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天地战魂 > 第六章无猜
  亢明玉大都之战,如箭在弦。\WWw、QΒ⑤.CoM\马嘉在这个时候,早就按照师父的吩咐,潜入了大都城内。虽然因为有战事,大都戒备森严,但是新帝继位,朝中混乱总有许多漏洞可钻。马嘉带领三千貔貅军袭击了一处军备草料场,夺了军械服饰,便冒充押运草料的补给军,大摇大摆的进入了大都。

  若是换做别人,这等勾当必然做的十分谨慎,马嘉却不管那些,他不过是孩童一名,性格中便带了几分的肆无忌惮,又没习惯瞻前顾后的统筹策划。加上附身的战魂霍去病,是古往今来最大胆的武将,也隐隐影响了马嘉。

  貔貅军进城之后,就在偏远的南城门驻扎下来,那里本来是另有一队人马,给马嘉或擒或杀悄没声息的占据了此地。

  元大都城从至元四年开始兴建,到至元二十二年才全部建成,历时十八年之久。仅宫城部分的工程,就花了四年时间。蒙古人称为“汗八里”,也就是“大汗之城”的意思。应该说,直到一二九三年,大都东与通州大运河相接的通惠河竣工,整个元大都的营建工作才算最后完成。大都建成后,成为当时世界上最为宏伟繁荣的城市,根据文献记载,仅赋役人口约四十万。推测当时大都城市人口近百十万人。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城市。大都经济繁荣,商业尤为繁盛,全国各地以及波斯、阿拉伯、高丽、缅甸等外国的许多货物都集中到这里,《马可波罗行记》中就有这样的描述“外国巨价异物及百货之输入此地者,世界诸城无能与比。”

  元大都设计,完全恪守《周礼-考工记》中的布局。“匠人营国,方九里,旁三门,国中九经九纬,经涂九轨,左祖右社,面朝后市。”新建的元大都坐北朝南,呈一个较规则的长方形,但元大都的城门并没有按《考工记》所要求都城每面三门,共十二门。而只建十一门,不开正北之门,这也依了八卦北为坎的方位方法。“坎为隐伏”,其方位“重险,陷也”,所以不开城门。以示“北不全见。”也有人认为元大都所以将京城开了一个门,是受佛家“三头六臂”之说的影响,南面三门为三头,东西三门是六臂,北面只有两个门,哪吒脚下的两个“风火轮。”因此也有称元大都为哪吒城。

  蒙古人武功鼎盛,虽然大都修建的富丽堂皇,但却从没在城防上下多大功夫。以蒙元的当时威势,也确实不必营营苟苟与守城之战,野战才是元兵最擅长的战术。正是为此,亢明玉才敢挥军攻打这当世第一大城。

  元朝的内部战争是历来朝代之冠,大都早就经历过无数次元帝争位的战争了。因此亢明玉的兵马驾临大都城下的时候,无论是朝中官吏,还是城内的平民,倒也没因此而惊惶失措。

  亢明玉面对这座天下间第一繁华的城市,心中早有了攻略构思。以他的军事才能,即便有百万大军在手,也是没把握攻下大都的。何况现在他手下只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

  大都虽然不是雄关铁隘,但是有拱卫大都的兵马,以及大汗的怯薛军,都是蒙元的精锐部队,也有十余万之众,在兵力上跟亢明玉差相仿佛。

  方赤夜跟亢明玉的计划,便是挥军攻城,乘乱刺杀小皇帝懿璘只班。只要宁宗这个七岁小孩一死,妥帖睦尔便是奇货可居,战事自然也就打不起来,之后看的便是谁更有本事,在庙堂之上拥立新帝了。

  元廷此时的掌权者,还不能完全控制大都的军队,虽然各自的势力不小,但是仓促之间还来不及聚集起来。只要这种情形一出现,元帝宝座虚悬,必然混乱一团。

  攻城正法,便是围城强攻,以优势兵力换取地势上的劣势。亢明玉不欲牺牲太多的人命,便安排的马嘉混入城中,如今有了张角等七妖加盟,他又多了一项把握。

  大都守军看到亢明玉大军出现,正精神振奋,期待一场大战。却没想到,亢明玉的中军位置,冒起浓烟滚滚,不片刻就已经笼罩了战场,天色昏暗不辨五指。五步之内便不见人影,大都守军混乱之下,一时不知该如何应变,倏忽之间,似乎四处都是敌军冲杀。

  “笨蛋,点起火把,照亮周围!”

  混乱中不知谁提醒了一句,大都守军才蓦然省得,陆陆续续的亮起了星星点点的火光。大白日点火把,这种事情当时谁也没想到。

  铁木尔爬在城墙上,吐了口血沫,心里暗骂大都守军白痴。刚才便是他大喊提醒大都守军亮起火把。张角的妖术极是厉害,就算火把照耀,依然昏昏暗暗,十余步之外就穿不透黑雾。

  大都兵马虽然精锐,但是驻守帝都,少上战场。比起铁木尔这种战场上长大的行家来说,还嫌嫩了几分。他顷刻间已经判断出了,这般混乱乃是有奸细潜伏在城里。若是有他指挥,铁木尔根本不会理会小股的潜伏者,全力应付攻城之敌,甚至会冒险出城突袭。但是他现在除了骂上几句,还要小心被人看到,他在吕布手下逃脱,虽然赶来了大都,却没法证明自己的身份,更不敢出头露面。

  他被吕布伤到的经脉,已经靠木刺夷教独门功法镇压住了。但是如此千军万马的混乱场面,他可不想纠缠进去。铁木尔虽然战阵经验丰富,毕竟不是神仙,他也判断不出这场大战,究竟会是谁胜谁负。

  铁木尔孤身得脱,混进大都之后便随便抓了兵丁,对换了衣物。他自己的身份也甚是可疑,自身难保的情况下,也无法去跟大都的守将献策。黑雾笼罩之中,铁木尔脚步轻巧,退了到城墙之下,正要离开,却突然一缕劲风自左方袭来。

  铁木尔大吃一惊只道是谁觑破了自己的身份,抬手划了半个圆圈,劲道凝聚上臂硬结一道风鞭。

  啪!的一声,幼细的气流凝成的风鞭,拍在他的手臂上,虽然未能震破他的护身真气,但是也抽的他衣袖翻飞,胳膊上火辣辣的甚是疼痛。

  “这是什么武功?”

  铁木尔失神之下吃了点小亏,心里对中原的奇人异士看法大为改观。他本来认为中原人文弱,颇为看不起。但是先是在吕布手下遭受平生未遇的折辱,又突然被无名高手偷袭,心里顿时有了些微妙变化。

  “你这个家伙鬼鬼祟祟的在作什么?一看就不是好人。”

  铁木尔定睛看时,一个明眸皓齿,双垂发髻的十二三岁少女在烟雾中现出身来。

  “这女孩却生的真是好看!”

  铁木尔的第一反应,既不是敌人何来,也不是惊讶于偷袭自己的“高手”居然如此年轻,反而吧注意力集中到了他平生从没在意的地方。这名少女一身雪白的丝缎衣衫,裁剪的浓纤合体,虽然年幼未曾发育完全,但是亦勾勒出无线美好的曲线,眼见将来定是小美人坯子一个。

  “哼!还敢乱看,那就再尝尝小姑奶奶家传的挽风神鞭的滋味罢!”

  这小小女孩双手扬起,纤纤玉指如兰花绽放,七股气流缠绕翻卷,形成了七条小小的细细龙卷风,在这双手儿的操纵下,如同七条风气鞭子一样抽了过来。

  铁木尔平生也不是没有见过美女,但是塞外西域的胭脂,多半高大挺拔,身材丰满,大腿修长,皮肤雪白。跟中原的女子柔媚斯文,肌肤细腻,眉目婉约的美态大不相同。这小小女孩更是集江南美人的特色与一身,身姿绰约,便是翻也有另外一分好看。

  平时自诩精明强干的铁木尔,尚是首次对敌时神不守舍,出招也慢了半拍。弯刀邪月虽然脱鞘而出,却未能及时催发凛冽刀劲。一招未能破去对方的风鞭,却给一股风鞭一带,露了个破绽出来,另外两股风鞭如灵蛇般破隙而入,狠狠抽打在他的身上。

  “呀!”

  身上的疼痛终于让铁木尔回神过来,弯刀邪月无法及时回护自身,便左手以掌做刀横着一划,斩断了后面的两条风鞭,脱出了困境。

  再次出手失利,铁木尔脸上甚是羞愧,登时打点起精神来,认真出手。

  这个少女正是离开了青木峰的顾九薇,这小妮子终于化形成功,重塑的肉身完美无暇,甚是得意,遂不听老猿白云渡的劝阻,偷偷跑下已经崩塌之后变做“青石堆”的青木峰。他母亲是妖族的一方领袖,行走江湖自然有无数的小妖讨好,很快便打听得亢明玉师徒的踪迹,当下便抢先一步到了大都,给这对师徒来个守株待兔。

  顾九薇倒也不是想要凑这般热闹,只不过她实在不忿在马嘉手里吃了两次亏。这次化形之后,变化人身的小狐狸法力大涨,挽风神鞭亦是更上层楼,她想找到马嘉之后痛揍这小道士一顿,才心中爽快。刚才黑雾一起,顾九薇也甚是慌张,她虽然年纪幼小,但是家传的本事,见识却是不凡。马上便识出这是妖族中失传以久的法术,最少要修进天妖之位才能运用自如,而顾九薇心目中自己的母亲,老猿白云渡便是天下一等一的妖族强者了,天妖这种仅仅在传闻中的层次,她还没听闻过现时天下万妖有谁修成。

  顾九薇心下慌张,灵觉又极是敏锐,铁木尔恰好这个时候经过她身边,顾九薇想也不想便先下手为强,把这个可能威胁她的家伙,先打到再说。

  顾九薇虽然已经是妖族中罕见的天才,但是比起铁木尔来,却差了多年杀伐的经验。出生之后便被众星捧月般簇拥,小狐狸除了马嘉之外,还真没机会跟人动手过。因此铁木尔认真之后,数十招后便逐渐占了上风。

  顾九薇心下越急,挽风神鞭便使得越是急促。心态焦虑之下,破绽便渐渐大了。铁木尔初见的惊艳之后,心态已然平和下来,若不是对顾九薇大大的有好感,弯刀邪月早就该沾染了小狐狸的鲜血。虽然铁木尔留了手,但是顾九薇越打越是气结,心里难过道:“我只道家传的挽风神鞭世上少有人敌,怎么除了那个小道士,遇到的敌人都是这么强的?不打了,我才不跟臭男人斗生打死。”

  顾九薇身法轻灵,一旦萌生了退走的意思,挽风神鞭交织抽出,强行逼退了铁木尔一步。若是换做其他对手,铁木尔这个时候通常便是以命搏命,强攻了过去。但是看顾九薇一张清丽的小脸,他心中一动手上不由自主的一缓,露了一线退路出来。

  顾九薇机灵无比,这是还不知机马上便纤腰一扭飘身后退。

  铁木尔一看顾九薇离开,心下突然后悔,想道:“我怎不问问这女孩子的名字?下次也好见面!”当下就拔腿追赶,这时亢明玉的攻城之战,已经被铁木尔完全抛在脑后了,他满心中想的都是怎么去跟上顾九薇的行踪。

  顾九薇身法轻巧,但是无论她怎么极力隐藏身形,加速轻功,铁木尔都能紧追不舍。铁木尔在大漠之中锻炼出来的追踪之术,加上狼一般的韧性,竟然硬是尾追不舍,让顾九薇摆脱不开。

  这小狐狸好生奸诈,小眼珠乌溜溜的一转,就多了个主意。顾九薇四处寻找正在混战的士兵,仗着身法一掠而过,她身子小巧,有是小女孩,大多士兵无暇顾及便轻易放过了她。而铁木尔一身元兵的打扮,遇上了亢明玉的军队,自然有人拦截。转过了两处战场,顾九薇已经拉开了跟铁木尔的距离。

  铁木尔连续杀出重围,看顾九薇逐渐去的远了,心中急躁,便不顾惊世骇俗,施展开独门秘术。本来冲杀至他身边的乱军士卒,猛然感到一股冰寒彻骨,铁木尔身上的淡淡威压发作,人之天性趋利避害,不由自主的躲离铁木尔远一些。铁木尔的师门最注重精神上的修炼,并且有无数根植与精神上的秘艺奇术,这门威压震慑,会不由自主让人感觉畏惧,临阵时缩手缩脚。若是功力不济甚至会丧失斗智,乖乖的让铁木尔砍了。

  铁木尔绝技一出,登时周围清净,他急速展开身法追向顾九薇。

  “小臭屁道士!”

  “咦!这口吻怎么那么象小狐狸。”

  顾九薇纤纤玉足一点,躲过了几只没有准头的乱箭,刚踏上一处墙头,却意外的看到了马嘉手按青鐚正跟数名元将对峙。

  马嘉这边略一分神,几名元将马刀霍霍,寒光已经卷上身来。顾九薇不由得掩口惊呼,马嘉却怡然不惧,古剑青鐚吞吐如意,惊天剑芒一闪,马嘉已经闯出包围。他身后是两名被拦腰斩成两段的元将。

  自从马嘉指挥貔貅军在大都内配合亢明玉扰乱敌军,他已经遇上了十余次元军中高手拦杀。大都是元朝国都,自然是藏龙卧虎,貔貅军早就跟他失散了。马嘉此刻能倚仗的只有他自己的武功,跟手中的兵刃。

  也亏了亢明玉栽培弟子不遗余力,马嘉虽然年纪幼小,但是却能在乱军中冲杀来去。先后已经有三十十人给他宰了。

  “小道士本事又进步了啊!”

  顾九薇看马嘉破敌,轻松自如,不由得松了口气,但是嘴上却冷冷的讥讽。

  马嘉此时已经确定了,这个俏丽的少女,便是跟自己颇有怨恨的白色小狐。咧了咧嘴,反手一拍,发出二十六枚灵龒镇煞钉,把重伤的元将钉死在地面,这才有暇反驳道:“小狐狸你修成真身,不老实回家修炼,跑这里来干什么?”

  还没等顾九薇跟马嘉吵起来,铁木尔已经赶到。马嘉帘便察觉,这个穿着普通元兵服饰的年轻男子气机强横,竟然是他在大都中所遇到的最强之敌。

  铁木尔正不知顾九薇为何停下,刚一加快脚步,就被一股冰寒的剑气锁定,他心道:“不好!”正要退身抽离战场,一道青芒游龙般夭矫而落,马嘉出手便是师父亢明玉亲传的御剑之术。

  铁木尔初涉中原,从未见过这道门奇术,大惊之下,弯刀邪月连斩一十七记,来去的刀光凝成一团光罩,跟化青虹而来的飞剑撞在一起。

  叮叮当当的清脆撞击声,因为速度过快连成了一道长长的清鸣。不论马嘉手上剑诀如何操控,铁木尔的弯刀总是在最准确的地方等待,剑化虹飞,速度比在手上快了数倍。铁木尔的弯刀虽然占据了守势的便宜,移动的空间短促,但是亦是达到了匪夷所思的速度。

  马嘉心里暗自惊讶,心道:“不知哪里来的这厮,刀法之快只怕连师父也未必做到。我幸亏没跟他近身拆招。”

  武学一道,各有专精,铁木尔的刀法诡异,重在速度跟变化,亢明玉一贯以雄浑内力,气势见长。虽然武功上亢明玉超出铁木尔数次层次,但是单纯的比拼速度,还真的未必能胜过这西域来的毁灭王子。

  马嘉在亢明玉的熏陶下,反而没有学到师父的霸道气势,跟少有那种习惯硬拼硬撼的招数。这是天性使然,马嘉的性子多变,便是平常对敌,也好弄些狡桧。更何况这时,定要以长击短,在敌人没有察觉自己弱点之前,彻底击溃对方。

  青龙印诀一领,古剑青鐚青芒大盛,剑华吞吐形成了近一丈六七的芒尾,在马嘉的操纵下,围绕这铁木尔切割划挑,御剑之术比在手上更是灵活万分,自然有自己的招式诀窍,铁木尔拼尽全力,也只落得苦苦支撑的地步。

  “逃?不成,他的剑居然会飞,我肯定逃不过的。战!可是这样下去,我除了力竭而死,哪里有取胜之方?”

  转眼数百招过去,铁木尔已经是汗透重衣。弯刀邪月虽然依然诡异无方,但是他心下已经暗自叫苦,知道自己再撑不到多久。

  铁木尔终究是域外的天才,面对此困境,帘便痛下决心,决意冒险。弯刀邪月上刀芒骤然大盛,铁木尔全力劈开青鐚古剑,马嘉感应到青鐚上的震动,操纵飞剑的剑诀微微一滞,露出了些许破绽。铁木尔那还不抓住机会,步伐一紧,施展出缩地奇术,瞬息之间便跨过了两人间的障爱,一刀斩向马嘉。

  古往今来,中原最推崇的武道两大颠峰,便是御剑之术,跟幻兵气刃。后者是武道高手的内气达到凝练体外的阶段,释放出来,化作剑气刀芒,威力可说是各有千秋。

  御剑之术擅长远攻,配合符咒法术,当真无往不利。幻兵气刃乃是一个人武道修为的标竿,功力越是深湛,幻兵气刃的威力就越大。中原武林上的了层次的高手,多半都有这般手段。亢明玉的碧焰阴雷便是威力极强的一项武学,在他的手里碧焰阴雷凝聚的刀华,不输任何神兵,更是武学上的颠峰成就。那时什么御剑之术也奈何不到的。

  铁木尔已经能凝成刀气,其实真论本事,也未必会输给马嘉。只不过他从没有对付御剑之术的经验,才会这般狼狈。但是他能瞬间破处困境反击,也可见其武学智慧,临战经验都是罕世其匹。

  “要是这么简单就给你摆脱,小狐狸都会笑话我啊!”

  马嘉双目暴起两团小小的火苗,左眼冰蓝,右眼金红正是水火同源诀运行到极致的征兆。他一手操纵剑诀,一手在身前划了几个圈子,七八个水火漩涡在马嘉身前形成了防御。

  铁木尔邪月弯刀劈下,给水火漩涡吸引圈转,顿时减弱了力道。马嘉信手一引,古剑青鐚剑气如虹倒飞了回来,铁木尔一击不中,感到背后剑气森寒,不敢怠慢反手一刀劈下,震开的青鐚,但是他心知:“若是再给马嘉远远的逼开,自己绝没可能生离此地。”因此拼着受伤,也是寸步不移。

  顾九薇刚才跟铁木尔动手,虽然败了,但是心里却不甚服气,看到铁木尔跟马嘉斗起来,才心里愤愤的怒道:“原来这蛮子这般厉害,刚才居然给我放水。这小道士怎么会才几天不见,比起以前强了这么多,我…我早就不是他的对手了!”

  想到自己再没可能跟马嘉找回面子,小狐狸一双明亮的大眼睛里,水气荡漾,泪汪汪的。

  马嘉此时哪里有闲心去琢磨顾九薇的小脑袋里的念头。铁木尔刀法是在战阵中磨练出来的,杀气极重,一旦被铁木尔靠近了,马嘉的御剑之术便不灵了。

  御剑之术乃是极高深的武学,御剑一道讲究精气神专心一念,御剑飞空与千百步外斩敌首级。铁木尔已经欺身切近,马嘉若是一边分心御剑,一边对敌,只怕数招之内就会落败。无奈下马嘉只能收回青鐚,以剑法却敌。

  马嘉的剑法是凌霄宫真传,讲究的是轻灵翔动。他得旷世情教导的惊神诀乃是最高深的魔门奇术之一。若是修练有成,动作反应快于常人数倍,动作捷如电闪,别人一招之间,他便能出上七八招之多。但是这门法诀,跟普通的功夫不同,惊神诀锻炼的不是肉身的速度,而是神念上的反应。

  因此斗起刀法剑术,铁木尔的快刀比马嘉胜出了三分,却总也不能击溃他的剑招。每每毫发之间,马嘉便及时变化招式,阻挡了弯刀邪月的去路。

  就在两人斗的难舍难分之际,一声悠然清亮的啸声在数十丈外响起,铁木尔心头一紧,这啸声泊泊绵绵无止无歇,内劲之充沛悠长显然远超眼前的小道士,他就这么略一分神,一道锐利刚猛的劲风已经如同凭空出现般在他背后带起大气撕裂之声。

  “刚才还在数十丈外,这呼吸之间已经到了我背后。这人是谁?”

  铁木尔已经到了生死危关!

  最新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