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天地战魂 > 第十章国师
  蟾蜍薄太清。//Www.qΒ⑤。cOm/蚀此瑶台月。

  圆光亏中天。金魄遂沦没。

  螮蝀入紫微。大明夷朝晖。

  浮云隔两曜。万象昏阴霏。

  萧萧长门宫。昔是今已非。

  桂蠹花不实。天霜下严威。

  沈叹终永夕。感我涕沾衣。

  当大都政令一出,太后跟妥帖睦尔便被大张旗鼓的迎进了城中。而亢明玉亦准备撤兵了。这一战的结果,便是换得了大都方面的正式认可,湖广行省也不会担心被朝蜕兵剿伐。

  身上压力一松,亢明玉反而不知该做什么打算。倒是马嘉这几日总是抱怨,他好好一个少年道士,转眼就要被剃了秃头去做和尚,心里大是不爽,嘟嘟囔囔的总在亢明玉耳边呱噪。

  大元国师之位极是尊崇荣耀,历来选的都是密藏修行有成的高僧大德担任,当年蒙古国师八思巴以稚龄而担任此位,当真说得上震古烁今,独步天下。自八思巴之后大元从未出过第二任四十岁以下的国师,亢明玉以年方十七,能踏上这大元国师宝座,也可以说傲视当世,睥睨众生了。

  新帝登基,自然有无数的事情要做,亢明玉这个新任国师亦要担当无数责任。国师之位自然有无数人觊觎。虽然大都一战惊天动地,人人都晓得跟亢明玉定然有关。很多蠢蠢欲动之人,见了皇宫的残败景象便压下了胸中野心,但是也不乏存有侥幸,意图冒险者。

  暮冬,亢明玉入大都,驻驾大圣寿万安寺。

  大圣寿万安寺乃是尼泊尔人阿尼哥负责督造,此人乃是元朝第一建筑大师,据传说阿尼哥从小就与别人家的孩子不一样,不但聪明,而且特别勤奋。他的同学之中有一位家里是以绘画、雕塑为职业的。有一天,这个人拿来一本《尺寸经》,看着看着就读出了声音。阿尼哥坐在一旁,不动声色地静听默记。等那个人读完一遍,阿尼哥已经把这本书的内容烂熟于胸。十余岁时他,便已经是名传天下的能工巧匠。

  忽必烈即蒙古大汗之位的那一年,请帝师八思巴主持在西藏建造一座黄金塔以为纪念。八思巴从尼泊尔选拔了八十名工匠来完成这项工程。阿尼哥当时只有十七岁,也入选来到西藏。

  当时阿尼哥展露才华,连八思巴也赞叹不已,让他作总监工,督造金塔。阿尼哥不负众望,仅用了不到两年的时间,就把金塔造好。八思巴大喜之下,收阿尼哥作了自己的俗家弟子,并带着他一起来见忽必烈。

  此人不但技艺精湛,便拍马的功夫也是天下罕有。忽必烈不信国师八思巴的推崇,便问阿尼哥:“你到朕的大国来,难道一点都不害怕吗?”阿尼哥神态自若地回答道:“圣人抚育四方万姓,如同对待自己的孩子。我到您的面前,就如同儿子拜见父亲,有什么害怕的呢?”

  此语一出,连忽必烈也对阿尼哥多有好感。把在大都兴建象征王者之都的大佛塔重任委派给阿尼哥。,一时宠幸无人能及。做官直做到太师、凉国公、上柱国,享有开府仪同三司的待遇。寿六十一岁,善终。

  忽必烈令阿尼哥修建大佛塔。阿尼哥不敢怠慢,废寝忘食、夜以继日地工作,花费了将近九年的时间,终于在元朝统一中国的那一年(公元一二七九年),让这座覆钵式大白塔耸立在大都,作为一份特殊的贺礼,献给了忽必烈。忽必烈大喜过望,当即命人从白塔向四面各射一箭,划出了一块面积达两百四十亩的土地,下诏以白塔为中心,兴建一座“大圣寿万安寺。”

  这座“大圣寿万安寺”在元统治的近百年间香火鼎盛,而且它的地位也早已超出了一座宗教寺庙的范畴。元朝王皇室举凡有重大仪式,必须于举行前三日在大圣寿万安寺预演排练。就连忽必烈去世后举行的祭祀仪式,也选在这座寺庙中进行。

  亢明玉入主大圣寿万安寺,便等于是元廷上下已经承认了他国师地位。

  当亢明玉第一次踏入这座佛寺的时候,禁不住想要仰天狂笑。世事变幻,莫过于此。为了表明大日法王亲传弟子身份,亢明玉不得不把道髻打开,剪短成寸许,换了一身大红藏袍。远远看去俨然有道高僧。可怜他还从没见过佛经是甚样子,这佛寺也是第一次来。

  亢明玉虽然也还年轻,但是修炼有成,鬼神限神功善能增强体魄,已经比普通成年人还高些。可马嘉就不成了,矮了师父老大一截,十岁的孩童便是再怎么高,也是有限。何况马嘉也不过普通身材,穿了大都高手匠人,特别给他缝制的僧袍,马嘉扁着小嘴,一脸苦瓜模样。

  就连大圣寿万安寺的雄奇建筑,也没引起他的半点兴趣。

  倒是方赤夜一边含笑,一边欣赏,嘴里不住的评价着中原第一大寺的建筑,虽然方赤夜见闻广博,也对这大圣寿万安寺颇多赞许。

  一进大圣寿万安寺,亢明玉便注意到了闻名天下的白塔,当时建筑没有高过此塔的,亢明玉亦是闻名久已,在寺中无论任何地方,抬眼便可望见此塔。

  这大圣寿万安寺是标准的喇嘛寺庙,呈现古天竺风格,又少带西域的奇丽沧桑,融合中外建筑之长处,又因是帝王下令建造,不愁钱财,处处显得金壁辉煌,琉璃瓦,朱红墙,宝顶,络璎,无处不在。豪奢处比之皇宫还胜三分。

  得知新任国师驾临,寺中大小僧侣,早就前来迎接,亢明玉一行人前呼后拥,倒也威风。

  虽然有些年轻喇嘛不知这新任国师来历,但是亢明玉身边无不是一流高手,如铁木尔,却呙,王伏龙,百里虚空,烈格日之属,更是大元新一代名声鹊起之辈,眼见这些人都在亢明玉身前服服帖帖,自然没人想在武道上挑战亢明玉,密宗重视修行,讲究即身成就,也不善显宗的机锋问禅。

  亢明玉察觉了这些僧众有些不满之人,也懒得理会。在大圣寿万安寺各进大殿,拜了佛组之后,自有主持安排了众人休憩之处。亢明玉选了后面一处清净禅房,带了徒儿马嘉,在主持的引领之下,便即去休息。

  待师徒二人清净下来,亢明玉考察了马嘉的修行进度,解答了些疑难。已经到了半夜时分了。马嘉见师父并无睡意,便问道:“师父最近似乎闷闷不乐,有些心事。现在似乎大事底定,已经没甚烦恼了啊?”

  亢明玉对徒儿的问话,不由得哑然失笑。马嘉终究年幼,自然不理解这其中的复杂,这些事情若是跟方赤夜讨论起来,还有些眉目,跟马嘉解释也太费脑筋,因此亢明玉只是淡淡说道:“天色晚了,马嘉你去睡罢,明日还有无数的事情,虽然也不必你来回忙碌,但是精神些总是好的。”

  马嘉见师父不愿多说,也自知帮不上忙。他做下了刺杀帝王这等大事,平时还是少些露面为妙。辞别师父,马嘉正要回自己的房间,猛然听到一声若有若无的啸声,等他宁定神识之后,却又半点也声音也听不到了。他正怀疑自己是否听错,转头望向师父的时候,却发现亢明玉早就不见了。

  房门窗户不见半点动静,师父居然就失踪了?

  马嘉心里一愣,转念便想道:“我师父武功不说天下无敌,也没人能这么轻易把他摄了去。难道是师父自己去看热闹了?这手不开门窗就不翼而飞的本事,下次定要师父教我!”

  师父失踪,马嘉倒不担心。他可没料到一桩祸事要着落到他头上。

  马嘉正悠悠然踱步回自己的屋子,一声轻微的脚步声却穿入了他的耳朵。马嘉的功力虽然限于岁数,一直徘徊在一、二流之间,但是耳目的敏锐也到了十丈之内,飞花落叶皆可听闻的地步,这脚步声来势匆匆,马嘉马上分辨的出来,此人虽然惶急,但是却极为谨慎,一路上提气鼓劲,全身戒备随时处于可以出手的状态。

  他好奇的往脚步的方向看去,却见铁木尔弯刀邪月横握在手,一脸的紧张。

  马嘉奇怪的开口问道:“铁木尔老兄,你着急什么?活象被人追杀的狼狈样子!”

  铁木尔不理马嘉的调侃,语气森冷的说道:“小道士你还一副不知死活的模样,我刚才觉得今晚气氛不对,四处走动了一下,发现除了你我,这万安寺内再无活人气息。连方赤夜先生,跟却呙他们都不见了!”

  马嘉这才一惊,说道:“我师父刚才也是突然不见了…”

  一语出口,两人面面相觑,马嘉食指拇指剑诀一扣,刷的一声,古剑青鐚已经冲霄飞起,跟铁木尔各占一方,后背相依,四下打量着风吹草动。

  铁木尔天生便有一种奇异的本领,能在危机到来之前,有所预感。这项本事让他在多次的危机关头,生死沙场逃得了性命。

  两人正全神戒备,毫无征兆的,一道火舌漫卷半个天空…

  “敌人来了!”

  马嘉跟铁木尔不约而同的心中一凛!

  亢明玉确实被那股啸声引走,最近精研五行道术,亢明玉对五行遁法也略有心得,穿墙越户不过牛刀小试罢了。刚才的啸声,马嘉听得隐隐约约,亢明玉却听得清楚。

  “海宁郭侃,前来拜会大国师尊下。白塔之顶,遥相恭候。”

  亢明玉倒是曾经听说过这位前来“拜会”的郭侃,据传说此人乃是唐朝名将郭子仪的嫡系子孙,自祖父一代便在成吉思汗麾下担任武将,郭侃本人更是天资,少年时跟忽必烈的弟弟,旭兀烈曾经参加蒙古第三次西征,讨伐了诸多国家。其足迹越过喀什米尔,甚至还曾与阿拉伯及法兰克等作战,为其征服之地的人们所畏惧,而称为“极西之神人。”曾接连攻下西方诸国一百余座城池,不但功绩彪炳,名震西方诸国皇室,亦是武学上的盖代宗师。

  自从大元建立之后,郭侃便潜心静修,辞去了一切官职,诸如王伏龙,脱脱不花,都是他的门生。武学兵法,政治,经史均是他一手教导。

  这种人来找亢明玉,自然绝无好事。

  白塔高伟雄奇,亢明玉虽然知道有大敌当前,还是忍不住流连了一番,等他踏上白塔最高一层,心中一颤,王伏龙已经七窍流血,惨死当场。亢明玉神识祥查之下,王伏龙体内的战魂贾复也不知是魂飞魄散,还是给驱逐的不见踪影,总之亢明玉是丝毫也感应不到贾复的灵识反应。

  旁边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宽袍博带,负手眺望远处景,对亢明玉的到来,似乎毫无反应。而扔在一边的王伏龙身躯,散发的阵阵血腥,也没有对这老者产生半点影响。

  这老者就像在自家花园,眺望远处青山般写意自在。身上的气息,平和冲淡,丝毫不带杀意霸气。

  亢明玉知道王伏龙武功不凡,战魂贾复虽然不是一等一的高手,但是能轻松收拾了他们,这老者的武功自然无需置疑。而且就在在万安寺中,这老者杀人夺命,并携带尸首上了白塔,自己居然毫无所觉,也可见这当年的极西神人是何等的不凡。

  张角因为得不到国师之位,早就不愿搭理亢明玉。已经自行离去,做他的河南江北行省宣慰司去了。这绝代妖王,能做甚么“好官”还是不日就拉起黄巾教,再做他的大贤良师,亢明玉可也管不到了。没有这绝代妖王坐镇,亢明玉实力大大减弱些,不过他也浑然不怕。

  “你杀了我的徒儿,我也教脱脱去杀你的徒儿,大元现在风雨飘摇,四大汗国都已经不受控制,各地诸王也不受管辖。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吧!不知你认为如何?”

  “什么!”

  亢明玉待马嘉如同己出,甚是珍爱,郭侃要为徒弟报仇,他也不怕,可是要杀了马嘉,亢明玉可绝对不会允许。心中一急,亢明玉遂不再保留,张手之间,数十团碧焰阴雷悍然成型,他淡淡的说道:“两军交锋,杀了什么人也属寻常,郭老先生若是要给徒弟报仇,找我就是,何必去为难小孩子?”

  “不过你便是以为,脱脱不花就一定能杀的了我的土地么?”

  亢明玉劲道一催,碧焰阴雷刀九转七折,斩向郭侃。

  郭侃微微一笑,终于转过身来,淡淡的说道:“我已经知道了你武功的秘密,吸纳阴魂为助力,虽然可以迅速增长功力,但是终究是旁门左道。脱脱不花在我门下,天资算的上百年罕见。三火极元劲大成之后,我相信你的小徒弟,绝对支撑不到十招。”

  亢明玉碧焰阴雷刀锋芒刚刚触及郭侃身边,便似乎被一层无形大力阻挡,眼睁睁的看着郭侃手上暴起一团寒雾,把碧焰阴雷刀吸收化纳。

  “三火极元劲可说是天下火系武学之最,极热炽烈,但是天下之极,不但有烈焰,亦有寒冰,我潜修数十年,才悟通了六极神道。先看看你能否过了我这极阴璇冰诀吧!”

  蓦然一股极大的寒意,撞上了亢明玉的心头,冷的他似乎血液也凝固起来。

  心头一寒,亢明玉不敢怠慢,立即鼓动了身上的四火神幡,四头星宿元神在背后悍然变化现身,堪堪抵御了这股寒流。

  “这厮又是妖圣尉僚那级数的高手…”

  亢明玉普一交手,马上知道,不要说去援救徒儿马嘉,就是自己也自身难保。豁尽了全身的本事,亢明玉终于领略了何谓六极神道。天下物性各异,能把某项特性发挥到了极限,已经非常不容易,这郭侃不知怎生修炼,居然能把握六系武学的极限,冰,电,火,风,念,体,六极神道便是一门也足以称雄天下,能把自己的武学性质,随心所欲的转变,这郭侃已经修进武学的无上天道,只怕再有一丝突破,就能破碎虚空,以武道成仙。

  普天之下,能纯粹以武道成就仙道的人,古往今来也没有听说有谁。亢明玉遇此敌手,可说是千百年不遇的霉运。

  郭侃似乎并不想杀了亢明玉,只是想困住他而已,双手之间的气劲千变万化,牢牢把亢明玉压制在数丈方圆的塔内,亢明玉拼尽本事,猛招强式越出越强,也无法突破郭侃的六极神道。

  在此艰难关头,亢明玉心神却沉静了下来,放下了对徒弟的担忧,晋入了清净空明,毫无渣滓的心灵境界。

  “脱脱不花!”

  马嘉跟铁木尔都认得,这个被方赤夜抓为俘虏的年轻高手。

  “这厮是怎么被放了出来的?”

  他们心中都有这个疑问,但是两人互相对望一眼,心有默契的暂时放弃了心底的疑问,把全副精神都放在眼前的大敌上。

  他们都知道方赤夜激斗千招以上,才勉强活擒了脱脱不花。虽然未有亲眼看到那场大战,但是这个蒙古年轻一代的高手,似乎比曾经号称年轻一代第一人的百里虚空还要强上几分却是无需怀疑的。

  三火极元劲大成之后,脱脱不花已经超越了自己的同僚,马嘉跟铁木尔单独上去,都绝非这人的对手,心知肚明下,两人很有默契的联手却敌。

  一身青色长袍,脱脱不花脸色亦是铁青一片,他普一出关,便遇到了这等大事,不但未能挽回宁宗被刺杀的命运,更单打独斗输给了方赤夜,屈辱的被擒为阶下之囚。这让心高气傲的脱脱不花难以忍受。虽然郭侃数日之内,自万里之外的海宁赶回大都,在方赤夜手里救了他,但是这份挫折感,却一直在他心头没有消散。

  “你们两个就是那个亢明玉的徒弟吧?我奉了我师郭侃之命,前来取走你二人头颅,为我师兄王伏龙抵命!可要留个时间,给你们安排后事!”

  铁木尔跟马嘉面面相觑,不知自己两个何时做了师兄弟,不过他们就是想分辨,脱脱不花估计也不会听信,马嘉更想道:“若是老子分辨清楚,脱脱不花放了铁木尔这厮拍拍屁股走路,我一个人对上这小白脸,不是稳稳受死么?”因此更是一言不发。

  脱脱不花言下之意,根本没有把两人放在眼里。此战胸有成竹,必胜无疑的心态,让铁木尔觑出了一线生机。他低声的对马嘉说道:“小道士,这厮看起来很强不假,不过待会我上去近战,你操纵飞剑远远牵制,我二人联手砍翻他娘的这个小白脸。”

  马嘉眼珠一转,嘴角一裂,轻轻笑道:“我有更好的办法,你先看我的手段。”

  脱脱不花缓缓催运三火极元劲,三色火焰形成了三道细细的火舌,扭曲绞缠在一起,在脱脱不花的体外形成了火焰莲花。

  他看到马嘉和铁木尔眉来眼去的商量战术,只是冷冷的旁观,并未抢先动手。在脱脱不花看来,便是给两人一些机会,也无不改变最后结果,因此他跟本不欲占这点便宜。

  “灵龒镇煞,百钉辟邪,疾!”

  拜师之际,亢明玉就送了两件宝贝给马嘉这个弟子,除了古剑青鐚,尚有三百六十五口灵龒镇煞钉。马嘉平时联系纯熟,但是极少拿出手来使用,甚是珍爱这件法宝,不舍得使。就算使用也不过放出一根两根,这次情况危机,马嘉发了狠,一口气把三百六十五口灵龒镇煞钉全部放了出去。他真气一催,三百六十五口灵龒镇煞钉,化作了丈余长短,胳膊粗细的青色大龙,上下盘旋飞舞把他跟铁木尔保护在内。

  “这是什么…?”

  脱脱不花还是首次见到灵龒镇煞钉。心头微微一乱,弱了一分气焰。

  散仙希求子当年为了炼制这宗仙家宝物废了无数的心血。非可等闲视之。可马嘉也知道,单凭这宝贝未必能胜得了脱脱不花,三火极元劲已经达致天下火系武学之极。马嘉怕损伤了宝物,并没有用灵龒镇煞钉去伤脱脱不花,生怕损毁了自己的宝贝。但是用来护身,自然可以平添了无穷威力。

  咋然发现马嘉还有这等宝贝,铁木尔更是平添了几分凶焰。他西域多年,来了中原不过数日,便连受挫折,看到的人武功一个高似一个,早就憋足了火气。脱脱不花虽然强横,但是也还不足吓倒这毁灭王子。

  脱脱不花气势一滞,铁木尔已经悍然出手。弯刀邪月带起了一溜清冷寒芒,挟带着奇异啸声劈向了这个嚣张跋扈的大敌。

  宁宗亡于至顺三年十一月,但是诸事烦杂,直到至顺四年六月妥帖睦尔才正式登基。初期受制于文宗后卜答失里和燕帖木儿家族势力,「深居宫中,每事无所专」。至元间又被权相伯颜挟制。可以说是元朝最窝囊的一任帝王。

  这大半年的时光里发生了什么事情,谁也无从得知。

  能在朝堂上得到的消息,便是极西神人郭侃,在至顺三年的最后一个月份,突然驾临大圣寿万安寺,拜访新任国师亢明玉。第二日,大圣寿万安寺所有僧众出门恭送武神郭侃离开。临走之时郭侃随侍爱徒脱脱不花脸色枯黄,好像大病了一场般。而亢明玉更是闭关达半年之久,直到顺帝正式继位,才破关而出。

  此后,一直在国师亢明玉身边的两大弟子,马嘉跟铁木尔就此失踪…

  最新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