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重生之另类女神 > 第七十九章 投怀送抱致过敏

第七十九章 投怀送抱致过敏

  夏老太爷笑眯眯的看着萧玖承认了:“嗯,我就是。”

  萧玖陷入思考中。

  首长?

  首长是什么官?

  怎么感觉夏老爷子,比警察局局长还要气派?

  夏老太爷见萧玖有点懵的看着他,还以为是被他的头衔给吓到了,谁知道两人的关注点,压根就没在一条线上。

  清了清嗓子,夏老太爷郑重其事的对萧玖道。

  “萧玖同志,谢谢你今天救了我,明天,我一定会亲自带着礼物上门以表感谢。”

  一听有礼物拿,萧玖心里倒是很开心。

  她耗费了那么多力气,那么多能量,收点报酬也不过分,再说又不是她主动开口索要的,不要白不要。

  一旁的夏鹏见父亲都说出亲自道谢的话了,这小丫头既没拒绝,更没应答,仗着出手相帮的恩情,就对老人如此没有礼貌,夏鹏看向萧玖的眼神,裸的表示不满。

  萧玖见到中年男人眯着眼,眼神不善的瞪着她,也毫不示弱的冷冷瞪了回去,她这是招谁惹谁了。

  夏老太爷见萧玖不悦,顺着萧玖的视线就看到大儿子不善的视犀顿时一拐杖敲在大儿子的小腿上:“这就是你对待救父恩人的态度?道歉。”

  夏鹏很委屈,被父亲的态度吓得眼神一缩,只得硬着头皮冲萧玖重重的低下了头,诚恳道歉:“对不起,刚才只是和你开开玩笑,你别介意。”

  老爷子瞬间黑脸了。

  萧玖声音没什么起伏,冷冷道:“我很介意。”

  “。”夏鹏脸上的表情一僵,无言以对。

  娱乐圈的女人,果然都有几把刷子,小小年纪,还真是难缠。

  夏老太爷举起拐杖,又去敲打夏鹏的腿给萧玖出气,等到夏鹏第二次挨揍后,萧玖这才摊开双手耸耸肩,对夏鹏面无表情冷声道。

  “我也是和你开开玩笑,你也别介意。”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萧玖这小丫头还真是狡猾狡猾的,夏老太爷笑眯眯的看着吃瘪的大儿子。

  就在这时。

  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高跟鞋滴答滴答脚步声。

  “呼呼爷,爷爷,找到你真是太好了,你怎么独自一个人出来也不告诉我们一声,差点急死我们了。”夏沐川上气不接下气的扶在门框上,看着夏老太爷高兴的撒娇道。

  夏老太爷听到声音,连一抹余光都没看向夏沐川,反而看向萧玖道:“那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明天我再来。”

  “嗯。”这爷孙两个,看样子关系不到位啊!萧玖在心里猜测着。

  夏沐川被爷爷冷落,尴尬羞怒不已,可却又不敢当着爷爷的面发作,见爷爷冷落她居然和另一个女人慈祥的说话时,心里瞬间就堵的很是难受,不番委屈,羞恼等种种情绪占据了整个脑子。

  她倒要看看,究竟是哪个不要脸的小妖精,居然也胆敢去勾搭她爷爷,也不瞧瞧年龄差距,也不瞧瞧自个的出身

  飞快的跨步挤进人群一看,瞬间傻眼了。

  她刚才在学校课堂上接听到老爸的电话,电话里只说老爷子不见了,她就急忙忙就跑了出来,听说爷爷是在小短命鬼死的那个广场上被人给救了,送进了医院,她怎么都没有想到,救爷爷的人,会是爷爷这段时间密切关注的萧玖。

  夏沐川一副很天真很好奇的眼神看向萧玖问道。

  “萧,萧玖,是你救了爷爷?”不甚确定的询问,她自个都没发现,声音里透着些许怪异。

  萧玖觉莫名其妙,这女孩子看向她的眼神居然隐藏着恨意,她虽然没搞懂对方的恨意从何而来,可她并不是个任人捏拿的软柿子。

  “是啊。”萧玖痛快的一口承认。

  夏沐川一愣。

  这究竟是巧合?

  还是一场算计?

  萧玖脑袋微偏的看向对方认真道:“难道你想酬谢我?不用了,夏爷爷刚才说了,他明天会亲自带着礼物来看我的看你这么年轻,应该还在学校读书吧!耽搁你学习可不行,你口头上感谢一番,心意到了就成,毕竟我救人可不是为了所谓的报酬。”

  夏沐川怎么都没想到,她居然掉进了萧玖设下的陷坑里。

  当着爷爷的面,当着这么多人,她就是想要耍赖都不成。察觉到爷爷射向她的视犀只得咬牙朝着萧玖重重的点头道谢。

  “萧玖,谢谢你出手相救,我带表我们全家人再次感谢你。”我谢你全家十八代祖宗,不要脸的阴险贱货,你给我等着。

  虽然萧玖听不到夏沐川的心声,但看对方这一张脸,啧啧

  真可谓是白里透着红,红利透着黑,一张脸的颜色转换了好几回,不用想也能猜到,对方心里肯定没什么好话。

  不过她并不介意,反正对方又没当面骂出声,再说骂骂她也少不了一块肉。

  夏老太爷看着两个小姑娘一番唇舌之战,亲孙女输了,他并不生气,而是失望,深深的失望,有种亲眼见证烂泥扶不上墙的无力感。

  萧玖是他的救命恩人,夏沐川却蠢得自以为掩饰得很好,不料却掉进萧玖的坑里,道谢的话明谢暗骂,以为在场的人都是傻子不成,就她一个人聪明。

  看着被人暗骂却始终没有发怒的萧玖,夏老爷子觉得萧玖这孩子,挺沉得住气,压根就不知道,只是萧玖不屑与这等渣渣浪费口舌而已。

  夏老太爷朝萧玖保证道:“萧玖,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萧玖淡淡的瞄了夏沐川一眼,没有出声。

  对于别人教育自家娃什么的,她表示没什么兴趣。

  夏鹏恼女儿这么大的人了,做事依旧不长脑子,老爷子的事情,她一个小辈掺和到里面去干吗?

  此刻夏鹏却丝毫没有意识到,刚才他也同女儿干了一样的蠢事。

  夏老太爷声音很冷的下令道。

  “回家。”

  四名持特种部队的士兵,两人在前开路,两人在后防卫,当然,这待遇,自然只有夏老太爷才有的,夏鹏和女儿两人跟在保护夏老太爷士兵的身后。

  “夏沐川,我说你怎么就光长个子,不长脑?少说少错,多说多错这话你不明白吗?”

  面对老爸的训斥,夏沐川脑子一片空白,一言不发浑浑噩噩的跟在老爸身后。

  走廊转交处。

  咚

  夏沐川一头撞进迎面疾步走来的男人怀里。

  一肚子憋屈的怒火,瞬间喷薄而出。

  “没长眼睛啊!”夏沐川骂完,一抬头就被眼前的男人帅的一脸血。

  太,太帅了

  祁少猛的一把推开怀里的女人,眼里满是厌恶,薄唇冷冷的吐出一个字。

  “滚”

  推翻摔倒地的夏沐川,瞬间红了眼眶,哭了。

  既有刚才被爷爷训斥的委屈。

  被萧玖挖坑的奚落。

  更为眼前这帅哥对她的羞辱。

  夏鹏刚才没拉住女儿,见女儿被推倒在地,急忙拉起女儿后,开始找罪魁祸首算账。

  “你干嘛!走路走那么快,赶着去投胎啊!我们没找你麻烦,你倒是先动手了,你今儿若不赶紧道歉,故意伤人罪你怎么都跑不了的。”

  祁少怒极反笑,双眸微眯。

  “威胁我?”

  夏鹏一愣。

  “不是威胁,而是事实,事实就是你涉嫌故意伤人。”

  祁少满眼厌恶的扫了夏沐川一眼,毒舌的一一指出批判道。

  “第一,她被撞,是她走路低头不看前方,第二,她被推开,是因为她放荡,无耻,看到男人长得好看,就黏在对方怀里舍不得离开。”

  “闭,闭嘴,你胡说八道。”夏沐川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世上,居然有男人如此不绅士是对待女士,而且还出口伤人。

  夏鹏快要气疯了,任何一个父亲听到陌生人对女儿的如此污言秽语,都会受不了的。

  “闭嘴,你信不信我告你”

  话还未说完,就被祁少放在他眼前的双手所惊到。

  夏鹏和夏沐川父女两个,从未亲眼看到过有人能如此快速的呈现出过敏反应,他们眼见着祁少的双手手背,迅速起了一大片的红疙瘩。

  只是,这人把手给他们看是什么意思?

  又不是他们让他过敏的。

  祁少见父女两人一脸不关他们事的表情,冷冷一笑。

  “我对放荡无耻的女人,有严重过敏反应,她若再赖着我怀里几秒钟,指不定我就严重过敏死翘翘了,我正当防卫有什么错?”

  夏鹏父女两人快要气疯了。

  这世上还有这种病?

  可想要反驳,却在亲眼看到对方的双手后,一瞬间又找不到合适的理由来反驳。

  谁让夏沐川刚才先一头撞进对方怀里的。

  “对了,你刚才是想说,想要告我故意伤人罪,还有污蔑他人罪是吗?呵呵,不是只有你才懂法律,我也可以告你女儿对我故意耍流氓的猥亵罪,再严重一点,我可以告你檬意谋害他人性命罪。”

  祁少说完,不等父女两个反应,阴鸷的一笑,转身迈步朝着走廊尽头萧玖所在的病房走去。

  夏沐川手指哆嗦的指着祁少的背影,带着哭腔满脸是泪,低声向老爸求助:“爸,你,你一定要帮我报仇,这男人是个神经病。果然和萧玖那女人一起的人,都不是正常人,他们。”

  “闭嘴,有什么回去再说。”这不长脑子的东西,刚才老爷在还和萧玖待一起,这不是连老爷子都骂了进去吗!亏得老爷子已经走远了。

  女儿再不争气,那也是他夏鹏的闺女,还容不得一毛头小子来指手画脚胡乱评判,这口气,他夏鹏咽不下。

  只是。

  现在老父亲因为被萧玖所救,正是对萧玖另眼相看之时,他没有必要在这个时候给自己找不自在。

  时间,是个很奇妙的存在,他有的是时间等。

  。

  祁少挠着奇痒难忍的手,表情臭臭的走进了萧玖的病房。

  一进来。

  就看到萧玖用幸灾乐祸的眼神看着他。

  “有美人投怀送抱,干嘛还摆着一副臭脸?”萧玖觉得神经病还真是浑身毛病多多,不仅嗅觉味觉丧失,居然连女人的靠近都产生了如此严重的过敏反应。

  萧玖想到了一句话:天下之大无奇不有。

  可下一瞬突然发觉了不对劲。

  神经病和她交手了那么多次,怎么就没见姓祁的过敏过?

  难道刚才是姓祁又在给对方下套?

  祁少挠啊挠,一会儿左手挠挠右手,一会儿右手挠挠左手。

  看着手背上那些黄豆大的风团疙瘩,萧玖心情更加愉悦了。

  小猫儿真狠心

  “我来看你,你这是什么眼神?”

  “你没看出来吗?我这是高兴的表情。”萧玖扬起下巴,左右晃了晃脑袋,幸灾乐祸好心解释着。

  祁少:“”

  还是赶紧吃药吧!

  从随身携带的衣兜里掏出一小药瓶,扭开拿出一颗药,直接干吞了下去。

  萧玖不识字,自然不知道药瓶上写的是‘苯海拉明’用于抗过敏的药,想到姓祁的生病了都来看她,于是开口问道:“你有病啊?”

  “是啊,你没看我在吃药吗?”祁少扭紧瓶盖放入衣兜,老实回答着。

  敞开的病房门外,瞬间响起一阵爽朗的男高音笑声。

  “噗哈哈哈太,太逗了。”

  萧玖和祁少齐齐侧头看向门口——哪来的奇葩。

  平白无故的笑什么笑。

  两人压根就没想到,刚才的一番问话,其实正是网络上用于间接调侃骂人的对话。

  傅媚儿和易浩野跟在李导身后,对萧玖和祁亦盛这两个白痴对话很是感到无语。

  不过,李导开心了就好。

  心情一好,等下和萧玖见面后,想必就会手下留情一些。

  对于给萧玖争取卧龙藏虎的女一号,出了名的严苛李导,可不是那么轻易就能敲定女主角的人,所以这才亲自前来医院探望萧玖,并查看萧玖伤势情况,毕竟这部电影的投资,可是三亿人民币的投资,自然会谨慎的多方选人。

  “萧玖,没想到你还会说冷笑话,不错啊,很难得。”李导一进屋子,便爽朗的调侃起萧玖来。

  祁少觉得进来的这个大胡子,看起来挺眼熟的,可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萧玖懵逼中。

  对于不熟悉的人不请而入的行为,萧玖很是反感。

  “你谁呀?我让你进来了吗?”

  张开双手准备给萧玖一个拥抱的李导,瞬间碉堡了。

  萧玖是真不认识他?

  还是假装不认识他?

  门外刚才一走神的傅媚儿,在听到萧玖对李导说的话后,快急哭了,瞬间眼前一黑,身子一晃,亏得一旁的易浩野给及时扶住。

  刚站稳身子,就一把挥开易浩野,冲了进去,看着萧玖急切道:“萧玖,你发烧烧糊涂了吧!这是李导啊,你一直都想和他合作的李导。”

  萧玖看着一脸着急的傅媚儿向她挤眼睛,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这个李导应该是个重要人物,而且,她和傅媚儿必定还有求于对方。

  李导,李导,听起来怎么这么熟悉?

  不会吧!

  难道是卧龙藏虎的那个李导?

  她的女一号啊。

  一涉及到信仰值,萧玖立马积极起来,热情的走向李导,随后拍拍李导的肩膀,极力装出一副好朋友好哥们见面时的氛围:“李导好,刚才我和你开开玩笑,没吓着你吧!”

  李导嘴角一抽,看着依旧一张冷脸的萧玖,点评道:“萧玖,你这演技也太差了,眼神不够自然,表情不够真诚。”

  萧玖委屈中。

  她一面瘫,你让她表情怎么真诚。

  那要怎么才能自然?

  萧玖想了想,随后看着李导,眨巴眨巴眼睛,尽量让眼神看起来不那么冰冷,不那么凶悍。

  既然不凶悍了,那眼神肯定就是柔和了,萧玖是这么推断的。

  这一幕看在祁少眼里,祁少心情顿时就不爽了,他祁少的猫儿,干嘛要看别人的脸色?干嘛要对别人大献殷勤?

  不就是一部电影吗?

  一旁的李导看着萧玖这搞怪的冷脸眨眼卖萌,嘴角抽搐的更加厉害了。

  他怎么不知道,原来萧玖居然还是一逗逼,而且还是那种高冷的逗逼。

  傅媚儿快要被萧玖‘画虎不成反类犬’的做法给气得晕死过去了,女一号啊!要是被萧玖就这么弄丢了,她心肝肺都会痛的,艺人不争气,她这个经纪人就得脸皮厚点,会看眼色点,手脚麻利的赶紧给李导搬来一凳子,热情的招呼着。

  “李导,快请坐,请坐。”生怕慢一步,就听到李导后面一句——萧玖你演技太渣,当不起卧龙藏虎的女一号。

  祁少心里很不爽,可面上却笑得很是真诚,朝李导伸手自我介绍道:“你好,我是祁亦盛,很高兴见到你。”

  祁亦盛?

  李导在脑子收索了一遍,发现没什么印象,娱乐圈崭露头角的男明星中,没发现有这号人啊!

  可看这祁亦盛,声线动听,身高又脯长相气度更是能在娱乐圈排得上前三号的人物,为什么他却没听过?

  难不成是刚出道的新人?

  李导心里此刻即便是再纳闷,可对方都主动伸手了,他也不能表现的太过于无礼:“你好,我是李安安。”

  原来是李安安啊!

  那个国际知名导演,最擅长拍摄华国的古装武侠电影,拍摄的电影内容颇有深度和寓意,很受欧美国家大众的喜欢。

  只是,再有才能又怎么样,让他的小猫儿如此卑躬屈膝,他心里就是痛快不了,同李导握完手后,飞快的掏出手机在上网查了一下有关李导的最新信息后,心里顿时就想出了一个主意。

  “李导,不知道你最近正在筹拍的卧龙藏虎还缺投资人吗?”

  这话一出。

  屋子里除了萧玖和祁少本人,其余三个人全都惊呆了。

  当然,萧玖除外,她是压根就懂不起什么叫投资人的文盲。

  祁少如此直白的话,明说就是要给李导的电影送钱来的节奏啊!

  “祁先生若有空的,我们随时都可以约谈。”李导笑眯眯的回复说道。

  在娱乐圈混了这么久,李导深谙‘人不可貌相’这一句话的精髓,虽说他竖际知名导演,可这次拍摄的电影,已经是他第十三部武侠电影了,就在前年拍摄的那一部武侠电影,由于遭遇了欧美好几部3d电影的冲击,片酬才堪堪收回成本,并没什么赚头。

  所以,这一次他的电影,很多投资方都不怎么信任他了,资金才筹集到一半都不到,可拍摄这一部3d武侠电影,至少需要三点五亿元人民币,缺口数额差得还挺大的。

  这段时间,可把他给愁得不行,只好一边寻找合适的女主角,一边继续到处拉投资,没想到今儿却有人自动送上门了。

  面对李导的殷勤,祁少笑了笑,看似随意的瞄了一眼萧玖,随后看向李导说道:“说到武侠片,我这个朋友萧玖,她的武功倒是挺厉害的”

  还不等李导以及众人反应过来,便继续说道:“等会李导和萧玖谈完事情,我们再约怎么样?”

  除了萧玖,在场的哪个人,不是娱乐圈的人精。

  祁少的暗示,众人瞬间秒懂。

  原来祁亦盛投资李导的电影,居然是为了萧玖啊!

  只是。

  傅媚儿和易浩野对祁亦盛说出的话,表示怀疑,那可是好几个亿啊,祁亦盛这么年轻,而且也没听说是他是什么富二代,官二代的,平日里经常看到他无所事事的来找萧玖,可哪行哪业哪一个工作,能让他如此自在随意,就算当老板,也没他这么逍遥自在吧!

  青梅竹马的两人心灵相通,瞬间脸色难看的对视一眼。

  谢天谢地,姓祁的可千万不要是张口说大话,要不然忽悠得罪了李导,到时候会帮倒忙的。

  对于祁少的暗示,李导脸上闪过一丝挣扎的为难,随后看向萧玖道:“能让我看看你脸上的伤吗?”

  这话虽然有点无理贸然,可对于挑选演员的导演来说,却是必须要做的,谁让这个社会,就是一个看脸的社会呢!

  萧玖知道李导的意图,干脆的同意了,随后慢慢揭开纱布。

  李导仔细的看了看,觉得伤口恢复的很好,不是很严重,萧玖经纪人拿给他的照片,没有造假。

  再恢复一段时间,到时候上了妆,应该看不出来的。

  萧玖的演技他也仔细研究过,虽然是一张面瘫脸,而刚好他这一部戏的女主角,就是个冷面盲女杀手。

  虽然萧玖是他目前来说的女主角最好人选,不过并没有立即敲定。

  “行,十天后,你来参加试镜,能不能争取到女一号,就看你的演技能不能过我这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