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天地战魂 > 第四章张角
  张角衣袂飘扬,本来古拙的脸孔体然流露出一丝截然不符阴毒狡诈。wWw.qΒ5、cOm//

  亢明玉既然教会徒儿水火同源诀,自然也清楚这门道门奇功其中的奥妙。而且他被百骨道人附身独角蛇妖而修炼的第二元神,属性阴寒邪祟,平时亢明玉不喜使用,但是一旦催发,其阴寒之烈,亦是难以抵挡。

  巨大的黑色大蛇,随风隐现。亢明玉这一击激昂霸道,已然出尽了全力。誓要一招轰开阵势,逃出生天。

  面对亢明玉全力来袭,张角蜡黄的脸色突然变得青黑,无数鬼哭神号的凄厉之声骤然响起。亢明玉这一击似乎落在了空旷处。张角体内就像有什么东西形成的巨大旋涡,内力真气被吸摄的滚滚而去,让亢明玉惊骇莫名。

  “太平要术…不对!这是摄神御鬼**…”

  亢明玉有一大半的功力,便是靠这门武学得来。大日法王传授他这门功夫的时候,并未说明自何处得来。亢明玉便一直以为这是独得之秘,今天居然察觉张角也懂得这么邪术,而且比自己更是精深十倍,哪能不大惊失色,险些就虎躯一震。

  “你能吸摄真气元神,我不信你连刀剑也吞的下。”

  亢明玉出手没曾留得余力,这当就算有余力变招,他也不会退让。双方气机牵引,此消彼涨他一退缩,张角的邪门功力必然源源不绝的寻隙攻上,亢明玉还真没自信能撑的了这凶名千古的大贤良师的反击。

  亢明玉反手拔出了石衁刀,短短的刀身徒然精芒如电。以心意御刀,疾斩张角真身。

  精虹一般的刀芒,斩到张角身边,被一层透明的潜劲阻住,爆出一连串清越的金铁之声。以亢明玉此时的功力,张角即便功力通天,也不得不闷哼一声,放弃了吸摄亢明玉的精气元神。

  出尽手段才逼退张角,这种机会稍纵即逝,亢明玉身法一掠便脱出重围。他扣了两记碧焰阴雷刀左右发出,攻向张梁、张宝二人。张角身边的张梁、张宝兄弟,神色木然,既不出手相助兄长,也不理会亢明玉的虚攻一招。各自闪身让出空挡,亢明玉心中惊异不定,但是却没有迟疑,掌心万里焰空轮滴溜溜一转,风火顿发,他纵身其上,转眼便逃得远了。

  即便是真人位高手能御气临空,也不过能乘风而翔数里远近,视功力高低,还有参差。妖怪中除非天生便是禽鸟修炼的,飞行能力也不会强到哪里。亢明玉刚才被七妖挥耽耽,自然无暇拿出万里焰空轮。现在既然脱身而去,有这天下无双的飞行法宝,亢明玉也就不怕这七妖追上自己。

  升上半空之后,亢明玉回首下俯骇然发现,张角已经消失不见。其余六妖有的仰头上望,有的垂首无语就是不见这大贤良师的踪影。

  “小道士你在找我么?”

  猛然听得头上一把枯槁的声音悠悠响起,亢明玉想也不想,青螭寒光鞭倒卷反抽,只感觉气劲交拼,一股大力沿着鞭身反击,亢明玉才借力一晃,一边消解这股力量,一边转过身来。

  张角大袖飘飘,御风而行。既然比亢明玉脚踏万里焰空轮还轻松自在。

  “小道士不必惊讶,我数百年前就修成天妖之位。区区驾风操云的手段,还难不到我。”

  听得对方语气缓和,亢明玉虽然依然戒备,却也不好再动手。只听张角空洞的声音,带着无限的沧桑。缓慢的说道:“我们七人脱困之后,早知这世上已经天翻地覆。没了这帮老朽的地位。阴公祖想要找你报仇,我可没这般闲心。”

  亢明玉这才舒了一口气,沉声问道:“既然前辈无意为难,又来找晚辈作甚?不知在下可有帮的上忙的地方?”

  张角嘿嘿一笑,说道:“小道士你可知道我是做什么的,当年我就是倒反天下的贼头。你现在做的甚合我意,便是想插上一手罢了。”

  亢明玉听得这样,反而不惧。微微沉吟便回答道:“前辈要我手上兵力军权,我送了给您又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事,不过当年黄巾横行天下,却落得那个地步,只怕前辈的兵法韬略实在太差。这些人送给前辈也不过是被人大杀一场。”

  张角听了亢明玉的讽刺,并不恼怒。只是阴阴的笑道:“我怎会要你兵权,当年我为了修成太平秘术,要生人血祭,杀戮是多了些,也不怎么在乎这仗打的是赢是输。只道等我道法大成,天下还不是我的。后来兵败如山,又被人围攻追杀。虽然假死得脱,也甚为后悔当年。”

  亢明玉深深呼吸了一口气,缓缓说道:“当年前辈修炼的可是摄神御鬼**?”

  张角本来脸色木然,没丝毫喜怒哀乐的表情,被可以这么一问,才略略惊讶。

  “不错,这是我独门**,小道士却从何得知?”

  亢明玉也不说话,身上阴阴泛起万千鬼魂。此时已经接近深夜,阴气大盛。荒野之外阴魂野鬼不胜其数,被亢明玉功力吸引,绿莹莹的鬼火自地脉浮上了天空。

  “你竟然也通晓这门**!”张角这才真的动容了。不过他略微沉思,才缓缓说道:“不过你的这门**,有极大的缺陷,而且,修习这门**尚有太平秘术为辅助,才可不受阴魂厉鬼反噬。”

  亢明玉心里一惊,不过迅即便平和了。他早察觉这靠吸摄阴魂得来的功力,并不稳妥。因此才会将体内的战魂一一释放出去,另觅肉身。并且选择修炼四天星宿火神幡,就是为了在必要的时候,镇压体内的数万鬼兵。

  “若是小道士不弃,不如拜入我门下。我传授你太平秘术如何?”

  张角缓缓开口,亢明玉顿时醒悟。

  “原来大贤良师打的是这个算盘。”

  张角微微一笑,算是默认了亢明玉的说话。

  “只可惜我已经有了师父,若是大贤良师愿意在我军中担任国师一职,教导妥帖睦尔这个未来皇帝,不知前辈肯屈尊也未?”

  亢明玉生性不喜权谋,也说不上有什么韬略智计,但是看的书多了,尉僚的密藏中有不少随机应变之术,他便有样学来。

  张角既然想要恋栈权柄,这个未来大元皇帝国师的位子,想必比他亢明玉的师父更让他垂涎。

  果然张角略微沉吟,便张口应道:“既然你不愿入我门下,我也不勉强。不过这太平道术我留着也无大用,送了你罢。此事就这般处理好了。”

  张角大袖一杨,一卷绢书隔空飘至。亢明玉伸手抓过,说道:“既然如此,大贤良师不是外人,不如跟我回军中如何?其余几位么…若是愿意,不如一起。”

  张角颔首答道:“我兄弟三人确实需要个落脚的地方,其他四位我就不敢保证。不过小道士你不妨问问。”

  张角和亢明玉的对答,声音并不很大,但是下方六妖无不是耳目敏锐之辈。阴公祖气的一团黑气聚散不定,他还真是不知张角兄弟的来历。刚才张角和亢明玉动手,他才骇然发现这个蜡黄脸的家伙居然隐藏了如此深的实力。而且人家三兄弟一体,他万万争执不过。

  阴公祖眼神一扫,丙元公正有些畏缩,青神子却怒容满面,而最后一名妖怪,突然开口道:“事已至此,大家又并非什么不可开解的仇怨,何必定要打打杀杀,我叶青丘愿意跟诸位同进退。”

  这妖怪说话甚是滑溜,跟诸位同进退,也不知说的是跟谁。张角一方显然很愿意很亢明玉同流合污,但是阴公祖,丙元公,青神子都不太喜欢亢明玉这小道士,七妖显然已经产生了分歧,这般表态等若废话。

  亢明玉沉声说道:“当日大家并无相识,有些冒犯也是无心。不如这样!我手下元兵不少,其中也不乏甚是雄健的兵丁,我便让阴公祖先生在我手下挑选庐舍如何?”

  阴公祖来找亢明玉的麻烦,十之**是为了垂涎亢明玉手上的法器神兵。奈何亢明玉功力高深,张角等又不跟他一心,微微沉吟,心里有了几分意动。

  要知这些妖怪当年都是一呼百诺,称霸万水千山,江河湖海的一方之主,现在多年被困孤单相吊,也颇不方便,亢明玉有些势力,倒是正好让暂时他们寄身。

  亢明玉万里焰空轮往下一压,降落地面。向七妖一拱手,淡淡说道:“若是诸位愿意,便跟我走罢。”

  当下也不等有人回答,转身昂然而去。

  这七妖没一个好人,亢明玉也不欲延揽入军中。到时管束不得,又不好翻脸,反而麻烦。亢明玉一走,张角袖袍一拂,身影迅即消失,张梁、张宝亦是怪喝一声,架起一团黄风跟随而去。

  叶青丘淡淡一笑脚下飘飘然,点尘不惊。话也没多说反身向另外一方离开,显然并不想跟着去亢明玉的大营。

  丙元公受伤极重,他疑心又极大,哪里敢冒险跟亢明玉走,当下便身形一缩,遁入地下。

  青神子跟阴公祖互相对视一样,阴公祖阴阴的开口道:“本来我们七人,想要歃血为兄弟,但是不想转瞬间便分崩离析,这世情也太靠不住。不知青神子道兄,有何打算?”

  青神子对阴公祖的问话,沉默不语,半晌才道:“若是没的去处,我当选一处深山,继续修炼。”

  阴公祖嘎嘎怪笑道:“青神子道兄说笑了。你我就是修炼的再勤恳。我们妖怪也难以修成仙道。难道终究永不出世么?”

  青神子神色一黯,自从数千年前妖族大迁移之后,人间界的妖怪便很难修炼到更进一步的层次。较为强大的妖怪,不是进入异域空间,便是被封印在朝歌古城,所有的妖族修行秘法典籍尽数失传。

  如尉僚这样的上古妖怪已经极为罕见,而在商周之后得道的妖怪都要面临天诛之祸,即便张角,百骨道人这样的天纵妖材,也只能进修天妖之位。

  青神子是木属妖怪,寿元最长,但是智慧甚低,道法修行比禽兽之类更加艰辛。阴公祖的一番话正是他心中隐痛。

  看到青神子已经被打动,阴公祖便说道:“既然无望修成仙道,何不享受人间繁华。我们陷去那小道士军中厮混些时日再作打算罢,我们同进同退,也好有个照应。”

  青神子思考来去,终于缓缓点头,阴公祖和青神子呼啸一声,也向着亢明玉的大营方向去了。

  “夜半寒光照铁衣,将士披甲执铁戈。马蹄催趁明月急,劲风急袭八百里。”

  吕布五万兵马,自然不能尽数调度。骑兵跟步兵不类,往往数百骑方可收奇袭之效,数千骑用来冲阵杀敌,数万骑兵接天连地,主帅便有通天的能耐也不能指挥如意。因此古往今来有名的强兵铁骑,都限制在一定的数量,并不会有个萝卜算个坑,大肆扩军。

  亢明玉不管吕布如何带军,他自然便训练兵马成为自己最拿手的阵势。按照中军,前锋营,陷阵营,亲卫营,左锋营,右卫营,后军,辎重,分为八部。

  前锋营乃是敢死营,尽数是犯了军规的将士,每战都是最先投入战场。而陷阵营是军中精锐,专为冲阵而设。亲卫营则不仅是为了战场杀敌,精选的都是武技高手,防刺客,做斥候,测军情无所不用。

  偷袭伊尔汗国的使节团,吕布投入了左锋营的四千兵力,只想一战便定,他没想到前所未有的强横敌人已经在等他了。

  最新全本:、、、、、、、、、、