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天地战魂 > 第十四章入赘
  天下亿万生灵,除了人类之外,尚有动物植潜,花草树木,鱼龙鳞蚧,虽然人类天生便智慧圆通,超过了天下生灵,号称万物之灵长,但是,非人之族类中,亦有天生不凡的大智慧者。\\wwW.qВ5、com\这些生灵,被人族称之为妖。

  而天下万妖中,声明最卓著的便是以百骨道人,剑猿白云渡为首的天下十妖。

  这十名妖中健者,平时分据一方,互相间或者略有交情,或者颇有仇怨,或者不想往来,但是却极少聚集一起,同处一地。但是今年却非比以往。

  鄂州地下上古妖都朝歌现世,登时让天下妖类闹翻了天。亢明玉不顾此地纷杂混乱,带并离去,也给这些异类进驻鄂州,提供了大大有利的局面。等到吕布回来鄂州,已经无法清理占据鄂州一成以上人口的妖族,只能默许了这些妖族的存在。

  等待亢明玉回来鄂州的时候,天下十妖已经有七八人来了此地,私下里去探地下都城朝歌的也不乏其人,只不过,这上古神灵跟人族至人大圣联手下的封印,实在太厉害。就算以天下十妖的能耐也攻不破这等禁制,但是,这数月之间,天下的大势,跟妖族的多方势力,都已经悄悄的发生着变化。

  铁木尔在江夏县做县尹,吕布虽然知晓,但是却也没放在心上,他最近恼火的是,鄂州城内的妖族最近屡起事端,最新的谍报,妖族要在此地推选出一名首领,统率天下群妖,号令千山万水。这些妖怪突然有此念头,显然非是好事,但是吕布虽然那手握重兵,却也没本事跟这些来去鬼祟,驾驭风云,变化万千的妖怪们比斗。

  亢明玉进得江夏县城,对这座古老城池颇感兴趣。元朝人口繁衍,虽然还不及南北宋朝时那么鼎盛,但是也恢复几分元气。江夏县虽然不大,但是胜在人物风流,百姓淳朴,倒也能看出一番风味来。

  铁木尔捉妖失手,让江夏县百姓议论纷纷,话题不绝。激愤过后,马嘉有恢复了几分孩童的天真,东张西望的听着街上百姓的议论,对那些越传越奇的胡乱揣测,听的兴致盎然。忽然马嘉侧头一顾,一个瘦小的身影晃过眼帘,他轻轻惊讶了一声:“居然有妖怪青天白日的就在人群里晃荡,这江夏县也真奇特。”

  亢明玉不置可否的淡淡一拍马嘉的脑袋,马嘉知机便不再开口。实际上,鄂州现在鱼龙混杂,这江夏县最近也有不少妖怪被冰火天蜈的妖气所吸引,只不过,这头上古蜈蚣妖气实在太强,没有人愿意去随便招惹。

  不过,亢明玉来此也并不是想要斩妖除魔,因此,也无所谓去招惹事端。他带着马嘉,直奔江夏县衙门。铁木尔虽然才来了几日,但是对整顿官吏却是雷厉风行,因此几个差役并不敢胡乱为难这两个看起来年纪不大的道士爷爷。铁木尔正在为没能捉到冰火天蜈而烦恼,他也不晓得亢明玉到底让他来这个小小的县城做什么。比较而言,他更喜欢回到阔窝台汗过,去过征战沙场的血腥生活。

  听到师尊驾临,铁木尔不敢怠慢。以他在战场是锻炼出来的敏锐感觉,他早就晓得亢明玉是必定会来鄂州的,但是亢明玉居然来的这么快,却是让他始料不及。

  当铁木尔出迎时,看到马嘉的身影,顿时低吟一声,眼神重充满了不可置信的目光。倒是马嘉嘻嘻一笑,开口说道:“铁木尔师弟别来无恙啊,怎么看我这做师兄的也不过来见礼?”

  铁木尔入门比马嘉晚了些时候,尽管年纪较大,也不得不排名在马嘉之后。他跟马嘉曾经同生公死苦战脱脱不花,隐藏交情非比寻常,对马嘉这句打趣之语,全然不放在心上。但是,铁木尔可也不会真的就屈尊在马嘉之后,以毁灭王子的高傲,就算他承认马嘉是他师兄,也不会在嘴上承认的。

  看亢明玉神色间有些古怪,铁木尔也不多说,只是急忙请两人进入县衙。进了后进的宅院之后,铁木尔才开口问出心中疑问:“师父!马嘉是怎么恢复肉身的?你们来此究竟有什么事情要做?我也忒闷的慌,总不成要在这个江夏县把这个县尹继续做下去吧?”

  亢明玉对铁木尔的问话,也没有隐瞒的意思。他说道:“天下妖族齐聚鄂州,想要不闹出些事情来也不可能。我当初遇到妖族中的一位前辈,托我作些事情,我正好借此机会,压服妖族。一统千山万水,四海五湖!”

  铁木尔被亢明玉的话,震慑的半晌不言,世上纵有无数帝王,或者霸道如秦皇汉武,或者仁德如唐宗宋祖,开疆扩土所在意的也无非是芸芸百姓,从未有一丝念头,统帅这些桀骜不逊的妖族强者。亢明玉所图谋的近乎不可能之事,就算铁木尔胆大包天,也有些惴惴。心道:“我这便宜师父,是否疯了,又或者修道修炼出什么毛病来?”

  亢明玉并未给铁木尔多做解释,他虽然心中早有计划,但是却也没有明晰概念。他自己还未确定,又怎生给人解说明白?

  师徒三人在这江夏县中住下来之后,颇有些无所事事。

  鄂州的城头,远远看去自然风清日和,云淡气爽。但是有些法术修为至人,却可以看到万丈妖光冲天破霄,尤其到了夜晚,更是各色光华,亮入白昼。整个鄂州城,就跟一个巨大无比的火炬一样,炽烈的光芒逼的修为薄弱之人,不敢踏入此地半步。可以普通的百姓,却对如此异相,分毫不察,依然过着早晚劳作,日落休憩的平淡生活。

  亢明玉几次夜观天象,每次都不发一言。铁木尔虽然心痒难搔,但是也不敢动问,倒是马嘉,自从获得了冰火天蜈的躯身,力量大涨,他的水火同源诀本来便是上古的不世奇功,只不过因为过于霸道,修行起来甚是伤身。这头冰火天蜈乃是上古异种,体内两股妖气,一冰一烈,循环往复有如太极,在一种奇妙的平衡中滋养壮大。马嘉附身之后,真气竟尔因此突破了前无古人的境界。

  马嘉跟着师父亢明玉,有样学样,也试着观摩了一下鄂州的天象,以他的本事,也能勉强分辨出,鄂州城内冲天的数千股妖气中,最为强烈十三股妖光。这些不世强者,才是亢明玉的目标所在。马嘉也自忖了一番,得出一个结论。

  鄂州城内的妖怪们,虽然大多数他根本不用放在眼里,但是能击败他的,也不在少数。

  马嘉暗自跟铁木尔说道:“你我兄弟联手,下次见面绝对可以把脱脱不花那个贱人,碎尸八段。不过在鄂州城内,能把我们兄弟碎尸八段的妖怪,却有十三四个之多。吕布那个三国变态,如今的功力也不输给咱们师父了,只不过靠不靠的住就很难说!”

  铁木尔私下里跟马嘉嘀咕来去,他本不是甘于寂寞的人,眼看鄂州那边肯定热闹连连,好戏不断,自己却困在这个平静的江夏县,白眼看天!这是何等的无聊?

  东海妖族来到鄂州是最早,龙月儿跟千岁铜人铜刚鬓已经隐隐是这鄂州城中稳居一方的土豪。魔门却自从大败之后,就消失的干干净净,人类修行道路虽然千变万化,却总不是跟妖怪一路。

  天下十妖中,已经有了七八人到此,龙月儿发回东海的信火,却渺无音信,这让这位东海妖族的公主,颇为愁思。妖都朝歌被设下强力封印,众妖族虽然并不似方赤夜一样知道底细,但是仅仅从规模上来判断,都揣测这样的上古都城,定然是大大的宝藏一个。而且,这些妖怪们修为不浅,隐隐约约都能感应到被封印在妖都朝歌内千万妖魂的呼唤。这些远古妖魔,有些还有血脉遗传,某些远古妖魔的后世子孙们,更对祖先的血缘有着奇异的感应。

  这些日子以来,强行闯入地窟,意欲一堵朝歌真面目的妖魔不计其数,但是龙月儿得到的情报显示,仅有五人全身而退,其余的尽数失陷在其中。龙月儿本来也曾经想过,在别家妖怪还未得到消息之前,尽集人手,强攻朝歌。若是得到朝歌秘藏,对东海妖族争霸又莫大好处。但是却给老成持重的千年铜人铜刚鬓给劝阻住。亢明玉功力高深莫测,方赤夜修为高不可攀,两人又有鄂州的兵马为后盾,竟然放弃此地,不顾而去。其中必有缘故。虽然对朝歌兀自有些恋恋,但是龙月儿也是智慧不凡,至今按兵不动,没有冒险。直到天下十妖中的风白虎,也受了挫折,无功而返,龙月儿才暗自感激铜刚鬓的劝阻,不然东海妖族必然损兵折将,受到重创。

  不过这些妖族强者连翻闯入朝歌,也不是全无收获。历经千年,朝歌的封印,多少总有些漏洞被困在里面的妖怪们发现,冰火天蜈能闯出来,自然也有更加狡猾,更加厉害的妖怪,试探着从内部破坏封印。虽然这些妖怪仍然无法脱困,但是,跟闯入朝歌的妖怪取得联系却不是什么为难的事情。风白虎就跟名为隶芒、垢玄的两名上古妖魔达成协议,不但获得了一件法宝天煌旗,还得到隶芒、垢玄的指点,功力大进。

  如今鄂州城内,万妖群集,按照平时的交情仇怨,各自分成数股力量,准备合力攻破朝歌的封印。龙月儿亦是想请父亲,东海龙王龙布雨带领麾下重将高手,前来汇合。

  这日龙月儿正在苦思对策,铜刚鬓悄悄走入,脸上却有了几分喜色。

  “月儿!你父亲已经来了消息,从东海妖族的记事录中,找到了有关朝歌的记载。虽然语焉不详,但是朝歌中封印了数千年前,妖族中最凶悍人物却是不假。而且,还有一句已经失传的歌谣传下。天弓落红日,神珍定海涛,神幡引星辰,妖壶日月吞。手握天地宝,御气上九霄,鬼神移山镇,青火炼凶魂。”

  龙月儿听了铜刚鬓的话,心头一震,问道:“这些又是什么意思,父亲什么时候能到鄂州?”

  铜刚鬓抑制不住脸上的情绪,说道:“龙王不日就到。至于这首歌谣,我也曾经听闻。传说上古大神飞升仙界,把妖族中凶悍厉狠之辈,封印在九地之下。但是为了避免这些妖族冲出封印,无人可制,便留下了四件绝世仙兵。我猜这朝歌下面,必定有这些镇压妖族的宝贝!”

  龙月儿不由得笑道:“铜叔真是说笑了,我们便是妖族。难道还要找出这些宝贝来镇服自己不成?”

  铜叔哈哈大笑,说道:“这四件宝物,我也曾经听说。便是无极天弓,定海神珍,星宿神幡,日月乾罡壶。无极天弓传说是后裔所用,配合落日神箭,能射落九霄星辰。定海神珍是大禹遗宝,掌控此物,天下水势尽在手中。星宿神幡引动九天星辰之力,威势莫测。日月乾罡壶却早就失落,只听说天下万妖都能被收容其中。不过这些宝物,若是落入我们手中,不论是对付觊觎我东海的元庭,还是敌视我们的妖怪,都只能臣服在我们手下,在不敢有什么动作!”

  龙月儿听了,也是心中彭湃,东海妖族跟元朝皇族,仇怨甚深。只不过,妖族虽然厉害,但是终究不能抗拒无穷无尽的兵马人力,而且,元朝中也有无数修行之辈,高手代代而出。龙布雨数次潜入大都刺杀元帝,都无功而返。在东海战场上亦是如此,虽然东海妖族占尽优势,但是却也无奈元朝水师如何。

  若是能拥有这些传说中的法宝,又或者释放出上古妖魔乱世,只要能不利当朝统治,对东海妖族来说都是好事。

  龙月儿正在分析利弊得失,铜刚鬓又抛来巨型问题一个。

  “亢明玉那小子,据说已经登上了大元国师之位,奉新皇帝登基。目前风头一时无俩,连什么四大宗师,都给统统比了下去。而且…方赤夜那人似乎也动身来鄂州了!”

  龙月儿微微一顿,长叹一声,不在说话。

  乎乎数日,亢明玉正在教导两名徒弟,突然天际一道白光冲破云霄,如天绅倒卷射落尘埃。

  铁木尔感应到这白光气势非凡,念力激发,弯刀邪月化作寒虹脱敲而出。旁边的马嘉却比他先一步看清了来人,惊喜的喝道:“铁木尔你别莽撞,来的不是敌人!”

  “老猴儿!你怎么有功夫来看我们?”

  马嘉高声喊道。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天下十妖中的剑猿白云渡。这老猴一身麻布长衣,身上并无任何饰物,显得飘飘大袖,宛如神仙。他偷眼看了亢明玉,见对方并无追究当初自己偷拿两杆星宿神幡的事情,这才安心下来,招呼道:“老猿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今次来见你们师徒,是为了作说客来的!”

  亢明玉躬身为礼,他跟白云渡交情不错,因此,急忙唤铁木尔去收拾酒席,给白云渡接风。

  马嘉跟白云渡的关系非比寻常,抢上前去,拉着白云渡的袖子,夹磨道:“老猴儿你给谁人作说客?而且,大老远的来,不知有什么礼物没有?”

  白云渡一脸尴尬,苦笑着说道:“你师父乃是大元国师,世上还有什么东西他拿不到?你还能缺什么事物不成。老猿一介山野村夫又能有什么家当送的出手。”

  马嘉撇撇嘴,说道:“老猴儿!若是你没有什么宝贝,这几千年都是算白活了。再说,你在我们凌霄宫便手脚不干净,若说看到什么宝贝,不偷拿回去,我是不信!”

  白云渡干咳一声,脸色略红,把马嘉的问话遮掩过去。他向亢明玉说道:“道友可知天下妖族,最近达成一份协议。将要在二月十二举行天下万妖大会,推举妖中帝皇,带领我千山万水的群妖众怪,去夺取天下,再次凌驾与人族之上。”

  亢明玉正举杯饮茶,被白云渡这个消息,弄得噗嗤一声,口喷黄水。

  他轻咳一声,哭笑不得的说道:“白道友何来如此消息?天下妖族有这种雄心,我这种修行者也算障碍之一。难道道友是受了谁托付,到这里来干掉我的不成。”

  铁木尔早就安排好了酒宴,也给白云渡递上了茶水,白云渡刚摸起茶杯,听到亢明玉这种猜度,手一抖把整杯茶水倒在了自己衣襟上,而且小半杯茶水,都泼溅进了领子内。

  白云渡看着手捏茶盏,若有所思的亢明玉,急忙辩白道:“非也非也,老道绝无此心。此来是为了几位老友所托,想跟亢道友结盟!”

  “结盟!”

  亢明玉淡淡的吐出这两个字眼,略带着一丝古怪的疑问。

  白云渡暗自抹拭额头上的汗渍,刚才亢明玉的话着实吓了他一跳。上次见到亢明玉,这个年纪不大的小道士虽然很强,但是白云渡还能揣测出,亢明玉的功力极限。但是,分别不久,这次见到。白云渡就再也无法估算出,亢明玉的力量究竟去到了什么境界。

  在他的面前,亢明玉虽然年纪并未增长,但是气度威压,却已经深不可测。就连这个名列天下十妖之一的剑猿,都不敢冒出,诸如,动手较量,甚至与之为敌的念头来。虽然,亢明玉的态度平淡恬冲,但是,在白云渡的眼中,这个小道士的体内,就如同一个宇宙般悠远深邃的巨大漩涡,吞噬着任何想要有不敬天威的一切。简单来说,在白云渡的心中,亢明玉已经只差一步,就可成神!成圣!

  “没错!朝歌古都被发现以来,天下妖族已经分成了三大股势力。其中之一,便是东海妖族。东海龙王龙布雨虽然身为人类,不入我天下十妖之列。又因为娶了东海妖族的公主,也没有被列为人族大宗师之一。但是龙布雨此人一身功力绝对不下四大宗师,已经晋身我们天下十妖那个等级。而且东海妖族远在海外,势力十分雄厚,族中高手如云,不乏潜修千年,不问世事的隐居奇才。另外一股就是风白虎以及六目天狼等天下十妖中的强者,他们才是这次联盟的倡导者。这两人不但自身功力绝世,而且手下有数千妖类归附,力量亦是不可小觑。再有,便是顾九薇那丫头的母亲狐后跟老猿,我们都是不想改变如今的状况,只不过,要是按照风白虎,又或者龙布雨之流的想法,我们便是想独善其身亦是不可能的!”

  亢明玉轻轻张开双目,脸上露出一分奇异的笑意。淡淡的说道:“那么说来,白道友来找我,是为了阻止妖族一统了?”

  白云渡却苦笑说道:“情况恰恰相反,我来此是为了请道友襄助,助我等成为妖族至尊。”

  亢明玉没有说话,只是望着白云渡。

  这头老猿神色突然变得坚定无比,一字一顿的说道:“我已经征得狐后的同意,此来是为顾九薇这小丫头提亲。亢明玉道友不知可否同意令徒马嘉,入赘我们妖族?”

  这突如其来的一问,让正在旁边随侍的小小道士,顿时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

  最新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