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天地战魂 > 第十一章天蜈
  祭天坛

  亢明玉一身的肃穆,今日乃是他这个国师,给当今天子主持登基的时刻。wWw.qΒ5、cOm//

  站在高高的祭天坛上,亢明玉极目远眺,数万禁军,文武百官,皇公贵戚匍匐在地,一种大地在我脚下,万物在我手中的慷慨激昂,终于一扫他败在郭侃手下的溃废心境。

  妥帖睦尔昂首一步一步踏上祭天坛的台阶,这有史以来最大帝国的新任皇帝,眼神中全无以前的窝囊样子,神采飞扬,充满自信。

  当妥帖睦尔走到了亢明玉的眼前,才在眼神底下,留露出一丝怯懦,但是随即就消逝,取而带之的是一种莫可名状的狂热。

  亢明玉闭关半年,朝中已经有了极大的变化。妥帖睦尔也不再害怕这个一手把他捧上帝位的年轻国师。只不过亢明玉积威之下,这位元朝新帝还是不敢留露出反抗的意图。

  祭天大典繁琐无比,种种仪式之下,便是亢明玉功力深厚也大感吃不消,堪堪时间已经到了正午,最关键的祭天文表正要焚化,以表示上达九天。突然下方的禁军跟文武大臣略有騒乱。

  亢明玉回首南顾,遥远的天边,一道黑气冲霄而起,通天贯地,笔直的一道黑线,似乎已经把天地连通。虽然看起来相距大都还十分遥远,但是天地风云变色,牵动的鬼哭神号隐隐传来,众人无不变色。

  登基大典出现如此征兆,显然是深为忌讳的。

  “哼!”

  亢明玉冷哼一声,并指一点天际。念动之间,无极天弓已经在背后爆起一团红日般的精芒,落日神箭发出霹雳震雷之声,化作十道长虹,破空飞出。

  台下文武大臣,以及禁军各路将士,眼见这位国师大发神威,十道赤火般的精虹,冲上云霄之后,如同游龙般蜿蜒夭矫,向南方一路冲开重重云浪,激射而去。

  祭天坛上下登时一片寂静,过了小半个时辰,远方的通天黑气似乎被什么力量给拦腰斩了两截,虽然几次断而复合,但是却越来越显得势弱。

  参与祭天大典的人中,自然也有极少数眼神锐利者,在那道通天贯地的黑气中,隐隐能看到十余道红色精芒,来回穿插。似乎正与黑气做殊死争斗。红色精芒虽然显得幼细,但是威力却是极大,双方争斗了个多时辰,黑气渐渐不支,终于给红芒切割的支离破碎渐渐消散。

  看到黑气渐渐散去,破空异响再次光临祭天坛上空。十道精芒长虹在突然穿破云海,直奔祭天坛上,在众人的惊讶目光里,隐在亢明玉的背后那团一直闪耀不定的红光里。

  “天子登基,妖孽作乱。此等邪祟,本国师仰仗天子之威,已经斩杀了。大家尽可安心!”

  亢明玉语气虽然平淡,但是声浪滚滚,祭天坛上下数万人,人人都听得清清楚楚,无不惊叹这新任国师的绝世神通,惊天手段。本来便是有所不满的人,也给亢明玉这在祭天坛上的神威给震慑。

  比起兵攻大都的张扬霸道,亢明玉在祭天坛上倒是甚为低调,此后便极少开头,让妥帖睦尔这位大元新皇帝,风光的完成了仪式,一点也没再抢风头的表现。不过凡是有心之人,对亢明玉的忌惮却更加深了。

  皇帝登基是何等大事,种种繁琐之处,前后月余才进行完毕。等亢明玉终于能脱身的时候,已经是兰秋七月。

  这半年多虽然亢明玉足不出万安寺,但是耶不是毫无动作。方赤夜赵云等人,那日都被郭侃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雷霆手段击伤,但是伤势并不严重,加上吕布等人的一力支持,已经稳稳站住了脚跟。

  忙完祭天大典,跟登基的一切仪式,亢明玉回转万安寺时,一脚踏进了寺门,亢明玉忍不住叹了口气。心中想道:“半年了,今日应该可以完成了转魂**的关键一步。”

  当日一战,铁木尔被击成重伤,马嘉肉身溃灭,脱身之后的亢明玉耗尽了功力也才勉强收聚了马嘉的魂魄,以秘法保存下来。这半年来,除了闭关疗伤之外,亢明玉也在为这两个弟子如何恢复而担心。铁木尔因马嘉而受伤,亢明玉过意不去,因此便多收了这个异族弟子。

  亢明玉地位崇高,因此万安寺主持特意僻出一个清净的院落给他。亢明玉也不需人服侍,寺中僧众因此便禁足踏入。

  亢明玉回到自己的禅院,别样的气息扑面而来,他利用尉僚赠给他的五色石,构筑了小乾坤界。铁木尔聚在里面修炼将养,而马嘉的镇魂凝魄大阵,亦在其中。

  尉僚的这件宝物奥妙无穷,就算真正的天仙下凡,也未必能破了小乾坤界的防御。看到亢明玉回来,正在小乾坤界中的风雷台煎熬的铁木尔,微微欠身,一脸的痛苦神色,却没开口说话。

  亢明玉反手一拍印诀,散了风雷台上的阵法。淡淡说道:“你奇静八脉,筋骨肌肉都被三火极元劲伤毁。我虽然能给你修复完整,这些苦楚却是避免不了。不过,过了今日这九阴易筋法便可圆功,你的筋脉骨骼日后百倍强韧与常人,也算一种补偿罢。”

  铁木尔本来正权力抵抗风雷台的熬炼,亢明玉一散去法阵,他精神一懈,登时便委顿下来。半晌才狠狠的说道:“下次让我见到了脱脱不花那贱人,我定要罢他拆筋熬骨,炖成汤镬。”

  亢明玉嘴角微露笑意,绕过了风雷台,向镇魂凝魄大阵走去。

  这小乾坤界,内部自成一个小小的空间,亦有白云流水,绿树红花,山川河脉,方圆约有数百里地界,煞是神奇。尉僚为了修炼在其中造了十数个法台奇阵,用来修炼道法。

  这块五色石是当年大神女娲补天之余,灵气之强胜过了人间数十百倍。若非有这件法宝在手,铁木尔跟马嘉早就保不住了。

  亢明玉还有走进锁印马嘉的地方,就听到了一阵阵的哭泣之声。幼嫩的童音,让亢明玉心里也不好受。

  “师父,我何事才能出去啊!我已经受不了了。这里好冷,好黑,我很痛苦!”

  亢明玉袖袍一挥,阵法猛然绽放光明。浑身被三色火焰缭绕的马嘉元神,痛苦无比的在不断挣扎。看到了亢明玉,马嘉更是苦苦哀求。想起当日自己冲去铁木尔、马嘉大战脱脱不花的战场,看到了被焚成焦炭般的马嘉尸身,亢明玉心头怒火再次张扬。

  “徒儿不要哭了,再有十日,我就离开大都,去给你找一个躯壳。保证你能再次行走青天白日之下,百无禁忌。现在却还不成,你元神微弱见不得天光的。”

  马嘉听到师父的安慰,哭泣声小了些,他背后升起一道神幡,逐渐包裹了他幼小的元神。这是亢明玉为了保住徒儿的魂魄,特意把一杆星宿神幡炼化之后,附上了马嘉的元神。

  有了这件角木蛟的星宿神幡保护,马嘉不但不会魂飞魄散,还能增强自身修为。魂魄坚凝之后,让转生附体变得更容易些。

  马嘉终究不比铁木尔有多生死历练,他虽然见过些市面,但是十岁多些的孩童总没有那么镇定。每日里不是哭泣,就是惶惶不安。得到师父许诺,马嘉平静了下来,开始努力修炼。他天生木属性最强,亢明玉传了他修炼星宿元神的法诀,希望这徒儿能更进一步,提升能力。

  亢明玉看到阵法中,一条青白蛟龙,隐隐约约。心知徒儿马嘉已经镇定了心神,便放下心来。开始思索祭天大典上的那道黑气,究竟是什么来历。

  当初亢明玉倾巢离开鄂州,很多事情都未有来得及收拾。地下上古妖都朝歌的洞穴根本没有封闭。魔门跟东海妖族的势力,也并没有驱逐。这些事情不是亢明玉不想去做,而是他知道,自己就算去插手也没可能解决了问题。

  朝歌他根本没能力打开,同样也没能力去守护,到不如让各方妖怪,邪道去争夺算了。富祸无门,凡人自找,亢明玉又不是救苦救难的观世音,哪里去管许多事。

  可是那到黑气,很明显就是鄂州方向传来,究竟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情,亢明玉有了无穷推测,但是却无一可以肯定的结论。

  “也许我应该早去鄂州看看,顺便也寻找一下合适马嘉的庐舍。”

  马嘉跟那些战魂不同,不能随便找个武功高强的家伙附身。修炼仙道跟武学不同,根骨悟性,缺一不可,有些人是终身无望晋修天道的。

  亢明玉潜心思索之时,铁木尔已经恢复精气,走进了亢明玉身边,比起半年前,本来龙精虎猛的毁灭王子,已经变得消瘦干枯,一条左腿微见迟滞,除了身上的弯刀邪月还是明亮如昔,整个人都似换过了一般。

  亢明玉也不回头,淡淡的说道:“我已经给你要了个官位,江夏县县尹。我也许十日之后,也许半月之后,才去鄂州。之前,你便在那里呆上一阵子罢!”

  言毕,亢明玉微微躬身,离开了小乾坤界。

  铁木尔听到自己可以离开这个小乾坤界,心中激动不能自已,左手忍不住握住了弯刀邪月的刀柄,一道凛冽无匹的森寒刀气刹那间笼罩了十丈方圆之地。

  “终于可以再见天地…”

  最新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