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重生之另类女神 > 第九十九章 终于和外公相认

第九十九章 终于和外公相认

  祁少拿起手机,拨通了夏老太爷的电话。

  另一边。

  萧玖和夏老太爷两人在家里,吃吃喝喝,看看电视聊聊天,表面上两人看起来丝毫都没被外面闹翻天的负面报道给影响,实则两人都有点心不在焉。

  此刻。

  萧玖心里很焦躁。

  神经病的电话打不通,想要找个可靠的人商量一下都不成,而且,更重要的是,她想要知道鉴定结果出来没?

  她用不怎么高的情商智商想一下都知道,这一次的事情,麻烦大了,尤其是夏家两兄弟的录音,简直就是最难以澄清的。

  夏老太爷看着电视,也有点心不在焉。

  突然。

  电话响了,夏老太爷拿起来一看,随后看向萧玖。

  “丫头,小祁的来电,肯定是找你的。”

  心里一喜,急忙接过电话,夏老太爷明显看到萧玖面瘫的冷脸上,唇角微微动了动,眼底尽是迫切之色。

  老爷子笑了笑。

  萧玖拿起手机,并没有急于接通,而是朝夏老太爷点了下头,然后指了指她睡的房间,夏老太爷冲她挥挥手后,这才紧握手机走进卧室。

  进了卧室后,这才按下了接听键。

  “鉴定结果如何?”手有点抖,语气很迫切。

  “鉴定结果——你的确是夏首长的外孙女”有了这一份报告,萧玖就能轻易洗脱任季捣鼓出来的污蔑报道,有利自然有弊,萧玖和夏老太爷相认后,夏家老宅那些人,肯定会暗中对萧玖有所动作的。

  萧玖听到这消息,没有太多惊讶,反而松了一口气。

  “你要告诉夏首长吗?”

  “要。”

  “我马上开车把报告拿过来。”

  “好。”说完后,萧玖顿了一秒,补充道:“开车小心点。”

  电话另一端的祁少咧了咧嘴,心情颇好。

  “好的。”

  挂掉电话,祁少看着电话笑出了声,对一旁冯苟怪异看着他的眼神视若无睹,拿起报告,侧头对冯苟道:“开车送我去夏老太爷的住处。”

  冯苟点点头。

  看着祁少轻快的步伐,觉得眼前这人真是越来越不真实了,哪里还有以前的深沉阴鸷之气,简直就是被主人夸了几句,就开始摇摆尾巴的宠物猫狗。

  一走神,步子就慢了下来。

  祁少打开大门,回头看到还在客厅里磨叽的冯苟,眉头一皱,没好气的催促道:“脚生根了吗?”

  嘴角一抽——曾经的祁少又回来了。

  看来,只有萧玖才能有本事把祁少变成宠物猫狗。

  冯苟心里腹诽着,急忙小跑追了上去。

  上了车,冯苟看着依旧还拿着手机笑得一脸瘆人的祁少,受不了祁少浑身散发的粉红泡泡,于是找了个话题。

  “祁少,萧玖的鉴定报告是什么结果呀?难道真是夏首长的外孙女?若是的话,这事还真是离奇的巧合颇多,若是萧玖真的是夏首长的外孙女,今日各大媒体就要被狠狠打脸了,也不知道是谁要搞萧玖,居然把消息封锁的这么紧,连你和夏老太爷都瞒得紧紧的,给萧玖和夏老太爷打了个措手不及。”冯苟此刻还不知道萧玖和任季在私房菜里结过梁子。

  祁少脸色一变。

  起身一巴掌就狠狠的拍打在冯苟头顶上。

  啪——

  动作利落,声音清脆。

  猛不冷丁的被打,冯苟顿时就被打懵了,吱嘎一声靠边停车,回头满脸懵逼的委屈看着祁少。

  “祁少,你这是干什么?”

  祁少脸色很是瘆人,冯苟吓得打了寒颤,哪里敢继续去追问‘为什么?’收回脖子,启动车子一脸老实的开他的车。

  祁少真是越来越难伺候了,阴晴不定的比海底针,比女人心还要难以捉摸,他刚才貌似也没说什么呀!

  真的好委屈

  祁少这会没心思继续收拾冯苟,继续回想刚才萧玖对他的叮嘱,想着想着,脸部线条很快就又柔和了下来,冯苟透过内视镜看到后坐祁少的表情,内心一抖。

  太可怕了——

  到达目的地后。

  祁少刚要拉开车门时,手上动作一顿,视线冷厉的射向前面的冯苟,目光好似实质性的利刃一般,直直射向冯苟的四肢八骸。

  冯苟身子不着痕迹的一僵,扯出一抹僵硬的笑容,好似小太监讨好主子似的:“祁少,你。不知道还有什么吩咐?”

  “待在车里,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给我好好的琢磨琢磨,要是在我下来之时,你还没琢磨清楚,我就找个汉语老师好好的教导教导你,什么叫做礼貌,什么叫做用词恰当。”

  说完。

  祁少在满头雾水苦逼脸的冯苟注视下,拉开车门走了出去。

  他这是招谁惹谁了?

  他刚才也没说什么呀?

  狠狠的抹了一把脸,冯苟脑子里努力回想,嘴里喃喃自语重复着刚才的话,思来想去了两三分钟后,终于找到了问题所在。

  身子一软,瘫倒在座位上。

  麻蛋!

  他死定了。

  祁少放在心尖尖上的人,他居然作死的说‘谁要搞萧玖’这个搞字。

  这个字,乍一听,没什么。

  可谁让他说话的对向是祁少!

  手掌狠狠的打了打嘴。

  一个‘搞’字,是能随便用的吗?是能随便用的吗?

  。

  祁少刚在楼下按了可视电话,让楼上萧玖给开了下面的们,刚走进去入户大堂,就看到夏鹏夏龙江两兄弟满脸挫败,灰溜溜气冲冲朝外走去,若不是他闪避的快,准得给撞上。

  这一次。

  两兄弟学乖了,只要没在自己的地盘上,再也不敢随意讨论什么了。

  祁少敲了敲门,下一秒,房门立即就被打开。

  一打开门,祁少就同萧玖的视线对视上。

  深深的看了萧玖一眼,眼角微眯,唇瓣浮现出一丝笑意:“你要的鉴定报告。”

  萧玖接过报告,避开身子:“进来吧!”

  祁少走进来,顺手关掉了房门后,这才同萧玖并肩走进客厅,通扭头看向他们的夏老太爷招呼着:“夏爷爷。”

  “嗯,小祁来了,快过来坐。”老爷子拍拍身旁的沙发朝祁少示意道。

  祁少面带微笑的点了下头,走了过去。

  “周警卫,麻烦给小祁泡杯我带过来的铁观音。”吩咐完周警卫,回头又对祁少道:“小祁啊!这个茶不错,你等会品尝品尝看看怎么样?”

  祁少态度很好的点点头。

  萧玖走过来冷声道:“周警卫,麻烦给他倒被热牛奶就好。”

  屋子里,除了萧玖本人,所有人全都面色怪怪的瞬间扭头看向萧玖。

  萧玖也一头雾水。

  喝牛奶怎么了?

  又不是喝毒药,用的着反应这么大吗?

  “他有严重胃病,还是少喝刺激的东西比较好。”萧玖神情坦然的解释道。

  周警卫面色木木的喔了一声,随后转身去准备热牛奶去了。

  祁少满眼笑意的瞄了一眼萧玖。

  夏老太爷视线则在两人身上来回扫了好几遍后,这才收回了视线,心里开始泛起了嘀咕。

  怎么越是瞧着萧玖和小祁,就让他越有种——郎有情妾无意的氛围!

  想想萧玖这负面报道爆出来后,小祁还能如此对待萧玖,夏老太爷心里于是有了些其他联想。

  萧玖拿起亲子鉴定报告,翻开瞄了一眼,好吧!看与没看对她来说,完全没有任何差别,谁让她不识字。

  瞄了一眼外公,绞尽脑汁的在脑子里想着,究竟应该怎么开口?

  祁少也打量了夏老太爷好一阵,觉得对方面色红润,精神头看起来还挺好的,希望等会不会因为太过于激动而厥过去

  被萧玖和小祁瞄了好几眼的夏老太爷笑了笑。

  “萧玖,有什么话就说出来,你这么时不时的偷瞄我一眼,我老头在心里悬吊吊的,说吧!我老头子大风大浪中走了几十年,心里承受能力好着呢!”乐呵呵的看着萧玖鼓励道。

  哪怕是让他出席萧玖记者会去澄清,他也绝无二话。

  夏家,拖累了萧玖啊。

  萧玖捏住鉴定报告的手指很用力,看了一眼祁少后,这才看向夏老太爷道:“我是你外孙女。”

  周警卫和刘警卫两人感动的不行。

  夏老太爷眉头一皱,不甚高兴的看向萧玖:“丫头,昨儿个我不是才给你说了吗?你就是你,不是任何人的替身。”

  好好的怎么又提起这茬了!

  祁少倒是很意外的看了一眼夏老太爷。

  萧玖走到夏老太爷身旁,再次郑重其事肯定道:“外公,我没死。”

  夏老太爷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十七年前,我被小叔击毙的毒贩女儿严卿菱从绑匪手里偷偷带走,绑匪后来找了一个和我身形年龄差不多的小女孩,所以,当时死的小女孩并不是我。”

  “。丫头,你”夏老太爷心里很挣扎,左右为难。

  若是萧玖让他去做任何事,他都愿意。

  对外假扮成直系爷孙,是能很快澄清负面报道。而且萧玖还和春儿长得一模一样,骗骗外人还真能顺利的就忽悠过去。

  可萧玖若是想要假扮薇儿,可,可假扮的了一时,却假扮不了一世,这年头科技如此发达,几根头发就能做亲子鉴定,等到被揭穿的那一日,萧玖可怎么去面对。

  萧玖握住夏老太爷的手,歉意道:“对不起,昨晚我瞒着你,从你头上取了几根头发,让祁亦盛拿去和我的头发做了dna对比,这是鉴定报告。”

  松开夏老太爷的双手,然后拿起茶几上的鉴定报告,递给夏老太爷手里。

  看着被倒拿的报告,夏老太爷眼皮一抽。

  调转了后,看到他和萧玖的名字,再看看最下面鉴定结论评定是隔代亲属关系,可夏老太爷还是不敢相信。

  以为这只是萧玖和祁亦盛联手做出来应对这一次危机的伪造鉴定。

  亲子鉴定都有了,怎么外公还是不相信?

  萧玖不是很懂这些东西。

  祁少想了下,看向萧玖问道:“你身上可有什么胎记,或者是痣和疤痕什么的吗?”

  夏老太爷放下报告,无语看向这一唱一和的两人。

  萧玖愣了一瞬,想起她右边胳肢窝里,有三颗是黑色的痣,有一颗红色却看起来像痣可却又不是痣的东西,四颗刚好构成了一个长方形。

  之前她修复身体时,幸亏她没有浪费异能去修复不怎么露在外面的小瑕疵。激动的看向老爷子道:“外公,我右边胳肢窝里有四颗构成长方形的痣。”

  啪——

  周警卫手里的装着热牛奶的玻璃杯掉地上了。

  刘警卫张大了嘴,傻眼的直愣愣看着萧玖。

  祁少也很是意外,没想到还真有。

  萧玖冲进卫生间,用剪刀三两下的就把里面的毛衣从肩部剪掉,刚好可以看到胳肢窝。

  一股风似的冲过来,举起胳膊,露出胳肢窝给夏老太爷看。

  周警卫和刘警卫急忙也急忙涌了过来伸长脖子查看。

  这一看。

  夏老太爷看到胳肢窝的痣,先是一惊,随后食指慌忙在茶几上的茶杯里沾了点水,使劲的擦了擦那四个痣。

  没有褪色。

  是真的痣!

  和薇儿身上的痣一摸一样,他从未告诉过萧玖有关痣的事情。

  而且。

  萧玖又和春儿长得一模一样。

  夏老太爷把这些线索一连串的串联起来,双眼猛的瞪大,直愣愣的看着萧玖,身子开始发软,脑子开始发晕,双眼开始泛白。

  祁少早有准备的一把接住夏老太爷。

  “外公。”萧玖急忙掐人中。

  “首长,首长。”

  一分钟后。

  夏老太爷双目清明,看着萧玖笑着嚎叫大哭,一把紧紧抱住萧玖:“我的薇儿啊!我还以为这一辈子只能死了才能看到你。”

  多少个日夜,多少回梦里,他总是梦见薇儿活生生的站在kfc门外外的广场冲他开心的笑,张开双手朝他跑来,想要他抱抱,可他刚要触及她,下一瞬,薇儿就在他眼前炸的粉身碎骨。

  血,喷了他一脸。

  碎肉骨头,击打在他脸上。

  哪怕是醒来后,他都能依旧能想起,能感觉到血肉喷溅在他脸上时的触感。

  睡在提薇儿准备的房间,睡在薇儿的床上,夜晚,他总是会习惯性的做出如同十七年前轻怕右手边薇儿的身体的动作,每次,手轻轻拍下的,都是一片平坦,右侧再也没有那蜷缩鼓起的一小团身体。

  此刻,抱着怀里的已经长大的身体,想起刚才看到的痣,夏老太爷甚至觉得眼前的一切都不是真实起来。

  也许!

  这只是他脑子发晕又臆想出来的画面。

  也许!

  这只是他在做梦。

  双臂用力的紧紧圈住怀里的身躯,怀里的感觉,却又是那么的真实:“薇儿,你真是我的薇儿吗?我不是在做梦吧?”

  如果这真是梦。

  梦里薇儿长大了,梦里他能和长大后的薇儿紧紧抱在一起。

  他宁愿就这么一直抱在,永远都不要醒来,然后醒来面对床上空空的右侧。

  萧玖说不出什么好听话来,只是抱住外公拍拍外公的后背:“是我,我长大了。”

  一旁的祁少看着两人紧紧抱在一起,心理堵堵的。

  猫儿背过他一回。

  他又背过猫儿一回。

  除了这两次,他和猫儿就再也没有如此亲昵的接触过了,想到萧玖打开心扉第一个接纳的人,居然不是他,心里空空的,闷闷的。

  心念一转。

  于是带了点劲拍拍夏老太爷的肩膀,劝慰道:“夏爷爷,你当然不是做梦,感觉到我拍你的力道了没有?现在你是不是有很多话想要和萧玖说?”

  语毕!

  双手扶住老爷子的肩头,顺手把这两人分开。

  果不其然。

  夏老太爷感觉到肩头传来的真实力道后,瞬间激动起来,他真不是在做梦!放开萧玖,眼神慈爱的从头到脚把萧玖打量了一遍。

  “外公。”

  “薇儿。”干枯的双手紧紧的抓住萧玖的手,千言万语,只化作一声激动的呼喊。

  “外公,我在。”萧玖也是热泪盈眶。

  夏老太爷眼神又有点迷离了:“萧玖,你是萧玖。”

  真害怕这一切都是幻觉。

  而下一瞬。

  就全部化为乌有。

  “外公,我是萧玖,也是你的外孙女薇儿。”

  祁少一不留神,夏老太爷嗷呜一声,又扑向萧玖并紧紧的抱住。

  祁少脸色顿时就沉了。

  只可惜。

  现在屋子里众人的关注点,都在萧玖身上,哪里有人会看到他这微妙的表情变换。

  “薇儿小姐,谢天谢地,你还活着,还活着和首长相认了。”周警卫泛红了眼,激动得有点手足无措,看着萧玖眼底的欢喜丝毫不比夏老太爷少。

  以前经常骑在他脖子上的小女娃,没想到真是福大命大死里逃生的活了下来,以后首长死也瞑目了。

  呸——

  怎么想那里去了,找到了萧玖,心情一好,又有萧玖在一旁用气功调理身子,首长至少还能活上二三十岁。

  周警卫一连呸了几声,用巴掌使劲拍了拍他刚才失言的臭嘴后,这才看着终于相认的爷孙两人,裂开嘴笑得很是乐呵。

  刘警卫高兴了一阵后,突然傻愣愣的冒了出了一句:“现在我们应该叫薇儿小姐?还是叫萧玖小姐?”

  瞬间。

  众人的视线齐齐集中到刘警卫的脸上。

  刘警卫被看得脸色讪讪,用手挠了挠脑袋,不好意思道:“那个,我。我。”

  好一阵都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夏老太爷松开萧玖,用手顺了顺萧玖额头上被他弄乱的发丝,含泪笑得见牙不见眼:“薇儿长大了。突然让你改名字,你肯定很不习惯,而且你在全球的粉丝也会很不习惯的,要不,你名字不变,只加一个姓,叫夏萧玖怎么样?”

  萧玖眉头顿时就皱了。

  夏老太爷哪里看不出萧玖的不乐意,脸上笑容一滞,下一秒,笑得又很是灿烂道:“没关系,你不改姓也没关系,只要你健健康康开开心心,能让我每天看到你就成了。”

  见外公误会。

  萧玖立马说出了她的想法:“外公,要起改姓也可以,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夏老太爷毫不犹豫的就点头了,毕竟这么多年亏欠薇儿太多太多了,在别的方面补偿补偿她也是应该的。

  下一瞬,夏老太爷立马就在脑子里开始思索,究竟把哪些最好的好东西给留给萧玖。

  周警卫和刘警卫却相视一望,虽然脸上依旧挂着笑意,可却没有方才那么自然了,用改姓和手掌作为谈判条件,两人心里对萧玖的好感直线降低了好几个档位。

  祁少看着萧玖,没摸透萧玖的目的。

  夏老太爷笑眯眯道“说吧!外公什么都答应你。”

  虽然可能会伤到外公的心,但萧玖还是决定说出来,她不想到时候看到外公和几个舅舅因为利益的分配而伤心。

  “外公,让我改姓夏,你必须要答应我,夏家的一切财产继承,都和我没有半分关系。”

  众人瞬间大惊!

  怎么都没料到,萧玖的交换条件居然不是狮子大开口,而是什么都不要。

  夏老太爷很是不解的看着萧玖。

  周警卫和刘警卫惊了一瞬后,视线直直的看着萧玖,想要确认萧玖是不是在以退为进故意这么说。

  余光瞄了一眼茶几上的亲子鉴定,周警卫眼神一闪。

  面对怀疑的视线。

  萧玖没有理会警卫员。

  索性直接挑明了说:“我本来就没为夏家做任何贡献,所以夏家的财产也和我没有任何关系,我年轻,钱财什么的我都能赚到,更重要的是,我不想因为我和你的相认,从而引发你和几个舅舅的矛盾。”

  夏老太爷瞬间就泪崩了。

  儿孙这么多,只有薇儿,唯独只有薇儿如此不在乎家产,没惦记祖上的产业,谢天谢地老天保佑,薇儿离开后,居然没有长歪。

  “好,外公答应你,我的薇儿,不,我的萧玖最有能耐了,能凭借自己的双手,打拼出一片天地的,外公相信你。”

  “谢谢外公。”

  祁少看着相认的爷孙两个,清了清嗓子,然后一脸正色道:“萧玖的负面新闻,我们得赶紧商讨商讨。”

  一提到这事儿,众人顿时就一脸的凝重。

  萧玖的事情,商讨到晚上八点时,就做出了决定。

  黑红黑红。

  越黑才能越红,尤其是黑到最高点时,再出其不意猛地放出消息洗白,就更能引起大众对萧玖的同情心。

  人,本就是一种奇怪的动物,一旦对一个人,一个动物产生了同情,就会下意识的去关注,去了解,就是抓住了大部分人的这一心里,于是萧玖,夏老太爷,以及祁少三人一致决定,公布萧玖的身世真相放到三天之后。

  因为这个时候,外界讨论萧玖的热度才更高。

  萧玖虽说现在被黑的很凶,可信仰值却反而增加了两个星期,也就是寿命又增加了两个星期,一粉顶十黑,在萧玖被黑的很惨之时,一部分萧玖的脑残粉起了关键性的作用。

  萧玖和夏老太爷第一天相认的晚上,就和老爷子聊到三根半夜才睡。

  第二天傍晚。

  墨墨在萧玖和老爷子出去散步时,终于在筋疲力尽之时找到了萧玖,翅膀搂住萧玖的脖子,就大声嚎哭起来。

  “玖玖,吓死我了,差点吓死我了。”想想寻找萧玖一路上的艰辛,墨墨一双鸟眼顿时就热泪盈眶。

  翅膀都飞得麻木了。

  眼见都看花了。

  作为一只外表是鹦鹉,可内心却自认为是同人类一样的高等动物,甚至比人类还要高级一些的墨墨,饿了哪里会去吃虫子什么的,它早就习惯了人类香烹烹的食物,于是,饿了,它就在公园人多的地方,去说几句讨巧的话要点吃的,然后再顺便问问萧玖的踪迹。

  于是乎。

  这些少见多怪的人类,一听它说几句话,就好吃好喝还和它合照,它不仅混到了吃的,还问了路,更是收集到了不少的信仰值,若不是一路上收集的零散信仰值,它还真坚持不到这会。

  “好了,别哭了,我没事。”萧玖把小家伙搂住,一边给墨墨梳理鸟毛,一边轻声安抚。

  夏老太爷看着感情这么好的一人一鸟,眼热的也伸出了手去摸摸它。

  意思意思哭会就行了,墨墨用翅膀尖上的羽毛擦了擦眼泪,扭头看向老爷子,很是嘴甜的喊道:“夏爷爷,墨墨差点就累死在寻找你们的路上了。”

  萧玖嘴角一抽,低头调侃道:“你不是说是来找我的吗?”

  墨墨用闭眼来替代翻白眼:“你能别这么扫兴戳穿我吗?烦人”

  傲娇的声音,听得萧玖身上鸡皮疙瘩顿时就冒出了一大片,暗道:这家伙真是越来越人性化了,还是集傲娇,流氓,无赖于一身的复杂人格。

  说完。

  一脸讨好的伸长脖子看向夏老太爷。

  “夏爷爷,我可想你了。”

  夏老太爷却没像以前一脸的笑意,板着脸呵斥道:“墨墨,要是再看到你欺负我外孙女,我可饶不了你。”

  墨墨一双鸟眼,瞬间就呆了。

  鸟类本就大的双眼,此刻,眼珠子差点被墨墨给瞪得掉了出来。

  它不在的期间,都发生了什么?

  外孙女?

  萧玖手指戳了戳满眼惊奇正在沉思的墨墨:“就你这小脑袋瓜,别想了,我告诉你吧,我的确是爷爷的外孙女,我就是以前丢失的薇儿,明白没?”

  墨墨看看萧玖,又看看老爷子。

  夏老太爷笑了笑,把怀里的怀表掏出来打开,然后把里面的照片递到墨墨眼前。

  墨墨一看。

  整个人,是整只鸟都惊呆了。

  “这是萧玖的外婆,是不是和萧玖长得很像?”夏老太爷语气感叹不已。

  墨墨真没料到,兜兜转转,它还埋怨了萧玖好几次为了个糟老头消耗了那么多信仰值,没想到居然会是老爷子的外孙女。

  “像,太像了。”人类的缘分,真是挡都挡不住。

  凌晨三点。

  任家老宅外面,一抹宛如鬼魅般的身影刚准备要跃上任家的围墙,却被忽然闪过来的人影给一把搂抱住。

  “神经病!你来干嘛?”萧玖没有挣扎,而是扭头看向祁亦盛不解问道。

  “你来干嘛,我就来干嘛。”

  萧玖挣扎了一下,祁少顺势松开,低声笑说道:“你需要帮手,所以,我就来帮你打下手啦!”

  “我杀人你也帮?”萧玖试探道。

  祁少定定的看了萧玖五秒,斩钉切铁的道:“杀人也帮。”

  萧玖平静的面瘫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不过心里却愉悦不已。

  想想光是别墅外面就有五个持枪警卫,屋子里面,肯定比外面也少不了多少,她本打算蒙面强行闯进去,来个速战速决,可这样还是要冒风险的,不过,现在神经病来了,她就没有任何后顾之忧了。

  “我先进去,听到接连三声猫叫,你就进来。”

  “。你这是让我吃软饭吗?”祁少调侃道。

  “我管你吃硬干饭还是喝稀粥。”萧玖没好气的瞪了祁少一眼。

  话一落。

  萧玖已经轻松一跃,跳进了围墙内,落地声音,很小很小,就好似猫儿从围墙上跳到地面一样轻。

  不过,微弱的声音,还是引起了负者这一区域的警卫。

  咔——

  打开枪支保险的声音响起。

  警卫紧张的戒备出声:“谁在那边?”

  “喵呜”萧玖学猫叫了一声。

  警卫松了一口气,不过还是小心谨慎的持枪走了过去,萧玖同警卫围绕着假山石开始绕圈,萧玖的脚步极轻,警卫没有发现,下一瞬,萧玖绕道警卫身后,一把捂住警卫的嘴,一手用力砍在警卫脖子上,警卫瞬间晕死身子也跟着软了下来。

  萧玖速度太快,警卫连呼叫同伴的时间都没。

  祁少的速度比萧玖更快,他可不放心萧玖一个人进来,吃软饭什么的,嘴上说说还行,可不能用在实际行动上。

  三名警卫只隐约看到一阵如同鬼魅的残影在昏暗的灯光下疾驰而来,还没搞懂是什么东西,下一秒,人就被打晕在地。

  两分钟。

  萧玖解决了两个,祁少解决了三个,外面的警卫就被全部解决掉。

  两人一碰面,祁少悄声道:“猫儿,看来你要加油才能跟上我的步伐了。”

  被鄙视了!

  萧玖无语望天,等她信仰值爆棚了,一定要把这家伙虐得死去活来一番才能解恨。

  祁少笑了笑,随后对萧玖提醒道。

  “任季的房间,在上楼梯的右手边走廊尽头那个的房间。”

  “你怎么知道?”问出口后,萧玖才反应过来,只要有监控的地方,就是这家伙最为擅长的地方。

  祁少没有再继续嘲笑萧玖。

  别墅大门紧闭,窗户全是防弹玻璃,凭借萧玖力拔山兮气盖世的力气,轻易摧毁这些玻璃完全不是个问题,不过却被祁少阻止了,因为这样会让对方怀疑到萧玖身上。

  这世上除了萧玖,那个人有这么大力气。

  “那怎么办?”萧玖皱眉问道。

  就算怀疑又这么样!只要抓不到更多的证据,还是无法缉拿归案。

  祁少神秘兮兮一笑,手伸向腰间,掏出一个东西,一拉,一扔。

  轰——

  别墅房门顿时就被砸得稀巴烂。

  “啊!发生什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地震了”

  任家被巨响声惊醒的众人,顿时惊声尖叫,衣衫不整就冲出了卧室,走廊上黑漆漆的,开灯却又发现灯不亮,刺鼻的硝烟味道刺激得众人瞬间恢复了些许理智,众人很快又缩回了屋子里。

  萧玖惊了一瞬。

  神经病居然随身带着这玩意?

  “走。”祁少拉拽着萧玖,一溜烟的冲了进去。

  负责警卫的长官大声提醒着屋子里的下属。

  “袭击,保护首”话还未说完,声音诡异的戛然而止。

  祁少松开对方的脖子,对方顿时就软趴趴的摔倒在地。

  剩下的两名人员,也很快被萧玖和祁少搞定。

  任季手里握着枪,把枕头藏在被子下,随即飞快的藏到了飘窗下方他专门设计的紧急藏身之处,这个地方,就算是白天,也不一定有人能轻易发现。

  究竟是谁?

  居然出动了这么大的阵仗?

  萧玖一冲进屋子,过人的视力就看到床上少了一个枕头,而被子下的高耸完全不像人的身躯,鼻子深呼吸一口气,很快,她凭借老人身上的特有味道,查找到了任季的藏身之地。

  毕竟,藏在里面,也是需要呼吸的。

  走到飘窗前,假装用脚不经意的踢了一下,果不其然,有空响声。

  藏在里面的任季,此刻都被吓得都快懵了。

  家里这个地方,除了他和褚方平谁都不知道,难不成,是褚方平出卖了他?

  萧玖面瘫冷脸唇角微微动了动,脚尖用了些力。

  哐

  不怎么厚的水泥被踢烂了。

  任季瞬间立马朝外胡乱开枪,可惜,七发子弹都打光了,却连萧玖一根毫毛都没伤到。

  因为萧玖在踹飘窗下的水泥时,同时就没有什么声响的站在了飘窗上。

  打光了子弹,任季脸色一白。

  虽说没有灯光他看不见,可他耳朵还能听得见,他刚才没有听到子弹射入人体的声音,人哪儿去了?

  下一瞬。

  萧玖给他解开了疑问。

  一把揪出任季,让任季爬在地上,用脚踩在任季脖子处。

  “谁,你是谁?你想干嘛?”任季不断的挣扎,可惜,年老体衰哪里挣脱的了萧玖踩着他的这一只脚。

  萧玖不说话。

  利落的掏出准备的匕首,一把捏住任季的左边耳朵,手起刀落。

  “啊我,我的。”还没吼叫完,就被萧玖脚尖给踩晕死了过去。

  任家的人被这凄厉的声音吓得瑟瑟发抖,褚方平煞白着脸,藏在飘窗下举棋不定,既然对方能发现岳父,就能发现他,可转瞬一想,又害怕是岳父动作慢了一步,并没有藏进去。

  祁少站在任季的房门口替萧玖把风,听到里面任季发出的凄惨刺耳尖叫,忍不住厌恶的皱眉用手揉了揉耳朵。

  小野猫也不知道究竟对任季做了什么,叫得真是凄惨

  左边搞定,轮到右边了。

  再次手起刀落。

  任季趴在地上,没有声响,只是因为太过于剧痛,而本能的抽搐着。

  动作快就是好,连血都没怎么沾染在手上。

  萧玖走到门口,压低并改变了声线装成男人的声音询问祁少。

  “有人逃出去吗?”

  “没。”祁少秒懂萧玖的意思,也跟着压低了声音,瓮声瓮气的含糊嗯了一声。

  “找褚方平。”

  “左边第二个房间。”褚方平很少和妻子住一起,都是一个人睡他自己的书房比较多。

  萧玖走过去,一脚踹开房门。

  躲藏的褚方平吓得身子一颤,冷寒刷刷直流,手里的枪都有点握不住了。

  麻蛋!

  早知道他就冲出去不藏这个位置了。

  咚——

  下一秒。

  褚方平和任季一样,打完了子弹后被萧玖给揪了出来。

  “别杀我,别杀我。你想要知道什么我全都告诉你。”褚方平被踩在地上,惶恐的急忙请求着。

  萧玖看着地上这没丝毫骨气的男人,眼底闪过鄙夷——渣男。

  “求求你别杀我,你想要什么,我统统都给你,你想要知道什么,我也全都告诉你,只要你放过我。”

  萧玖依旧没有说话。

  五分钟之内,必须离开这里。

  手起刀落。

  一秒钟之内,搞定了两只耳朵。

  “啊我的耳朵,我的耳朵。”任季在地上痛得直打滚。

  萧玖拿起今晚的战利品,拉起祁少两人一溜烟的就消失在任家老宅。

  当两人一路狂奔到祁少藏摩托车地方时,祁少一边推出摩托车,一边问道:“你刚才把他们怎么了?”

  叫的跟电视里女人生孩子似的

  祁少刚拿起安全帽,就看到萧玖把从任家提出来的塑料袋给打开给他看,好奇心的驱使下,伸长脖子一看,瞬间嘴角狠狠一抽。

  暴戾的猫儿。

  居然好这一口。

  抬头看向萧玖,玩味问道:“原来你喜欢吃猪耳朵啊!你喜欢凉拌?还是卤的?”

  萧玖合上口袋,一把接过祁少递过来的安全帽戴上,毫不示弱道:“既然你对猪耳朵的吃法颇有研究,那我送给你,作为今晚你帮我的酬劳,给,拿回去当宵夜吃吧!”

  祁少直直的看着萧玖笑了笑,没同萧玖继续斗嘴。

  长腿潇洒一迈,跨上了摩托车拍拍后座:“赶紧上来。”

  萧玖脸贴在祁少后背上,有了上一次的舒服体验,所以萧玖这一次一上车就抱紧祁少,舒舒服服的把脸贴在祁少后背上,开始闭目养神。

  摩托车开出了一段路,祁少才对萧玖说道:“对他们的惩罚,也太轻了点吧!”

  萧玖声音很冷很冷,寒彻透骨的那种冷;“这只是个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