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仙武神煌 > 3112章 ???雾殿
  /

  难不成杨朔与刘余氏两个也刚好在龟灵仙域那边有故人不成?陆小天很快又将这一丝可能给否决了。哪里会有那么多巧合。唯一的可能是当初赢青道仙在陨落之前,分散逃走的神念并不只有一道。

  只是在逃走的过程中,有的神念也许后面又遭受了一些变化受到重创而逐渐消亡,还有的一部分则坚持得久一些。如此倒也能解释这大殿内为何会陨落了这么多个,他们未尝不是受到有赢青道仙的吸引而来,毕竟有助于晋阶玄仙的玄越镜,很可能赢青道仙还留下了让其他真仙垂涎欲滴之物也未可知。

  冰妖过来使用的极为顺畅,调动此地禁制并没有太多阻滞,而陆小天一直提防的金,冰煞之气暂时也并未出现。使得冰妖壶发挥出来的作用犹在陆小天预料之外。

  另外让陆小天略微有些好奇的是此时的雾狼骑甲士比起他此前见到过的实力似乎要稍弱一些。当初幻雾之地尚未大变之前,雾狼骑甲士可是以一己之力独战两到三个真仙也不落颓势。

  而眼前杨朔,刘余氏两个虽显得岌岌可危,可距离完全落败身死怕也还需要一些时间。

  心里有着种种疑点,需要人为其解惑,陆小天也就没有迟疑。身前那雾气形成的圆盘转运的速度陡然间提升,又分出另外两保狼首分别挡住了两骑雾狼骑甲士。

  此时杨朔与刘余氏两人才得以绕到圆盘之后,得以大口地喘息起来,看到那双目毫无感情波动的雾狼骑甲士,杨朔,刘余氏两人一脸后怕,若是没有陆小天这个外力干扰进来,他们两个面临的结局不会比已经死去的祁彬好到哪里去,只是时间早晚的区别而已。

  原本在知道陆小天只是云霞仙宗的新晋长老,跟他们区别也不会有多大,云霞仙宗虽是传闻宗主云崇义法力高深莫测,另外两个真仙也没有过太强的战绩。更何况陆小天这么个新晋的长老,若真是神通广大,恐怕在进入云霞仙宗时便已经大开庆典,弄得人尽皆知了。

  除了云崇义实力不明之外,像白子远,歆虹两人虽是不弱,却也远没有到两人畏惧的地步。

  可此时在陆小天面前,两人心里却是没来由地升起畏惧的情绪。尤其是已经跟吴中礼动过手的杨朔,此时站在陆小天身侧不远处,更有这种感觉。

  “关于赢青道仙的事我也并非一无所知,你们两个所说的答案若是不能让我感觉到你们的诚意,后果不用我说你们应该也能想得到。”

  陆小天控制着冰妖壶调集此地禁制之力对抗四个雾狼骑甲士的同时,犹自显得游刃有余,杨朔,刘余氏此时更是毫不怀疑陆小天是在用话吓他们。

  “赢青道仙那里不仅有欲梦奇石,还有痴魂千音木。除了其阵法传承之外,据,据其残留下的那缕神念所说,他留下的东西里,甚至有晋阶玄仙之秘。”

  杨朔,刘余氏两人你一言我一语便大致将事情交待了出来。

  “这么看来,你们两个必然是已经对这里有相当的了解了,此前攻击禁制并没有因此变通多少是故布疑阵了。”

  项倾城说道。

  “这...”杨朔话里有些迟疑,略微有些讶异地看了项倾城一眼,按理来说,项倾城,跟谭秋桦,祁彬都是跟着吴言山,吴中礼两人而来的。看样子项倾城此时跟陆小天关系颇为亲密的样子,显然不是刚认识这么简单。难道这看上去清艳的尤物才这么点时间就被陆小天拿下了?又或者陆小天为美色所迷?

  杨朔暗自摇头,很快又将这荒谬的想法抛诸脑后。

  “但说无妨。”陆小天自然是看出了杨朔的顾虑。

  “我们确实是对这里的禁制有一定的了解,之前也是为了迷惑吴言山两人。借机除掉其几个精通阵法之人,就算他们还有其他后手,多少也要受些影响。”刘余氏点头证实了项倾城的猜测。

  “既然如此,谭秋桦去哪里了?”项倾城又问道。

  “这里的雾狼骑甲士出现得太快,实力比起外面的倒是有所降低,不过对于老身两人而言应付起来也极为吃力。刚开始一通乱战,老身二人也无力顾及,谭秋桦被一道雾气卷中便消失不见了,也不知其具体去处,是生是死。”刘余氏说道。

  陆小天点头,暂时也问不出其他的消息来,当下便用冰妖壶控制此地的部分禁制,神识外外漫延开去,不管谭秋桦的修为如何,忽然间神秘失踪都足以能引起其怀疑。

  只是神识延伸到一定程度之后,便会反弹回来,除了隐约能感应到这禁制与雾狼骑甲士之间若有若无的联系之外,倒也并未从这里感应到其他异常的存在。

  后面的通道暂时已经关闭,想要继续深入下去,便只有沿着这雾殿继续走下去了。

  冰妖壶再次绽放出一束束灵光,如同无数道触手一般,将这雾殿内的雾气完全搅了起来。雾气完全充斥着整个大殿。不少雾气分别与陆小天几人若有若无的联系起来。

  此时虚空中那道不断分离出狼首图案的圆盘就此消失。

  看到那防御用的圆盘消失,刘余氏与杨朔两个均是心头一跳。不过那几骑雾狼骑甲士毫无感情的眼神茫然地四处看了看,顿时失去了攻击目标一般,却又隐约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四骑雾狼骑甲士来回逡巡了一阵,毫无所获,陆小天这才带着项倾城,刘余氏,杨朔几个一路穿过雾殿继续深入。一路上也依旧没有看到谭秋桦的身影。

  穿过了雾殿的过程中,陆小天隐隐觉得有什么东西在窥视一般,只是极其短暂的瞬间,只是待陆小天循迹而去的时候,对方又消失不见了,甚至陆小天几乎都以为是错觉一般。

  以陆小天的性格,任何一个不同寻常的细节都不会被轻易忽视掉。在前行的过程中,陆小天倒再没有感觉到那丝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