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重生之另类女神 > 第七十五章 受伤引出疑犯

第七十五章 受伤引出疑犯

  “夏首长,请问你找我有什么吩咐?”周警卫进去后,给下老太爷敬了一个军礼。

  夏老太爷对周警卫招招手,待周警卫走近后,夏老太爷指着电脑对周警卫下令道:“找信得过人的人,去看看这孩子现在在干嘛?记住,一定要保密。”

  周警卫虽然有点搞不懂夏老太爷的命令,但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上级的命令。

  待周警卫刚要离开时,夏老太爷突然又把周警卫喊了回来,指着和萧玖打得不可开交,却一直处于下方的小伙子对周警卫道:“把这个小伙子也顺便查查,看看什么来头。”

  “收到,保证完成任务。”

  “去吧!”

  周警卫刚给夏老太爷敬礼,窗外突然传来一阵重物掉地的闷响声。

  夏老太爷面色瞬间一黑,冲周警卫使了个眼神,拄着拐杖也朝窗口走去。

  周警卫一看到夏家小公主,此刻居然倒在地上一副痛得龇牙咧嘴的模样,实话实说的禀报:“首长,草坪上是沐川。”

  一听这话,夏老太爷面部肌肉瞬间直打颤,当他走到窗口时,看到孙女一瘸一拐的消失在花园,对周警卫冷冷下令道。

  “让李嫂带着夏沐川上来见我。”

  “是。”

  夏老太爷站在窗前,目光缓慢的在花园里移动扫视着,瞳孔里,目光散漫,脸上尽是追忆的难受之色。

  以前薇儿最喜欢这个房间了,站在这个房间的阳台,可以看到几乎一半的花园景色,还记得,当初他虽然答应了薇儿,把这个大儿子最喜欢的书房改成她的卧室,当时,她高兴的骑在他脖子上张开双臂高声呼喊:外公最好了,我最爱最爱外公了。

  四岁的孩子,童言童语却最是能触动人心的。

  可想到薇儿的母亲,由于从小就没见过他这个生死不详的父亲,薇儿外祖母又早逝,薇儿的母亲从一生下来就被人当童养媳收养,准备养到十八岁,就嫁给养父母的瞎眼傻儿子。

  薇儿的母亲长得像他,可却完全继承他的刚烈,以及那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他能理解,在那样的家庭成长环境,养父母自然是要把童养媳棍棒伺候驯养成逆来顺受的懦弱性子才能放心,直到他终于找到后,想要好好教导女儿,可却为时已晚,而且他再组的家庭成员,让薇儿的母亲极度没有安全感和归宿感。

  当年。

  当长得好看且家庭条件尚可,还是大学生的小警员油嘴滑舌的一追求,便失了理智,小警员若是人品好,踏实,他自然也不会逆了女儿的意,可那小警员,却是个眼高手低的花花公子。

  薇儿母亲短暂一生的二十三年,唯一像他这个父亲的一次,就是站在他面前,大声吼出她对那小警员的爱意和坚持。

  被爱情蒙蔽了眼,哪怕同他断绝关系,也要去追求所谓的爱情,断绝了关系后,小警员见未婚就弄大了薇儿母亲的肚子,于是趁机用孩子作为缓冲剂同他见面谈判,还没表完忠心,狐狸尾巴就露出来了。

  居然狮子大开口,异想天开就要他给弄个警局副局长来当当,在他没有答应后,怒而离开放话要去找谁谁官员的女儿,没想到还真让他找到了,薇儿母亲不相信男友的背叛,直到生下薇儿都没能让小警员回心转意放弃和别人的婚礼,抑郁发疯自杀而亡。

  薇儿,按照他的计划,等到薇儿五岁时,就用军人的方式培养,可有些事,一旦孩子大点了,就会有自己的想法和选择,薇儿对他把这个房子装修得简洁晦暗,还大哭了好几天,缠着他把这房间重新装修,一定要弄成了色。

  只是。

  房间装修好了,薇儿却没能看上一眼,就那么凄惨的被炸弹炸的粉身碎骨,死无全尸,夏老太爷摩挲着色的墙面,哽咽无声痛哭。

  “薇儿外公把这房间按照你的要求装修好了,的颜色这么漂亮,你喜欢吗?”屋虽在,人已逝,外公好想你呀,我的小乖乖。

  要是你平安长大了,你一定会比电视上那个萧玖还要漂亮,还厉害

  门外传来逐渐走来的脚步声,夏老爷子一手拄着拐杖,一手手背胡乱的抹掉脸上的泪,背对房门看向花园外。

  门外李嫂忐忑不安的看着紧闭的房门,和夏沐川对视一眼,清了清嗓子这才故作镇定道。

  “老老太爷,你找我。”

  “爷爷,我能进来吗?”该不会刚才偷听,被发现了吧!

  房间里的老太爷,并没有第一时间回答,三十秒,一分钟,两分钟,在这短短的两分钟内,门外被传唤的两人,心里越发的紧张害怕起来。

  有时候,无言的沉默,比任何咆哮都还要来得令人恐惧。

  “进来。”没有任何情绪的淡淡声音终于响起。

  夏沐川咬着唇瓣,皱眉担心的看向李嫂,无声暗示李嫂可别把她抖出来,李嫂脸上有些许犹豫和为难,不敢面对的扭开脑袋逃避着,伸手握住门把,打开了房门。

  “老太爷”

  “爷爷。”夏沐川娇声亲昵喊道,说着就要往老爷子走去。

  咚

  拐杖重重拄在地上,吓得原本就心虚的两人身子猛的一颤,夏沐川更是吓得顿住了脚步。

  爷爷已经好几年没有这么吓过她了,都怪那个短命鬼,死就死,偏偏死了还要闹得家宅不宁,闹得小叔更是同爷爷这么多年来父子关系如同水火。

  夏沐川余光瞄了一眼这一间家中视线最好的房间,看着满屋子的色装饰,想着自从没爹没娘的短命鬼跟着她的短命父母去了后,爷爷一个战场杀敌无数的硬汉首长,居然搬来这个梦幻公主般的房间,一睡就是十七年。

  李嫂见身旁的夏沐川发呆走神,心里怜惜心痛的同时,偷偷的扯了扯对方的衣袖。

  夏沐川这才回过神来,神情严阵以待。

  夏老太爷终于转身,看着夏沐川目光淡淡问道:“夏沐川,这么多年来,爷爷是怎么教导你的?”

  “对不起爷爷。”

  没有任何一句辩解,夏沐川低头认错。

  李嫂看了眼夏沐川,随后看向老太爷欲言又止,当接收到老太爷那睿智冷厉的眼神时,微动的嘴唇顿时就紧闭,不敢再发一言。

  俗话说:人老精,树老灵。

  夏老太爷经历了那么多的尔虞我诈,活到这么大一把岁数,怎么可能看不出眼前唯一孙女的小心思,平日里看似聪慧,实则却满肚子小心,最爱爱钻牛角尖暗地里逞强好胜,只是一般人看不出来,都被她讨巧卖乖的给巧妙掩饰了过去。

  想想他时不时的放在身边教导了这么多年,却依旧没能扭转过来,面慈心狠的就跟她外婆一般,至于他是怎么发现这一点的,呵呵,看看被她玩弄于鼓掌利用的李嫂就知晓了。

  老太爷看着夏沐川,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深深无奈。

  “再有下次,直接滚出老宅单过去。”现在他已经不想在继续浪费时间和精力在这个孙女身上了。

  夏沐川顿时脸色煞白,不敢置信的瞪大双眼看着爷爷,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此刻她眼里迸射出的不甘,委屈,愤怒以及执拗。

  咚一声,夏沐川跪在了地上,巴掌大的瓜子脸上,泪如雨下。

  “爷爷,对不起,我不适意偷听的,我只是担心爷爷你的身体,担心你这段时间有什么烦心事,这才想要帮你解惑,一时糊涂,这才做出了偷听的行径,爷爷对不起,求你原谅我这一回吧!以后孙女再也不敢了”

  一旁的李嫂见沐川跪下,也是急得不行,看向老太爷赶紧替沐川解释:“老太爷,真的是担心你,这才一时糊涂做了错事,求你”

  老太爷被沐川和李嫂的一番话,弄得怒极反笑。

  “呵呵呵担心我?”

  “既然担心我,为什么每天不多陪陪我?陪我聊聊天?”

  “为什么不陪我散散步,亲口当面问问我?”

  “为什么发现我不开心,而你却每天都很开心?开心的出去酒吧喝酒唱歌?”

  “为什么做出偷听之事后,你对我的辩解,却连找的借口都这么的不用脑子?你每天早出晚归出去鬼混,你真当我老眼昏花什么都不知道吗?”

  夏老太爷一连串的质问,直把夏沐川问得无言以对,毕竟才刚满十八岁,手段还嫩着呢!

  李嫂则紧闭嘴唇,再也不敢开口了。

  楼下的夏鹏隐约听到二楼父亲对女儿的训斥,脸色也很是难看,也很是复杂。

  女儿的不争气,父亲的不近人情,都让夏鹏心里很是郁闷烦躁。

  畏惧于父亲多年的威严,他不敢上楼去劝阻,只敢在楼下放轻呼吸竖耳倾听。

  “滚出去。”夏老太爷不想在看到这么个气人的虚伪东西。

  李嫂赶紧去搀扶面若死灰的夏沐川,刚走到门口,老太爷的声音再次响起。

  “李嫂留下,关门我有话对你说。”

  怎么办?

  老太爷这次真的很生气,她该怎么办?

  看着夏沐川满脸悲愤的哭着飞奔下楼后,李嫂这才浑身哆嗦的缓缓关上房门。

  “老太爷请问你有什么,有什么吩咐。”

  “今后都不用再来了,现在就赚看在你多年待在这个家里的情分,我在小辈面前给你留点脸面。”这等看不清形势的佣人,实在没有留下的必要。

  李嫂脑子一片轰鸣,彻底被老太爷的话给吓得傻掉了

  萧玖和祁少两人,不眠不休的查找了整整两天一夜,这才在一家位置偏僻的中低档酒吧门口,找到了萧玖异能查探到的光头保安。

  “下一步你想怎么做?”祁少真的很好奇,话语里藏不住的跃跃欲试。都三十六个小时没闭眼了,精神居然还很是。

  萧玖慢慢起身俯视着祁少,冷冷道:“想冒险玩个大的吗?”

  “你想怎么玩儿?”

  “有没有兴趣当诱饵?”

  祁少怔愣了一瞬,随后耸耸肩,趁火打劫提条件:“你有事求我呀!先说说你能给我什么酬劳,我考虑考虑看看”

  萧玖面瘫着冷脸,呵呵两声。

  “报酬没有,不想干就滚。”

  祁少被骂,不怒反而无语的冲萧玖狠狠翻了个白眼,长叹一声,一脸无可奈何的表情向萧玖凑了过去,耍着嘴皮子贱贱道:“能为女士效劳,是我的荣幸,你刚才一定是听错了,说吧!你想让我怎么做?”

  这个厚脸皮的神经病,脑回路还真是神奇,萧玖没好气的冷冷瞪了祁少一眼,随后两人脑袋凑在一起,嘀嘀咕咕了好一阵,这才假装若无其事的经过光头保安面前,进去酒吧消费。

  萧玖依旧做了伪装,但只戴了鸭舌帽和墨镜。

  进了酒吧。

  自然就会被人很快发现并认出,满身酒气的萧玖和一些疯狂粉丝合影后,这才在弱不禁风的祁少搀扶下,两人摇摇晃晃的走出了酒吧。

  光头保安一看两人,贴心的迎上去对祁少询问道:“先生,请问需要帮你们叫代驾或者是出租车吗?”

  祁少架着萧玖,身子摇摇晃晃,一副快要承受不住的样子,眼神迷离醉醺醺冲保安挥了挥手。

  “没事,我们两个喝太多了,嗝得先呼吸点新鲜空气,然后吐吐缓一会才能坐车”

  保安热情的替两人指了指方向,开始推荐着。

  “那好,你们小心点,对了,前方右转的小河爆有不少长椅子还有卫生间,很多喝醉酒的客人们,都喜欢去那里吐一吐,然后睡会醒醒酒,你们可以到那里去休息休息。”

  祁少架在身上的萧玖闭着眼,手臂随意一慌,就拍在了保安肩膀处。

  “兄兄弟,谢谢,谢谢我还要喝”

  “喝,喝个屁比我都喝的多,我怎么把你弄回去”祁少抱怨着。

  光头保安肩膀处顿时就痛得好似骨裂了一般,咧咧嘴,苦着脸看向两人道:“这位的手劲还真大嘿嘿。”

  末了憨憨一笑。

  祁少架着萧玖,冲保安歉意的挥了挥手,随后顺着保安指引的方向,摇摇晃晃的离开。

  当萧玖和祁少离开后,光头保安着肩膀,看着两人的背影,眼神很手异。

  一离开光头保安的视犀藏在树丛中的萧玖便看到光头保安抬起手腕按了下电话手表,低声的说了一分钟后就挂掉了,并且满脸怪异笑意的冲她们这边看了一眼。

  二十分钟后。

  萧玖人事不省的躺在灯光明亮的长椅上,祁少则在三十米远的厕所里,一边呕吐,一边抱怨叫骂着。

  “妈的,当那酒水不要钱似的果然不会喝酒的人一喝酒,就他妈比任何人都疯狂。呕”

  抱怨抱怨着,祁少又开始吐了。

  一道身影藏在萧玖不远处,捡起一颗鸡蛋大的砖头朝萧玖的脸上砸去。

  咚

  鹅卵石砸在人身上的闷响声响起,暗中的人影紧张的注视着,只见萧玖脸上鼻血顿时就喷了一脸,血肉模糊。

  “嘶。”萧玖倒抽了一口冷气,手无力的微微动了一下,便又垂了下去。

  暗中的人眸子里含着冰冷的笑意,悬吊的心顿时放松了下来。

  萧玖今日到酒吧来,果然只是巧合。

  若是伪装的,在刚才他偷袭毁她容貌之时,自然就会醒来避开,哪怕是假装无意识的避开,他都会放弃今晚的计划,可看到萧玖那张脸都被毁了,却依旧没有醒来,这就说明,萧玖是真的醉了。

  没有哪个女人,会不在乎容貌被毁的,尤其还是这种靠脸吃饭的女明星,萧玖就算是再强悍,她毕竟终究是个女人。

  祁少坐爬卫生间‘吐’得天昏地暗,就被人猛的打晕,然后又被用侵了的毛巾给堵住了嘴。装进麻袋就被扛出来。

  很快,小河边这一片区,都瞬间停电了,一片漆黑的黑暗中,一个浑身武装得严严实实的男人,扛着祁少并把祁少丢进了一辆越野车后座被改装的下方空隙处,座位一放下来,保证谁也不知道座位下方,居然藏了一个大活人。

  无牌照的越野车,在黑夜中一路狂奔漂移,而在刚才河边巡逻的警察,此刻却早已被人强杀并丢进了河中。

  。

  半个小时后。

  越野车开进了一帝都郊区的高档别墅区,在一座独立别墅的地下停车场停了下来。

  停车场的诸多轮胎后方,隐藏着一道暗门,男子把车库大门关闭后,扛起祁少便从暗门前往私自建造的负三楼‘’去。

  男子把祁少丢在手术台上,扯掉麻袋并把祁少四肢都固定锁住后,这才松了一口气,手在祁少俊朗的脸上来回的轻抚着。

  “真是个诱人的小东西,怎么办,我都有点舍不得让你死了”

  话虽如此说。

  但在男子查看了一手表时间后,一副工作时间到了的就要工作的认真表情,动作娴熟的拿起解剖刀具。

  手术刀锈迹斑艾因侵入了太多被害者的血而又没有清理过,所以手术刀的锈迹呈现出黑黑的颜色,夹杂着浓郁的铁锈以及血腥气息,手术刀顺着祁少的脸部,换换移向祁少的胸口。

  “大帅哥,真是可惜啊!距离我工作的时间,只剩下短短十分钟了,要不然,我还真是想要和你。毕竟像你这种极品美色,我还真是很难遇到,可惜了”

  目光不舍的看着祁少的俊脸,蒙面男子突然惊呼一声:“想到好办法了,你的身体我要给萧玖一个下马威,但你的脑袋,我可以自己留着慢慢欣赏啊。”

  蒙面男子越想越兴奋,暗自决定等会掏心工作完后,就把这帅哥的脑袋留下。

  十分钟。

  说快不快,说慢不慢。

  在手术台上装晕的祁少,心里一丝都没有即将被人弄死的担心,而是忐忑的猜测,小野猫会不会赶来阻止,小野猫会不会故意姗姗来迟,借助于掏心变态而除掉他这个令她忌惮的主人。

  想要弄死这个变态,他方法有无数种。

  真是难熬的等待啊!

  十分钟一到。

  蒙面男子顿时用一种药剂在祁少鼻息下一放,眼底尽是激动的疯狂:“快醒来宝贝儿,想看看你心是什么颜色的吗?想看看你的心被掏出来,是你的心先停止跳动?还是你自己先停止呼吸呢?快睁开眼,难道你就不好奇吗?”

  祁少猛的睁开眼,目光清明,眼神冷厉。

  可把蒙面男子吓了一大跳。

  怎么会这样?

  他做了那么多手术,那些人,从来都没有立即清醒过来的例子,这人怎么会这么快就清醒,难道是对药物产生了耐药性?

  祁少看到对方一脸迷惑的样子,想了一秒,随后很是配合的露出一副惊恐害怕模样。

  “你,你是谁?你想要做什么?”小猫儿看到他这么害怕,若是提前到了话,会不会急忙冲进来美女救英雄呢?

  蒙面掏心杀人犯被祁少搞蒙了,杀人以来,从来没有遇见过这么邪门的受害人。

  蒙面人被祁少没什么诚意的态度,给弄得怒羞成恼了,扬起手里锈迹斑斑的手术刀,阴狠的冲祁少一笑。

  “顽皮的小宝贝儿,不管你想玩什么花招,今天你都注定要成为我手中的刀下之鬼。”

  语毕!

  手术刀就直直冲祁少胸口的心脏部位刺去。

  “猫儿,我怕怕,救命啊”祁少这个演技渣,面色淡定,声音却洪亮很是违和的可怜巴巴呼救着。

  刚刚赶到的萧玖,站在外面活动有点僵硬酸痛的四肢,听到里面神经病的求救声,伸长脖子准备看戏,本以为神经病会凭借强悍的身手,分分钟灭了那个蒙面掏心杀人犯,谁知道却看到令她心跳加速的一幕。

  神经病居然没有任何还手的举动,反而委屈的朝她看来。

  手术刀,在刚刺进祁少胸口的皮肉0。5厘米时,诡异的一幕发生了。

  萧玖催动异能。

  控制住蒙面陶心犯的握刀右手,局势瞬间就来了个惊天大逆转。

  蒙面掏心犯,满眼惊恐的看着他自己手中的手术刀,居然诡异的对向他自己胸口处刺去。

  祁少第一时间,并没有被这诡异的一幕给吸引,而是所有注意力,都在萧玖血肉模糊的受伤脸上。

  心中瞬间涌起一阵杀人的怒意,用力一挣,四肢瞬间挣脱锁链,疾风一般的朝萧玖奔去。

  “你的脸是谁干的?”

  ------题外话------

  各位亲们,一般都是晚上更新,早时八点,晚些的话,就是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