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重生之另类女神 > 第六十一章 做朋友还是敌人,你选

第六十一章 做朋友还是敌人,你选

  在萧玖嫌弃的视线下,顾未耳尖微微发烫,移开视线不敢与萧玖对视,同时,补救的赶紧双手揽住萧玖的腰肢,随后猛的往上一用力,便精准的抱住了萧玖的小腿。

  不得不说,有了顾未当梯子,此刻萧玖足足高了围堵人群大半截身子,冷飚飚的视线俯视全场,提高音量。

  “停,谁再挤,我就当成故意闹事来处理了。”

  震耳欲聋的声音,刺得人群耳膜发痛。

  先前嘈杂的人群,顿时寂静无声。

  人群齐齐看向萧玖,皆是被刚才萧玖那差点刺穿耳膜的冷寒之声,吓得心有余悸。

  萧玖见人群终于老实了,这才略微满意的收敛了眼底的寒意,目光真挚的扫视了一圈众人,有种想要说点什么的冲动。

  比如,感谢的话。

  眼珠子都转了好几圈了,可脑子里,却依旧一片空白。

  好吧!

  她就是个没文化文盲,没见过什么大场面的土鳖,冠冕堂皇的体面话,她就是绞尽脑汁了,也想不出一句。

  在众人怯怯而又热切的注视下,萧玖决定,还是走自己的风格吧,创新,模仿什么的,她还真没那份本事。

  “能得到大伙的喜欢,我很开心醪糟酒这个称呼挺不错,很有创意,想必大伙都知道,我这人最喜欢吃,凡是能吃的,我都喜欢”话未说完。

  人群顿时沸腾了。

  “萧玖,你是吃货,我们也依旧喜欢。”

  “能吃是福,瞧你这么瘦,我最拿手的是红烧肉,东坡肉,等会你记得把你地址给我,我每周末都给你做好,然后给你寄过去。”一大妈激动的高声关切道。

  “萧玖,我也会做,做会做”一白领装扮的女青年也撕开嗓子自我推荐,可惜,想了好一阵,最后懊恼的垂下脑袋,并闷闷的看着双手狠狠的击掌了几下。

  “萧玖,萧玖我们爱你”

  “萧玖,我要给你生猴子”

  “杀手大人,我要给你暖被窝。”

  顾未从来没有现场看过粉丝追星,此刻才觉得居然会是这么的,这么的脑残,疯狂

  连大爷大妈都不例外。

  顾未仰头看向萧玖,觉得萧玖高冷又霸气,好似女王居高临下在巡视子民一般。

  萧玖本想赶紧满足了这些人的要求人,然后赶紧撤离,谁知道她一句话,又点燃了众人刚平息下来的热情。

  “停,天色不早了,再耽搁下去,拍照效果可就不怎么好了。”签名什么的,还是算了吧,就她那狗刨似的蚯蚓字体,还是不要写出来丢人的好。

  一听萧玖同意合照,众人顿时再次高声欢呼了。

  “醪糟酒,我们还要你的亲笔签名。”有胆大的人,得寸进尺的提出众人的要求。

  萧玖干脆的直接拒绝。

  “不行,我字太丑,别为难我。”

  “”众人齐齐满脸黑线。

  他们的偶像,这说话也太直接了吧!

  难道就不能稍微顾及顾及形象?

  ,

  当祁少带着冯苟一路追赶萧玖而来之时,入眼便看到萧玖在顾未的怀抱里,两人配合默契的安抚着人群。

  冷厉的眸子微眯,眼底已是一片疯狂,视线危险的射向人群中的顾未,顾未虽敏锐的感觉到有人在注视他,却由于身边人群太多,而且怀里还抱着萧玖,视线受阻,自然没能找到祁少。

  这下看到了吧,早就给你说过,女人都是些见钱眼开,水性杨花的下贱之人,胆敢冒犯咱俩,一刀弄死她就成了,偏偏你还第二人格在意识里,阴阳怪气的对祁少道。

  “闭嘴。”祁少突的低沉开口道。

  冯苟身子一僵,随后很快就放松下来,在心底暗自猜测,估计又是暴戾弑杀狂魔的第二人格惹怒了祁少。

  第二人格的诞生,是在祁少年幼时一次绑架事故中,突然间就诞生了,这件事,也是他五年前跟了祁少后,这才在日常接触中,慢慢发现的。

  关于第二人格,除了祁少本人,就只有他知晓。

  这全靠祁少精湛的伪装,甚至连祁家老爷子都给欺瞒了住了。

  正在冯苟走神之际,突然,听到了祁少的吩咐。

  “去取几万块现金来。”

  冯苟有点懵的不解看向祁少。

  “你只有五分钟。”祁少面无表情,丝毫都让冯苟猜不出用意。

  “是。”

  虽说没搞懂祁少突然开口要他弄现金干什么,可对于能跟随在祁少身边这么些几年,自然是知道祁少脾气的,什么时候该问,什么不该问,这点分寸,他还是有的。

  幸亏不远处,就有一自动存取款机。

  五分钟后,冯苟归来。

  “祁少,我身上只带了两张卡,所以,只能一共提取出四万块。”冯苟满头是汗的把现金递给祁少看。

  祁少却没第一时间查看现金,而是扭头四处望了望,随后指向萧玖街对面的一棵大树。

  “爬上去。”

  冯苟顺着祁少手指的方向看去,当看到那棵大树时,彻底懵圈了。

  “什,什么?爬上去?”

  祁少侧头看向冯苟,无比的正经:“爬上去,然后每次朝下扔十张下来,不管用什么办法,必须要引开萧玖周围的人。”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冯苟瞬间秒懂。

  “好的,我这就去。”

  “记住,别让人认出你。”最重的是,别让萧玖发现是他派冯苟去做的这种蠢事。

  冯苟愣了一下,随后面色凝重的点了点头,向祁少保证道。

  “我保证,一定不会有人认出我。”

  “嗯。”

  可当冯苟转身的那一刹那,表情瞬间切换成苦逼脸——他都是造了什么虐,居然一朝失足千古恨,脑子一抽跟错了人。

  现在即使想回头,也难了

  “外围的人都往后退点,拍照先从里面的人开始。”萧玖高声喊着。

  能拿到同偶像的合照,众人自然欣喜不已,乖乖的散开不再继续拥挤。

  等人群散开了些许后,萧玖这才对木愣愣的顾未道:“可以放我下来了。”

  “啊,喔,好的。”顾未反应慢半拍的这才将萧玖放下。

  萧玖可真轻!

  加上刚才吃进肚子的五斤多牛排,体重估计都没有了达到一百零五斤,抱了这么久,他居然都丝毫没有感觉到手软酸痛之类的。

  目光隐晦的在萧玖身上从上至下瞄了一眼,瞬间,耳根子更红了。

  前凸后翘,身材绝对火辣。

  估计吃下去的那些肉,都长在了最具有女性代表的部位去了。

  萧玖虽然感觉到顾未的偷瞄,神经大条的并未放在心上,一心只想着赶紧让这些人散场。

  “你们这些小青年先让开,得尊老才成,我要第一个和醪糟酒拍照。”广场舞大妈屁股一扭,顿时就挤开了左右两边的人,满脸急切的站在萧玖身边。拿起手机就开始一连串咔咔的拍照,并飞快的变换着表情。

  让人丝毫都看不出,这会是上了公交车,需要别人让座的虚弱人群。

  在第一个拍完照的大妈维持秩序下,人群有条不絮的同萧玖轮流开心的合照,只是,每个人同萧玖拍照时,皆是笑容满脸,亦或者是搞怪不断。

  只有萧玖,始终面瘫着一张冷脸。

  最多在合影者的要求下,变化一下姿势。

  突然。

  街对面传来一阵阵男子悲痛欲绝的凄厉哭泣声。

  “我的天嘞!求你劈一道雷下来,劈死我这个可怜人吧!我从小缺奶,长大缺爱,光混到四十岁,这才好不容易娶了个小媳妇,我是把她当成心肝宝贝来疼爱啊,她却背着我和包工头跑了,这下我不仅收不回包工头欠我的六万块血汗钱,更是连老婆都给折了进去,我不想活了”

  惊爆啊!

  众人目光一致的齐齐看向街对面。

  视线收索了片刻,这才发现嚎哭之人,居然爬上了街对面的一棵大树那接近顶端的位置,那树枝并不太粗,男子随着树枝上左右晃动,而且,树枝随时都有断掉的可能。

  实在是太惊险了,瞬间,大部分人的注意力,顿时就从萧玖身上转移了。

  萧玖视线非常好,视线在树上男子身上扫了一遍,很快就发现了男子那一身破烂的衣服下,刚才一瞬间不小心露出的苹果手机标志。

  顾未也发现了这一点,同萧玖视线对视了片刻,皆是从彼此的眼里得出了。

  这男人,很可疑

  玖玖,他就在不远处。墨墨有气无力的吐槽道。

  这个他。

  不用明说,萧玖就能明白是谁。

  踮起脚尖四处张望了一下,很快,便顺着直觉看去,终于在街对面的一家快餐店门前,找到了祁少。

  只一眼。

  萧玖就发现了祁少的反常,以前每次祁少出现在她视线内,脸上都是挂着瘆人的面具微笑,而此刻,却反常的面无表情。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居然看到了祁少眼底好似含着歉意,并冲她招手示意她过去。

  神经病!

  收回视线,看向大树上的男子,陷入沉思中

  “真是可怜啊,瞧他那一身乞丐似的穿着,估计能娶到个媳妇,把家里三代的钱都给掏空了。”

  “哎现在很多女人结婚找对象,都是要有车有房,出苦力打工的农民工兄弟,要娶媳妇,还真是很难,很多偏僻的地方,那些农民工不是娶媳妇,而是买媳妇,聘礼,金银首饰加起来,很多人娶个媳妇,就要二三十万”一大妈感叹道。

  人群窃窃私语,好奇心顿时就被这八卦给勾了去。

  只有少许小青年,不甚感兴趣,趁机多和萧玖拍了一会照。

  “呜呜我念着她才十六岁,长得花容月貌又胆小,这才连在工地上工都带着她给我打打下手,递递东西什么的”

  围观看戏的人群,听到这里,顿时就倒抽了一口冷气。

  居然娶个未成年!

  男子继续痛哭着。

  “我那么疼她,又不让她干重活,只是给我煮煮饭,洗洗碗,服侍服侍我,想让她养好了身子,给我生几个大胖儿子,谁知道她却和包工头跑了,我也有钱啊!我有好几万呢嘻嘻,百元大钞我也有好几捆呢!”

  男子说道最后,表情很是癫狂,一看就是受刺激过度,神经不正常的那种,拿起百元大钞朝人群扔了下来,纷纷扬扬钞票随风飘下。

  “畜生,就他这又老又丑的挫样,居然娶一个未成年,还想别人给你生娃,做梦去吧!”

  “禽兽,活该。”

  “我去看看是不是真钱。”

  “我也去”

  当有人捡起钱后一看,顿时兴奋了。

  “是真的,这钱是真的。”

  “走,大伙快去捡,这种垃圾的钱,不捡白不捡,要是等他筹够了钱,不知道又要祸害好多小姑娘了”说话之人,本着法不责众的想法,唆使众人齐齐前去捡钱,占便宜去了。

  看着齐齐涌过去捡起的粉丝,萧玖看到这里,脑回路总算是和祁少处在同一线上了。

  顾未顺着萧玖的视线,也发现街对面的祁少,面色顿时阴沉了下来。

  刚侧头看向萧玖准备开口,却不料被萧玖抢了先。

  “谢谢你的招待,我还有事,先走了。”

  萧玖刚转身,差点就被顾未抓住了手腕,幸亏萧玖反应敏捷迅速避开,但回头看向顾未时,眼神却很冷。

  这防备的疏离眼神,刺得顾未喉头一紧,胸口闷闷的,长呼了一口气,鼓起勇气看向萧玖正色道。

  “我有话要对说。”

  “说吧!”

  顾未却沉默了。

  也许,他还要在等一等。

  可脑海里另一个神情却提醒他,早下手为强,此时不说,更待何时?

  萧玖却被顾未反常弄得有点懵。

  想着等会还要去会会姓祁的,心里一着急,就没什么耐性了。

  “不方便说,那就下次再说,我有点急事,再见。”

  说完后。

  没等顾未反应,转身便急冲冲的闯着红灯,奔向祁少所在的地方。

  顾未却望着萧玖的身影,失神了

  祁少在萧玖朝他走来之时,面无表情的俊脸顿时便鲜活起来,当萧玖来到他身前时,口吻自然道。

  “你来啦!”

  可惜,萧玖却并不领情。

  “我们不熟,今天餐厅的自虐事件,是你捣的鬼吧!”

  “不好意思,本想帮你出出气,谁知却弄巧成拙了,下次我一定注意。”祁少态度很是诚恳的歉意解释着。

  帮她?

  这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吧!

  满眼不信的怀疑审视视线,定定的看着祁少面部,不放过任何一个细微表情。

  可惜。

  看了好一阵,却没有发现任何破绽。

  “帮我?这话我可不信,今日韩瑞雪的事,说是你自己打击报复对方,并趁机让对方和我闹起来,你乐得在一旁看戏,这话我还比较相信。”她虽然不算太聪明,可也笨不到哪去。

  祁少面露苦涩,。无可奈何的惨然一笑

  装无辜,博同情。

  呵呵。

  这一招对她无效,她免疫。

  不想今后再继续同姓祁的兜圈子,更不想连姓祁的每次找她麻烦连原因都不知晓,抱着试一试的态度,萧玖冷冷问道。

  “老实说,你究竟想干嘛?你究竟想在我身上得到什么?”

  祁少眸子里飞快的划过一道疑惑。

  是啊!

  他究竟想从她身上得到什么?

  绞尽脑汁飞快的寻找着答案。

  她身手很厉害。

  她浑身是疑点。

  她让他觉得很有趣。

  她还能让他破天荒的治好了沉睡多年的小祁。

  第二人格突然奚落的阴阳怪气替祁少分析道。

  这有什么好想的,她厉害,是因为你没遇到旗鼓相当的对手,这才被她一身的功夫勾起了兴趣。

  是吗?祁少同样用意识反问着第二人格,又像是在反问他自己。

  人都有好奇心,她凭空一身过人的本领,不光是你会好奇,你到网上去看看,所有人都会好奇,这并没什么,至于你觉得她有趣,这就更好解释了,其实就是你一向厌恶女人,却突然间出现一个跟别的女人不一样的,你自然就会觉得有趣,就好似你厌恶狗,有一天出现另一条不一样的狗,那条不一样的狗,只是暂时引起了你的兴趣的,等你研究透彻了那条狗,自然就觉得无趣了第二人格逮着机会,难听的话,句句映射萧玖。

  再敢胡乱比喻,就让你彻底消失祁少不悦的警告第二人格。

  妈的,刚才那一番话,他白说了。

  第二人格顿时委屈的瘪嘴不敢吭声了。

  祁少发愣,萧玖却耐心耗尽了,冷声讥讽道。

  “怎么?难道我身上藏着什么宝藏不成?”

  轮唇枪舌战的功夫,几十个萧玖都玩不过祁少。

  “不管你怎么想,从始至终,我都对你没有敌意,选择做朋友?还是选择做敌人?这由你决定,我尊重你的意见。”

  萧玖顿时脸就黑了

  这不是强买强卖吗!

  就这样的神经病,她既不想和他做朋友,更不想和他当敌人好吗?

  憋了一肚子气的顾未,回到部队,一干下属就被连夜特训虐得筋疲力尽。

  “好了,今天就到这。”顾未同样喘着粗气,开口结束了训练。

  “我的老腰哟嘶嘶,疼死了”面相偏老的队员,护着老腰一屁股坐在地上,装模作样的表演着。

  “诶哟老大,你今天吃错药了吗?怎么一副被人抛弃了似的没命操练自己,操练我们?”队里最为嘴贱八卦的家伙,凑近顾未,三八兮兮道。

  顾未顿时一个刀子眼扔了过去。

  这反映,可把嘴贱的队友吓得不轻,旁边的队友,更是一个个伸长脖子看向顾未。

  习惯使然,嘴贱的家伙并没有被下注,继续口没遮拦侃侃而谈道。

  “不会吧!真让我猜中了?快说说,是什么样的女人,居然能够俘获咱们六根清净的老大呀?别不是如同鬼怪妖精传说中的白娘子,或者是小倩一类的极品异类吧!”

  顾未顿时没好气的一巴掌扇在嘴贱男的后脑勺上,难得的爆了句粗口。

  “瞎咧咧什么,你懂个屁”

  “切害我们空欢喜一场。”

  “就是啊,老大,你遇到什么烦心事了?是不是又被家里人催去和各种美人相亲了?我说老大你也是,你家里介绍的,肯定都是些靠谱的人选,家世,长相,学历,绝对都有保障的,干嘛这么挑剔啊!”

  “就是啊,我们这些还光棍着呢!你也别太挑了。”

  一干人七嘴八舌的争先说着,吵得顾未脑袋发晕,再想想萧玖对姓祁的态度,再想想萧玖对她不冷不热的态度,心里便堵得难受。

  一时冲动,嘴快给说出来了。

  “要是一个男人,睡觉时,脑子里总是时不时的梦见一个女人,而且那个女人还很高冷,彪悍,这代表什么?”

  队友们齐齐惊得长大了嘴,看向顾未的目光,好似在看外星人一般的震惊。

  “不会吧!老大”

  “老大,你,你居然有那种爱好,你,你也太挫了,该不会是”

  “不会是毛片看多了,对里面的女主产生幻想了吧!”

  比较靠谱的队友看着大伙越说越口没遮拦,没好气的冲大伙挥挥手:“去去去胡说什么呢!老大是那样的人吗?都别吵,听老大说。”

  这名队友,出来阻止是假,实际上是害怕这些毛头小子,惹恼了老大,错失了听八卦的机会。

  话都说出口了,顾未想反悔也来不及了,最后索性破罐子破摔。

  “都给老子把嘴绷紧了,要是让我看到谁咧嘴弯眼的,就给我再去负重跑上十圈。”

  众人齐齐闭嘴瞪眼冲顾未点头。

  一副乖宝宝的模样。

  见到大伙这么规矩,顾未眉头紧蹙,这才苦恼的缓缓道。

  “我和她,是在飞机上第一次相遇的,她很能吃,当时我害怕她吃太多,还曾阻止过她,没想到却惹得她记恨了我”

  老大品味好奇特,难道就因为对方吃得多,然后就动心吗?

  众人伸长脖子,继续期待的望向顾未,听听下文。

  “后来,她发生了很多事,然后我又和她在飞机上第二次遇上了,本来和她是萍水相逢,可我老妈却很喜欢她,唆使我去追她,我当时挺不情愿的,但也不知道从哪一天开始,我居然,居然看到她和别的男人走的太近,心里就开始很不舒服,然后晚上睡觉时,梦中总是出现她的身影”

  老大恋爱了,而且还是暗恋

  神啊!

  希望那女人别是个膀大腰圆的肥婆,那么能吃,虽然老大养得起,但是,带出去也很丢脸的好吗!

  “她很能吃,也很彪悍,打架尤其厉害,并不像平常那些柔弱女子,可也不像部队里的女兵,反正,反正她很特别,很特别”顾未想起萧玖这个大胃王吃饭时的趣事,便忍俊不禁。

  冷硬的脸上展露出罕有的笑意。

  见老大这般认真,大伙再也不敢随意取笑乱说了。

  气氛,沉默了。

  突然。

  嘴贱的家伙着实忍耐不住,怯生生的开口了:“老,老大,没想到,你,你居然有受虐趋向,居然喜欢大胃王的肥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