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重生之另类女神 > 第六十三章 两个奇葩凑一起

第六十三章 两个奇葩凑一起

  对于顾家因为她而引起的家庭风波,萧玖自然是丝毫不知,这几天,她在剧组被虐得快要崩溃了,憋了一肚子的火,随时都有爆发的可能。

  傅媚儿和易浩野两人,可乖了,就算萧玖每顿多吃几盒饭,他们也不敢再吭声了,就怕一言不合,就把萧玖憋了许久的怒火给戳爆炸了。

  尤其是接下来这一场要被人调戏的戏。

  月上枝头,灯火辉煌,姹紫嫣红的花园里,人比花娇。

  袁峰扮演的曲昇川生辰,今夜宴请各位皇家兄弟。

  这种场合,自然少不了歌姬美人们的出场献艺助兴。

  今天萧玖所扮演的冷美人,同昔日总是一身白的装扮截然不同,如烈火般的大红薄纱长裙,以及同色系的烈焰红唇,配上那高冷没有任何表情的绝色容颜,把矛盾的冷酷和热情,完美的融合在一起。

  导演激动的搓着双手,围绕着萧玖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番,夸赞道:“完美。”

  赵晴晴双眼泛着羡慕嫉妒之色,娇憨故意没好气的埋怨道。

  “萧玖,你是妖精吗?为什么我们每天在一起,可越是看你,就会发现你比前一天更加美艳倾城?快说,你是不是妖精变的?”

  “老大,你的颜值养叼了我的眼,今后我若是找不到老婆,老大你可一定要负责呀!”黎阳哭丧着脸,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

  萧玖冷冷的瞥了黎阳一眼,淡淡道:“找不到老婆,可以找个老公啊!”

  人群顿时被萧玖的毒舌,给逗得哄笑了起来。

  黎阳则是满脸黑犀嘴唇剧烈哆嗦个不停,双眼圆瞪着萧玖好一阵,可却不敢再说出一个字来。

  多说多错。

  老大话语虽少,可却精简毒辣,一开口,就句句冷刀子直戳人心。

  “……”袁峰感同身受的无声拍拍黎阳肩膀,颇为幸灾乐祸偷笑着。

  “哼。”黎阳一巴掌挥开袁峰的抓子,傲娇的冷哼一声,扭开脑袋。

  哪个女人不爱美!

  哪个女人不想美!

  人,总是随着环境的变化而变化。

  墨墨沉默了片刻,随后有点闷闷道;

  蓝色星球虽说落后了一点,偏远穷苦了点,可还是挺有趣了,要是能够拥有了实体,它就能想去哪儿,就去哪儿,来个环球旅行也不错,当然,最重的一点就是,信仰值什么的,它可以自己去赚取,再也不用总是和萧玖这个没用的绑在一起。

  自由,它想要自由!

  要是它去赚取信仰值,肯定比萧玖这笨蛋赚的更快,更多……

  听着意识里墨墨那没精打采的语调,就好似可怜的孩童一般可怜兮兮的,萧玖想了想。

  让后让你早点凝聚出实体。

  萧玖走神之际。

  人群却沸腾起来。

  “萧玖肯定是妖精变的……让我猜猜看,这么美艳的妖精,难道是狐狸精变的?”一道暗含猥琐的男声紧跟着起哄猜测道。

  围观众人齐齐点头表示赞同。

  自古以来,华国的神话,鬼怪妖精的话本里,出现最多的美艳妖精,十有**,都是狐狸精变的,明明萧玖几乎每天都和她们混在剧组,别说是动刀整容了,就算是微调或者打打美容针什么的都不可能,这一天比一天美,简直就不科学好吗?

  只是,再不科学,也抵不过事实如此。

  别人没有发现暗含猥琐男的色眯眯眼神,萧玖却敏锐的发现了。

  今天她这一身衣服,胸口有点,里面是抹胸,觉察到猥琐男的**视犀萧玖眸子一寒。

  迅速催动异能。

  “啪~啪~”清脆的巴掌声,重重响起,并引起了众人的齐齐关注。

  这巴掌,声音又大又响,一听就是使出了吃奶的劲儿,尤其最为诡异的时,自虐打脸之人,是双手齐齐挥向他自个的脸颊。

  导演距离小吴最近,不仅侧头纳闷道。

  “小吴,干嘛平白无故玩自虐?”

  小吴听到导演的话,看着双手,瞬间懵了。

  刚才怎么回事?

  为什么他突然间自个扇自个的耳刮子?

  难道?

  见鬼了?

  “小吴,发什么愣?怎么回事?”导演见小吴神情没对,担心再次问道。

  不愧是水果台的主持人,应变能力就是快,视线从萧玖抹胸处收回,冲导演咧嘴一笑,油嘴滑舌解释着。

  “呵呵~没事,就是看萧玖的时候,差点被她的美貌给勾得掉了魂儿,幸亏我仅剩的一丝理智赶紧提醒了我,要不然,可就要出糗了……”说到最后一句时,还低头看向处。

  这动作,这看似解释的话语,实则句句暗含色情的挑逗。

  导演什么场面没见过,脸色瞬间就不怎么好了。

  围观者大多脑子都不笨,哪里听不出吴宗华话语里的隐含下流之意,吴宗华本是水果台的第二台柱,主持风格幽默中暗带隐晦的色情和暧昧,靠着一张搏出位的嘴,拥有了一大批重口味的宅男腐女死忠粉。

  主持功底并不太深厚,一人撑不起一档节目,所以一直给另一名从基层走上来的暖男正直主持人当搭档。

  这年头。

  同样是混娱乐圈。

  记者收入干不过主持人,主持人干不过拍电视剧的,拍电视剧的又干不过大屏幕的。

  所以,吴宗华不满足于主持的那点收入,开始跨界涉足演艺圈,凭借还算帅气的小白脸痞子形象,得到了水果台高层女上司的青睐,一口气帮他接了好几部大投资的电视剧,虽说都是一些男四号,五号什么的,出镜率还算不错。

  拍电视剧有了点名气后,再加上主持节目的口碑,也接了好几个代言,同那些在同一水平线却固守电视台主持人相比,他可算是混得还算不错的。

  只可惜。

  人品太差,总是在和女演员,尤其是漂亮女演员对戏时,借戏占对方便宜,口头上的,肢体上的皆有。

  平日里主持节目的口头禅便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傅媚儿可不是个肯吃亏的主,哪怕这人是综艺王牌电视台的主持人,她也不怕,凭借萧玖现在的名气,她有的是底气。

  目光直直的看向吴宗华,笑说讽刺道。

  “从来就只有畜生,才不懂礼义廉耻,什么时候,有些人也沦落到畜生的行列中了……”

  虽然没点名,可就傅媚儿这看向吴宗华的神情,但凡不是个傻子,就都能明白,这是在骂吴宗华。

  吴宗华脸瞬间就黑了。

  若开口去对峙,那就是主动去捡骂。

  若不去问,又等于默认。

  开不开口,他都被骂做‘畜生’了。

  萧玖冷眼扫了吴宗华一眼,随后慢悠悠对傅媚儿道:“本就是畜生投错了胎,你别阻拦他认祖归宗。”

  “噗~”正喝水的黎阳喷了袁峰一脸。

  整个剧组的人,也顿时忍俊不禁了。

  吴宗华仗着水果台的主持人身份,很多明星,尤其是女星们随同剧组主要演员去他的节目做宣传时,有点姿色的,铁定跑不掉被他嘴手双双揩油占便宜。而长得丑的,则成了他奚落的对方。

  现在能有人收拾姓吴的,众人心里自然很是高兴,乐得在一旁看戏。

  吴宗华刚才黑了的脸,已经快变绿了。

  想着这‘畜生’的两字今儿怎么都得落在他头上,刚想破罐子破摔的开口反驳,没料到却被萧玖先开口给打断了。

  “导演,可以开始吗?”

  导演对吴宗华,也没什么好感,若不是投资方看在水果台能多多宣传《深宫传》的份上,他才不想把这等色胚放进剧组来污染他的眼睛。

  “当然可以,各单位准备。”

  演员们迅速站好位,工作人员迅速闭嘴散开。

  吴宗华此刻心里再恨,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尤其还是现场拍摄,自然不能不给导演面子,只是,刚才的闷亏,他绝不会就此轻易的就咽下。

  视线在萧玖被抹胸包裹着的,还要那纤细的腰肢,垂下的眸子里,迅速闪过一抹诡异。

  萧玖自然感应到了对方的敌意。

  不过。

  在绝对的实力之下,一切阴谋阳谋都会是徒劳的。

  当镜头里只剩下演员们时,感觉一下子就出来了,好似真的还原了几百上千年前的皇子盛宴。

  这一场戏。

  是讲述萧玖扮演的杀手田丝丝,在男主生辰宴会上表演剑舞,惹来了吴宗华扮演的皇贵妃之子——曲昇昊,然后被曲昇昊调戏差点被强行抢走之际,假意心系男主,宁死不屈,差点拔刀自刎的场景。

  “atin。”

  大气磅礴的音乐响起,田丝丝手持长剑,在花园搭建的表演台上,看似动作缓慢,实则招招凌厉,随着音乐节奏的快慢,而随之变幻。

  红衣飞舞,墨发飞扬,剑式诡异,美艳高冷。

  剑招缓慢之时,失神茫然的眸子,好似在思念征战的情郎。

  剑招凌厉之时,迸射出决绝的眸子,好似有着一刀两断的果决。

  前来道贺的皇子们,朝臣们,无不被台上倾城佳人所倾倒,浪荡皇子曲昇昊手中的折扇,随着田丝丝剑招的快慢而摇晃着,当田丝丝长剑撑地半跪着时,伴随着长剑‘咔擦’一声断掉,人,也随即栽倒在地,音乐到此结束。

  曲昇川目光久久的落在地上好一阵都没动的身影上,不知为何,心口蓦然一紧。

  嘉宾们,在寂静了片刻后,余光瞄到镜头外的导演使劲招手提醒后,这才猛的从刚才的表演中回归神来,齐齐连声叫好。

  “这是我看过最有故事,最好看的剑舞表演。”

  “好,好呀,不愧是四皇子府中的人……”有大臣叫好的同时,顺势拍起了今晚主角的马屁。

  “四弟,请问这等美人,你是从何处寻来的?就这模样,就算是进宫也绰绰有余……”太子阴阳怪气的冷声道。

  话语里暗藏的意思便是,这等美人,怎么没进献给父皇。

  曲昇川端起茶杯的动作一顿,浅尝一口后,这才抬头看向太子,颇为苦恼道:“你说丝丝啊,大伙可都瞧见她刚才玩剑玩得那么顺溜,这等危险的人物,我怎么敢轻易冒然送进宫去当差……”

  太子刁难,曲昇川轻易就给化解了。

  太子面色难看的瞪了戏台上刚好起身准备退下的田丝丝,侧头看向小弟曲昇昊,想要给对方使眼神赶紧想办法,谁知道对方一双色眼,早就定在了舞台上。

  曲昇昊猛的起身,指着台上的田丝丝对曲昇川道:“四哥,她,我要了。”

  语毕!

  还没等曲昇川反应,便急忙忙冲上了戏台。

  曲昇川眼神一怔,看向台上望向他的田丝丝,桌下的手,微微颤了颤。

  “美人,你长得可真美,都快要把本皇子的魂给勾走了……”曲昇昊色眯眯的热切看着田丝丝说道。

  不得不说,吴宗华演这一类的纨绔好色之徒,还真是本色出演,信手拈来。

  说话的同时,手便伸向田丝丝,试图去勾起田丝丝的下巴,可惜,却被田丝丝迅速避开。

  没有波澜起伏的平淡口吻,冷冷道:“我是四爷的人。”

  “哟~果然是个冷美人啊!”曲昇昊嬉笑回了一句后,便转头看向台下四皇子,凝重严肃道:“四哥,我要定她了。”

  “四爷。”田丝丝依旧冷冷的声音,喊出的这两个字,却略带颤音。

  曲昇川看着田丝丝,神情难辨。

  曲昇昊见四哥不说话,顿时眉开眼笑,迫不及待的就朝田丝丝猛扑了过去,双手直直袭向田丝丝的胸前。

  “美人,你看,四哥可没说你是他的人,快随我回去吧!”

  幸亏萧玖迅速转身,要不然就要被当众袭胸了。

  迅速的捡起地上刚才短掉的一截短剑,对准心口,目光依旧冷冷的看着四皇子,可眼底却透着决绝。

  “好女不侍二男,若你强求,我宁死。”说话的同时,断剑重重的刺向心脏部位。

  血,瞬间涌了出来,把火红的衣服侵染得加深了颜色。

  这一幕,这一番话,犹如千斤巨锤一般,重重击垮了四皇子最后一丝犹豫,满眼害怕的飞快起身朝田丝丝奔去。

  “不要。”

  田丝丝却已倒地,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四皇子见田丝丝已倒,整个人顿时就瘫软在地。

  “咔~”导演怒声的大声喊停。

  萧玖迅速起身,拔掉刺入胸口泡沫里的匕首,抹掉唇角流出的血浆。

  导演看着萧玖这样子,一肚子的怒火,顿时就被堵住爆发不出来了。

  萧玖的戏份,只做了很小的变动,可袁峰和吴宗华的表演,却擅自做了很大的变动,这怎么能让导演不气,指着吴宗华,便厉声怒骂起来。

  “吴宗华,你怎么回事,你的剧本里,可写的是让你扛走萧玖,怎么你却演得如同市井小流氓?”

  吴宗华顿时黑了脸。

  骂完了小流氓,导演便开始骂男主角。

  “还有你,袁峰,你又是怎么回事,剧本里可没写你是个软脚虾……喂,你怎么不说话……”

  导演见袁峰连头都不抬起来看他,怒了。

  大步走过去一看。

  哟!

  不得了。

  只见袁峰低垂着脑袋,不住的掉落泪珠,导演皱眉蹲下一看,便看到袁峰满眼神散漫茫然无措……

  “小子,快醒醒,这就被带入戏了呀!”导演一巴掌拍在袁峰肩上,没好气的笑骂着。

  袁峰这才清醒了过来。

  瞧见众人都在看他,很不好意思的冲大伙讪讪一笑。

  真丢脸。

  刚才还真以为他是四皇子了……

  “你刚才怎么想着突然改戏了?”傅媚儿把萧玖拉倒一爆不解问道。

  “不该戏,等着被那畜生楼楼抱抱,趁机被他报复占便宜啊!”萧玖冷冷道。

  傅媚儿很是意外,沉默了片刻,这才对萧玖说道。

  “你休息一会儿,我去找导演商量商量,我觉得你和袁峰就这么演,其实也很不错。”

  ……

  果不其然。

  第二遍拍摄,导演就让三人还是按照刚才的来拍。

  被修改了戏份,袁峰和萧玖都很高兴,只有吴宗华,心里气得直骂娘,不能和萧玖近距离接触,他怎么报仇。

  可惜。

  剧组他说了不算。

  “咔,不错,了,今天就到此为止,收工了。”导演面露喜色对剧组大伙宣布道。

  “耶~终于能收工回家去见周公了……”

  “哟!都凌晨一点了啊!”傅媚儿看了看手表,惊呼出声,随后看向萧玖道:“我亲戚来了,实在太困,等会你去吃宵夜,不用给我打包,我得好好休息休息才成。”

  “嗯。”萧玖答复的同时,闭眼深呼吸了两秒。

  突然。

  变故突发。

  “啊~”吴宗华凄惨的尖叫出声。

  “怎么了?天啦……”有人回头一看,顿时为吴宗华默哀三分钟。

  傅媚儿顺势一看,哟!

  恶人自有天报。

  居然这么倒霉,一屁股跌倒坐到一圆形仙人球上面了,要知道,此刻吴宗华身上穿的,可全是丝绸衣物,而且又是薄衫,那么长的硬刺扎进屁股蛋,可有得他受了……

  “真可怜……”萧玖冷冷道。

  傅媚儿瞄了萧玖一眼,你能敢再没诚意点不?

  突然。

  萧玖的电话铃声响了,她文盲,所以显示的头像,便是一个神仙,左手拿着橡皮筋,右手拿着冰淇淋,简称——神经病。

  “什么事?”

  “请你吃饭?收工了吗?”

  萧玖想了想,最后还是痛快的答应了,既然避不开,那就多了解了解对方,谁让她那天被强买强卖的被逼答应,和他做‘朋友’呢!

  “你这电话来得可真巧,我才收工不到五分钟,你这电话就进来了。”萧玖口气颇为讽刺冷声道。

  “呵呵呵~我们心有灵犀,没办法的事情啊……”

  萧玖不想听对方胡扯,开口道:“去吃火锅吧!”

  今天听剧组人说,吃火锅很过瘾,她也想尝尝。

  祁少痛快的答应。

  “行,二十分钟后,我来接你。”

  挂掉电话后,萧玖一回头,便看到傅媚儿八卦十足的好奇眼神。

  “谁打来的?那硬汉帅哥?”傅媚儿好奇的试探问道。

  谁让萧玖刚才显示上,既没有人名,又没有真实头像什么的,只有无厘头的一神仙头像,对于萧玖的奇葩另类审美,傅媚儿表示无力接受。

  她哪里知道,那头像是萧玖找黎阳小弟专门给她p出来的。

  “不是。”

  听到否定的答案,傅媚儿长出了一口气。

  “行,既然你有约会,那我就先回去休息了,要不要易浩野跟着你?”

  “不用,我一不喝酒,二不担心劫财劫色,你就放心吧!”

  傅媚儿想了想,还是有点不放心,再次啰嗦的提醒着。

  “成,那我可就和易浩野先回去了,你记得小心点,虽然你身强体壮,力拔山兮气盖世,但你这一身功夫,却对付不了八卦记宅再次提醒你,别被狗仔们偷拍到你和男人深夜出入。”

  对于无孔不入,捕风捉影,胡编乱造的狗仔们,萧玖也很是头痛。

  “行,我知道了。”

  有了这话,傅媚儿这才放心的离开。

  二分钟后,萧玖卸完妆,素颜把自个包裹得严严实实。果然在剧组拍摄不远处的路口,看见了祁少的车。

  萧玖全副武装的出来,祁少依旧一眼便认出了。

  飞快的停好车,随后下来替萧玖打开车门。

  萧玖对于祁少这般殷勤的对待,颇为不习宫但还是硬着头皮上了车。

  当祁少也绕过去上车后,萧玖侧头看了祁少一眼:“你这样,我还真是不习惯。”

  “那是因为你不了解我。”祁少笑着回答道。

  虽说被迫和神经病做‘朋友’但萧玖还是打心底讨厌防备这个神经病,再加上她本就不是擅长言词沟通的人,一路上,都是祁少时不时问一句,萧玖偶尔答一句。

  也亏得这两人,一个脸皮无敌厚,一个神经粗条无知觉。

  要是旁人看着这两人相处,准得尴尬症都犯了。

  很快,两人便到了影视城一家相对较为高档的二十四小时营业火锅城,虽说凌晨时段,可这火锅开在影视城里,很多晚上收工的剧组,都会来这里搓一顿。

  祁少叫了一个顶楼一个包厢。

  “你好,请问你们是吃什么锅?”服务员询问着两人。

  两人先是对看一眼,随后满眼懵逼的又看向服务员。

  “你们都有什么锅?”

  “你们都用什么锅?”

  两人不约而同的问向服务员。

  而且。

  问话一字不差。

  可把服务员乐得抿嘴一笑:“两位还真是很有默契……”

  萧玖可不想听服务员继续把她和神经病搅在一起,不仅急促对服务员道。

  “给我一份大锅。”

  服务员瞬间就懵逼了。

  她听到了什么?

  吃火锅,居然点大锅?

  她就不信,真有人没吃过火锅?

  没吃过猪肉,总看过猪跑吧!

  瞧这女的,也不想没见过世面的人啊!

  两人自然不知道服务员此刻心里的腹诽之言。

  祁少想了想,觉得他的食量肯定比不过萧玖,于是对服务员说道:“给我一个小锅。”

  服务员顿时就有点牙痒痒,有一种被人再次当猴耍的愤怒感。

  这两人适意来捣乱的吧!

  她只是问问这两人,究竟要吃清汤锅底,还是红跳底,亦或者是鸳鸯锅底,这么这两人一副从外星来的一般。

  四川火锅,在全国都开了很多店,而且颇受大众欢迎,怎么可能会没有人吃过,难不成,这两人竖外移民回来的?

  可是,那一口地道的普通话,这又该这么解释?

  瞧着这两人一身衣着都很是不凡,虽然那女的浑身包裹得严严实实,看不出来是谁,但在这里工作了这么,这点眼力劲还是有的——这两人,肯定是明星。

  忍耐着被消遣的怒火,服务员再次展开笑颜询问着。

  “先生,女士,我刚才说的什么锅,其实是问你们需要什么锅底,我们有清汤锅,红汤锅,还有鸳鸯锅,鸳鸯锅就是清汤红汤各一半,请问你们需要哪种?”

  两人这才反应过来,刚才服务员问的什么锅,居然是这个意思。

  要是平常人,闹出了这么大一个乌龙,铁定面红耳赤,尴尬不已,可惜,服务员面对的,是两个奇葩。

  祁少面不改色的对服务员道。

  “那就鸳鸯锅,麻烦师傅快点炒制,快点上菜。”

  一想到萧玖是个出了名的吃货,所以,还是赶紧催催厨房,早点上菜的好。

  服务员真的快要被弄疯了……

  “先生,火锅的特别之处,是客人自己把新鲜的蔬菜,放进锅里煮,所以,你们先看一下,需要点那些菜,我先去一趟厨房,让师傅们赶紧把锅底给端上来先熬煮着,这样等你们点好了菜,菜上上来就能很快下锅煮了。”

  说完,服务员把桌上的点菜点推向祁少,随后不等两人反应,飞一般的冲出了房间。

  她得赶紧出去,要不然,肯定会被这两人弄疯的。

  祁少是多么的人,见服务员这般飞奔出去,于是把菜单递给了萧玖。

  “你现点菜,我以前从来没吃过火锅,所以,为了不让我们再次更多的出丑,我先上网查查看……”

  萧玖看着点菜单上,连图片都没有,全是密密麻麻的字,瞬间头皮发麻,一把就把点菜单丢回给了祁少。

  “还是你点吧,我就一个要求,多多点肉,只要是肉,我都喜欢……”

  祁少:“……”

  想了想,祁少看向萧玖问道:“难道你也从来没有吃过火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