萧玖拨打电话,却也只能忍着,他不敢再刺激母亲。

  好不容易说服母亲回家去睡半天后,顾未迫不及待的就拨通了萧玖的电话。

  电话很快就被接通。

  萧玖急忙咽下嘴里的食物,语气带着轻快,轻快中夹杂着惊喜:“顾未,你伤口好些了吗?”

  同一桌子上的祁少,夏老太爷两人顿时交换了一个眼神,而媚儿则看面无表情,实则却竖起耳朵倾听。

  听着萧玖略带急切的声音,顾未没什么血色且干燥起皮的嘴唇勾了勾,满脸的愉悦,语气有点不好意思道:“嗯,好多了,你这是在吃饭吗?要不我等你吃完饭再打给你吧!”

  话虽如此话说,可手机始终都没离开耳旁,更别说挂掉电话。

  “不用,我吃的差不多了,你稍等一下,我出去跟你说.”说道这儿,从位置上起身朝外公点了下头,走了出去。

  祁少眼神顿时就沉了下去,收回视线,没有继续开萧玖离开的背影,低头看似神情专注的夹菜,津津有味的吃饭。

  夏老太爷看祁少这反常的饿狼吃法,嘴角一抽,想了一瞬,还是开口看向祁少道:“小祁呀!你胃不好,还是不要吃太刺激的东西。”

  低头一看,当看到碗里的泡椒鱿鱼时,面不改色的一笑:“许久没吃辣的,偶尔嘴馋还是想尝尝味儿,既然夏爷爷你如此关心我,那我还是听听老人言吧,免得一时嘴馋又遭罪。”

  放下碗筷,对夏老太爷说道:“我也吃的差多了,你们慢用,我出去打个电话。”

  “嗯,去吧!”打电话?去偷听萧玖打电话还差不多!夏老太爷在心里腹诽着。

  萧玖走了,祁少走了,媚儿虽然也想走,可想到她也走了,留老人家一个人在这里,好像又点太过分了,于是继续心不在焉的慢慢吃着,偶尔和夏老太爷说笑搭上几句话。

  顾未颇有耐心的握着手机,紧紧等候萧玖再一次的说话。

  “顾未?”

  “嗯?我在。”

  “谢谢你,不过下次可不许再轻易犯险,我是你的朋友,但你的父母却是你最亲最亲的家人,若是你因为我出了什么意外,你的亲人会多难受?我会有多愧疚你知道吗?当然,就算是再多的难受,再多的愧疚,也始终不能让一切回到原点,我有可能在你发生意外离开后,三五个月,或者是三五年,亦或者是一年中,偶尔回想一下你的离去,可这些没有任何意义,你懂我的意思吗?”她承认,她是一个很现实的人,也是个冷清的人,可她却不是一个冷血的人。

  若是顾未因为她死了,她再多的愧疚,也弥补不了顾未父母心里的创伤,就好比外公十七年一直都以为薇儿已经死了,心里的创伤哪怕是她突然冒出来的萧玖给予的再多关心,都永远抚平不了外公心底的创伤。

  这一番话犀利而又世故。

  把人性,人心最为丑恶的一面全都给剖析了出来。

  听到萧玖如此说,顾未却并未生气,笑了笑,也只有萧玖才能把如此直白,如此残酷,如此难听而又关心的话融合在起说给他听。

  “你在担心我?”询问的话,笃定的口吻,不像是在反而,而是一种变相的肯定。

  萧玖挑了挑眉。

  总觉得这短短的五个字里,浸含着愉悦以及笑意。

  语气淡淡,声音冷冷。

  “我们是朋友,我自然担心,尤其还是你因为我的事情出了意外,下次出任务时小心点。”

  电话另一端沉寂了几秒后。

  “好,我听你的。”顾未笑着勾唇点了点头。

  萧玖愣了一瞬,总觉哪里没对!

  萧玖身后不远处拿着手机假装发信息的祁少,隐约听到萧玖电话里传来的最后一句带着几分调戏的话,瞬间就黑了脸。

  不要脸的东西,居然胆敢惦记他的猫儿,自我感觉也太过于良好了吧!还真以为是他自己拯救了萧玖不成?

  萧玖越想越觉得变扭,她又不是顾未的谁,干嘛要听她的?

  冷着脸,硬邦邦的纠正道:“顾未,你的命是你自己的,别人对没的命没有任何责任,好了,我不打扰你休息,你若是方便,我明天来看看你怎么样?”

  顾母可是对她成见颇深,想要探病,还是提前问问顾未吧!

  她脸皮厚,对怒骂嘲讽什么的能忍得住,就害怕顾未一个病人到时候万一看到顾母和她发生冲突,惹得顾未左右为难。

  果不其然。

  萧玖的话一说完,电话另一头的顾未就沉闷了片刻,随后才故作轻松道:“不用了,你这个大明星工作这么忙,不用耽搁休息时间赶过来,再等十天半个月我就又能生龙活虎的下床了,到时候我去探你的班,毕竟我这次因祸得福,还能休息三个月的长假。”

  “好,你休息吧!”

  “嗯,再见。”

  刚挂断电话,就看到房门口去而复返的母亲打开房门正走了进来。

  顾未刚要放下手机的动作一僵,有点头痛,强撑着笑说道。

  “妈?你怎么又回来了啦?我没事儿,你还是赶紧回去好好睡一觉休息休息,要不然熬垮了身体可怎么办?”

  “原来你劝我回去休息,是想要支开我,免得我留在这里,妨碍了你和萧玖的弹琴说爱是吗?”顾母脸上的表情不喜不露,只是淡淡的询问道。

  “妈,我和萧玖只是朋友,不是你想的那样。”顾未不敢刺激态度有点反常的母亲,语气随意的轻快解释。

  顾母不置可否一笑,一脸纳闷看着顾未:“你不是以前很喜欢她吗?既然喜欢,为什么不一致坚持下去?难道你的喜欢这么廉价,轻易就能放弃?”

  听到母亲很是反常的态度,顾未口气也沉了下来:“妈,你究竟想说什么?”

  以前不是强烈反对,就是阴阳怪气用最难听的话去嘲讽他奚落他,今日母亲的态度实在是太反常了。

  顾母坐到病床旁的沙发上,伸手拉住顾未的手,满眼泪花,表情露出伤感以及悔恨的自责。

  “儿子,妈这近两三个月,也许是更年期到了,总是控制不住自己脾气,看到你不听我的规劝,总在心里拿现在的你和小时候的你与之比较,可我却忘记了一点,顾未,你已经长大了,不再是小时候那个什懵懂无知,听妈妈说什么就是什么的小孩子.”

  顾未心里也有点难受,已经很久很久,母亲没有如此和他交心的敞开心扉说过话了。

  “妈”

  “你先别说,先听妈把话说完.你长大了,有了自己的思维,有了自己喜好和选择,妈不应该把自己喜欢的东西强行往你身上放,妈喜欢性格坚强的女孩子,看到智勇双全的萧玖毫不畏惧的同劫机恐怖分子打斗,看着萧玖浑身被枪射了那么几个窟窿,我是真的感动,真的对她喜欢的不行.可我忘记了一点,人无完人,萧玖的八卦丑闻太多,我心里总觉得她配不上我家唯一的宝贝儿儿子,这才,这才让你如此难做了这么久..”顾母越说越伤心,最后泣不成声的扑倒在顾未的手背上,失声痛哭起来。

  顾未此刻彻底被惊住了。

  他怎么都没有想到,母亲原来如此强烈反对萧玖的原因,竟然会是这个原因,看着失声痛哭的母亲,也瞬间红了眼圈,想想两三个月以前,他和母亲亲密无间的母子感情,再想想后来

  顾未轻轻拍打着母亲的后背,既愧疚又感动:“妈,快别哭了,儿子都明白,都明白你的心思,谁让我是你唯一的亲亲儿子呢,你如此关系我,为我着想我很感动,以前我们彼此都有误会,表达爱的方式不对,现在我们摊开说了,今后就再也不会产生误解了,别哭了.”

  听到儿子的安慰,顾母哭得更凶了。

  本就不怎么会花言巧语的顾未看母亲哭得快要喘不过气了,急的不行,最后灵机一动,捂住胸口呻吟道:“妈,我,我伤口痛。”

  顾母听闻立马抬头,看到儿子额头的冷汗,瞬间就慌了神,双手想要触摸却又不敢的僵在顾未胸口上方。

  “儿子,快,快躺下,是不是伤口裂开了.我,我这就去找医生过来。”

  语毕!

  刚转身冲到房门口,来不及刹脚,一头就撞进了顾迟的怀里。

  “这是怎么了?”顾迟搂住怀里的妻子,看向儿子问道。

  “儿子伤口痛,我得去找医生过来。”顾母满眼泪花的抬头看向自家老公,急忙道。

  顾迟听闻也一脸紧张的看想顾未。

  顾未讪讪一笑:“那个,爸,刚才,刚才我和妈母子两个谈心,谈着谈着,就把妈给感动哭了,怎么也不能让妈停止哭泣,于是这才假装伤口痛,放心吧,我伤口好着呢!麻烦爸把你老婆带出去好好劝一劝,看到她哭,差点把我给急死了。”

  顾母顿时既感动,又哭笑不得的瞪了顾未一眼。

  顾迟笑呵呵的看着已经和好的妻子和儿子,揽住妻子的肩膀:“行,儿子,给你老子几分钟时间,把你爱哭的老妈搞定了就进来看你。”

  顾未朝两人挥挥手。

  当顾迟夫妻两个走出房门来到走廊尽头后。

  刘沁芳先前的表情,顿时就变了。

  “成功了?”

  “嗯,我出马你放心。”

  夫妻两个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题外话------

  推荐基友现言好文,正在强推pk中,生死关键请大家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纯禽恶少蜜宠妻约,夏寐

  一对一,欢脱甜宠文

  34d大胸妹顾盼,为热爱生活吃瓜群众一枚,但自背负家族巨额债务的她签下那份该死契约,从此便走上砧板,开始任锐少鱼肉的日子

  原以为,在高中死对头“gay”同志苏锐心中,自己只是蝼蚁女佣,最多被他挨挨碰碰,吃吃豆腐。

  但为何每人都说他对自己情深似海,宠入骨髓?

  诸事多磨,直到繁花看尽,锐少为她满山遍野种上向日葵时,

  男人英俊如斯,薄唇微勾,这才开口,“傻瓜,还没看懂?我所有锋锐,早因你刹那的顾盼而磨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