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天地战魂 > 第七章灭日
  亢明玉踏上大都城头,身后便是七妖跟方赤夜,虽然阴公祖等人并不愿意买亢明玉的帐,但是若是此战可胜,对他们来说也是好处无穷。\\wWW。qΒ5。com/因此倒也心甘情愿的跟亢明玉杀入大都。

  若是摧兵拔寨,闯阵破营,这些人无所用处,但是在乱军之中也来去,保自身无恙,却比一般武将轻松多了。

  亢明玉手下多了贾复、岑彭、马援三名东汉名将,便放心的把指挥权力交给他们。而他领着这八名妖怪,目标直指大都皇宫。

  这一行人兵强马壮,一路上遇神杀神,遇佛屠佛。元兵大多数在城墙上殊死战斗,皇宫的防守倒显得不是很严密。虽然还有禁军把守,但是给张角几个幻术迷惑了守军,九人轻易的潜入了大元帝国的中枢所在。

  元朝国力之强,当世无双,皇宫修筑的富丽堂皇,甚是壮观。虽然是第一次来到这天子之地,但是亢明玉也不是全无头绪,皇宫的建筑以中轴为线,帝王寝居之所一望便知。而且亢明玉一行不乏道法精湛之人,观测天子龙气所在亦是拿手行当。

  锁定宁宗的所在,亢明玉信手一招,无极天弓在手,引开弓弦。落日神箭一樊矢,精芒之盛,就算张角做法释放的黑雾也不能遮掩。在黑色雾气的笼罩下,皇宫之上就如同绽放开了一团烈日,金光万道,如同九天大日所有光辉都凝聚在弓箭之上。

  亢明玉这里动手,皇宫中自然也不是毫无反应。

  蒙元是最为尊崇佛道的朝代,不但有宣政院管辖天下宗教,更在宫中养有大批的密宗僧人,甚至道门也有不少跟朝廷关系紧密。

  感应到无极天弓的浩瀚威能,前后数百道神念应之而起。

  元朝虽然建国不久,但是皇宫之内亦是布置了无数防卫。崇信藏密的元朝帝王,在修建皇宫的时候,便已经按照藏密的金刚曼陀罗大阵布下玄奥防御,感应到了无极天弓的强横的杀伤力,驻守皇宫的诸位大喇嘛马上便发动了这一阵势。无数道金光冲霄而起,组成了一尊威严无比的神佛。

  巨大的神佛形象,上半身若隐若现,下半身却虚无缥缈,高十余丈,身外光焰所及,笼罩了数间宫殿,极是狰狞猛恶。

  “中央不动尊明王!”

  亢明玉虽然是道教弟子,但是密宗喇嘛教其时非常盛行,他亦认得这尊神明的来历。作为佛教最强的护法神,中央不动尊明王的法力横贯三界,无敌。深知此尊神佛的法力,亢明玉不待中央不动尊明王的形象组成完全,落日神箭已经发出,誓要在金刚曼陀罗大阵威力全开之前,轰碎宁宗居住的宫室。

  因为是诛杀一人为目标,落日神箭并未分化,十道流光拖曳着灿烂芒尾直奔目标。

  虽然形象还没有完全凝聚成行,但是汇聚了数百密宗修行者神念,又经金刚曼陀罗大阵汇聚成型的中央不动尊明王的威力,还是非同小可。

  神佛向例有无穷化身,这尊依靠金刚曼陀罗阵成型的中央不动尊明王,四首八臂体魄雄健,身外有宝幡,烈焰,金光,络璎,手持无穷法器,撑起一天光明火焰。

  落日神箭虽然分成十道,但是中央不动尊明王似乎身有无穷吸引力。亢明玉以神念操纵落日神箭,想要分开目标,却被一股大力牵扯。亢明玉眉心一皱,干脆顺水推舟把十矢之力尽数集中在中央明王上,试图一举破去金刚曼陀罗大阵的根源。

  亢明玉无极天弓一出,就连张角都脸色微变。这神兵的威力极大,若是当日亢明玉有机会使出,张角未必能轻易拦下亢明玉的去路。阴公祖更是心里略慌,手心浸透了汗水。

  无极天弓配合落日神箭硬撼金刚曼陀罗阵。

  九天神兵对上密宗无上**,撞击的威力惊天动地。虽然有无数法阵守护,但是皇宫内的建筑还是被震塌了大片。

  十支落日神箭被中央不动尊明王的身体吞没,亢明玉眉心蓦然亮起了一团灼眼的强光,就如同生了第三只神眼,他大喝一声:“爆!”

  已经射入中央明王体内的落日神箭,在瞬间爆炸开来。本来已经形态完备的中央明王,肉身一阵模糊扭曲,自体内射出无量金芒,虽然护阵的数百喇嘛极力灌输法力,但是依然来不及挽回。一声轰然!巨响之后,中央不动尊明王的巨大身躯化成一团激荡猛烈的能量爆散开来。

  虽然趁金刚曼陀罗阵未有发挥全部威力之前,破去了中央不动尊明王的法相,但动用法力过钜,亢明玉脸色刹那间变得惨白,他左右一望,张角跟方赤夜各自微微颔首,张角是目无表情,方赤夜还是那么的淡淡自若,两人抢先扑向宁宗所在宫室。

  亢明玉立足一处宫室屋檐,缓缓的回气。

  蓦然间他心头警兆一动,横目扫去,一个身披大红藏袍的高瘦喇嘛,正大步向他走来。

  亢明玉瞳孔瞬间收紧,来者乃是他的老熟人。

  “大日法王!你居然还没死掉么?”

  换过衣衫的大日法王,混非当初的邋遢模样,显得精神矍铄,气度不凡,恢复了当初大元国师的威仪。虽然大日法王没有任何做势,但是举手头足之间隐隐与天地混成一体,看起来比刚才中央明王恍惚还要高大几分。

  亢明玉现在武功高了,眼力也自不凡。大日法王虽然给道门七子追杀,但是不但未有因此丧命,反而修为精进,再度出现的大日法王比前次更多了一分奇异的感觉。让亢明玉产生了层次分明的错觉,似乎大日法王已经踏入另外一个空间,现在的大日法王缥缈虚无,没有一点实际的存在感。

  面对平生第一对手,亢明玉身边却没有一个人靠的上,方赤夜跟张角已经去击杀宁宗,其余六妖各怀鬼胎,大日法王气势如此强横,他们丝毫也无跟亢明玉并肩作战的意图,纷纷跟把守皇宫的元涂兵,以及跟随大日法王出现大批红衣喇嘛交起手来。

  面对强敌,亢明玉只有自己可以依靠。

  深深长呼一口真气,亢明玉加速内劲流转,希望在大日法王出手之前,恢复到自己的颠峰状态。

  大日法王面对戒备无比的亢明玉,只是微微一笑,并不着急动手。淡然自若的说道:“当日一见小道士你,老僧不以为意,即便你功力因老僧计算失误,增长出乎老僧预料,我也并未放在心上。今日在这里遇到小道士你,老僧才知自己看错人了。实在是忽视了小道士你啊!”大日法王见面即自承己过,显然已经把亢明玉放在同等水准上的对手。让亢明玉心底更是不大托底。

  身为天下四大宗师之一,大日法王上次虽然甚为狼狈,但是却不能说这大元上代国师名不副实。只不过他连遇大敌,未能发挥全部实力。

  虽然自己的功力一日千里,水涨船高,但是亢明玉不敢有丝毫轻忽,全力聚集星宿元神,四头星宿火神兽咆哮飞腾,在亢明玉的身后燃起滔天火焰。

  大日法王见到亢明玉这等威势,嘴角露出赞许般的笑意。轻抚红袍淡然说道:“不错,你是我所见到的少年人中,最为理智的修行者。按说你得到数十万阴魂,跟百骨道人的妖力,只要略做修行便可以挤进天下绝顶高手之列。换做别人绝对不会似你这般,折返头来另打根基,极力摒弃这些不劳而获的力量。只不过你重新修练的力量,虽然能沟通九天星辰,却尚未成了气候,功力还未圆熟成型,只怕还不及当日你击败我的功力。”

  大日法王淡淡的几句话,让亢明玉心头巨震。自己的心思被窥破的清清楚楚。

  亢明玉一直不愿把体内战魂跟阴魄融会贯通,又或者利用百骨道人附体的妖胎体质,潜修天妖转生诀。这两条道路虽然较为容易,但是亢明玉颇为反感这等旁门左道,他的师父东夷子传授的道书记载了正宗的道门法诀,亢明玉便想重新修炼仙道法力。

  旷世情留给他的毕生修行经验,以及星辰炼体**,更让他动了心思,开始摸索最适合自己的修行道路。大日法王能一语道破玄机,乃是他知道亢明玉底细的缘故,更显示了这老和尚洞彻一切的眼力。

  亢明玉调整心绪,努力在大日法王看似毫不经意,却直击他心中破绽的话语中,重振信心。

  他语调不到半分感情的冷冷说道:“我今日的星辰元神,是否比得上当日击败你的天妖转生诀,只怕还要试过方知。当日老和尚你狼狈逃窜没有人看到,今日在自己的徒子徒孙面前若是败的凄惨,只怕颜面上须不好看!日后传了出去,不要说我没给你留有余地!”

  大日法王朗声长笑,双手合十,身上大日紫焰腾腾翻飞,他跟亢明玉还是动手已经在言词上换过一招,双方谁也没能挑动对方心灵上的破绽。深知亢明玉已经绝非昔日吴下阿蒙,大日法王遂不再开口,决意以绝世神功一举轰杀亢明玉。

  他从未料想到亢明玉会出此奇计,若是给亢明玉真的刺杀宁宗得手,又把握了最有力的元帝之位继承人,那么说不定真有可能让亢明玉成功的掌握了元廷命脉,逆反天下。

  因此这一战,大日法王是非胜不可。

  “小道士你修为精进,稳如磐石啊!看来老僧无法在言语上挫你的气势,只好出手。这元都皇宫并非任何人轻易来得!小道士莫要怪老僧无情!”

  “老和尚脸皮也是极厚,我同样奈何你不得呢!?说了这几句,也都不见你脸红!”

  星宿真火对撞大日紫焰,方圆数十丈之内,万物皆沸,泥土瓦砾,山石树木,都被两股绝世内劲催化成灰。两人互知底细,倒也无需多做试探,一个密藏高僧,前任元帝国师,一个年轻小道士,得逢奇遇功力突飞猛进的后起俊秀,眨眼间两人已经斗在一起,滚滚热浪,让周围再无一人能立足得了。

  张角跟方赤夜功力之强,算的上天下间最强悍的一对搭档,他们身后尚有张梁张宝,那里说难得有人能挡得住这样的组合,但是大日法王之下,现在的大元国师扎西宗错也不是鲁莽之辈,虽然论起武功法力,名望威势,扎西宗错斗不及大日法王,但是能担当如此重任,扎西宗错自由他的城府。

  张角功力最强,亦是奔行在最前,因此当他一头撞进了扎西宗错安排坐下一百零八名修为高深的喇嘛组成的胎藏伏魔大阵的时候,方赤夜还没来得及跟上去,一同御敌。

  一个样貌俊秀的如同女子的年青人在方赤夜错愕之间,拦住了方赤夜的去路。

  “在下脱脱不花,是郭侃门下弟子。今日是我初出师门第一战,希望你是个够分量的对手,不然未免辜负我十四年苦修的成果。”

  说话之间这个俊秀的年轻人掌中冒起了三色火焰,青,赤,白三色焰光在这年青人手里,如同活了过来,有了生命一般跳跃。

  “三火极元劲!”

  方赤夜神色一变,这年青人说话狂傲无比,但是这般身手一露,便是方赤夜也不得不承认,这俊秀的如同女孩子一般的家伙确实有狂傲的资格。

  若是天下操火之术计算起来,最强的既不是亢明玉的星辰真火,也不是大日法王的大日紫焰,跟不是亢明玉参悟自项羽的碧焰阴雷劲。这些武功虽然各有千秋,奥妙无穷,但是都附带有另外的属性,星辰真火有元磁之力,大日紫焰附有浩瀚佛光,碧焰阴雷劲更是以阴损霸道见长,火劲反而不算什么。

  单纯的火极之力,天下炎系武学中,莫过这门三火极元劲。方赤夜虽然曾略有耳闻这门神功,但是今日才亲眼见到。心里哪还会不谨慎些。

  “你居然知道我这三火极元劲!也算不简单了,不知能撑的住几招,千万莫要让我失望!”

  这年青人无视方赤夜的苦笑,出手便是猛招。

  三道青赤白火焰交织成火焰螺旋,牢牢吸摄住方赤夜的身形,锁住了他所有能闪避的防卫,再次苦笑的方赤夜,长啸一声墨龙出鞘,连削带划,剑网交织形成了一层晶莹光罩。

  火焰螺旋撞上了剑网,并未有预料中的强猛爆炸,方赤夜剑术精湛,收完略加圈转,已经把三色火焰,分解成不相融合的三道,三火极元劲分散之后力道大衰,给方赤夜轻松泄劲导入地面。

  不过方赤夜一招便试出脱脱不花确是百年不遇的武学奇才,自己绝没可能三招两式解决掉此人,无奈下长啸一声,运转庚金神电,跟脱脱不花斗在一起。

  亢明玉一方胜在来者皆是不世高手,人人能独当一面。元廷皇宫之内,却胜在多年经营,有地利为依托,复有人力上的优势。最强的张角被胎藏伏魔大阵困住,方赤夜被脱脱不花拦住,亢明玉独斗大日法王、其余六人也都被扎西宗错率人拦截,亦是无法突破皇宫防御,去刺杀宁宗。

  此时,太后在所居宫室之内,惊愕的听着周围逐渐紧密起来的喊杀声,除了喝令宫女侍者紧闭宫门,竟然在无他法可想,亦没有任何办法保护自己,心头之彷徨,张措无计。

  “为何这天下有这么多人想要,我不是已经让出了皇位么?为何还不放过我们母子?”

  最新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