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天地战魂 > 第十三章移魂
  情况突然出现如此异变,围观的百姓登时呼声雷动。/WWw。QΒ5。coM//他们哪里见过这般奇景,而且铁木尔如此神勇,也叫这些百姓看热闹,看的分外开心安稳。落日神箭虽然分拆了群,但是依然威力不凡,上面还附有亢明玉蕴藏的一份法力,擎动之间风雷大作,隆隆有声,有如雷震。冰火天蜈上次便伤在这件异宝之下,因此,心头便有了几分畏惧。

  冰火天蜈虽然是妖物,但也智慧不凡。当年千万妖族被镇压在朝歌之下,其中不乏法力强横,智慧如海之辈。但是,这些人也更加惹人瞩目,因此逃脱不得。这只冰火天蜈虽然天赋异禀,但是封神之时气候还弱,并不受重视。它偷偷逃窜在封印的外层极薄弱处,虽然当时走脱不得,但是它每日喷吐毒云,腐蚀封印,便缓缓打通了一条同道。

  登基大典那日,正好它脱困而出,高兴的不知所以,耀武扬威,释放出惊天黑气,但是却不提防亢明玉远在千里之外,以落日神箭重创了它。冰火天蜈虽然外形凶横,但是却极为胆小畏缩,重创之后就没敢冲出地下,只是潜心养伤。以至被铁木尔寻上门来。

  本来铁木尔的邪月弯刀就已经威力惊人,再加上这三枚落日神箭之助,登时压下了冰火天蜈的凶焰。感觉自己境况不妙,这头冰火天蜈连招呼也没打一个,呲溜一下,便突然缩回了枯井。铁木尔打的正在兴头,完全没防备了这头孽畜居然如此胆怯,邪月弯刀一招走空,眼睁睁的看着冰火天蜈逃走。

  铁木尔气的跺足一声骂,信手一挥,他部下的兵士便继续开始搭建祭台。落日神箭刚才被妖气引动,这冰火天蜈一退,便又恢复三根朴实无华的铁箭模样,掉落地面。没有祭台为牵引,这落日神箭便不能收发自如,更威力灵性大减,铁木尔此刻也只能耐心等待。

  虽然被冰火天蜈打断了这祭台的搭建,但是铁木尔的部下都甚是强健,不过顿饭功夫,就已经完成了本来已经进行了一半的工作。铁木尔此刻已经等的不耐烦。见祭台搭好,马上登台而上,按照亢明玉所传授的法诀虚空一引,落日神箭再次腾空,化成三道红光,先后钻入了枯井之下。

  铁木尔虽然武勇强悍,但是却也不是莽撞之人。这枯井之下,黑暗狭窄,不利于他的刀法发挥。更何况下面还不知有什么危险变化,冒冒然的闯下去,万一除妖不成,反而被妖怪除了,岂不是天大的笑话。

  落日神箭射入地下不久,大地便传来隐隐的震动。围观的百姓们虽然有些惊恐,但是刚才看到铁木尔驱逐了冰火天蜈的威风,让江夏县的百姓心中有所依仗,倒也没有慌乱的四下散开。

  铁木尔虎目如炬,牢牢盯住枯井所在,只等那头妖物出现,便一刀斩下。

  但是在地下一连串的轰鸣声,东西游走,越来越远,渐渐的竟然渺小不可听闻。围观的百姓等了数个时辰,身体的疲乏开始压过了好奇的心里,铁木尔看冰火天蜈果然不出来,又收不回落日神箭,只得下令驱散了江夏县的百姓。

  距离江夏县不过数十里的一处村庄,一个白袍道士正在一家茶肆歇息。他年纪极轻,不过十七八岁模样,但是脸上的神色,却大是沉静。茶肆中歇息的客人不少,可是随便稍有眼光者,就能看到这年轻道士气度不凡,显然大有来历。

  他们有消息灵通的,正在闲谈今日江夏县尹,带兵捉妖的趣事。随着大地隆隆震动,突然间一道裂口如百足之纹,绵延伸展而来,有眼尖的茶肆客人看了,急忙大声疾呼,顿时引起了一些混乱騒动。

  面对大地异相,那名少年道士端坐不动,只是淡淡的似乎自言自语的说道:“徒儿!你想要的肉身来了!这此师父可算是煞费苦心,给你挑选的上好庐舍。”

  这少年道士一言未毕,地面突然裂开一道口子,一股黑气冲霄而起,黑气裹着一条硕大无比的蜈蚣长声厉嘶。这条蜈蚣上半身冰蓝剔透,晶莹如水晶,下半截却赤红如火,光焰明耀。正是被铁木尔逼走的冰火天蜈。随着这条巨大无伦的武功,三道精光亦同时冲出地面,仅仅的咬着冰火天蜈的妖光不放。

  咋见如此妖物,茶肆中几名客人,顿时鬼哭狼嚎般惊恐起来。而本来并没注意到附近有人的冰火天蜈,却被这些人的尖叫哭号声吸引,在半空中一个折返,掉头扑下。

  一名首当其冲的行脚商旅,见到这比自己身材还要粗壮的巨大蜈蚣,两对五彩绚烂的诡异妖瞳,竟然哏咯一声生生吓的晕了过去。

  冰火天蜈普一出世,便被亢明玉打的重伤,修养了这些时候,还未曾离开地下巢穴。这次见到活人,想起数千年没有品尝过血食滋味,不顾落日神箭的威胁,巨口张开,便要吞噬活人。但是,那名少年道士却容不得它这么做。

  在冰火天蜈掉头冲向地面的时候,他却飘身而起,乘风直上。

  冰火天蜈不提防,这里有知晓法术的高人在,微微错愕间,已经被这少年道人一掌拍在巨大的头颅上,登时如中雷击,半晌动弹不得。

  在众人眼里,这头巨大的蜈蚣,半云半雾漂浮在半空,身体当中转折冲下地面。但是却就此悬停不动,说有多么诡异,便有多么诡异。而一掌按在冰火天蜈的头顶的少年道人,白袍飘飘,如同水波般层层荡漾,显然正出于某种神奇的法力比拼之中。

  这来此降妖的少年道人,便是亢明玉。

  他推算了一番,深知马嘉若要寻了真身,普通人里难得找到。倒是这头冰火天蜈,修炼数千年,又被困地下不曾伤害过几许人的性命,妖力精纯无匹,深不可测。当日落日神箭配合无极天弓出手,冰火天蜈刚刚出困,妖力虽强,却没有普通妖怪历经战阵得来的战斗经验,也没有强力妖怪潜心天道,悟得法术武学之奥妙。亢明玉是不难一击杀了这头妖物的。

  但是,亢明玉想到了马嘉只剩魂魄,孤苦凄凉,当下心中一动,留了一分法力,仅仅重创了冰火天蜈,这些日子以来,他终于处理完手上的诸般杂务,这才启程来到江夏县。

  他派出铁木尔,也只是为了迷惑这头冰火天蜈,费了许多苦心,亢明玉仅仅出手一击,已经摄走冰火天蜈的元神。

  这头冰火天蜈也甚是了得,虽然元神被亢明玉摄走,但是却怎么也不肯屈服,亢明玉的摄神御鬼**全力压制冰火天蜈的元神,这一人一妖就这么僵持在半空,拼斗起来。

  摄神御鬼**虽然甚是邪门,但终究并非无所不能之术。它讲究修炼者精神元神强横无匹,以强克弱,生生击散对手的魂魄元神,吸收其生死玄气未己用,增长法力。

  这头冰火天蜈元神凝固,力量极强,以亢明玉之能,一时半会也拾掇不下。这般元神较力,最是凶险。虽然外表看不出什么,但是内力波涛汹涌,不知有多么危险,一个不慎,便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境界,魂飞魄散。

  随着亢明玉的法力逐次提升,冰火天蜈的元神渐渐不支,亢明玉仰天长啸,生生把冰火天蜈的元神抽离,反手把星宿神幡之角木蛟神幡拍入了巨大的蜈蚣躯壳。

  当亢明玉飘身飞落,踏上地面的时候。冰火天蜈发出了响遏云霄的狂啸,巨大的身体亦开始了渐次变化。

  马嘉虽然已经得到亢明玉开慰,知道自己得到妖身之后好处多多,远比随便找个人来附体更加有利。但是他第一次舒展自己长百余丈,百足如钩,狰狞猛恶的身躯时,还是忍不住簌簌发抖,也不知是担心甚么,或者心情激荡。

  接着冰火天蜈的身躯,排空驱气上下飞舞,马嘉心中似乎有无数念头此去彼来,复杂无比。他利用亢明玉赠给的角木蛟神幡,修炼了半年有余,已经元神凝固,非比当时。控制这妖物的躯壳,也不过区区小事,只用了半柱香的功夫,马嘉便调理好了冰火天蜈的周身气脉窍穴。运炼神通,马嘉大喝一声,周身冰火妖气骤然强盛,坚硬的堪比钢铁的外壳寸寸缩短。一团浓密无比的黑气把他严密的遮掩在其中,过了小半个时辰,黑气散去,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翻身落地,跪在亢明玉面前,放声大哭。

  “徒儿不必如此失态。你得了冰火天蜈的百炼之身为躯壳,不但寿元大涨,就是修为也可一日千里,以后前途不可限量。你想要找脱脱不花报仇,也不必等待太久。”

  听到脱脱不花之名,马嘉咬牙切齿,怒火燎原,连他周身的黄土地面,都被泄漏的妖气震的寸寸龟裂,他恨声说道:“师父!若不是脱脱不花,我怎会受了这半年的苦楚!若不是脱脱不花,我怎么会化身妖类!若不是脱脱不花,我怎会这么好恨!就算把他挫骨扬灰,抽筋扒皮,也难消我心头之恨!”

  亢明玉亲手扶起马嘉,却也没有言语,郭侃跟他当日在万安寺一战,他遭受了平生未有之败,就算当初清屏山无极宫被乱军血洗,他也没有这样伤心愤怒。脱脱不花重创铁木尔,击杀马嘉,更是给他火上浇油。为了两名弟子的生死,亢明玉不得不屈服与郭侃的手下,两人约定:“只要亢明玉不作任何危机大元之事,郭侃以后便不会出现在他面前!而且给他机会,救助当时已经生死一线的铁木尔。”郭侃并不知亢明玉竟然有如此手段,竟然能救回马嘉的元神,因此,并没有做更多要求。

  亢明玉再返鄂州,便是为此。

  “我不做危机大元之事,但是,未必这世上就人人满意这异族统治,就算人人都不在乎种族之别,这天下也是百姓黎民说了算,难道我不推波助澜,这元朝就能延续下去么?”

  马嘉变化成人形之后,妖力大涨。接过师父亢明玉给他保管了许久的古剑青鐚,柔剑杀情,跟灵龒镇煞钉,马嘉长啸一声,信心已经全然恢复。

  亢明玉也不理周围几个茶肆的客人眼光如何惊诧,领着徒儿飘然去了。

  最新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