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重生之另类女神 > 第一百章 击中心脏生命垂危

第一百章 击中心脏生命垂危

  销毁了今晚的战利品,萧玖刚翻上五楼她所在的卧室窗户口,就看到黑漆漆的屋子里,外公坐在她的床沿,正满眼严厉的瞪着她,并朝她窗口疾步走来。

  糟糕——

  被外公发现了。

  吁了一口气。

  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反正她都跑不了,还是先老实的上去再说,免得被下面巡逻的保安给发现就不妙了。

  双手一用力,身体灵敏的跃进了屋子。

  动作自然的拉上遮光窗帘,走到床头柜处打开床头灯,一脸无辜的纳闷问道。

  “外公,这么晚你怎么还不睡?”萧玖一脸坦然的看着夏老太爷,似乎刚才如同做贼般翻窗进来的人不是她。

  夏老太爷一个多小时的焦虑担忧等待,瞬间就被外孙女如此厚脸皮的淡定表现给逗乐了,当然,心里虽然乐了,面上却依旧紧绷板着一张脸,威严的视线把萧玖浑身扫了好几遍,这才坐到床沿,侧头看向萧玖。

  “你也知道这么晚了,上哪儿干坏事去了?”仔细盯着萧玖双眼,不放过任何一丝异样。

  萧玖知道早晚都瞒不过,于是老实的从腰上拔出闪着寒光的小匕首。

  夏老太爷被萧玖这拔刀的动作惊得一愣。

  萧玖把匕首放到眼前,朝匕首吹了一口气后,这才看向老爷子认真纠正道:“我不是去干坏事,我是有怨抱怨有仇报仇替天行道去了。”

  夏老太爷瞬间就惊得张大了嘴,从床沿上猛一下就站了起来,低头看着满脸淡定说得轻描淡写的外孙女,好一阵都没说出话来。

  不用猜都知道,这丫头肯定是去找任季报仇去了。

  这个节骨眼上,杀了任季,警方和媒体肯定第一个怀疑的嫌疑人就会是萧玖,这丫头还真是胆大的很,不过瞧着丫头一脸的淡定,肯定没留下什么破绽,又勇又猛,可惜生不逢时,要是在他那个年代,肯定又会是一员猛将。

  “你杀人任季?”夏老太爷试探道。

  萧玖把玩匕首的动作一顿,视线从匕首转移到夏老太爷脸上,摇了摇头:“我没杀他,再说杀了他,他倒是痛快的死了,我却麻烦大了。”

  没杀他?

  那她大半夜从五楼偷溜翻出去干嘛去了?

  “那你出去这一趟,把他怎么了?”刀子都随身带了,总不可能什么都没干吧!这丫头记仇着呢!

  最起码也得让任季那老东西遭些罪。

  难不成,切脚手指头了?

  萧玖收起匕首咂了咂嘴,慢悠悠道:“他们耳朵听不进去人话,既然听不进人话,耳朵就没有留下的必要了,所以,我把他们两人用来装饰的耳朵给割了下来,丢进河里喂鱼了。”

  噗

  夏老太爷闻言顿时就喷了。

  他怎么都没有料想到,这丫头居然下手这么狠,专门朝人的‘门面’五官下手,想想今后任季和褚方平两人都成了没有耳朵的怪物,猜想着估计这两人再也不敢随意出来晃悠了!

  这么多年来,他大多数都是被任季压得死死的,憋屈了这么多年,夏老太爷这会听到外孙女也算是替他报了仇,出了气,心里就开心的不行。

  一张老脸笑得跟朵花儿似的。

  萧玖本以为会被外公呵斥一番,谁知道对方却是这反应,外公笑得越是欢腾,她这心里就越是发毛。

  “外公,你不怪我擅自出手?”

  夏老太爷一巴掌拍在满心忐忑的萧玖肩头上,挺直了腰,扬起了脖子笑得很是豪迈。

  “丫头,你行,你比你外公还行啊。这会儿我这心里,我这心里舒坦,真是许多年都没这么舒坦过了。”

  萧玖嘴角微微一抽,这闹的是哪一出?

  不过仔细一想任季的身份还要比外公高两个级别,估计外公在任季的嚣张打压之下,憋屈也不是一日两日了,怪不得能这么开心。

  看着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外公,急忙给拍外公拍背顺气。

  夏老太爷拍怕萧玖的手,乐得不行:“丫头啊!你今儿做的可让外公太解恨了。没留下什么蛛丝马迹吧?”

  萧玖摇摇头,自信道:“绝对没有。”

  得到确认答案了,夏老太爷更开心了。

  任季那老货,嚣张了这么多年,今儿还不是被他外孙女给收拾了,哼。

  。

  第二天.

  媚儿来到夏老太爷的住处,整个人都憔悴了不少,手里拿着平板手指不停的哗啦,满眼的焦急,看到萧玖一脸淡定,人不住急促道:“萧玖,这事儿可这么办?网络上,全国各大新闻媒体上对你的不实报道越炒越凶,我们再不想办法做好澄清,对你会越来越不利的。”

  说完,还很是幽怨的瞪了一旁的祁少一眼。

  这家伙居然还悠闲的喝得下去热牛奶,简直是到了关键时刻,男人就靠不住了。

  收回视线,看着平板有点心不在焉。

  这就是没有经纪公司作为后盾的弊端,要是有经纪公司,有经纪公司的公关团队,网上哪里会闹到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

  短短两天时间,萧玖和夏老太爷的不实报道,天天被各大媒体搬上头条博取大众的眼球,今天早上,萧玖这负面报道,居然在世界各国的各大报纸都有刊登‘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报道一出,以前和萧玖合作过的演员,以及国外同萧玖录制过极限荒野求生的队员,力挺萧玖的只有三分之一,其余三分之二的人都趁机落井下石。

  萧玖看着媚儿的黑眼圈,心里很是动容,伸手拍拍媚儿的肩。

  “别着急上火,让他们先蹦跶着,后天一早,就是打脸之时。”笃定的口吻,自信的表情,挺有说服力的。

  “打脸,打脸,狠狠的打脸。”墨墨从萧玖怀里伸出鸟脑袋,很有气势的附和着大声喊出口号。

  媚儿皱着眉头狠狠的瞪了一眼捣乱的墨墨,随后直直看了萧玖好一阵,发觉萧玖的确不是在诓她后,瞬间瞪大了眼,急切道:“难道你有什么秘密武器?”

  语毕!

  视线还瞄了一眼一旁的祁少,猜测着,难道祁少想出了什么好办法?

  “哼”墨墨傲娇的瞄了一眼媚儿,扭脖子的动作充满了对媚儿的浓浓鄙夷。

  秘密武器?

  萧玖嘴角一抽,不过却还是点了点头。

  媚儿顿时就激动的从沙发上崩了起来:“快说,快说。究竟是什么办法?”

  每一次,萧玖总是能在最为关键之时打个漂亮的翻身仗,这一次,萧玖肯定又有高人指点了。

  萧玖抽回被媚儿抓在手里的手,媚儿一愣,眼底划过一抹暗色。

  “哇呜。我看到奸情了。”墨墨这家伙唯恐天下不乱的伸长了鸟脖子,看向祁少大声喊叫着。

  媚儿恼怒的伸手就要去教训墨墨,不过却被墨墨很是狡诈的瞬间拍拍翅膀就飞到祁少怀里去,翅膀张开扑倒在祁少怀里,动作充满了人性化,好似撒娇的孩子扑进大人怀里去寻求帮助。

  祁少脸上看不出什么什么表情,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慢慢替墨墨梳理着羽毛,墨墨探出脖子,得意的冲媚儿张了张嘴,无声挑衅。

  下一秒。

  “啊”墨墨发出一声惨叫。

  媚儿看到这一幕,瞬间吓得心里一抖。

  痛死它了,人格分裂的混蛋,干嘛猛不冷丁的扯它漂亮羽毛?

  回头一看,当看到神经病手里拿着从它翅膀尖扯下的最大最漂亮的羽毛时,瞬间满腔怒火,张开尖嘴就朝祁少展开了攻击。

  祁少右手瞬间避开,左手一瞬就抓住了墨墨的鸟脖子,扭转了鸟脖子。使其能与他对视上,漫不经心的口吻,却说出无比残酷的话。

  “你若再敢试图啄我,无论你成功与否,你既然敢打我手的主意,你就得承受的住我的报复。墨墨,你若想变成一只一毛不剩的秃鸟,你尽管试试看。”

  墨墨这会儿才切身体会到,萧玖以前在面的神经病时的恐怖经历。

  太他妈可怕了!

  呜呜呜。

  早知道它宁愿被媚儿打两下,也不来招惹这个蛇精病,话说它刚才也没说什么呀?

  干嘛毫无预征的就来这么收拾它。

  它只是一只鸟而已,一只鸟儿而已呀

  媚儿看着墨墨,余光又瞄了一眼祁少,极力控制双手,可却依旧没法制止发颤的双手。

  她本就不傻。

  自然听出了祁亦盛杀鸡儆猴的一番映射。

  她,她其实也没弄清楚自己内心究竟是怎么想的。

  萧玖看媚儿吓得脸色发白,身体发抖,一把把媚儿拉过去使其坐在沙发上,然后走向祁少身旁。

  “你这是干嘛?好端端的突然这么吓人。”好吧!她承认,今儿个看到墨墨轮到被神经病虐,以前墨墨这家伙总是时不时的嘲笑她,这会总算是出了一口气。

  可看到媚儿被吓成这样,再看看墨墨这求救的眼神,过犹不及,于是这才出来制止。

  一旁的祁少眼神深沉的在媚儿身上停留了五秒,直把媚儿看得心里直发憷后,才漫不经心的收回了视线,慢慢的松开墨墨,随后看向萧玖,一脸正经道:“我和墨墨开个玩笑而已,这家伙口没遮拦,是该教训教训。”

  这么一说,萧玖还真信了。

  毕竟墨墨这家伙口没遮拦,满嘴的轻浮之言,外公虽然也教训过,可却舍不得下狠手,想想蛇精病吓一吓,指不定还真能让墨墨改了这个坏习惯。

  媚儿心有余悸,动作僵硬的假装柔柔太阳穴,对祁少连偷瞄都不敢了。

  萧玖不是个会安慰人的,尤其还是在神经病还在的情况下,她还真不好说神经的坏话,于是试图转移被吓坏的媚儿注意力。

  “还是说正事吧!你看看这个。”

  果不其然,媚儿视线瞬间就顺着萧玖的动作看去。

  不过,当看小萧玖从茶几抽屉里拿出几张纸地给她后,愣了一瞬,疑惑的打开一看,瞬间眼珠子差点惊得掉出来了。

  手剧烈的哆嗦着,抬头满眼不敢置信的看着萧玖:“你,你和夏爷爷是,是。”

  萧玖替结巴的媚儿补充道:“我是她外孙女。”

  媚儿捏着鉴定刚高兴了一秒,随后猛的看向萧玖,眼底有些失望:“你说的秘密武器,就是这个鉴定?萧玖,夏爷爷愿意配合你在媒体前装成是爷孙俩,可。可假的就是假的,万有心人弄到了你和夏爷爷的头发什么的,轻易就能戳破真相的。”

  纸包不住火,这事儿只能解决一时的问题,可却留下了无穷的后患。

  “胡思乱想什么?我是夏爷爷货真价实的外孙女,你看这个就明白了。”萧玖把夏爷爷留给她的怀表打开给媚儿看。

  这一看,媚儿彻底结巴了。

  萧玖一板一眼的性子,她比谁都清楚,萧玖都强调了两次,这说明说,说明这一切都是真的。

  “真,真是太像了。”简直就像是萧玖照了个黑白照,而旁边的年轻帅哥,轮廓间还是能隐约看到夏爷爷年轻时的影子。

  这世界,巧合真是无处不在。

  果真是应验了——无巧不成书这一句话。

  有了这张王牌,造谣的人,脸很快就能被打成猪头。

  媚儿沉侵在感叹和激动中时。

  祁少起身优雅的走了过来,一把拿过媚儿手上的鉴定,对上媚儿不敢直视他的闪避视线,祁少淡淡道:“这事你提前知道就好,不可随意冒然宣扬出去,事情我和夏爷爷会一起办好,后天早上,你们只需要关注新闻报道就成。”

  萧玖点点头,交给神经病去办,她相信一定能办得漂漂亮亮的。

  她不懂这些东西的操作:“好,这事就交给你了,完事后,我请你吃大餐。”

  媚儿哪敢再发表任何不满,视线不敢与祁少对视的点了点头。

  祁少拿起报告,视线在媚儿和萧玖身上扫了一圈,媚儿身子一僵。

  “我先回去安排一下。”

  “好的。”

  听说祁少这就要走了,墨墨和媚儿同时松了一口气。

  不了祁少却突然看向墨墨:“过来,我有话对你说。”

  墨墨鸟脑袋瞬间就埋进翅膀里,准备当缩头乌龟。

  “要我亲自过来逮你吗?”冷冷的声音,威慑力大大的。

  墨墨哭丧着脸,好吧,是脖子一伸,有壮士一去不复返的架势,扑棱扑棱飞到祁少肩膀,耷拉着脑袋,再也不敢随意开口了。

  思考了一分钟后,它才终于想明白刚才口没遮拦,戳中了神经病最为忌讳的东西——萧玖。

  它居然作死的说媚儿和萧玖有奸情,虽然媚儿看先萧玖的眼神,的确是有奸情,可这架不住神经不喜欢听啊!

  它这不是作死是什么!

  祁少冲萧玖挥挥手:“不用送我,你回去睡个午后美容觉,小家伙送我就行了。”

  不提醒还好,一听提醒萧玖就打起了哈欠,说话时就带了点慵懒:“好。”

  祁少心口再次出现了以前的那种感觉,心脏一闪而过的酥麻,余光瞄到直愣愣站在那里充当影响人的媚儿,眼神一冷。

  就在媚儿即将承受不住快要破功之时,祁少收回了视线,朝萧玖笑得一脸灿烂,挥挥手:“萧玖,等下记得把你卧室的窗户打开,墨墨才好回来。”

  萧玖点点头表示收到。

  祁少一离开。

  媚儿顿时就瘫软在沙发上。

  萧玖看媚儿这脸色很白,精神也不怎么好,想想前几天才经历了绑架事故,后又遇上她这一摊子糟心事儿,刚才又被神经病给吓住了,神经病发起神经来,别说是媚儿,就连她都得心惊胆颤。

  看向媚儿道:“神经病脾气有点怪,你别放心上,你这几天看起来很累,要不到我房间去睡会?”

  她身体好,在客厅沙发上睡也关系的。

  一听萧玖让她去一起睡,吓得好似触电了一般的反应激烈,急忙挥手:“不,不用不用,我还不怎么困,你先去睡吧!我再看看网上的有关你的最新情况。”

  “好吧!那我先去睡会。”信仰值少了,身体机能都有点下降了,昨晚出去任家溜达了一圈回来影响了睡眠质量,是得去睡会儿。

  看到萧玖消失的背影以及紧闭的房门。

  媚儿双手胡乱的抹了抹额头上的冷寒,太可怕了!要是她真的和萧玖同睡一张床,姓祁的指不定就会悄悄弄死她。

  其实。

  自从绑架事件后,她也想了很多,对于萧玖,经过了绑架事件后,她隐约对萧玖产生了一些不该想的念头,可她很快也就想明白了,对于萧玖,她只是由于小时候的经历,于是对强者产生的喜欢和倾慕,并不是恋人之间的那种爱情和暗恋。

  刚才和萧玖手拉手,只不过是想到了之前犯傻钻牛角尖想岔了不自在而已,谁知道却被墨墨这遭瘟的死鸟给胡乱吼了出来,这才让姓祁的误会了她。

  怎么办?

  要是姓祁的对萧玖说了她曾经有过的短暂龌龊心思,萧玖解雇她了怎么办?

  她不想失去这个工作伙伴,更不想失去这个朋友。

  正着急上火的媚儿,突然间,手机响了,一看来电显示,正是祁少,吓得差点就扔了手里的手机。

  愣了两秒,还是认命的接通了电话。

  “喂”

  “看短信。”冷寒的声音,只说了这三个子,不等媚儿翻译,祁少就挂断了。

  墨墨身子瑟瑟发抖,好似即将被家暴的小媳妇,平日里痞气流氓的双眼,此刻盛满了水雾,看起来可怜兮兮的,还挺萌的。

  可惜!

  祁少看向墨墨的双眼,却没有一丝的怜惜和不忍,对于除了萧玖以外的人,他一概没什么耐性,更别说是对这一只鸟:“今后监视傅媚儿的任务就交给你了,若是办不好,只要我不弄死你,萧玖是不会责怪我的,你信吗?”

  墨墨把双眼瞪到最大,做出一副我什么都听不懂的表情。

  我只是一只鸟,仅仅只是一只鸟而已。

  我什么都听懂。

  祁少冷冷一笑:“不管你听没听懂,我只要我想要的结果,若没办到,或者是给萧玖告状,后果你应该是知晓的。”

  墨墨身子抖了抖,带着哭腔,恨恨的瞪着祁少“坏人。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会去做的。”

  祁少这才满意的松开墨墨。

  墨墨逃命似的一溜烟就飞不见了。

  祁少看着手里的羽毛:这只突然出现的高智商鹦鹉,果然跟它的主人一眼,浑身都充满了神秘。

  。

  高级医院里。

  任季和褚方平两人躺在同一病房,两人皆是脑袋被纱布包扎的严严实实。

  没有了耳廓,听力大受影响,尤其是任季,年纪大的人,多少都有点耳背,别人同他说话时必须要提高音量才能听见,而此刻,失去了耳廓,差多就等同于和聋子差不多。

  昨晚半夜被割掉耳朵。

  被人送往医院时失血过多,虽然输了些血液,却依旧身体很虚。

  这大半辈子,都是在众人前呼后拥带着荣誉走过来的,多次上战场都没让他缺胳膊少腿,如今临老了却还被踢入家门给割去了双耳,如此奇耻大辱,任季此刻真是恨不能把侮辱他的给全家抄斩,一个不留。

  醒来后。

  他第一个怀疑的人就是和他刚结怨的萧玖,可警方来人调取了监控查看,却诡异的发现,近半个月的监控全部被人给删除了,监控里查找不到任何线索。

  这事儿,他觉得很不寻常。

  多年来的敏锐自觉告诉他,这事儿就算不是萧玖和夏长江一手主导的,也绝对掺和了进去。

  萧玖刚开枪射穿了他的耳朵,在他挑起夏家内乱而报复了萧玖后,才过了两个晚上,他得耳朵就被人给割掉了。

  这就是他怀疑萧玖的最大依据。

  任季满脸狰狞坐靠在病床上:“警方查的怎么样?”

  褚方平此刻真是满肚子的怒火,莫名的被人割去了双耳,他的容貌,他的仕途,全都会到了极大的影响。

  此刻在病房里修养,都还要遭受岳父的轮番轰炸,他也是受伤的人,可却不得不带伤继续跟进案情的进度。

  “爸,家里暂时还是什么线索都没有发现,警察把家里地上和花园里所有的头发都给捡了去准备做dna对比,有没有异常的还得等警方的鉴定结果。”还未说完,任季一巴掌就扇向褚方平的脸上。

  亏得褚方平闪避的快,要不然一不小心拉拽到包裹的纱布,准得再次把缝合的外耳伤势给撕裂。

  “你他妈的就不能靠近点我吗?就不能再大声点吗?”任季愤怒的声音震得屋子里的任欣茹耳膜直发痛。

  可她不敢,练揉耳朵的动作都不敢做,生怕父亲的滔天怒火就转移到她的身上。

  褚方平心里恨的不行,面色却依旧带着讨好的笑,走进岳父身旁,附身在岳父耳旁再次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

  他等不及了,萧玖和夏长江现在必须被列为嫌疑人给逮捕,没有证据,他可以‘弄到’证据,只要被进去了,他就不信凭借他任季的手段没法撬开萧玖的嘴!

  “打电话给小罗,让他来一趟。”

  褚方平愣了一瞬,急忙点头去办。

  半个小时后。

  任季口中的小罗来了。

  把褚方平和任欣茹赶出去后,任季和小罗密谈了十多分钟就谈完了,小罗出来时,还朝褚方平举手行了个礼才离开。

  褚方平不用猜也能知道,岳父找小罗,肯定是收拾萧玖去了。

  摸了摸被纱布包裹的空空耳旁,笑得很是狰狞。

  萧玖,你死定了

  。

  顾未和队友出国执行秘密任务时,在这一次任务的目标人物家中,看到了有关萧玖和夏首长的新闻,在一精通y语的队友翻译下,这才知道发什么,精神有点恍惚,亏得目标人物以及保镖全都被抓获,要不然就凭借他这精神状态,必定会把自己置身于危险之中。

  “我去打个电话。”顾未神色凝重。

  “头儿。”此刻无论什么安慰的话,都显得太苍白了,瘦猴叹息一声,还是算了吧!

  “头有分寸,你别瞎操心。”憨哥用枪托撞了撞瘦猴,劝阻道。

  话是这么说,可眼底的担心,丝毫不比瘦猴少。

  自从头儿喜欢上了萧玖,虽然被萧玖拒绝了,可却依旧对萧玖死心塌地决不放弃,世上女人千千万,可头儿就只是钟情于萧玖一人。

  叹息一声。

  也不知道今后究竟会是有缘,还是会有孽缘。

  顾未面无表情,嘴唇紧抿的走了出了大门,准备找隔壁他们的人借用电话。

  萧玖陷入了这么大的负面危机,他唯有把萧玖和夏首长的真实身份说出来,才能化解这一次的危机。

  突然,瘦猴发出急促惊恐的尖叫。

  “头儿,小心。”

  走神的顾未反应过来时,终究还是迟了一步,匿藏在马路对面房顶的狙击手扣动了狙击枪。

  “砰——”一声枪响声响起。

  子弹射入了顾未的左边心脏位置。

  “头儿。”

  顾未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但却还没完全失去行动能力,艰难的朝着假山石的地方翻滚过去,只可惜,距离假山石距离还有三米远,哪怕是身体没有受伤,他的速度也比不过子弹快。

  狙击手开枪击中后,哪怕暴露了他的位置,可他依旧没有选择逃跑,而是继续开枪,满是疤痕交错的脸,露出狰狞的疯狂笑荣,双眼迸发出同归于尽的戾气。

  瘦猴拿起防暴盾牌冲了出去,虽然脚背被子弹击中,可并没有影响他冲出去救人的决心。

  “头,快,快起来。”连拉带拽的把顾未拖到了假山石后。

  而顾未的这边的人,也立即展开了反击。

  看着顾未左心口源源不断冒出来的血,瘦猴急的双眼泛红,额头青筋直冒;“头,头儿你坚持住,我马上就送你去医院,你会没事的。”

  顾未牙关咬得紧紧的,忍受着身体传来的剧痛,额头青筋高耸,豆大的汗滴密集的布满了整张脸,因太痛太用力隐忍,而导致整张脸出现不正常的绯红,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

  瘦猴一手勾住顾未的脖子,一手按压在顾未的左胸口,急忙给顾未打气鼓劲,希望能拖延时间,希望能坚持到救援到来。

  “你不是还惦记着萧玖吗?萧玖现在麻烦缠身,真的很需要你这个英雄回去帮她。不要闭眼,不要睡过去。”说到最后,瘦猴哭了,声音哽咽泣不成声。

  顾未死死的抓住瘦猴的胳膊,艰难的吐出一长串数字:“13595764211”

  瘦猴一愣,下一瞬,很快就反应过来。

  “这是萧玖的电话吗?”

  顾未艰难微微颔首。

  瘦猴扯出一抹牵强的笑意,故意曲解道:“头儿,你这是让我给萧玖打电话,然后告诉你为她受伤了,你好趁机博得萧玖美人的好感,然后等你回国后好去萧玖面前博好感吗?头儿,你可真狡诈。”

  瘦猴言语重复颠倒,可见此刻他的有多么的担心。

  若是以前,顾未肯定会一巴掌拍过去,可现在,顾未只是不在意的笑了笑,这大度的笑容,看的瘦猴和赶来的憨哥心酸泪涌。

  顾未眼神带着恳求:“记住,记住号码,要在最快的时间里打给她。告诉她,她是,是夏长江首长的。的亲外孙女,一定要立即告诉她。”

  瘦猴和憨哥虽然被这个消息给惊住,可却并没有什么好奇,他们只想让头儿撑下去。

  顾未嘴唇动了动,扯出一抹自信的笑意,看向两人调侃道:“还有,不,不准告诉萧玖,我现在的情况,要不然,要不然我恢复了,就把他赶出我队伍,明白没?”

  两人含泪点了点头。

  顾未眼皮越来越沉重,缓缓的合上之时,低声呢喃道:“喜欢一个人,不是用,用任何条件去捆绑住,去束缚住对方,而是以心换心。你们可别帮倒忙妨碍我追老婆。”

  语毕!

  脑袋一歪,没有动静。

  “头儿。”

  外面的急救车特有的声音响起。

  “快,快抱头儿过来,救护车来了,头有救了。”黑熊急忙打开院门,从里面的瘦猴高声急切喊道。

  憨哥立马抱起顾未,瘦猴用盾牌护住顾未的脑袋重点部位,两人疯了似的冲向外面。

  瘦猴是二把手,不能离开,得留在这里清理了现场以及后续的工作。

  憨哥随救护车去了华国所在的驻地医院。

  而同一时刻的顾家。

  顾未和刘老爷子正在通电话,而电话的内容,自然就是有关萧玖和夏老太爷这两人的。

  “岳父,事情已经脱离你的掌控了,怎么办?”顾迟声音沉重的道。

  若是在此刻说出来,两面都不会讨到好处。

  第一,夏首长时候必定会怀疑追究岳父的隐瞒。

  第二,刘家会被任季列为是夏家的同盟,到时候刘家就不会有好日子过。

  同时,顾家也会受到牵连。

  此刻最好的选择,就是选择不说。

  电话另一端的刘老太爷手握电话,胖乎乎的脸上,微微眯起的双眼眼珠子滴溜溜的转,当眼珠子停止左右转动时,双眸就迸射出了狡诈的精光。

  “这事儿你不用操心,我心里有分寸,就这样,我要去午休了。”

  顾迟面上闪过阴沉之色,但说出的话语还是很恭顺:“好的,那我就把打扰爸你休息了。”

  “嗯。”刘老爷子一副精神不仅的样子,嗯了一声就挂断了。

  顾迟一下楼,就看到妻子坐在沙发上手拿报纸,一会抬头看看电视,一会又低头看看手里的报纸,时不时的再解恨的大笑几声,心情看起来非常的好。

  一看老公下来,心情颇好的刘沁芳拍拍身边的沙发,示意顾迟过来坐。

  “老公,快来看,萧玖这会儿真是倒大霉了,也不知道得罪了那尊大佛,居然被整治得这么厉害,这一下,萧玖估计后半辈子再也翻不了身了,呵呵呵呵。”

  从小在这种家庭长大的人,性子,人品,作风可能会多多少少有些问题,但是脑子绝对不算笨。

  虽说刘沁芳并不知道对付萧玖和夏老太爷的人是谁?

  但是不用深想也能知道,能把夏老太爷都给隐瞒得严严实实,然后让全国各大媒体给了萧玖和夏老太爷一个措手不及,背景必定比夏老太爷还要高很多级。

  对付萧玖的背后之人,这一招还真是有够毒辣的。

  若是不知道萧玖是夏首长的亲外孙女,这一招既报复了萧玖,又打压了夏老太爷。

  若是知道了萧玖是夏首长的亲外孙女,强行给两人按上一个道德与人伦丧失的罪名,那就更加毒辣了。

  妻子没给他甩脸色,顾迟自然也不会没事找事儿,走过去坐下后,瞄了一眼茶几上,沙发上堆积的厚厚的报纸,杂志,好家伙,应该是把华国各个大小报刊杂志全都给弄回来了吧!

  “老公,我就说萧玖这女人是个祸害。你以前还半信半疑,你看看,这下把夏老太爷都给扯进泥潭里去了,真真是毁了夏老太爷一世英名,这萧玖就是扫把星,谁沾染她谁就会倒霉,这下咱们家顾未肯定会对那扫把星死心了。”刘沁芳一脸得意的扬起下巴,一副求表扬的娇憨姿态。

  只可惜,要是这张脸放在两个月前,指不定还能吸引吸引顾迟,可惜,这最近两个月心情焦虑,丈夫又经常不在身边,睡眠不好,此时皮肤粗糙,黑眼圈很重,真是看得人倒尽胃口。

  顾迟捏捏妻子的下巴,没有像以前那般亲亲额头或者是嘴唇,语气宠溺略带谴责:“看看电视就成了,瞧你这手,全是报纸上的油墨。”

  刘沁芳虽然心里有点失望丈夫没有像以前那般对她,不过至少两人的关系缓和了不少,于是也没去太较真。

  娇俏一笑,拉着顾迟的手臂摇晃着:“没关系,我洗洗就好了嘛!”

  顾迟用手指点了点妻子的鼻尖,屋子里两人难得的上演许久没有的亲昵戏码。

  。

  萧玖接听电话,从不看是哪个地区的区号,当然,就她这粗条神经外加文盲,就更加不知道全球各国的电话区号。

  “喂?”

  瘦猴愣了一下,想起几日前才和萧玖远远的见了一面,只觉得哪怕距离远远的看看到萧玖真人,都是那么的高冷,没想到此刻透过电话,萧玖的声音也是那么的个高冷,淡定。

  想想此刻还在手术室没有脱离生命危险的头儿,心里瞬间就一股郁愤之气。

  久久没人说话,萧玖拿开手机看了看,是显示还在通话状态,于是语气有点重:“你是谁?说话。”

  瘦猴被气得胸口不住起伏,情绪相当之激动。

  “我是顾未的下属,他的战友。”

  萧玖心里突然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顾未怎么了?”

  好端端的,为什么是顾未的战友打电话?

  而且听对方这口气,似乎对她有着严重的偏见,而且她通过电话明显听到对方急促的呼吸声。

  难道顾未出什么意外了?

  “说话,顾未发生什么事了?”萧玖捏着电话的手指紧了紧。

  “头儿。头儿刚才看到有关你的新闻,让我打电话告诉你,你其实是夏长江首长的亲外孙女。”瘦猴犹豫了一瞬,还是没有说出顾未生死不知的事实。

  萧玖脑子里刹那间就回想起之前顾未找她去爬山时所说的话,原来顾未当天的话是在试探她的态度,见她不怎么感冒后,这才没有据实已告。

  听到手机里传来对方哽咽的抽泣以及吸气声,萧玖喉咙突然间紧的难受:“我问你,顾未他人怎么样了?回答我?”

  “头儿他,他出去找地方给你打电话说这个事情,被,被藏在暗处的狙击手击了中心脏。现在还在急救室手术,生死难测。”瘦猴终于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

  凭什么呢?

  凭什么萧玖不能知道?

  头儿是为了萧玖才会中枪的。

  萧玖脸色一白。

  久久都没能说出话来。

  另一端的瘦猴满腹怒气爆发了出来:“萧玖,你说话,你说话呀。头儿,头儿他是为了你才中枪的,要是他,他。他还这么年轻,他是这么的优秀,你拿什么偿还他对你的一片痴情?”

  萧玖颤抖的手几乎握不住电话。

  好一阵才挤出几个字:“我知道了。”

  击中了心脏。

  心脏本就是致命的位置,顾未是在执行任务时中枪,万一是荒山野岭,他能及时得到有效的医治吗?

  可万一,万一子弹打偏了,若是她能及时赶过去,只要顾未还能有呼吸,有微弱的心跳,她就能救活他。

  等了这么一阵子,居然等到的就是这么一句话,瘦猴气得快要疯了。

  “你这个没良心的女人,你去死。”

  “告诉我,你们现在的位置?”

  “。对不起,我。我不能告诉你。”

  “我会气功能帮助到他,夏首长油尽灯枯之时,都被我用气功救活了,还能跟随我到处跑去拍戏,相信我。”

  瘦猴一咬牙,还是说了出来,不过却留了一个心眼,没敢说的太详细,万一萧玖不去,泄露了机密,他可真是麻烦大了:“y国,你先来,来了用本地电话再联系我,到时候我来接你。”

  “好。”萧玖干脆的挂掉了电话。

  她没有那个国家的签证,怎么办?

  得赶紧问问媚儿看看她有没有办法。

  走出卧室来到客厅,看着躺在沙发上呼呼大睡的媚儿,急忙伸手去摇晃。

  睡在媚儿身旁的墨墨迷迷糊糊一睁开鸟眼,看到萧玖又和媚儿亲密接触,顿时吓得翅膀一抖。

  萧玖,你这是要为难死它这只鸟了。

  罢了!

  死道友不死贫道,要是神经病问,它就老实的全说出来。

  反正神经病舍不得弄死萧玖的。

  媚儿刚睡下一会,正是睡得香甜之时被弄醒,眼神迷茫的看着萧玖:“干嘛?”

  “我有没有y国的签证?我立即要赶往y国一趟。”说完,想了下,补充道:“顾未心脏中枪,我会一些气功,能帮助伤口恢复,我得去救他。”

  “你不能去。你去找死吗?”墨墨惊恐的声音顿时响起。

  就她这么点信仰值,还要去救人,她还想不想活?她还让它活不活?

  萧玖没说话,也没搭理墨墨。

  媚儿的瞌睡虫,一瞬间全部跑光了。

  本以为她能忘掉这个名字,可为什么此刻听到后,心里却这么痛。

  “快想想你有没有办法?”萧玖见媚儿发愣的刷刷落泪,急忙催促问道。

  媚儿痴傻了一般的摇晃着头,眼神没什么焦距:“没有,没有。我哪里会有办法,就算是偷偷渡我也找不到门路呀!”

  萧玖却瞬间眼前一亮。

  。

  刘老爷子挂掉女婿的电话,最后再三斟酌了一番后,还是拨通了任季的手机号码。

  一看陌生来电,任季立马就掐断了。

  可这个陌生号码,就算是骚扰电话,也不会如此锲而不舍的一直打了十五分钟都还不放弃,若不是关机会担心错过接听其它电话,任季真是想要关机,本就发狂的任季把正在响的手机丢进女婿怀里。

  “把这个号码拉黑。”

  褚方平一愣,忙不迭的点头,只是失血过多,在加上长时间没睡,脑袋晕沉沉的,手指拿手机时不小心碰到了接听键,里面顿时就出来殷勤的油滑声音。

  “任首长,我是刘家财”

  ------题外话------

  推荐好友风流二少的文良田美井之佳偶天成

  一代武女一梦之间到了异世,在诈尸的惊呼声中落户乡村。土坯房?报废了!茅草屋?废爆了!建窑,烧砖,斗兽,挣钱,山中打猎救回个小美男要知后面发生了多少事,亲们连续往下看!

  情景二:

  “嘿!”山有凤拖长了音调,“敢情你这是想赖在我家不走了?住我家也就算了,不跟你要房钱;喝水也就算了,毕竟水不用花钱;可你吃饭总得付银子吧?别人家有的一天两顿饭,我们家一天三顿饭,把银子算出来,提前预付了就让你再多住几天!”

  “银子已经都给你了!”赫连皓语气平静无波。

  “嘿,我说小子!救命之恩,当涌泉相报你懂不?你那点儿银子报恩都不够,还要算入饭钱住宿费?你家银子有天那么大?”

  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