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天地战魂 > 第十八章梅山
  东海妖族比起在大地上繁衍生息的妖怪,有了一项得天独厚的优势。WWW.qВ5、C0M那就是,不必看人间帝王脸色。

  尽管大多数的妖怪,不鸟人间帝王。但是生活在山水之间,终归要跟人类交织,有意无意间,亦是不的不收敛行径。甚至,遭遇人间道法高人,还动辄有性命之忧。

  即便妖怪们自己,也会因为争夺地盘,又或者仇恨而斗争。

  东海妖族,逍遥大海。不但无需烦恼这些事情。更因为较为平和,各族妖怪都有些交往,甚是团结。更因为族中有不少修为数千年的极大妖怪,积累了不少人世间已经遗失的书简,知识。其中关于妖都朝歌的记载,龙布雨就见到不少。就连当年上古神灵,妖兽,遗弃人世间,破碎虚空而去的缘由,也清清楚楚。

  这些倒还罢了,龙布雨还曾见到一张朝歌原图,据说乃是当年逃脱了被封印的妖族前辈,偷偷绘制下来,以备日后救出同伴之用。只可惜这名妖怪,后来修为提升,竟然不耐人间污秽,转了念头,也破空飞升而去。仅仅留下一些笔记,给某位出来游历的东海妖族得到。收为珍藏。

  而其中更记载了,这里封印的妖怪中,最强的七人,都是来自梅山。他们在梅山修炼,后来投入妖王子受德,也就是纣王麾下。东征西讨,建立无数功勋,最后却给屈辱的封印在朝歌古都。

  龙布雨当然没有能力释放出,这最顶级的大妖怪,但是,龙布雨却想用东海妖族的记载,来勾通这梅山七圣。借来能决定胜败的力量。

  龙布雨细心寻找梅山七圣的封印所在,水猿大圣却在离开很远之后,嘴角裂开了诡异的笑容。

  “龙布雨这人,什么都好,就是不爱动脑!他匆匆从东海来此,也没想过,会栽个跟头么?本大圣可不想奉陪,一会我找个地方,好好的睡上一觉,等醒过来,再看三方都的如何!”

  水猿大圣虽然桀骜,但是却并无什么野心。跟风白虎,或者龙布雨之流,想要一统妖族不同。他仅仅想逍遥快活,任意的在这时间晃荡。无论是谁,能掌握天下,对水猿大圣来说,都不是好事。

  “只有天下混乱成一锅粥的模样,我才能自在起来。若是,人人都想指挥别人,那我又怎么轻松愉快的起来!”

  水猿大圣在发现了一处高台,甚是雄伟。便拾阶而上,他游目四顾,甚是感慨。

  “这里看似高大,但是毕竟好久没人翻修,破败的紧。远不如东海的海底宫殿富丽堂皇。只可惜这里没有美酒菜肴,不然小小的喝上一壶,也是不错的享受!”

  摸摸身上,水猿大圣颇为遗憾。他酷爱自由,随身从不带酒壶,酒葫芦之类的累赘。但是今日却让他觉得,自己实在太没有计算了。

  走上高台,水猿大圣发现整个朝歌内城,尽在他眼底。

  这凶狠猴子,并不知,此乃纣王的摘星台。当年修筑此台,据说可以上抚九天星辰,跟乘云来往的真人共宴。其高度,可想而知。

  水猿大圣,依偎栏杆,四下望去,亢明玉那边的战斗,顿时惹起了他的注意。

  亢明玉刚好封印了一处妖魂,正在默默炼气,恢复体内真元。虽然亢明玉已经步入先天,可以运使天地元气为用。但是,破坏封印,加上收服妖魂,实在消耗真气太大。若不及时休息一番,他也使支撑不了多久的。

  马嘉正在拉着顾九薇四处闲逛,这小子已经忘了刚才找借口私自行动为了什么。摸着顾九薇温暖柔润的小手,满脑子想的都是:“我若是趁此机会,搂搂小狐狸的腰,不知妥当不妥当?或者冒险去亲上一口?”

  马嘉明知顾九薇已经被许配给了他,无论他做什么流氓举动,都算合理合法。但是偏偏就是无法下定决心。

  “妈的!;老子平时何等胆大,连当朝皇帝都给老子砍了。现在却在怕些什么?”

  尽管给自己打了无数遍的气,马嘉还是不敢妄动。

  尽管,他并不知,背后有狐后跟白云渡在暗中监视他们。

  水猿大圣看着热闹,却也发现了朝歌内,并非仅有他们这些闯入者。当他登上高台,才隐隐约约的发现,朝歌内城四处飘荡,游离着若有若无的阴森气息。当年鬼神大战,死伤无数。其中大多数的死者魂魄,都被困在了朝歌之内。历经千年的岁月,大多数的阴魂都已经分崩离析,化作了最纯粹的阴气。但是,这些数千年不散的阴郁气息,竟然重新催生出了奇异妖灵。

  水猿大圣眼睛尖利,竟然看到,在马嘉和顾九薇的背后,隐隐约约跟着随时聚散的虚虚人形。

  “这些介于妖怪跟鬼魂之间的怪物,只怕不是好惹的玩意。我看这两个年轻的小家伙要有麻烦哩!他们后面跟着的两个家伙,似乎已经被幻象迷住,暂时派不上用场了!”

  这些妖灵,竟然幻化成马嘉跟顾九薇的模样,把狐后跟白云渡引走。

  而白云渡跟狐后似乎无法分辨这些妖灵的幻术,被引的距离马嘉跟顾九薇越来越远。

  水猿大圣摸摸下巴,心里奇怪道:“若是这些妖灵真的有这般了得,能迷惑跟本大圣同列天下十妖的白老猴子,跟狐后那熟女。我又怎会一眼看破?”

  想到此处,水猿大圣大叫一声:“不好!我也糟了!”

  省悟到,自己也被妖灵迷惑,水猿大圣并未惊惶,单手一抓,那条水浪翻涌的白水大棍再度现身。

  他横棍一扫,翻涌的水浪,波澜壮阔,顿时把自己淹没在一团巨大的水流之中。

  瞬息之间,在水猿大圣给自己筑起的水墙之外,就出现了无数的愤怒脸孔。这些脸孔有的似人,有的却象足了某些野兽。更有一些脸生多目,项生犄角。巨口獠牙,凶象无边的凶狠形象,亦是不时出现。

  惹得水猿大圣妄自号称胆大,却也吓唬的心惊肉跳。有些惧怕。

  “这些妖灵,形象在虚实之间,我就算功力再高,也除去不得。还是尽早摆脱才好!”

  水猿大圣打定了注意,运劲震开了附身的妖灵,迈开大步狂奔。不过就在这短短瞬间,周围的景色已经尽数改变。一头比他更加凶悍的猿猴,出现在水猿大圣的面前。

  这头白猿,身高十丈,双目紧闭,有着白云渡从未有过的凶悍气息。全身更披挂着青色铠甲,手上的一根巨棍,竟然比人的腰部还要粗壮。虽然,这是妖灵聚敛而来,但是,那股天上地下,惟我独尊的睥睨气概,却是强烈的有如实质,让水猿大圣不敢动弹半步。

  “这鬼东西是哪里来得?刚才那些妖灵,竟然能幻化出如此厉害的形象么?”

  水猿大圣还未思考明白,眼前的这头巨猿,已经怒吼一声,睁开了双眼。

  一股凌厉的劲风,在水猿大圣还未反应过来时,便已经光临他的脑门。这巨猿挥动手上巨棍的速度,竟然快捷如电!

  “吼!”

  水猿大圣仰天怒吼,手上水棍泛起滔天水浪,不闪不避,悍然反击。

  两股妖气都是强横无匹,凶悍霸道。水猿大圣一招硬拼,被一股强悍无匹的妖力反挫,手上的水棍,顿时短了一半,只剩小小的一节。不过这头猴子,生性凶狠,马上大吼一声,手上水棍再度延长,抖起扑天的棍势,向着那头妖灵汇聚的巨猿猛冲过去。

  摘星台上,突起战事,在朝歌内的众人,都有所感应。

  狐后跟白云渡,确实也被妖灵迷惑,但是,白云渡甚是精明,马上就看出了不对劲的地方。当他们正想掉头去找马嘉跟顾九薇,却也被突然现形的大蛇所困,一时半会斗的不分上下。

  亢明玉再度收服一名虚弱不堪的妖怪,被砸烂的建筑,再也不能阻挡他的眼神。摘星台上的战斗,他看的清楚,心里同样凛然。这些妖灵,乃是千万魂魄,历经数千年阴郁之气逐渐凝聚出来。并无智慧,也无所谓数量,既可以化身千万,也可以凝成一体。

  别人还未察觉的仔细,亢明玉可是早就晓得了这些妖灵的存在。他所修术法,小半已经入了鬼道。镇压妖灵正是有所专长。他开始没有动手,便是因为,这些妖灵正好可以拖住,风白虎,龙布雨两队人马。

  水猿大圣在天下十妖中,凶名第一。性情极为暴戾。而且论起操纵水流的本领,犹在龙布雨之上。一条水棍奔流,气象万千。只可惜他面对的妖灵实在诡异,忽散忽聚,力量忽而刚猛无匹,忽而诡异莫测。所幻化的巨猿,神威凛冽,棍法高深,任凭水猿大圣出尽手段,也只有被压在下风,连续被轰飞,砸在某些建筑之上,怒的水猿大圣,高声恨恨怒喝。

  亢明玉心中忽然一动,招呼吕布向摘星台扑了过去。

  亢明玉的动作最快,风白虎等人自顾不暇,哪里有闲心去管别人的事情。龙布雨施行某种秘术正到了关键时刻,因此,最后上了摘星台的,只有亢明玉,夜陵君,跟不知哪里冒出来的铁木尔。

  马嘉跟顾九薇尚不知危机,正在开心的闲逛这上古都城,看的津津有味。

  水猿大圣虽然暴躁,但是却也心思灵巧。他知道,这妖灵聚散无定,自己苦斗下去,妖力耗尽的一刻,便是命归黄泉的一刻。因此,心思电转,拿出了他作为保命的绝招。

  水猿大圣原形乃是十分罕见的妖兽。虽然貌似猿猴,但是却深居水底。往往千年不履尘世。没一现世,便会伴随洪水滔天。这头水猿也是天生灵性,自幼便懂得修行,长大后更走访千山万水,偷学了一身的本事。后来,因为他屡次发动洪水,给道门联手驱逐,不得已投入了东海妖族。但是,却也不是十分敬服龙布雨的威严。

  巨猿挥动粗愈人身的巨棒,狠狠击下。水猿大圣却突然收了自己的水棍,傲然挺立,全身都被一层波浪轻翻的水流笼罩,几乎在一瞬间,突然绽放强劲电芒。

  “庚金神电!”

  亢明玉刚踏上摘星楼,见到水猿大圣使出方赤夜的看家本领,顿时一惊。

  庚金神电威猛犀利,亢明玉也曾羡慕过一阵子,但是他终究不好去跟方赤夜套问秘诀。水猿大圣使出这门神功来,借助金水相生,雷激水劲,比起方赤夜使出来,别有一番威力。

  水猿大圣舍弃了兵刃不用,单拳狠狠轰下,跟妖灵聚成的巨猿抡下的巨棒撼在一起。

  亢明玉心中暗道一声:“好机会!”

  妖灵凝聚的巨猿,经受不住水猿大圣的反扑之力,给强猛无匹的庚金神电给震成灰烟。就在这头旷世凶猿要再度成型之际,亢明玉抖手挥出,一道黑气笼罩了全场,妖灵化成的灰烟,给这道黑气尽数收走。

  “正好吸纳这妖灵,给参水猿神幡聚成元神!”

  亢明玉道法再厉害,也不可能修炼成跟本身属性相反的法宝,他修成四火元神之后,就再也没打过其余的星宿神幡的主意。除非他有朝一日,彻底领悟了五行极变,天地元诀,不然,这种逆反天道的修炼,只会让他真气不受控制,直至把肉身炸成粉碎为止。好不容易,把体内冤魂驱除,又逐步把各大战魂,封印在其余法器上。粹炼精纯了体内真气,亢明玉可再也不想回去,体内数十万阴兵,十余名强横无匹的战魂,虽然功力强横,但是却热闹的喷血的场面了。

  数千年聚敛的阴魂祟气,源源不断的涌入参水猿神幡。神幡上的巨猿形象,比起刚才来更是大了几倍。随着妖灵阴气的涌入,无数还未彻底魂飞魄散的妖魂,嘶吼咆哮,似乎想要挣扎开来。参水猿的元神亦是全身布满了各种妖物的形象,有似乎鹿马,有狼花豹,凶厉古兽。

  水猿大圣刚才硬拼之下,多少受了点内伤。当他看到亢明玉出手的时候,心思电转,并未出手阻挡,也不曾感激亢明玉的帮忙。而是,一翻身下了摘星楼。

  不过当这头凶猿刚刚准备脚踏地面的时候,一股妖异的力量,把他吸引到了摘星楼的内部。

  水猿大圣正要挣扎,一道幽幽徐徐的声音,在他脑海中响起。

  “我还以为终生都在看不到甚么了!没想到居然还有后辈们闯入了这朝歌。小猴子!你打算来做甚么?”

  水猿大圣听了这声音,不由得勃然大怒。

  被人称作小猴子,对他来说,实在侮辱的紧。

  当水猿大圣努力想要找出说话的人时,眼前景色变幻,竟然转到了一处极为美丽的山景。

  这里四处都是鲜花,果树,山间野兽温驯自在,溪水潺潺,落花处处,只不过,在山峰之上,端坐着一个貌似刚才巨猿形象,但是体魄却大了一万倍不止的巨神般的猴子。

  “小猴子!你可是不服么?我便是梅山七圣之首,元公明便是。比起来,你还算我重孙玄孙的晚辈哩!”

  水猿大圣惊骇之下,竟然忘了害怕,他纵身跃起半空,驾着水云冲上了那头巨大无比的猿猴脸前,这些可乖乖不得了。这头自成元公明的猴子,就连脸上的毫毛也比水猿大圣粗上一圈。

  “你究竟是什么妖怪?虽然我跟随龙布雨来此,是为了解开这里的封印,但是,我才不想,放出比我更强的妖怪来。”

  元公明哈哈大笑,声音有如雷霆。

  “防我出来?小猴子你实在太好笑!当初给我梅山七兄弟下了封印那些家伙,任谁都比你这头小猴子,强上一万倍有余。就算刚才那个收服这里阴魂聚敛出来的妖灵的那个小道士。也不够这些人一根手指头的能耐。不过,那个小道士聪明的很,根本不去碰我们这些他解不开封印,又或者他能勉强解开封印,却收服不了镇压其中的妖怪的地方。比起非要跟隶芒、垢玄勾搭的那头白毛老虎,他的做法可正确多了!”

  水猿大圣搔搔脑袋,突然问道:“既然我们不能把你放出来,那么我怎会见到你的?难道我也被镇压在摘星楼下了么?”

  元公明不禁莞尔,说道:“以我的本领,虽然出不去这里,但是把法力延伸到外面,却是轻而易举。你现在见到的并非我的真身,而是我投射在你精神中的烙印。既然好不容易见到了晚辈,我也想散散寂寞!”

  水猿大圣倒是对这位妖族前辈,颇有好感,两人闲谈一番。水猿大圣才知道,元公明等梅山七怪,都是远古成圣的大妖怪。力量不逊色任何神明。虽然被封印在这里,却封不住他们感观。在整个朝歌城内的所有动静,都会被他们感知。而这朝歌内镇压的妖怪,出了他们梅山七怪之外,能跟他们比肩的便是另外五头凶狠神兽。

  朝歌古都积聚的数千年的邪祟妖灵,实在太强。亢明玉就算借助星宿神幡的威力,也无法尽数吸收。随着参水猿神幡的力量越来越强,而被吸引来的妖灵亦是越来越多。这些有如被打碎了蛋壳,蛋黄蛋清搅拌的一塌糊涂的妖灵,已经不是被星宿神幡吸引,而是自行投入神幡之上。虽然星宿神幡乃是仙界神器,但是骤然承受这似乎无穷无尽涌入的妖灵,也开始变得有些躁动。神幡的体积,愈变愈大。

  到了后来,参水猿神幡,已经顶破朝歌的上方穹顶,穿入外层封印之中。

  亢明玉正在苦苦支撑,突然一声轻笑在他耳边回响。

  “小道士你也很有趣,不如一起来陪我聊天罢!”

  当亢明玉惊讶的发现,自己跟水猿大圣都处身玄妙山色景致之中,更面对一头堪比托天巨人的威风凛凛的猴子之后,他反手一招四火神幡便展在背后。四头星辰元神兽,更是信信发威。

  元公明也不见有什么举动,只是巨手一抬,亢明玉就觉得力量全失,一头摔在地上,狼狈的甚是难看。

  水猿大圣嘿嘿大笑,让亢明玉脸上更是发黑。

  “我找你们两个进来谈天,顺带也送你们几样东西罢。这是我们七兄弟当年的配兵,还有我们七兄弟毕生修炼的法诀。小道士,小猴子!你们两个各选一样罢!”

  亢明玉无奈之下,陪着元公明闲谈甚久,他比起水猿大圣可口齿灵便的多了。加上最近苦读各方典籍,对外面世事介绍的甚是明白。当元公明心满意足的时候。亢明玉问起:“前辈是否有再度回到人世的打算?”

  元公明不答这个话题,却拿出了两份东西,让亢明玉跟水猿大圣挑选。

  梅山七怪,当年无敌。手上的神兵,乃是杀伐之器。比起星宿神幡之类的宝贝,纯以杀伤力而论,那是远远超过。而且跟无极天弓那种摆明了只是法力高深,便可应用的宝贝比起来。这些神兵都需要主人的武功配合才能发挥最大威力。普通术者根本应用不来。

  亢明玉自忖,目前自己既不缺法宝神兵,也不缺修行口诀。便大度的让水猿大圣抢先挑选。

  水猿大圣摸索来去,七件凶兵邪刃都是煞气冲霄的无上神器,他甚是舍不得。但是,那些修行法诀,只怕更是珍贵。想来想去,水猿大圣对亢明玉说道:“小道士,不如我们打个商量,这兵器我多分你一件,这些法诀书册我让你抄袭副本如何?”

  亢明玉微微一笑,当即一口答应。

  元公明也不阻住两人分赃,当亢明玉拿了四件兵刃。水猿大圣拿了装有法诀的玉匣之后。才开口说道:“我想要出去,也不是没有办法。只不过,以你们两人的修为,还远远不足够。如果,你们二人有心,便各自却修炼我赠与你们法诀,并且另外聚齐五名高手。我预计,大约五百年后,你们的功力才勉强够打开封印我七兄弟的阵法。至于,那时你们还是否愿意来这个鬼地方,便看缘分造化了!”

  “差了五百年的修为么?”

  亢明玉跟水猿大圣,同时惊呼。他们已经算得这个世界的顶尖人物,就算在十年之内飞升异界都不是没有可能。但是,元公明的话,无疑表明他们还是远未够班。

  最新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