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全能仙师 > 第一千五百八十三章 异界(288)

第一千五百八十三章 异界(288)

  “你撒谎,你每次都跟我抢东西,你们人类太贪婪了。”巨蟒看穿了庞小南的辩解,它是真的有些智慧。

  庞小南一时无言以对,是啊,人类是在不断地向自然界索取,可这就是自然界的生存法则,处于食物链最顶端的生物,千百年来就是这样运作的。

  “你叫什么名字?”庞小南决定扯开话题,不去为自己的行为辩解。

  “我叫拓跋莽,你叫什么名字?”巨蟒的身形一直没有移动,看来他对庞小南还是有些忌惮。

  “我叫庞小南,”庞小南开始示好,“拓跋莽,我们交个朋友好不好?”

  “我为什么要跟你交朋友,”拓跋莽表示了拒绝,“我要吃掉你,这样我就能重新获得灵蘑的能力了。”

  “你说那个大蘑菇叫灵蘑?”庞小南开始好奇吃掉的那个大蘑菇到底有些什么功用。

  “灵蘑是我追寻一生的食物,我就靠食用灵蘑,才有了今天和你匹敌的武功,你很强,但是我不怕你,你在进步,我一样在不断的增强。”拓跋莽吐着信子,头部在空中有韵律的摆动,随时可以出击。

  “拓跋莽,我们是不打不相识,你何必一见面就要和我打打杀杀呢,这样对谁都没有好处的。”庞小南感受到了拓跋莽的杀气,紧张的眯起了眼睛,因为他每次见到拓跋莽,拓跋莽的实力都有所增强。

  拓跋莽所言非虚,庞小南并非能百分百获胜。

  “我看你是从我这里抢好处抢习惯了,这次我非吃掉你不可,那样我肯定能更快的提升武力。”拓跋莽的身躯开始缓慢的向前移动,似乎就要发起进攻。

  “等一下!”庞小南举起手制止了拓跋莽,“这样吧,拓跋莽,我们做个交易好不好?”

  “什么交易?”拓跋莽被庞小南突然的举动镇住了,“有什么交易比我吃掉你更好吗?”

  “我说拓跋莽,你能不能吃掉我还另说,我这个交易绝对会让你满意,”庞小南想到了一个主意,“你一定没吃过熟食吧?”

  “什么是熟食?”拓跋莽的黄色大眼睛收缩了一下,显然是在思考,什么是熟食。

  “呃,就是用火烤熟的食物。”庞小南绞尽了脑汁要给拓跋莽普及这个它未见识过的单词。

  “用火烧的食物,我怎么没见过,”拓跋莽瞪大了双眼,“每一场山火过后,丛林里都会留下很多烧焦的动物,不好吃,苦的很!”

  拓跋莽在丛林里生存了这么多年,见识过很多次山火,山火来势汹汹,一切生物都不能幸免,每次拓跋莽都躲的远远的。

  山火过后,遍地尸体,都是烤焦的各种动物,拓跋莽曾经尝试着吃过一只烤焦的羚羊,让他几天都消化不良。

  而且口感很不好,和吃石头差不多。

  “不不不,那是你不会吃,”庞小南马上联想到了拓跋莽吃的什么东西,“或者说,是那个动物没烤好,我说的熟食,好吃的很。”

  “有你好吃吗?”拓跋莽还是念念不忘含有灵蘑气息的庞小南的肉身。

  “比我好吃多了!”庞小南信誓旦旦的指着天,“我对老天爷发誓,要是没有我好吃,我亲自把自己送到你的嘴里,绝不反抗。”

  “你拿什么保证,别想忽悠我!”拓跋莽已经见识过庞小南的狡猾,就在和庞小南对话的时候,它还保持着警惕,生怕庞小南放出暗器。

  “我拿什么保证?”庞小南一时语塞,“这样,我把这根鱼竿放在这里,算是我的信物,明天我带熟食给你吃,如果我没来,这鱼竿就归你了。”

  “如果你认为熟食好吃,那就说明我没骗你,我们就是朋友了,你再把鱼竿还给我,怎么样?”

  “我要这鱼竿有什么用?”拓跋莽差点被庞小南绕晕了,但是它毕竟是有智慧的,庞小南休想随便拿个东西糊弄他。

  “你要它是没用,可是它对我有用啊,你放心,我肯定会回来取它的。”庞小南拍了拍胸脯。

  拓跋莽眨了眨黄橙橙的大眼睛,心里在不断的盘算。

  和庞小南打架,没有必胜的把握,不如就相信他一次。

  “好吧,我就信你一回,你走吧。”拓跋莽终于选择和庞小南井水不犯河水。

  主要是上次庞小南放出的阴阳灵犀实在是诡异,那个伤口好久都没痊愈。

  庞小南看了看时间,对拓跋莽说:“那明天还是这个时候,我带熟食来这里等你,我们不见不散!”

  庞小南走了,拓跋莽开始在河里觅食,而南西早就吓得跑掉了。

  回去的路上,庞小南觉得拓跋莽还是很好打交道的,明天一定要通过他知道丛林里的一些秘密,比如,里面还有什么好东西。

  有时候,人工造出来的东西,不一定有自然生成的天材地宝效果好。

  就好像经过多位顶级科学家研发的超级士兵血清,不一定有拓跋莽吃的灵物对人体的强化效果好。

  刚出森林边缘,庞小南就接到了栗三明教授的电话。

  “你的电话怎么一直打不通啊?”栗三明教授显然是有急事。

  “哦,刚刚在山里,可能是没有信号了,怎么了教授?”

  自从栗三明教授负责霍拉马大学的筹备以来,庞小南没怎么管闲事,现在栗三明打电话来,肯定是有什么难搞的事情。

  “我要跟你商量一下资金的后续问题。”

  庞小南赶到了栗三明教授的住处,栗三明教授正在研究一块石头,被庞小南一下发现了其中的奥秘。

  “这是灵石!”庞小南抢过去仔细的勘探了一番。

  “什么是灵石?”栗三明教授显然没有听过这个名词。

  这个石头,跟风皇妃妃家里找出来的灵石是一个性质。

  庞小南和栗三明教授讲起了灵石的表现和价值,栗三明教授听的聚精会神,最后叹了一口气。

  “原来是这么回事,我一直觉得这个石头有古怪,但是以我的经验,又推测不出到底是什么成分,听你这么讲,我猜测这种物质应该是来自外太空。”

  栗三明抚摸着灵石的表面,“这看起来就是一块普通的石头,但是没想到蕴含了你所说的能量,这种能量只对你们练武之人有用吧。”

  “你从哪里搞到这个石头的?”庞小南来了兴趣,要是发现了这种灵石的矿脉,那就发达了。

  因为这种石头,一般人拿来一点用都没有,但是如果落在庞小南的手里,他有信心能够卖出比宝石贵的多的价格。

  “这是上次我去新布洛斯岛带回来的,”栗三明教授把灵石在空中抛了两下,“要不是这石头密度太大,我还会多带点,那里有很多。”

  “是吗?”庞小南一下子失望了,新布洛斯岛太遥远太危险了,“看来我们还是应该去一趟新布洛斯岛。”

  “嗯,说正事吧。”栗三明教授把庞小南拉回了现实,“筹备霍拉马大学的工作基本上打了个基础,现在就等资金到位了,我建议最好成立个校董会。”

  “你是说人才都物色好了吗?”庞小南很关心霍拉马大学的筹建进度。

  “我联系了足够的人才,你已经选好了地址,建设班底也已经组建好,可以动工和前期招生宣传了,”栗三明教授两手一摊,“现在最需要资金的注入,你有什么打算。”

  “我没什么打算啊,一切都听你的安排。”庞小南表示自己是个门外汉,一切唯栗三明教授马首是瞻。

  “我的意思是,咱们这个大学以捐赠的形式办起来,”栗三明教授说起了很多知名大学的开办典故。

  华国最著名的私立大学之一,牛佛大学,就是以捐赠者命名的大学。

  几百年前,佛教从西方传入华国,有一个非常著名的传道士叫做牛佛法师,他在华国境内四处传教,同时也帮助华国建起了很多的学校,以发展华国的基础教育事业。

  传教士本身是没有收入来源的,但是他们身边聚集了很多的支持者,这些支持者愿意主动供奉传教士,以致于传教士通常都有庞大的资金实力。

  佛教里面有一个教义,布施是所有善行的开端,不舍弃一切,永远成不了佛,所以,信众们把自己的财产都拿出来,普度众生,因为渡人就是渡己。

  牛佛在华国中南部的影响力很广,几乎是所有佛教信徒最信任的高僧,牛佛法师也和其他的高僧大德有些分别,他不爱建寺庙,他喜欢建学校。

  据牛佛法师身边的弟子后来回忆,为什么牛佛执着于建学校呢,因为牛佛法师认为,佛法是很高深的理论,没有知识储备作为基础,根本就理解不了佛法,而那个时候信教的又都是底层劳动人民,导致很多人盲目的学习佛法却始终理解不了。

  这不利于教义的传播和升华。

  所以,要改变这种局面,必须大力的发展教育事业,让人们的知识水平普遍提高,才能更好的修习佛法。

  通过牛佛法师的努力,他领导信众捐赠了很多小学校,基本都是在贫困地区,为不能接受教育的孩子创造了必要的条件。

  几十年间,牛佛法师一边传教,一边发展基础教育,从来没有间断。

  但是到了晚年,牛佛法师开始觉得,光有基础教育,佛法的传播还是受限,很多理论,必须要有高等教育的加持,所以,他决定建立起一所以佛法普及为基础的高等学府。

  牛佛法师的想法得到了很多信众的支持,于是,第一所以佛学相关的学院在华国南部的水獭河河畔建立。

  一开始,这所学院叫做普度学院,只开设了一个专业,校长由牛佛法师兼任,主要课程就是佛法的各种理论,由牛佛法师和他的大弟子们轮流上课,学生来自全国各地的信众。

  但是慢慢的,纯粹的佛法教育不能满足学生们的其他学业需求,因为来此求学的学生,还有的是以后要进入社会参与其他工作的,为了弘扬佛法,每个阶层每个工作岗位都应该要有佛教信徒的存在。

  所以,仅仅以佛法单一学科存在了一年,普度学院就开始开设其他专业,最开始是法学,因为法律的严谨能够助推佛法的理解,后来又增加了医学,直到普度学院成为了一所综合性的大学。

  普度学院成立后第3年,牛佛法师圆寂了,他生前立下遗嘱,自己的所有财产,都捐给普度学院。

  为了纪念牛佛法师的无私奉献,普度学院正式更名为牛佛大学。

  在牛佛大学毕业的各种人才,后来成为了各行各业的精英,这些人为了感激学校的培养,作为校友进行了慷慨的捐赠,这些捐赠在校董会的运作下,把牛佛大学建设的越来越好。

  现在提起牛佛大学,整个世界都知道这是一所名校,其影响力不仅在佛教徒中独一无二,也是全世界学子的最向往的学府之一。

  栗三明教授的想法,就是仿照牛佛大学的建立过程,成立第一届校董会。

  “可是我们不是什么教派啊?”庞小南略微的听说过你牛佛大学的传说,可那毕竟有佛教的加持,受众面广。

  “不一定要有什么教派吧?”栗三明教授看的很清楚,“只要是愿意帮助霍拉马山区发展教育事业的人,都能够拉拢,比如来霍拉马发展的各大企业家。”

  栗三明教授解释说,一个地区要发展,必须有高等学府的参与,才能够在各种领域得到知识和经验的支持。

  任何想在一个地区长期发展的企业,都希望当地的高校能够发展壮大,所以民间就有很多校企合作。

  很多企业家,也是某些大学的校董,这对制定学校的招生计划满足自己企业的用人需求,十分有必要。

  所以,庞小南只要看看,哪些愿意和霍拉马城共存亡的企业,他们一定会全力支持霍拉马大学的建立与发展。

  “那我就要拉几个有钱老板过来了。”庞小南开始在脑海里搜刮,自己认识哪些大老板。

  很快,他就列出了几个名单。

  栗三明教授也给出了参考意见,“摩尔根财团是一定要拉进来的。”

  “英雄所见略同!”庞小南打了一个响指。

  智能机器人公司把总部都迁到了霍拉马,霍拉马大学肯定是要发展武器工业的,这对布里奇摩尔根是极大的利好,他有什么理由不捐点善款呢?

  况且,如果把小田莉玛也请到霍拉马大学任教的话?

  “栗三明教授,你邀请了小田莉玛教授过来任教吗?”庞小南想征求一下曾经的科考队队长,小田莉玛的上级的意见。

  栗三明教授摇了摇头,“据我所知,想挖小田莉玛的大学多的很,就连你毕业的学校,东力军校曾经都想把小田莉玛挖走,你不会不知道吧?”

  庞小南只知道,当初小田莉玛到东力军校参加联合项目—超级士兵血清计划的时候,马布里兰中将是对小田莉玛青睐有加。

  “你是说,无论谁挖她,她都不去?”庞小南觉得这个女人还真是忠贞。

  “我是这样听说的,据说是因为她现在任教的学校,是她的老师一直任教的地方,”栗三明教授抹了一下眼睛,“哦,她的老师,就是上次和我们一起去探险,死在新布洛斯岛上的那个古生物学家。”

  “哦,是他啊,我知道了。”庞小南心想这的确情有可原,为了祭奠自己的老师,不离开他曾经工作生活的环境,也算是知恩图报了。

  “不过,我还是想试试。”庞小南不想放弃每一个机会。

  “还有牛皮克拉斯教授呢?”

  “那个老顽童啊,我跟他说了,他说要考虑一下。”栗三明教授耸了耸肩,“你也知道,他那个级别的科技巨头,牵一发而动全身的。”

  作为世界顶级的力学科学家,又是科学明星,牛皮克拉斯教授的一举一动都受到世人的关注,所以如果没有特殊的理由,他是不会动的。

  这就好比一个足球明星,获得了世界足球先生,你想让他转会,那肯定是要付出天价的转会费的。

  转会费还只是一方面,那是俱乐部要赚的,还得看本人愿不愿意,因为到了那个层次,本人肯定不缺钱了。

  “行,这两个人交给我了,如果他们能来,我们这个大学没建就火了。”

  通常一所大学,只要有一两个学科带头人,就能撑起整个门面。

  门面撑起来了,越来越多的知名专家会闻风而来,总有一天会成为知名的综合性大学。

  第二天,庞小南带着熟食来到了霍拉马河的上游,他不能食言,不能让一条蛇看笑话。

  他又碰到了南西。

  南西还是在老地方游来游去。

  “南西,你好啊,看到拓跋莽了吗?”庞小南和南西打招呼。

  “拓跋莽,谁是拓跋莽啊?”南西吐着泡泡,表示疑惑。

  “就是那条巨蟒啊。”庞小南趴在岸边,看着南西,“怎么,你不知道他的名字吗,你们没有交流过?”

  “我可不敢跟他交流,要是他一口把我吞了呢?”南西摇着尾巴道。

  “嗯,也是啊,那个家伙可不是善类。”庞小南点头附和南西。

  “你昨天跟他打架了吗?”南西在拓跋莽出现的时候就跑了,躲进了水草里面,所以没看到后来庞小南和拓跋莽交流的场面。

  “没有,我们人类和动物可不是每天打打杀杀的,”庞小南指了指自己,“我是爱好和平的人类。”

  “你不和他打,他就会放过你吗?”南西不敢相信庞小南能够在拓跋莽的血盆大口下存活。

  “他也是讲道理的,”庞小南耐心的解释道,“你看他长那么大,肯定是有头脑的,再说了,真要打起来,他未必是我的对手。”

  “对了,你最近看到那只水獭了吗?”

  庞小南想起以前在这里还碰到一只可爱的水獭,吃了灵蘑后竟然不愿意吃鱼了。

  “没有了,不知道怎么回事,好久都没看到他了。”南西转了一个圈,“可能是拓跋莽在这里出现过后,他不敢来了吧。”

  按照南西的理解,大灰熊都拿拓跋莽没有办法,一只小小的水獭只能是远远的躲开了,能躲多远就躲多远。

  这时候,南西不安的在水里摆动身体,似乎感受到了危险,“你说的拓跋莽来了。”

  “真的诶,”庞小南转过头一看,拓跋莽正叼着鱼竿慢悠悠的从森林里游了出来,“你的直觉真准。”

  “我闪了,你好自为之!”南西转眼间就像一道闪电窜入了水草里面,无影无踪。

  “你好啊,拓跋莽。”庞小南站起身和拓跋莽打招呼。

  拓跋莽张开大口,鱼竿掉落在地上,“算你守信誉,你的熟食呢?”

  “喏,在这里!”庞小南从身后拿出一个纸包,一阵浓郁的香味飘散开来。

  “哇,好香!”拓跋莽马上捕捉到了空气中的香味粒子。

  蛇的嗅觉很灵敏,是靠一对信子和助鼻器感受外界气味。蛇鼻是没有嗅觉功能的,蛇鼻的嗅觉被信子和助鼻器所代替。蛇的舌头非常能活,当蛇要探测空气中的气味时,总是不停地反复伸缩。

  “快,给我吃!”拓跋莽的信子不停的摆动,似乎已经忍受不了那种香气的诱惑。

  “来,接着!”庞小南把纸包打开,里面是一只烧鸡,他把烧鸡朝高空中一丢。

  拓跋莽的头部一闪,准确的咬住了空中的烧鸡,然后一口吞进了肚子里。

  “你慢点,不要囫囵吞鸡行不行?”庞小南有些失望,“你应该咀嚼一下的,那样更加的美味。”

  虽然知道蛇类吃东西都是这样急不可耐,但是庞小南还是希望拓跋莽能够细嚼慢咽,不然烧鸡的美味就不能充分的展示出来。

  “真好吃!”拓跋莽的黄色大眼珠放出了异样的光彩。

  “怎么样,我没骗你吧?”庞小南得意的交叉着双手。

  “还有吗?”拓跋莽把头伸到了庞小南的眼前,但是态度十分友好。

  “我就知道,你这个贪得无厌的家伙。”庞小南做了两手准备,就是准备了两只熟食,一只烧鸡,一只烧鹅。

  而拓跋莽也是闻到了庞小南的身上还有另外一种不同于烧鸡的香味。

  “这回你要答应我,慢一点品尝。”庞小南从身后拿出了烧鹅。

  “你放心,我一定会慢慢品尝。”

  拓跋莽调走了烧鹅,到了不远处的一处干净的河滩上,把头趴在地上,慢慢的咬着烧鹅。

  虽然拓跋莽没有手,不过他的信子上有很多肉刺,那肉刺一沾到烧鹅的表面,就把鹅肉给叼了起来,然后送进了拓跋莽的嘴里。

  “味道怎么样?比起刚刚的烧鸡来?”庞小南很想知道蛇类对烧鸡和烧鹅的喜爱程度有什么分别。

  “我更喜欢鸡肉的味道,”拓跋莽停住了口里的动作,“当然,这个肉也不错。”

  庞小南哈哈一笑,英雄所见略同,原来蛇和人一样,对鸡更加钟爱。

  “我没骗你吧,这些熟食是不是比你平常吃的那些生冷的东西要美味?”庞小南走近拓跋莽,近距离的观看拓跋莽的吃相。

  “美味是美味,不过有什么功效吗?”拓跋莽还是忘不了灵蘑的损失。

  “当然有功效了,”庞小南编了一个理由,“你知道为什么人类的寿命和智慧都比其他动物要高吗?就是因为吃了熟食。”

  “熟食更容易消化,那么就减轻了肠胃的负担,熟食的营养吸收更充分,就能提供人类更多的养分,熟食把所有病菌和微生物都杀死了,人类就没有那么多病痛,所以,人类就能更加的长寿咯。”

  “这么说来,我要是改吃熟食的话,我能活的更久?”拓跋莽来了兴致。

  “那当然!”庞小南很有信心。

  “那要怎么样才能天天吃熟食呢?”拓跋莽对实现的方法比较好奇。

  “你得有火啊,把你抓到的食物给烤熟啊……”庞小南告诉拓跋莽比较原始的弄熟食物的方法。

  “用火?”拓跋莽缓缓的摇了摇头,“太危险了,一不小心就会引发山火,到时我要是葬身火海,那就得不偿失了。”

  “这……确实是个问题,”庞小南低着头思索了一阵,“啊,有了!”

  “有了什么?”拓跋莽把最后一点鹅肉送进了嘴里。

  “我可以每天给你送一点!”庞小南心想就像养宠物狗一样,每天喂点东西给拓跋莽吃,不也是相当于养宠物蛇吗?

  “真的吗?”拓跋莽兴奋的抬起了头,“那我明天还要吃烧鸡!”

  但是庞小南很快又低下了头,这不太现实。

  他不可能天天有空跑到这里来,而且拓跋莽的食量肯定不是两只烧鸡能够管饱的。

  一个成年人,一天吃两只烧鸡都不能管饱,何况这么大一条巨蟒。

  “你怎么了?是不是反悔了?”拓跋莽恢复了威严,“你以为两只烧鸡就能抵消我失去灵蘑的悲痛吗?”

  “不不不,”庞小南辩解说,“我是在想,怎么找个万全的办法。”

  “你放心,我答应每天送你熟食,这不会变的,只是我不能每天来这里,我得想个法子。”

  “你不来这里,我可以去找你啊。”拓跋莽一下子反应过来,只要是有好吃的,奔波几里地又如何。

  “那可不行,你要是出现在城里,非把人吓死不可。”庞小南当然不能同意它这个想法。

  “那你说怎么办?”

  “这么办吧,我每天早上到森林的边缘练功,然后你过来取熟食,怎么样?”庞小南想到一个折中的办法,自己不用跑那么远。

  这霍拉马河的上游确实太远了,离城里好几十里地,要是只到城市和森林的交界处,那就近很多。

  “那我要怎么找到你呢?”拓跋莽对庞小南说的地点没有概念,因为它都是四处游走,根本不管到了哪里。

  “不用你找我,我可以找到你的。”庞小南现在对自己的灵识相当有把握了,因为自从吃了灵蘑之后,不但能够捕捉小动物们的脑电波,还能长距离的传送自己的灵识。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拓跋莽心满意足的垂下了脑袋,趴在地上休息,虽然一只烧鸡和一只烧鹅并不能果腹,作为点心来讲还是令他满意。

  “不过我跟你说好啊,你可不能把熟食当作主食,毕竟我不可能带很多在身上,你就当时零食好了。”庞小南说的是实话,要是想喂饱拓跋莽,他必须装一车烧鸡过来,但是那不现实,森林里进不了车子。

  “这个我当然清楚,不过时间方面我想改一下。”拓跋莽趴在地上懒洋洋的回答,“改到傍晚吧,就当是喝下午茶,早上我起不来。”

  “你这家伙,没想到你和人类一个毛病!”

  由于有熟食的诱惑,拓跋莽对庞小南没有了兴趣,而庞小南也得以和拓跋莽亲近起来,他开始打听起森林里的各种神奇的事物。

  “拓跋莽,这片大森林里,除了灵蘑,还有没有其他好东西啊?”

  “当然有了,不然你说为什么我能长这么大呢?”拓跋莽吐着信子,这是他的习惯。

  “哦?那你跟我说说,还有什么好东西?”庞小南谆谆善诱。

  “哼,你想套我的话,门都没有,我告诉了你,你肯定会跟我抢的。”拓跋莽并不上当,看起来智慧不亚于人类。

  “我就是好奇嘛,你放心,我们是朋友,朋友怎么会抢朋友的东西呢?”庞小南大言不惭道。

  “朋友?我被朋友害惨了!”拓跋莽开始忿忿不平起来。

  原来,拓跋莽还是小蛇的时候,并不是孤身一蛇。

  原来和拓跋莽在一起生存的小伙伴,为了各自的食物,经常起纷争,甚至互相攻击,为了生存下去,拓跋莽杀死了很多同类。

  后来,拓跋莽快要成长到武道宗师的时候,遇到了一只豹子,豹子表示要和它联手捕猎。

  有一天,一只羚羊出现在了拓跋莽和豹子的眼前。

  豹子很快从趴着的地上站起来,示意拓跋莽进行围猎。

  拓跋莽当然同意。

  可以说,陆地上跑得最快的动物在豹子和羚羊之间。

  每次捕猎,豹子不能说一定能捕猎到羚羊,有时还很危险,所以它需要帮手。

  豹子冲了出去,同时,拓跋莽也快速的游动起来。

  羚羊感受到了危险的气息,撒腿就跑。

  拓跋莽和豹子把羚羊逼到了山崖上,这是一片陡峭的山地,全是光秃秃的石头,而不远处就是陡峭的悬崖。

  豹子不顾一切的追逐着羚羊,他已经好久没吃东西了,这是不可错过的一顿美食,就好像久饿的人眼睛里的一个汉堡包。

  拓跋莽也努力的向羚羊靠近。

  可怜的羚羊,不小心踏到了一个石头上,那个石头是松动的,于是石头掉下了悬崖,而羚羊崴了一下脚。

  这一下,羚羊的动作慢了下来,豹子眼看就要追上去。

  很可惜,峭壁上的石头实在是太多,豹子也踩到了一块松动的石头上,身形顿了一下,一下子就被羚羊给逃脱了。

  和四条腿的动物不同,拓跋莽的移动不受那些松动石块的影响,加上他近武道宗师的实力,很快,他超过了豹子,迂回到了羚羊的前面。

  拓跋莽扬起头颅,猛的一俯冲,朝羚羊逃跑的方向张开了血盆大口。

  羚羊的反应不可谓不灵敏,躲开了拓跋莽的大口。

  不过,拓跋莽可不是只有一张大口,他还有强有力的尾巴,于是他抬起尾部狠狠的朝羚羊砸了过去。

  之所以要砸,而不是甩,是怕把羚羊摔下了悬崖,那样就白忙活了。

  正是因为这么一迟疑,尾巴虽然砸的峭壁石块乱飞,可还是被羚羊逃脱了。

  这个时候,豹子已经赶了上来,趁羚羊在躲避拓跋莽的攻击,一张口咬住了羚羊的左后腿。

  拓跋莽见同伴已经得手,便不再攻击,只等着分赃。

  于是,拓跋莽慢悠悠的朝羚羊被俘的地方游了过去。

  好危险的地点,只有几米远,就是悬崖,羚羊只要再奔跑一会儿,很可能一脚踏空掉下山去。

  豹子虽然咬住了羚羊的大腿,可是羚羊还在拼死的挣扎,拓跋莽正在思考,要不要补一口的时候,豹子突然叼着羚羊跳了起来。

  拓跋莽还在奇怪的时候,豹子的后腿已经踩到了他的身上。

  接着,豹子用力的往后蹬,拓跋莽的身子在松动的石子上滚动。

  原来,这一块都是松动的风化小石块,根本就不着力,随着豹子的腿部发力,那些石子哗啦啦的朝悬崖边滚了过去。

  豹子的发力很突然,而拓跋莽一下子竟然不能逃离现场。

  随着滚动的石子越来越多,拓跋莽随着石流滚下了悬崖,而豹子却叼着羚羊快速的爬上了陡峭的石壁。

  拓跋莽心里把豹子祖宗十八代骂了个遍,这个忘恩负义的小人,可是为时已晚。

  拓跋莽心想这回九死一生,因为坠落的山间深不见底,掉下去十有八九粉身碎骨。

  真是不怕神对手,就怕猪队友!这次得选择也怪拓跋莽自己没有认清豹子的狠毒。

  就在拓跋莽被旁边的风声扰的心迷意乱的时候,他竟然被一棵大树给拦住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