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重生之另类女神 > 第六十四章 整蛊祁少反被连累

第六十四章 整蛊祁少反被连累

  萧玖丢给祁少一个无聊的眼神,随后颇为不耐烦道。

  “怎么废话那么多?都快饿死了,赶紧点菜。”

  祁少举起双手做投向状。

  “好,听你的。”

  对方如此痛快的答应,不知为何,看着祁少这笑容,总感觉浑身没对劲,莫名的居然起了些许鸡皮疙瘩。

  神经病!

  祁少飞快的在手机上大致查了一遍,这才恍然大悟,原来火锅是这种吃法。

  “笃笃笃。”

  “请进。”祁少拿起菜单,头也不抬道。

  服务员端着一托盘各种小碟,以及调味料进来了,动作飞快的把托盘里的东西放下后,语速极快对两人介绍着。

  “打扰了,这是你们的调味料,可根据你们自己的喜好添加,请问你们点好菜了吗?”

  萧玖好奇的伸出手指,每样东西都尝了尝,不外乎就是糖,盐,醋,鸡精味精和剁碎的小米辣,以及切碎的怪味碎菜和葱花,另一个瓶子里装的耗油,可惜萧玖不认识。

  脑中灵光一闪。

  想到了一个整蛊神经病的办法。

  “多点些肉。”说话的同时,萧玖颇为自然的开始捣鼓两人的调味料。

  “好。”祁少冲萧玖笑了笑。随后对服务员道:“稍等片刻,马上就好。”

  服务员站在一旁看着祁少写下的点菜数量,尤其是各种肉类后面的数字,看得服务员简直心惊肉跳。

  余光瞄了一眼两人,觉得这两人的身板,怎么看都不像是能吃下这么多东西的,果然,有钱人的世界,她这个端盘子的服务员懂不起。

  就比如很多女明星来大吃大喝后,很快就跑到厕所去催吐了,所吃的东西,其实就只数了个嘴瘾而已。

  “就这些,麻烦快点,谢谢。”祁少把手里的菜单递给服务员。

  “好的。”服务员拿走菜单的复印页飞快的离开。

  萧玖正准备给两人碗里加葱花,突然,手一顿,指着切碎的怪味臭菜,看向祁少正儿八经的问道:“你要加这个吗?”

  反正她刚才闻了一下,那味道,简直是臭的太特别了。

  祁少一怔。

  突然间,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

  看萧玖对那个碎菜一副厌恶的样子,肯定就是不好吃了,祁少很快道:“不用,加点葱花就好。”

  萧玖依言给两人碗里都加了葱花,动作自然的随手把其中一碗递到祁少面前,颇为不爽道。

  “老实说,你是不是收买了剧组的什么人?我一收工,就立即给你通风报信了?”

  祁少是多么精明腹黑的人啊!

  见萧玖转移话题,顿时就察觉到了不对劲。

  反常即为妖。

  萧玖肯定在碗里捣鬼了。

  对上祁少那怀疑审视的目光,萧玖很是不爽的把祁少面前的碗给拿了回来,目露讽刺道:“怎么?怕我下毒啊?”

  “瞧你说的,就算是你下毒了,我也照吃不误。”祁少反驳的同时,赶紧讪笑着伸手去拿,却被萧玖动作迅速的避开。

  “要么你自己重新弄,要么你在两碗中二选一,这该放心了吧!”萧玖把两碗齐齐放在祁少面前。

  祁少自然不可能自己去弄,在萧玖讥讽的白眼中,讪笑着随意拿了一碗。

  萧玖:呵呵跳挑来挑去,还不是拿回了最开始的那一碗

  很快。

  鸳鸯锅底端上来了。

  所点的菜,肉,也全部端上桌了。

  看着满桌子的新鲜蔬菜,两人都觉得很是稀奇。

  萧玖甩开膀子吃得满头大汗,而且专挑重口味的麻辣红汤吃。

  祁少则颇为斯文的专吃白味清汤,而且吃得最多的,是蔬菜,只是,就算吃得再慢,鼻头,额头上的汗珠,奇怪的居然比萧玖还要多。

  萧玖此刻心里却开始犯嘀咕了。

  这神经病,究竟是怎么办到的?

  她给姓祁的碗里,各加了六七勺盐和味精,还有那辣死人的小米辣,他居然全都给吃光了?

  这完全不符合人类味觉承受的范围呀!

  很快。

  两人把一桌子菜全都扫光后,祁少掏出手绢擦拭着额头总结道。

  “这火锅吃起来大汗凌厉,浑身都热乎,最适合冬天吃了。”

  “是啊,冬天吃最舒坦了。”

  “服务员,结账。”

  当服务员拿着账单进来,看见桌子上连一片菜叶子都不剩,捏着账单的手紧了紧。

  “先生,你们一共消费了五,五千一百块。”服务员声音有点抖。

  这可是足有**个壮汉敞开肚子吃,才能消费的了这么大的金额啊。

  这两人,究竟是干什么的?

  祁少数了五十五张毛大爷:“不用找了。”

  “谢谢先生。”

  拿着小费,服务员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突然开始担忧起来。

  这两人不会被,被撑死在路上吧

  祁少打开副驾的车门:“我送你回去。”

  “嗯。”萧玖高冷的坐上了副驾。

  刚关上萧玖的车门,祁少突然间一手按住胃部,一手撑在车门上,很是难受的弯下腰。

  萧玖侧头看向祁少,很是镇定的问道:“怎么了?”

  祁少倒抽了好几口气,这才抬头看向萧玖。

  “没什么,胃痛的老毛病估计又犯了。”

  萧玖内心顿时欢呼起来。

  胃痛好啊!

  她刚才差点还以为神经病是铁打的胃,原来只是时间没到而已。

  神经病!

  让你当初打得她内脏重伤。

  让你当初打得她口吐鲜血。

  今天也要让你尝尝疼痛的滋味。

  心里欢呼,面上却丝豪不露破绽,看向祁少道:“车上有药吗?”

  “没,许久没犯,没备”

  胃部一阵阵抽搐的,祁少用手揉了片刻后,这才略微缓解了些。

  “你行吗?不行的话我自己打车回去。”萧玖作势要去拉开车门。

  祁少一掌便把刚推开一条缝的车门给关闭上,坚持道。

  “已经好多了,我送你,再说现在太晚了,你一个人坐车也不太安全,车子也不是很好打。”

  要的就是这句话。

  “好吧,听你的。”萧玖一副无奈的样子。

  可惜。

  千算万算,萧玖整蛊祁少,没想到,最后却来了个惊天大逆转。

  平常回家的哪条路,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故,封路了,所以祁少就选择了另一条较为偏僻的道路,谁知道,半途祁少胃越来越痛,别说开车了,整个人连坐都坐不住了,把车停靠在路爆双手死死按住胃部,脑袋趴在方向盘上。

  “喂,快起来,别装了。”萧玖用手指头戳戳祁少的肩膀。

  “嘶别动我,让我就这么待会儿”祁少语气是从未有过的虚弱。

  姓祁的难受。

  她就开心了。

  想当初要不是她有异能修复内脏,被姓祁的打得至少要在躺十天半个月。

  这个仇。

  她是绝对不会就此轻易算了的。

  “是你说要送我回家的,你把我扔在这里算怎么回事?明天一早我还得拍戏呢!”萧玖不依不饶道。

  “先让我缓缓”祁少抬头看向萧玖歉意道。

  “别装了,胃痛能有多严重?既没流血,又没有伤口,更没有伤筋断骨,想当初你三番两次对付我,把我打得都吐血,我也没你此刻这么没用好吗?”

  瞬间。

  祁少脑瓜就明白了一切。

  小野猫果然野性十足,睚眦必报啊!

  这是在记恨他当初伤了她,在打不过他的情况下,今晚就趁机使了阴招,难怪他吃的时候,明明没有吃红锅里面的,却依旧感到胃时不时的,而且他的碗里,那碎碎的红色东西,压根就不是西红柿,而应该是辣椒。

  “还记恨我呢?”

  萧玖面无表情:“当然。”

  “那现在报复回来了,开心吗?”

  “当然开心。”

  祁少又痛得抽了口冷气,五官都纠结在一起了,可见痛得真是难以忍受了,额头豆大的汗滴唰唰往下流,扯出一抹难看的笑容,对萧玖道。

  “既然开心了,那能不能求你一件事?”

  萧玖连听的兴致都没,果断拒绝:“不能。”

  “送我去医院”话还未说完,脑袋一栽,重重的撞击在车门上。

  “咚”

  这可把萧玖吓了一大跳。

  “喂,死没?”

  “”没反应。

  萧玖把手伸向祁少的鼻息下。

  呼吸急促。

  再看看脸色,苍白如纸,冷汗密集。

  萧玖长出了一口气,冷冷的瞥了晕死过去的祁少一眼,随后打开车门,顺着马路一路前行。

  救人?

  呵呵

  她可没兴趣。

  要是姓祁的运气不好,死在车上了,正好除掉了这个神经病,免得给她留下后患。

  要是运气好点,被人发现救走了,那至少也让他遭罪一番,以解伤她之仇。

  要是姓祁的追问怎么办?

  呵呵

  她理由都找好了,就说不会开车,这条路没什么车辆过,所以步行出去找救援。

  怀着愉悦的心情,边走边吹着口哨,心情一好,感觉空气都是那么的美好。

  走着走着,突然,萧玖脚步一顿,满眼戒备。

  这么重的血腥味?

  敏锐的本能一眼望去,前方十米处的阴暗草丛里,一具胸口被掏了一个洞,且浑身是血的男尸躺在哪里。

  萧玖愣了三秒钟。

  飞快的折返奔向祁少处,看着祁少连趴着的姿势都没变,依旧晕着,想了想,萧玖郁闷的走过去。

  打开车门。

  把祁少背在背上,从来时的方向往回走。

  “你,你干什么?”祁少声音很是虚弱,质问的话没什么威慑力。

  下意识挣扎的祁少,屁股瞬间就被萧玖狠狠的扇了一巴掌。

  萧玖没什么耐心的冷声警告着。

  “老实点。”

  担心祁少半途死了,让她没有证人,于是偷偷催动异能,为祁少暂时修复减缓胃部的疼痛。

  祁少变扭的脸上,瞬间一片红霞,就连耳尖,都烫的很是厉害。双腿被萧玖双手手臂死死的固定在腰侧,刚才挣扎时,屁股就被打了,现在他可是虚弱之体,可不敢再继续乱动了。

  这么大年纪,还被打屁股,很丢脸好不好。

  于是,老老实实的趴在萧玖背上,下巴搁在萧玖肩膀处,不解的低声问道:“你怎么又回来了?”

  刚才他撞在车门上时,确实什么都不知道就晕了,可很快,便苏醒了过来,只是由于太痛了,痛得他连一根指头都不想动,萧玖吹着口哨愉悦的离开,他都是知晓的。

  所以,此刻萧玖折返回来,他才会如此意外。

  萧玖气闷的回头狠狠瞪了祁少一眼:“你这个瘟神,遇见你就一准没好事。”

  侧头之时,萧玖鼻尖不小心蹭到祁少额头处,祁少甚至能闻到萧玖鼻息呼出的淡淡馨香。

  不对。

  他不是丧失嗅觉很多年了吗?

  为什么居然会奇怪的闻到萧玖鼻息呼出的馨香之气?

  祁少脑子有点不在线了。没有发现萧玖折返回来的异常。

  萧玖觉得今晚这事,着实太诡异了,得赶快离开这里才行。

  171cm的精瘦身材,背着197cm的祁少,怎么看,怎么都不协调,背了176斤的大活人,可萧玖的背脊,同平时相比,也只是略微弯曲了少许,完全不受影响的疾步前行。

  “你知道我刚才看到了什么吗?”

  祁少这才思绪回笼,听着萧玖口气很是凝重,顿时就觉察到了不对劲。

  “看见什么了?”

  “一具好像被掏了心脏的男尸。”

  祁少愣了一下:“你确定没看错?”

  萧玖被质疑,顿时不乐意了:“我看过的死人不知有多少,怎么可能会看错。”

  糟糕,说漏嘴了。

  背上的祁少眼眸微眯。

  气氛顿时就沉闷了。

  两人都没再开口。

  一个好似刚才那番话没说一般。

  另一个则好似刚才完全没听到似的。

  片刻后。

  祁少语带调侃冲萧玖道:“你害怕我死在车上,没有了人为你作证,有可能会让成为了犯罪嫌疑人?所以这才是你折返回来的理由,我说的对吗?”

  妖孽!

  居然把她心底的想法,全都给猜到了。

  所以说,她喜欢直接用拳头——斗勇;不喜欢和这等心思狡猾,智商超高的人——斗智。

  “是又如何?要我现在丢你下来吗?”萧玖反问道。

  “不要。”祁少顿时就双手揽紧萧玖的脖子。

  下巴靠在萧玖肩膀处,脑袋微偏靠在萧玖后劲,走在了十多分钟,才遇上一辆车,谁知招手拦车,对方一看这两人如此诡异,顿时就踩了油门,一溜烟的跑远了,而两人的手机,也恰巧都没电了,于是,萧玖只好背着祁少,继续前行。

  想着今晚姓祁吃饭时的怪异,萧玖出声问道。

  “你今晚的碗里,我放了很多盐和味精,还有剁碎的小米辣,你为什么明知道如此难吃,而且吃了会胃痛,还如此淡定的全都吃完了?”

  祁少身子一僵,萧玖也明显的感觉到了。

  过了片刻后。

  祁少淡淡的开口道:“我五岁时曾遭遇了一起绑架事故,被解救回来后,就失去了味觉和嗅觉,我闻不到各种气味,更尝不出各种味道”

  平淡的语气,就好似在说一个无关紧要的事情一般。

  只有祁少自己知道,他在赌

  萧玖脚步一顿:“难怪呢!”

  难怪如此变态,居然有着双重人格,估计就是小时候遭遇了不为人知的事故,这才分裂出了第二暴戾人格。

  一路上,两人时不时的聊上几句,足足走了一个小时,才走出那条偏僻的道路,幸亏道路不远处,就有一家公立的三甲医院。

  萧玖背着祁少来到急诊室,亏得晚上急诊室人较少,要不然肯定得被围堵了。

  萧玖把祁少放在椅子声,冲医生说道。

  “医生,麻烦帮忙看看,他胃痛。”

  值班护士看着大力女汉子背着高大男进来,顿时就被这一画面惊得眼珠子都差点掉了出来。

  当萧玖抬起头时,顿时就更加震惊了,激动的猛的起身,结结巴巴道。

  “萧,萧玖?你,你稍等,我这就去叫急诊医生”

  萧玖张罗医生,祁少却靠在椅子上,看着萧玖,苍白的脸上,挂着若隐若现的笑意。

  很快,急诊医生就来了,是一个大约三十至三十五岁的年青男医生,看到萧玖目露意外了瞬间,冲萧玖点点头后,便看向祁少。

  “请这边来躺下,我先初步检查一下。”

  祁少摇摇晃晃的挣扎着起身,仰头看向萧玖,无声求助,可惜,一旁的萧玖却视若无睹,医生赶紧上前搀扶祁少。

  萧玖目光直直的看着医生,不知在想什么。

  祁少躺下后,医生开始用手先在祁少胃部微微按压了一番,得到的答案是痛后,随后又在阑尾,小腹处都检查了一番后,最后开始用听诊器听心跳。

  被一个大男人在身上东摸摸西按按的,祁少不耐烦了。

  “医生,我是胃痛,我没心脏病,没阑尾炎,没肠绞痛。”

  对于祁少的不满,医生颇为儒雅的一笑,随即解释着:“我这也是多方排除,才能确诊啊!”

  经过一番检查,和询问后,才确诊是因为饮食不当,引发的急性胃痛,提出需要住院治疗观察一番。

  “不用,开点药就行。”祁少对医院可不是一般的厌恶,自然拒绝。

  医生脸色顿时就不好了。

  “行,就住院观察。”萧玖看了医生一眼,替祁少强势的做了决定。

  “这才对嘛!”医生脸色好看了一些,看着祁少笑眯眯说道。

  祁少本想拒绝,却被萧玖一个暗示的眼神所制止,想到萧玖从不是一个爱管闲事的人,尤其还是他的闲事。

  此刻执意让他住院,肯定另有隐情。

  当病房里只剩下祁少和萧玖后,还没等祁少开口询问原因,萧玖便坐在床沿,悄声开口了。

  “刚才那个医生,不对劲。”

  ------题外话------

  亲们,留言在哪里呀^*记得看完,要冒泡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