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重生之另类女神 > 第七十一章 萧玖,我答应当你男朋友

第七十一章 萧玖,我答应当你男朋友

  现在的媒体记者们,最想采访萧玖的问题是什么?

  当然是想要采访萧玖,对于这一次被掏心狂魔杀人犯的挑衅,萧玖究竟是否同对方曾结怨过,以及对那些被害者和家属有何看法和表示。

  可惜。

  昨天萧玖在机场,只是简单的简短的澄清了和掏心狂魔并不认识,然后任何问题,就都没回答,一切都推到过几天的记者发布会再一一回答。

  傅媚儿的家中。

  萧玖一边吃着水果,一边看着电脑里在她离开的期间发生的凶案现视频和图片。

  视频里,被掏心的死宅胸口虽然做了模糊处理,但却依旧能看到那血肉模糊的瘆人鲜血,还有死者身旁用鲜血写在地面上的挑衅血血字,胆小的人看了,简直毛骨悚然。

  比如此刻的傅媚儿。

  视线在电脑上飞快的瞄上一眼后,就不敢再看第二眼。

  收回视犀当看到萧玖一边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脑,一边咀嚼着通红的西红柿,看着萧玖口中鲜红的汁水,傅媚儿身子一颤,开始抗议了。

  “萧玖,你能别一边吃西红柿,一边看这么血腥的东西好吗?你也太重口味了,看着这些画面你都能吃得下去”

  她早就想遁走了,可却让萧玖这个现代文盲,别说捣鼓电脑了,连字都认不全几个,所以她只得在一旁随时待命,替萧玖查找那些视频和图片。

  听到傅媚儿的抗议,萧玖正往嘴里放西红柿的动作一顿,侧头看向皱眉怕怕表情的傅媚儿,颇为不解的纳闷正色道。

  “你也太矫情了”

  “我?矫情?”傅媚儿不敢置信的指着自个的脸。

  萧玖继续冷冷的替傅媚儿做了进一步的解释。

  “肯德基的那些油炸的东西看起来金黄金黄的,尤其是鸡翅,同你拉屎的颜色和形状都差不多,还有那些黑椒牛排什么的,也同你拉屎的颜色很相似,怎么刚才看你,你却吃的很香?”

  傅媚儿傻眼了。

  居然还能这么比喻?

  正坐在沙发边吃外卖肯德基的易浩野,手里拿着金黄的鸡翅,嘴里刚喝的一大口可乐还没咽下,听到萧玖这形容,顿时就喷了。

  “噗咳咳”

  “萧玖,你这个重口味,你这么一形容,你还让不让我以后好好吃东西了?”傅媚儿越想越觉得恶心,越想越觉刚才吃的那些,同萧玖形容的很是相似,胃里一阵翻腾,已有作呕的冲动。

  易浩野默默的放下鸡翅,看着萧玖不说话。

  三人打闹了一番后。

  萧玖的视线从电脑屏幕上移开,连西红柿也不吃了,走到沙发处,满脸的凝重,随后对傅媚儿和易浩野道。

  “这半个月,把我的工作暂时都推了吧。”

  “为什么?”傅媚儿很是不解,看向萧玖严肃的分析道:“现在外面媒体记者们,民众们,都对你这一次撒哈拉沙漠真人秀充满了好奇,我正准备让你参加一个综艺节目,趁机把掏心杀人犯的事情压下去,你却说把工作推掉?你怎么想的?若是不把那些黑子们压一压,你什么工作又不接,又不正式出面澄清,现在外面都以为你是心虚,认为你真的和掏心杀人犯认识或者是结怨什么的?”

  易浩野拉了拉傅媚儿的手:“先听听萧玖怎么说?”

  萧玖做事。

  虽然有时真的对一些常识不怎么清楚,但却遇事每每都有独到的见解和处理,然后化险为夷,易浩野相信,萧玖肯定是已经想到了什么办法,来应对这一次的污蔑危机。

  萧玖并没有急于解释,而是伸手把茶几上半杯可乐,瞬间打翻在茶几上。

  傅媚儿和易浩野两人被萧玖弄得有点懵

  “可乐放在茶几上,自然就有不小心打翻的情况存在,想要不弄脏茶几,这很简单,把可乐丢在门外的垃圾桶,就能彻底解决这个难题。”萧玖缓缓道。

  听着的两人都不是笨人,自然立马就听出了萧玖话里的意思。

  “你的意思是”傅媚儿有点不相信的看向萧玖。

  萧玖笃定的自信道。

  “我要亲自把那个掏心变态给揪出来。”

  “就你?破案抓犯人?”

  没搞错吧!

  是她幻听了?

  还是萧玖在异想天开?

  易浩野很显然也不赞同萧玖的做法,于是耐心的给萧玖细细分析着。

  “萧玖,破案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这段时间,警察在市区各个偏远的街道和公园,全都部署了夜间巡逻警察,可每隔十天,却依旧继续上演掏心弃尸案件,术业有专攻,连那么多警察都没有找到线索,我们平常人就更加难以办到,有些事,不是你想努力就一定能办成的。”

  萧玖很执着:“这件事,我一定要去做。”

  傅媚儿看着萧玖,无可奈何。

  别看萧玖一般情况都听她的,可一旦萧玖决定了的事情,就再难以更改。

  易浩野也觉得萧玖太过于自负了。

  可两人都拿萧玖没办法。

  突然。

  门铃响了,有人来访。

  “谁呀?该不会是混进来的记者吧?”傅媚儿不想再同萧玖对峙下去,没好气的起身前去开门。

  透过猫眼往外一看,傅媚儿呼吸一滞。

  是他!

  门外的顾未觉得很是纳闷。

  明明听到门里边传来脚步声,为何却好一阵不开门?

  难不成以为他是混进来的记湛或者是坏人?

  可想想里面的人能够猫眼看到他,为什么却不开门呢!

  想了想,顾未又继续敲了。

  咚咚咚。

  “你好,我仕未。”顾未自报姓名。

  门里的傅媚儿飞快的调整了一部表情,再整理了一下衣物后,这才打开门。

  “是你呀!快请进。”傅媚儿笑容得体的侧开身子,着顾未。

  怎么才二十多天没见,就消瘦了很多?

  而且精神看着也不怎么好。

  双眼布满了血丝。

  顾未向傅媚儿点点头,随后歉意的表明了来意。

  “你好!再次上门打扰你了,我是来找萧玖的。”

  “喔快进来吧。”

  朝萧玖走去的顾未,并没有发现身后傅媚儿脸上的笑意变淡了些许。

  萧玖看到顾未进来,意外了片刻,随后起身迎了上去。

  “你怎么来了?”

  “请你吃饭,上次你有事急忙忙的走了,我话还没跟你说呢!”顾未的视犀灼灼的停留在萧玖脸上。

  萧玖想了一下,随后点头同意。

  “行,等我五分钟,我上去收拾一下。”

  萧玖离开后。

  傅媚儿扫了顾未一眼后,客气问道。

  “要喝水吗?”

  “不用,谢谢。”

  “今天看你,怎么感觉消瘦了不少?”

  顾未一愣。

  随后客气道“这段时间工作有点辛苦,没怎么休息。”

  易浩野扯了些纸巾,一边擦拭茶几,一边打断了傅媚儿和顾未的对话,面色凝重的对顾未道:“顾先生,你是萧玖的朋友,能不能帮我们劝劝她。”

  “怎么了?”顾未眉头微蹙,不解担忧道。

  傅媚儿抢先一步对顾未说道。

  “萧玖推掉了半个月的工作安排,说要亲自去找掏心杀人犯。”

  易浩野目光淡淡是扫了傅媚儿一眼,看得傅媚儿冲他讪讪一笑。

  顾未大惊。

  这个杀人凶案,震惊了全国。

  在警方诸多撒网式的排查和巡逻下,却依旧没能阻止杀人者行凶,可见那个掏心杀人犯,应该是有着很强的反侦察能力,同这样藏在暗处的凶手较量,即便是萧玖功夫再好,可却也不一定架不住那些阴损的暗招。

  “我会劝劝她的。”正当顾未说完这话,楼上换好衣服的萧玖便走了下来。

  萧玖的五感过人,自然听到了刚才楼下三人的对话,走到傅媚儿和易浩野面前,表情很冷很骇人。

  “以后有什么工作上的事,你们自己和我直接沟通就成,不要随意去麻烦别人。”

  这话,萧玖说得有点重。

  两人都听懂了萧玖话里的隐含的意思。萧玖不想工作上的事情,被两人拿出来随意告知外人,也可以说,刚才他们两人都有些违背了职业守。

  万一告知的对方不可靠,泄露了消息怎么办?

  傅媚儿咬唇点了点头。

  易浩野面色很是难看,刚才他本不想说的,可,可一看到媚儿。

  听到萧玖这话,顾未硬朗的俊脸上,笑意顿时凝固。

  萧玖本意是心里烦躁,觉得两人告诉了顾未,耳朵又会被人唠叨,烦人。

  当着傅媚儿和易浩野的面,萧玖不想再解释,当然,她自然也看出了顾未的尴尬,冲顾未点点头道:“走吧!”

  “嗯。”顾未应了一声,随后看向傅媚儿和易浩野挥挥手:“今天多有打扰,我先走了。”

  当萧玖和顾未走到大门口时,萧玖突然脚步一顿,迅速的转身看向客厅里的两人,冷声且严肃的叮嘱着。

  “这半个月,你们两个最好不要到处乱赚无论去哪儿,都给彼此做个伴,我担心对方见我回来了,会对你们下手。”

  前世那个人间地狱的末世,心里扭曲变态的人多的是,所以,对于掏心杀人犯的心里,萧玖还是能摸索到一些,要是她是掏心变态,她也会在目标人物回来后,先弄死目标人物身边最亲近的人,给目标人物一个下马威。

  两人顿时面色一白,很显然,经过萧玖的提醒,两人也想到了或许有这种可能。

  “我们知道了,你,你在外面也小心点。”傅媚儿同样担心的对萧玖提醒着。

  最让傅媚儿担心的时,万一萧玖发现了嫌疑人,贸然追过去落入了对方的陷进可怎么办。

  “我知道。”萧玖应了一声后,便随同顾未离开了。

  易浩野和傅媚儿神情难看的在沙发上坐了许久,最后易浩野率先打破了沉默。

  “你喜欢他?”

  傅媚儿瞳孔一缩,随后一脸莫名的看向易浩野:“没听懂你在说什么。”

  一起长大的发小,一起同班同桌了这么多年,易浩野怎么可能看不出傅媚儿刚才那一瞬的心虚以及伪装。

  易浩野自嘲一笑,冷冷的吐出了两个字:“顾未。”

  傅媚儿低头把玩着手机的指尖一僵,随后抬头迎上易浩野的目光,有种秘密被人戳破,怒而索性不再隐藏:“是又怎样?他未婚,我未嫁,为什么不可以喜欢?”

  易浩野真没想到,媚儿会承认得这么痛快。

  “可他喜欢的是萧玖,难道你看不出来吗?”易浩野情绪激动的站起身质问着。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难道媚儿真的那么喜欢顾未?

  傅媚儿顿时红了眼眶。

  也站起身丝毫不让的冲易浩野大吼道:“就是因为知道他喜欢的不是我,就是因为知道我和萧玖的关系,所以我才这么辛苦的忍着。”

  她不想破坏和萧玖的友情,可爱情来的这么突然,她自己也没有料到会对还没见上几面的男人,就动心暗恋起对方来,而且越是压抑自己,告诫自己不可以,可内心却不受控制,脑袋也不受控制的总是会想起顾未,想起顾未伟岸挺拔的身体,在意心痛顾未看向萧玖时的隐晦爱意。

  易浩野看着默默痛哭的媚儿,心如刀绞。

  这世上,有什么爱,能比得上站在心爱之人的身旁,看着心爱的女人对另一个男人动心,对另一个男人伤神痛苦流泪。

  “媚儿,为什么这么多年,你都从不回头看看我?我爱了你。”易浩野表白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媚儿打断。

  “对不起。虽然接下来的话,可能会很伤人,可伤人的话,总比强行把我们绑在一起,今后都彼此痛苦的好,不爱就是不爱,在我心里,你一直都是我最好的男闺蜜,最好的朋友,我对你,没有心跳加速的感觉你知道吗?我不想欺瞒你,也不想违背我自己的真实情感”

  “可你对顾未也不是爱。你只是喜欢上了他的职业,喜欢上了他的强壮身体,让你觉得有了保护欲,让你觉得有了安全感,可这都只是因为你小时候的遭遇,而引发出的不理性执念而已,这并不是男女之爱。”易浩野泛红了眼,大声嘶吼反驳着媚儿。

  想着媚儿小时候生父早亡,跟随二嫁的母亲到了一个酒鬼赌徒的家里生活。

  酒鬼赌徒继父赌输了,会连着母女一起打。

  酒鬼赌徒继父喝醉了,还是会连着母女一块打。

  媚儿的六岁之前,生活在父慈母爱的家庭,像个小公主一样。

  而在六岁至十五岁这九年时间里,却一直生活在家暴以及随时会被继父欺辱的惶恐日子里。

  她说喜欢上顾未,其实只是在寻找逃脱童年阴影的避风港,那绝对不会是爱,一定不会是爱的。

  他也曾想依照媚儿的喜欢,去当一名军人,可却因先天体弱外加哮喘,这才没法当兵,没法当警察,只能从事文职工作。

  就在易浩野陷入记忆中时。

  媚儿眼中含泪坚定道:“有你说的那些优点,就已经足够了。”

  易浩野顿感晴天霹雳。

  。

  萧玖和顾未在火锅成立吃饱喝足后,这才慢慢的在喧嚣的一小公园里散步。

  只是,萧玖心里很纳闷。

  也不知道今天顾未怎么回事儿,刚才吃饭,一直都心不在焉,饭也没怎么吃,整个人精气神都很差,泛红的双眼,好似已经很久没有好好休息过。

  想了想,萧玖主动开口道:“有什么事现在总可以说了吧!瞧你精神不怎么好,还是说完早点回去休息比较好。”

  听到萧玖如此关心自己,顾未眼角顿时就染上了几分笑意,微微勾起的唇角,泄露出此刻他的心情非常好。

  心念一转,于是对萧玖提议道:“这段时间,心里一直有件事困扰着我。陪我过几招发泄发泄吧!”

  萧玖本来想着赶紧送走了顾未,好去查找线索,谁知却听到顾未这一番可怜巴巴的话,原本她就不是个心软的人,可想到顾未也曾三番两次帮过她,抱着回报回报对方的念头,便点头答应了。

  “行。”萧玖顿时就把帽子摘掉,手机丢在一旁的花台上,开始伸展四肢活动起来。

  顾未忍俊不禁。

  萧玖这个,还真是。

  性格利落大方得像个男人一般,真是可惜了,没有到部队去,要是去了

  转而想想,要是去了,他还不一定能认识到萧玖呢!

  “要是你打赢了我,我就答应你一个要求。”顾未一边挽着衣袖,一边对萧玖漫不经心说道。

  “。”打个架还这么多要求,烦不烦。

  不过想想看,打赢了他,她就能提要求,这多好的事呀,于是点头痛快的答应了:“一言为定。”

  虽然暂时没想好什么要求,先欠着也好呀!到时候需用的时候,就提要求也不迟。

  “一言为定。”

  话语刚一落,两人顿时就展开了交手。

  你一拳,我一脚,路过的人,只看到两人的身影迅速的转换着,招式压根就看不清楚,只能看到一道道留下的残影,于是聚集在公园的人,越来越多,有些人,甚至掏出手机,开始摄像拍照起来,想要记录下这精彩的一幕发到网上去。

  “咦那女的怎么晃眼一看,好像萧玖哟!”有一老花眼的大妈,突然不确定的对身旁老伴儿说着。

  “哇呜大娘你不说,我还真没注意到,看身形,真的很像啊,而且,还这么厉害,瞧瞧同她交手的高壮男,可没占到一点便宜。”

  一个萧玖的忠实粉小姑娘,咪着眼睛看了萧玖好一阵,这才确定真的是偶像,越看越觉得情况不对,于是赶紧掏出电话。

  “天啦,该,该不会是萧玖遇上坏人了吧!不行,我得赶紧报警才行。”手指哆嗦的飞快拨通了报警电话。

  围观的人群,一听小姑娘说有可能会遇到了坏人。

  于是乎。

  围观的人群,顿时就炸开了锅。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天啦,该不会,该不会是萧玖遇上那个掏心杀人魔了吧?”

  “不行,我得赶紧走。”

  “吓死宝宝了。那男的,真是越看越像坏人,偶像再见,不是我怕死,而是宝宝没有偶像你那么厉害,别说大坏人,就连自保都能,我还是先遁了。”

  刹那间。

  抱着小孩的,搀扶着头发雪白老奶奶的中年人,还有一些胆小怕死的,全都飞快的跑开了,生怕迟一步,就会被殃及池鱼。

  有些胆大,有些盲目崇拜的,还有那喜欢看热闹的,都留了下来,看着落荒而逃的众人,鄙视的不屑冷冷嘲笑着。

  “真是胆小鬼。”

  “就是啊,我们萧玖这么厉害,才不怕什么坏人呢,我赌不出五分钟,一定会把那个大个男给打趴的。”

  “我怎么觉得,和萧玖打斗的那个男人,长得倒挺帅的,身材也好,哇呜,瞧瞧那会动的肌肉,简直要迷死我这个宅女了,要是真的不是杀人犯,我一定倒追”

  人群纷纷议论。

  萧玖和顾未打得不可开交。

  萧玖本就是抱着必赢目的,自然不会对顾未相让。

  当然,她的实力,她最清楚,在不重伤顾未的前提下,拳脚招呼在顾未身上,那滋味,只有顾未本人才能体会其中的酸爽。

  顾未在和萧玖第一招较量上时,很是意外,萧玖的力道和速度,又精进了不少,仅仅一招,就能让他明白,他绝对不会是萧玖的对手,而且,这还是在萧玖实力有所保留的情况下。

  萧玖的招数,简单直接,招招都是朝致命的部位展开攻击,虽说大部分,都被顾未化解或者是避开,可在同萧玖肢体碰撞上后,顾未觉得,就好似撞击在了寒铁上一般。

  五分钟后。

  顾未被萧玖宛如铁爪一般的五指,锁住致命的咽喉处。

  萧玖冷冷眸子,微微眯起,然后评判了这一次较量的最终结果。

  “你输了。”

  顾未憋得脸色青紫,眼里不仅没有挫败,居然反常的隐含笑意,还冲萧玖点点头。

  搞什么鬼?

  萧玖突的松开顾未,刚准备转身去拿手机和帽子,不料居然看到顾未身子往下一滑。

  “怎么了?”萧玖脸色一变。

  暗道刚才她也没怎么用力呀!

  萧玖有点郁闷了。

  赶紧伸手就要去搀扶顾未,没想到,顾未却躲开了手臂,咚一声,单膝跪在了萧玖面前。

  围观的人群,顿时就被这一幕大反转惊得齐齐吸了一口气。

  萧玖却懵圈了。

  不悦的皱眉看向顾未,冷冷的声音,带着训斥的怒意。

  “你干嘛?男子汉大丈夫,输了也得顶天立地的站着,你跪下做什么?”

  面对萧玖的怒火,顾未却咧嘴略带羞涩的一笑。

  萧玖被顾未这一笑,弄得顿时头皮发麻。

  该不会这么倒霉,刚搞定了姓祁的神经病,就又来了一个姓顾的神经病吧!

  “萧玖,刚才我们约定过,若是你打赢了我,我就答应你一个要求,你也是同意了的,对吗?”顾未再次对萧玖重申刚才的约定。

  萧玖还是摸不着头脑,搞不懂顾未的用意,于是,萧玖有点焦躁了,但还是极力的忍耐着,面瘫着脸点了点头。

  “我是同意了,你究竟想说什么?”

  顾未咬了咬唇,憋住了一口气,涨红了脸,仰头看向萧玖掷地有声的高声道。

  “我答应做你的男朋友。我们以结婚为前提,交往吧!”

  说完之后。

  双眼一眨都不眨的紧张盯着萧玖,忐忑的等待萧玖的答复,放在身体两侧的手,紧握成拳微微,可见此刻顾未有多紧张。

  围观的人群,顿时炸开了锅。

  各种惊呼声,手机照相机的咔咔声,可这些,却丝毫都不到顾未的耳里,顾未心口咚咚咚的急促跳动着,这一刻,等待萧玖答复时刻,简直比潜伏了三天三夜执行任务发现目标时,还要来得紧张,还要来得激动,还要来得难熬。

  萧玖用手揉了揉太阳。

  她真的被顾未这一番话弄得脑子有点短路了,请原谅她不高的智商,这弯弯绕绕的绕了好几圈,她一时片刻还真理不清楚怎么回事儿。

  萧玖烦躁的使劲一把提起顾未:“先起来再说”

  顾未见萧玖不答应,顿时身子又王下沉。

  萧玖怒了:“你,给我立正站了再说话。”

  人群被萧玖这口气吓得一抖。

  “怎么办我好喜欢,好喜欢萧玖的霸道女王范。”

  “我有种,有种脸红心跳的感觉,一股王霸之气迎面朝我扑来,有种要被掰弯的预感,可是,为什么我控制不住自己,控制不住我的激动呢”

  “好可怕!玖玖霸气侧漏,快吓死宝宝了。”

  人群窃窃私语着。

  顾未看到萧玖对他凶,反而心里踏实了一些,紧张的仰头含笑望着萧玖。

  “你让我先理理思路。”萧玖比了个暂停的手势,让顾未住嘴。

  刚开始是怎么来着,好像仕未说,要比划比划,然后说要是她赢了,顾未就答应她一个要求,可她并没有提什么要求呀?

  蠢玖玖,刚才姓顾的在给你下套,你这都看不明白啊!这么弱,还想追求你,简直不自量力,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墨墨对萧玖的智商,已经有点绝望了。

  当然,对于宿主智商的这个问题,为了自身的利益,墨墨可不敢说出来,毕竟还要靠在宿主给它赚取信仰值,它才不会过分的去得罪宿主呢!

  墨墨的这一番话,顿时犹如醍醐灌顶,让萧玖终于理清楚了。

  原来如此

  只是。

  顾未怎么会如此厚脸皮,居然对她有了那种心思?

  略思片刻,萧玖在脑子里组织了一下语言,然后想了一个比较委婉的拒绝方式。

  “顾未,很抱歉,男女感情,这并不在我的奋斗目标范围内。”这是大实话,萧玖并没有撒谎。

  顾未明亮的眸子,顿时暗了下去,满脑子都是,萧玖拒绝他了,拒绝他了。

  萧玖从来都不是拖泥带水的性格,有什么话,当时说开了就成,不喜欢搞什么模棱两可。

  “若是你愿意,我们依旧还是朋友,若是你不愿意,就当我们从未相识过。”

  听了这话,顾未顿时迅速清醒反应过来。

  “不萧玖,我愿意等。你什么时候达成目标,我都等你”

  顾未只听到了萧玖前半部分话,却忽略了最后那一句最为重要的。

  萧玖愣了一下。

  前世今生,她还真没被男人表白过,而且还是这种比较优秀的男人。

  听到顾未如此这般说,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

  但有一点,她是很清楚。

  她是绝对不会谈男女感情之事的。

  钱,她能挣。

  房,她买的起。

  车,她也买的起。

  至于组成家庭生个孩子,呵呵

  她连自己活多久,都要挣扎想尽办法去赚信仰值续命,她承认,她从不是个烂好人,更不是个会为别人无私奉献的人。

  哪怕那个人,是她的孩子也一样。

  她不相信亲情,更不相信爱情,她只想活着,好好的活着。

  活着享受前世从没吃过的美食。

  活着享受这一世的太平盛世。

  活着享受慢慢老去的过程。

  她的人生,她不想让任何人参与。

  丈夫,孩子,她都不需要。

  萧玖没有给顾未留一丝余地,果断的拒绝。

  “对不起,我的目标很难达成,而且,我刚才已经说过,我从没想过要谈男女感情的事。”

  顾未不敢置信的看着萧玖。

  萧玖话语里的决绝,他能听出,萧玖不是在开玩笑,也不是敷衍他。

  艰难的看向萧玖不死心的问道:“你是独身主义湛”

  这话浅显易懂,萧玖觉得这几个字,简直很是绝妙的形容了她的打算。

  “对,我只想独身自由自在的活着。”

  说完。

  萧玖就看到顾未傻愣愣的矗立在面前,有些事情,不是安慰几句,就能让别人很快释怀的,而且,她不想给顾未希望,走到花台爆拿好手机和戴好帽子后,头也不回的对顾未道。

  “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顾未一听萧玖要赚顿时就侧头看了过去,看着萧玖的背影,哆嗦的嘴唇,犹如千斤重,捏紧的双拳,松开又捏紧,捏紧又松开。

  很显然,此刻的顾未,心里很是挣扎。

  可是,却无计可施

  直到萧玖即将走远时,顾未终于发出了声。

  “萧玖,理念总会随着时间推移而做出改变的,我是不会放弃的,我会等你,一直一直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