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天地战魂 > 第八章冬月
  太后在宫室彷徨无计,不由得自怨自呓,没想到一个脆生生的童稚口音,老气横秋的说道:“这天下并非一人私货,原是由不得人让来让去,便有有人占据了帝位,也不过是一竖尾马猴。//Www、qb⑤、c0M//最多耀武扬威一时,给子孙谋些私利罢了。终不见有人能窃据山河永不撒手。”

  “谁人?”

  太后咋闻有人应答,还道是宫中有人入大逆不道,潜入了进来。但是这耳音虽然嚣张,却极是年幼。她正彷徨四顾的时候,一个十岁左右小童,昂然自后面大步走了出来。

  “你是谁,怎么会潜入哀家寝宫?来人啊!抓住了这小儿。”

  “我便是外面作乱的叛军之一,小道士马嘉是也!你这泼妇不必叫嚷了,外面早就没了活人。”

  太后闻言一惊,她终究做了古往今来第一大帝国的太后,见识非比寻常妇人。慢慢止住惊惶,淡淡的问道:“小先生意欲何为,不知来找哀家可有什么事情么?若是想要逼迫哀家,就不要开言了。”虽然身为女子,有在被马嘉压迫之下,太后说话还有有一股淡淡的威仪,言谈举止甚有气度。

  马嘉轻哼一声,三个人先后跃入了进来,正是铁木尔,赵云,跟小狐狸顾九薇。

  马嘉跟铁木尔正激战的难解难分,却正好赵云前来寻找,铁木尔武功虽高,但是在赵云这等战阵大行家兼仅次于吕布等级的高手眼里,还不是数招之内,便给手到擒来。

  马嘉本待杀了这厮了事,倒是赵云谨慎,这样一个普通元兵哪里来的如此强横身手。询问的铁木尔的来历,在这个时候铁木尔也不想糊里糊涂的,冤枉死在这两人手里,便把自己的身份和盘托出,并许诺道:“若是亢明玉能夺得元朝的大权,他愿意帮忙沟通察合台汗国的大汗秃黑鲁帖木儿,让双方各得其所。

  因此四人就这么回合在一起,偷偷潜入了皇宫。元廷皇宫的高手,不是在拦截亢明玉一行,就是在保护宁宗,而大部分军队,又在四处作战。张角做法驱起的黑雾,让情况混乱之极,将不知兵,兵不知将,让大都的军队慌乱做一团,四处都是乱军在厮杀,也无人来过问这四人的行踪。偶然遇到元兵,都给他们轻易解决了,直到四人混进了太后的寝宫。

  能抓到大元太后,自然是奇功可居。铁木尔跟赵云都不是什么怜香惜玉的主,两人抢上一步,便想掳人。赵云看到铁木尔也动了,嘴角溢出清冽的微笑,不但未有抢前,反而稍微后缀半步,铁木尔刚要超前,赵云的银枪已经闪电刺出。刚才吃过赵云大亏的铁木尔,心有余悸,咋闻背后破空风声,急忙杀开一边,眼睁睁的看着赵云大踏步的走上前去,一把抓了太后的乌黑秀发,拖下卧榻。

  遇到如此豪勇军吏,太后便有千种仪态,万种风姿,也无从施展。被赵云抗上了肩头,倒是顾九薇看不过意,但是小狐狸精明伶俐,知道赵云不甚好惹,只是狠狠的瞪了马嘉一眼,讽刺道:“小道士你真的好威风,连对付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也要出动座下大将么?”

  马嘉哪会听不出顾九薇的讥讽,不过在亢明玉这个师父教下,马嘉早就没了羞愧这种浅薄的玩意,大大咧咧的一挥手。说道:“赵将军,我们要尽快把貔貅军聚拢起来,去皇宫接应我师父。这女人还是我来处理吧!”

  赵云随手放下了太后,马嘉拇指中指一扣,搭了个法诀。一道黑气一绕,进入了太后的体内。这手魂印术他是学自师父。马嘉自己也炼了几个战魂,不过他可没有操纵千年战魂的本事,这些战魂,是他闲暇时收集了几只作祟的厉鬼,虽然没什么大用,但是用来附身控制别人却方便的很。

  战魂附体,太后本来颇为美貌的脸蛋平添了一道青黑之气。这厉鬼炼成的战魂,尚有许多不妥之处,只能控制人身行动,无力吞噬宿主精魂,亦无法在青天白日下存留太久,不过马嘉也不许管这些,他只要这太后能跟他走便罢,省得还需要赵云这个得力战将去照顾。

  铁木尔看了马嘉这手本事,不由得啧啧称奇,他木刺夷教派虽然精擅的精神奇术,亦能控制人心,但是决没这么方便爽利,同时他也对马嘉起了提防之心。万一惹恼也被马嘉给他附下战魂,可不是好玩的。

  马嘉着急去看看师父那里怎么样了,也不管别人怎么想,当先冲出了太后寝宫。亢明玉那边打的天昏地暗,分成数起斗的甚是激烈。马嘉远远便可望见众人法力牵引天象,引起的异变。在覆压数十里的黑色雾气下也只有皇宫那边才有无限光焰,精芒,长虹,电闪。

  震天雷霆更是一个接着一个,宫墙倒塌之声几乎连成了一片,辉煌无比的宫室,院墙,城楼,被惊天气劲轰塌,无数来不及走避的内侍宫女都惨遭波及。这一战堪称鬼泣神惊。

  亢明玉已经跟大日法王斗出真火,配合天妖真身,鬼神限神功,亢明玉强行打开星辰之力,庞大的天地元气暴走,周身数十丈内已经再无一寸完整之物。大日法王形象诡秘,亦是拿出了压箱底的本钱,舍生忘死在做最后一搏。

  方赤夜虽然能胜过了脱脱不花,但是只怕也要数千招之后,他心中再是焦虑,也抽身不出去帮助他人,只有打点精神连使诡计,想要及早击败了这名难缠的敌手。

  张角那边,他的两个兄弟都被扎西宗错跟数名年迈的僧侣拦住,孤身陷阵,张角怡然不惧。但是这黄巾教主老奸巨猾,不肯竭尽全力,虽然不落下风,但是也不肯全力破阵。

  胎藏伏魔大阵也是非同小可,密藏镇伏妖魔的第一传承**,张角生怕自己破阵之后,妖力衰减,被人拣了便宜。战况因此就这么胶着起来。

  马嘉跟赵云等人,离开了太后寝宫,一路上行来,到处都是元兵在东突西窜,亢明玉大日法王这个等级的战斗,普通的兵丁根本插不下手去。马嘉乖巧的很,这个时候哪还不知该利用手中的宝贝?马上便以太后的名号,招集了一些皇宫武士环卫四周,倒是比在自己家里还要大摇大摆。

  慌乱之际,又有谁能注意太后脸色青白甚是不妥。虽然马嘉年龄幼小,但是气派却大,赵云附身却呙,一身蒙人贵族服侍,一看就气度不凡。顾九薇明眸流转,俏丽无双,不知者还当是哪家的公主殿下。铁木尔一身小兵打扮,缩在人群中,谁也不会注意到他。因此这几人也没引起什么人怀疑。

  绕过了几处宫室,几个宫中侍卫簇拥着一顶华丽轿子,正慌乱不知该往何处去。看到这边太后在,马上便奔行了过来。大声呼喝道:“太后鸾驾稍停,陛下在此…”

  本来马嘉看着几人赶拦他的去路,正打算下令砍翻了这些不长眼睛的东西。没想到居然有这种好事,降临到了他的头上,急忙分开队伍,让对方过来。

  宁宗周围的侍卫跟高手,不是殃及池鱼,便是跟亢明玉一行斗的难分生死。这小皇帝六神无主,吓得哭声不止,身边几个侍卫,护着皇帝也不知该去哪里躲避。正好看到太后鸾驾,匆忙赶来汇合,却不知正是寻死之路。

  马嘉微微一笑,上前迎道:“陛下可是在此,可曾受惊了么?快送来跟太后一处!”

  这几名侍卫不知是诈,急忙掀开轿帘,让马嘉过来观瞧。这小道士扫了一眼,心里不由得甚是瞧不起,撇了撇嘴,心中想道:“就这么一个小废物,也配执掌天下么?”

  众目睽睽之下,谁也不提防马嘉能作出什么事情。直到青芒一现,宁宗弱小的身躯猛地抽搐了一下,咽喉的鲜血如热泉喷涌,周围所有的人都惊的呆了,半晌都静悄悄的无人作声。

  时至顺三年冬月,宁宗懿磷质班驾薨,这名七岁帝王十月即位,十一月卒,在位仅四十三天。

  最新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