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重生之另类女神 > 第七十四章 酒吧查案

第七十四章 酒吧查案

  顾迟一番夹带棍的话,让刘沁芳好一阵都没有反应过来。和顾迟谈朋友直到现在,整整三十年,顾迟从未用方才的那种口气,还有那种暗含嘲讽的言词说过她。

  一时之间,刘沁芳脑子一片空白,整个人都被丈夫突来的转变给冲击得彻底傻掉了。

  发泄完多年的憋屈,顾迟有点后悔了。

  “沁芳,我只是想告诉你,对于顾未在喜欢萧玖的这件事情上,我其实和你是站在同一阵线的,你也知道,你的父亲,我的岳父大人,对你这个老来女是多么的看重和宠爱,以前我们两个都太年轻,很多事情岳父都帮我们参详,这一次顾未的事情,也是岳父对我发了话,所以我才不得不保持中立态度,你明白吗?”

  刘沁芳对于丈夫的解释,心里依旧很不得劲,冷笑着控诉的尖锐指出。

  “这和你刚才凶我有什么关系?刚才你为什么突然对我发作?”

  顾迟一怔。

  为什么?

  这么多年看似活得光鲜亮丽,升官发财,可谁知道,他却如同上门女婿似的窝囊,但凡家里的一切大小事情,要么强势骄纵的妻子决定,要么以身份以官位压人的岳父决定,在儿子和妻子面前,他只能成日的装出一副弥勒佛般洒脱的开心模样。

  哪个男人不贪权?

  哪个男人不喜欢当一家之主?

  哪个男人不喜欢妻子贤良淑德,温柔小意。

  哪个男人会受的了岳父和妻子一直压在自己头上,对待自己宛如提线木偶一般?

  “对不起,儿子出了这事,我心情也不好。”现在老东西还没死,他还不能彻底撕破脸。

  刘沁芳见丈夫一脸疲惫且眼中含泪,很是心痛,心里不仅开始埋怨起父亲来,埋怨父亲居然瞒着她,逼迫伙同丈夫让顾未去追萧玖,萧玖那个面瘫女能有什么本事。

  一届孤女,如今在娱乐圈混的还行,但谁不知道,娱乐圈的事情,变换瞬息之间,有可能一夜爆红,更有可能一夜就跌入泥潭再也翻不了身。

  顾迟把妻子搂在怀里,下巴搁在妻子头顶,疲惫的长叹一声,随后劝阻着妻子。

  “爸做下的决定,没到最后,他是从来都不会提前解开谜底的,所以这事儿,你还是不要去质问爸了,他年级大了受不得刺激,都说人到老时,会老还小,爸又是那样的脾气,容不得别人质疑他,跑去问爸反而会气到爸,毕竟爸年纪都这么大了”

  顾迟的话,打消了刘沁芳心里刚冒出来的念头:“可,可顾未这事儿都闹到这份上了,怎么收场啊”

  短暂的沉默后。

  顾迟:“放心吧,爸会有办法的。”

  是啊!

  爸一定会有办法的。

  这时,大门传来咔擦的声响,很快,顾未走了进来。

  一见儿子。

  顾母顿时推开丈夫,满脸震怒的朝顾未迎了过去:“你还有脸回来?你脑子秀逗了吗?那么多优秀的女人你不喜欢,偏偏倒贴上去追萧玖不撞南墙不回头,现在知道了吧,萧玖压根就不会安定下来,娱乐圈男女的关系有多混乱,你难道还不清楚?”

  不是那样的,萧玖绝对不会是那样的人。

  “妈,给我点时间,我现在不想谈论这些,还有,萧玖不会是你所说的那种轻浮之人。”他只想赶紧上楼去静一静,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听。

  “你给我站住,以前追着你跑的那个小丫头,俞静再等几天就要回国了,她给我打电话时一直在打听你的消息,这几天你哪都别去,到时候和她见面相处相处”

  顾母话还未说完,顾未转身就朝楼梯口走去;“俞静不是我的菜,我对她那种刁蛮任性的女人,唯一的感觉就是厌恶。”

  听见这话,顾母气得身子直打颤,身后的顾迟,眼神从儿子身上转移到妻子身上。

  箭弩拔张的母子两人,谁也说服不了谁。

  叮铃铃

  家中的座机响起。

  “顾未,少说几句”顾迟口吻淡淡的提醒着顾未,随后走向座机,一看显示,唇角顿时就勾起了一抹极浅的嘲讽,顿了一秒后,电话拿起:“爸”

  刘家大宅里,刘老爷子坐在电话机旁,视线看着客厅电视上正在播放的画面,一张老脸说不出的怪异,一心两用,一边看电视,一边打电话。

  “是女婿啊!顾未那个小混蛋回来没?闹出了这么大事儿,居然关掉了手机,让我们这些长辈该多担心啊!他现在回家没?回来了,叫他听电话。”

  顾迟瞄了一眼即将走到二楼的儿子,喊道:“顾未,你外公叫你接电话。”

  外公?

  顾未脚步一顿。

  外公那么疼他,他不能不去接听电话,转身下楼,从父亲手里接过电话。

  “外公,你找我?”尽量打起精神来,如同平日里那般精神抖擞的样子。

  小兔崽子。

  刘老爷子好像已经看到了电话另一头的外孙,此刻立正站好强撑的表情。

  “外公想你了,现在就过来一趟吧!”

  “好,我马上就过来。”

  听到犹豫了片刻的外孙最终还是答应了过来,刘老爷子很宽慰,也很高兴。

  “开车小心点,要不让司机开也成。”

  什么意思?

  为什么外公要特地叮嘱他,建议让司机开?

  顾未发愣,顾母冷笑道:“等会让你外公好好收拾你。”

  突然。

  顾未想到刚才进屋时,母亲所说的话,难不成发生什么事情了?

  “我去外公家了。”

  边走便飞快的掏出手机,查看起娱乐圈新闻,以及到萧玖的v搏下去一看,顾未傻眼了。

  请叫我千里眼v:大嘴爆料,今日有猛男帅哥半跪倒贴女神,提出以结婚为前提的交往,惨被无情拒绝[哈哈大笑脸]

  我是正义的使蘸有些人,人性泯灭,间接害死了那么条鲜活的男女青年,却还有脸在大厅广众之下,谈情说爱来炒作,真是不知所谓,恶心,滚出娱乐圈[染血的大刀高举]

  吃瓜子看戏:萧玖,你和猛男帅哥的表演真精彩,请问是秀恩爱?还是借此炒作?

  吃饱了撑着:就爱扒别人的皮,萧玖小心,我会扒到你更多的皮

  怎么会这样?

  萧玖v搏下,他才刚看一分钟不到,黑粉居然越来越多,各种谩骂,各种喊着让萧玖滚出娱乐圈粗口,简直不堪入目。

  他是不是错了?

  不应该算计萧玖,不应该对萧玖强买强卖,他从没想过,他只是想追求心目中喜欢的女人,却没想到,会给心爱的女人带来这么大的麻烦。

  萧玖会不会恨他?

  顾未脸色很是不好,急忙拨通了萧玖的电话。

  没人接?

  她真的生气了,连电话都不接。不死心的继续拨

  酒吧。

  祁少看着萧玖的手机,一直不停的响,而显示也没有显示人名,只有一张人体的胃部器官图片,手机在接连响了三次,祁少都没接听,当第四次胃部图片再次不依不挠的时,祁少不耐烦的终于按了接听键,但却在接听后,没有先开口说话。

  心砰砰直跳,紧张,焦虑的顾未在电话一接通,在那端还没开口之前,便急切的道歉解释着。

  “萧玖,你终于接听电话了对不起,都是我不好,不应该鲁莽行事,害得你现在事业受到影响,可我真的很喜欢很喜欢你,我之前真的没有料到会被人拍下来,给你造成这么大的负面影响。”

  一口气说完,极力控制心跳,屏住呼吸高度紧张的等待萧玖怎么说,谁知道传入耳里的,却是一阵极其嘈杂的动感音乐声。

  萧玖在什么地方?

  正当顾未担忧的要开口询问之时,电话里却传来耳熟的淡淡男声。

  “说完了?”

  “祁亦盛,萧玖的电话为什么在你手上?”顾未心口一紧,莫名的生气一股怒意。

  听到对方质问的口气,祁少讥讽冷笑出声:“说话这么没礼貌,还满腔的醋意,我想请问,你是萧玖的谁?请问你和萧玖是什么关系?你们之间的关系,有到吃醋的份上吗?”

  一连串的嘲讽质问,令顾未额头青筋高高鼓起,祁少的话,并没有气到顾未,而是一想到萧玖居然前脚刚严词拒绝了他,口口声声说不谈男女之情,是独身主义宅可后脚却这么快就同姓祁的一起去酒吧。

  那震耳欲聋的摇滚,人声鼎沸的嘈杂之声,顾未听到觉得真的很讽刺。

  “叫萧玖听电话。”顾未想要亲耳确认,听听萧玖怎么说?也许,也许会是误会也不一定。

  祁少勾唇怪异的一笑,态度很好的一口干脆就应下了:“行,你稍等,我这就去洗手间叫她。”

  玩味的口气,巧妙的还击。

  顾未咚一拳就砸在车顶上,随后挂断了电话。

  祁少看着被挂点的电话,得意一笑。

  和他斗,呵呵

  顾未你还差的太远了。

  萧玖去洗手间回来,就看到姓祁的拿着她的手机,笑得很是阴险的样子,瞬间就判定,肯定是姓祁的做了什么坏事。

  “拿着我手机笑得这么瘆人,刚才你干嘛了?”

  清冷的声音在嘈杂酒吧,好似一股清流流入心间,祁少握着手机递还给萧玖,嬉皮笑脸冲萧玖老实道:“刚才你去洗手间时,胃部图片了,没想到你还真是谐星的人才啊,居然把顾未的名字用一个胃部图片来替代”

  顾未?

  萧玖愣了一下,刚要伸手去接手机,祁少却突然猛的收回了手,求证的急切翻开起萧玖是通讯录。

  该不会真的如同他想的那般吧!

  顾未给弄成了一个胃,那他呢?萧玖会给他用什么图片替代?

  萧玖没理会神经病的神经病发作,站在卡座爆一手飞快的把鸡米花,牛肉干等小吃往嘴里塞,一手时不时的把果汁咕咕往嘴里灌。

  当祁少看到他的电话号码上方,居然是一神仙,一手拿橡皮筋,一手拿冰,瞬间,脑袋里三个字不断的重复飘过。

  神经病

  小野猫儿的电话里,储存他的图片,居然映射他的神经病!

  真是,真是太太调皮了。

  把他手机电话号码拉出来,然后把放在萧玖眼前,不咸不淡的轻描淡写问道。

  “这图片是你想出来的?”

  “是啊!怎么了?”萧玖用纸巾抹干净了嘴,随后又带上了口罩,一把夺过电话,一副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祁少摸了摸鼻子,轻咳一声,看向萧玖正儿八经的称赞着:“不错,很有创意。”

  萧玖:“”

  这么一句就完了?

  是真的没看出来?还是假装没看出来?

  她被姓祁的神经病一夸,浑身都寒毛都要竖起了。

  “走吧!今晚还要继续吗?”祁少开口问道。

  “当然继续。”光头男保安还没有找到,后天晚上,就是下一个十天的期限,若是再不找到线索,肯定会多一个受害者的。

  今晚上,她和姓祁的,已经跑了六家酒吧了,异能消耗的极其快,亏得她找墨墨扒了不少信仰值过来转换成能量,要不然铁定会被累趴的。

  离开酒吧。

  祁少在一小巷处,打开手提电脑,十指飞快的在键盘上敲击着,搜寻着萧玖描述中的酒吧门口那种灯光。

  短短两分钟,电脑屏幕上就出现了一家酒吧的前后门口的图片。

  “看看这个。”祁少指着屏幕。

  萧玖凑过去仔细一看,然后在脑海中回想记忆里的灯光。

  有七八分像。

  “走吧!去碰碰运气。”萧玖提议道。

  祁少合上电脑,没有任何怨言的跟上萧玖的步伐,只是,他很是搞不懂,萧玖究竟是怎么发现掏心杀人犯的同谋,一定是在酒吧当保安?

  夏老爷子看着电脑上萧玖被表白的视频,突然间觉得,向萧玖表白的那个小伙子,看起来有点眼熟,可想了好一阵,却想不起是谁。

  李嫂正在萧玖的微博下,查看对萧玖最具有攻击性的留言,越看越心惊,以前从来没有关注过娱乐圈,没想到网络暴力,居然如此的吓人。

  “捡大致的都说说。”

  李嫂偷瞄了一眼夏老爷子的脸色,可却还是看不出任何情绪来,觉察到夏老爷子朝她看来,赶紧收回视犀拿起手机老老实实的边看边说。

  “老太爷,现在萧玖v搏下方的留言,有很多人都抵制萧玖,让萧玖滚出娱乐圈,还有些对萧玖展开人身攻击,有说萧玖孤儿身世的,有说萧玖坐过牢的,还有说萧玖为了搏出位,无所不用其极而半夜敲导演房门,送上门去让导演,制片人和投资方潜规则的等等很多难听之言,当然,其中百分之**十的人,都还是力挺萧玖的。”

  也不知道老太爷是个什么情况,这一大把年纪的人了,这几天突然间很守注娱乐圈的萧玖,真可谓是老人心,海底针,真真是琢磨不透。

  夏老爷子沉默了好一阵,久到李嫂差点以为夏老爷子归天了。

  “去把周警卫叫来。”

  “好的,我这就去。”李嫂很是摸不着头脑的下楼了。

  刚走到楼梯口,便看到一看就知道蹲守在楼梯口已经多时的夏家唯一的孙女,夏沐川。

  “小”李嫂刚要张嘴询问。

  下一瞬,就被夏沐川凑过去一把捂住了嘴。

  夏沐川一向古灵精怪,再加上又是夏家老太爷儿孙里面唯一的孙女,很是得老太爷的喜欢,平日里老爷子家规甚严,偷听什么的,是绝对不容许发生的,一旦被发现有人有听墙脚的恶习,必定会被老太爷修理的很惨。

  所以,李嫂此刻看到平日里的名门淑女夏沐川,此刻居然去偷听墙角,很是意外。

  “好李嫂,求你千万被出声,我们下楼说,下楼再听我解释”夏沐川双手合十向李嫂求饶撒娇着。

  夏沐川可是李嫂看着出生,看着长大的,对于又能讨巧卖乖,长得又很是漂亮可人的夏沐川,李嫂可算是夏家私底下最最无条件宠溺夏沐川的人。

  两人做贼一般的下了楼,引起了楼下夏鹏的注意,神情不悦的看向女儿冷冷的提醒告诫着。

  “沐川,你又拉着李嫂干嘛?别总是像个小孩子似的,你可都已经十八岁了,作为成年人,犯了错,就应该勇于面对。勇于承担责任,承担处罚的结果,说了两天不准吃饭,就不准吃饭,任何零食都不准吃。”

  夏沐川巴掌大的瓜子脸,顿时就哭丧着跨了下来,鬼机灵的想出了一个父亲绝对没有办法细问的借口。

  “爸你别总是把我想的那么无赖好吗?我找李嫂可不是要吃的,而是我有女孩子家的事情,要找李嫂讨教讨教”

  夏鹏面色一僵,很是尴尬,随后怒恼的瞪了女儿一眼,提醒道:“你妈今晚会回来。”

  李嫂面上红红的,自然听出了大老爷话语里隐含的意思,不着痕迹的把挽在她臂弯的手给拉开,对父女两人道:“老太爷让我去叫周警卫员。”

  “我和你一起去。”她正事还没办成呢!

  看着女儿再度挽上李嫂的胳膊蹦跳着走开,夏鹏没好气的摇了,暗叹妻子总是以事业为重,害得女儿现在和她都不亲了。

  有什么小秘密,有什么女儿家成长中的问题,妻子总是缺席了女儿的成长,成天的同那些埋在地底下的死物打交道,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在家的时间加起来从来不会超过三个月。

  夏鹏很是感伤。

  李嫂在花园里找到正在巡视安全工作的周警卫,迎上去笑意盈盈的传达着老太爷的话:“周警卫,老太爷有事找你,让你去一趟。”

  周警卫愣了一下,点了点头。

  “收到,我这就去。”

  周警卫离开后,夏沐川见花园里没有别的人了,顿时拉着李嫂的手,左右摇晃死缠烂打,撒娇卖萌的向李嫂打听爷爷的事情。

  “我的好李嫂,求求你告诉我吧!爷爷他怎么这几天都不怎么理我,总是把他自己一个人关在二楼房间里。你可别骗我,我可是听到你给爷爷念过关于萧玖的新闻报道,爷爷怎么突然间反常的关心起娱乐圈的人了呢?爷爷打听萧玖究竟是为什么?”

  李嫂被这一连串的问话,弄得脑袋发蒙。

  “我的呀不是李嫂不肯告诉你,而是我一个帮佣那里能知道老太爷的心思再说我哪里给老太爷念过什么萧的人了?肯定你是听错了,下次可别再去偷听,要不然被老太爷发现了,你肯定会脱成皮的”这小祖宗也真是太胆大了,要是被老太爷抓住,肯定不会轻饶的。

  夏沐川顿时就哭丧着脸,双眼泛泪,伤感的看着李嫂道。

  “哼李嫂你骗我,你不疼我了吗?爷爷这么大年纪了,我作为孙女担心他的身体,就算偷听被抓住了要接受惩罚,我也心甘情愿我真的很担心爷爷的健康,这段时间,他每顿吃饭同以前比起来,明显多了大半碗,爷爷身体机能都衰老了,我害怕爷爷有什么烦心事,这才暴饮暴食。”

  见到小公主一哭,李嫂慌了手脚,赶紧手忙脚乱的从衣服口袋里掏出纸巾,小心的要替夏沐川擦拭眼泪,可一见夏沐川哭得更凶了,一咬牙,最后就隐晦的透露了些许。

  “沐川啊,李嫂怎么会不疼你呢!只是这事老太爷有过交代,不能外泄,你刚才没听错,我能说的,就只有这么多快别哭了,还有啊,我是真的不知道老太爷的用意。”

  夏沐川微微侧头避开李嫂的动作,一副赌气的模样。

  “快擦擦,再哭下去,眼妆哭花了,小公主就要变熊猫了”李嫂逗趣的调侃活跃气氛。

  明知道这小丫头是在假哭撒娇,可却就是舍不得让小丫头掉眼泪,毕竟是她一把屎一包尿给照顾到这么大的,照顾小丫头,可比照顾她自己家的儿女时间还要多,在她心里,小丫头除了不是她十月怀胎生下来的,除了她没有付出金钱培养,可以说,同她儿女的地位是一样的。

  夏沐川又哭又笑的瞪了李嫂一眼,随后一把抢过李嫂手里的纸巾。

  “李嫂你就会欺负人。”

  “好啦好啦,我得赶紧回到老太爷那里,万一老太爷从窗户那里看到了怎么办?指不定就会对我起疑的,谁让你这个小精怪总是喜欢缠着别人打破砂锅问到底。”

  李嫂安抚了一番夏沐川后,便急忙忙的转身回去。

  夏沐川捏着手里的纸巾,怪异的一笑,随后朝着老太爷二楼所在的房间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