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天地战魂 > 第十二章县尹
  鄂州地界,虽然经历了一场战乱,但是并未波及到根本。www。QΒ5、com\\但是奇怪的是,从此之后,湖广行省平章必阇赤突然改了性子,原来的残忍暴戾全然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励精图治,明政行令。短短半年之内,湖广行省已经亢臃尽去,赋税大减,百姓突然之间变得安居乐业的紧。

  湖广行省下辖,岳州路、常德路、澧州路、辰州路、沅州路、靖州路、天临路、衡州路、道州路、永州路、郴州路、宝庆路、武冈路、桂阳路、等十四路,还有茶陵州、耒阳州、常宁州三州。元朝政府还在湘西等地实行土司制度,置有十多个长官司或蛮夷长官司,分别隶属思州军民安抚司、新添葛蛮安抚司等处军民安抚司管辖。

  鄂州便是今日武昌一地,有江夏县、咸宁县、嘉鱼县、蒲圻县、崇阳县、通城县、武昌县等属地。

  半个月前,江夏县县尹因贪赃被杀,新任县尹的任命迟迟未下,倒是让这一县百姓提心吊胆,不知这任的老爷,是否能搜刮的轻些。

  而且除此之外,江夏县南端有口枯井,三五不时的冒起腾腾黑气。古人云:“天现异兆,必有妖孽。”

  这县中百姓,自是担心这枯井不知哪日便窜出什么东西出来。为此请了无数的和尚道士,甚至还远去鄂州请了数名盛名昭著的法师,但是都毫无结果。无论法师如何卖力,使出什么强**术,这枯井依然故我,不受半点影响。江夏县中的百姓也曾挑土担石。把这口枯井填满。但是最多不过一日,填井的土石,便会陷入井中,无论担了多少的泥土,这口井都似无底洞般怎么也填不满。

  这口枯井本来也并无异状,可是自从数月前,大雨,雷电霹雳震慑的半夜,然后这枯井中便不时升起黑气来。虽然,江夏县中百姓颇为恐慌,但是这般奇异之事,附近多有好事之徒过来观瞧。

  不管怎样百姓的日子,还是要过的。

  这日,张老好正要掮了炊饼摊子出门营生,走出家门不上数十步,猛然一条黑影拦住了去路。张老好家境贫寒,倒也从未担心过遭遇盗贼。只不过,他生来胆小,这条黑影身上似乎带有一股怕人的寒气,让他措手不及下,后退一步跌倒在的。虽然骇了一跳,但是张老好兀自不肯撒手了炊饼挑子,这是他营生的手段,张老好便看的比自己性命都重要。

  “咳!这位大叔,俺不是坏人。你便害怕怎的?”

  对方开口说话,语音清凉,竟然是一口正宗官话。张老好定下心来,听得对方说话甚是年轻,这才抬眼看去,原来是一个精壮彪悍的异族少年。腰间一口弯刀斜插,一腿微跛,但是脸上的表情却不算凶。

  张老好急忙扶起了自己的炊饼挑子,问道:“这位小哥,拦阻老汉的去路作甚?我这炊饼是新出炉的,不知您可要几个充饥?”

  来者,正是,被亢明玉派来江夏县做县尹的铁木尔。他还未到了江夏地界,便听得此地出了这般异事。想起亢明玉的嘱咐。

  “鄂州地界有个极大的隐患,若是地下的东西出来,整个神州大地,甚至域外赛北,尽数会被波及。因此,我要及早做个预防。江夏县那边,有一处孔窍,直通鄂州的地下,你便先去镇守。顺便,除去那里潜伏的妖魔!”

  铁木尔自从被亢明玉救了之后,甚是感激。不但拜亢明玉做师父,心中也极是尊崇师父的本事,见识,尽管亢明玉跟他年纪相差仿佛。因此亢明玉吩咐下来,他并没有多问什么,马上便动身出发,来了江夏县。

  铁木尔见到那张老好问他可否需要炊饼,便顺手丢了几个文钞过去,揣起了一个炊饼,便开口问道:“这位大叔,俺想借问一下。你这里县衙座落何处?俺有事要去!”

  张老好为人颇为热心,当下便说道:“这位小哥正好俺去卖炊饼,经过县衙。那里前面的街道,便是我们江夏最热闹繁华之处,虽然不比大城的规模,但是需要甚么,倒也应有尽有!我带小哥过去便是。”

  铁木尔闷哼一声,答谢过了。他在西域,常年带兵厮杀。脾气本来甚是暴躁,今次在大都吃了亏,伤了足裸,更磨练的多了几分阴冷气质。这张老好虽然心肠不坏,但是实在过于罗嗦,铁木尔心里颇有几分不耐,但是却又不好呵斥。

  张老好兀自以为自己跟这位小哥,谈的甚是贴心,不住口的介绍江夏的诸般情况。铁木尔阴沉着脸,跟在后面。他在军中,有曾听过谁人敢跟他废话来?今日遭遇这般呱躁的人,让他恨不得拔刀斩了张老好。

  好在县衙不远,两人很快便到了。

  看到大门外几个衙役站的松松垮垮,铁木尔拔腿便往里走。张老好一把没曾拉住,不由得暗道一声:“苦也!这小哥也不知会一声,便硬往里闯,定是祸事大了!”

  那几个衙役,哪曾见过铁木尔这般豪横的人?待到他们要到要拦阻的时候,铁木尔已经走上了大堂,他本来便憋了一肚子的闷气,这时也不言语,反手一拂,一股劲气凌空击打的县门前的大鼓上,连续递送的劲气,把大鼓敲的惊天价震响。不但县衙上下都被惊动了,便是路过县衙的百姓,也被吸引了来。

  这般当官差的人,平时哪有什么好气量,虽然见这人随手一挥,数步之外的大鼓便震响了起来,但是,他们也都以为是铁木尔丢了什么东西出来,只有少数几个持重的,才暗自忖度:“莫不是这人会妖法不成,且满些前进!”

  “兀那小子!你当这江夏县衙是甚么所在?容得你这般撒野?”

  古往今来的县令之职,或者有身具武功者,但是却绝无一人能有铁木尔这般凶悍。

  域外大漠的毁灭王子,便是敌人首酋见了他也不敢带有半分不敬,这些衙役大声呼喝,岂是他能容忍?

  有两名特别莽撞的衙役,自持武勇,仗了手中刑杖,便冲了上来。铁木尔眼角也不扫一眼,更懒得举手抬足做势,只是身上猛然爆发的一股凌厉无匹的杀气,如同巨浪滔天,席卷全场。

  这下,莫说那两名冲上前来的衙役,便是不曾靠前的都被一股寒意止住了脚步。他们如同突然置身冰窟,全身每一分肌肉都被冻成冰凌一般。没人能指挥的动自己的半根手指。

  铁木尔杨掌一拍,一颗铜印便镶嵌在了公案之上。

  “老子便是者江夏的新任县尹,你们这些混帐东西,以后若是有半点怠慢,便给我统统去死罢!”

  铁木尔向来行事干脆,落下了这般狠话,便向官衙后面走去。半晌这些衙役才觉得能拔足动弹,不由得一个个面面相觑。不敢开言。

  衙中官吏,得知新任县尹来到,自然想要来混个脸熟。吕布清理鄂州大小官吏的时候,凡是掌控军队的元人,都被清洗掉了。因此铁木尔这个县尹,当的舒舒服服,无人来跟他罗躁。当然,即便是本该驻守的元人武将真的来耀武扬威,只怕也是给他弯刀邪月喂喂血食。

  时大元朝虽然已经乱相横生,但是富庶却是不输前代。

  便是一个小小的县衙,也是颇为华丽。铁木尔初来中原,虽然已经见识过了一些繁华,但是今次做官还是给他震撼良多。

  “怪不得,当初成吉思汗陛下要跃马中土,原来这中原之地享乐果然超过了域外百倍!”

  铁木尔坐镇江夏之后,不过数日,他的部下便接踵而来。亢明玉手下的貔貅军本来已经被打散,但是他有众多名将在麾下,半年多时间,已经重组这支精兵。因为亢明玉心有顾忌,这貔貅军内没有一个元人,都是汉家子弟。

  铁木尔精通军事,亢明玉便分出一支两千人的亲兵给他。铁木尔走马上任之际,便带了队伍过来。

  亢明玉既然说此地有妖物作祟,让他出手除去,铁木尔自然不敢怠慢,等到部下赶至,马上就派出县中人手,喝令召集江夏百姓,来观看他县尹老爷亲自除妖。

  铁木尔在亢明玉的小乾坤界内苦修九阴易筋**,不但修复了破损的经脉,功力亦是一日千里。他生性凶悍,倒也不怕什么妖怪现身。听说县尹老爷要降妖伏魔,江夏县百姓虽然半信半疑,这个热闹还是要看的。俗语云:“人多胆便大!势众气汹汹!”

  铁木尔部下的军士,一个个雄壮威武,不过数千军士,过万百姓,只围在一口小小枯井之边,颇不成比例。铁木尔端中坐了,喝令军士搭起祭台,百姓们看的稀奇,便窃窃私语起来。

  “这位县尹老爷好生年轻,看起来不到二十罢!”

  “这搭起台子来是要除妖的模样,但是怎么不见有道士和尚,就算有尼姑道姑什么的也好看啊!这些军爷们难道也能抓妖怪不成?”

  大家议论纷纷,可是铁木尔却似乎听而不闻。亢明玉知道他不懂法术,特意让铁木尔带了三根落日神箭出来。没了无极天弓给落日神箭催发威力,必须要另设祭坛,才能让落日神箭展现威能。铁木尔便是等待这祭坛完成,坐看落日神箭灭妖。

  亢明玉曾经预测过,当日登基大典出现的黑气,便是此处的妖光。他不想让别人也知道此事,便隐瞒了没说。亢明玉暗自跟铁木尔说道:“这妖怪属性阴阳并生,阴寒与酷烈的气息交织,必然是罕见的异类。你此去多加小心,我尚有其他的准备,当不会让你吃亏。”

  铁木尔深信亢明玉所说,但是他也极为自傲,凭他的刀法武功,又新修成到九阴易筋**锻炼筋骨经脉,区区几只妖怪根本没有给这位西域,令他所有的敌人闻风丧胆的毁灭王子放在眼内。甚至,他曾想过,等那头妖怪窜出来,先兜头给它一刀,试试新长进的本事再说。

  围观的百姓跟擦拳磨掌正准备的除妖的铁木尔正在等待祭台搭好的时间,那眼枯井中的妖物似乎有所察觉,井中骨朵朵的升起一团团的黑气。

  围观的百姓登时惊骇,大家议论声音马上小了,此时若不是铁木尔带领的兵士围住了四周,只怕有人一声发喊,便会引起众人四面奔逃。这也是铁木尔稳坐当中,不见一点异色,也给江夏县中的百姓,心中添了些许底气。

  “这位年轻的县尹老爷这般胸有成竹,只怕却是有几把刷子的!想必大有手段来除这妖怪!”

  在场的百姓,纷纷做如是想。

  铁木尔部下的军士,都是亢明玉千挑万选出来的精锐。虽然,枯井出现如此异象,依然无动于衷,继续手上祭台的搭建,动作井然有序,有条不紊。倒是铁木尔本人,脸上出现了几分躁动,他骨子里的热血已经开始隐隐沸腾。

  枯井的黑气,蒸蒸如霞蔚,升到了半空,又私下扩散开来。虽然铁木尔早就听从亢明玉的话,让部下跟百姓距离枯井颇远,但是这股黑气来得迅猛,而且其中似乎蕴涵剧毒,地面上略微沾染便是漆黑一片。登时,众百姓都站立不住都在往后退去。铁木尔一声令下,他部下的军士,便马上解下了外面的衣甲。这些军士的内层软皮甲胄上,以朱砂绘制了符咒,配合着他们的阵势,马上便发出一道霞光,阻住了这滚滚黑气。

  见这位年轻的县尹老爷早有准备,这些围观的百姓登时安静下来。既然没有了安危之忧虑,这些百姓的好奇心登时被鼓到最高。那眼枯井冒出的黑气,越加浓烈,猛然间一声凄厉的长号,井中蓦然窜出一头妖物。

  这头妖物身形长大,百足如铁,头上巨大的颚钳闪着幽蓝的光华,虽然在青天白日之下,也带起了一道飚寒的气流。这头妖物竟然是一只硕大无朋的蜈蚣精。而且最奇异的是,这头蜈蚣精,上半身散发着酷寒无比的气息,而下半身却赤红如火,带着腾腾的烈焰。

  “一截冰蓝,一截赤红,这头妖怪倒也奇异!”

  围观的众百姓被这头巨大无朋的蜈蚣精吓的都不敢作声,而有些胆大之人,更对这平生不曾见识的奇异生物有着无比的好奇,因而放胆仔细关瞧。有些胆小的,却吓的不行,哆哆嗦嗦者有之,被骇的黄白之物齐流者有之。

  铁木尔面对如此妖物,却是怡然不惧,他眼神尖利,早就看到这头硕大的蜈蚣精,身上有无数伤口还未愈合,外表坚硬的甲壳也处处龟裂,显然是重伤未愈。他这才相信亢明玉当初在登基大典上确实已经重创了这头蜈蚣妖怪。他暗自忖道:“我这位师父果然神通广大,远隔数千里之外,竟然能伤到这头蜈蚣精。也不知他今日还留了什么手段?”

  这头妖物显然甚是暴怒,它一眼便看到了三枚落日神箭,这宝贝当初将它重伤,如今现身在此,登时勾起了蜈蚣精的深切仇恨。它仰天长号,蜿蜒游动,竟然百足分开,破空御气而飞翔。铁木尔暗道:“这妖物如此凶悍,我且先给他一刀再说!”

  铁木尔长身而起,伸手一拍肋下,弯刀邪月化成一道寒虹冲霄飞起。铁木尔跟从亢明玉也学了御剑之法,他将之化用到了刀法上,这一记御刀斩空当真声威赫赫,气势无双。

  围观的百姓,看到这位新任的年轻县尹,出手便是如此神通,一个个惊的瞠目结舌,目瞪口呆。看着铁木尔御使弯刀邪月跟蜈蚣精斗在了一处。一个是年久积深的通灵妖怪,一个是艺业惊人的西域杀神,这场恶斗,只打的日月无光,天地昏暗。数十百丈方圆内,飞砂走石,烟尘滚滚。铁木尔杀人就杀的多了,但是跟妖怪动手,尚是首次,他高呼酣战,觉得甚是过瘾。弯刀邪月使的发了,只见一道寒虹飞舞,刀法竟然前所未有的精妙。铁木尔半年多的沉潜,武功刀法不但没有耽搁,反而因为得了亢明玉的指点传授,更上了一层楼台。跟这头冰火天蜈斗的不分上下。

  就在这个时刻,祭坛上的三支落日神箭突然发出轻轻的震鸣,而且随着冰火天蜈的妖气愈来愈盛,落日神箭的震鸣声就越发的大了。到了后来,三支落日神箭上的红光冲霄,鸣声如雷霆震动。终于,在一声惊天价的雷鸣中,三支落日神箭化成了三道精虹冲霄飞起,射向了冰火天蜈。

  最新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